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07 月 的封存

海行動聯盟迎接南海護土勇士歸來新聞稿

南海行動聯盟今日(7月31日)早上前往屏東鹽埔港迎接南海護土歸來的漁民,向這些護土勇士致上最高敬意與謝意。保釣先驅林孝信遺孀、也是聯盟創立人之一的成功大學公衛所陳美霞教授在隨後召開的記者會上提出「要主權、要尊嚴、要團結」的呼籲,她希望政府要捍衛南海的主權,不要再隨美國外交起舞,以維護國家基本尊嚴,她更呼籲全民應該不分黨派團結起來維護南海權益,並大聲疾呼,政府不可以對太平島歸來的勇士秋後算帳,不要再犯下1970年代保釣運動時對保釣留學生迫害的錯誤。農運詩人詹澈也在記者會上朗誦新詩「給你們樹與土」,肯定護土漁民的壯舉。

7月20日前往太平島進行「保祖產、護主權」宣示行動的船隊於今天順利返航,早上十點抵達屏東鹽埔漁港,參加南海行動聯盟的台灣釣魚台光復會、中華保釣協會、台灣農民聯盟、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勞動人權協會與中華全球華人琉球之友會等社運團體與老保釣、學者專家與社會人士都在碼頭熱烈迎接船隊歸來。 繼續閱讀 ‘海行動聯盟迎接南海護土勇士歸來新聞稿’

用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總結毛澤東時期經濟發展(大陸南開大學經濟學院退休副教授 迎春)

習近平在7月8日的《經濟形勢專家座談會》上,提出“要以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為指導,總結和提煉我國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偉大實踐經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命題,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學領域的一個進步。

承認存在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是一個進步

改革開放以來,西方經濟學逐漸在我國經濟學界佔據統治地位,以至一些領導人和所謂的經濟學專家講的全是西方經濟學,什麼凱恩斯主義、雷根主義等等,在他們眼裡根本就不存在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因而,在主流經濟學領域幾乎就沒有馬克思主義經濟學一說。這次習近平提出“要以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為指導”,承認了在西方經濟學之外,還存在著一種叫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理論,先不說“以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為指導”能否成為現實,提出這個命題本身就是一種進步。

眾所周知,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與西方經濟學是根本對立的兩種經濟理論。從基本內容看,主要存在著兩大根本區別:首先是哲學指導思想的不同: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哲學基礎是歷史唯物主義,而西方經濟學的哲學基礎是歷史唯心主義;其次,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認為,人類歷史上存在不同的社會形態,有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和社會主義社會,不同的社會形態就有不同的經濟運動規律,必然有相應的經濟學,如封建主義經濟學、資本主義經濟學和社會主義經濟學等等。而西方經濟學則否定存在著不同社會形態的經濟,否定有不同社會形態的經濟學,只承認有統一的經濟學等。

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與西方經濟學的這些區別是由經濟學的階級屬性決定的。西方經濟學是資產階級的經濟學,它的歷史使命和“全部智慧”就是“證明現存社會關係(指資本主義——引者注)永存與和諧”。(參看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言   《馬恩選集》第二卷    第88頁)它當然不可能提出探討經濟發展客觀趨勢(或者說規律)的問題,不可能揭示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的歷史命運;也必然要千方百計掩蓋資產階級剝削無產階級的階級本質;而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則是無產階級的經濟學。無產階級代表了歷史發展的方向,因此,它可能也必須揭示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揭示資本主義滅亡的客觀趨勢,揭示資本主義週期性爆發生產過剩經濟危機的必然性等等。所以,馬克思主義經濟學不斷強調揭示經濟運動的客觀必然性,而西方經濟學則反復說什麼“不確定性”。最近李克強總理在2016年夏季達沃斯論壇上還說:“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8年過去了,世界經濟復蘇遠不及預期,全球貿易投資增長低迷,大宗商品和金融市場不時動盪,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走勢分化,地緣政治風險加大,不穩定因素增多——世界經濟新的不確定性還在增加。”這裡所謂的“不確定性”,就是表明西方經濟學不能說明、揭示這種經濟現象的本質和發展趨勢,只好用“不確定性”搪塞。而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則能夠、也必須揭示這種經濟現象的本質及其發展規律,這才是科學的經濟學。

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與西方經濟學之間的區別於對立,是根本性的對立,揭示這兩者的區別是一門專門的學科,這裡只能初略地涉及。我們的重點是要運用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總結毛澤東時期經濟發展的實踐。 繼續閱讀 ‘用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總結毛澤東時期經濟發展(大陸南開大學經濟學院退休副教授 迎春)’

三十年後,杜邦真的消失了 ──為「反杜邦三十年」序(陳信行)

多年之後,二氧化鈦(鈦白粉)終於從被認為「絕對安全」,轉而在2010年被國際癌症研究組織(IARC)列為2B類,可能的人類致癌物。

多年之後,當初執意要在鹿港旁邊蓋超大型二氧化鈦廠的美國杜邦化學公司,由於開始輸掉它的另一個重大產品──鐵氟龍──的環保訴訟,眼看可能必須賠償大量罹癌勞工與居民,而在2015年初先改名分割、後與道氏化學公司(Dow Chemicals)合併,並計畫把合併的公司再拆成三份,讓「杜邦」這個風光兩百餘年的金字招牌,在法律上神奇地消失無蹤,從而使得受害者求償無門。

被鹿港人趕走,最後落腳在桃園觀音的杜邦二氧化鈦廠,究竟有沒有嚴重污染環境,還沒有人清楚。但是,杜邦在美國密西西比州海濱的同型工廠,已經有數千居民與勞工提出求償訴訟,至今未決。杜邦2004年提案要設在中國大陸山東東營市黃河三角洲海濱的同型工廠,環境風險受到高度的質疑,至今建廠工程還沒下落。

至於鹿港人,雖然沒有在1986年趕走杜邦後「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是,至少需要擔心的事少了二氧化鈦廠這一件。而且,在一場更盛大持久、更受到社會各界廣泛支持的抗爭之後,彰化居民在2011年又趕走了國光石化設廠計畫,避免走上雲林麥寮的厄運。環境運動,已經是台灣社會最成熟的民間力量之一,而這段歷史必不可免地會從鹿港反杜邦說起。

但是,在1986年1月5日,當鹿港居民第一次舉辦反杜邦座談會的那天,恐怕只有具有最狂野的想像力的人,才會預料到今天這種發展。 繼續閱讀 ‘三十年後,杜邦真的消失了 ──為「反杜邦三十年」序(陳信行)’

歷史浪濤的召喚-《巨浪的起點》自序 (范綱塏)

這幾千個字,要說的,是一個因為偶然而開啟的旅程。

嚴格來說,1986年發生在彰化縣鹿港鎮的「反杜邦運動」,對我而言,是極為遙遠而陌生的。

說它遙遠,那一年我還沒出生。等我來到這個世界,開始有比較清楚的記憶時,台灣社會已經進行了總統直選、政黨輪替,社會的氛圍已經不如歷史課本上說的那樣高壓而肅殺;說它陌生,即便這個運動在台灣歷史有著標誌性的意義,在我的求學歷程之中,對於這一事件的了解,可以說是微乎其微-至少在正規的教育中,我不曾聽過「反杜邦運動」對台灣社會的影響。

我對於「反杜邦」的認識,大半還是來自於曾經作為參與人的父親,還有父親過去結交的諸多「豪傑」們,在他們言談之中的浮光掠影:那些年在街頭的聲嘶力竭、斗室中的振筆疾書、面對警力的劍拔弩張…。孩提時期,跟隨父親出席與叔伯們的酒宴上,觥籌交錯間,總會談起過往在街頭奮鬥的那段熱血的歲月。當回憶著每個為生民請命的片段,「反杜邦」這個名詞不時的會出現在對話之中。小時候不懂,只知道,那是大人們的話題之一。 繼續閱讀 ‘歷史浪濤的召喚-《巨浪的起點》自序 (范綱塏)’

《巨浪的起點》出版緣起(范綱塏)

1986年美國跨國公司杜邦欲在彰濱工業區設立生產二氧化鈦的化工廠,激起鹿港民眾反對杜邦設廠的抗爭,終阻止了杜邦的企圖,在台灣的環境保護運動史寫下重要的一頁。今年正逢「反杜邦」三十年,為紀念這場深具意義的環保運動,當年的主要參與者策劃編撰《巨浪的起點》一書,收錄了口述歷史與相關的報導、文獻,預定於9月28日出版並舉辦紀念活動,我們特先登載該書的出版緣起、編者自序與兩篇序言,以饗讀者。──編者

2013年9月,由中華民國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與桃園縣台灣美國無線電公司(簡稱RCA)員工關懷協會,採訪12位前RCA員工,並整理RCA公司在台設廠經過,以及自1998年以來對於RCA公司的抗爭歷程,編輯成《拒絕被遺忘的聲音-RCA工殤口述史》。並於2015年12月於高雄市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展出「RCA工殤特展」,向世人告知這個歷經17年,至今還在進行的,台灣社會抗爭持續最久、罹病死亡最多,社會擴散性最大的一場台灣工傷運動。

2015年10月,由地球公民基金會與透南風工作室,出版《堅持-後勁反五輕的未竟之路》,講述自1987年6月開始,高雄市楠梓區後勁地區居民,反對中油第五輕油裂解廠在該地區造成的汙染,抗爭歷時18個月。1990年時任行政院郝柏村與中油承諾「25年後遷廠」,並發放回饋金。1990年以來,後勁地區的人民依舊不斷監督中油的運作,其中更因為中油工安事件,爆發零星幾次衝突。2015年12月,工作室於當時運動的集結地「鳳屏宮」外舉辦展覽,告知在這四分之一世紀中的努力,以及後勁人對於中油遷廠後的規劃。

1986年,彰化縣鹿港鎮居民,在地方仕紳李棟樑、退休教師粘錫麟等人的帶領之下,針對政府預計引進美商杜邦化學公司,在彰濱工業區設立二氧化鈦製造廠一事,進行抗議。「反杜邦運動」,是台灣近代歷史中,相當重要的運動。這場來自地方發起的環境保護運動,是臺灣第一場「預防性」的環境保護運動。也是臺灣在戒嚴時期,規模最為龐大的社會運動。而在這場運動的成功之後,給了高壓、滯悶的臺灣相當大的鼓動,各類權益促進社團與社會運動,在這之後如雨後春筍,遍地開花。 繼續閱讀 ‘《巨浪的起點》出版緣起(范綱塏)’

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發動五十週年紀念 (荷蘭阿姆斯特丹2016年5月29日,金寶瑜演講稿)

親愛的同志們和朋友們:

1966年5月16日,由毛主席領導的中國共產黨發動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我們今天集聚在這裡慶祝這個重要的歷史事件。為什麼我們要慶祝半世紀前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原因當然是在今天文化大革命的重要性比起五十年前來絲毫沒有減退。

首先,如果沒有文化大革命,劉少奇和鄧小平很可能會在1966年就開始了他們的資本主義改革。文化大革命阻止他們推行資本主義,給社會主義多了十年的發展,使得社會主義可以進一步表現出它的優越性。中國從1956年到1976年的社會主義建設告訴我們社會主義不再只是一個抽象的概念,而是一個可以炫耀給世人看的具體事實,說明了當一個國家在無產階級掌權下,在僅僅二十年中就完成了不起的驚人建樹。

在1966年文化大革命發動之前,中國的修正主義者鼓足力量全面攻擊社會主義。他們對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進行惡意的毀謗,在1958年人民公社成立之後,他們想盡了辦法來破壞集體農業,用“三自一包”的伎倆來鼓勵農民分田單幹。在1956年組成的公有制的工業企業中,修正主義者用各種伎倆來取消工人在工廠里的終身制,並且用物質刺激(像計件工資)來分化工人的團結。修正主義者認為中國的農村有大量的剩餘勞動力,如果工業企業能夠取消工人的終身制,這些企業就可以用低工資來僱用農村釋放出來的剩餘勞動力,使得企業可以提高利潤,增加積累。修正主義者並鼓勵個別企業使用嚴厲的規章制度來增加工人的勞動強度,以便提高勞動生產力和利潤。 繼續閱讀 ‘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發動五十週年紀念 (荷蘭阿姆斯特丹2016年5月29日,金寶瑜演講稿)’

文革真像鄧矮抹黑的那樣糟糕嗎?(金復新)

出身滿清皇族的金復新先生眼見中共走資後,大陸舊社會的沉渣泛起,城狐社鼠遍於市鄉,魑魅魍魎橫行無忌,憤而主張恢復滿清帝制,多年來抒發了頗多憤世嫉俗之言。今天給我們寄來他站在勞動人民立場對文革的反思與評價,文中並附上他製作的1966年5月16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簡稱516通知)的錄音視頻網址,值得參考。 ──編者

這幾天,為了紀念毛發動文革50周年,支持者和反對者又爆發了大辯論,把個習總也搞得左右為難。在香港,也有60餘名“毛思想學會”的成員,冒著35℃的酷暑高熱上香港中心街區舉著標語,振臂遊行,大呼“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批臭死不悔改的走資派鄧矮子”。

文革似乎並不像鄧矮子向年輕人宣傳灌輸的那樣不得人心。那麼文革究竟是怎麼回事?究竟要達到什麼目的?初衷是什麼?我們要學會不聽一面之詞,尤其是不聽那些所謂在文革期間“受到迫害”的那些人口中的說法,因為那肯定是不公正的。不同階級的人,在其中恩怨不同,立場自然不同。我們每個人雖然都是普通人,但也要避免皇帝最容易犯的錯誤,懂得“兼聽則明,偏信則暗”,都要學會做個好皇上好法官,要學會站在公正的立場上,不以當事人身份,不陷入其中,不帶成見地分析問題,不單聽任何一方的抹黑。

連我在生活中也能發現,絕大多數中國人是極為相信別人的抹黑的,有的時候,我到一個新的環境,哪怕我與那裡的人從無交往,但只要有人在那些人面前無中生有地編造一些故事抹黑我,十之八九這些人會不假思索,信以為真。我就在想,世人還在嘲笑古代的皇帝如何昏庸,如何偏聽偏信,被奸臣誤導,好似自己很清醒的樣子,可要是這些人當政,恐怕還遠不如那些皇帝呢,國家只要三天就亡了。 繼續閱讀 ‘文革真像鄧矮抹黑的那樣糟糕嗎?(金復新)’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6,483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