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 08 月 的封存

八月三十日,日本數萬民眾齊集國會前抗議戰爭法案

來源: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

廣告

毛澤東:同蘇聯駐華大使尤金的談話 (一九五八年七月二十二日)

一般人對中共與蘇共及毛澤東與斯大林的歷史關係大都缺乏了解,誤以為中共是靠蘇聯的支持才取得政權,實則中共正是在毛澤東領導下違反蘇共與斯大林的路線、意旨,走自己的道路才最終獲得革命的勝利。因而斯大林在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前,一直不信任毛澤東,認為毛澤東是類如南斯拉夫共產黨領袖鐵托的人物,並非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1945年8月14日,日本戰敗投降前夕,國民政府依據《雅爾達協定》與蘇聯訂立《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承認外蒙古獨立、讓旅順港成為蘇聯海軍基地、長春鐵路由中蘇共有,以換取蘇聯的援助與承認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為中國中央政府的地位,而斯大林當時也認為中共並無取得全國政權的實力,故在二戰後的國共內戰中並未支持中共,中共完全未依賴蘇聯,出乎斯大林意料,靠一己之力擊潰了國民黨,建國成功。毛澤東在1950年代與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聯盟代表團及蘇聯大使尤金的這兩篇談話揭開了中蘇共的歷史恩怨並檢討了斯大林對中國政策的四大錯誤,從中可得知中蘇共在1960年代徹底決裂的淵源。我們特予全文重刊。──編者

* 這是毛澤東同蘇聯駐華大使尤金談話的主要部分。七月二十一日,尤金向毛澤東轉達了赫魯雪夫和蘇共中央主席團關於蘇聯同中國“建立一支共同潛艇艦隊”的建議,並希望周恩來、彭德懷去莫斯科進行具體商量。毛澤東當即表示:“首先要明確方針:是我們辦,你們幫助?還是只能合辦,不合辦你們就不給幫助,就是你們強迫我們合辦?”

昨天你們走了以後,我一直睡不著,也沒有吃飯。今天請你們來談談,當個醫生,下午就可以吃飯、睡覺了。你們很幸運,能夠吃飯、睡覺。

我們言歸正傳,吹一吹昨天交談的問題。就在這個房間裡吹! 我們之間沒有緊張局勢。我們是十個指頭中,九個指頭相同,一個指頭不同。這個問題,我講了兩三次了,你忘了沒有? 昨天的問題我又想了一下,可能我有誤會,也可能我是正確的,經過辯論可以解決。看來,關於海軍提出的核潛艇的請求〔177〕可以撤銷。這個問題我腦子裡沒有印象,問了他們才知道,海軍司令部裡有那麼些熱心人,就是蘇聯顧問,他們說蘇聯已經有了核潛艇,只要打個電報去,就可以給。

海軍核潛艇是一門尖端科學,有秘密。中國人是毛手毛腳的,給了我們,可能發生問題。

蘇聯同志勝利了四十年,有經驗。我們勝利才八年,沒有經驗,你們才提合營問題。所有制問題老早就提過,列寧就提過租讓制,但那是對資本家的。

繼續閱讀 ‘毛澤東:同蘇聯駐華大使尤金的談話 (一九五八年七月二十二日)’

毛澤東:吸取歷史教訓,反對大國沙文主義 (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四日)

一般人對中共與蘇共及毛澤東與斯大林的歷史關係大都缺乏了解,誤以為中共是靠蘇聯的支持才取得政權,實則中共正是在毛澤東領導下違反蘇共與斯大林的路線、意旨,走自己的道路才最終獲得革命的勝利。因而斯大林在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前,一直不信任毛澤東,認為毛澤東是類如南斯拉夫共產黨領袖鐵托的人物,並非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1945年8月14日,日本戰敗投降前夕,國民政府依據《雅爾達協定》與蘇聯訂立《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承認外蒙古獨立、讓旅順港成為蘇聯海軍基地、長春鐵路由中蘇共有,以換取蘇聯的援助與承認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為中國中央政府的地位,而斯大林當時也認為中共並無取得全國政權的實力,故在二戰後的國共內戰中並未支持中共,中共完全未依賴蘇聯,出乎斯大林意料,靠一己之力擊潰了國民黨,建國成功。毛澤東在1950年代與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聯盟代表團及蘇聯大使尤金的兩篇談話揭開了中蘇共的歷史恩怨並檢討了斯大林對中國政策的四大錯誤,從中可得知中蘇共在1960年代徹底決裂的淵源。我們特予全文重刊。──編者

* 這是毛澤東同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聯盟代表團的談話。

我們歡迎你們來到中國。你們來,我們很高興。我們得到你們的支持,得到各國兄弟黨的支持。當然,我們也支持你們,支持所有的兄弟黨。現在世界上馬列主義的共產黨的陣線,不管是在取得勝利的地方,或者是在尚未取得勝利的地方,都是團結一致的。但是也有過不團結的時候。我們有對不起你們的地方。過去聽了情報局〔34〕的意見,我們雖然沒有參加情報局,但對它也很難不支持。一九四九年情報局罵你們是劊子手、希特勒分子,對那個決議我們沒表示什麼。一九四八年我們寫過文章批評你們。其實也不應該採取這種方式,該和你們商量。假如你們有些觀點有錯了,可以向你們談,由你們自己來批評,不必那樣急。反過來,你們對我們有意見,也可以採取這種辦法,採取商量、說服的辦法。在報紙上批評外國的黨,成功的例子很少。這次事件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來說,是取得了一個深刻的歷史教訓。你們吃了虧,但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說來,卻取得了犯錯誤的教訓。要充分認識這個錯誤。

繼續閱讀 ‘毛澤東:吸取歷史教訓,反對大國沙文主義 (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四日)’

對右派左派“文革的研究反思”都應一律地“打破禁區”(王希哲)

對《左派反思文化革命十分必要》按語:

秋石客先生這篇《左派反思文化革命十分必要》我完全贊成他的題目,某些提法不贊成。如:“要堅持毛主席的文化革命是七分成績三分錯誤的正確思路”。既要反思,就應實事求是,“七分成績三分錯誤”還是“三分成績七分錯誤”或其他比例,各自自己反思得出,社會評判,不必凡是。

為什麼“左派反思文化革命十分必要”?因為1976年十月政變後,那個《決議》以來,“文革反思”的話語權40年一直由共產黨內外右派絕對壟斷著。文革,除哭天搶地悲慘絕倫外,漆黑黑沒有一點亮色。左派則毫無爭辯餘地,幾十年在監獄甚至至今戴著“反革命”帽子。 繼續閱讀 ‘對右派左派“文革的研究反思”都應一律地“打破禁區”(王希哲)’

讀戚本禹《回憶文革與江青》的幾點感想(王希哲)

一,戚文再有力地證明了老王一貫堅持的看法:文革後至今數十年,右翼精英和反共右派們最能煽動民眾情感控訴文革,咒駡文革,仇恨文革的文革初起的“抓右派學生”,“鬥爭毆打打死老師”,“迫害致死知名作家藝術家”,直至打人、抄家、亂殺人的“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紅八月”恐怖……,都不是文革,都不是毛澤東和中央文革發動文革所要的,毛澤東和中央文革所要的,是發動群眾向上鬥爭“走資派”(實際變成了普遍揪鬥“當權派”)。不甘被揪鬥的“當權派”及其部分子女們為保護自己,蓄意轉移方向,打著文革的旗號,推行了上述“紅色恐怖”(恰是毛澤東稱之為白色恐怖。戚本禹甚至暗示,這紅色恐怖背後很可能有周恩來的操作)。因此,今日右翼精英和反共右派們嘴中凡控訴咒駡文革三句話必不離的一切,都不是文革,恰是反文革,是文革中發生的反文革事件。 繼續閱讀 ‘讀戚本禹《回憶文革與江青》的幾點感想(王希哲)’

舊文重刊:從《臺灣論》風波剖視臺灣分離主義的奴才意識 (杜繼平)

小林善紀的《臺灣論》扭曲臺灣歷史﹐為日本殖民統治臺灣正當化的無恥讕言﹐激起了臺灣學術文化界的有識之士﹑婦女團體與在野黨派的大加撻伐。而台獨派的知識份子﹑政治人物與團體則極力聲援小林與其台獨盟友金美齡﹑許文龍等人﹐雙方激烈的鏖戰﹐在臺灣喧騰數月之久﹐始漸平息。在這次風波中﹐自李登輝以降的臺灣分離主義者﹐以被殖民者的身份卻站在殖民者立場﹐歌頌日本殖民統治﹐諂媚日本帝國主義主子﹐充分暴露他們毫無自尊﹑自覺的奴顏與媚骨。對臺灣分離主義者的奴才意識﹐不論是為爭取臺灣人的尊嚴或遏止日本右翼的進一步倡狂囂張﹐避免軍國主義的惡靈復蘇重生﹐都必須深加剖析﹐嚴予批判。 繼續閱讀 ‘舊文重刊:從《臺灣論》風波剖視臺灣分離主義的奴才意識 (杜繼平)’

台灣慰安婦黃阿桃的血淚控訴與她的愛情故事

台灣慰安婦 大桃嬤與外省老兵的愛情2006/08/07  【聯合晚報 記者邵冰如/專題報導】

大桃阿嬤與劉爺爺,從不談情說愛,拍照時要他們作親密一點,劉爺爺很彆扭,直問:「一定要嗎?」

大暑剛過,南台灣的太陽格外火熱,高雄鳳山的平價國宅裡,85歲的劉黃阿桃阿嬤靠在沙發上,拉高嗓門,用微弱的視力望向廚房:「老芋仔,卡緊啦,水果切好沒?人客來呷久,嘴真乾啦…」

84歲的劉爺爺,操著濃厚的外省鄉音,端著一大盤晶亮水嫩的西瓜出來,迎向客廳裡幾個台北來的婦援會社工,一臉靦腆:「不好意思,年紀大了,切得太慢…」一面轉身望向牽手:「妳不要生氣,對身體不好啊!」 繼續閱讀 ‘台灣慰安婦黃阿桃的血淚控訴與她的愛情故事’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最多人點選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5,598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