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第17期'

第十七期:和平的地基〔干戚〕

和平的地基

■干戚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美利堅帝國的空軍

撕碎了伊拉克地面的睡夢

全家人的記憶

停止在昨夜熄燈前的相聚

媽媽爸爸兄弟姊妹

都沒告別就已經魂飛天際

沒有死去的運氣

丟給你斷垣殘壁的家祭

留下你

獨自在不幸的顫抖中哭泣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侵略戰爭的炊煙

從五角大廈的廚房冉冉升起

國防部長飽餐後的美式假牙

上電視說謊先要細心刷洗

記者們紛紛簽下字據

出賣不可告人的客觀中立

白了頭髮的非洲安南

佇立在聯合國落單的樓頂

深不見底的黑眼睛

呆呆望著血白血紅的歷史風景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伊拉克的沙漠有美利堅的女兵

潔西卡·林琪還很年輕

故鄉的小鎮

需要一大堆失業救濟的美金

按步就班

將來做個小學老師十分溫馨

夢想當個幾年兵

才能支領退役唸大學的獎金

帶著19歲的美國福音

才上戰場就受傷被俘叫人擔心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帝國的軍靴

踏上阿拉伯的土地

到處屍骸遍地

來不及清理瓦礫堆下的抽泣

家人的屍首藏不住秘密

僅有的武裝是希望活下去

你動彈不得

只聽見驚慌的喘氣

行行好幫忙找

兩隻不知去向的小手臂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需要汰舊更新來換季

精準的誤炸

難免計算得不精密

平民的傷亡

只能遺憾地嘆口氣

戰爭的市場

賣的是別人搏命的生計

自由民主多元差異

只是帝國制度的單音揚聲器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著急的伊拉克護士

為你向英美聯軍控訴

他們擁有

全球最先進的毀滅性科技

卻挪不出一架飛機

搶救你出去

報紙老是要你的照片

為戰爭受難的無辜百姓募錢

包紮斷臂的的紗布

只好為鏡頭一次又一次揭露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嘩眾取寵的庸俗人道

脫去了愛國軍裝的迷彩

虔誠的閉上凶煞的眼睛

為基督的路樹繫上迎風的黃絲帶

帝國的特種海豹游騎兵

已經出勤營救美麗的女兵

親情的禱告

激發了好萊塢製片的靈機

潔西卡必須平安歸來

搭配國防部的勝利牌商機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你燒焦的身體

塗抹著白白的油膏

一群善於搜索的槍兵

找不到兩隻12歲的胳臂

左右肩膀平伸的兩截殘廢

有點像鋸短的十字

你沒有手不能揮手拒絕

倔強的自尊讓你更傷心

攝影師長長的底片

一定有你怒目相對的眼睛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戰爭的廚房

在沙漠補給熱騰騰的食物

如花似玉的印刷美女

都已排隊等在性慾的俱樂部

帝國的軍隊

早已廢除義務的徵集制度

精心修改

自由市場薪金僱傭的招募

反戰的行動

在街頭遭遇黑鴉鴉的失業群眾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經過一陣子折騰

你的第二張照片終於送來

烏黑的捲髮梳理得體

燒傷的皮膚開始結疤

臉孔洗得乾乾淨淨

床單潔白如新

唯獨你明亮的大眼睛

照樣倔強地射向鏡頭的他方

拒絕憐憫

玷汙你憤怒的目光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死亡以及死亡

才能將骨肉親情撕成碎片

潔西卡的家鄉

熱烈的燃起慶祝歸來的點點燭光

國家教堂唱起悲劇的歌聲

昇華的餘音盤旋到天聽

帝國主義的法庭

為天秤安裝了新的設計

只要潔西卡一只砝碼的金光

就能扯平另一邊千萬個死亡的重量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屠殺你的國家

不是沒有民間的溫柔

慈善的手指

正在為你查詢先進的義肢

大家都盼望

動用肌電感應的精密技術

專家卻搖搖頭

那需要你已失去的肘關節才算數

但不管安裝哪一種假的手臂

都會跟你長相匹配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也許你將巧遇

八歲的女孩雅斯敏

阿拉伯的石油

已支付她住進馬來西亞首都醫院

截除兩隻小腿十分順利

手術精湛整齊好看

毫不礙事的平放在白床單上

為了照相挺起胸膛不費力氣

伊拉克美麗的小手

祝你好運擺出英文字母的勝利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1968年美軍在越南

進行大規模沒命的轟炸

12歲的女孩潘金淑

遭到燒夷彈烈焰的追逐

火舌剝去了燒焦的皮膚

斑白的小身體

忍著無可明狀的恐怖和痛苦

驚惶的眼睛看不見

戰地照相機

抓住了天外的惡魔有一張人的笑臉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1944年太平洋塞班島

被美軍的炮火籠罩

一個受了重傷的嬰兒

被大兵從岩石堆裡找到

尤金·史密斯拍下一張著名的照片

這災難應該讓世人看到

攝影家說嬰兒還活著

雖然頭已經壓傷臉上全是膿水

為了我們疼痛的人道

希望他早點被死亡抓進懷抱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權力依舊

假借戰火拓印正義的朝露

戰前以及戰後

每一句被揭發的謊言

僅僅對無力阻止戰爭的文明

聊表哭訴

悲慟頻繁的告別

屠殺並未止步

平等還在歷史深邃的坑洞

摸索不平的出路

 

阿里 阿巴斯 你在那兒嗎?

烏扥邦雖然是

失落的幸福不幸的想像

卻也是塵世的疾苦

緊握戰鬥的頑強希望

億萬個人民

拼著肉身襲擊禁錮正義的邊防

歷史的青磚

每一塊都充滿顫抖的反抗

和平的地基

總砌得曲曲折折激動蒼涼

廣告

第十七期:憂鬱中的祝福〔周良沛〕

憂鬱中的祝福

■周良沛

 

一、時尚色彩的冰

天文臺早已發佈警告:今年元旦,是香港四十三年來氣溫最低的一天;新的一年,是從嚴寒開始,對於現代都市崇尚時尚的人們,這不知意味什麼。從驟冷的氣溫反差,到人們的心態,也許正是時尚中的時尚。

幾天來,每從電梯轎廂進出,看見大堂的聖誕樹上還閃著紅紅綠綠的彩光,心頭總泛起莫名的思緒,不知是憶及「平安夜」的溫馨,還是它已遠逝的感傷。「平安夜」,「平安夜」,「平安夜」後的不平安啊,多少港人就為聖誕有「公眾假日」的長假,去了泰國、印尼度假,慘遇海嘯。美國科羅拉多州戈爾登的地震監測中心測報為時速八百公里,威力等同三千核彈的海嘯,瞬間卷逝了多少生命。浪退,傳媒抵在眼前的,是廢墟一片、屍橫遍野的影像,把人都嚇傻了。加以災後通訊不暢,還傳來災區排華的惡耗,出門未歸的人,愁壞了多少人啊,天還未冷,心已冰封。四十三年不遇的低溫,不抵百年,乃至多少個百年都不遇的天災。

因為海嘯,因為嚴寒,港島氣溫最低的地段,也只是零下兩三度,在內地確實不算什麼。可在這裡,已非尋常。「長者安居協會」一天已接納一千二百多宗 「按平安鍾」求助的老人,他們哮喘、支氣管發炎,或是頭痛、暈旋、低溫,有的,壽終於一陣刮來的寒風。有的社區設了「臨時避寒中心」,我不知在這裡該用「接納」還是「迎進」了一些俗稱的「流浪漢」,因為他們特敏感,擔心遭受歧視,更不願透露自己身份、景況,他們在這移民的城市流動,在經濟的狂潮中沈浮,有的還是過去的「有錢人」,雖然特區政府為有需要的人提供「公屋」,平日他們也情願「街」,此時,卻只好「破帽遮簷」而入,落莫於嚴寒中的歸宿。

然而,除夕,大帽山上,車排長龍,沒有見過雪的大小,擁來預測將會結冰降霜的山上,來賞己有時尚色彩的「冰」。候了一夜,人凍成冰,這時可有人還脫去上衣,裸著胸膛,希望嘗嘗寒風刮得再猛一些的滋味。而有冬泳習慣的,上到七八十,下到十幾歲的,朝大環山邊的海「噗噗咚咚」地跳了下去,似乎個個都能去水底煮海。

人說,「水火不容」;冰與火,也是兩極,可在香港它相異又相容,還相映,照著各自的路子衍發他們的故事。電器行各式各樣的電暖器、充電暖袋已擺到門口,上面系著標價、優惠的紅綠紙條,在門外掙著寒風飄舞。為這時尚的海港,抹上一筆時尚色彩。

 

二、冰中的火焰

除夕之夜,出門熱鬧的,雖比去年少了三成,也有三十五萬人。中環、大浦、尖沙咀、遮打花園、銅鑼灣、沙田等等能擠縮的空間,都擠滿了人。僅尖沙咀,就有三十萬,那裡,「新世界」大廈前的廣場,是我在港九看到最大的廣場,一直通到海濱,能擠下的人可多。海濱道鋪有著名影星腳之印模的「星光大道」,對年輕人更具浪漫情調。他們越擠越來勁,我們老人就不行,擠倒了,是爬不起來的。加以海濱風大,為海嘯之災,維港「幻彩煙火」取消,於是,我上銅鑼灣。它距住處只有三站路,出閘,就是一個很大很大的,不是商場,而是地下商市,茶樓、咖啡館,法、意西餐,日本料理,蘇、粵、湘、桂
、川、滇、京、魯的小吃、酒樓,口味齊全。珠寶首飾、名牌專賣,以及為嚴寒所應時、優惠、款式、顏色多多的羽絨服,應有盡有。此時此刻,走到這裡,吃食的色、香、味,又是誘惑,又是滿足,身上再冷,也像披上了那些優惠的羽絨服一樣暖和。多處出口,雖方向不同,但轉來轉去,都是通到「新世紀」那已像廣場的大堂,出門就是廣場。而地鐵真正的出站口,反而是它旁邊的一道側門。十幾二十年前,我不大聽說這個地方,如今也是香港標誌性的建築之一。不知它是否是受紐約曼哈頓「時代廣場」的影響而同名。前者,有百年歷史,可容納幾十萬人,後者,加上對街的人行道和車行道,擠滿了也才兩萬人左右,還不如它地下商市的空間大。可人擠人地,歡樂也似在擠壓的空隙迸出笑喊的音樂,隨著年輕人手上舉起如麻花卷的長條七彩氣球而飄飄。派發螢光棒和彩色假髮的年輕人,順手將一頂假髮往我頭上一扣,我一「蒙」,一驚,搶上一步,抓住假髮反扣過去:

「年輕人,我老了,白頭的白髮,已有它彩色中的一色!」

這白髮,已是青春於生命的深窖轉換它所開花的顏色,還需要什麼假髮假飾呢。難以習慣遊戲的真真假假,還是強烈地感受到它濃得化不開的歡樂。說是子夜已降至零下十度,薄紗坦胸的「熱女」還舞得大汗淋漓。那「倒數迎新」,倒是曼哈頓的傳統方式。當時針指向二十三點五十九分四十五秒時,掛在廣場外牆的十五個形似蘋果的燈飾逐一閃閃亮起,人們隨即大聲、歡呼似地跟著上面的數位「五、四、三⋯⋯」地數到「一」時,臺上一部巨型的禮物盒中衝出一部「飛機」沖向空中,代表五年的兩千零五個珍珠色的汽球高空而降。滿天的汽球,滿天的「珠寶」,紙絮、花絮,飛花飛飄,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強勁火爆地呼喚新的一年來到。

這時,不僅海嘯受害地區,是「沒有笑聲的除夕」,黯然於哀思的沈慟,燭光顫動淚滴。可這港九,是天歡、地喜的狂歡。

但,所有的場合,所有的歡慶,都是以脹災捐獻,以起立默哀開始的;

悼念亡魂,更珍愛生命;

狂歌勁舞,是以它埋葬悲劇的祈禱!

今夜,有冰,又有火,有悲,又有喜!火焰噴自冰珠!

 

三、制度成本是需要代價的

以後,沒有幾個小時,天就亮了。我無心休息,總想著「冰與火」的問題,它讓人從哲學,也從眼前的社會生活思考。

一早,從傳媒得知,頭晚,遮打花園附近有三千多人集會,多是老人、長者,早知道,我去那兒更合適些。他們高舉「大家有工做,有飯吃」的橫額,擔心社會分化,祝禱香港繁榮,世界和平。有人對著鏡頭說:「政府系做得唔(不)好,但在野(的)政客都唔好幫倒忙,要做多的(點)正面兒野(的事)。」

此話,自然有所指,朋友見我也說:「這時候來做什麼?這些天香港亂呀!」亂,有多亂呢,無非就是「領匯

第十七期:拉丁美洲反全球化的怒潮澎湃洶湧〔李哲宇〕

拉丁美洲反全球化的怒潮澎湃洶湧

■李哲宇

2002年拉丁美洲第一大國巴西的左翼「勞工黨」與厄瓜多爾「121日愛國社團」都於總統選舉中勝選。2004年烏拉圭左翼進步聯盟「廣泛陣線」的塔瓦雷·巴斯克斯(Tabare Vazquez)也當選了烏拉圭東岸共和國總統。而歷經政變的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Hugo Chavez),於2004年的全民公決中獲勝,確定繼續執政至2007年任期結束,這在在顯示拉丁美洲反新自由主義的人民力量正方興未艾,大有燎原之勢。

拉丁美洲的反自由主義力量紛紛得勢

199812月委內瑞拉總統大選中,一貫對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持批判態度的查韋斯,以一系列激進的競選綱領,獲得56%的選票,當選為委內瑞拉總統。但因查韋斯激進的反新自由主義改革,觸犯不少財團、企業、大地主、傳統領導人與美國政權的利益,反對派乃在20024月發動了未遂政變,查韋斯政權處於動盪之中。在歷經一連串反查韋斯黨派的圍剿下,最後在國際社會調解下,委內瑞拉政府與反對派達成協定,對總統查韋斯去留問題舉行全民公決。2004815日公決結果出爐,支持查韋斯政權的票數超過半數,查維斯得繼續執政至20071月結束。於委內瑞拉政權動盪期間,拉美各國抵制新自由主義的行動也未曾停歇。2001年在以盧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為首的巴西勞工黨(Woker’s Party)與拉美各左翼政黨的倡議下,舉辦了第一屆的世界社會論壇(World Social ForumWSF),標舉為抵制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另創新世界而奮鬥的旗幟,力圖與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分庭抗禮。隔年〈2002年〉,公認為巴西新工會運動代表的盧拉,於巴西總統大選中代表勞工黨參選獲勝。左翼政黨於拉美第一大國巴西取得執政權,打破了新自由主義於拉美大一統的局面。

同時,厄瓜多爾具左翼色彩的「121日愛國社團」領導人盧西奧·古鐵雷斯(Lucio Gutierrez)當選總統。哥倫比亞也不遑多讓,2003年哥倫比亞的地方市政選舉,左翼政黨在許多重要城市和地區取得了勝利,前共產黨工會領袖魯西奧·卡爾松,更當選了地位僅次於總統的首都市長。而因施行新自由主義的極端政策導致國內經濟、社會、政治生活全面危機的阿根廷,第一大黨正義黨(PJ,又稱貝隆黨,也是當時執政黨)的左翼基什內爾(Nestor Kirchner),在黨內的總統提名競爭中幾經苦鬥後獲勝,並於20035月就任總統,阿根廷政局趨於穩定,經濟回復增長,結束危機。2004年拉美左翼勢力崛起的戰火也延燒至烏拉圭,左翼進步聯盟「廣泛陣線」的塔瓦雷·巴斯克斯,於20041031日當選為烏拉圭東岸共和國總統。塔瓦雷·巴斯克斯成為該國史上第一個左翼政黨領導人。而這也是拉美繼委內瑞拉、巴西、厄瓜多爾、阿根廷等國左翼力量藉由選舉主導政治舞台的又一顯例。

新自由主義政策造成民怨沸騰

拉美左翼政黨於近幾年頻頻取得該國大選勝利,絕非無端而至。以經濟政策而言,拉美自1980年以來普遍實行了新自由主義的經濟模式。拉美經濟雖有所增長,社會矛盾卻日益尖銳,貧富差距擴大、分配不公、貧困人口比例上升等等。據聯合國下屬的拉美加勒比經濟委員會公佈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拉美地區的平均失業率從1990年的6.9%上升到2003年的10.6%,貧困人口比例從1980年的40%增加到目前的44.4%,整個地區2.2億多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以下,佔拉美地區人口1%的富人控制著地區財富的42.3%。(註一)

以阿根廷、巴西為例。阿根廷在前總統梅內姆(Menem)長達10年〈1989-1999年〉的總統任期內,採新自由主義為其發展模式。期間阿根廷國內生產總值與平均生活水平急速上升,前景一度看好。然在私有化、自由化等政策下,阿根廷終究難逃新自由主義所帶來的惡果。自由化
使得國內企業不敵國外企業的威脅而大量破產,私有化政策也使大量勞工遭到裁員,許多人面臨失業,陷於貧困。失業率上升、貧富差距擴大、貧困化等不斷惡化的社會矛盾,阿根廷終於2002年爆發了政治、經濟、社會的全面危機。失業率急劇上升,20027月,官方統計為23%以上,私人機構統計為25%。據國家統計局統計的資料顯示,2002年的失業人口相較於2001年足足新增了160萬人。貧富差距方面,70年代中期以前,阿根廷最富階層和最窮階層之間的收入差距為6倍,而時至2002年則進一步擴大到46倍。同樣出自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嚴重的貧困化問題也在阿根廷上演著,200253%的人口〈1900萬人〉處於貧窮線以下,相較於2001年貧困人口38.3%的比重,2002年足足增多了500萬人落入貧困狀態。此外,也有著近900萬人處於赤貧狀態。(註二)

阿根廷經濟上的動盪,也牽連到世界上重要的經濟實體巴西。阿根廷持續多年的經濟危機,使巴西的出口受到嚴重打擊,形成巨額的貿易逆差,也造成巴西在阿根廷的企業營利減少或虧損。巴西的經濟情況惡化,除受阿根廷影響之外,主要還是巴西前總統卡多佐(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力行新自由主義政策所導致。卡多佐於1993年任財政部長後發起了里亞爾計劃(Plano Real,里亞爾為巴西貨幣名稱),中心目標是借助外資使巴西經濟現代化。為此,卡多佐建議取消對外國公司開發巴西天然資源的障礙,允許跨國公司參與該國基礎設施領域具有戰略意義的國企私有化。而為鼓勵外資的流入,巴西政府使資本帳戶空前自由化,大大提高利率。巴西政府對外國資本開出的大利多,果不其然,短期內就吸引了大量的外資〈熱錢〉流入。在里亞爾計劃下,1995-2000年期間,在外國直接投資淨額每年分別為:39億、96億、178億、263億、299億和305億美元。其中,證券投資資金佔相當大的一部分。為此,卡多佐暫時得以控制住佛朗哥(Itamar Franco)擔任總統時,日益加速的通貨膨脹,也為卡多佐贏得1994年的總統選舉。然卡多佐以依賴外資為主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也為巴西種下易受國際衝擊的經濟禍根。1999年金融市場發生了一次猛烈的震盪,每天都有幾十億的美元外逃,這迫使巴西政府放棄里亞爾政策。2000年夏,華爾街陷入衰退以及911事件等,美國經濟的動盪與其所採取的嚴厲貿易保護措施,接連影響到巴西的出口創匯能力。

在卡多佐一昧採行新自由主義的發展模式下,自由化的經濟政策雖然吸引了大量外資投注巴西本地,暫時緩和了日益加速的通貨膨脹,但也導致外國資本壓迫當地資本,長期下來許多中小企業紛紛倒閉,造成巴西失業率的增長。依巴西的官方數字顯示,巴西失業率從1995年的4.6%上升至20003月的9%。另一方面,新自由主義帶來的不平等也在逐漸擴散,1999年巴西最富有的10%人口擁有47.4%的國民收入,而最窮的40%人口僅擁有8.1%的國民收入。(註三)

阿根廷、巴西等國推行新自由主義政策導致的社會矛盾——貧富差距拉大、貧困人口比例上升等等問題,最終導致人民對右翼政權的失望。2002年巴西左翼政黨總統候選人盧拉與2003年阿根廷正義黨左翼參選人基什內爾的勝選,皆是人民對新自由主義改革政策作出的最有力控訴。同樣的問題同樣的結果也發生在阿根廷的鄰國——烏拉圭。烏拉圭自1990年代後實行了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至20世紀末,受阿根廷經濟動盪牽連而經濟開始下滑,失業、貧困等問題相應而生。2004年烏拉圭左翼進步聯盟「廣泛陣線」(註四)的塔瓦雷·巴斯克斯打破了烏拉圭過去由紅、白〈又稱民族黨〉兩黨交替執政的局面,當選為烏拉圭東岸共和國總統,成為該國史上第一個左翼領導人。巴斯克斯的勝選也同樣表明了人民對舊政權採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的不滿。

綜觀而言,諸種因新自由主義政策帶來的惡果——經濟不景氣、貧富差距不斷拉大、社會兩極分化、貧困加劇等等問題,加深了人民對採行新自由主義政策的政黨的不滿,而人民渴望變革的態度,也就提供了左翼政黨崛起的群眾基礎。以反新自由主義政策聞名的現任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雖於2002年遭逢政變,但2004年決定總統去留的公投結果,再次表明了人民渴望變革與反對新自由主義的決心。

反對西方主導下的全球化運動

拉美左翼政黨的興起,除人民對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反感,提供了左翼政黨崛起的群眾基礎外,長年紮根在拉美的各種「反全球化、反新自由主義」的「窮人」論壇集會,也起到了一定程度的作用。而這些論壇,也在世界政治上起著重要的作用。

1990年蘇東波劇變後,世界社會主義運動處於低迷的狀態。就在此時,於巴西勞工黨的倡議主辦下,1990年在巴西聖保羅召開了一次結合拉美13個國家的48個左派政黨與組織的會議,討論有關世界與拉美地區的政經、社會問題。至第二次在墨西哥城舉辦的會議起,正式定名為「聖保羅論壇會議」。一年舉辦一次的「聖保羅論壇會議」,歷經10多年的發展,已集結越來越多的拉美左翼進步組織,並邀請、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左翼組織與會。迄今規模最大的古巴哈瓦那第十次會議〈2001年〉,即有來自世界138個政黨和組織的3000名代表參與。此次會議即將聖保羅論壇會議定性為「左派、反帝、反對新自由主義、反對一切殖民主義和新殖民主義、團結互助和參與制定『替代方案』的空間」。2001年以聖保羅論壇會議為基礎,巴西勞工黨與拉美各左翼政黨與組織,舉辦了第一屆的「世界社會論壇」,標誌了與資產階級的「世界經濟論壇」分庭抗禮的雄心,並繼聖保羅論壇會議之後,再次提供了全世界抵制「新自由主義全球化」而努力的連結點。(註五)

結語

遠在拉丁美洲大陸另一端的台灣,雖與拉美左翼政黨執政的變革還相去甚遠,但近日巴西名導演華特.沙勒斯(Walter Salles)的電影「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卻像趕著潮流般〈流行文化/拉美左翼政權勃興?〉火紅地上演著。電影中拉丁美洲革命英雄切·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在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僅是一場貫穿南美大陸、體驗人生疾苦的旅行札記,甚且尖刻一點地說,那只不過是一場少年格瓦拉消費人民疾苦的感性體驗旅程。撇開電影不談,綜觀切·格瓦拉於摩托車之旅後的人生,從1955年加入菲德爾·卡斯特羅的革命隊伍至1967年遇害,期間所歷經的種種與人民一同革命的運動,早年的那場旅程確實如革命前奏般,敲響了他往後另一場更有意義的革命旅程。也許切·格瓦拉的早逝令人惋惜,但群眾的運動卻不會因此平息——只要社會仍有不公義。就如近年拉美左翼的勃興,恍如格瓦拉的革命旅程還未曾停歇,一路從委瑞內拉、厄瓜多爾、巴西、玻利維亞、智利、巴拉圭、阿根廷、烏拉圭,激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政權變革,使一向被稱為美國帝國主義後院的拉丁美洲發生重大的變化。這樣的變革,一方面意味了只要不公義的新自由主義制度仍壓迫著人民,人民就會群起而攻之。另一方面,這不也標誌著切·格瓦拉反抗人壓迫人的資本主義制度革命精神仍鼓舞著群眾的革命鬥志?那麼觀看在台灣上演的「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就不應只是一場消費切·格瓦拉感性旅程的視覺享受,更重要的是應該從中激發變革不公義社會的奮鬥精神,向遠在拉美大陸的人民真誠學習。◎

拉丁美洲左翼政黨大事記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

盧拉為首的巴西勞工黨與拉美左派黨等倡導下,12531日舉行了第一屆「世界社會論壇」。

2002

 

古巴哈瓦那召開第十次「聖保羅論壇會議」。

巴西左翼「勞工黨」領袖盧拉·達席爾瓦與厄瓜多爾「121日愛國社團」領導人盧西奧·古鐵雷斯,紛紛當選總統,於2003年就任。

2003

 

13125,舉行第二屆「世界社會論壇」,其中心口號為「另一個世界是可能的」。

於危地馬拉首都危地馬拉城舉辦第十一次「聖保羅論壇會議」。

哥倫比亞的地方市政選舉,左翼政黨在許多重要城市和地區取得了勝利,前共產黨工會領袖魯西奧·卡爾松,當選地位僅次於總統的首都市長。

 

阿根廷正義黨人基什內爾5月就任總統。

12328日,在巴西舉行第三屆世界社會論壇」。

2004

 

 

烏拉圭左翼進步聯盟「廣泛陣線」的塔瓦雷·巴斯克斯當選為烏拉圭東岸共和國總統。

委內瑞拉總統去留公決結果查韋斯獲勝,得繼續執政至2007年任期結束。

註一:相關數據資料參見李強《從烏拉圭大選看拉美左翼力量崛起》,收於《南方日報》20041110日。

註二:阿根廷相關數據資料參見宋曉平〈2002〉《阿根廷的經濟、社會和政治形勢》,載於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網站,網址,網址http://www.cass.net.cn/chinese/s27_lms/redian/baxi.htm

註三:巴西相關數據資料參見瑪·羅哈〈2002〉,《巴西:新自由主義發展路徑與新依附經濟》,周通摘議 收於《全球化與新自由主義》,頁323-330,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張寶宇〈2002〉,《2002年巴西形勢述要》載於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網站,網址http://www.cass.net.cn/chinese/s27_lms/redian/baxi.htm

註四:廣陣是由一些中小左派政治組織、前游擊隊、社會黨、共產黨、工會及民族主義企業家組成的左翼統一戰線。

註五:有關聖保羅會議與世界社會論壇的資料來自《拉美左派的勃興——訪徐世澄教授》華夏論壇,刊載於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網址http://www.edu.cn/20030305/3079053.shtml

 

 

 

 

 

 

 

 

 

 

 

 

 

 

 

第十七期:社會主義在中國死了,中國的社會主義萬歲!〔李民騏〕

社會主義在中國死了,中國的社會主義萬歲!

——評《中國與社會主義:市場改革與階級鬥爭》

著■李民騏(美國麻塞諸塞州·阿姆赫斯特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小組)

譯■戴瑜慧

Martin Hart-Landsbergc Paul Burkett於每月評論20047-8月號刊登的長文「中國與社會主義:市場改革與階級鬥爭」,可望成為用馬克思主義觀點探討當代中國的卓越文獻。他們提出很有說服力的論證指出,恰如正統馬克思主義理論所可預見的,中國「市場社會主義」的實驗已經使由外資宰制的資本主義全面復辟。再者,中國資本主義的發展並非以自主的資本積累為基礎,稱不上是成功的模式,也就不值得其他邊陲國家效法。中國也絕不是如許多「進步派」、「左派」所相信的那樣,是個兼顧資本主義增長與滿足大部份人民需要的「進步」發展模式。作者正確地指出,中國這條由外資主導、以出口帶動的資本主義發展道路,社會成本極其龐大且有增無已,因它加深了國內與國際的矛盾,也遭到中國工人階級越來越強烈的抵抗,勢必無法持久。

兩位作者對中國工人階級的處境備感同情,極其支持他們的鬥爭,對未來根據為需要而生產與國際團結的原則,建立起以工人——社區為中心的社會主義社會也充滿信心。我們與兩位作者深有同感,在理論與政治立場上也有頗多共同之處,願以下列的評述補充作者的論點。

不可抹滅的革命成就

如同Hart-Landsberg Burkett所指出的,許多「進步人士」與「左翼經濟學者」之所以被1980年後的中國模式所吸引,大部份是因為自前蘇聯與東歐的社會主義終結後,他們備感悲觀,熱切於在新自由主義形式的資本主義之外,另尋出路。主流資產階級經濟學者認為經濟計劃與國有制基本上是沒有效率的,這些「進步派」與「左翼派」逐漸接受了這樣的論點,因而認為社會主義要有希望,就得是某種形式的「市場社會主義」。這種灰心喪志的態度導致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對只要是看來比正統新自由主義多一些「國家主導」或「社會導向」的社會模式就大唱讚歌。

事實上,新自由主義帶來的巨大社會、經濟災難,並非某種特定資本主義形式或錯誤政策造成的,而是世界資本主義的根本矛盾所致。鑒於過去25年來新自由主義對世人造成的深重罪孽,此時正是全世界的左翼重新評價20世紀社會主義革命歷史經驗的時候。

莫忘發生過的失敗、悲劇與罪惡是重要的,但不低估過往革命的重大成就也同等重要。中國、前蘇聯、東歐、越南、朝鮮和古巴的工人階級可從過往革命的成就獲得諸多教益,並理所當然地應引這些革命的成就為榮。在未來的鬥爭中,他們不僅會從世界其他地區工

《批判與再造》第十七期目錄(2005年3月)

《批判與再造》第十七期目錄(20053月)

 

 

>>社會主義探索

01社會主義在中國死了,中國的社會主義萬歲!

——評《中國與社會主義:市場改革與階級鬥爭》 

著■李民騏/譯■戴瑜慧

 

 

>>國際動態

10拉丁美洲反全球化的怒潮澎湃洶湧

李哲宇

 

 

>>時局評論

15解析「反分裂國家法」

文■林書揚

 

 

>>香港觀察

20憂鬱中的祝福

周良沛


 

 

>>歷史檔案

31參選記事(二)

藍博洲

 

 

>>文化廣場

47另一種「民間」

——關於大學生戲劇和大戲節

黃紀蘇

 

49和平的地基

干戚

 

54問號

——焚寄蘇慶黎

鍾喬

 

55《弱勢群體之聲》

討回我們的天空

我多麼想成為共和國的「股民」

處級幹部權換錢的「奔康」之路

天國幼稚園的故事

腳手架

■浪淘沙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2,032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