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 年 12 月 的封存

26期:《天安門風波的風波》自 序〔周良沛〕

 

 

天安門風波的風波自 序

 

■周良沛

 

天安門廣場所稱之的那場「風波」,又過去了十六年,當年留下的一點記錄,紙墨都己泛黃。在內地,人們不一定是忘記,卻很少說它,可在香港,街頭遊行、立法會議、更有競選之中,有人是聲嘶地怒斥它,沒有讓時光將其沖淡、流逝,而是遺波不休,以它作為競選的一「招」,反而大獲選票。

 

「六四」有什麼不好說的?

這是一個令人深思的現象;

這是一個迴避不了的問題;

它不是一個說不清楚的問題;

不說清楚它,有理無理,都是不能面對現實的怯弱;

一味地迴避,只會給自己背上越來越沉重的歷史包袱;

即使完全是自己有錯、理虧,自己不說,能求得別人的理解和諒解麼?若該深刻反思的,你不說,反對派還能不做他敲打你的武器?自己不說,任人為其所需的去說,千頭萬緒的世事,說得只剩下恐怖的神秘和血腥,能夠安然受之麼?對於可以化除的誤解,可以戳穿的,以訛傳訛的流言、謠言;沉默,可能等於默認,等於在諸多議論之中,讓人相信這種沉默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謊言重複多遍,也能說成「真」的。

真想不明白,有什麼不好說的?

真鬧不清楚,是何種思維方式作怪,對於那場風波,不定性為「民(主)運(動)」,就只能定性為「暴亂」呢

反貪反腐全是貪官逼出來的

那時,社會若無相對和諧的民主氣氛,群眾若無主人翁自主的自信,他們對官倒官貪、懲腐不力,乃至官官相護的不滿,也不見可以見諸行動,有他們感到可信的措施時,才會上街呼出他們的訴求的。要不是這樣,僅僅以那麼「一小撮」,不說後來高漲到全國中小城市浩浩蕩蕩的群眾大軍舉手揮拳呼出同樣口號的熱情,就是動員百萬人到天安門廣場也是不可能的。群眾聲討貪官和腐敗的義憤,情緒的宣洩即便有過激之處,不可取,也不可責,它全是貪官逼出來的。即便被人利用了,首先也是要保護他們那沸騰正義感的熱情,並予以有力、有效的疏導。口念「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實則害怕群眾的,沒有不把事搞砸的。但是,眼看煽動鬧事、攔人堵路、打打砸砸、放火燒車、搶劫武器、明火執杖的擾亂治安,怎能孰視無睹?當今在再「民主」的國家,也要稱為「騷亂」,並要查懲肇事者的。若列為「民(主)運(動)」中的「民主」,那也只可能看做是對「民主」的褻瀆了。有心人事後給我看些照片、錄影,看到某些周圍的文化人,還是新時期得夠了好處的得意者,乃至年逾八十的,平日像不久於人世的「民國」遺老,此時胸前也吊塊大標語牌滿街跑,演說搧動。誰若以「民主」的名義包攬下那些興風作浪、推波助瀾、為非作歹的壞人、歹徒、暴徒,太平世界,王法何有?口號「民主萬歲」時要求對貪官繩之以法所呼籲「法治」之「法」,此時再說所謂的「民主」,不正是對它的一個辛辣的諷刺麼?

無恥,正是一個問題的兩極表現

對此,若無一個「度」的把握,若無「兩分法」,對在風波中大量不同性質的矛盾必然混淆,嚴重傷害群眾主人翁自主自信的感情,且不說真格的貪官污吏,而是任何屁股不乾淨的人員,都可不屑、撇開我們每個人都要從這風波中所應受到的教育,所該接受的教訓。否則,不說是全民,也絕非他們的少數所自發反腐的行動定性為「暴亂」,那麼,對於一個定性為全心全意為人民的政權,這也能成為他民意基礎的表述麼?

對此,西方不少絕非反華、反共的社會科學家,提出對此負面影響的看法,是值得重視的。此後,媒體曝光那些貪得數額越來越大,涉貪人員的職位也越來越高,貪的手段也越來越惡劣等問題,也是對那理論推斷的一個證實。知道有些為那場風波流亡海外的「精英」,他們有些人過去在國內對我們並不陌生,這十幾年來,他們所在之國要是對華關係緊張,則奉為上賓,好吃好在,異常活躍,若是對華關係改善、友好,則受到冷落、無人管了,自身的生活都成問題,幾個人只有合計怎麼開餐館、開洗衣鋪謀生。對華關係再度緊張,「救星」又來了⋯⋯。這裡,絲毫不想以意識形態的眼晴來看其中的是非,可是,一個人的價值,全在這種尺規下沉浮,對於一個謂之「人」的「人」,總是一個悲劇。

這正好同那些將群眾的反腐與歹徒的「暴亂」混為一談,自己好亂中脫身,既可「既往不究」,往後又可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得更惡劣、無恥,正是一個問題的兩極表現。對這場「風波」怎麼看法、提法,都涉及他等的切身利害,看來雙方對立得利害,其實是對孿生兄弟。若以各自為其利害在其中混搞以營利的謀生之術而論是非,它是永遠都說不清的。問題定性於非此即彼的兩極對立中,只能是問題的水火不容的無終無了。海外的華人華僑,總為那些
淆視聽的資訊所困惱,為自己民族、國家憂心。

 

文章的緣起

記得十五年前的暮春,三十年代的詩人甘永柏之兒媳小楊幫美國一家華文刊物向我約稿,那正是「六四」周年的前夕,海外對它的說法,五花八門。那段時問,同甘家是一個大院的鄰居,小楊又在出版社工作,大家有些往來。雖然在公開場合講「風波」,是太敏感的問題,私下它還是個熱門的體己話。此「風波」,始於悼念四月十五去世的胡耀邦同志,以此而沸騰了學生「反腐」熱情的錯綜複雜之因果,真是「剪不斷,理還亂」,但對太複雜的問題太簡單化,小百姓還是有自己的看法。她聽說了那些天我的經歷,便請我為「六四」周年寫下這段生活,我是欣然答應,而且很快,很認真地動筆了。因為她說到海外的那些議論,我也有所瞭解。我們一個大家庭,除了我,同輩和上一輩的人,全在海外,有時,就聽家裡的人所說的那些就夠了。在家裡可以跟他們聊這些,從另一角度看,那多華人華僑,跟我也是一家人哇,借此能跟他們聊聊有何不好呢?可是,那時沒電腦,家裡也沒傳真機,稿子寄出好幾個月也無回音,不知是否送了出去,是否收到。後來才知道,刊物因經濟原因停刊了,小楊也定居大洋彼岸了。後來,要上台灣去住些日子,怕人生地不熟,一時不習慣,帶了些舊稿,準備去應付可能遇到的無聊時刻。不想,竟遇到後來我在此文用《附記》所記述的一件事:

錨定台中,公開售票參觀的所謂「自由女神號」上,不停地播映所謂中共「鎮壓民運」的

26期:韓美同盟與台灣〔金承國著/臧汝興譯〕

韓美同盟與台灣

 

著■金承國/譯■臧汝興

 

作者簡歷

金承國(53歲)博士,曾任「韓民族新聞」記者、「mar」月刊編輯局長。曾任教於崇實大學。目前擔任「民族和合運動聯合」議長/「創造和平」代表;發行和平專業新聞(網路新聞)『創造和平』(http://www.peacemaking.co.kr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在處理戰爭問題的過程中,美國所劃上的一條線,就成為東亞的冷戰線。

冷戰線上的兩個據點,一是韓半島;另一是台灣。目前,以駐日美軍與日本自衛隊為主;以駐韓美軍與韓國軍為輔,建立起以韓半島、台灣為主軸的戰爭體系,而且美軍正在進行整編,以整備此戰爭體系。依據五角大廈的GPRGlobal Defense Posture Review)計劃,駐韓美軍將集結於平澤地區(韓國版的GPR);駐日美軍也在進行整編(日本版GPR)。

因此,如何瓦解冷戰體制所建立的東亞分斷線,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課題。象徵東亞分斷線的韓半島的DMZ(非武裝地帶)又有「世界第一火藥庫之稱」。要拆除這個火藥庫的引線,必須建立「由南北韓共同主導;排除美國介入的和平共同體」;這也是南北韓民眾共同期望的和平統一之路。

東亞的另一個分斷線就是中國大陸與台灣。如果兩岸之間美國這條黑影能夠消失,中國的統一也就指日可待。美國正傾全力對中國大陸採取包圍戰略,而台灣又是包圍中國大陸的據點,因此,中美之間的對立關係必然常存。美國政府口口聲聲叫嚷「東亞和平」,但是,如果美國真的期望東亞的和平,就應該取消台灣做為「攻擊中國的據點」的角色。

美國利用南韓與北韓、中國大陸與台灣間的分斷,在東亞地區製造不必要的緊張對立,並且為了使緊張對立長期化,不斷慫恿親美的國家與地區(韓國、台灣)進行軍事擴張。美國目前採取的策略,是將擁有美製最尖端武器的南韓與台灣,擺在最前方,與北韓、中國大陸軍事對峙,而美國則在後方做總體的指揮管理。若不打破美國把東亞「分而治之(divide and rule)」的政策,「東亞民眾和平共同體」的建立,也將遙不可及。

為了打破美國把東亞分而治之的
戰略,進而建立「東亞民眾和平共同體」,韓國與台灣民眾的緊密聯合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我想在此提出幾點問題。

 

一、美日同盟與台灣

1. 駐日美軍重編中間報告(「朝日新聞」2005.10.30

2. 日本和平憲法修正動態(自民黨的新憲草案,「朝日新聞」2005.10.29

3. 美日同盟(美日同盟重編)與中國的神經戰

1) 中國為了對付日益加強的美日同盟,20011月提出了「新海洋戰略」。此戰略將原本的G線(Green Line:包括台灣專責防禦線)推到B線(Blue Line:庫頁島∼馬利阿那群島∼巴布尼幾內亞),擴張了海洋領域。

2) 針對中國(伴隨著經濟力的提升)的防禦領域的擴張,美日同盟也提高了警覺。

3) 中國與日本為了掌握能源,針對「春曉油田」展開能源戰。

4) 中、日之間在釣魚台群島問題上,存在著領土紛爭。

4. 美日同盟的重編與台灣

1) 日本防衛線的擴張對台灣的影響

日本已經放棄

讀者來函:推動形成一個廣泛的熱心社會主義事業的群體

 

推動形成一個廣泛的熱心社會主義事業的群體

 

 

編者諸公:

 

我是貴刊及其前身《左翼》的忠實讀者。對於兩年前您們揭櫫的創刊宗旨衷心贊同。這些年來從《批判與再造》中學到不少知識,諸如,資本主義的內在矛盾、帝國主義的窮凶極惡和社會主義的理論以及它在一些發展中國家的有益實踐等等。《批判與再造》已成為我每個月裡一道極為重要的精神食糧。願借此機會向您們致敬並致謝。

在兩岸問題的討論方面,我支持您們選登一些大陸作者對於中國的社會主義狀況所提出的批判性的意見。我認為這種聲音是難能可貴的,應該廣為弘揚。另外,大陸政府在實踐社會主義當中也有一些不錯的表現。譬如,它儘管加入了許多國際組織、而且被戴上「世界大國」的高帽子,但它始終牢牢地站在反對帝國主義侵略、維護發展中國家利益的立場;最近幾年更明確提出建設和諧社會的理念、一步步地彌補前些年快速發展經濟所造成的缺失。這些事實和發展都值得報導,因為臺灣的讀者群未必能從主流媒體上獲得這些資訊。

現說到正題。我十分贊成本期(25)「編輯室報告」提出開闢讀者投書與短評的欄目的構想。我相信一定有許多讀大學和中學的朋友,同我一樣,對社會主義理論所知不多,但對它的理想懷著憧憬;另一方面,對於社會的現實又感到很困惑。他們一定會歡迎有這樣一個論壇來自由自在地探討問題。您們能不能組織幾位對社會主義較有認識的先進朋友平易地同我們這些一般讀者在欄目上交流討論呢?如果條件許可,將來還可以借一間教室、不定期地舉辦些座談會,三、五個人不算少,十幾二十個人不算多。逐漸地,以雜誌為紐帶形成一個廣泛的熱心社會主義事業的群體。這樣的前景多麼令人鼓舞呢?

 

美國一讀者 敬上

26期:我的抵抗與學問〔劉進慶〕

 

本文是甫過世的劉進慶教授在東京經濟大學退休時發表的感言,劉教授夫子自道其生平與學術思想的發展,頗生動感人,也從中深刻反映了台灣二戰後的歷史變遷,是很可貴的歷史材料。我們謹以刊登此文代表對劉教授的追思與悼念。【編者】

 

 

我的抵抗與學問

著■劉進慶/譯■曾健民

 

一、70歲的總括

人生在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古稀的大節日。一想起幼年時想像70歲老人的樣子,就自覺到自己竟然已活到今天這樣的高壽。回顧過去自己70年的人生之路到底是什麼?在這期間,充滿著波折發生無數的事情,真是一言難盡。而且,人一生的評價應該留給後世,自己去總結似乎有點奇怪。雖然如此,作為以研究學問為職業的人,有能力去分析別的事或別的人卻無法分析自己,這也是有點奇怪。我試著把自己當做客體,捨棄諸事的表象,歸納出貫穿自己一生的最普遍的單純的性格規定,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這樣仔仔細細地思考後,便想出了今天的這個題目。

一直把學問當做職業的人,談談研究的事也是應該的。但是,「抵抗」到底是什麼?首先,它意味著被壓抑者對壓抑的反抗,以及被支配者對支配的抵抗。對我而言,這個最根本意涵的「抵抗」的意識形態,在無意識中溶入了我的生活,職業甚至研究的道路,以有形或無形的各種形式貫穿了我的一生,從根底上規定著我的一生。像我這樣的生存方式,我嘗試用「抵抗」這個用語來總括它。這是使自己也感到驚訝的,70歲的道路的性格規定。

 

二、戰亂時代和出生地的「命運」

1931年日本開始發動侵華戰爭,同年9月我誕生在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台灣中部鄉下「斗六街」。人生有所謂的「命運」,有人說「運」可以變,那麼「命」就不可能變了。說到自己誕生的時代和地方,那是20世紀30年代「戰亂的星空」下一個叫做「台灣」的殖民地社會,我是作為一個殖民地人而出生。這個人生被賦予的條件的確是要變也無法變,這也是作為「被支配者」的我的「命」。但是,以個人來說,我是生長在一個富裕的家庭,一點也沒有「被支配者」的陰影。

父親從年輕起便從事碾米、肥料和木炭的事業,在他手中賺了大錢成了斗六地方(嘉南平原北方的穀倉地帶)的大地主和豪商。我家是三代同堂的大家族,我是有85女的13個兄弟姊妹的第六個男孩。母親是作為4個異母兄弟的繼母,一生在盡力維持多達340人的龐大家族的和氣,是一個有大氣度且心地善良的女性。我們兄弟個個都有高學歷,是一個極為圓滿的家庭。

我家周圍也有一個極為優美的環境,眼前就是市街中心——「郡役所」(鎮公所);沿著我家後院小道有小河流過,後門的旁側有一座木橋,橋的對岸是有山有水的美麗公園。然而,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我家右鄰有一個日本人經營的很大的日本和服店,老闆是日本人來台灣的第二代,他們的第一代是早期日本侵台時來台灣的,一直到日本戰敗投降為止的50年間都是我們的鄰居。很可惜,兩鄰父母之間彼此並沒有

26期目录2005年12月

讀者來函

01推動形成一個廣泛的熱心社會主義事業的群體

美國一讀者

 

 

社會主義探索

02朝向社會主義前進(下)

Harry Magdoff & Fred Magdoff/譯■鄭國棟

 

 

國際政治評析

09日.美軍事同盟的實況

著■纈纈 厚/譯■林書揚

 

18韓美同盟與台灣

著■金承國/譯■臧汝興

 

大陸形勢

22歷史關頭,何去何從

——「劉國光經濟學新論研討會」發言

李成瑞

 

26瘟神重臨

——中國的血吸蟲病再度蔓延

著■AWTW news service/譯■陳筱琳

 

 

歷史檔案

30我的抵抗與學問

著■劉進慶/譯■曾健民

 

40悼念劉進慶先生

曾健民

 

42參選記事(完)

■藍博洲

 

51宋斐如生平簡介

翁曉波、梁汝雄

 

文化廣場

53《天安門風波的風波》

周良沛

 

57劇場與社會改造的想像

——「浮沉烏托邦」語錄

對話者■鍾喬V.S鍾秀梅/整理■蕭明君/圖■差事劇團(提供)

 

25期:朝向社會主義前進(中)(Harry Magdoff & Fred Magdoff)(鄭國棟譯)

朝向社會主義前進(中)

著■Harry Magdoff & Fred Magdoff/譯■鄭國棟

 

三、從後革命社會的失敗汲取教訓

觀諸資本主義所特有的深重苦難與其造成的環境浩劫的威脅,該怎麼辦?為委內瑞拉婦女設立銀行的卡斯托尼達(Nora Castoneda)給了一個簡單而直接的回答:「我們正創造一種為人類服務的經濟,而不是讓人類為經濟服務。」這個描述可謂社會主義目標的要旨,很可以代表億萬人的希望。然而,蘇聯與中國這兩大社主義革命的發展令許多左翼人士對社會主義前景灰心喪志、意氣消沉。

不幸的是,我們許多人對歷史抱持簡單化的看法,忽視了邁向新社會秩序的路途中的矛盾,後革命社會達成了可觀的成就:充分就業、教育普及、全民醫療服務、工業化、壽命延長、嬰兒死亡率劇減,以及其他更多的成果。它們標誌了走向社會主義的進步。但經過一段不長的時期後,它們各自偏離了正軌變成既非資本主義也非社會主義的社會體系。結果,兩國都確立了走向資本主義的道路。但這兩大革命是怎麼轉向的?對再走激進的社會主義道路可有值得汲取的教訓?這很難獲得篤定無誤的答案,我們也不想裝做知道所有的答案。但我們願指出可能有助於了解失敗的研究與分析路線。

就我們看來,最重要的是,離開社會主義的道路並非不可避免的,反之,這是特定歷史環境下的產物,很大程度上是舊社會群體與舊思想方式沒有消除的結果。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繼續存在,為新的統治集團所用,許多新統治集團的成員追求本身的利益,在等級體制中爭相攫取高位,仍根深蒂固地抱著被推翻的舊統治階級的道德觀念,原本宣稱要做到的真正民主,即由人民全面決定並參與制訂新社會的政策和實踐,也是口惠而實不至。

也許後革命社會所給的一個(如果不是最主要的)教訓是,社會主義肯定不可能一夕之間達到,要對社會結構與人民意識實行重大的社會主義改造實際上是非常漫長的道路,也充滿了陷阱。毛澤東簡單明瞭地指出了這點:

馬克思、列寧主義告訴我們,蘇聯、中國和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實踐也告訴我們,社會主義社會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歷史階段,在這個歷史階段中,貫穿著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階級鬥爭,存在著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條道路『誰戰勝誰』的問題,存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毛澤東,《關於赫魯雪夫的假共產主義及其在世界歷史上的教訓:九評蘇共中央的公開信》,1964

在過渡到完全發展的社會主義的長期過程中,需要一種煥然一新、充滿新型思想意識的文化。要創造新的社會秩序,關鍵在於從根本上轉換資本主義時代主導的思維方式。但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價值標準、道德準則與流行信念頗為強固,不可能在一夕之間演化成不同的東西。我們生活的資本主義社會倡導並且經常要求自私、貪婪、個人主義與你死我活的競爭精神。反之,社會主義社會需要創造出與完全不同於資本主義的社會實踐相適應的集體意識形態,這種社會實踐集中在:為所有人服務、廢除尊卑高下的等級制度、清除身分地位的差別、移向人人平等的制度。馬克思從哲學的角度提出這些改變的困難所在:

有一種唯物主義學說,認為人是環境和教育的產物,因而改變了的人是改變了的環境和教育的產物,這種學說忘記了:正是人改變環境,而教育者本人必須受教育。因此,這種學說必然會把社會分成兩部分,其中一部分凌駕於社會之上。環境的改變和人的活動或自我改變的同時發生,只能被看作是並合理地理解為革命的實踐」(馬克思,〈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注意:馬克思用的不是man這個字,他寫的是「Mensch」,在德文中意指「人(person)」,同等適用於男人與女人。】(譯按:此處譯文與《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略有不同)

上述引文的關鍵詞是「革命的實踐」,這要求人們高度參與建立新社會的革命過程,這也至少要求而且應該鼓勵人們批評領導人與辯論政策的完全自由。

1. 蘇聯的經驗

蘇聯建立社會主義社會之所以失敗有許多因素。蘇聯雖然在社會福利上有重大的改善,工業化也頗為可觀,卻從未牢固建立明確通往社會主義的道路,當然說不上是馬克思所倡導的社會主義。蘇聯雖不是資本主義,但也不是社會主義。我們以前已用一些文章稍微詳細地討論了我們對蘇聯的經濟與社會問題的瞭解。(註六)我們不打算重述所有的論證與討論,只對關鍵問題作簡要的概括,偶爾摘錄先前出版的文章。

1917年的俄國革命確實震撼了世界,但新成立的後革命社會面臨諸多危險。四年的內戰使蘇聯社會陷於紛亂無序,摧毀了大量的基礎設施,造成重大的死亡與破壞。新的革命社會也面臨美國、英國、法國等強權力圖扼殺布爾雪維克革命於搖籃中的欲望。不過面對這些極度的困難,一當蘇聯緩口氣過來,便以審慎合宜的速度讓人民都能有平等的機會獲得住房、教育、醫療服務與老年、殘廢的照顧。在蘇聯達到並維持充分就業的同時,西方深陷於大蕭條的泥淖中,很有代表意義的是,即使最富裕的國家在那些年中也有20~30%的勞動力失業。相形之下,蘇聯的成就驚人,真是令人讚嘆。

二次大戰期間,麥格多夫(譯按:本文作者之一,二戰期間他在美國政府的「戰時生產委員會」主管機器產業的計畫與控制工作,後來又在美國商務部領導當前商業分析部門)為準備制訂工具機產業的生產計畫而參觀訪問了美國的工具機公司。公司老闆經常向他報告,他們得以在大蕭條的谷底倖存下來,靠的是從俄國五年計畫而來的源源不斷的訂單。再者,蘇聯憑自己的努力把一個落後、工業尚欠發展的社會轉變成發達的工業國家,有能力裝備陸軍與空軍,不但頂住了二次大戰中德國的侵略,還對最終擊垮德軍發揮了重大的作用。然而,大部分因為出現了擁有特殊的官僚菁英與扭曲變形的民族主義,社會主義的終極目標在早期就大為轉向。

官僚統治與民族主義

俄國的後革命社會遠離了馬克思與恩格斯倡導的社會主義理想,馬克思、恩格斯並未替新社會設計藍圖,也沒有詳細預測為社會主義而鬥爭所碰到的考驗與苦難——包括成敗可能交迭出現,戰鬥可能勝而又負,直到權力由上層階級轉移到下層階級得到鞏固確立為止。但他們對社會主義最終必將勝利的信念從未猶疑動搖,他們從他們時代的動向汲取經驗教訓,重申人民共和國的原則。因此,他們不只讚頌巴黎公社的革命還加以研究,如馬克思所寫的《法蘭西內戰》。恩格斯為《法蘭西內戰》所寫的導言指出了公社明確的社會主義政策。在他看來,至關緊要的是,公社力圖防止讓領導階層變為新的主宰者:

「從一開始,公社就不能不認識到,工人階級一旦當權,就不能再運用舊的國家機器管理,為了不再失去剛剛取得的優勢,工人階級一方面必須廢除先前用來反對他們的壓迫機器,另一方面,防範本身的代表與官吏,保護自己⋯⋯為了防止國家和國家機關由社會的公僕轉變為社會的主宰——這在先前所有的國家形態都是無法避免的事——公社用了兩種穩妥的辦法。首先,所有行政、司法與教育的職位都由普選產生的人擔任,隨時可由選出他們的人撤換。第二,所有官吏,不論職務高低,都與其他工人同工同酬。⋯⋯這樣,即使不另立法令約束代表機構的代表,也可有效防止孜孜於追逐權位的野心。」(譯按:此處譯文與《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略有不同)

與此大相逕庭的是,蘇聯的革命面臨特殊的情況,導致官僚集團滋長,支配了蘇聯社會。托洛斯基在內戰結束之際的觀察值得注意:「五百萬紅軍的解甲復員對官僚統治制度的形成起了不小的作用。勝利歸來的指揮員在地方蘇維埃、經濟與教育部門擔任領導職務,他們不斷在各部門採用曾確保內戰勝利的體制。於是,群眾在所有方面就逐漸被推開,不再能積極參與領導國家了。」《被背叛的革命》

俄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與接踵而至的內戰中遭到嚴重破壞,在重建的艱困時期,官僚統治像癌症一樣滋生起來。在一個由一小撮人牢牢掌握國家權力的國家裡,對經濟與社會的控制不久就集中起來。緊靠著最高統治集團周圍,黨幹部、產業的領導、政府官員、軍官、知識份子與演藝人員,這些精英份子成了特權階層。人民分化成不同階層,等級制度長期施行,影響了積累的方式,促成新的社會形態歷久不衰。階層的分化讓享有特權的高層獲得好處:不僅在收入上,更令人注目的是,醫療、教育、居住地區(鄉間住宅以及市郊的大套房)、度假賓館、遊獵別墅、汽車,還有市場上買不到的特供食品,所有這些方面都享有與一般民眾不同的特殊待遇。菁英階層消費的越多,可給其他人消費的自然也就越少。上等階層的特權與權力還可由子女承襲。不過,不同於資本主義的是,生產資料所有權無法繼承。

等級分明的統治體制嚴密控制了百姓的大部分生活以及整個經濟。蘇聯龐大的官僚體制的顯著特點就是,紀律嚴格,特權階層中人始終存有不安全感,必須時刻小心保護本身的利益,避免被排出特權地位,當然更要提防身陷牢獄。等級制度普遍存在於各種機構、產業的企業單位與產業聯合組織。於是,蘇維埃體系產生了本身的矛盾:一個與民眾遠遠脫離的官僚結構,組織嚴密僵化而不容侵犯,遂導致為改善生產效率與分配而規劃的經濟、政治改革也窒礙難行。在上述的情況下,各個不同的階層、共和國與地區的生活條件也就產生了很大的差異。在每個共和國內,上層與中層的社會階層奮力爭取更高的地位,極力攀比西方上層與中等階級的生活方式。民族問題是第二個嚴重脫離社會主義原則的地方。在19世紀,沙皇野心勃勃地奪取大片領土,這些地區原是由多種族裔構成的不同國家。沙皇與貴族建立了一個大帝國。共產黨推翻沙皇後,掌控帝國的方法有所不同。社會主義者該怎麼做?列寧堅持他的立場:建立一個每個共和國都有權脫離的聯邦。再者,憲法必須規定蘇維埃聯邦的總統由各個民族共和國輪流擔任。斯大林訕笑列寧建議的政策浪漫不切實際。結果產生了一個以俄羅斯為中心的聯邦與俄羅斯化的統治。(註七)

隨後的經濟發展反映了俄羅斯的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9,308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