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 年 08 月 的封存

第二十二期:「八·一五」日本投降對台灣的歷史真義

「八·一五」日本投降對台灣的歷史真義

曾健民

就在二個月前,台灣媒體連日報導了歐美各國紀念二戰結束六十週年的盛況,一時間大家似乎又沈浸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氣氛裡,腦際浮現了好萊塢電影的畫面,英勇的英軍、殘酷的德國納粹、悲慘的猶太人,以及英、美諾曼地登陸就直接打敗了納粹德國;大家也跟著一起高喊反對法西斯主義,好像也一齊度過了「全球化」的二戰勝利六十週年紀念日。

然而,回到台灣地區的現實,我們對六十年前台灣的八月十五日,卻茫然無知,沒有具體歷史認識的紀念,可稱為紀念嗎?

二戰對亞洲人民的意義不同於歐美

大家當然不可能想到,當六十年前的五月八日,納粹德國投降,歐美各國都在熱烈慶祝戰爭勝利的時刻,如烏雲遮日般的美軍B-24轟炸機,在五月三十一日對台灣進行了最慘烈的轟炸,殖民地象徵的總督府也被炸毀了一半。「皇民奉公會」被改組成「國民義勇隊」,台灣人全島上下連兒童也不可免,被訓練拿竹槍竹刀要擊退「鬼畜英美」,進行「本島決戰」、「全島玉碎」。也正在那時刻,近在咫尺的琉球島,在美軍登陸激烈戰鬥中,有半數的琉球居民喪命,做了日本皇國「本土玉碎」的代祭品。在同時刻,中國抗日戰爭正進行著艱苦的「湘西會戰」;東南亞各地的抗日游擊隊也正苦戰中。整個東亞洲還在二戰的黑夜中。亞洲的破曉要遲到當年的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才來臨,也就是,對亞洲人民而言,二戰的結束是八月十五日,而不是五月八日。

同時,對亞洲人民而言,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意義,除了有世界共同的反法西斯戰爭的意義之外,更重要的是反抗日本帝國主義的戰爭;而對中國人民而言,它是歷經八年的反抗日本侵略的戰爭。這一點與歐美各國有很大的不同。

當時,台灣作為日本的殖民地,被日本徹底軍事總動員,台灣人民不管是人力、人心、人命、財力、物力都被動員成日本侵略戰爭的一部份;台灣被迫處於日本帝國主義圈,甚至是南侵東南亞華南地區的基地。更大範圍來看,台灣是處於法西斯主義圈內。

因此,日本宣布投降時,台灣的八·一五與亞洲其他地區的八·一五有很大的不同,是十分複雜且充滿矛盾的。八·一五時刻的台灣島上,日人、日軍和台灣人之間,台灣人內部的皇民化階層與大多數台灣民眾之間,各有不同的八·一五,可說是陷入兩極的精神狀態。

能夠清楚認識真正的台灣八·一五,才不會全陷入以歐美為主的「全球化」的二戰史觀。如此的「紀念」才會有前進的意義。

認清「八·一五」的真義才能看清方向

主導台灣四十年的國民黨制式「光復」史觀,在十幾年前被民進黨的「終戰」史觀所取代;台灣的八·一五的歷史真相和意義已被遮蔽了近一甲子,早已喪失了八·一五的觀點,誤解、扭曲、偏見取代了一切。每當全世界都在紀念二戰、反省二戰,從二戰中汲取歷史教訓以作為向前進的火炬時,台灣許多人卻茫然無知,不是靠消費歐美的史觀,就是消費日本的終戰史觀。因此,使我們看不到自己的立腳點,也看不清自己的方向。

六十週年的今天,有必要把被隱蔽的一段歷史還原真相,更有必要把充滿偏見、誤解的歷史觀矯正過來,因為這段歷史,雖然是過去的歷史,但仍時刻作用於我們的現實世界。

我們仍生活在八·一五戰後的世界秩序中,雖然我們已在新的二十一世紀,但仍活在美國霸權的世界秩序中,而其開端,就是上世紀的八·一五,彼時,美國取代了戰前的英國霸權而主導世界秩序至今。只有認清自己的八·一五,才能認清自己命運。

「八·一五」對台灣的三層意義

對台灣而言,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有三個層次的意義:首先,是戰爭結束、和平來臨;其次,是日本殖民統治終結,民族的解放;還有,便是復歸祖國,作為中國民族國家的一省重新出發。因為在同一時刻有這三層次的大變革,因此台灣的八·一五是複雜的,在世界殖民地史上也是罕見的。再加上五十多萬日人日軍的因素,使歷史又變得更複雜。因為複雜,所以很難用一個角度、一個觀點去理解;全面掌握史料,全面的、辯證的歷史觀照是很必要的。

然而,歷史就像混聲大合唱一樣,有主調也有合音;八·一五後一百多天的歷史主調,就是高昂的民族感情和民族意識。被日本殖民統治壓抑了五十年的民族感情,隨著日本投降而爆發出來;在八·一五後的數週,先是歡欣中有不安和謹慎(因日人、日警還在),進入了九月,隨著日本投降的局勢已明朗,不安消失了,光復意識完全顯露並日漸高揚,到了十月行政長官公署成立,舉行了慶祝台灣光復大會,民族感情達到了最高潮,是台灣現代史上難再復現的一刻。之後,隨著公署在接管、接收工作進展中產生的問題,以及米價、物價騰漲,和人事任用的問題、省籍摩擦的問題浮現,批評和失望之情開始浮現。到了一九四六年一月,台灣戰後初期的歷史轉到「民主」的問題去了,開始與大陸上海等地的時代問題一樣,有相同的結構。

不論如何,八·一五後一百多天的歷史特徵,就像詩人、美術家、評論家王白淵在一九四六年一月的一篇評論文《告外省諸公》中所說的:「台灣之光復,其本質,是徹底的民族革命」。在政治經濟上,國民政府(其代表行政長官公署)接管了日本殖民政權及其資產,接收了日資和日產,並遣返了十萬「日僑」、「日俘」,台灣完全成為中國民族國家的一省。

另一方面,台灣民眾紛紛自發地組織了許多社會團體,從三民主義青年團、台灣人民協會、台灣人文科學會等一直到婦女運動等等,報章雜誌也如雨後春筍般創刊,呈現百花齊放的榮景,出現了市民社會的雛形。並且進行了台灣歷史、文化、語言的「復原運動」,中國近代歷史、革命、文化的啟蒙運動,學習國語的熱潮等等。

可以說,從政治、經濟到歷史、文化,八·一五後的一百多天中,台灣展開了全面的「去殖民化」和「祖國化」,這兩者互為表裡、是一體的兩面。這是台灣八·一五後一百多天歷史的主要內涵,也是其未完全達成的時代任務。事實上,「反法西斯主義」並未成為當時的時代主題。而「民族」才是真正的主題。◎

附記:本文摘自拙著《一九四五·破曉時刻的台灣人——·一五後激動的一百天》(聯經出版)的序章中,經部分改寫而成。

 

 

 

 

 

 

第二十二期:重新理解二次大戰(祝東力﹞

重新理解二次大戰

 

祝東力

 

1、兩次世界大戰有直接的淵源

正如人們已經指出的,我們不久前所經歷的是一個「短20世紀」——1914年到1989年。這個社會史意義上的「短20世紀」,起始於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經過1920年代短暫的和解與穩定,接下來便是1930年代的大蕭條,由此催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在冷戰架構內經歷了20年重建和繁榮,然後便是前後相繼的1970年代的資本主義危機和1980年代的社會主義危機,直到1989年柏林牆倒塌,「短20世紀」以冷戰結束為標誌而終結。

深層的社會矛盾推動著跌宕有致的歷史進程,它所形成的「政治時間」一向區別於「物理時間」。而與這種「政治時間」相匹配的是某種「政治空間」——所以,我們看到,某個歷史進程總是在一個至關重要的地點啟動,在一定的地緣範圍內,沿著一定的方向和利益線前行,並合乎邏輯地在另一個地點嘎然終止。也就是說,歷史進程在地緣空間上的啟、承、轉、合都並不是任意的。所以,我們看到,巴爾幹半島的波士尼亞首府薩拉熱窩成為「短20世紀」的起點——因為那裡正是不同的種族、宗教和文明交錯重疊的矛盾聚焦點,塞爾維亞民族主義青年普林西普恰好在那裡刺殺了奧匈帝國的皇儲,從而引爆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就絕非偶然;而位於歐洲中部的柏林牆則成為「短20世紀」的終結之地——因為二戰以後世界體系一分為二,在北約與華約集團長期戰略對峙的格局中,柏林牆正好是東西方陣營保持均勢的脆弱的力量平衡點。

因此,第二次世界大戰,其實是20世紀整體敘述的一部分,它與在它之前20年結束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有著直接的淵源關係。所以,我們才能理解一戰時期協約國軍總司令法國福煦元帥在戰後所說的:「這不是和平,這是20年的休戰。」正因為如此,華勒斯坦將兩次世界大戰合稱為「30年戰爭」(1914~1945),就的確是一種具有宏觀戰略眼光的概括。

 

2、資本主義向全球擴張必然引起戰爭

饒勒斯說過,「資本主義帶來戰爭,正如烏雲帶來暴雨。」我們知道,生產與消費,即生產能力的無限擴大與社會購買力的相對不足,構成了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正是由於這一基本矛盾,資本主義隨著自身的發展,必然要在其社會之外尋求新的資源(為了擴大生產)和新的市場(為了增加消費)。擴張到單個國家之外,以至於擴張到整個世界,正是資本主義的本質和內在矛盾的表現。資本主義就意味著戰爭。因此,在政治經濟學的視野內,兩次世界大戰起源的經緯其實是非常清晰的。

1871年德國統一後,實施趕超戰略,借助第二波工業革命的勢頭,大踏步前進。以數字為例,1870年,英國的工業產量佔世界工業總產量的31.8%,居絕對優勢,德國僅佔13.2%;而到1914年,英國工業產量所佔比例已經下降到14%,德國則後來居上,超過英國,達14.3%。迅速增長的工業實力必然要求相應規模的資源和市場,換句話說,力量對比的戲劇性變化必然導致世界戰略格局的根本調整。

本來,歐洲列強之間的實力均衡曾經是歐洲和平的前提,也是歐洲列強在近代從事大規模海外擴張、征服和殖民的原因之一——因為在均勢的條件下,向文明程度相對較低的遠距離的海外地區尋求資源、市場和生存空間,較之向同一文明圈和同一國際體系內實力均衡的對手挑戰,顯然更容易獲得成功。但是,急劇的工業化

第二十二期目錄(2005年8月)

反法西斯勝利六十週年紀念專輯

01重新理解二次大戰

祝東力

04尋找祖國三千里

——日據末期台灣青年學生的抗日之路

藍博洲

24「八·一五」日本投降

對台灣的歷史真義

曾健民

27如何剷除日本軍權政治

宋斐如

29日本軍權政治終結

與日本人民應有之努力

■宋斐如

人物與思想

31終身的革命者

——愛因斯坦激進的政治生活紀要

著■約翰.賽門(John J. Simon)/譯■李文吉

大陸形勢

38另一種聲音(一)

——與右派朋友論政書簡

袁庾華

文化廣場

49追我魂魄(下)

——一名新聞記者對一場抗日戰爭的追索

■雲杉

 

 

 

 

 

 

 

 

 

 

 

 

 

 

 

第二十一期:「東菱」抗爭的反思一—那完成與未完成的(林子文)

位於台北縣新莊市的「東菱電子」,其廠房、土地在2005年2月23日,被人從台灣金融資產服務公司的「特拍」拍賣會中,以三億七千多萬元的標金買走。當天也是農曆的元宵節,但對於剛從拍賣會場返回的東菱互助會成員而言,不僅毫無佳節的歡愉,心頭更似被巨石激起陣陣漣漪。一紙標單所改變的,不祇是「東菱電子」這片廠房、土地不再屬於「我們」,更標示著它又重新回到「資本」的懷抱裡。 繼續閱讀 ‘第二十一期:「東菱」抗爭的反思一—那完成與未完成的(林子文)’

第二十一期:從階級關係反思中國的「資本主義復辟」吳一慶

對《中國與社會主義:市場改革和階級鬥爭》〔Martin Hart-Landsberg和Paul Burkett,《每月評論》,2004年7-8月專刊(註二)〕的評論

著■吳一慶/譯■關晨引
譯文經作者校正。

美國《每月評論》雜誌2004年專刊《中國與社會主義:市場改革和階級鬥爭》對當代中國經濟改革提出了尖銳的批評,這是一篇很重要的批判性文獻。 在中國大膽走向市場道路的四分之一個多世紀後,現在正是深刻反思和嚴加檢討的良機。 作者Martin Hart-Landsberg和Paul Burkett都是資深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專治東亞經濟發展問題,著作頗豐。 他們指出,「市場改革」已從最根本上顛覆了中國的社會主義。 他們認為,經濟自由化所付出的巨大代價,正表現了資本主義體系內在固有的對抗性矛盾。 「市場社會主義」充其量只是一個自相矛盾的概念,一種勢必要逐步蛻化的、極不穩定的社會形態:「中國政府的『市場改革』規劃,本意是要恢復社會主義的生機和活力,其結果卻造成了國家越來越走向資本主義道路,日益深陷外國的支配。」(p.7)他們更進一步揭示市場改革如何孕育出自身的動力——在每個發展階段上如何「產生新的緊張關係與矛盾,而這又只有通過進一步擴大市場的力量才能緩解,於是造成資本主義的政治經濟體制日益發展和鞏固」。(p.31) 此外,他們堅持以階級觀點作為批判的基礎,這種勇氣在當前喧囂一時有很多人都認為階級觀點已經過時的意識形態氛圍中,是十分令人欽佩的。 繼續閱讀 ‘第二十一期:從階級關係反思中國的「資本主義復辟」吳一慶’

第二十一期目錄(2005年7月)

繼續閱讀 ‘第二十一期目錄(2005年7月)’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6,483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