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第43期'

「國際貨幣基金」才是最凶惡的經濟殺手(上)(金寶瑜)

「國際貨幣基金」才是最凶惡的經濟殺手(上)

金寶瑜

《經濟殺手的告白》(Confession of an Economic Hit Man)一書的中文譯本在台灣由時報出版公司出版了,這是件大事。今年1月20日的《中時開卷周報》又登載了戴綺薇寫的書評,想必會進一步引起台灣讀者的興趣。此書在2004年出版後,受到美國各界的廣泛注意,它的作者 ﹣約翰.柏金斯(John Perkins) 過去兩年多來被邀在各地演講。昨天(6月5日)剛好在電視上看到他的訪談(Democracy Now節目中)。約翰.柏金斯的另一本書 ﹣美帝國的秘史(The Secret History of American Empire)剛剛出版。柏金斯決定寫《經濟殺手的告白》是因為911恐怖事件使他痛思,並引起他良心上的譴責,因此決定將他替美國政府所幹的惡事告諸於世,讓一般人理解為什麼世界上那麼多人會仇恨美國。柏金斯受到他的讀者和聽眾熱烈的響應,可能是這些美國人在911事件之後有所反省,想瞭解美國政府到底在世界各地作了什麼樣的惡事而招恨。 繼續閱讀 ‘「國際貨幣基金」才是最凶惡的經濟殺手(上)(金寶瑜)’

廣告

重慶文革口述史:黃廉訪談錄[六](老田訪問整理)

重慶文革口述史
(黃廉訪談錄)(六)
老田 訪問整理
十七、“批清運動”和“四不准學習班”
我和周家喻向群眾傳達京西會議精神,實際上更多的是我們在群眾面前檢討。1970年傳達總理的指示,要我和周家喻到工廠裏去與工人打成一片,周家喻說我們被利用完了。市革委會開會的時候,還徵求我們的意見,周家喻說他還是回原來分配的單位紅光廠,我也說回原單位,岳林說你回木材公司還是當幹部搞宣教,等於沒有下放,要真正摸到機器,出產品。13軍副政委陳占樓說你還不到40歲,還可以學手藝,真正和工人一起勞動,要到大型廠礦集體生產中去,與工人“同吃同住同勞動”。最後革委會為了我們回機關開會方便,把我們兩個都下放到長安機器廠三車間,他當車工,周家喻很年青學得很快,我年紀大了還是適應很慢;我開始也是車工,因為車床高速運轉有點危險,書記就幫助換了一個工種,去請示革委會,上面只要我們在車間勞動怎麼都好,至於什麼工種他們無所謂,這樣就安排我去開磨床,經過兩個月我才慢慢適應了一些。 繼續閱讀 ‘重慶文革口述史:黃廉訪談錄[六](老田訪問整理)’

43期(2007年5月)大陸民工的打工詩歌(下) 唐以洪

大陸民工的打工詩歌()

唐以洪

 

《真想攔住那輛寶馬》

扛著汗漬斑駁的行囊

我們多像一隻東張西望的蝸牛

正把蝸殼一樣的夢

搬向下一個流汗的工地

 

一輛寶馬從身邊擦身而過

嚇得我們縮頭縮腦

揚起的塵煙就這樣輕描淡寫

模糊了

這座城市的容貌

 

再次張望

才發現開車的是我們老闆

旁邊坐著他的情人

那個狐狸精

揮霍了老闆的閒情和金錢

看見我們灰塵滿面

居然還笑出聲來

 

真想攔住那輛寶馬

把老闆拉下來

讓老闆走走我們這條凹凸的路

我們開著車子兜兜風

看看

粘貼在城市裏的那些馬賽克

我們青春的顆粒

 

真想攔住那輛寶馬

把那隻狐狸精拉下來

她揮霍的

並不是老闆的金錢

她揮霍的

是我們全家的柴米油鹽

 

 

《日常生活》

 

一邊刷牙一邊與她說話

我問一句

她答一腔

不快不慢很有節奏

就像我手中的牙膏

擠一下

出來一點

 

吃飯的時候我們還是並排坐著

小兒坐在中間

像一段插曲

難再靠近一點

這種距離

已保持了很長一段時間

 

然後背靠背睡覺

開始翻來覆去地烙著

味道不一樣的餅

 《走在千石村》

 

腳下

這麼多看不見的石頭

讓外來的人仰馬翻

 

遠處有人唱歌

近處有人哭泣

卡在石縫裏的

進不去 出不來

大雪已把許多路收藏起來

 

我從蜀道打馬而來

斷了一隻馬腿杆

只能步行

 

想在天黑前

找到一塊真正的石頭

坐下來

吐出一口石頭一樣的粗氣

然後站起來繼續趕路

 

把微微發燙的石頭

讓給下一位過客

《聖誕的雪》

一片、一片、又一片……

片片晶瑩剔透

來裝點人間的燈火

和我的流浪

 

多像一封封遠到而來的家書

捎來春天裏的問候

出門在外

平安是福

天涼了

多加一件衣衫

 

再也不能孩子似的

在雪地裏奔跑

讓無章法的腳印把我的心寫亂

收藏好到遠方的路

今夜

我要沿途歸來

 

如果這一小小的願望

都不能實現

就在異鄉堆出一個村莊

兩個雪人

讓他們緊緊地靠著

取暖 直到把彼此融化

 

《像手機一樣》

 

落花

突然想起流水

 

流水

突然想起岸上的船

 

突然想起你

 

像一部丟失的舊手機

獨自振動

把鈴聲苦苦地裹在心裏

 

 《 草 民 》 

 

茅草 稻草 霍麻草……

在我的村莊

這些草們相依為命

鎮長在會上發言:爾等草民…

 

草民在草叢裏繁衍

攀著炊煙往上爬

最終站在矮了八輩子的煙囪上

看太陽 看星星 望月亮

看著手中的一張張白紙條

自言自語:我等草民……

 

鎮長喜歡茅草

鎮長喜歡稻草

鎮長喜歡軟綿綿的過路草

這些草們不在乎刀割火燒

不在乎捆紮成束

 

八代王進川那年

霍麻草堅守村莊

霍得那些將士鬼哭狼嚎

怪不得,如今的鎮長們

在會上發言:爾等草民……

 

《小院的春節》

 

小院的門框 望著遠方

如描上口紅的嘴唇

在訴說什麼

 

隱居了一年的牽掛

和祝福

終於從虛掩的木門後

閃出身來

 

父親依著門框

在喜鵲的歡叫聲裏 聆聽

我歸鄉的足音

 

母親煩躁得像一口高壓鍋

熱氣騰騰的團年飯

強壓在心窩

 

此刻 我在歸鄉的路上

是一封貼滿鄉愁的家書

 

《牛背村》

 

我出門的那一年

它靜臥在川北的山腳下

反芻 在他鄉忘歸的人

 

露出的一張古銅色的背

緊父老鄉親的路

纏在半山腰的炊煙

是誰撒手的縴繩?

 

千里之外

一雙握過農具的手

和我一起在高樓裏內疚

 

走得再遠

還是走不出你深情的一哞

多少次回首

都看到你在我身後

 

我永遠都是從牛背上的牧童

放不下鄉愁這根縴繩

43期(2007年5月)中國話劇一百年:想想今後的日子怎麼過? 黃紀蘇

中國話劇一百年:

想想今後的日子怎麼過?

黃紀蘇

 

話劇入中國一百年了。這一百年是中華民族在現代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中左衝右突、由衰敗走向復興的一百年。話劇有幸以《黑奴籲天錄》、《放下你的鞭子》、《雷雨》、《屈原》、《茶館》、《丹心譜》等戲劇行動參股這一再造中國的宏偉事業。如今,眼看著中華已成龍飛鳳舞之勢,話劇與這項事業的其他持股人如電影、現代小說、現代學術等等,前腳後腳地分紅百年的榮光,難得電視、報紙、雜誌一片孝心,湊了份子為話劇操辦生日的盛宴。

在摩挲了老照片、吃過長壽麵、送走眾媒體之後,話劇關上門該想想今後的日子怎麼過了。

先說說此前的日子。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話劇由大三居搬到小一居,“人生的路越走越窄”。那“國”字頭、“省”字頭、“市”字頭的院團人吃馬喂之外,排戲演戲的錢就不一定夠了。他們一年一度甚至兩年一度的進京演出,若純從功能上說,只演給部裏負責撥款的幾位領導其實就行了。現而今,隨著中國經濟的持續上升,國家財政每年新增幾千個億,國家院團得到的撥款理應一年多似一年。豪宅都蓋了,牆上還掛不起畫麼?院團戲劇之外,不靠撥款靠票款的商業話劇演出也開始成為事實。陳佩斯、劉曉慶還有最近的葛優,他們的腳比小釋迦牟尼的腳還妙不可言,踩到哪塊地皮哪塊地皮就變得有利可圖——我納悶中央扶貧辦何不押著他們把廣大中西部的山山水水都走上一遭。說到話劇現狀,這是舒心的一面。還有窩心的一面:院團製作出來的戲劇倒是“高雅”“精緻”“地道”“品位”什麼都不缺,可就是缺少生香活色,缺少與社會生活火花四濺的碰撞,缺少對時代精神刻骨銘心的言說。這放在文景乾嘉承平之世不算是短處,但對於一個翻天覆地的大時代來說,這樣的戲劇不像是上崗倒是像待崗。不過平心說,我們沒有理由指責院團的藝術家們,上級領導尤其沒有。至於曾被市場主義寄予厚望的商業戲劇,它的“成功”倒讓人欣賞起“失敗”來,因為滿台小鋼蹦滾進跳出的戲劇把滿場的觀眾簡化成一塊塊你不逗它也樂得亂顫的癢癢肉——我有回坐在劇場裏看上面怎麼都不能笑,但環顧了左右卻不能不笑。有的商業戲劇實踐家兼理論家一高興還公佈了他的成功配方——其實哪個地下歌廳、哪個脫衣舞會都是那幾種配料。敢想敢衝的先鋒戲劇自打投奔了見錢眼開的商業戲劇以來,無論從側面、後面還是正面看,都更像芙蓉姐姐了。總之,話劇目前的生存狀態跟觥籌交錯的吉慶場面並不怎麼協調,不過沖沖喜肯定沒有壞處。

話劇要把以後的日子過好,需要面對並解決一些問題。上文涉及了內容的問題,再來說說形式。在全民交誼舞後來又舉國卡拉OK的二三十年裏,文藝風水先生一直強調要把“話”劇改名換姓為“戲”劇,他們的用意當然不壞,無非是強化非語言元素,讓舞臺吹拉彈唱載歌載舞起來。話劇也確實照著做了,有的甚至做到一言不發。如果本來沒有什麼思想或意思可表達,我也同意唱完歌跳完舞就謝幕,哪怕觀眾由演員帶著打坐入定一個半小時,也比聽他們胡言亂語收穫大。不過,真要參與人生,真要批判現實,真要改造社會,而不是真要到外國戲劇節上去接軌,母語仍然是最直接、最有力的表達手段。中國從傳統社會向現代民族國家的劇烈轉型過程中,話劇就是以“話”而成為一個響亮的社會論壇。當然,作為外來劇種,以翻譯語言和日常口語為主體的話劇語言,的確需要通過汲取傳統語言的營養而完成美學上的升級換代。問題不是讓語言離戲劇遠點兒,而是讓戲劇語言比生活高點兒。

體制上,話劇要想在院團戲劇的暮氣和商業戲劇的戾氣之外另闢新機,需要民間戲劇的成長壯大。民間戲劇本來是相對於院團戲劇而出現的,它是計畫體制向市場體制轉型的產物,因此常常與商業戲劇混為一談,有的商業戲劇怕報了真名實姓有志青年不來買票,於是便拿“民間戲劇”當幌子。但民間戲劇不同於商業戲劇。商業戲劇以賺錢為最高原則,最高統帥。記得九十年代初商品大潮開始洶湧的時候,北京某些大報下午清樣出來後急忙送到報社門口,請報販子們裁定哪篇應放頭版,哪段該擺頭條,然後再送工廠連夜趕印。後來倒是不麻煩報販子當終審總編了,因為編輯記者都超過了報販子。商業戲劇從創作到演出的各個環節也都能感受到那隻看不見的手——我就知道有部劇寫到後來,負責市場行銷的那位親自動手大刪大改。民間戲劇則不同,它雖然也追求少賠或不賠,卻以愛好為本位。它尊重市場邏輯,但絕不把那當最高指示。春陽下大媽大姐在街邊走成圈拊掌而歌,廣場上玩滑板的男孩在眾人尤其是女孩驚異的目光中嘗試更高難的動作,這都是民間戲劇乃至民間文藝的起點。但光有起點不夠,它還要能達到舊時代票友演劇的美學高度。民間戲劇的背景是在國家與市場兩大板塊的碰撞中緩緩隆起的公民社會。在一個三足鼎立的混合戲劇體制下,民間戲劇如果能通過戲劇基金、戲劇銀行之類制度設計與實踐在經濟上達到可持續,在思想藝術上與院團戲劇以及商業戲劇形成強有力的競爭(大學生戲劇還做不到這一點),或催著他們煥發青春,或逼著他們把眼光放得比票房遠個一尺半尺,那話劇的日子肯定好過今天,再輝煌一次都有可能。

 

 

 

 

 

 

43期(2007年5月)編段快板說劉吉 公風肺 老竹子

中國大陸走上資本主義道路後,經濟取得高速的增長,但這是用損害億萬勞動人民權益、大肆破壞生態環境、嚴重消耗自然資源的高昂代價換來的。這種飲酖止渴式的經增長模式,絕無可能長期持續,再不扭轉,只會致中國於萬劫不復之地。這幾年隨著廣大工農群眾的處境日艱,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社會矛盾有增無已,有識之士大聲疾呼應正視不斷深化的危機,重新反思經濟改革的方向。然而,諸多主要依靠權錢交易暴富的官僚與資產階級猶為滾滾而至的錢潮目眩神搖,兀自沈溺于酒池肉林中,舉著工農骷髏製成的酒皿,杯觥交錯,狂飲以勞動人民膏血釀成的瓊漿玉液,置國脈民命於不顧。而資產階級所豢養的經濟學文丐們,唯恐喪失從主子手中分得的殘羹餘炙,不惜曲學欺世,大放謬論,極力遮掩迫在眉睫的重大危機,謂為國之蠹蟲,民之蟊賊,絕不為過。此輩「資本家的乏走狗」的無恥言論,這幾年激起不小的民憤。最近大陸網站流傳一段諷刺前中國社科院副院長劉吉的快板,唱詞生動、辛辣,淋漓盡致地刻劃出這些寡廉鮮恥之徒的本相,頗有《詩經魏風》〈碩鼠〉、〈伐檀〉諸篇以降的中國民間抗議文學之風,故特刊出唱本全文。為方便讀者理解,我們另加了幾個注釋。--編者

編段快板說劉吉〔注1

■公風肺 老竹子

打竹板,那個板朝西,咱們開門見山說劉吉——那位說了,

您怎麼對我們家的事那麼熟悉呀,在第一時間裏就知道了我兒子——他爺爺的孫子要留級!

這個您聽聽,我這兒還沒入活兒說正題,他就楞把我給拽溝裏。得,我這兒還得沉住氣,先聽聽他兒子怎麼留級。

我們兒子不愛念書愛淘氣,我們兒子不愛算術語文加外語,這個一句話,白紙上的黑字他都不愛,就愛帶那響兒的、帶影兒的、帶色兒的、帶亮的、日本產的、美國產的、還好幾個人同時動手的,就是那電子遊戲最新升級!

好嘛,這還不留級啊。

這老師說了,這樣的尖子生擱到了別處我們肯定捨不得,乾脆讓他拿到了身份證再告別小學六年級。你聽聽,這不是讓我們孩子留級麼!嚇得我,一機泠,冒涼氣,差點飛簷又走壁!您倒好,哪壺不開哪壺提,讓我火上澆油更起急,我真想滾板、花板、響板、脆板、切菜板,一板一板地砸扁了你!

您先痛痛快快出口氣,待會兒我再說劉吉——

我讓你說——

哎,這個打竹板,這個板朝西,您老這回算消了氣,其實我說的這個劉吉不是說您兒子要留級,這事兒跟您兒子根本沒關係。

那您是什麼意思呀?

我說的這個人他姓劉叫劉吉。

嗨,猴吃麻花——滿擰的啊!我得給您鞠躬磕頭作揖對不起。

哎呦,這可用不著,您就認認真真,仔仔細細聽我說劉吉吧。

哎,他姓liu,是哪個liu啊?

還哪個劉啊?“文”字旁邊戳把刀,盯著文化別淘氣。

哪個ji啊?

吉星高照的“吉”。

您還別說,這倆字擱一塊兒,聽著確實像“留級”。

這個劉吉可在上海宣傳部裏當過部長,大事小事那是說一不二,拍板的。

明白了,原來您說的是這位劉吉。

噯,這個打竹板,呱唧唧,這劉吉先生可是有來歷。這十年前,出過一本暢銷書,這書的名字就叫《和總書記談心》。

和誰談?

和我黨的七六五四三二一——頭把交椅上的江總書記!

誰主談啊?

喲!這遠看像要飯的、近看是社科院的一幫青年學子,他們都能夠獻策獻計出把力。

在哪兒談的呀,不會是紫光閣吧?

在長安街。

哦,跟那兒談啊。

中南海、建國門雖然是一東一西,中間隔著小十裏,那十裏長街上的人流、車流、物流都是資訊流,可是日夜川流不停息。它能夠談情、談愛、談天地,談心、談性、談私密,而且這成本特別低:它省郵票,省電話,外帶著節省傳真機;還免握手,免讓座,免請茶,免促膝,尤其是免了對方來參與。這三省五免是不是發明?叫不叫創舉?!

叫,合算“跟總書記談心”他們根本沒見面啊?

噯,所以這種創舉有個外號叫“意淫”,它的學名叫“虛擬”。白溝它是虛擬沒到位,到了位照樣能代表最最先進的生產力。這次的虛擬談心劉吉是費了心思寫了序,這書名咱不知道是不是他給起,反正比他父母給他起的“劉吉”有創意。這劉吉,掌握了時代的核心技術,如虎添翼!你看他,蹭蹭蹭,踢踢踢,三跳兩跳就跳到了副部級。您別聽這副部級,其實離地也還沒幾米。可架不住,有的人墊雙鞋墊兒都能出現高山反應,喘不過來氣,他暈頭轉向,渾身起膩,如上雲梯,分不清楚南北與東西。劉吉以為自己成了雲間鶴,從此要代表羽族——也就是全體翅膀的利益。跟地面,他不光打算脫離關係,還要死掐死磕死了心地來為敵。一出現敵情他就解腰帶,拿自己當成了重型轟炸機!這些年,中國的改革取得了偉大業績,但同時也存在著各類危機。貧富分化就是個突出的大問題,這個問題有目共睹,大家都著急。黨中央,及時提出科學發展、和諧社會的大政方針,目的就是來補偏,來救弊,讓改革的航線不偏離。這一來,把改革當做案工具的哥幾個可不樂意了,都抱怨做案的環境今不如昔:那周老闆、顧老闆、陳老闆,做著做著就坐到了法院的被告席,那市場吳、股份厲、唾沫張〔注2〕,嚷著嚷著就嚷到了唾沫的海洋,沉了底。這形勢,把姓劉的急得咕嘟嘟熱騰騰一鍋,就像那毛血旺血紅血紅地冒熱氣,只聽得“嗯”

 ——這轟炸機怎麼不像上跑道,倒像上廁所呀——

那個連幹帶稀從《南方週末》〔注3〕騰空而起,穿雲破霧向地面發起了自殺式的總攻擊。

嚇!他都說什麼來著?

劉吉說,什麼兩級分化,中國沒那回事,有也是別有用心的人炒作的。

他眼珠合算是管出氣兒的。

這可真是職務高、水準低,二者一下子成反比。

唉,沒聽說官場裏會有這個定律。

劉吉說,衡量貧富差距的基尼係數〔注4〕,咱還少搭理,義大利那玩意兒對中國不適用,要用也得根據中國的國情重新來設計。劉吉這樣的同志以往對西方可只會立正不稍息,多少年的慢性膽囊萎縮,他這說沒就沒,你說這是咋整的?照他們的主意,中國十大階層最好派十個基尼分頭去統計,十個統計結果站一排,那還不是個個滿意都歡喜!

這真是不開退燒藥,專治體溫計,這樣的大夫以後誰還掛他的號啊,那不是拿自己的生命當兒戲呀。

您甭說,不改貧富差距專改統計數字的劉吉,還特愛談“政治家的公信力”。這個沒想到,縮小貧富差距的呼聲越來越高,這雷聲、閃電加霹靂,全灌到了劉吉的耳朵裏。劉吉同志心裏起急,他又變換嘴臉耍賴皮,你指東他扯西,又舉起了反對絕對平均主義的這杆旗,說什麼沒差距就沒矛盾,沒矛盾就沒動力,還說這都是毛主席的意思,因此中國的窮人應該繼續保持謙虛謹慎艱苦奮鬥的作風,這兩個“務必”要牢記!您聽聽,合算毛主席打土豪、分田地、取消軍銜制、連跑帶顛兒地進入共產主義,就是為了讓一部分人趕緊這麼牛B?毛主席他老人家是對是錯,改天咱們再議,這姓劉的可真是猥褻常識未遂,調戲常理不成,他於是乎他就隔著水晶棺材奸屍體!

這毛病也不怕老伴瞅見了,追悔來不及,望著那窗外幹歎息?

劉吉才不操心呢,誰愛歎誰歎息。他是胸有成竹,他挺得意,正在屋裏悶得蜜!如今有位白馬王子,正在劉吉的眉頭、心頭、夢外、夢裏,馬蹄聲聲馬不停蹄。那眼前的無限,那心中的唯一,那叫一經濟實力!那叫一人格魅力!那叫做夢都會抱著金磚笑嘻嘻。您可能又要問了,這是哪位董事長呀?他就是:帥呆酷斃,讓老男人都想做小女子的新興資產階級。為這個階級當文秘,咱無怨無悔有情義。別提經濟人、理性人,早九晚五更別提——咱下班都不想回家去。這可真納了悶兒了,你越加班吧,它就越是出問題,到了,還把自己繞了進去。社會輿論跟他媽泥潭似的,咱力氣越往上使,身子就越往下去,眼看著就下到了歷史的新低!您再瞧,老劉的老戰友老吳、老厲、老蕭,蕭灼基,也都是雞沒捉住,一身的毛啊,那鹹不唧、酸不唧、怪不唧,氣味兒那個別提多刺鼻。最近人大代表洪可柱看不過去,他拍案起,對老哥幾個的圈錢行為提質疑。您再瞅,一身雞毛的劉吉,缸裏的存貨已見了底,再找不出什麼錦囊與妙計。就剩下當宣傳部長時沒用完的政治帽子啦,什麼“否定改革開放”、什麼“反對小平同志”,一股腦兒地扣過去。再就是離休時該上繳沒上繳的那身臭官氣,說到底還不是您吃著、喝著、指著、仗著、還老假裝批著的官僚體制?沒那體制就您那二兩不到的學問還撐不住那小半噸的大脾氣。瞧您吹鬍子瞪眼伸胳膊,顯然是在摸警棍——雖說是下意識,不過調動警棍警車的事兒好像還輪不上你呀。不過說到這兒,咱好心好意再勸您老劉一兩句:您真是要什麼缺什麼,以後就乾脆別老出來現眼,要為您的名聲臉面多考慮。當您的中歐工商學院院長,甭管實職虛職反正不是離職回家去休息。待您的上海浦東高檔社區,有教堂,有草皮,有塑膠跑道,還有那華裔的來混居。蒙您的外國施主吧,就算是接著抗英抗日抵抗那義大利,尤其是基尼。唬您的中國學生吧,反正有水準的您唬不了,您都唬了的,趁早也別畢業經商搞貿易——

哎,您說到畢業我又起急,又想起我的孩子今年要留級——

打竹板,這個板朝西,您能不能讓我一口氣兒給說到底呀,別再把那劉吉當留級。

您說吧!

哎,放眼看,歷史已經走到了新世紀,互聯網,那個地球人共同有了新天地。我們要改革,也要解決改革中的新問題。有貧富,有差距,我們要日益縮小這個距離,這是人民規定的必修課,不能逃避,要學習。我們不會陪著劉吉留級,畢不了業,要跟著旭日每天都升起。中華民族有志氣,崛起的中國要在那世界顯威力。我們自豪吧,驕傲吧,因為五星紅旗永遠飄在我們心裏!◎

(欲聽快板原音的讀者請上播放網址http://program.aeeboo.com/175533.html

 

〔注1:劉吉曾任上海市宣傳部副部長、上海市體改委主任、中國社科院副院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執行院長,現為該院名譽院長。

〔注2:指鼓吹市場改革的右派經濟學者吳敬漣、厲以寧、張維迎。

〔注320072月初,劉吉接受暢銷報刊《南方週末》專訪,大談社會差距是好事,中國根本不存在兩極分化。

〔注4:基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是義大利經濟學家基尼于1922年提出的測定收入分配差異程度的指標。基尼係數介於01之間,最小為0,表示收入分配絕對平均,最大為1,表示收入分配絕對不平均。按聯合國有關組織的標準,基尼係數低於0.2表示收入高度平均;0.20.3表示比較平均;0.30.4表示相對合理;0.40.5表示收入差距過大;0.6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懸殊。國際學界一般認為超過0.5則意味出現兩極分化,而0.4是個警戒線,超過0.4即存在社會不穩定因素。世界銀行公佈的2005年中國基尼係數是0.47,但大陸的經濟、社會學界多認為應已超過0.5,而許多右派經濟學者則力主大陸財富分配不均並不嚴重,不可盡信基尼係數的演算法,因而引發諸多爭論。

43期(2007年5月)新日本軍國主義的新階段(六)──從日美安保.美軍整編.惡改憲法的動態分析

43期(2007年5月)目錄

43期目錄
>> 國際政治評析
 
01新日本軍國主義的新階段()
從日美安保、美軍整編、惡改憲法的動態分析
 纈厚 著 申荷麗 譯
 
>> 帝國主義批判
 
10 美軍基地及軍事合作協定
■Giovanni Tapang著 林正慧 譯
 
20 美國帝國主義全球化與
其菲律賓的精英夥伴:貿易、不平等與國家恐怖主義(下)
■New Patriotic Alliance 廖漢威 譯 
 
>> 歷史檔案
 
24 重慶文革口述史(黃廉訪談錄)(六)
老田 訪問整理
 
35 青春戰鬥曲(十四)
藍博洲
 
43 崛起:台灣左翼運動的1924年(8
第四章:蠹魚的旅行日記──連溫卿(續)
邱士杰
 
>> 文化廣場
 
55 中國話劇一百年:想想今後的日子怎麼過
黃紀蘇
 
57 編段快板說劉吉
公風肺 老竹子
 
61 大陸民工的打工詩歌(下)
唐以洪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2,384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