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03 月 的封存

活動通告:【重新思考民主論壇】法國「黃背心」運動與當代社會抗爭之新局

時間|2019年3月31日(日)14:00-17:00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三樓,3A會議室(台北市濟南路一段2-1號)

主辦|【新國際】、【苦勞網】

主講|布洛薩(Alain Brossat)

回應|

顏坤泉(左翼聯盟召集人)

黃德北(世新大學社發所所長)

林深靖(新國際社會理論與實踐中心召集人)

主持|陳柏謙(高教工會研究員)

2018年底,法國爆發「黃背心」(les Gilets jaunes)運動,其性質,其規模,其參與的群眾結構……超越想像,難以定位,開啟了社會抗爭的新紀元。

究竟投入「黃背心」運動的是什麼樣的群眾?他們訴求什麼?法國的統治階級和人民之間的矛盾何在?這究竟是人民群眾的起義或是所謂「民粹」的動員?近年來,歐洲思想界有所謂「左翼民粹主義」的說法,這樣的認知成立嗎?當代社會的騷動、不安、困頓……究竟要如何理解?如何命名?

我們邀請到法國知名的哲學家布洛薩(Alain Brossat),就他本人第一手的觀察與思考,為我們解說「黃背心」在這個時代的新意義。布洛薩的哲學著作甚多,近年的書寫尤其深入當今民主體制的省思與批判。譬如《民主之粗暴慶典》、《敵人的軀體─超級暴力與民主》、《野蠻的和平:論當代政治》、《免疫之民主》……等,他最近的一本著作《錯開的交會:傅柯與中國》,譯本剛由交通大學出版社出版。

現場直播/口譯

連絡人:鄭亘良 / 手機 0952-059011

庭審佳士工人:反動派的末路,進步者的新天 (佳士工人聲援團)

“7·27”暴力抓捕已經過去了八個月。聲援團近日得到消息稱:被捕的幾名工人同志

將在近日接受庭審!

從數次暴力清場抓捕,到兩度炮製“認罪視頻”以顛倒黑白,再到如今竟又要審判建會工人—— 黑廠、公檢法、政府、官媒,聯合行動、輪流出馬,在這個“社會主義國家”實施了對國家主人的無恥鎮壓。試問:你們究竟為誰服務?

我們先來看看公檢法給建會工人安了什麼罪名:擾亂社會秩序、非法組織、境外勢力、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個個都是重罪。這也充分說明,他們非常害怕工人建工會。

但憲法和工會法明明就擺在那,為什麼他們卻始終不承認工人有建工會的政治權利?

理由很簡單:如果工人階級建起自己的工會,就能團結起來,說話就有了分量;老闆就不能無視勞動法,不能任意罰款,超時加班,打罵侮辱,隨便開除。 而這些公檢法政的官僚分子,根本就不代表工人階級的利益——他們首先為著自己的烏紗帽服務,其次為著保護老闆的錢袋,也就是為自己的GDP、財稅和政績而服務。

然而,官僚們懼怕的不單是建工會:工人建工會,廠子一開,員警一打,看守所一關,往往就被壓下去了。就像工人討薪的時候,員警總是舉著盾牌站在最前面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扣上一個尋釁滋事的罪名把人帶走—— 底層老百姓也都知道,員警就是維穩的工具,當官的為了自己的腰包沒少跟老百姓對著幹。因此,奮起反抗的例子通常不多,官僚們也就不怕。

可是佳士的建會工友更不怕!

被打了,被抓了,被侮辱了,我們就是要說出來,揭露出來。人活一口氣,我們明明沒錯,為什麼要忍氣吞聲?他們不怕謊言和暴力,還引得社會正義人士紛紛聲援。 這樣一來,底層群眾就要聯合了,官僚們就真的怕了,他的壓迫統治就更加搖搖欲墜了——所以他們要給工人判重罪啊。

越是這樣,公檢法政的反動勢力就越是撕爛自己虛偽的面紗。抓捕、抹黑、審判,對我們來說,這不是污點,而是勳章。

只要還看見有工人因為請假被罰款,因為工傷被開除,甚至因為討不到工錢要去跳樓,我們就不可能停下鬥爭的腳步。

“悲哀不能使我意志消沉,憤怒不能使我喪失理智,暴力不能使我屈服退縮,污蔑不能使我低頭接受!”

同志們,接過獄中同志的火把吧,接過被捕工人的利劍吧! 拿起我們的筆,放開我們的喉嚨,去揭露囂張的老闆、維穩的公檢法、壓榨人的制度吧!

這不是戰鬥的結束,而只是一個開始,覺醒了的中國工人,將向世界展現我們強大的勇氣和力量——砸碎鐵鎖鏈、建立光明新世界的力量!

聲援柴曉明老師:監獄再大,也關不下人民群眾(佳士工人聲援團)

“xxx,你信仰馬克思主義,涉嫌顛覆國家政權,跟我們走一趟!”

這句在社會主義中國的土地上顯得無比荒誕的話,卻在2019年3月21日成為了現實。當天,左翼學者柴曉明老師被南京國安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抓捕,帶到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又一名左翼人士,在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的國度被捕,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繼續閱讀 ‘聲援柴曉明老師:監獄再大,也關不下人民群眾(佳士工人聲援團)’

聲援新生代編輯:黑暗無邊 戰友並肩(佳士工人聲援團)

3月20日淩晨一點,新生代編輯危志立在去往父母家的路上,被埋伏的廣東警方秘密抓捕。員警不許他和父母多說話,不許他收拾些衣物帶走,甚至不許他上廁所。他被抄了家、戴上手銬,從此音訊全無。

這不是新生代成員的第一次被失蹤。小危被捕時,另一名編輯老木已失聯十餘小時;主編包子更是在一個多月前就已被廣東警方控制,下落不明。

而他們被秘密抓捕、被污蔑為“反黨反革命”的唯一原因,竟是積極支持塵肺工友的維權!

從去年年末開始,上百名湖南塵肺工友在廣東開始了漫長而艱難的維權之路。他們為生計背井離鄉,用自己的雙手建造著繁華的都市。他們或許不曾想到,自己的每個勞動成果,在填滿了資本家的錢袋子的同時,變成了刺向自己的一把把刀。數年如一日的直面砂石粉塵,使他們患上了這預示著死亡的疾病:難以呼吸、無法勞動、迅速消瘦,最終跪著走向生命的盡頭。

繼續閱讀 ‘聲援新生代編輯:黑暗無邊 戰友並肩(佳士工人聲援團)’

對佳士左翼青年的批判與期許 之五(劉璧嘉)

半路出「家」:給佳士女性主義者們的「家書」

前言

這篇文章之所以會誕生,是因為朋友希望我以女性主義者的身分寫點東西,特別是因為學生領袖譬如顧佳悅、岳昕及沈夢雨等都是女性主義者,岳昕更是深度地參與在中國大陸的#MeToo之中。當時我爽口答應,要動工之時卻不知該如何動筆。或許是我並不想玩「女人支持女人」的把戲吧。作為一個沒什麼「女性認同」的生理女,為了支持再一次把自己穩固成「女人」本來就不誠懇。此外,我實在不想讓外人再一次把女性主義演繹成一個唯性別、唯女人、甚至是女人圍爐取暖的學問——女人本來就不一定要支持女人。朋友跟我說,不用想那麼多,你們都是女性主義者,這還不夠嗎?但當佳士運動表面沒有明顯的女性主義主張的時,訴諸對個人的支持(因為ta們「個人」是女性主義者),其實就不是一個「政治性」的支持,頂多是一個粉絲啦啦隊對偶像的支持——而這我就更做不出來了。想來想去,我決定不如就先把女性主義擱在一旁,不用每一下都用馬克思主義女性主義的思路來狠的,非要要祭出「女工」、「解放不只是中產階級女性」的硬話不可,寫這封信,算這是一個實驗,就看女性主義的靈光與關懷在這裡可以照出一個什麼輪廓出來,並嘗試從「家庭」一事入手。 繼續閱讀 ‘對佳士左翼青年的批判與期許 之五(劉璧嘉)’

對佳士左翼青年的批判與期許 之四(郭佳)

你們幹出了「第三個北大」給北大馬會同學

抗爭中的馬會同學們,

作為十年前進入北大讀大學的校友和以左翼為政治、知識和革命認同的學生,我支持馬會對校方和菁英學生的抗爭,支持馬會同學在與工人的連結中幹出改造自身與社會的知識、情感與行動資源,在實踐中幹出常為新的「北大精神」。

昨天,一位多年力行公益的北大同學終於因為關心一件最切身的公共事務,依法申請信息公開,而被深夜約談,以致母親精神崩潰,自己失去自由,我們這些匿名者,敬佩岳同學具名上書的勇氣,更欽慕他臨事不懼的正氣,而有司諸公你們究竟在怕什麽?岳同學最怕的是,對不起百廿年前的五四先輩,毀了精神上的校慶,而你們最怕的是『出亂子』毀了政績上的校慶,我們於是想問,這到底是誰和誰的鬥爭?這是『兩個北大』之間的鬥爭。──湖底群魂

(「聲援勇士岳昕」大字報,圖片來自網路) 繼續閱讀 ‘對佳士左翼青年的批判與期許 之四(郭佳)’

對佳士左翼青年的批判與期許 之三(劉璧嘉)

「格格不入」的可愛與尷尬:革命幻滅與斷層時代的佳士左翼青年

一、孤獨的左翼

在這個年代,當一個行動派的左翼是一件孤獨的事。冷戰結束、蘇聯解體后,福山提出了「歷史終結論」。說白了,就是「左翼終結論」。近一百年的社會主義實驗不但不是一個老舊但可貴的遺產,而是一個不值一看的歷史跳板而已,反正以後就會是市場經濟配上西式民主政治——「人們」都是這樣說的。

同時,在中國經濟繁榮的城市景觀底下,自由派的論述一直是比較流行的——把中國問題定性為政治和文化問題大於經濟問題,左翼青年的政治經濟分析方法就顯得邊緣了。我們不全盤否定自由派理想的正當性,但政治志向的選擇除了是知性的選擇,也是美學選擇──我們想說的美學是感知的科學,而非品味或趣味的知覺而已。左翼青年自知自己是與主流知識青年的流行有差距的。這種尷尬就像是當Yankees棒球帽(自由派)是流行款時,還有人堅持戴草帽(左翼)一樣尷尬。就如在佳士抗爭中被捕的顧佳悅的自白書中劈頭第一句──

中國,民主、平權、言論自由——隨便怎麼組合——都會顯得時髦、單純,有一種遠離官方和政治的清新,不像毛左這麼格格不入。

對,這篇文章要說的,是「格格不入」的問題。 繼續閱讀 ‘對佳士左翼青年的批判與期許 之三(劉璧嘉)’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55,069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