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12 月 的封存

懷念一個奮戰不懈的左翼戰士 - 陳映真(金寶瑜)

雖然知道陳映真臥病在床已經好多年,但是聽到他去世的消息,還是非常震驚和悲傷,為了這個勇敢的戰士離我們遠去而不捨,也不免會想到陳映真維護正義的精神和對民眾深度的關懷是否也會從此遠離我們?

陳映真和我是同輩,但是在多年前,他在左派理論上和實踐上都走在前面,記得他曾經說過早在1960年代中蘇共論戰時,他就躲在被子裡聽中國廣播的《九評》。我覺得自己一直是跟著其他晚輩朋友被陳映真帶著走的。我說這話是誠心的,2015年10月我回台灣時接受陳光興和他工作室人的訪問,這些年來,他們借用訪問的方式來整理台灣的左派歷史。因為接受訪問,我就去回想年輕時候我在台灣的生活。我這樣說: 繼續閱讀 ‘懷念一個奮戰不懈的左翼戰士 - 陳映真(金寶瑜)’

別了!我的尊師!我們永遠的家人!──敬悼陳映真先生(郭建平)

07

郭建平

要如何書寫我敬仰的老師、我親愛的家人陳映真先生?提起筆來竟禁不住眼裏急欲奪眶而出的淚水,腦海中翻騰的思緒,重新喚起那一次在《人間雜誌》辦公室見到你歡迎我的身影,一轉身已經是三十年前的午後了。

一九八五年我從隻身就學的花蓮玉山神學院,搭乘最早班的列車前往台北。火車一路翻山越嶺,我的視綫便死盯住海岸右側廣闊的太平洋,洋面上隱約看得見一座四十五平方公里的小島,小島是我祖祖輩輩的魂居之地。島嶼的輪廓是我父親烏黑身體的火山礁岩,小島上青蔥低矮的山林是我母親柔細的髮絲,島嶼邊沿潮間帶永不停息地拍擊著一波又一波白色碎浪,是我蘭嶼達悟族人壓抑的深沉的無人聆聽的哭聲,這哭聲恰恰正是我前來拜訪你的最大動力。 繼續閱讀 ‘別了!我的尊師!我們永遠的家人!──敬悼陳映真先生(郭建平)’

《人間》路上,送别陳映真(倪慧如)

 

20130614-%e5%80%aa%e6%85%a7%e5%a6%82%e5%9c%a8%e5%8c%97%e4%ba%ac%e6%b8%85%e5%8d%8e%e5%a4%a7%e5%ad%a6%e6%bc%94%e8%ae%b2%ef%bc%88%e9%ae%91%e6%98%86%e6%8f%90%e4%be%9b%ef%bc%89a

2013年6月14 日 倪慧如在北京清華大學演講(鮑昆提供)

陳映真走了,帶著心上無法癒合的傷口,他戀戀不捨地走了。最後十年,映真再度入獄,這次的獄卒不是曾經關過他7年的國民黨,而是他自己的軀體。無法說話,不能提筆,只能轉動一汪淚水中的眼珠,忍痛情感思維和身體的禁錮,熬下去,無非是期盼科技奇蹟開啟監牢的那一天,想為人間再盡一點心力。

認識陳映真是從他的小說和評論文章開始,而與他面對面相會,卻是經由西班牙內戰這個題目。這場震撼世界良心的內戰,始於1936年,曾經吸引了四萬多位來自54個國家的志願者,去幫助西班牙人民抵抗法西斯。而寧遠和我很幸運地發現還有中國人志願參加,於是把寫成的幾篇稿子和照片帶給《人間》雜誌,陳映真歡喜收下,於1989年2月登出〈¡No Pasarán! 〉(不許法西斯通過)特輯。映真為了保護我們,還為我們的文章編出幾個筆名。

到了2000年,我們研究中國人參加西班牙內戰的歷史到了一段落,寫成《橄欖桂冠的召喚——參加西班牙内戰的中國人》書稿。映真對這段世界理想主義的歷史非常喜愛,花時間和我一起挑選照片,那張山東大漢劉景田在戰場抬傷兵的照片,經他美工修飾,成了一張搶眼的書皮封面,2001年《人間》出版社出版了這本書。 繼續閱讀 ‘《人間》路上,送别陳映真(倪慧如)’

活動通告:陳映真悼念會──左翼的追思

我們素所敬重的陳映真先生已於2016年11月22日在北京與世長辭,陳映真是台灣戰後左翼思想勤勤懇懇的開拓者,他的文學創作與左翼思想的影響超越台灣一地及於中國大陸與海外華人社會,他的溘然長逝無疑是中國思想文化界的一大損失,我們為再現並發揚陳映真的左翼思想與精神,籌辦了「悼念陳映真─左翼的追思」追悼會,我們的悼念沒有「先生之德山高水長」、「哲人其萎」的陳詞套語,我們只是要善述其事,進而善繼其志,承接他點燃的薪火,為人的全面解放繼續奮鬥。敬邀您出席,與我們共同緬懷陳映真一生奮鬥的歷史意義。

%e5%bb%a3%e5%91%8a%e9%9b%bb%e5%ad%90%e7%89%882-1-01

時間:201717 下午200600

地點:台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客家文化中心三樓(台北市汀洲路三段2

交通路線:台北捷運台電大樓站5號出口 前行穿越地下道約5分鐘

欲參加者請至此網址報名:https://goo.gl/Kfspzg

陳映真追悼會 活動內容

流程

時間 內容 主持 備註
13:30~14:00 與會人員簽到
14:00~14:05 司儀開場

 

范振國
14:05~14:10 說明活動旨趣 杜繼平
14:10~14:40 陳映真身影紀念影像播放 鍾喬
14:40~15:30 第一階段發言 杜繼平 發言順序:劉漢卿、杜繼平、曾建民、關曉榮
15:30~15:50 茶點時間/音樂播放 施善繼 施善繼播放音樂,並說明音樂與陳映真的關聯
15:50~16:40 第二階段發言 杜繼平 發言順序:鍾喬、范振國、郭建平、胡清雅
16:40~18:00 與會者發言討論 杜繼平 全體與會者
18:00~ 結束語、散會 范振國 說明3月3日藝文晚會召開

合辦單位:《批判與再造》、《人間雜誌》、差事劇團、台灣社會科學研究會、釣魚台教育協會籌備會

 

 交通資訊

搭捷運 捷運「松山新店線」台電大樓站下車,由5號出口前往師大路方向前行至汀州路三段路口(約4分鐘),穿越地下道,即可抵達園區。

 

搭公車 棕12-臺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站,於園區左側下車。
671、673-臺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站,於園區對面街道下車。
253、673-臺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站,於園區正門口下車。

 

開車 國道一號:由建國高架橋往辛亥路,經辛亥路(車行地下道)、汀州路至師大路左轉,接水源高架橋下回轉即可抵達園區。
國道三號:由安坑交流道下,接水源快速道路至師大路下右轉即可抵達園區。【附近停車場資訊】
‧臺北市客家文化中心附設地下停車場
‧耕莘文教院前臨時平面停車場
‧汀洲路三段沿線,路邊臨停計費
臺灣大學新生南路地下停車場
花園停車場
自來水園區水岸停車場

 

但望此後憶念起你,不致羞慚-悼映真先生(范振國)

但,老唐啊!你的大去,又一度喚醒我們。時日無多,待收的莊稼却任他荒廢。對於這樣懶惰的自己,不禁感到羞恥了。老唐,安息吧!我們會好好地振作起來,努力工作,說什麼也不能讓你再為祖國擔憂啊…

陳映真《懷念唐文標》

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整日落雨,天候微涼。

下午17:30鍾喬、曉榮先後來電告知:映真先生病逝北京的訊息。兩位老哥哥低抑滯重的聲音,聽來卻恍惚,很不真實。電話這端的我只「啊!」了一聲。電話那頭的鍾喬、老關竟也同樣是「下午3點左右…再聯繫」便掛了電話。我在樓梯口站了許久,忘了是要去臥室還是下樓。忽然感到口渴,於是下樓拿水杯。在餐廳轉來轉去的就是沒找著常日慣用的那隻。把餐桌當工作桌,正在繕打「綠色小組30周年紀念活動」核銷文件的兒子,提醒我說:你的水杯不是放房間嗎?

我樓上樓下走了幾趟,終於在床頭櫃的書堆中找到了。喝了幾大口,心裡覺得空空的,想找人說話,撥電話給蔡明德,電話響了兩聲就接通了,「知道了…」蔡桑嗓音啞啞的,而我,卻說不出話來… 繼續閱讀 ‘但望此後憶念起你,不致羞慚-悼映真先生(范振國)’

追悼文—寫給 敬愛的 映真 老師(鍾喬)

緣起

我稱呼映真先生為師,因為他是我文藝創作上的點燈人;同時,亦是思想上的啟蒙者。雖然,映真老師與魯迅先生相同,都寧可與青年站在等高的視線上,而不願是被高高捧起的仰慕對象。但,人對理想世界的精神追求,總是依著一道起起伏伏的弧線,最後抵達一處得以較為清晰看見自身與世界的口岸!

我便是站在這口岸上,久久望著如今已然遠行的映真老師。回憶像穿越一條暗幽的鐵路隧道,在冷戰/戒嚴彌天蓋地而來的、我的青春歲月,燃起了隆隆車軌聲中的一盆爐火。我是蹲在那爐火旁,用睜亮著卻也不免是憂愁的雙眼,閱讀「將軍族」的青少年。

悼文

恰是那雙眼所勾勒起來的景象,我走進了延伸自中國30年代革命文學的、你的文學創作的場景。儘管滿天風雪並腳踩炙熱的火炭,卻引領著苦悶島嶼上的青年如我,如更多渴盼在文藝中,牢牢緊握斷裂社會的繩索的同輩們,共同奔向那在風雪炭火中逐漸消失而去的一盞燈火! 繼續閱讀 ‘追悼文—寫給 敬愛的 映真 老師(鍾喬)’

遠行—獻給陳映真先生的一首詩 (鍾喬)

午後,陽光沉默

時間的此岸

一整條後街 都探出了

婉惜、悲傷與紅著淚眼的臉

 

曾經,那裡有一座小小的麵攤

便是您書寫這世界的起點

給了暗黑一盞漸漸亮起的燈

 

十七歲那年,在木造閣樓的舊家

青春慘綠的少年如我

蒙在被窩裡,打著手中的電筒

偷讀你小說中的字字句句

「那時候,弟弟康雄在他的烏托邦建立了

許多貧民醫院、學校和孤兒院

懵懵懂懂卻也成了一種召喚

此生,就此隨您 前行

 

記得!您遠行歸來,從囚禁的牢籠中釋放

也是經過很多的日夜

我終而循著山路上,泥濘的

卻也深深烙印在曲徑間的腳印

種下心中一粒粒風中的種籽

沿著長河的左岸,埋入土裡

聽說,種籽總會在冬寒中萌芽

等待一吋吋地抽長

我且等待,下一次的春天到來時

攜手盼見鈴鐺花兒的燦爛笑顏

 

然則,這一回,您是真的遠行了

紅土地上,我望見轉身的剎那

您再次蹲下身來

與曾經仰望的,或者遺忘的

與眼前的人完成等身的視線

便是這樣的視線

您落葉歸根,在深愛的

在關切的、憂心的 母親之河的大地上

 

子夜,星空無言

時間的彼岸

孤獨的路上,彤紅的天

引我們來再次集結

送您 遠行

 

以生命踐行左派理念的陳映真先生(鍾春蘭)

1122日,台北的入冬,天候特別溼冷。

我一如往常,下班後回到景美的公寓,忙著張羅晚餐,永松則是每日例行的運動:到附近的仙跡岩爬爬山。備好簡單的晚餐,躺在沙發上歇息,才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銀幕上跑馬燈顯示出幾個字:「小說家陳映真病逝,享壽82歲」,一陣驚詫、錯愕,此時爬完山的永松正好推門返家,我告知此事,「啊!啊!」他一副難以置信的反應。其實兩年前,因為商務他跑了一趟北京,即略知陳映真的病況,但陳映真辭世的消息傳來,還是那麼令人感傷、不捨。 繼續閱讀 ‘以生命踐行左派理念的陳映真先生(鍾春蘭)’

緬懷和陳映真搞革命的那段歲月!( 簡永松)

陳映真過世後,我們向各方徵集了對陳映真的悼文,並訂於下月七日為陳映真舉辦追思會,活動的時、地與內容近日會另行公告,現先刊登簡永松、鍾春蘭伉儷撰寫的悼文,其他悼文也將陸續刊登。──編者

%e9%99%b3%e6%98%a0%e7%9c%9f%e7%85%a7%e7%89%8701

1997年簡永松(左)當選東昇扶輪社社長,邀陳映真到社裡演講。

11月22日晚間,從電視得知您已離開我們的消息,心中悵然若失。一位英雄的殞落,留給後人不勝的唏噓、悲嘆。

六O年代我們都受過政治牢獄之災,在獄中那段艱苦的歲月,我們雖近在咫尺,卻始終無緣和您碰面請益,令弟映和則和我有多年的同房甘苦。

記得出獄後的第二天,我直奔貴府,欲尋求心靈的補償,期盼能從您和映和那裡可以取得一些關於國內、外時勢和思想方面的資料。 繼續閱讀 ‘緬懷和陳映真搞革命的那段歲月!( 簡永松)’

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陳映真)

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2001年7月1日在中共建黨八十周年的講話中,提出准許資本家入黨的主張,引起黨內堅持社會主義立場的黨員、幹部的強烈不滿,咸認此舉徹底違背了共產黨的原則,甚至有屢建軍功的老幹部憂憤之餘,聲明退黨者。時任中共吉林省委副書記的林炎志在中共左派刊物《真理的追求》發表了〈共產黨要領導和駕馭新資產階級〉的長文,極言直諫,結果導致《真理的追求》被封,本為家世顯赫的高幹子弟的林炎志跌到了反黨份子的邊緣,從此投閒置散,仕途黯淡。陳映真閱讀林文後深受觸動,遂邀約林書揚、陳明忠(筆名黃龍)、杜繼平(筆名王哲)為文評論林炎志的諫書,他自己也以石家駒的筆名寫了〈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組文成為〈兩岸爭鳴〉的專題,並以編輯部的名義寫了專題的序言〈因為是祖國的緣故〉,刊登在2001年12月人間出版社名為《因為是祖國的緣故》的〈人間思想與創作叢刊〉上,因而為中共高層所不喜。陳映真在〈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全面論列了中國大陸資本主義化後出現的嚴重問題、台灣與海外左派的統獨論爭、資本主義的世界危機及社會主義發展所面臨的挑戰,是他晚期的深思之作。可惜,當時〈人間思想與創作叢刊〉銷售不廣,陳映真又是以筆名發表,閱者既不多,知其為陳映真手筆者就更少了。陳映真生前即頻遭誤解,如今既溘然長逝,淺陋鄙傖的不學之徒自然要趁機假悼念之名肆其污衊貶損的技倆,即連故友親朋也不免未盡深悉他的所思所想。陳映真為〈因為是祖國的緣故〉專題所寫的編者序言及〈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充份體現了他的愛國主義與社會主義相統一的無產階級愛國主義的立場,是了解他一生思想的重要材料,我們特予重刊並敘明文章寫作發表的經緯,以助世人對陳映真有更真實、深入的認識。───編者

因為是祖國的緣故   編輯部序言

在日據時代,一九二○年後反日民族•民主鬥爭的主要力量,是以「農民組合」、晚期「文化協會」和「民眾黨」、「台灣共產黨」和各派工會為代表的左翼。他們與日本尤其是中國的工農政黨有十分密切的關係。中國社會主義運動及其勝利,中國的解放,一直是台灣民族•民主運動的希望所寄。

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一九四六年國共內戰爆發,中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台灣工農、知識份子,使他們能夠超越一九四七年二月事變所造成的民族傷痕,將台灣的民主、自治與解放的事業與中共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聯繫起來,寄大希望於中國的大革命,並且在具體實踐中,做了慘烈的犧牲。 繼續閱讀 ‘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陳映真)’

活動通告:【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苦勞網 新國際)

第一場:從古巴與卡斯楚談起

 

王顥中

苦勞網記者

從這個月開始,苦勞網將推出全新企劃。我們將與《新國際》合作,共同推出「重新思考社會主義」系列論壇。我們將透過回顧社會主義實踐的歷史經驗,嘗試重建當代的左翼話語。

第一場座談就訂於本周六(12/17),我們將聚焦討論古巴與剛剛辭世的卡斯楚。未來每個月會固定推出論壇或講座,也可能搭配其他活動形式的規劃,將陸續公告,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前來參加。

【時間】2016年12月17日(六),下午7:00-9:30

【地點】流民棧(新北市永和區忠孝街3號,近捷運頂溪站2號出口)

古巴革命導師卡斯楚(Fidel Castro,又譯作卡斯特羅)於2016年11月25日過世。在他之後,古巴的命運將有何轉變?21世紀社會主義的未來將如何發展?

卡斯楚已成為當代的一則傳奇,在美國長期經濟封鎖之下,古巴仍堅定走社會主義道路,團結了拉丁美洲的左翼進步力量,抵抗帝國強權羅網密織的侵凌與顛覆。古巴實現了全民免費醫療、全民免費教育以及先進的農業和生物科技體系,並且為其他發展中兄弟國家長期提供醫療、教師的人力和技術支援。於今,當資本主義世界的金融、生態、道德危機一再爆發,其引為普世價值的自由市場和代議民主體制竟爾成為民粹右翼的溫床,那麼,自19世紀以來與資本主義體系形成對話、對峙關係的社會主義,是否會有新的契機,新的未來?我們要如何看待?中國大陸呢?我們要如何看待「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引言人】

  • 蔡建仁 (世新大學退休教師)
  • Hacène Belmessous(法國社會學家,智庫「公共空間」研究員)
  • 林深靖 (新國際主編)

【主辦】

《新國際》

思想的、戰鬥的、另類的,推動社會理論與實踐的辯證發展,解釋世界,改變世界。

《苦勞網》

長期關注台灣社會運動,以「運動的媒體,媒體的運動」自許,在當前社會高度分化,抗爭者被多為個別情境所侷限區隔的情況下,期許能透過報導評論的書寫,介入議題並形成連帶。

《INTERCOLL國際知識集體》

連結亞拉非以及歐洲的朋友,共同思考並推動21世紀國際主義之開展。

“遇家兄妹”的《出身論》與馬曉力胡德平們的《出身論》(王希哲)

坎培拉的會上,又見遇羅文先生。自然,他的發言又談起了他的哥哥,著名的遇羅克。

遇羅克著名,因為他1966年寫了篇《出身論》,反對家庭出身決定一切,反對“自來紅”。他是從反對“一幅流毒極廣的對聯”開始的。這對聯是:

“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基本如此。”

老王早說過,撇開“好漢,混蛋”那兩個刺激眼睛帶侮辱性的價值評判用詞,讓這副對聯中性化,改成:

“老子跟共兒擁共,老子反共兒反共,基本如此”,對不對呢?遇羅克先生反不反對呢?可以肯定,遇羅克也一定反對的。他的立論是:

“(對聯)錯誤在於:認為家庭影響超過了社會影響,看不到社會影響的決定性作用。說穿了,它只承認老子的影響,認為老子超過了一切。實踐恰好得出完全相反的結論:社會影響遠遠超過了家庭影響,家庭影響服從社會影響。”(《出身論》)

出身紅的可以黑,出身黑的可以紅,不能歧視。遇羅克要為“黑”爭取“紅”的權利:

“同志們,(血統論)這樣可惡的東西,不打倒它,如何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不打倒它,哪裡去培養和造就千百萬無產階級的接班人?不打倒它,中國的顏色就必將發生改變!”

繼續閱讀 ‘“遇家兄妹”的《出身論》與馬曉力胡德平們的《出身論》(王希哲)’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79,647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