我所認識的顧君佳悅姐(木田無花 木田君的鎬頭)

在廣東工業大學讀書會事件中,目前仍遭番禺警方追緝的顧佳悅,2016年畢業於北京大學醫學系,也是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的成員。本文是她的一位學妹回憶她們的友誼與思想的交流,文字樸素而真摯,既有助於認識顧佳悅這位年輕的女性馬克思主義者的思想,也可略見大陸90後的所謂「知識精英」的矛盾心態。──編者

 

我認識佳悅姐,是在2014年年末的一場北大馬會講座上。講座結束後,我和她站在教室的前排,聊了一個多小時,從分析講座的優缺點開始,一直談到許許多多的社會議題。那時我還是個“萌新”,對於“馬克思主義者”還有很多刻板印象;聽到她平靜堅定、大大方方地說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與此同時又發現我們的關切中有那麼多相似的地方,不得不說,這給了我非常大的震動。

沒過幾天,佳悅姐祝我期末考試加油,給我發來了三張照片,是她和馬會同志們辦北大工友之家“三旦晚會”時拍的。工人晚會現場在第二教學樓的地下室,彼時的二教地下還是樸素的洋灰地和水泥牆,沒有變成高貴洋氣卻拒工友於千里之外的“全球大學生創新創業中心”。一個個吹好的彩色氣球掛在裸露的管道上,一張張剪出的鮮紅窗花貼在舞臺背牆上,工友們或擠擠挨挨席地而坐,或站在後排踮起腳尖,或走上舞臺高歌一曲,或攜家帶口熱情鼓掌;露出牙齒笑出來的高興勁兒,隔著螢幕都能噴射出來。 繼續閱讀 ‘我所認識的顧君佳悅姐(木田無花 木田君的鎬頭)’

廣告

我永遠是工農的孩子 —— 是毛澤東讓我成為“主謀”(鄭永明)

本文作者出身江西貧困農家,是這次廣東工業大學讀書會事件的被捕者之一。他的自述不但訴說了被捕與審訊的過程,也道出了大陸貧苦農民的境遇,是了解大陸底層人民生活很好的材料。──編者

 

我是鄭永明,廣東工業大學讀書會的組織者。

看到張雲帆、孫婷婷相繼發聲,作為“主謀”,我誓與他們風雨同舟!

1994年,我出生在江西省贛州一個國家級貧困縣的偏遠農村。我第一次去縣城是因為考上了縣裡的高中,第一次坐火車是因為我考上了大學。

我父母是貧苦農民,姐姐早早輟學進入血汗工廠。

包產到戶後,我家分到了兩三畝地,父母為了養活我們姐弟三人,在後山種上了果樹,如果果樹得病死了,全家就會聚在一起眉頭緊鎖,發愁這一年的生計。

你看,在贛南的鄉村,到處都是歪歪扭扭的標語:防治黃龍病!

黃龍病不會死人,但是果樹得了黃龍病,全村人就要難過死。

父母一遍遍地教育我,要讀書改變命運,改變全家靠天吃飯的命運。我懵懵懂懂的,只是想為辛苦的他們做一些事。

家務和學習是我生活的全部。我清晰地記得,砍完柴的手,握筆特別疼。

高中的時候,我有不會做的數學題,我的高中老師也講不清楚。他愧疚地說,孩子,對不起了。

我最終考取了南京農業大學,選擇了動物科學專業——豬的養殖與飼養方向——不要笑,只有這個專業有優惠政策。

在大學裡,我不能幫家裡做家務了,心裡空落落的。

我參與了許多志願活動,一次支教中遇到一個初一輟學的女孩,我想去說服她父母讓她繼續上學。她父親說,窮,沒錢,還有兩個弟弟,供不起三個——這不就是我的姐姐和我嗎?共同的命運和輪迴刺激我必須做些什麼。 繼續閱讀 ‘我永遠是工農的孩子 —— 是毛澤東讓我成為“主謀”(鄭永明)’

我給人民的自白書(張雲帆)

大陸左翼青年張雲帆就讀北京大學哲學系時便參加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研究馬克思主義經典,並常與勞動人民結合,畢業後至廣州的廣東工業大學工作,也參與學生自發的讀書會,研讀理論著作,回顧反思中國社會主義的歷史經驗。2017 年 11 月 15 日晚,張雲帆正在教室內進行讀書會時,番禺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帶走多人,將張雲帆與其他3名左翼青年學子刑事拘留至12 月14 日,12 月15 日又把刑事強制措施變更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6 個月,經大陸與海外四百多位人士聯名呼籲釋放張雲帆,張雲帆等人於具結保證謹言慎行後,終在12月29日得以取保候審,獲得暫時的自由。但番禺警方並未就此罷休,繼續在網上追緝張雲帆的女友等四位讀書會成員,令張雲帆無法只顧明哲保身,默爾而息,於是在手機微博上發表《我給人民的自白書》,以明心志。

毛澤東早在1962年1月30日擴大的中共中央工作會議(簡稱七千人大會)上,就明白指出:「在我們國家,如果不充分發揚人民民主和黨內民主,不充分實行無產階級的民主制,就不能有真正的無產階級的集中制。沒有高度的民主,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而沒有高度的集中,就不可能建立社會主義經濟。我們的國家,如果不建立社會主義經濟,那會是一種什麼狀態呢?就會變成南斯拉夫那樣的國家,變成實際上是資產階級的國家,無產階級專政就會轉化成資產階級專政,而且會是反動的、法西斯式的專政。這是一個十分值得警惕的問題,希望同志們好好想一想。」中共走資派上台後掛著社會主義招牌,實際上以民族主義取代社會主義,實行「反動的、法西斯式的專政」,大搞資本主義。正如我們此前發表過的中共烈士夏明翰的女兒夏芸所痛斥的:「毛主席去世後,走資派集團竊取了人民的政權,走上了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他們打著改革的旗號,行中飽私囊之實,出賣了父親和無數革命先烈為之犧牲的“真主義”,造成幾千萬國企工人下崗失業,幾個億農民工流離失所,出外拼命打工。生存環境被嚴重破壞,國家資源被掏空!毛主席留下的福利保障系統被廢除,毛主席留下的工業體系被破壞,毛主席反帝反修的任務被丟棄!而他們自己,過著驕奢淫逸的生活,哪裡有群眾反抗,哪裡就有他們的軍警鎮壓!

這些披著共產黨外衣的禽獸們,早已經把共產主義理想扔到了天外!他們入黨,並非為什麼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而是為了錢權和女人。我父親是死於叛徒之手,可當今的叛徒,是出賣社會主義和毛主席事業的這群人!他們是竊國大盜,是一群無恥的小人!他們比蔣介石都不如!」張雲帆在他的自白書中說到「一閉上眼,就仿佛看到了當年在國統區(按:即國共鬥爭時的國民黨統治區),那呼嘯的警車、刺耳的警笛和手持通緝令的密探追捕那些東躲西藏、找不到一處存身之地的進步青年們!」這段話鮮活地顯現了中共走資派政權的實質。馬克思主義理論早已揭示:哪裏有壓迫 哪裏就有反抗,哪裏有剝削,哪裏就有鬥爭。有謂「多行不義必自斃」,走資派越是囂張蠻橫,有志之士與人民群眾的反抗就會越加強烈,從而加速走資派的垮台,這是可以斷言的。──編者

我給人民的自白書

感謝北京大學錢理群、孔慶東、張千帆、李零、陳波、柴曉明、宋磊等多位師長和張耀祖、李民騏、湯敏等海內外北大校友;感謝黃紀蘇、曠新年、祝東力、秦暉、于建嶸、徐友漁和宋陽標、陳洪濤、范景剛等400餘位社會各界的老師、朋友們!

感謝你們的仗義執言,使我得以重見天日。

請原諒我不能一一拜訪,向你們表達我的謝意! 繼續閱讀 ‘我給人民的自白書(張雲帆)’

活動通告:從1223城市游擊看工會組織與青年運動

時間:2018年1月27日(六)14:00-17:00

地點:臺北市客家文化會館(臺北市大安區信義路三段157巷11號)

主持:張宗坤(苦勞網特約記者)

與談:

蘇子軒 / 李容渝(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

楊子敬(青年拒砍七天假串聯)

謝毅弘(反教育商品化聯盟)

陳柏謙(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徐文路(大專兼任教師)

(與談2小時、討論50分鐘)

說明:

為反對民進黨政府修惡《勞基法》,去年(2017)12月23日,全台工會號召萬人走上台北街頭遊行,並突襲佔領行政院前路口兩小時,在一波衝撞行政院的行動後,遊行指揮系統於晚間6點宣布當日抗爭行動結束。然而,部分工會和參與群眾不滿抗議就此結束,紛紛就地坐下持續佔領政院前路口。直到9點,警方準備驅離現場群眾,數百名群眾於是從忠孝西路口往台北車站前進,展開路線未知、隨機應變的「城市游擊」,在台北車站和西門町一帶的道路遊竄,沿途佔據車道與路口,造成交通大亂,最後一批群眾在凌晨時分被警方圍困於台北車站,並全數遭到清場。

一些社會學者與評論者,稱頌當晚城市游擊是新的運動形式,認為這代表了「公民自發、無政府的青年學生新興運動」取代了「工會、左翼的傳統組織動員」。但事實上,當天在現場的人都可輕易發現,自指揮系統宣布撤場、群眾持續佔領行政院前路口以來,就有非遊行指揮系統的工會青年幹部,帶領群眾坐下、呼口號,或展開短講、進行討論,隨後當群眾開始遊竄台北街頭時,這些工會青年也很大程度上引領著人流的路線。這都顯示當晚的「城市游擊」雖然並非傳統的組織動員模式,但工會組織仍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注意到,在當晚的游擊行動中,除了傳統的工會組織外,也有主張台獨的政黨和青年團體、反課綱運動的學生、大學學生會組織、新興的「過勞功德會」以及自發的散眾等參與,這些群眾或來自不同的政治勢力,或存在運動路線的歧異,也讓這次行動的性質顯得更為複雜,而難以用「青年運動」一筆概括。

本次論壇希望重新回顧這次抗爭的經驗並理解其性質:如何解釋遊行後續佔領與當晚城市游擊的性質?在當天遊行、衝撞、佔領、游擊下,工會組織者與群眾形成什麼樣的關係?青年工會幹部與工會組織和尤其是青年參與者的關係又是什麼?當晚發生的城市游擊,和1223遊行前後出現的各種「文化干擾」行動是否有內在的關聯?這種游擊式的政治行動,能開啟什麼樣的想像空間,又存在什麼問題?

另一方面,本論壇也試圖從歷史的角度探索工運和青年運動的關係:過去台灣工運歷史上,青年學生如何參與工運,工運和青年運動之間有過哪些相結合的實踐,又是否產生過路線的辯論?在《勞基法》修正案三讀通過後,工運和青年學生未來又該朝向什麼樣的運動路線?歡迎各界朋友與運動的組織工作者參與討論。

 

(苦勞網同步臉書直播)

活動通告:決戰勞基法 夜宿立法院

行政院與賴清德「過勞死版」勞基法修正案,即便歷經了1210與1223兩場分別在高雄與台北舉行的「反勞基法改惡」大遊行。南、北兩地各吸引了超過上萬名勞工、青年、家長親子踴躍走上街頭,堅定表達出「拒絕過勞」、「反對修惡」的清楚訴求!即便歷經了勞動部被迫公布了之前針對超過3000名勞工受訪的民調,顯示將近六成受僱勞工不支持勞基法修惡!即便歷經了各地勞工此起彼落自發性地前往民進黨地方黨部、立法委員地方服務處貼上反對過勞的符咒表達憤怒!

然而,可恥的是;民進黨從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賴清德到立法院黨團與一個個黨意立委,完全無視於勞工、青年、專家、學者一致的反對,期間賴清德更是得意洋洋的與大老闆工商團體聚餐談心,鐵了心要硬幹讓「過勞死版」勞基法修法完成三讀,更在即將召開的立法院臨時會當中,將「過勞死版」勞基法修法列為最優先「處理」法案。

面對到立法院內親資賤勞的民進黨黨意立委,即將在1月8日起的臨時會當中,起將全台灣勞工推向過勞深淵。當所謂「民意最高機構」成為踐踏民意、遂行黨意、貫徹資方利益的橡皮圖章時,不僅僅只是我們的勞動權益,更是當前民主制度真正的最大危機!

我們邀請所有關心勞基法改惡、所有關注自身勞動權益、所有關切正常家庭、休閒生活的勞工與青年朋友們;1月8日早上九點起,一同前來立法院前,加入我們的行列。

我們將在立法院前駐紮與夜宿!在立法院外,以長期抗戰的行動展現我們反對勞基法改惡的決心與毅力!我們將在立法院外,每一分每一秒睜大眼睛看清是哪些無良立委出賣我們的健康與生命!我們將在立法院外,用行動開啟一堂真正屬於台灣勞工與基層人民的「民主課」!

【時間】2018年1月8日上午9點起,直到立法院退回修法為止。

【地點】立法院青島東路側門(近鎮江街交叉口)。

【主辦單位】五一行動聯盟

【注意!】願意一同夜宿的朋友,請自行攜帶睡袋等保暖物品!若有朋友願意攜帶自炊等器具就地「埋鍋造飯」同樣歡迎!

中共烈士夏明翰女兒怒斥私有化改革

中共烈士夏明翰(1900-1928)出身官宦士紳之家,祖父是前清進士,曾任戶部主事,他受「五四」新文化運動思想的影響成為活躍的進步青年,並經毛澤東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24年孫中山為打倒割據地方橫行暴斂的北洋軍閥,改組國民黨,實行國共聯合政策,以合力北伐。毛澤東等七十多位中共黨員被孫中山指定為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黨代表,毛澤東並當選為候補中央委員,其後擔任了國民黨中央代理宣傳部長與農民運動講習所所長。北伐期間,夏明翰追隨毛澤東成了他的秘書,並擔任全國農民協會秘書長,領導農民運動。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與共產黨決裂,發動清共,大肆屠殺共產黨員,夏明翰聞訊,憤而為詩:「越殺膽越大,殺絕也不怕。不斬蔣賊頭,何以謝天下!」1928年3月18日,時任中共湖北省委委員的夏明翰被國民黨桂系軍逮捕,經嚴刑拷打,仍不改其志,兩天後遭槍決,行刑前,寫下絕命詩:「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殺了夏明翰,還有後來人。」這首慷慨赴義、斧鉞加身而不稍屈的革命詩廣為流傳,不少人感奮而起,前仆後繼,投身革命的行列,也使夏明翰載入中共黨史,成為中共烈士的典型人物。夏明翰不僅本人為理想獻了身,在他影響下參加革命的三個弟妹也都捐軀犧牲。在中共革命史上,論犧牲之重,夏家僅次於毛澤東家族。2014年1月12日夏明翰的塑像落成,夏明翰的女兒痛感中共走資後背叛社會主義革命,復辟資本主義,在揭幕儀式上嚴詞大加撻伐,大陸許多網站隨即紛紛登載她的發言要點,但詳略不一,去年始見較完整的內容,我們特予轉載。──編者

轉載自《吶喊論壇》http://www.nahanbbs.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5&extra=page%3D1

【提示】:夏明翰唯一的女兒夏芸,原名夏赤雲,1927年生。解放後進入北京農業大學學習。畢業後先後在江西的贛南、宜春、九江等地工作,她所從事的工作大都條件艱苦、環境惡劣,曾一年四季紮根深山,吃住在溶洞裡,是我國第一代有色金屬人,但鮮有人知道她事業上的經歷。她奉行的人生格言是“淡泊名利”,“我這個人不爭名、不爭利、不爭吃、不爭穿。”“唯一的追求就是大幹社會主義,早日實現共產主義!” 繼續閱讀 ‘中共烈士夏明翰女兒怒斥私有化改革’

帝國主義與社會主義的未來(Prof. Jose Maria Sison著/范振國譯/金寶瑜校訂)

菲律賓的政治經濟學會(Institute of Political Economic, IPE)今年為紀念俄國十月革命一百週年出版了《列寧的帝國主義論在21世紀》(Lenin’s Imperialism in the 21st century),共收錄八篇論文,壓卷之作是創建菲律賓共產黨、現流亡於荷蘭的西松(Jose Maria Sison)的作品。西松的論文結合馬克思主義理論與歷史分析,簡要總結了一百多年來社會主義革命運動的發展與變化,提出了他對世局的看法與對社會主義前景的展望,頗值一讀。──編者

作者簡介:Prof. Jose Maria Sison:

菲律賓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創始主席(1968-1977)。馬可仕(Marcos)法西斯政權的政治犯(1977-1986)。目前是菲律賓民族民主陣線(NDFP)首席政治顧問。國際人民鬥爭聯盟主任委員。曾任菲律賓大學與菲律賓文化學會英國文學和政治學教授。東南亞寫作獎詩獎得主(1986)經常針對菲律賓與全球議題發表著述與演說。在Robert A.Gorman 編輯的《馬克思主義傳記字典》(倫敦:曼塞爾出版有限公司London:Mansell Publishing Limited 1986)JMS,被認為是自馬克思恩格斯之後200名卓越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之一。

導言

如果不理解從過去到現在,社會變革與發展軌跡的運動規律,特別是在資本主義還處於支配地位,社會主義仍須利用持續的經濟與金融危機,以及呈現帝國主義寄生性、暴力性、衰敗性、垂死性特徵的侵略戰爭,以得復興的此時此刻,要討論或闡述帝國主義(壟斷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未來是艱困甚至不可能的。

無論如何,我們已經度過了那個時代,當時美帝國主義的一個雜役(譯按:指福山)由於20世紀結束前,資本主義在中國,蘇聯、東歐與東德的復辟,狂妄宣稱:人類無法超越資本主義以及自由民主制,社會主義事業已經死亡。

自那時起,在自吹自擂是冷戰的獲勝者以及單極世界唯一的超級強權後,美國因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災難性的危機與新保守主義的侵略戰爭付出極高的代價,遭受重創,加速了自身戰略力量的衰退。上世紀初期的幾十年中,出現了多極的世界,帝國主義國家間的矛盾加劇,重新瓜分世界的鬥爭日益尖銳。 繼續閱讀 ‘帝國主義與社會主義的未來(Prof. Jose Maria Sison著/范振國譯/金寶瑜校訂)’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8,318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