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10 月 的封存

47期(2007年9月)資本主義在扼殺民主 羅伯特•賴克

資本主義在扼殺民主

羅伯特·賴克

新華網專稿: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9/10月號發表文章,題目是“資本主義是怎樣扼殺民主的”,作者是美國前勞工部長、加利福利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教授羅伯特·賴克。文章認為,資本主義和民主不再像以前那樣齊頭並進,兩者開始分道揚鑣。資本主義在世界範圍內茁壯成長,而民主卻脆弱無力,無法解決資本主義發展帶來的社會問題。原因在於以盈利為目的的公司具備了越來越大的政治影響力,並取代了民主制訂生活規則。文章摘要如下。

    資本主義成長 

 長期以來我們一直以為,資本主義和民主是密切相關的兩大思想支柱,它們能給全世界帶來前所未有的繁榮與自由。

 普遍看法是,只要資本主義和民主的其中之一蓬勃發展,另一個必然會緊隨其後。然而如今它們的命運開始分道揚鑣。資本主義在茁壯成長,民主卻難以為繼。從俄羅斯到墨西哥,許多在經濟上取得成功的國家只是名義上實行民主制。它們遇到了近年來也困擾著美國民主制的那些難題,致使各大公司和精英階層倚仗迅猛發展的經濟,削弱政府體察民情的能力。

 當然,民主的意義不僅僅在於自由公正的選舉。這種體制所要實現的是公民齊心協力推動公益。雖然自由市場給許多人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繁榮,卻也帶來了收入和財富分配日益不均、工作崗位沒有保障和全球變暖等問題。民主的初衷是讓公民以建設性方式解決這些問題。然而沒有哪個民主國家有效地控制了資本主義的消極副作用。

 資本主義的作用是做大經濟蛋糕,僅此而已。雖然資本主義變得十分迎合人們作為個體消費者的需要,民主卻在艱難地行使其基本職能,即:申述並捍衛公益、幫助社會實現增長與平等。在最佳狀態下,民主能讓公民集體討論應如何切分蛋糕和決定哪些規則適用於私有財物、哪些適用於公共財物。如今這些任務逐漸被交給了市場。現在急需的是劃分全球資本主義和民主之間的界限———一面是經濟遊戲,另一面是如何為它制訂規則。假如說資本主義的目的是允許公司盡情參與到市場之中,那麼民主的任務就是阻止由這些經濟實體來制訂我們的生活規則。

 民主脆弱無力 

 在美國,關於經濟變化的討論往往發生在兩個極端的陣營之間:一派想讓市場不受阻礙地主宰一切;另一派想保護就業崗位和維繫社會的本來面貌。在爭論中,消費者和投資者幾乎總是獲勝。

 這並不局限於美國。歐洲最近的公司調整浪潮動搖了這個大陸致力於就業保障和社會福利的一貫信念,這讓歐洲人爭論不休,焦點是他們是否主張在國內外社會代價日益上升的情況下謀求全球資本主義帶來的私利。以汽車工業為例。2001年,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虧損嚴重,原因是歐洲的汽車買主拋棄該公司轉向汽車售價較低的競爭對手,為此公司將全球員工裁減了2.6萬人。如今,歐洲消費者和投資者的狀況越來越好,但工作沒有保障和不平等現象日益加劇,就連為制止市場不公正現象而建立的社會民主國家也不例外。面對這種變化,歐洲的民主國家表現得麻木不仁,公民表達反抗情緒的唯一途徑是通過大規模抵制和罷工。

 在日本,許多公司廢除終生聘用制、裁減員工和關閉虧損生產線。曾經以“全民皆中產階級的社會”而自豪的日本開始暴露出明顯的收入懸殊。跟世界上許多自由國家一樣,日本的民主脆弱得無力應對自由市場釀成的諸多社會苦果。

 公司制訂規則 

 民主國家的公民有能力改變遊戲規則,然而我們逐漸把責任交給了私營部門———公司以及它們的遊說隊伍和公關專家。但它們本身並沒有責任解決不平等問題或保護環境。我們忘了它們只保證盈利。

 為什麼資本主義取得成功而民主式微?民主日漸衰弱主要是因為各公司日益激烈地爭奪全球消費者和投資者,於是把越來越多的錢用於遊說、公關乃至賄賂和回扣,設法出臺使它們在與對手的競爭中處於優勢地位的法律法規。結果形成一場爭奪政治影響力的競賽,它淹沒了普通公民的聲音。

 公司逐漸制訂它們自己的規則,同時被委以某種社會責任或道義。然而資本主義的目的是為消費者和投資者謀利,沒有人授權公司主管人員在盈利的同時兼顧公益。民主的職責本應是代表公眾劃分這種界限。

 說得明白一點吧:民主的目的是實現我們以個人之力所無法實現的目標。但假如公司利用政治來加強或維護它們的競爭地位,或者貌似肩負起它們實際上沒有能力或權力去履行的社會責任,那麼民主就不可能完成這一任務。那樣一來,社會就無法兼顧促進經濟增長和消除社會難題。 (編輯劉瑞常)轉載自新華網http://big5.xinhuanet.com

補白

恩格斯對資本主義民主的批判

「公社一開始想必就認識到,工人階級一旦取得統治權,就不能繼續運用舊的國家機器來進行管理;工人階級為了不致失去剛剛爭得的統治,一方面應當剷除全部舊的、一直被利用來反對工人階級的壓迫機器,另一方面還應當保證本身能夠防範自己的代表和官吏,即宣佈他們毫無例外地可以隨時撤換。以往國家的特徵是什麼呢?社會為了維護共同的利益,最初通過簡單的分工建立了一些特殊的機關。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機關——為首的是國家政權——為了追求自己的特殊利益,從社會的公僕變成了社會的主人。這樣的例子不但在世襲君主國內可以看到,而且在民主共和國內也同樣可以看到。正是在美國,同在任何其他國家中相比,“政治家們”都構成國民中一個更為特殊的更加富有權勢的部分。在這個國家裏,輪流執政的兩大政黨中的每一個政黨,又是由這樣一些人操縱的,這些人把政治變成一種生意,拿聯邦國會和各州議會的議席來投機牟利,或是以替本黨鼓動為生,在本黨勝利後取得職位作為報酬。大家知道,美國人在最近30年來千方百計地想要擺脫這種已難忍受的桎梏,可是卻在這個腐敗的泥沼中越陷越深。正是在美國,我們可以最清楚地看到,本來只應為社會充當工具的國家政權怎樣脫離社會而獨立化。那裏沒有王朝,沒有貴族,除了監視印第安人的少數士兵之外沒有常備軍,不存在擁有固定職位或享有年金的官僚。然而我們在那裏卻看到兩大幫政治投機家,他們輪流執掌政權,以最骯髒的手段用之於最骯髒的目的,而國民卻無力對付這兩大政客集團,這些人表面上是替國民服務,實際上卻是對國民進行統治和掠奪。」───恩格斯:马克思《法兰西内战》导言

廣告

47期(2007年9月)藏族人民心中的毛澤東 山水雲間

藏族人民心中的毛澤東 

 山水雲間

 

對於挨餓、受壓迫的人來說,填飽肚皮、獲得自由是他們最大的夢想,而為他們實現這個夢想的毛澤東,在辭世31年之後,仍然被翻身的藏族農牧民視為神靈。年輕時做農奴而受盡折磨的拉薩郊區農民洛桑說:毛主席領導的人民解放軍是我們的大救星。

  西藏老百姓認為毛主席給了他們牛、羊、土地,帶來了幸福生活。78歲的洛桑說,許多村民家裏都與他家一樣,神龕上供奉著毛澤東像並敬獻著哈達。

  西藏自治區黨史研究學者車明懷說,毛澤東和中國共產黨給西藏帶來了一個平等的時代,如果沒有西藏的和平解放與民主改革,社會最底層的農奴就不可能有今日的人身自由,而西藏的社會經濟發展也不會有今天這樣的變化。

 1959 年民主改革以前西藏仍是半奴隸半封建制社會。當時佔西藏5%人口的貴族、僧侶、農奴主佔有95%的生產資料。加拿大藏學家潭.戈倫夫在他的《現代西藏的誕生》一書中說,1940 年較為富裕的藏東地區的一項調查表明:75%的家庭有時不得不吃和牛骨頭一起煮的、與燕麥面或豆麵攙和在一起的野草。

  現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熱地幼時曾經被稱為男鬼,給牧主、部落頭人和活佛等家裏當過傭人,差點被殺掉、淹死,後來實在不堪壓迫外出乞討,弟弟被餓死,直到民主改革後,熱地才結束悲慘生活。

 20世紀50年代初期,西藏和平解放後,川藏、青藏、新藏公路陸續開通,從此結束了西藏與世隔絕的歷史,內地的物資開始進入西藏,西藏人民的生活開始得到改善。車明懷說,這些道路對農奴制的西藏邁進現代社會具有先導意義。

  在毛澤東親自指示下,1956 年飛向世界屋脊的航線開通,西藏加速了與內地融合的步伐。

  車明懷說,引進20世紀的科技文明,對西藏的社會、經濟發展意義是重大的,但1959 年開始展開的民主改革,才真正使得西藏百萬農奴站起來了,以前最窮的西藏人享受到了政治上的平等,成為了真正的主人。

  熱地評價民主改革後的西藏說:這是西藏歷史上最好的時期之一,它使得西藏社會制度發生了根本性改變,西藏的生產建設、文化教育、科技衛生等事業都開始發展並有了長足進步。

  與父輩對毛澤東近似敬神的崇拜相比,在新時代成長起來的藏族青年已經不再把毛澤東看作神靈,但他們依舊崇拜這位偉人。剛從內地大學畢業的藏族姑娘美珍說她佩服毛澤東的智慧與才幹,而在西藏某部隊當兵的藏族小夥子拉巴紮西則說自己最大的理想就是要成為一位像毛澤東這樣的軍事家。

  無論時代如何發展,毛澤東在西藏人民的心目中依舊偉大。

轉載自強國論壇http://bbs.people.com.cn

170名黨員、幹部對黨的十七大的獻言書

中共十七大召開前夕,170名黨 員包括在職及離休的各級幹部、教授、研究 員、下崗職工,向中共中央提出建言,全 面分析了大陸的政治、經濟、社會狀況,要求糾正鄧小平 路線的錯誤,回歸社會主義的正途。說理透徹,觀點明確,雖不可能為中共中央全盤接受,允為一篇 重要的歷史文獻,特予全文轉載。

--編者 繼續閱讀 ‘170名黨員、幹部對黨的十七大的獻言書’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2,000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