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 12 月 的封存

齊 等:曹征路訪談——從現代文學到今日困境:繼承革命,還是告別革命?(《破土》第二期電子雜誌)

破土宣導開放視野。探尋本土智慧,並相信這種智慧來自於踏實的行動。我們關注底層遭遇的不公與悲苦,記錄並分享人們改變自己生活與改造世界的生命力。破土與你分享我們眼中的世界。

投稿信箱:groundbreaking@126.com

訂閱信箱:groundbreaking@mail.potu.me

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248256/

FaceBook:破土 Ground Breaking

微信:potu_groundbreaking

受訪者簡介:曹征路

江蘇阜寧人,1949年9月生於上海,插過隊,當過兵,做過工人和機關幹部,深圳大學文學院教授,作家。著有短篇小說集《開端》、《山鬼》;中篇小說集《只要你還在走》、《曹征路中篇小說精選》、《那兒》、《霓虹》;長篇小說《反貪指南》、《非典型黑馬》、《問蒼茫》、《民主課》;理論專著《新時期小說藝術流變》;近有《曹征路文集》七卷本出版。

一、文學是勞動大眾的

破土:相較於您的其他社會身份,我想曹老師您廣為人知的身份是一名作家,或者說一名底層敘事作家。拜訪您之前我也做了一些工作,您在幾次談話中都公開反對將您歸為底層敘述作家。那麼是否可以請您談談您怎麼看待和定位底層文學?

曹征路:一方面,我是支持理論界討論“底層文學”的,文學界需要有這樣的聲音發出來;但是另一方面,“底層文學”是一個模糊的概念,我又不贊成把一個人貼上標籤。我尤其不贊成用“左”和“右”來給思想者定位,因為這個說法已經不能準確表達今天思想界的動向了。我對“底層文學”的理解是恢復文學傳統、介入當下現實和張揚文學精神。因而,我認為這樣的文學就應該是批判的、現實主義的、勞動大眾的文學。我贊成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我們的文學藝術應該是科學的、民族的、大眾的文藝。

這三十多年來,文藝在我們國家基本上已經被改造成資產階級用來愚弄人民的工具了。80 年代西方文學進入中國的時候,被簡單地理解為反傳統、反權威,而現代主義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卻被遮蔽掉了。西方現代主義產生於兩次世界大戰以後,原本以為資本主義生產力的提高可以給人類帶來更多幸福的知識份子突然幻覺破滅了,於是一批作家把人的異化給人類社會帶來的痛苦作為藝術對象,都在表達對資本主義的反抗,比如波特賴爾、卡夫卡等人的作品。我國譯介時卻把他們的核心內涵抽掉,僅僅把它理解為反抗權威,顯然是不恰當的。

繼續閱讀 ‘齊 等:曹征路訪談——從現代文學到今日困境:繼承革命,還是告別革命?(《破土》第二期電子雜誌)’

後殖民問題與顏色病毒──香港「佔中」剖析 (修訂稿) ( 曾健民)

香港的佔領中環運動鬧騰了兩個多月,雖經美英等西方帝國主義國家積極支持與全球資產階級的媒體頻加聲援,仍未能逞其所願,灰溜溜地以失敗告終。一般人對這場曾熱鬧一時的「佔中」運動,只從商業媒體傳播的零散、表面現象,獲得粗淺的認知,對它的起源、背景與主導勢力卻不甚了然。曾健民先生這篇文章用豐富的材料,深入剖析了「佔中運動」的來籠去脈,揭露了美英帝國主義怎樣操縱「佔中」運動的真實內情,暴露了主導「佔中」的洋奴買辦們的醜惡行徑,指出了香港形式上雖已脫離殖民地地位,卻因未進行「袪殖民」,有相當多數的人仍深陷在殖民時期的意識形態牢籠裏,香港實質上並未完全擺脫西方帝國主義的控制,這無疑對進一步了解「佔中」運動的本質有極大的幫助。但文章也有可議與不足之處。可議之處在於文章立足於「一國兩制」的框架來看待香港問題,不免影響了剖析的深度,限制了探討「佔中」問題的角度。「一國兩制」按照鄧小平當初的說法是大陸搞社會主義,香港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兩種制度並存,雙方井水不犯河水,但中共走了資本主義道路後,大陸與香港的經濟實際上已融為一體,再談兩制已無實質意義,而香港貧富差距的加速擴大,社會矛盾的深化,根本原因就在於中共走資,融入資本主義世界體系,參與了資本的全球化。跟隨「佔中」號召的中下層民眾與學生,有不少是出於對香港社會經濟狀況惡化所滋生的不滿怨氣,卻因受西方主流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洗腦,無知於資本主義政治經濟制度的本質,但知歸咎於大陸的官僚資產階級專政體制,誤以為香港問題的根源在於沒有實行西方的資產階級民主,妄想藉所謂的民主普選改變現有的惡劣處境,其實是緣木求魚。這篇文章在這些方面著墨不多,是其不足之處。來日我們將會有從政治經濟學與政治哲學的角度徹底批判資本主義政治經濟體制的文章,以探討中國兩岸三地共同面對的重大問題。──編者

十、一前夕,包括泛民和新加入的學生團體再度發起了大規模佔中運動。在高喊「真普選」「梁振英下台」口號中佔領街頭、築構街壘癱瘓交通,包圍港府阻撓行政甚至發展到議會不合作運動,勢在癱瘓特區政府;佔領行動從原先的中環擴大到金鐘、旺角各要地,警察疲於奔命又忌於使用暴力只有徒手對峙,後來「反佔中」的市民挺身而出遂引爆了激烈的衝突,使香港被撕裂的傷口赤祼祼地呈現在世人眼。在一國兩制下已回歸十七年的香港,竟然發生這樣的激進抗爭並且帶有反中離心色彩的事件,令人震撼又不解,深深衝擊每一個中國人。特別對台灣來說,今年三月剛過發生大規模的「反服貿」佔領立法院抗爭,糾結未理,餘緒猶存,而且台灣與香港同樣曾經歷過殖民歷史(只不過台灣在七十年前已回歸中國),現在又同在一國兩制的大歷史中,有相近的歷史心理背景,更令人憂心戚戚。「反服貿」與「佔中」雖然都是政客與學生發動的佔領運動,看似相近又還遠,各有不一樣的歷史政治脈絡,然而兩相比較相互映照自然可看得更清楚。兩者都有內因更有外因,事像紛亂,要怎麼看?事關如何認識在中美大交鋒下中國的一國兩制大問題。

13日中國主辦的APEC已圓滿結束,中國進一步取得了世界的發言權並啟動了亞歐非的大戰略,中美進入了「新型大國關係」;在這種新形勢下北京立即啟動了因為「佔中」而延期的「滬港通」,以實力支持香港的金融人民幣市場的國際地位,在這同時「佔中」也已成了強弩之末。再來應該「辨症下藥」,否則餘燼再燃必定更為猛烈。

、 「佔中」運動起源 繼續閱讀 ‘後殖民問題與顏色病毒──香港「佔中」剖析 (修訂稿) ( 曾健民)’

看建築工人討薪 再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此文由一名大陸大學生投稿到大陸《進步青年網》http://jbqnw.net,作者以親身經歷,結合歷史與現實,活潑生動地發揮了馬克思主義的見解,反映了大陸進步青年的可喜水平,我們特予轉載。──編者

【摘要】這樣的事情在工友們身上多發生幾次,他們似乎已經意識到了團結的重要性,總結出了一個定律“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不鬧不解決。”甚至會總結出,組織建設(黨的建設,要團結)、武裝鬥爭(不怕恐嚇,跟他幹)、統一戰線(團結能幫助自己的人)等三大法寶。

原載:進步青年網

當年《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一文發表於1965年11月的上海《文匯報》,作者姚文元,文章發表後,得到毛主席的支持,成為“文化大革命”的導火線。當年就《海瑞罷官》這齣戲和有關問題展開了一次特別大的辯論,史學界、哲學界、文藝界和廣大讀者都踴躍參加。

為什麼會突然想到《海瑞罷官》的爭論,是昨天我遇到的兩件事,正好我讀《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看到這場爭論。雙方爭的問題是論群眾組織起來“自己解放自己”,還是期待恩賜“海瑞式的清官政治”?很顯然,毛主席是支持群眾自己解放自己的。

繼續閱讀 ‘看建築工人討薪 再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鄭州文革武鬥和“文攻武衛”口號(三)

七、7.16“鄭紡機戰役”:“我們六個人……,知道都要死在這裡了”

徹底轉變形勢的7月份,有兩場戰役:7月16號鄭紡機戰役我們敗的很慘,7月26日煙廠決戰,“二七公社”勝利了。後者徹底轉變了河南形勢。

7月16日是毛主席暢遊長江一周年,“二七公社”在市體育場召開大會。下午,北郊各單位的遊行隊伍經南陽路回去,路過鄭州紡織機械廠門口的時候,遭遇路西廠區保守派的埋伏,磚頭鋼塊劈頭劈腦打過來了,我方撤到路東,雙方相持。應該說我方開始是不服氣和輕敵,要在還沒有發生過大型武鬥的北郊工業區和保守派決戰。

繼續閱讀 ‘鄭州文革武鬥和“文攻武衛”口號(三)’

鄭州文革武鬥和“文攻武衛”口號(二)

 四、“6·1 反擊戰”

袁:鄭州糧食學院,也就是現在的河南工大,曾是中國唯一的糧食學院。河南文革中有句順口溜:“響噹噹,硬梆梆,當年糧院扛過槍”,是批評一些人炫耀其造反資本,也說明在鄭州武鬥高潮中它是“二七”派一個重要的基地。1967年的5 月底,每天都被“十大總部”的數萬人包圍。“火指”成立的當天就決定:反擊從這裡開始。

事先,我們已經瞭解包圍者分上午下午兩班,中午一點交班。為“防偽”,他們的人員在耳朵上都要粘一小塊膠布。

6 月1 日(有些人記得是2 號),戰鬥前夕,我們指揮部在鄭大文科樓平臺上和糧院用海軍旗語聯繫,雙方準備完畢。

李:哦,他們還有人被包圍?

袁:我們至少有好幾千人被包圍在那裡堅守陣地。12 點整,糧院吹衝鋒號,做出向外突圍的姿態,吸引他們的注意。同時,我們一支隊伍,以“5.4 戰團”(是以鄭州評劇團、鄭紡機一些單位,聯合社會上一些人組成的)為主,大概有一兩千人,打著“十大總部”的旗幟,為了惑敵人,分辨敵我,耳朵上都貼了兩個膠布,提前從鄭大和糧院之間的金水河河床潛伏過去,已靠近他們。他們回頭看看以為是交接班的,沒有在乎。我們進入他們陣營後就棍子亂舞。他們亂套了:他媽的,咋回事啊?怎麼自己人打自己人啊!

繼續閱讀 ‘鄭州文革武鬥和“文攻武衛”口號(二)’

鄭州文革武鬥和“文攻武衛”口號(一) ——原河南二七公社“火指”負責人袁庾華專訪

袁庾華口述李素立采寫並整理(本稿經袁庾華審訂、補充、修改——李素立。)

訪談時間:2013 年12 月24 日下午預訪,

2014 年3 月21 日、4 月23 日下午和晚上。正式訪談。

訪談地點:袁庾華家

受訪人:袁庾華

主訪人、整理者:李素立

主訪人的話:

袁庾華,湖南湘鄉人,1946 年生,初中未畢業,到鄭州肉聯廠作學徒工。文革中成為河南全省的造反派組織““二七公社””的重要骨幹,也因文革政治問題四次入獄,累計被囚十數年。1989 年出獄後經商,並經常到全國各高校去講學。在原《人民日報》評論員馬立誠的《當代中國八種社會思潮》(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2 年版,P63—65)一書中,袁先生被稱為近來“引起公眾注意”的一位“老左派”。海內外多家媒體稱其為“毛派思想家”。

一年前,筆者在“鄭州思想沙龍”認識了袁庾華先生,有了採訪他的機會。對過去的經歷,袁先生思路清晰,侃侃而談。雖然對他的一些觀點筆者並不贊同,但他在文革中的“造反”及武鬥經歷還是引起了筆者的極大興趣。更令筆者大感意外的是,文革中家喻戶曉、文革後“臭名昭著”的口號“文攻武衛”,袁先生說是他先提出來,並經江青首肯的。     那麼它是怎麼提出來的?又與鄭州武鬥的發生、發展和結束有什麼關係呢?他的敘述能給我們提供一個獨特的視角。

繼續閱讀 ‘鄭州文革武鬥和“文攻武衛”口號(一) ——原河南二七公社“火指”負責人袁庾華專訪’

左右日本政局的最大右翼團體──「日本會議」(曾健民)

一、權宜之計的中日「共識」   

北京主辦的亞太經合會在萬方來儀的華錦中閉幕。會議不但通過了推動亞太自由貿易區的構想和路線圖、時間表,中國更倡議籌設「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成立絲路基經會的構想,這些倡議和構想都聯繫到中國的「一絲一帶」(絲綢之路經濟帶、海上絲綢之路)大布局,形成歐亞非大陸和亞太整合的大戰略,這突顯了中國國勢的上昇和設定議題領導世界發展戰略的能力和氣慨。相對的,歐巴馬在面臨戰略環境的變化和壓力中(中國挺過了「美國重返亞洲」的挑戰、烏克蘭僵局、ISIS、中俄聯手、期中選提前跛腳等等),在會議中也不得不轉變姿態,從強勢轉為迎合、從圍堵轉向介入,配合中國的議題,最後又回到了確立「新型大國關係」的老調。

繼續閱讀 ‘左右日本政局的最大右翼團體──「日本會議」(曾健民)’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9,308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