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資本主義批判' Category

《中國革命的道路─論解放後兩條路線的鬥爭》(金寶瑜)

金寶瑜《中國革命的道路─論解放後兩條路線的鬥爭》一書的pdf電子版已編製完成,現貼上網站,以饗讀者。印刷版在端午節後即可出書。──編者

《中國革命的道路─論解放後兩條路線的鬥爭》出版序(杜繼平)

2008年資本主義世界經濟爆發危機以後,十二年來,非但沒有脫出經濟持續衰退的困境,反而愈陷愈深,舉世政治經濟的動蕩不安有增無已,氣候變化的劫難日益嚴重,生態環境不斷惡化造成土地、空氣、水的大範圍污染對人類生存的威脅更為巨大,與此相聯繫的是新型病毒層出不窮,不僅肆虐荼毒人類、牲畜,還使本已衰弱不振的經濟雪上加霜,更為危殆,凡此種種都已彰明顯著地擺在當今世人面前。可以毫不過甚其辭地說,人類再不擺脫資本主義改走社會主義道路,就只有死路一條。

但是,二十世紀追求人類解放的社會主義革命未竟全功,留下不少疑難問題有待解決;蘇聯先是在赫魯曉夫上台後變質為修正主義,至1991年,如毛澤東所預料的,全面垮台崩潰;中共則自鄧小平上台後,背棄社會主義,大搞資本主義,也正如毛澤東所預料的,「我們的國家,如果不建立社會主義經濟,...就會變成南斯拉夫那樣的國家,變成實際上是資產階級的國家,無產階級專政就會轉化成資產階級專政,而且會是反動的、法西斯式的專政。」中國大陸的社會主義成果,在中共走資派當權下,被摧毀殆盡,億萬工農勞動人民「辛辛苦苦三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飽受官僚、資本的殘酷壓迫、剝削。面對這樣的大變局,右派額手稱慶,雀躍歡呼,幼稚地誤以為資本主義已大獲全勝,人類別無選擇,資本主義的自由民主制是唯一的出路;全世界許多左派或灰心喪志,流於虛無;或倒退右轉,充當資產階級的奴僕,成了反共份子;或淪為無政府主義者,從事無望的抗爭。因此,要重新走社會主義道路,就必須正視社會主義實踐的歷史經驗,認真、徹底地總結社會主義實踐的得與失,實事求是地鑒別出成功與失敗之處,有理有據地反駁各式各樣關於社會主義的奇談怪論;而在馬克思主義者的陣營中,也必須展開開誠布公的深入討論,力求釐清問題,化解分歧,或最少將不必要的誤解降到最低,從而在實際的鬥爭中,逐步形成越來越強大的力量與更加緊密的團結。

社會主義革命要面對的既有數千年私有制所積澱的舊思想、舊道德、舊習慣、舊文化的頑固傳統,又有五百年來資本主義發展所形成的資產階級強大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力量,本非易舉;在人類歷史中,一個新時代、新制度的開創、變革,絕非一蹴可及,一帆風順的,總會遭到舊勢力的抵抗與反覆的反撲,力圖復辟,法國大革命後的資產階級革命歷史,就證明了這一點。社會主義革命要求解放全人類的目標要比資產階級宏大得多,遭遇的困難當然也艱鉅得多。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四日,毛澤東在《丟掉幻​​想,準備鬥爭》中,總結了馬克思主義的一條定律說:「帝國主義者的邏輯和人民的邏輯是這樣的不同。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滅亡——這就是帝國主義和世界上一切反動派對待人民事業的邏輯,他們決不會違背這個邏輯的。這是一條馬克思主義的定律。我們說“帝國主義是很兇惡的”,就是說它的本性是不能改變的,帝國主義分子決不肯放下屠刀,他們也決不能成佛,直至他們的滅亡。

  鬥爭,失敗,再鬥爭,再失敗,再鬥爭,直至勝利——這就是人民的邏輯,他們也是決不會違背這個邏輯的。這是馬克思主義的又一條定律。俄國人民的革命曾經是依照了這條定律,中國人民的革命也是依照這條定律。」

1960年代,中蘇論戰時,中共中央於1963年6月14日發表《關於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總路線的建議》答覆蘇共中央的來信,其中有段話說:「歷史證明,革命沒有不通過一些曲折的道路,也沒有不遭受某些犧牲而能夠取得勝利的。...如果誰認為只有革命一帆風順,事先得到不會遭受犧牲和失敗的保票,才可以進行革命,那他就根本不是革命者。」

所以,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既不會為一時的勝利沖昏了腦袋,也不會被一次,甚至多次的失敗所嚇倒;對馬克思主義者來說,失敗與錯誤都不足懼,正如恩格斯所說:「(無產階級)要獲取明確的(革命)理論認識,最好的道路就是從本身的錯誤中學習,“吃一塹,長一智”。」明代大儒王陽明也說:「今日之失,未必不為後日之得。」關鍵在於要能夠善於不斷總結實踐經驗,屢仆屢起,終底於成。但要作好總結經驗的工作,首先必須掌握好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而不是用形而上學的抽象思維方法,不顧客觀發展、變化的現實,直接套用既有的馬列理論;也不能僅依自以為道德、正義的立場,詛咒資本主義,主觀巴望資本主義的崩潰,而是必須深入研究客觀現實,掌握資本運動規律的必然性,再加以自覺地運用,充份、有效地發揮人的主體能動性。。

恩格斯晚年針對馬克思主義盛行後,大量誤解、濫用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現象,再三提醒馬克思主義不是教條、公式,他說:「我們的理論是發展著的理論,而不是必須背得爛熟並機械地加以重複的教條。」;「馬克思的整個世界觀不是教義,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現成的教條,而是進一步研究的出發點和供這種研究使用的方法。」一九四一年,毛澤東在《改造我們的學習》,也根據馬克思《資本論》的研究方法指出,想取得引導革命行動的正確理論,「我們要從國內外、省內外、縣內外、區內外的實際情況出發,從其中引出其固有的而不是臆造的規律性,即找出周圍事變的內部聯繫,作為我們行動的嚮導。而要這樣做,就須不憑主觀想像,不憑一時的熱情,不憑死的書本,而憑客觀存在的事實,詳細地佔有材料,在馬克思列寧主義一般原理的指導下,從這些材料中引出正確的結論。」

關於當前的世界形勢與中國社會主義革命的現實可能性,2019年5月25日,我接受香港《懷火》網站訪問,談大陸佳士工人運動的鬥爭,在題為〈革命的道路是艱難曲折的〉訪問稿中,曾有些簡要的分析,現轉錄部份內容如下:

「從客觀現實來看,整個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政治經濟形勢是有利於左翼革命的。資本主義世界經濟危機無法脫出泥淖,從歐洲到亞、非、拉丁美洲的政治動盪層出不窮,此起彼落,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政治、經濟基礎都在晃動不已。

整個資本主義的世界體系如同組成它的每個資本主義社會,是一個不平等的層級結構,由少數幾個依據實力爭逐霸主地位的強權支配;在經歷四十年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全球化後,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格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全球的政治、經濟秩序現正處在一個劇烈的重構過程之中,最顯著的變化是:美國霸權的衰落與中國大陸的崛起。這個變化有很可笑、深具諷刺意味的一面:資本主義的霸主美國現在違背自由貿易這條資產階級經濟學的基本教義,大搞貿易保護主義;而掛著社會主義招牌的中共走資派則成了自由貿易論最忠實的信徒,習近平近幾年在重要的世界經濟論壇上頻頻大聲疾呼資本全球化,取代美國成了鼓吹貿易自由化的旗手。

這次資本主義世界體系重構的特點是:美國總統川普為挽回日趨衰頹的美國霸權,採取極度自利的經貿、軍事政策,不再打腫臉充胖子,提供歐、日廉價的軍事保護,同時也對歐、日施壓,要求減少貿易逆差,導致世界體系中原本以美國為首、緊密結合的美歐日統治集團出現裂痕;於是,歐、日與中國大陸一起反對川普的貿易保護政策;但美歐日也共同與新崛起的中國大陸有矛盾,都想削弱大陸資本對外擴張的力道,也都想打破仍被大陸國家壟斷資本封鎖的基本工業、金融、通訊、傳媒等重要的經濟部門,而聯手對中共走資派施壓。大陸走資後,也就不能不依循資本必須不斷擴張的邏輯,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要對外擴張(現在主要是通過「一帶一路」的方式),這就會損及美歐日的資本主義大國的利益。於是幾股支配世界體系的勢力,為了重新分割世界市場,各憑經濟、政治、軍事的綜合實力,激烈爭奪,構成多重的矛盾鬥爭關係,因而世界出現了高度不穩定的混亂狀態。」;「中美貿易戰的本質是美國要極力打擊對它最具威脅的中國大陸,以維護它在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中的霸權,於是從經濟、軍事上圍堵大陸(包括挑動台灣與大陸對抗),阻擋大陸爭逐霸權。...隨著整個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危機不斷加深,國際經濟、政治的矛盾、衝突日益擴大,世局的動盪有增無已,這些變化遠非中共走資派所能掌控;大陸的經濟惡化、資本外移、失業率上升是必然的趨勢。」

金寶瑜這本書的主旨在總結1949年後中國社會主義革命的經驗,以促進中國社會主義的再革命。中國大陸是當今世界最具社會主義革命潛能的地區,也是重振世界社會主義革命最重要的關鍵所在。中國大陸的革命潛能在於它有舉世所無的社會主義革命的豐富遺產,更重要的是,由於毛澤東對中國革命的偉大貢獻深植大陸人心,毛澤東的形象與思想已在大多數人民中樹立了無可動搖的崇高地位;中共黨內外的右派曾聯手合作,想效前蘇聯的赫魯曉夫鞭屍斯大林、走向修正主義之所為,處心積慮,極盡所能地造謠誣蔑毛澤東,妄圖徹底摧毀毛澤東形象及其思想,為快速、全面地大搞資本主義開闢康莊大道,但終未能得逞。2011年6月,我在答覆一位參加過朝鮮戰爭的老戰士易衍文先生的來稿時,曾說:「也不用怕會天下大亂,中國與蘇聯東歐的情況有根本的不同,那就是毛澤東思想這個主心骨依然堅不可摧,而且隨著社會矛盾的加深,威望越來越高,凝聚人心的作用越來越大,只要善加清理歷史問題,因應新的客觀形勢與條件,重樹毛澤東思想的指導地位,便不致出現潰散局面。」這個看法,隨著這些年大陸許多民眾主動把毛澤東的生日定為「人民節」,年年舉辦集會慶祝紀念而更加確信,尤其最近經新冠病毒的肆虐荼毒,大陸青年認同社會主義者大量增加,益發令人欣喜。以中國的人口之眾、幅員之廣及在世界政治、經濟、軍事的重要地位,如果重建了社會主義,無疑會像1949年那樣再度震撼世界,鼓舞全世界的左派力量,喚起各國久受壓迫剝削的廣大勞動人民熱烈響應,成為全世界社會主義革命最強大的推動力。毛澤東在生時常說,中國身為世界人口最多的大國,對世界人類應盡更大的責任,作更大的貢獻。中國果能重建社會主義,帶動世界社會主義革命的革命,挽人類於危亡之際,既能自救,也為人類作出最大的貢獻,比起中共走資派出於狹隘民族主義,高唱所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才是中國人最責無旁貸、也最光榮的偉業。

金寶瑜這本書總結了她數十年來積極參與左翼運動的經驗與深入研究社會主義革命歷史的心得,廣泛運用了客觀證據,對中國與世界的社會主義運動、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深重危機,提出了材料豐富、見解深刻的分析;她對中共走資派何以能奪權成功與兩條路線鬥爭的解釋或不無可商榷之處,但如她在本書自序中所言:「寫這本書的目的就是想將我所了解的中國解放後實行社會主義的歷史寫出來,以便供大家批評、討論和補充。」她並沒有視自己的觀點為定論,而是本諸一個真誠的馬克思主義者的立場,提出認識、反思社會主義實踐經驗的有用材料與見解,供各方人士參考,為重建社會主義貢獻一己之力。我們期望本書的出版能引發嚴肅、認真的批評,乃至論辯,從而有益於尋求社會主義革命的最好方案,那麼金寶瑜以年逾八旬的高齡,仍費數月之久,勉力完成這本著作的苦心,就沒有白費了。

2020年6月16日於新北市新店

《中國革命的道路─論解放後兩條路線的鬥爭》自序(金寶瑜)

為什麼要寫這本書?
到了二十一世紀二十年代的今天,我們都看到美國這個大帝國內外都面臨著各種嚴重的危機,因此,在客觀情勢上,現在應該是美國左派挑戰資本主義體制和改變這個社會的一個很好的機會。如果美國左派能夠起來反對美國政府在與壟斷資本結合下對人民的各種欺壓和剝削,將會對全世界反對帝國主義的運動產生非常積極的作用。但是很不幸,雖然美國左派在歷史上曾經有過一段輝煌的歷史,他們站在工人階級的立場與資本頑強地鬥爭,對改變勞工的工作條件和生活條件作出很大的貢獻,包括廢除童工、減少每天的勞動時間、改善工廠裡的工作環境、提高工資和福利等等,和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左派成功地組織了工會。在與資本不斷地抗爭中,犧牲了生命,在美國勞工史裡有數不清的英雄。
但是自從二戰之後,美國的左派發生很大的變化,變化的原因很多,重要原因之一,是左派之前成功地組織工人應該歸功於勞動階級有它自己的政黨,美國共產黨成立於1919年,是由一些仰慕蘇聯共產革命的人組成的,美國共產黨在組織工人上有很大的成就,但是它缺少自主性,一切都是跟著蘇共走,因此不能團結到更多的左派。到了蘇聯共產黨走向修正主義時,它就完全迷失了方向。之後,五十年代在美國瘋狂反共下,右派進一步奪取了工會的領導權。美國的工會轉變了方向,成為只為工人爭取經濟利益的組織,在政治上則完全依賴資產階級的政黨,工會用工人的選票換取民主黨對工會的支持。
在新自由主義下,隨著美國的工業一步步的外移,居住在美國老工業城市的人民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境。在這樣的困境下,左派反對的力量變得非常被動,並且十分的無力。這裡我舉出一些具體的事件來,從左派對這些事件的反應和所採取的行動,我們可以對美國左派的力量作一個評估。雖然這樣的敘述將會把問題扯遠了,但是我認為會有助於認識美國的真實,然後再回去看我為什麼要寫這本書。
我在密西根州的底特律城住了30多年,我的工作就是在這個城的一所大學教書。底特律裡所有的事都離不開資本與勞工之間的矛盾,二十世紀初,底特律城的居民大部份是來自歐洲各國移民,上世紀二十年代有大批南部的黑人北上,加入工人的隊伍。二次大戰時,底特律的汽車廠積極地投入了軍事用品的生產,它們從製造汽車轉為生產坦克、軍用卡車、飛機等。大戰時生產大量增加,雇用的工人也大量增加,因為很多男的被徵去打仗,所以女性開始在生產線上生產。二次大戰結束了三十年代的經濟大恐慌,戰後五十年代是美國經濟最繁榮的日子,底特律汽車生產達到頂峰,人口達到一百八十五萬 (今天人口下降了一半,只剩下九十萬人)。這時新的公路的建設便利了新的工廠和住家從底特律城裡搬去郊區,郊區的興建也是戰後美國經濟進入極盛的原因之一,大量的投資投向郊區新建的工廠、住家、學校、商場、大型購物中心等等,從投資和消費的增加提高了GDP和就業。二戰後,汽車的生產和底特律的居民逐漸移向底特律的郊區,移居到郊區的人大部份是白人,這些白人的工作集中在工程師、醫生、教師、律師和大公司的管理階層,他們多屬於小資產階級,留在市區的多半是勞工階級,因為種族歧視,很多黑人都無法搬去郊區。底特律城和郊區的居民之間黑白分明,不同的階級階級分明。底特律和郊區在行政上屬於不同的城市,各有自己財政的稅收和開支,各自有自己的學校。學校的開支來自房地產稅的收入,郊區的學校有各種課外活動(球隊、音樂、美術等等),底特律的學校連教科書都買不起。
郊區的繁榮的另一面就是底特律城的蕭條和人口逐漸下降。之後,汽車生產更進一步從底特律的郊區搬到美國南部工會力量比較弱的一些州去生產。七十年代後半我搬去時,底特律的城裡已經很蕭條,市政府的財政困難,入不敷出,因此,必須大幅削減各種開支,其中包括公共教育的開支,在貧窮住宅區為了節省開支,連讀書館都被關閉;另一方面,將一些公共設施,像水、交通和收垃圾費等加價。除此之外,底特律市政府更增徵城裡居民的房屋稅。到了八十年代時,更多的汽車生產從美國南部移到墨西哥,底特律失業的居民再度增加,城市的情況更進一步衰退。
1980年左右,正是汽車工廠搬離美國時,通用汽車(GM)突然宣佈要在底特律城裡建一個新的汽車工廠,消息傳來底特律市政府和居民都非常驚喜。通用汽車要底特律城給它一塊建廠的地。底特律城裡有許多的空地,但是通用汽車則堅持要一塊住滿居民的土地。這塊地是早年波蘭移民的住宅區,也有不少後來從南部移民過來的黑人,這個叫波蘭城(Pole Town)的小區有1500住家,144家小生意,和16所教堂。底特律這樣的有人有生意的小區已經不多。但是底特律的市政府還是把它讓給GM。市政府借用一條法律(Eminent Domain,這條法律規定如果因為需要,政府有權強迫居民遷移,但是這裡的需要是指用地建學校或是道路,而不是為私人牟利公司要用地。)為了GM建廠市政府趕走了這裡的居民和小生意,拆毀了教堂,然後把廠地清掃乾淨,交給GM。而且所有的花費都由底特律市政府負擔,在與GM的協議裡,市政府還在GM開始生產後減免它應付的所得稅。在達成協議的過程中,底特律和美國其它地方的左派認為這樣專橫無理的做法對居民太不公平,於是聯合起來反對,在整個拆遷的過程中進行干擾,當推土機已經開到教堂門口時,天主教神父還帶領著信徒們在教堂裡祈禱。這是我搬到底特律後(我住在郊區)看到左派起來反抗的第一次。
GM獲勝後在波蘭城蓋了一個新汽車工廠。三十幾年後,2018年底GM宣布它將關閉美國的三家工廠,其中一個就是底特律波蘭城工廠。GM同時宣布要關閉加拿大的一家工廠,GM一步步將汽車生產撤出美國和加拿大。1980 年GM毀掉了一個熙熙攘攘很有人氣的社區,今天工廠關閉後留下一大片死寂的空間,底特律又多了一個被遺棄的工廠。回頭來看,1980年反對GM在波蘭城建廠是對的,但是也是完全沒有用的,你要反對,讓你去反,我要建廠,照樣建,按照資本的規律,建建關關是合理的,不用的工廠留在那邊不去處理也是合理的。三十年後我們看到這一次左派正義的反對完全失敗。
底特律已經有太多被遺棄的工廠,不用調查,也不用統計,我保證底特律被遺棄的工廠,以平方公里來算,一定是世界第一。所有的汽車公司每次建新廠就把舊廠廢了,但是因為拆毀工廠太花錢,所以就留在那邊不去作任何處理。我還住在底特律時,每次有朋友來看我,我都帶他們在城裡走一圈來參觀這些被遺棄的工廠。我教書的時候,跟兩個同事,每隔一個學期合教一門底特律的課,我教經濟,另外一位老師教勞工史,第三位老師教底特律的詩詞,詩詞中很多都是工人自己寫的形容做工時的情形。每次這門課結束前我們都帶學生去底特律城參觀,很多參觀點都是工廠的“遺址”。底特律被遺棄的工廠已經相當的有名。如果有興趣,可以去網上看看這些被遺棄的工廠。(https://jalopnik.com/the-ruins-of-detroit-industry-five-former-factories-5110995)
底特律有一個很有名的棒球隊叫老虎棒球隊(Detroit Tiger),這個球隊的棒球場(老虎棒球場)已經有一百年的歷史,很為一般市民喜愛,它有很多便宜的硬板凳的座位,一般人可以負擔得起,過去看棒球是一個夏天的娛樂休閒活動。1992 年老虎棒球隊被一個作披薩生意發家的馬克伊利區(Mike Ilitch) 買去,老虎隊的新老闆認為原來的棒球場已經老舊,要求市政府補助來建造一個新的棒球場。在美國很多城市的球隊(棒球隊、足球隊、籃球隊)對它們所在的城市都有同樣的要求,因為新的球場會吸引更多的顧客,而且新的球場可以只留少數硬板凳的便宜座位,設立更多舒服的高票價座位,賺更多的錢。如果市政府不答應他們的要求,這些球隊的老闆就用要將球隊搬走作為要脅。有名球隊多半是在比較老的城市裡成名的,這些老城市一般都是因為工廠搬走,稅收不夠而財政拮据,像底特律還有一些其它的老工業城,都是這樣的情況。但是另一方面,隨著工業遷移,人口減少,一些商業也跟著離開,如果連球隊都留不住,那就真正到了末路,所以最終市政府總是答應球隊的要求,就算是用發債券來借錢,也得為球隊建新的球場,底特律的新棒球場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建成的。底特律的一些市民反對將老虎棒球場拆毀,他們組織起來反對,這是我看到在底特律城左派反對運動的第二件,他們的反對也是正義的、合理的,底特律市的財政已經如此拮据,市民連最基本的需要都無法滿足,這時政府卻要拿錢給棒球老闆建新球場,實在說不過去。反對建新球場的運動堅持了整整十年(1987-1997)而告失敗。新的棒球場1999年建成,位於底特律的城中心,在棒球場的附近又蓋了一個新的足球場,圍著這兩個新球場,有飯館、酒吧,音樂廳,把所有的活動都集中在這幾里路的城中心,來供郊區收入較高的居民來這邊消費。之後,左派在市民支持下,反對在底特律蓋賭場,仍然是反對歸反對,1999年底特律建了三個賭場。美國本來只有兩個州允許設立賭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時增加到23個州。雖然大家都知道用設賭場來“發展”經濟絕對不是上招,但是每個州都在就業減少,稅收下降的情況下,用藉建賭場來增加就業和稅收。
2001年911 之後,美國進軍阿富汗,2002年美國進一步發動侵略伊拉克的戰爭,我也跟著參與反侵略戰爭的活動,在學校裡宣傳反戰,請了一位天主教神父演講,在街上參加示威遊行。到今天戰爭已經進行近20年,阿富汗和伊拉克被破壞得滿目瘡痍,人民受到極端的苦難,當年的反戰卻半點用都沒有。
到了2008年的房貸危機,底特律的市民遭遇到最嚴重的浩劫。2008年的房貸危機是因為美國的幾個大銀行和一些房貸公司的投機引起的。這些金融機構,在房價一起一落間賺了大錢,但是在這房價一漲一落間,底特律的居民失去了他們最值錢的財產,更失去了他們住了幾十年有感情的家,失去了這個他們在這城市裡唯一可以落腳的地方。上世紀末,房價上漲時銀行和房貸公司把握住賺錢的機會,放寬了房貸的標準,根據房屋估價公司高的估價貸款給屋主。譬如說一所原來值六萬元的房子漲價到十萬元,按照十萬元,銀行貸款八萬元給屋主。等到房價跌回六萬元或者更低時,屋主支付貸款有困難時,銀行就將住屋收回,把原屋主趕出家門。銀行將收回了的房子拍賣,當房子在市場上拍賣多了,房價就更往下跌。到2009年和2010年時,原來價值幾萬元的房子跌到幾千元,這時許多外地投機的人就來買去。這些房子原來的屋主都是多年之前買下來為自己退休時居住的,在房貸危機中,他們失去一切。
金融風暴發生得如此之快,左派連反對的機會都沒有。這下可好,風暴過了,左派只能留下來收拾殘局。我認識的一個研究底特律勞工的學者,他實在看不下去這些屋主受到的苦難,把拯救他們看為自己的責任。他組織了居民,在銀行收回房屋,警察來要把屋主的傢俱、用具、衣服丟到街上時,這些居民就把車道擋住,使得車子開不出去;他更帶著一些房子被沒收的屋主去法庭向銀行起訴,因為許多被没收的房子是違法的,但是抗爭了多年,能夠把房子討回來的只是極少數。
房貸危機將底特律城進一步推向崩潰的邊緣。底特律城多年來財政收支的不平衡到了2013年7月終於支持不下去而宣布破產。破產數額達180億到200億美元之大,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大城市的破產事件。破產的細節這裡無法多說,底特律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賣了還債。那一次金融危機,美國總統奧巴馬救銀行、救汽車公司,就是不救底特律的貧困的黑人居民,要救誰?不是個種族問題,是個階級問題。
我寫了幾千字就是想說明從我看到的近四十年的美國左派的具體抗爭中,顯示出今天美國的左派的力量非常薄弱,他們無法對美國的資本主義提出挑戰,只是看到不公平的事憑著正義感一件件地反對。美國的左派敗退到今天的樣子,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美國左派除了短暫的工人運動之外,他們沒有自己的信仰,沒有自己的政黨,在政治上完全依靠資產階級的政黨,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失去了一切,其實,說他們失去了一切並不正確,因為他們並沒有真正的自己的鬥爭歷史,並沒有真正建立起自己的階級意識,因此,到今天連如何去反省都很困難。
反過來看,中國左派有自己的革命歷史,中國革命的歷史是革命前輩用他們的血和生命寫下來的,是我們極為珍貴的遺產,中國的革命史是我們未來發展的依據。寫這本書的目的就是想將我所了解的中國解放後實行社會主義的歷史寫出來,以便供大家批評、討論和補充。其實,我並不適合來作這項工作,因為我並沒有直接參與解放後建設社會主義的實踐,但是我的有利條件是因為我在美國帝國主義下生活多年,對資本主義有相當的了解,因此,可以借對資本主義的批判來了解社會主義。
附:金寶瑜簡歷

1936 生於北平(今日北京)1950 隨父母遷居台北,同年考入北一女初中1956 考入東海大學生物系,後轉學至經濟系1961 赴美就讀於 Bryn Mawr 大學經濟系研究所,接觸民權運動和反越戰運動,1979年獲Bryn Mawr 大學經濟學系,博士學位。1965在5 移居紐約,參加從台灣到美國留學生的海外台灣人左派讀書會,學習中國歷史,讀《毛澤東選集》1968 先後移居巴爾提摩和田納西,兩個女兒相繼出生1976 移居底特律1977 在底特律城 Marygrove 大學任教1979 初次到大陸各地參觀訪問1981 參與在美國美國進步華人發行的《台灣思潮》雜誌1994 於東海大學擔任客座教授1997 於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擔任客座教授2003 以 Marygrove 大學榮譽教授頭銜退休,參與台灣左翼發行的《批判與再造》雜誌2013 移居加州灣區至今
自1993起開始積極參與國際左翼運動,先後於德國、菲律賓、加拿大、馬來西亞、印度、香港、巴西、阿根廷、荷蘭等地參與反帝國主義以及反全球化集會遊行並發表演說。
金寶瑜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資本主義全球化的論述、美國宰制下的帝國主義經濟批判,以及中國社會主義經驗的探討,她的主要著作包括:1,《全球化與資本主義危機》台北:巨流出版社,2005。2,《Revolution and Counterrevolution: China’s Countinuing Class Struggle since Liberation》《革命與反革命─中國自解放後繼續的階級鬥爭》菲律賓: IBON 出版社,2012。3.《Rethinking Socialism》:Paris, Foreign Language Press, 2018, 與已過世許登源合著。法文版,Soleil Rouge, 20184.《From Victory to Defeat: China’s Socialist Road and Capitalist Reversal》Paris: Foreign Language Press,2019。土耳其文版(Onurcan Ulker 翻譯):Patika Kitap, 2019。

淺談生產過剩與資本主義經濟危機(杜繼平)

金寶瑜在她新書的附錄二:晚期帝國主義中,寫道:「1929年的經濟大恐慌是世界資本主義到那時為止最嚴重的危機,每個資本主義大國都無法解決自己國家與生產相比較需求不足的嚴重矛盾。像美國糧食生產大量過剩,一方面糧倉裡的糧食堆積如山,另一方面人民卻吃不飽飯,只能在街上討一碗稀湯。 生產豬肉的農人把豬仔養大賣不出去,乾脆就先把豬仔給殺了埋起來。牛奶賣不出去就倒在水溝裡。為了解決這樣的矛盾,每個資本主義大國都想用出口來解決自己的生產過剩,和因生產過剩引起的失業問題。於是,由美國領先,一方面提高進口關稅,另一方面,將自己的貨幣貶值。」這段話很生動地描繪了資本主義制度「富饒中的貧乏」這種極不合理的特點,即:許多人陷於貧困,食不裹腹,流離街頭,卻不是社會總體的生產過少,不敷所需,而是相反,整個社會生產出的商品、財富極為富饒,然而因存在階級的不平等,社會的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裏,多數人的收入過低,沒有能力購買足夠的生活必需品,不足以消費掉生產出來的大量商品,於是造成社會的總需求不足,形成商品的相對生產過剩,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於焉爆發。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簡略說來,便是:社會的總需求不足,導致供給過剩,使得企業與各類生產者的商品銷售困難,無法回收成本,更遑論取得利潤,於是企業先減薪裁員以減縮成本支出,在情況更惡化下,則宣告倒閉,失業率再攀升,從而使總需求更為下降,形成惡性循環的螺旋形下降;因此,經濟危機的因果鏈條是:需求不足─商品過剩─生產停滯─失業率上升─進一步的惡性循環。何以資本主義的總供給與總需求必然不可能平衡,總要出現周期性的經濟危機?這需要更深入的政治經濟學分析,此處無法詳論。一九三零年代的世界經濟大蕭條證明了自由經濟理論的破產,反自由經濟論的凱因斯主義應運而生。凱因斯不同意亞當‧斯密開創的自由經濟論所說的市場會自動調節商品生產的供給與需求,使供求達到平衡,從而不會產生經濟危機的論調;他認知到資本主義經濟有其結構上的內在缺陷,僅靠市場機制並無法平衡總供給與總需求,故主張必須擴大政府支出(其中包含給失業勞工救濟金等社會福利政策)、增發貨幣、促進出口,其目的都在刺激總需求的回升,使企業能消化生產過剩的商品,出清存貨,從而得以重置生產設備,重新僱工,恢復生產,降低失業率。凱因斯主義在二戰後支配了歐美經濟發達國家的經濟政策,長達三十年左右,但這種不觸及資本主義根本結構問題的改良方案,有其無法長期持續的局限,故而到了七零年代中期難以為繼,出現對付不了的「滯脹」危機(即經濟停滯與通貨膨脹同時並存的前所未有的頑症),於是反凱因斯主義的新自由主義論崛起,在七零年代末、八零年代初,取代凱因斯主義橫行至今,歐美的社會福利體制也隨之崩塌,真可謂「人老去,西風白髮,蝶愁來,明日黃花」。社會福利體制的興起與崩塌不僅僅有經濟因素,還涉及全球階級鬥爭的形勢變化,這裏就不細談了。
金寶瑜今天來信並寄來了一部影片,信中說:「在我教書時,我跟我的兩個同事教一門Detroit的課,每次第一堂課都放這部電影。這電影是一系列經濟大恐慌影片的第一部。1920年代,美國的工業發展很快,福特就是在那時創業的。大批人從南部移民到Detroit 。福特是最早將工資提高到每天5元的工廠。(其實有很多條件才能拿到5元一天的工資)影片中可以看到福特廠裡工人趕工的情形。那時美國共產黨做了好多事,在經濟大恐慌時,共產黨組織Unemployment Council 幫助失業工人,組織工人反飢餓的遊行。很是可惜,美國共產黨,沒有獨立自主,完全跟著蘇聯走,蘇聯變修後,他們也就跟著節節敗退。
這個個片子你可以看到街上施捨湯的景象。值得一看。」
美國在這次的新冠病毒肆虐中又重現了一九三零年代一方面大量傾倒牛奶、樸殺豬牛,另一方面同時有數千萬人無食無屋的不合理現象,雖然導致的直接成因與大蕭條時期不同,但都與市場經濟的私有制有關。現在轉貼這部歷史記錄片,讓大家來個今昔對照,對資本主義制度有直接的感性認識。

略談中美矛盾與新冠病毒疫情的影響(杜繼平)

昨天金寶瑜來信談到:「我在想到(美國)今天還是繼承了凱恩斯的政策用赤字來支持總需求。但是我想如果凱恩斯今天還在世的話,他也會認為這樣作的不可持續性。(這次因病毒而發的救濟全靠印鈔票)其實中國和美國在貿易上的矛盾,認真說來是因為中國是生產國,美國是消費國,除了糧食和豬肉等一些食物外,美國生產的東西已經不多,美國人的消費是靠中國和許多其它國家的出口來維持的。」
我回覆說:「川普與他的主要經濟顧問如納瓦羅之流的蠢貨,根本不懂資本主義的運行機制與經濟規律,只感覺到美國的霸權正快速衰落,中國大陸緊追在後;在高度恐慌下,不擇手段,大搞什麼經濟民族主義,這其實是在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不僅會自受重創,還會惡化本已極為嚴重的資本主義世界體系危機。中美矛盾的深化有其必然性,這不過是再度印證了列寧帝國主義論的論斷:在壟斷資本主義的階段,各大國的資產階級及其國家機器的代理人必然要 為爭奪瓜分世界的市場與利潤而不斷鬥爭和達成協議,並根據其經濟、政治、軍事等諸方面綜合實力的變化而改變鬥爭的形式與協議的條款。2008年以來的資本主義世界危機,加劇了這樣的矛盾。美國霸權的衰落與自私自利,不惜以犧牲盟國的利益自保,使世界政治的格局發生重大的變化,冷戰結束後,美國獨霸而其盟國追隨其後的局面已一去不復返了。
這次新冠病毒大肆蔓延,美國和歐盟先是掉以輕心,以為這只會威脅到亞洲人(《華爾街日報》在中國大陸初爆疫情時,還發文譏嘲中國人是「亞洲病夫」),沒想到隨即快速肆虐美歐,在公共衛生體系本已破敗不堪下,猝不及防,造成目前民命、經濟俱受重創卻難以收拾的悲慘局面,全是咎由自取。美國大印鈔票、猛發國債,動用三萬多億美元,力圖挽救疫情對經濟的重大衝擊,只是在飲鴆止渴,效果有限,前兩天美聯儲主席在電視上也憂心忡忡地表示,光靠貨幣政策並不足以濟危急的經濟之困。美國目前的國債已高達前所未有的二十多萬億美元,而美元的霸權也在衰落中,已不可能再像從前那樣把大部份債務轉嫁給持有美元外匯的國家來幫它負擔了,這在未來必成美國的難治重症。中國大陸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裏去,在世界經濟危機加重、中美矛盾惡化與新冠病毒疫情的威脅下,中國的各種矛盾也會隨之激化(包括台灣問題),中共走資派再不回頭,就只有垮台一途了。」

做好社區防疫,不只為了防堵新冠病毒( 陳美霞)

https://www.coolloud.org.tw/node/94335

橫行海峽兩岸的公衛醫療市場化(陳美霞)

陳美霞在美國留學與教學期間專攻公共衛生醫療,卓有所成;1996年回台後,在成功大學醫學院創立公共衛生研究所,擔任所長,培育了不少公共衛生的良才;2003年台灣爆發SARS疫情,她帶領學生與社會熱心人士深入民眾社區,宣傳、普及防疫與公共衛生的知識,並創立「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力求推動建立健全的公共衛生體系;多年來,常在主流媒體發文為基層公衛工作人員請命,呼籲社會各界重視「預防勝於治療」的公衛原則,扼止醫療商品化的錯誤政策。陳美霞不僅戮力於改善台灣的公衛醫療問題,也長期關注大陸的公共衛生體系,而有深入的研究;2001年,她為跨國出版社 Blackwell 出版的大學及研究所層次的醫療社會學教科書《Blackwell Companion to Medical Sociology》撰寫其中關於中國大陸醫療衛生體系的一章;2006年,改以中文發表在《批判與再造》第31期,題曰《大逆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醫療衛生體制改革》(https://critiqueandtransformation.wordpress.com/tag/%E7%AC%AC31%E6%9C%9F/,刊出後,獲大陸網站大量轉載,流傳頗廣,造成不小的影響。今年二月,她應《人民食物主權網》之邀,發表《橫行海峽兩岸的公衛醫療市場化》的演講,敘述了1949年後中國兩岸公共衛生體系的演變過程,並運用政治經濟學理論透徹分析、批判了兩岸錯誤的醫療商品化、市場化政策對人民生命健康的危害;演講內容及聽眾的問答,經整理成文字已登載在《人民食物主權網》;講稿內容的資料、圖表豐富,剖析條理分明,閱後即可徹底了解兩岸公共衛生醫療體系問題的癥結所在,我們特予轉載。──編者

新冠病毒與資本循環(Rob Wallace等著 佳惠、堅如、羽婷、好運 譯)

我們在4月5日的貼文《怎麼看爆發的新冠病毒疫情?》曾說:「對新冠病毒疫情的評論,一般都只注意各國的疫情與政府的抗疫措施,卻未進一步追究何以這些年頻發各式各樣的流行病?早在1990年代,華勒斯坦等左翼理論家便指出,由於資本主義以瘋狂追求利潤為導向的生產方式,大肆搾取自然資源,嚴重破壞生態環境,滋生了諸多新型細菌、病毒,加以醫藥界也為了利潤,大量濫用抗生素等藥物,使諸多菌毒產生抗藥性,許多病成了難以治癒的頑症,對人類的生命健康造成嚴重的威脅。針對這種危殆情況,前一兩年,「世界衛生組織」便發佈世界公共衛生已進入「緊急狀態」。這次的新冠病毒疫情尚不知何時能抑制,但可以確定的是,只要不捨棄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日後各種種各樣的新型菌毒還會接踵而來,而且人類也會愈來愈無能對抗。這才是面對新冠病毒時應有的認識。」
曾任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及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諮詢顧問的Rob Wallace與其他三位學者共同撰述了《新冠病毒與資本循環》一文,美國《每月評論》(Monthly Review)原預定以此文為五月號的社評,但因疫情緊急,提前在網站上登載。此文深入分析了資本主義導致新冠病毒疫情爆發的結構性成因,破除了一些對疫情的錯誤看法,很值得細讀。《人民食物主權網》將全文譯出,我們特予轉載。

 

新的服務業無產階級 (Ricardo Antunes著 范振國〔人間學社成員〕 譯)

譯案:

前些時日,英國導演肯洛區的《抱歉,我們錯過了你》(Sorry we missed you),以極度寫實的手法,呈現了盛行於英國的「零時經濟」對工人階級殘酷剝削的實態,在臺灣的院線放映後,很受到此間學界與社運界的重視,引起了不少的討論。

Ricardo Antunes發表於《每月評論》(Monthly Review)2018年4月1日的這篇文章,即是針對「零時經濟」以及其他各種新形式的勞動榨取展開的批判,並且也對所謂「後工業服務型社會」,工人階級的性質是否改變?龐大的服務業工人應該如何給予正確的階級定位?進行了深刻的思辯,進而為新形態勞動形式下的勞資鬥爭提出理論的參照。值得有志於社會變革人類解放的同道一讀。

作者簡介:

Ricardo Antunes巴西甘比那斯大學(Univesity of Campinas)社會學教授。著有《工作的意義》(The meanings of work ,Haymarket 2013)。

 

近幾十年來,隨著資訊技術、工業自動化和其他創新的擴展,屢見「後工業服務型社會」即將來臨的觀點。這種觀點認為,在後工業服務型社會,早期存在的無產階級實際上將會消失。然而,即使粗略概觀當代全球勞動市場的現實,也顯示這種不實的說法是錯誤的。在高科技領域出現受過教育的受薪工人的新階級,端賴受雇於諸種行業部門卻越來越不為人所見的工人;這些行業的範圍,從呼叫中心、電話市場到旅館飯店,從清潔公司到零售業、速食店以及照護服務。這些職業的大多數,以這樣那樣的方式,都是不穩定的:季節性、兼職、臨時工、非正式或自雇自營,極少甚至沒有保障和任何福利。

典型的例子是零時契約(zero-hour contract):盛行於英國和其他地區的一種違悖常理的雇傭形式。它雖然沒有固定的工時或工班,零時契約的受雇工仍舊必須不斷地受他的老闆擺佈,隨時等待來電,一旦他們接收到呼叫,他們得到的工薪也僅只是實際工作的時段,而整天、整周、整月耗在等候的時間卻不被計算在內。資訊科技公司特別喜歡採用這種勞動完全彈性化的辦法,可以輕輕鬆鬆地立馬讓工人不斷被剝削,並且讓不穩定的制度更加正常化,將工人棄置在永遠缺乏保護的狀態。 繼續閱讀 ‘新的服務業無產階級 (Ricardo Antunes著 范振國〔人間學社成員〕 譯)’

凱因斯錯了,青年世代過超慘(Malcolm Harris著 張宗坤 譯)

轉載自《苦勞網》,但譯文略有改動。──編者

【《苦勞網》編按】1930年,英國經濟學家凱因斯寫下〈我們後代的經濟前景〉,他預言資本主義在發展100年後,將很有可能解決人類的經濟問題,帶領人們走向物質豐裕和閒暇的時代。但正如本文作者指出,凱因斯的預言未曾實現,新世代的青年反而持續苦於工資停滯、生態危機等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深層問題,而漸漸傾向於左翼社會主義。

原文標題"Keynes was wrong. Gen Z will have it worse.",刊載於《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

Malcolm Harris  The New Inquiry寫手兼編輯(現居費城,目前為《新探網》(The New Inquiry)的編輯。其作品散見於《新共和》(New Republic)、圖書論壇(Bookforum)、《村聲》(Village Voice)以及《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著有《高學歷的背債世代》(高寶出版)。)

譯者 / 張宗坤  政大勞工所碩士生

宏觀經濟學的創始人凱因斯曾預測,資本主義大概可以存在450年左右。這個時間大概介於1580和2030年間,也就是從伊莉莎白女皇投資了航海家德瑞克(Francis Drake)偷走西班牙黃金,直到凱因斯預言人類將能夠滿足我們自身的需求,並將視野投向更高層次的年代。

確實,資本主義這個系統看似正處在轉型的邊緣,但卻不是朝凱因斯所希望的方向轉變。Z世代的命運,原本應該是能夠在休閒娛樂和創造力的生命得到放鬆,但如今卻必須為工資停滯和生態危機做準備。

早在凱因斯1930年代早期的名篇,〈我們後代的經濟前景〉(Economic Possibilities for Our Grandchildren)一文中,他就已預言了百年後的世界樣貌。凱因斯點出了某些現象,如工作自動化(他稱之為「技術性失業」)的到來,但他相信這些轉變是進步的預告:朝著更好的社會進步,朝著人類集體從工作中被解放出來的方向進步。因為擔心這個不需辛勞工作就能得來的轉變,將會造成心理上的負擔,他建議可以把每天工作三小時當作過渡方案,讓我們可以放下「沒別的事可做時該做什麼」的嚴重問題。

我們其實認識凱因斯文章標題裡頭的「後代」是誰:他們就是今天的孩子和年輕人們。2030年的成年勞動力,是在1976年到2005年間出生的。儘管他針對經濟成長率與經濟積累做出的精確預測驚人地可靠,這些數值對於這個世代的意義,已遠不同於他所想像。 繼續閱讀 ‘凱因斯錯了,青年世代過超慘(Malcolm Harris著 張宗坤 譯)’

第三世界知識份子的擔憂──陳映真于杜邦設廠問題座談會發言 (綠色小組影像紀錄 范綱塏整理)

1986年3月,臺灣彰化縣鹿港鎮,一場為時近一年的環境運動,在這個歷史悠久的小鎮上,波瀾壯闊的開展。

運動肇因於美商杜邦化學公司即將於鄰近的彰濱工業區設廠開發,此舉可能產生的環境破壞,以及可能對鹿港小鎮的產業、生活影響,令民眾憂心。民眾在地方鄉紳李棟樑、粘錫麟、施文炳、郭繁男等人的帶領與團結下,展開對政府的請願與抗爭。映真先生也派《人間》雜誌記者到鹿港進行長時間採訪報導,製作專題「激流中的倒影」,將事件的始末詳細刊載於《人間》雜誌第十期。

1987年2月9日,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與杜邦公司、經濟部,以及各界學者專家,舉辦「杜邦公司設廠問題座談會」,各界學者、官員與杜邦公司負責人,在本座談會上針對杜邦公司的設立,提出了多方面的觀點。先生也出席了這次的座談會,並對於設廠一事,站在經濟發展「社會代價」與「人文代價」的角度,發表觀點。整個座談會的紀錄,也由臺灣運動團體「綠色小組」全程記錄了下來。

2016年3月,反杜邦運動卅周年,青年范綱塏在當年運動參與人的帶領下,重新回到歷史現場,採訪參與人對於「反杜邦運動」的回憶與觀點;也重新翻閱綠色小組影像與歷史材料,抄錄整理座談會上各界人士的發言,將其編輯成《巨浪的起點──鹿港反杜邦運動30周年紀錄文集》,對此運動做重新的梳理、完善其面貌。

以下,是先生當天的發言紀錄,環境劇烈變化與人為開發日益飆升的今日,先生言說仍令人深省。 繼續閱讀 ‘第三世界知識份子的擔憂──陳映真于杜邦設廠問題座談會發言 (綠色小組影像紀錄 范綱塏整理)’

保護關稅制度和自由貿易─卡爾‧馬克思的小冊子“關於自由貿易的演說”的序言(弗‧恩格斯)

自美國挑起中美貿易戰後,有關自由貿易與貿易保護主義的問題成了舉世熱議的話題,最近台灣也因高雄市長韓國瑜要求在高雄設置自由貿易區而造成朝野政黨的激烈攻防,贊成與反對的雙方爭執不休,鬧得沸沸揚揚。但由於深悉資本主義經濟規律的人不多,不論對中美貿易戰或台灣設置自由貿易區所發的議論大多流於淺薄、謬誤;包括不少以所謂「左派」自居者,因不諳政治經濟學,也沒真正搞懂馬克思主義,亦持有錯誤的認識,因此我們重刊恩格斯這篇發表於1888年,深刻揭示自由貿易與貿易保護主義實質的文章,並附錄2014/04/02《批判與再造》批判台灣「太陽花」運動的《評反服貿運動之一反服貿運動、全球化與階級問題》(文末附有《馬克思博士關於保護關稅主義、自由貿易和工人階級的演說》),期望能有助讀者弄清這個重要的問題。──編者

(這是正在紐約出版的馬克思關於自由貿易問題的演說(由愛伯恩施坦和卡考茨基譯成德文;馬克思“哲學的貧困”一書的附錄二,斯圖加特狄茨出版社版第188頁及以下各頁)的序言(由本文作者自譯)。因為這篇序言首先是為美國讀者寫的,所以德國的保護關稅政策只能順便提到。不久本文作者也許還有機會專門就德國的情況來探討這個問題。恩格斯在德譯文上加的注。)

1847年底,在布魯塞爾舉行了一次討論自由貿易問題的會議。這是英國工廠主在他們當時開展的爭取自由貿易運動中的一次戰略機動。他們一面慶祝國內1846年廢除穀物法的勝利,一面到大陸去,以大陸各國向英國自由輸入穀物的權利為交換條件,要求讓英國的工業品自由輸入大陸各個市場。在這次會議上,馬克思報名為演講人之一,但是,不出所料,事情是這樣安排的:該他發言之前,會議就閉幕了。因此,馬克思只好把原來準備說的關於自由貿易的話,對布魯塞爾民主協會講了,他當時是這一國際組織的副主席之一。

由於實行自由貿易還是實行保護關稅制度這一問題目前在美國已經提上日程,所以人們認為發表馬克思演說的英譯文是有好處的,並且請我為這個英譯文寫一篇序言。 繼續閱讀 ‘保護關稅制度和自由貿易─卡爾‧馬克思的小冊子“關於自由貿易的演說”的序言(弗‧恩格斯)’

Capitalism Has Failed—What Next?(John Bellamy Foster)

美國著名社會主義雜誌《每月評論》(Monthly Review)主編John Bellamy Foster在今年二月號寫的社評Capitalism Has Failed—What Next?指出資本主義世界體系與地球生態日益深重的危機,整個人類面臨存亡絕續的關頭。文章提供大量材料顯示了,不論是美歐經濟發達國家或亞非拉丁美洲的經濟落後國家都普遍存在的嚴重問題:財富集中在極少數的富豪手中,貧富之大,史所未見;失業或半失業的臨時工、契約工日益增加;買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了學的人越來越多;公共衛生醫療條件不斷惡化,舊有的流行疫病死灰復燃,人均壽命縮短,「世界衛生組織」警告全球已陷入健康的緊急狀態。而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生態環境也遭到致命的破壞,空氣、水、土地的污染並未緩解,大量的物種在持續滅絕中;地球暖化的速度加快,即將越過無可反轉的臨界點;自由民主制面臨崩潰,法西斯主義節節進逼;如此等等。文章也扼要敘述了為壟斷─金融資本的利益服務、主導當今世界的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起源、要旨及其重大的危害,批判了社會民主派仍妄想改良資本主義、回復社會福利體制的錯誤。這篇文章論點深刻,論據充份,文字明白流暢,很值得細讀。──編者

https://monthlyreview.org/2019/02/01/capitalism-has-failed-what-next/

恩格斯論資本主義危機與國有企業

對於資本主義危機的成因和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根本區別,大部份人都搞不清楚。不少人由於沒有弄通馬克思主義,竟把國有企業等同於社會主義因素,橫生謬論。恩格斯在《反杜林論》第三編社會主義的第二節理論部份,扼要地闡明了資本主義何以必然產生貧富的兩極分化與普遍的經濟危機,並痛斥「自從俾斯麥致力於國有化以來,出現了一種冒牌的社會主義,它有時甚至墮落為一種十足的奴才習氣,直截了當地把任何一種國有化,甚至俾斯麥的國有化,都說成社會主義的。」恩格斯很深刻地指出:「無論轉化為股份公司,還是轉化為國家財產,都沒有消除生產力的資本屬性。在股份公司那裡,這一點是十分明顯的。而現代國家卻只是資產階級社會為了維護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共同的外部條件使之不受工人和個別資本家的侵犯而建立的組織。現代國家,不管它的形式如何,本質上都是資本主義的機器,資本家的國家,理想的總資本家。它愈是把更多的生產力據為己有,就愈是成為真正的總資本家,愈是剝削更多的公民。工人仍然是雇傭勞動者,無產者。資本關係並沒有被消滅,反而被推到了頂點。但是在頂點上是要發生變革的。生產力的國家所有不是衝突的解決,但是它包含著解決衝突的形式上的手段,解決衝突的線索。」讀讀恩格斯這些富有教益的論述,對理解現今的資本主義世界經濟危機以及中國大陸當前的實況,會有莫大的幫助。──編者

但是,隨著商品生產的擴展,特別是隨著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出現,以前潛伏著的商品生產規律也就愈來愈公開、愈來愈有力地發揮作用了。舊日的束縛已經鬆弛,舊日的壁障已經突破,生產者日益變為獨立的、分散的商品生產者了。社會生產的無政府狀態已經表現出來,並且愈來愈走向極端。但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用來加劇社會生產中的這種無政府狀態的主要工具正是無政府狀態的直接對立物:每一個別生產企業中的社會化生產所具有的日益加強的組織性。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利用這一杠杆結束了舊日的和平的穩定狀態。它在哪一個工業部門被採用,就不容許任何舊的生產方法在那裡和它並存。它控制了手工業,就把舊的手工業消滅掉。勞動場地變成了戰場。偉大的地理發現以及隨之而來的殖民地的開拓使銷售市場擴大了許多倍,並且加速了手工業向工廠手工業的轉化。鬥爭不僅爆發於地方的各個生產者之間;地方性的鬥爭已經發展為全國性的,發展為十七世紀和十八世紀的商業戰爭。最後,大工業和世界市場的形成使這個鬥爭成為普遍的,同時使它具有了空前的劇烈性。在資本家和資本家之間,在產業和產業之間以及國家和國家之間,生存問題都決定於天然的或人為的生產條件的優劣。失敗者被無情地清除掉。這是從自然界加倍瘋狂地搬到社會中的達爾文的生存鬥爭。動物的自然狀態竟表現為人類發展的頂點。社會化生產和資本主義佔有之間的矛盾表現為個別工廠中的生產的組織性和整個社會的生產的無政府狀態之間的對立。 繼續閱讀 ‘恩格斯論資本主義危機與國有企業’

史料重刊:道德化的批評和批評化的道德─ 論德意志文化的歷史,駁卡爾•海因岑〔註〕(馬克思)

自資本全球化以來,在整個資本主義世界體系內造成普遍的貧富兩極分化、階級矛盾擴大、生態環境惡化,於是舉世充斥著高談道德、良心,控訴社會不公,侈言分配正義之風。發此論調者多為小資產階級民主派,但也不乏主觀上自命為馬克思主義者的,他們不深入研究資本主義實際的社會經濟結構及其衍生出的政治、法律制度與文化現象,但憑自以為正義的道德義憤大肆批評,提出各式各樣的主張,認為社會、國家「應該」這樣那樣才符合他們所謂的公平正義,卻不問資本主義的社會實質「是」怎樣,結果不是提出的各種要求之間自相矛盾,就是脫離實際,淪為自欺欺人的空談。馬克思在1847年撰寫的這篇文章以唯物辯證法和歷史唯物論,用辛辣的嘲諷筆調尖銳地批判了當時德國著名的激進小資產階級民主派理論家海因岑,至今讀來仍具振聾發聵的作用,值得細讀,我們特予重刊。──編者

〔注〕:我回答海因岑先生並不是為了擊退他對恩格斯的進攻。海因岑先生的文章值不得回答。我之所以回答是因為海因岑宣言為分析提供了有趣的材料。——卡·馬·

在宗教改革以前不久和宗教改革期間,德國人創立了一種獨特的、單是一個名稱就夠駭人的文學——粗俗文學。目前我們正處在類似16世紀的革命時代的前夜。粗俗文學重新出現在德國人面前是並不奇怪的。對歷史發展發生的興趣不難克服這類作品所引起的美學上的反感;這類作品早在15、16世紀就在那些甚至鑒賞力不高的人們中間引起過這種反感了。

16世紀的粗俗文學是:平淡無味,廢話連篇,大言不慚,像伏拉松一樣誇誇其談,攻擊別人狂妄粗暴,對別人的粗暴則歇斯底里地易動感情;費力地舉起大刀,嚇人地一揮,後來卻刀背朝下地砍去;不斷宣揚仁義道德,又不斷將它們破壞;把激昂之情同庸俗之氣滑稽地結合一起;自稱關心問題的本質,但又經常忽視問題的本質;以同樣自高自大的態度把市儈式的書本上的一知半解同人民的智慧對立,把所謂“人的理智”同科學對立;輕率自滿,大發空言,無邊無際;給市儈的內容套上平民的外衣;反對文學的語言,給語言賦予純粹肉體的性質(如果可以這樣說的話);喜歡在字裡行間顯示著者本人的形象:他磨拳擦掌,使人知道他的力氣,他炫耀寬肩,向誰都擺出勇士的架子;宣揚健康的精神是寓於健康的肉體,其實已經受到16世紀極無謂的爭吵和肉體的感染而不自知;為狹隘而僵化的概念所束縛,並在同樣的程度上訴諸極微末的實踐以對抗一切理論;既不滿於反動,又反對進步;無力使敵手出醜,就滑稽地對他破口大駡;索洛蒙和馬科爾夫,唐·吉訶德和桑科·判紮,幻想家和庸人,兩者集於一身;鹵莽式的憤怒,憤怒式的鹵莽;庸夫俗子以自己的道德高尚而自鳴得意,這種深信無疑的意識像大氣一樣飄浮在這一切之上。如果我們沒有記錯,德國人民的智慧已用“海涅卡——力大無窮的僕人”這首歌為它立下了一座抒情紀念碑。海因岑先生是復活這種粗俗文學的功臣之一,在這方面可以說,他是象徵著各國人民的春天即將來臨的一隻德國燕子。 繼續閱讀 ‘史料重刊:道德化的批評和批評化的道德─ 論德意志文化的歷史,駁卡爾•海因岑〔註〕(馬克思)’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79,647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