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第26期'

歷史關頭,何去何從——「劉國光經濟學新論研討會」發言(李成瑞)

今年7月15日前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現任特邀顧問劉國光在《高校理論戰線》發表談話,批評西方的資產階級經濟學已在大陸當道,呼籲應該恢復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指導地位,獲得中共中央領導的高度重視與大陸左翼經濟學者的熱烈回應,北京學者特別為此聚會討論。本文是原國家統計局長李成瑞的發言內容。【編者】 繼續閱讀 ‘歷史關頭,何去何從——「劉國光經濟學新論研討會」發言(李成瑞)’

26期:日.美軍事同盟的實況【纐纈 厚】

 

 

勞動人權協會於1119舉辦的【新民主論壇】邀請日本的纐纈厚與韓國的金承國博士來台分析東亞目前所處的重大危機。兩位學者就美國帝國主義支配操縱下的日美與韓美軍事同盟及其對東亞和平的嚴重危害作了極其深刻的論析,頗有助於我們瞭解東亞嚴峻的形勢與中國兩岸關係的重要性,值得細讀。【編者】

 

美軍事同盟的實況

著■ 厚(山口大學人文學部兼獨立大學院東亞研究科教授、前《軍事民論》編集長)

譯■林書揚

 

 

 

一、前言:

如果說二十世紀是戰爭與革命的世紀,我們必須讓二十一世紀成為和平與共榮的世紀。特別是,生活在東北亞區域的我們,應該把本區域再三發生的多次慘禍視做歷史的負面教訓,以共同探求友好和共存的路途做為我們的共同責任。這種任務,決不是單獨的一個國家、一國市民所能達成。而只有東北亞區域的各國國民一同指向創造和平(peace making),探索著多種方法,取得具有共同可能性的觀點,且互相加以確認,努力以赴,才能實現。

本報告,一方面據於這種願望,把至今為止從個人的研究調查中所掌握的東北亞的現實,從新日美同盟的問題或冷戰構造的殘存的視角,加以扼要說明,同時對近期展現出來的日本的有事體制化的過程予以追蹤,指出何以日本的新軍國主義或新國家主義逐漸抬頭,這是報告的第一個目標。其次,也想提到,做為證明如此的危險事態的一個問題——關於日本和平憲法面臨解體的危機的問題。本人相信,只有通過這樣的基本作業,才能尋求實現東北亞的和平的道路。

本人也想強調,這種努力只有推動超國界的,市民主體性的,民際交流或民際支持的二十一世紀型的市民運動始能達成。

二十世紀的運動曾經遭受到以國家或意識型態的選擇為中心的混亂狀態的影響,在和平大目標的實現方面受到妨礙。這是二十世紀的不十全性,我們必須加以反省,邁向真正的市(人)民主體的和平目標,組成超國界的有力運動,否則,在東北亞區域的和平,必將遙遠化,這是毫無疑問的。多少有心人士熱烈期望著東北亞的和平,因而對半世紀前所宣佈的日本和平憲法的重要性,逐漸出現重新評價的聲音。這也是事實。

但是,這一部和平憲法現正面臨著被解體的危機。我們日本人也面臨著考驗。市民主體的和平運動是否真正具有足夠的質和能,去實現和平目標呢!

 

二、東北亞的政治環境和日本的現狀——日美同盟的強化產生新冷戰結構

後冷戰時代的日美同盟的強化過程:

為了論述東北亞的和平問題,須要簡單地整理出有關該地區的政治環境的大輪廓。下面,對東西冷戰後的東北亞及日本的政治狀況加以概述。

因為東西冷戰的結束,既存的東北亞政治環境也跟著改變。特別是,以東西冷戰體制為背景而建構的日美同盟體制和日本的保守體制,都受到了基本正當性的質疑。為了對應這種環境變化,保守東北亞的既得權利,日美兩國開始尋找同盟關係的重新定義。這就是日美安保再定義。而一九九七年九月的所謂「新日美防衛協力指針」(通稱「新指針」),便是它的具體方針的條文化。

表現美國的新亞洲戰略的文書,有美國國防部(五角大廈)製作的「東亞太平洋安全保障戰略」(19952月),在其中,做為東亞十萬美軍的配置的理由,明白指出美國在該區域擁有「存亡有關的利益」。具體地說,是在東亞地域的美國籍的跨國企業的經濟利益,美國軍備輸出地帶的利益(軍產複合體的利益)的確保,而表面的口號是「國際貢獻」、「國際和平」。日本也跟隨著喊出這種口號。

我們必須瞭解,產生了日美安保體制的美國的戰略,本身並不受制于一時的意識型態或政治目標。它真正有意貫徹的是美國資本主義主宰下的世界性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秩序的形成和維持,包含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這種高度的戰略目標。也就是,對美國資本主義來說,戰前的納粹或日本帝國主義的威脅,戰後的蘇聯的威脅,利比亞(非洲),伊朗、伊拉克(中東)、中國、北朝鮮(東亞)的存在,同樣都是妨礙美國資本主義的自由行動的不受歡迎的存在和對抗性的秩序。

冷戰結束後,因為舊蘇聯、東歐圈、中國、越南等國家的自由市場化,出現了廣大的世界市場。而美國資本主義(跨國企業化的美國企業群)有意主導這個大市場,要求美國軍部(五角大廈的軍事戰略)配合,於是出現了一方面減低過剩的軍事費負擔,作為達成美國資本主義的目的的手段,一方面加強日美之間的軍事同盟體制,這樣的政略手段。

其間,出現了修補軍事與經濟的落差,以維持和確保獲得新市
為目的的後冷戰時代美國的新戰略(由圍堵到擴張的戰略),而「新指針安保體制」便是其結果。

然則,為什麼日本要追隨如此內容的美國資本主義的戰略呢?其解答,不能光從戰後日本的對美從屬性這種體質的一個視點來觀察。而應該先著眼於日本籍跨國企業和美國同樣在東北亞的經濟利益的保護,這個角度來瞭解。在這一點上面和美國的軍事力的定位完全同樣性質。日本企業的立場和美國企業是完全同質的,日美兩國經濟利益的確保是兩國的共同課題。也是日美同盟路線的不斷強化的理由所在。

另外,還有一個角度,是有關八○年代後半開始突顯化的,日本資本主義的結構性轉變的問題。也就是,因為日美間的經濟摩擦和「圓高」的結果,日本產業由國內製品的輸出指向型轉變為海外生產為主導,導致日本企業跨國化趨勢的增強。如此則,輸出地區或海外的生產基地的政治秩序或勞動市場的安定,愈來愈變得重要。從而,堅持海外地區的稅制優待,對工會活動的強制規範,寬鬆的環保規定等等,都變成了日本企業期待各地區獨裁開發政權的出現的理由,甚至必要時以軍事力量加以補強的政策的理由。這就是獨佔資本要求軍事大國化的現實狀態。

但是,逐漸多國籍化的日本獨佔資本,還不具有單獨擴張海外的自衛隊的力量,當前只有選擇日美軍事同盟的路線強化(在新指標合意下的日美安保體制的強化)的一途。一方面,回避國內外反戰和平運動的壓力,機動地迂回軍國主義化(戰爭國家)的道路,暫時性採取依賴美軍軍事力、協助美軍的方式,尋找著確保海外權益的最佳途徑。從這個角度去看所謂的新指標安保體制,可以說是為了達成這個目標的,具有過渡期作用的體制。

日本政府曾經根據日本民間的「聯合國信仰」,到九○年代前半,推動著「聯合國重視外交」(如:國際貢獻論的宣傳)。但在後冷戰期間,美國的戰爭政策的實態和本質愈來愈突顯,終於看到美國往「地區性軍事同盟」路線愈形傾斜的趨勢。日本政府也跟著轉向「支持美軍」路線,形成從安保再定義走向「新指針」的潮流,在那延長線上,逐一推出「新指針關連法」、「周邊事態法」、「武力攻擊事態對處法」、「國民保護法」等等的一連串的有事法制定政策。

選擇走向戰爭國家道路的日本的現實:

我們可以斷言,日本在整備一連串的有事法制的過程中,明確地選擇了走向軍事國家,戰爭國家的道路。事實上,那是日本資本主義和保守支配層的自主的且戰略的選擇。但在對國內輿論操作上,他們也準備了非常多種類的宣傳方式和手段。其象徵性的物件,就是散佈所謂的「北朝鮮威脅論」。根據最新版的「防衛白書」,防衛廳的基調,從美國對中國包圍戰略的同調,到開始主張中國威脅論,到今天的北朝鮮威脅論的主張,一再強調新指標安保體制後,被重新定義的日美軍事同盟路線的強化的必要性,做為TMD(戰域飛彈防衛)的日美共同研究的促進理由,或自衛隊軍事擴大化的藉口,被徹底地利用著。

現實上北朝鮮絕對不擁有侵攻日本的政治意圖或軍事能力。因而散佈北朝鮮威脅論的目的,在於特定的政治企圖,這一點毫無爭議。任意設定一個威

26期:朝向社會主義前進(下)(Harry Magdoff & Fred Magdoff)(鄭國棟譯)

朝向社會主義前進(下)

著■Harry Magdoff & Fred Magdoff/譯■鄭國棟

四、「市場社會主義」V.S計劃經濟

有種說法認為,中央計畫模式的失敗是蘇聯經濟與蘇聯衰敗的主要原因,蘇聯的崩潰甚至「證明」中央計畫並不可行。有些進步人士與激進派轉而支持「市場社會主義」。

他們設計出自以為可以救治所有弊端,不論國家規模大小與歷史情境有何差異都可適用的各種市場社會主義模式。這個思路奠立在兩項假設上:(a)計畫行不通(b)市場在適當的控制下,可造成一個合乎人道的社會主義社會。我們反對這兩項假設。

對蘇聯的計畫模式既要知其弊也要知其利,這點很重要。蘇聯的計畫模式確實把一個落後、發展不足的國家轉變成發達的工業社會。如本文前述的第三部分所言,蘇聯的計劃經濟也確使蘇聯發展出足以對抗高度工業化國家軍力的強大軍事能力,二戰期間,蘇聯把所有工廠轉移到烏拉山區,並迅速而有效地訓練沒有經驗的勞動力,保全了莫斯科附近飽受德軍威脅的工業。沒有計劃體制就辦不到這些事。即使是美國,也必須實行一種中央計畫的形式以應二次大戰的軍事之需(見下文)。

蘇聯經濟的缺陷在從二戰的破壞中復原後不久便顯而易見,但這並非中央計畫模式失敗造成的結果,而是制訂計畫的方式有以致之。在和平時期的中央計畫並不需要由中央當局控制生產的每一細節。指令管制的體制也罷,缺乏民主也罷,都不是中央計畫模式的必要成分,這些對良好的計畫皆具反效果。在討論市場社會主義之前,我們必須知道市場本身久已有之,因應不同的社會組織形態而有所變動。這樣或那樣的市場形態已存在了幾千年。早在階級已有分化的城市發展之前,各部落之間已定期進行以貨易貨的交換。隨著農民、工匠、奴隸、書記、國王、教士等各種階級的出現,市場就成了每日生活常有的一部分,產品給拿到市場銷售,政府徵稅,這樣非生產性的勞動者才能獲得食物、鍋子、衣服等生活必需品。傳統的市場讓各種各樣的商品集中到一個地方,為需要買那些商品的人提供了方便。在早期的文明中,各種市場已頗為重要,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與所有的產品、服務以及勞動力、自然資源都變成了商品,市場更具有與以前不同而且至關緊要的重要性。在資本主義體制中,實際上有四種理

26期:《天安門風波的風波》自 序〔周良沛〕

 

 

天安門風波的風波自 序

 

■周良沛

 

天安門廣場所稱之的那場「風波」,又過去了十六年,當年留下的一點記錄,紙墨都己泛黃。在內地,人們不一定是忘記,卻很少說它,可在香港,街頭遊行、立法會議、更有競選之中,有人是聲嘶地怒斥它,沒有讓時光將其沖淡、流逝,而是遺波不休,以它作為競選的一「招」,反而大獲選票。

 

「六四」有什麼不好說的?

這是一個令人深思的現象;

這是一個迴避不了的問題;

它不是一個說不清楚的問題;

不說清楚它,有理無理,都是不能面對現實的怯弱;

一味地迴避,只會給自己背上越來越沉重的歷史包袱;

即使完全是自己有錯、理虧,自己不說,能求得別人的理解和諒解麼?若該深刻反思的,你不說,反對派還能不做他敲打你的武器?自己不說,任人為其所需的去說,千頭萬緒的世事,說得只剩下恐怖的神秘和血腥,能夠安然受之麼?對於可以化除的誤解,可以戳穿的,以訛傳訛的流言、謠言;沉默,可能等於默認,等於在諸多議論之中,讓人相信這種沉默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謊言重複多遍,也能說成「真」的。

真想不明白,有什麼不好說的?

真鬧不清楚,是何種思維方式作怪,對於那場風波,不定性為「民(主)運(動)」,就只能定性為「暴亂」呢

反貪反腐全是貪官逼出來的

那時,社會若無相對和諧的民主氣氛,群眾若無主人翁自主的自信,他們對官倒官貪、懲腐不力,乃至官官相護的不滿,也不見可以見諸行動,有他們感到可信的措施時,才會上街呼出他們的訴求的。要不是這樣,僅僅以那麼「一小撮」,不說後來高漲到全國中小城市浩浩蕩蕩的群眾大軍舉手揮拳呼出同樣口號的熱情,就是動員百萬人到天安門廣場也是不可能的。群眾聲討貪官和腐敗的義憤,情緒的宣洩即便有過激之處,不可取,也不可責,它全是貪官逼出來的。即便被人利用了,首先也是要保護他們那沸騰正義感的熱情,並予以有力、有效的疏導。口念「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實則害怕群眾的,沒有不把事搞砸的。但是,眼看煽動鬧事、攔人堵路、打打砸砸、放火燒車、搶劫武器、明火執杖的擾亂治安,怎能孰視無睹?當今在再「民主」的國家,也要稱為「騷亂」,並要查懲肇事者的。若列為「民(主)運(動)」中的「民主」,那也只可能看做是對「民主」的褻瀆了。有心人事後給我看些照片、錄影,看到某些周圍的文化人,還是新時期得夠了好處的得意者,乃至年逾八十的,平日像不久於人世的「民國」遺老,此時胸前也吊塊大標語牌滿街跑,演說搧動。誰若以「民主」的名義包攬下那些興風作浪、推波助瀾、為非作歹的壞人、歹徒、暴徒,太平世界,王法何有?口號「民主萬歲」時要求對貪官繩之以法所呼籲「法治」之「法」,此時再說所謂的「民主」,不正是對它的一個辛辣的諷刺麼?

無恥,正是一個問題的兩極表現

對此,若無一個「度」的把握,若無「兩分法」,對在風波中大量不同性質的矛盾必然混淆,嚴重傷害群眾主人翁自主自信的感情,且不說真格的貪官污吏,而是任何屁股不乾淨的人員,都可不屑、撇開我們每個人都要從這風波中所應受到的教育,所該接受的教訓。否則,不說是全民,也絕非他們的少數所自發反腐的行動定性為「暴亂」,那麼,對於一個定性為全心全意為人民的政權,這也能成為他民意基礎的表述麼?

對此,西方不少絕非反華、反共的社會科學家,提出對此負面影響的看法,是值得重視的。此後,媒體曝光那些貪得數額越來越大,涉貪人員的職位也越來越高,貪的手段也越來越惡劣等問題,也是對那理論推斷的一個證實。知道有些為那場風波流亡海外的「精英」,他們有些人過去在國內對我們並不陌生,這十幾年來,他們所在之國要是對華關係緊張,則奉為上賓,好吃好在,異常活躍,若是對華關係改善、友好,則受到冷落、無人管了,自身的生活都成問題,幾個人只有合計怎麼開餐館、開洗衣鋪謀生。對華關係再度緊張,「救星」又來了⋯⋯。這裡,絲毫不想以意識形態的眼晴來看其中的是非,可是,一個人的價值,全在這種尺規下沉浮,對於一個謂之「人」的「人」,總是一個悲劇。

這正好同那些將群眾的反腐與歹徒的「暴亂」混為一談,自己好亂中脫身,既可「既往不究」,往後又可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得更惡劣、無恥,正是一個問題的兩極表現。對這場「風波」怎麼看法、提法,都涉及他等的切身利害,看來雙方對立得利害,其實是對孿生兄弟。若以各自為其利害在其中混搞以營利的謀生之術而論是非,它是永遠都說不清的。問題定性於非此即彼的兩極對立中,只能是問題的水火不容的無終無了。海外的華人華僑,總為那些
淆視聽的資訊所困惱,為自己民族、國家憂心。

 

文章的緣起

記得十五年前的暮春,三十年代的詩人甘永柏之兒媳小楊幫美國一家華文刊物向我約稿,那正是「六四」周年的前夕,海外對它的說法,五花八門。那段時問,同甘家是一個大院的鄰居,小楊又在出版社工作,大家有些往來。雖然在公開場合講「風波」,是太敏感的問題,私下它還是個熱門的體己話。此「風波」,始於悼念四月十五去世的胡耀邦同志,以此而沸騰了學生「反腐」熱情的錯綜複雜之因果,真是「剪不斷,理還亂」,但對太複雜的問題太簡單化,小百姓還是有自己的看法。她聽說了那些天我的經歷,便請我為「六四」周年寫下這段生活,我是欣然答應,而且很快,很認真地動筆了。因為她說到海外的那些議論,我也有所瞭解。我們一個大家庭,除了我,同輩和上一輩的人,全在海外,有時,就聽家裡的人所說的那些就夠了。在家裡可以跟他們聊這些,從另一角度看,那多華人華僑,跟我也是一家人哇,借此能跟他們聊聊有何不好呢?可是,那時沒電腦,家裡也沒傳真機,稿子寄出好幾個月也無回音,不知是否送了出去,是否收到。後來才知道,刊物因經濟原因停刊了,小楊也定居大洋彼岸了。後來,要上台灣去住些日子,怕人生地不熟,一時不習慣,帶了些舊稿,準備去應付可能遇到的無聊時刻。不想,竟遇到後來我在此文用《附記》所記述的一件事:

錨定台中,公開售票參觀的所謂「自由女神號」上,不停地播映所謂中共「鎮壓民運」的

26期:韓美同盟與台灣〔金承國著/臧汝興譯〕

韓美同盟與台灣

 

著■金承國/譯■臧汝興

 

作者簡歷

金承國(53歲)博士,曾任「韓民族新聞」記者、「mar」月刊編輯局長。曾任教於崇實大學。目前擔任「民族和合運動聯合」議長/「創造和平」代表;發行和平專業新聞(網路新聞)『創造和平』(http://www.peacemaking.co.kr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在處理戰爭問題的過程中,美國所劃上的一條線,就成為東亞的冷戰線。

冷戰線上的兩個據點,一是韓半島;另一是台灣。目前,以駐日美軍與日本自衛隊為主;以駐韓美軍與韓國軍為輔,建立起以韓半島、台灣為主軸的戰爭體系,而且美軍正在進行整編,以整備此戰爭體系。依據五角大廈的GPRGlobal Defense Posture Review)計劃,駐韓美軍將集結於平澤地區(韓國版的GPR);駐日美軍也在進行整編(日本版GPR)。

因此,如何瓦解冷戰體制所建立的東亞分斷線,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課題。象徵東亞分斷線的韓半島的DMZ(非武裝地帶)又有「世界第一火藥庫之稱」。要拆除這個火藥庫的引線,必須建立「由南北韓共同主導;排除美國介入的和平共同體」;這也是南北韓民眾共同期望的和平統一之路。

東亞的另一個分斷線就是中國大陸與台灣。如果兩岸之間美國這條黑影能夠消失,中國的統一也就指日可待。美國正傾全力對中國大陸採取包圍戰略,而台灣又是包圍中國大陸的據點,因此,中美之間的對立關係必然常存。美國政府口口聲聲叫嚷「東亞和平」,但是,如果美國真的期望東亞的和平,就應該取消台灣做為「攻擊中國的據點」的角色。

美國利用南韓與北韓、中國大陸與台灣間的分斷,在東亞地區製造不必要的緊張對立,並且為了使緊張對立長期化,不斷慫恿親美的國家與地區(韓國、台灣)進行軍事擴張。美國目前採取的策略,是將擁有美製最尖端武器的南韓與台灣,擺在最前方,與北韓、中國大陸軍事對峙,而美國則在後方做總體的指揮管理。若不打破美國把東亞「分而治之(divide and rule)」的政策,「東亞民眾和平共同體」的建立,也將遙不可及。

為了打破美國把東亞分而治之的
戰略,進而建立「東亞民眾和平共同體」,韓國與台灣民眾的緊密聯合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我想在此提出幾點問題。

 

一、美日同盟與台灣

1. 駐日美軍重編中間報告(「朝日新聞」2005.10.30

2. 日本和平憲法修正動態(自民黨的新憲草案,「朝日新聞」2005.10.29

3. 美日同盟(美日同盟重編)與中國的神經戰

1) 中國為了對付日益加強的美日同盟,20011月提出了「新海洋戰略」。此戰略將原本的G線(Green Line:包括台灣專責防禦線)推到B線(Blue Line:庫頁島∼馬利阿那群島∼巴布尼幾內亞),擴張了海洋領域。

2) 針對中國(伴隨著經濟力的提升)的防禦領域的擴張,美日同盟也提高了警覺。

3) 中國與日本為了掌握能源,針對「春曉油田」展開能源戰。

4) 中、日之間在釣魚台群島問題上,存在著領土紛爭。

4. 美日同盟的重編與台灣

1) 日本防衛線的擴張對台灣的影響

日本已經放棄

26期:我的抵抗與學問〔劉進慶〕

 

本文是甫過世的劉進慶教授在東京經濟大學退休時發表的感言,劉教授夫子自道其生平與學術思想的發展,頗生動感人,也從中深刻反映了台灣二戰後的歷史變遷,是很可貴的歷史材料。我們謹以刊登此文代表對劉教授的追思與悼念。【編者】

 

 

我的抵抗與學問

著■劉進慶/譯■曾健民

 

一、70歲的總括

人生在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古稀的大節日。一想起幼年時想像70歲老人的樣子,就自覺到自己竟然已活到今天這樣的高壽。回顧過去自己70年的人生之路到底是什麼?在這期間,充滿著波折發生無數的事情,真是一言難盡。而且,人一生的評價應該留給後世,自己去總結似乎有點奇怪。雖然如此,作為以研究學問為職業的人,有能力去分析別的事或別的人卻無法分析自己,這也是有點奇怪。我試著把自己當做客體,捨棄諸事的表象,歸納出貫穿自己一生的最普遍的單純的性格規定,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這樣仔仔細細地思考後,便想出了今天的這個題目。

一直把學問當做職業的人,談談研究的事也是應該的。但是,「抵抗」到底是什麼?首先,它意味著被壓抑者對壓抑的反抗,以及被支配者對支配的抵抗。對我而言,這個最根本意涵的「抵抗」的意識形態,在無意識中溶入了我的生活,職業甚至研究的道路,以有形或無形的各種形式貫穿了我的一生,從根底上規定著我的一生。像我這樣的生存方式,我嘗試用「抵抗」這個用語來總括它。這是使自己也感到驚訝的,70歲的道路的性格規定。

 

二、戰亂時代和出生地的「命運」

1931年日本開始發動侵華戰爭,同年9月我誕生在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台灣中部鄉下「斗六街」。人生有所謂的「命運」,有人說「運」可以變,那麼「命」就不可能變了。說到自己誕生的時代和地方,那是20世紀30年代「戰亂的星空」下一個叫做「台灣」的殖民地社會,我是作為一個殖民地人而出生。這個人生被賦予的條件的確是要變也無法變,這也是作為「被支配者」的我的「命」。但是,以個人來說,我是生長在一個富裕的家庭,一點也沒有「被支配者」的陰影。

父親從年輕起便從事碾米、肥料和木炭的事業,在他手中賺了大錢成了斗六地方(嘉南平原北方的穀倉地帶)的大地主和豪商。我家是三代同堂的大家族,我是有85女的13個兄弟姊妹的第六個男孩。母親是作為4個異母兄弟的繼母,一生在盡力維持多達340人的龐大家族的和氣,是一個有大氣度且心地善良的女性。我們兄弟個個都有高學歷,是一個極為圓滿的家庭。

我家周圍也有一個極為優美的環境,眼前就是市街中心——「郡役所」(鎮公所);沿著我家後院小道有小河流過,後門的旁側有一座木橋,橋的對岸是有山有水的美麗公園。然而,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我家右鄰有一個日本人經營的很大的日本和服店,老闆是日本人來台灣的第二代,他們的第一代是早期日本侵台時來台灣的,一直到日本戰敗投降為止的50年間都是我們的鄰居。很可惜,兩鄰父母之間彼此並沒有

26期目录2005年12月

讀者來函

01推動形成一個廣泛的熱心社會主義事業的群體

美國一讀者

 

 

社會主義探索

02朝向社會主義前進(下)

Harry Magdoff & Fred Magdoff/譯■鄭國棟

 

 

國際政治評析

09日.美軍事同盟的實況

著■纈纈 厚/譯■林書揚

 

18韓美同盟與台灣

著■金承國/譯■臧汝興

 

大陸形勢

22歷史關頭,何去何從

——「劉國光經濟學新論研討會」發言

李成瑞

 

26瘟神重臨

——中國的血吸蟲病再度蔓延

著■AWTW news service/譯■陳筱琳

 

 

歷史檔案

30我的抵抗與學問

著■劉進慶/譯■曾健民

 

40悼念劉進慶先生

曾健民

 

42參選記事(完)

■藍博洲

 

51宋斐如生平簡介

翁曉波、梁汝雄

 

文化廣場

53《天安門風波的風波》

周良沛

 

57劇場與社會改造的想像

——「浮沉烏托邦」語錄

對話者■鍾喬V.S鍾秀梅/整理■蕭明君/圖■差事劇團(提供)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6,483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