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 11 月 的封存

一個非著名前律師對著名前訟棍李莊的批判(一縷清風雲上)

重慶有一段時間社會治安情況很差,那是事實。重慶打黑,實現了重慶社會治安的明顯好轉,也是事實。這個事實,不但重慶的老百姓認可,即便是敵視重慶打黑的李莊們,也無法否認。打黑在重慶得到老百姓的支持,那是因為打黑確實對老百姓有利。打黑之所以得到全國老百姓的擁護,那是因為各地都存在著黑社會倡狂的情況,老百姓痛恨黑社會,擔憂治安問題,期盼本地也能跟重慶那樣打黑。

但是打黑卻引起一些人的不高興,甚至是發自骨髓的敵視。第一個不高興的是黑社會,這個原因不用解釋;第二個不高興的是黑社會的保護傘,他們擔心因打黑而牽出自己;第三個不高興的是依附在黑社會鏈條的這些勢力,其中就有為黑社會服務的法律人員。重慶打黑又唱紅,更是讓一切仇視社會主義的勢力對重慶打黑充滿敵意。於是,這各種力量都彙聚起來,不約而同的或者是協調一致的拿著放大鏡顯微鏡對準重慶。中國的媒體呢,大家都知道都是立場偏右的居多,當連新華社和CCTV都把聚焦鏡頭對準重慶的時候,你就可以知道中國右翼對媒體的控制有多厲害 。而右翼有一個共同的底線—反對共同富裕,反對社會主義。任何阻擋或者減緩中國資本主義化的人,都是他們心目中的共同敵人。這種意識說到底是一種階級意識,少數人能夠統治多數人,就是依靠這種階級意識,而多數人的階級意識被分化和消解,所以占人口比例90%的人總是鬥不過那占人口10%的人。陳有西可以為李莊案第二季流淚,但是你可曾見過陳有西為普通老百姓的不幸遭遇流過淚?這些精英的眼淚都是有階級性的。當他們在嘲笑階級觀點的時候,他們沒有一分鐘放棄過自己的階級意識。

繼續閱讀 ‘一個非著名前律師對著名前訟棍李莊的批判(一縷清風雲上)’

參加“堅決反對非法審查薄熙來”的萬民傘行動(王錚)

從雲南被旅遊回來後,知道了“萬民傘行動”,是完全的民間自發,覺得很好,馬上就參加了。75年黨齡的開來母親也參加了,希望各位也能積極參加並向周圍朋友宣傳。參加方式圖片最上面有。
只要用手機拍一張照片,注明真實姓名和省份發送給收件人即可,收件人會幫助你做成固定格式的圖片,如不會上網,可讓朋友代發送。

【“萬民傘”行動】總動員2012-11-22 09:30:12

閱讀(3668評論(310)

@中國英傑:我也該聲明一下了,不管有用沒用,我還要標明我的立場,堅定的支持他,雖然可能很快會被隱藏,但活一會兒是一會兒吧。另,不會PS照片滴同學,可將相關資料發至coolsa@126.com本人樂於幫忙。

溫氏家族與平安崛起(紐約時報中文網)

曾揭露溫家寶家族利用溫家寶的權勢獲取27億美元巨額資產的《紐約時報》駐上海記者張大衛(David Barboza)11月25日又發表題為Lobbying, a Windfall and a Leader’s Family的調查報導,再度揭發溫家藉著為大陸的中國平安保險公司遊說而暴得數十億美元的股份。我們全文轉載《紐約時報》中文網的中譯文http://cn.nytimes.com/article/china/2012/11/27/c27pingan/。──編者

中國深圳——亞洲金融危機過後,一家保險公司陷入財務困境,其負責人勸說中國領導人放鬆要求拆分該公司的規定。

1999年秋,官員們被告知,平安保險(Ping An Insurance)的生存危在旦夕。時任副總理的溫家寶和中國央行行長都直接收到了相關請求。這兩名位高權重的官員都對平安所在行業有監管權。

紐約時報》查閱了平安董事長馬明哲寫給溫家寶的一封信。馬明哲在信中請求道,“懇請溫副總理從更高的層次予以領導和協調。”

後來平安沒被拆分。

事實證明,努力遊說取得的成果是非常巨大的。

繼續閱讀 ‘溫氏家族與平安崛起(紐約時報中文網)’

亦兄亦師的領路人— 記與林書揚在政治犯監獄相處的往事 (吳俊宏)

1974年7月,我被從景美軍法處看守所移監到綠島政治犯監獄。那時綠島監獄仍關了五、六百位的政治犯,押房還相當擁擠,每位人犯睡覺的位子約只有75公分寬,外頭購買來的鋪在地板上草蓆,必須特別截掉一些,才鋪得上去。睡覺時囚犯與囚犯間須隔上一張紙板,以免彼此吸入對方呼出的濁氣。

這時候監獄的管理,因1970年曾發生台東「泰源監獄暴動事件」,還相當嚴峻,每間押房裏,監方都佈置著不肖的人犯,負責監視他人的動靜,我就曾聽說有人因被打了小報告,遭監方修理了一頓,連牙齒都打掉了。監獄官對囚犯常疾言厲色,視同仇人,這是一個令人有點心寒的地方。

整座監獄被分成四區,不同區的人犯不得往來,同區的也只在短暫放封時,才得以認識交談,其餘時間都被緊緊鎖在押房裏。這種日子還真過得有點沉悶,常見囚犯們,枯坐在自己位置上,背靠牆壁,彼此面面相覷,偶而遠望一下高窗外的藍天,他們的內心似乎平靜無波,每天只有用餐的時刻來到,才能攪動他們那枯坐的心靈。幾位較好學的年輕囚犯,則靜靜看著自己的書。  繼續閱讀 ‘亦兄亦師的領路人— 記與林書揚在政治犯監獄相處的往事 (吳俊宏)’

活動通告:不屈的鬥魂──林書揚追思紀念暨文集發表會

在憧憬中,相期等待,且相戒不在等待中耗損思想的鋒銳。

縱容長夜逡巡,也要留住晨曦的光與熱!

 

日日、月月、年年,讓軀體老去,

卻要挽住當年邁開第一步時的心悸!

 

日期:2012年11月17日(星期六)

時間:13:00-17:00

地點:台大集思會議中心國際會議廳(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85號B1)

地理位置與交通方式:http://www.meeting.com.tw/index.php/gis-ntu/location-ntu

臉書活動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529589860404191/

試站在左派立場回答你這三個問題:“反右”、“大饑荒”、“十年文革”(王希哲)

有一網友劉路針對廣西部份高校師生紀念毛澤東的觀點,拿右派宣傳了幾十年的陳腔濫調評論說:「沒有毛主席就沒有反右、沒有三年大饑荒,沒有十年文革,這些浩劫左派朋友怎麼不說?這些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績呀。左派和右派犯一個毛病,選擇性發言,屁股決定腦袋。這樣很不好。」王希哲先生針鋒相對地加以反駁,我們全文照登。───編者

1、反右

答:當初三中全會後前後,“右派”們都這樣說(起碼99%以上都說)“我們是擁護黨的。是好心為黨提意見的,我們都是牧馬人,是第二種忠誠。我們被冤枉了!”。這麼說,“反右”,當然就是錯的了。真是“浩劫”。人家都是擁護黨擁護社會主義的,你反什麼“右”?於是,除了林希翎幾個,一律平反。但後來(至今),右派們見到形勢來了,就紛紛反水說:我們當初就是反共的!這麼一來,倒證明反右沒有錯啊?你們當初果然就是反共,共怎麼不反你們?浩劫什麼?(必須說,倒正是林希翎後來的表現,真證明共產黨是冤枉反錯她了。劉賓雁也證明他並非右派)

當然,右派會說“就算我們當初都是反共的,你也不應反右。”那就是另一個立場下探討的問題了。

繼續閱讀 ‘試站在左派立場回答你這三個問題:“反右”、“大饑荒”、“十年文革”(王希哲)’

人民群眾對溫家寶和國務院的很多做法完全不能理解(留歸之)

廣西部分高校師生紀念毛主席逝世36周年 

今年是偉大領袖毛主席逝世36周年。9月8日上午,廣西大學、廣西教育學院、桂林電子科技大學、廣西民族大學、廣西師範學院、廣西醫科大學部分師生舉辦“深情懷念毛主席”紀念會。特別邀請了部分離、退老幹部,老中青知識份子參加。

紀念會由廣西教育學院學生主持。與會同學首先向毛主席默哀並致紀念詞,接著進行了座談。同學們說,在黨的十八大召開前夕,我們紀念和懷念毛主席,就是向黨 中央表明,我們年輕一代大學生,堅決繼承毛主席遺志,堅持繼續革命,批判修正主義,與走資派做堅決鬥爭,為建設成科學社會主義並向共產主義過渡而奮鬥。

同學們的發言著重交流了開展“社會實踐”活動情況。不少同學說,我們出生在改革開放年代,由於大環境的影響和教材的誤導,還有一些教師的胡編亂造,我們對 毛主席和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缺乏真正瞭解,認識上有很大負面的片面性。但是在“社會實踐”活動中,同學們深入企業、農村、機關、黨校,走訪了大批工人、 農民、老幹部、知識份子,下崗、待業、買斷了工齡的工人等等,一些同學還駐村支教,先後考察了井岡山等革命聖地,參觀了華西村、南街村等先進鄉村。這些活 動突破了學校、老師、官方的以及教材上的禁錮,同學們看道了真實的黨史,看清了現實的中國,知道了前進方向。大家的交流內容主要有三個方面。

繼續閱讀 ‘人民群眾對溫家寶和國務院的很多做法完全不能理解(留歸之)’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6,811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