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 12 月 的封存

出版消息:《我們的戰爭責任》近日已由人間出版社出版

曾在本刊連載的日本山口大學纐纈厚教授的著作《我們的戰爭責任》近日已由人間出版社出版,有意購買的讀者請見人間出版社網頁http://store.pchome.com.tw/renjian/M07567638.htm

http://www.facebook.com/notes.php?id=322160468182&notes_tab=app_2347471856#!/note.php?note_id=10150352704880151

天津民眾想念毛主席在南開大學舉行紀念活動

在毛主席誕辰117周年前夕,天津一些有代表性的老幹部、老知識份子、老工人與中青年學者、大學本科生研究生,在南開大學舉行座談,深情懷念毛主席領導中國無產階級先鋒隊和英雄的人民軍隊、人民大眾為新中國和世界人民革命事業所創建的永垂不朽的豐功偉績。同志們爭先發言,越談越起勁,尤其是聯繫到當今世界和中國的嚴峻形勢,民怨極深的世態暗潮,更加深感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的偉大,時代正在呼喚千千萬萬個新的具有毛澤東氣質的人民領袖人物儘快成長誕生。

因此,座談的後一段時間,老同志們所談論的中心點是對年輕同志寄予極大的厚望。他們希望年輕人像重慶人那樣,持久地投入唱讀講傳活動,尤其要在聯繫實際地深入持久地讀透馬列、毛主席經典著作上下功夫。因為只有透徹掌握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通過不斷鬥私批修,努力使自己具有毛澤東、周恩來、朱德、林柏渠等革命前輩那種優秀品質、能夠敏銳地識別真假馬克思主義、集體駕馭各種艱險複雜局勢的革命者,才能逐漸成長為人民信得過的領袖人物。

通迅員 真誠

20101226

 

霍華德.津恩(Howard Zinn)──美國人民的歷史學家 (Habib Siddiqui著 張戥 譯)

美國著名的左翼歷史學家霍華德.津恩(Howard Zinn)於今年一月病逝。他所著的《美國人民的歷史》(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以生動有力的筆觸,從被壓迫人民的立場,敘述了美國人民反抗運動的歷史,廣受好評。自1980年問世後,被多所美國的高中與大學選為歷史教科書,重印數十版,銷售近兩百萬冊,在全球有240萬讀者的法國《世界報》《外交世界》月刊並於2003年授予該書的法文版好書獎,大陸的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也出版了中譯本。我們特選譯幾篇相關文章以紀念這位出色的左翼歷史學家。──編者

繼續閱讀 ‘霍華德.津恩(Howard Zinn)──美國人民的歷史學家 (Habib Siddiqui著 張戥 譯)’

向東方紅網創建者致敬!      ——各革命左派網站應遵循的5條辦網方針(李政城) 

北京的左派網站東方紅將於12月26日開通,這是李政城先生的賀詞。──編者

首都東方紅網即在毛主席誕辰117周年之際向海內外廣大網民開通。這是一件可喜可賀的重大事情。其深遠意義必將與日競相輝映。

讓我們熱烈祝賀東方紅網在京創建!向東方紅網創建者致以崇高的革命敬禮!

借此機會,讓我們向各革命左派網站辦網者提出如下希望:

1.希望你們堅持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旗幟!

2.希望你們堅持繼續革命!

3.希望你們堅持革命大聯合!

4.希望你們堅持鬥私批修!

5.希望你們網站的網文切實成為革命群眾的引路標和主心骨!

以上5條辦網方針,希望東方紅網、毛澤東旗幟網等各革命左派網站的辦網同志貫徹於思想行動之中。希望各革命左派網站的辦網同志顧全大局,在不斷開展革命聯誼賽中相互切磋,取長補短,團結奮進,共同提高!

已退休研究員 李振城

2010-12-22

 

民主怎麼了?從“市場政治”到“劇場政治”( 何鵬舉)

資本主義的民主制度實行了一、二百年,早已千瘡百孔,証明是虛假的形式民主,與真正的人民作主毫不相干,但大多數人仍陷於資產階級意識形態的漫天迷沙中,備受蒙蔽,未明真相。本文是一名留學日本的中國人民大學碩士研究生,針對日本政治現況所寫的心得報告。文中探討了資本主義民主的一些重要問題,作者所論雖未觸及資本主義民主的要害,但也可見好學深思之處,值得關心民主政治者一讀。我們日後將結合理論與實際,對資本主義的所謂「自由」、「民主」、「人權」的意識形態展開一系列的徹底批判。有興趣的讀者可先參看本刊2003年11月創刊號的〈透析金權政治──資本主義國家機器與資產階級〉(本網站有PDF版)。──編者

這學期的政治學研究課是和石田教授還有幾名日本的研究生共同進行,主要探討的是日本的政黨政治以及統治構造問題。前期討論民主與政黨政治,用的是先後在慶應、東大畢業學習現在北海道大學任教的吉田徹老師寫的《兩黨制批判論——另一個民主主義》。這本書讀後感想頗多,既有需要批評探討的地方,也有許多發人深省之處。

繼續閱讀 ‘民主怎麼了?從“市場政治”到“劇場政治”( 何鵬舉)’

《不要扼殺揭露真相的信使》朱利安·阿桑奇

澳大利亞時間8日凌晨,維基解密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在《澳大利亞人報》網站發表文章,詳細闡述了自己和維基解密的新聞理念,並為維基解密辯解,同時呼籲捍衛媒體報導真相的權利。阿桑奇稱,維基解密應當得到保護,而不是威脅和攻擊。

以下為阿桑奇文章全文:

繼續閱讀 ‘《不要扼殺揭露真相的信使》朱利安·阿桑奇’

揭穿西方虛假的言論「自由」──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答問

2010年12月04日23:37  中國日報網

據英國《衛報》網站12月3日消息,近日掀起美國"外交界9.11事件"的泄密網站"維基解密"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接受了《衛報》網站的網友提問。阿桑 奇在回答中一針見血地指出西方政府言論自由的虛偽本質,並表示如果他和同事遭遇不測,有更多關鍵文件將自動解密。他堅信,歷史將會獲勝,世界將會變得更加 美好。
繼續閱讀 ‘揭穿西方虛假的言論「自由」──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答問’

往事 往世 往逝(二十八)周良沛

“假想敵”的修行(一)

沒有想到,這些“改造”的遊戲,是如此暫停的。

一場全民的“大躍進”,大家都在“一天等於二十年”的奔忙中辛勞,在押人員不僅不容袖手一旁,反而應以加倍的勞動“贖罪”才行。這樣,本來睌飯之後與熄燈之前那段可能留下一些時間的空白之空間,也可能讓人“胡思亂想”的空白,是以“接受教育”的“批鬥”來填補它的用心,因為睌飯過了就得出工加班,也就沒有必要了,“大躍進”賦予了這段空間更深的意義。

繼續閱讀 ‘往事 往世 往逝(二十八)周良沛’

往事 往世 往逝(二十七)周良沛

“假想敵”的修行(一)

在勞改隊的二十年還過不去的日子,前六七年,幾個月或幾十天,有時是幾天就挪個地方。都無法全留有它們的印象和記得清那些地名。就像牧人轉場,羊群有鞭子吆喝它上路就行了。我清楚記得,頭天保衛部的幹部押我往大牆送,是送到平頂山的,它和東北的一座工業基地同名,無法忘記。這“平頂山”的“山”只是兩三百米高,“昆明鋼鐵廠”的廠房緊貼它的山腳。“大躍進”,鋼鐵廠要擴建,就瞄準了這地方,勞改局也不會雙手奉送。一時,公安單位反而以它分散拘留所人滿為患的壓力,成了它的主要轉場之地。按政策,“右派”送勞改隊的比例是很小的,可是,往這裏也是人排隊,車都排著很長的隊來。過去的公路還是土石路,很窄。車也不好,很舊。進到鋼鐵廠上山前,還得橫穿一道鐵路線。有車攔在列車將過的平交道時,有人從敞開蓬的車上跳下對著飛馳而來的列車撲去,同車同行的一聲“不好羅,死人啦”的尖叫,震驚、恐懼了一條線上後續的車和人。本來,在這條線上往前走的,誰的心情都不會好,聽這聲尖叫,前後譁然。一個惡兆,宿命的陰影,沉重地往心上壓了塊巨石。車外鮮血淋淋的悲劇,自然不允許看到現場和怎麼收場。一個血肉模糊的人體始終在眼前與我對視。外面的叫嚷,吼得亂了陣腳的嘈雜之聲都是“看好人呐,看好人呐”。押送我的保衛幹部,更是害怕出事的緊緊拽住我的胳膊。這是幹什麼,我還不想死呐。不過,我又不可能不為此動心。我當然不可能對平交道上的死者有任何瞭解,可是,在這條道上的命運與共,又叫我是這麼瞭解他:一個人,不就是含冤難忍,不就是人還有人的尊嚴,此一去,為人的什麼都奪去,自然包括自尊,有“可殺不可辱”之志者,願意這麼了卻一生還乾淨些。我不敢說自己有此志,也不是無此志,可是,我看這麼死去的人,幾乎無一例外地都定性“畏罪自殺”,這麼死了又能“乾淨”麼?而我,何罪之有,所畏何來?那平交道上的死者,我會為他死前一刻願以死證明自己清白的熱血所迸發的火熱,可是人家生前這麼屈辱你,死後還有必要還你清白麼?這裏誰也不是以歷史論功過的人,死後還了清白,骨灰卻是黑的。這樣,我不能不為這位不相識的“同學”的輕生長歎一聲,我也不能等到骨頭成了灰,才讓人還我的清白。想到此,反而激起脾性中蠻倔強的沖勁,反感地用力甩脫這位保衛幹部拽住我的手。匪夷所思地以一個職業軍人眼光,質疑地看著他,可是,他掐得我的皮肉都紫了。雖然,走出軍區營區,他一把將我揍上那一輛還是解放戰爭中所繳獲的美國吉普車,他就虎視眈眈地看守“階級敵人”地盯著我。我如此冷冷地掃他兩眼,他松下手來,似乎也不好那麼“革命”了。不過,還好,他還沒有遇到辦好交接手續要走的時候,勞改局的幹部則請他別忙走的局面;送來改造的名單上還有他呐,要他同那些被他送來“有問題的人”一同留下。那真是太怪的怪事,自然是對人的晴天霹靂,除了精神的打擊,連洗換衣服、洗臉毛巾都沒有帶一塊,比那原來被他送來的“階級敵人”還狼狽。但編在小組一同學習的,還真有這樣的人。我不知道他送別人時,是否也是那麼虎視眈眈,即便是,我也同情他,看來,他比我,被這些政治遊戲所遊戲得還更可憐。

繼續閱讀 ‘往事 往世 往逝(二十七)周良沛’

往事 往世 往逝(二十六)周良沛

“假想敵”的修行(一)

但丁就是但丁,我走進大牆的那一刻,再次記起《神曲.地獄》開篇“凡是進來的,都要將希望留在門外”的聖言。它是囚於階下者所心碎的血淚之語。再不幸的人,都是為希望活著,哪怕它近乎絕望的渺茫。為此,希望無情、殘酷的關在牆外時,牆內的人,也需要一個,哪怕是夢幻中的希望。

我進大牆八個月後,哪怕它還不到以後的三十分之一的時光,更沒有勇氣想往後還有三十個那樣漫長難熬的歲月等我去熬,也已經像穿過死亡的隧道,而有永遠都走不出去的心境。說心平如死,不如說是心死的絕望和麻木。

繼續閱讀 ‘往事 往世 往逝(二十六)周良沛’

往事 往世 往逝(二十五)周良沛

《大路之歌》是“八一”寫完的。少不了不時要抽出來看看,改改,基本上,算是完稿了。年初已寫出、刊發了幾篇故鄉的散記,算是試筆。往下寫,照馮文彬同志的意見,應該有個厚重的思想和藝術的基礎。同時,原說“反右”的三個月早過去了,天也涼了。看到盧漢那樣有主席保的大人物之慶幸,我也慶幸自己避開了這些麻煩。正是他的政治經驗和涵養所無有的怨言,我更感到他同我這“半個老鄉”的談話,正是基於心靈受傷害的無奈和蒼涼。這時,自己這樣的小人物,更不要去自找麻煩了,安下心來這麼呆下去吧。

想安心,談何容易?方紀通知:雲南要我參加對黃鐵的“幫助”,不得游離於“運動”之外。丁玲在北京,“幫助”她的人擴大到從全國都調人去;黃鐵雖是雲南地方的文化局長,但她是我頂頭上司馮牧的結髮之妻,也就認識,有往來,叫去熱鬧,已是一種普遍的做法,不敢違命。

繼續閱讀 ‘往事 往世 往逝(二十五)周良沛’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79,647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