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歷史回顧與反思' Category

橫行海峽兩岸的公衛醫療市場化(陳美霞)

陳美霞在美國留學與教學期間專攻公共衛生醫療,卓有所成;1996年回台後,在成功大學醫學院創立公共衛生研究所,擔任所長,培育了不少公共衛生的良才;2003年台灣爆發SARS疫情,她帶領學生與社會熱心人士深入民眾社區,宣傳、普及防疫與公共衛生的知識,並創立「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力求推動建立健全的公共衛生體系;多年來,常在主流媒體發文為基層公衛工作人員請命,呼籲社會各界重視「預防勝於治療」的公衛原則,扼止醫療商品化的錯誤政策。陳美霞不僅戮力於改善台灣的公衛醫療問題,也長期關注大陸的公共衛生體系,而有深入的研究;2001年,她為跨國出版社 Blackwell 出版的大學及研究所層次的醫療社會學教科書《Blackwell Companion to Medical Sociology》撰寫其中關於中國大陸醫療衛生體系的一章;2006年,改以中文發表在《批判與再造》第31期,題曰《大逆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醫療衛生體制改革》(https://critiqueandtransformation.wordpress.com/tag/%E7%AC%AC31%E6%9C%9F/,刊出後,獲大陸網站大量轉載,流傳頗廣,造成不小的影響。今年二月,她應《人民食物主權網》之邀,發表《橫行海峽兩岸的公衛醫療市場化》的演講,敘述了1949年後中國兩岸公共衛生體系的演變過程,並運用政治經濟學理論透徹分析、批判了兩岸錯誤的醫療商品化、市場化政策對人民生命健康的危害;演講內容及聽眾的問答,經整理成文字已登載在《人民食物主權網》;講稿內容的資料、圖表豐富,剖析條理分明,閱後即可徹底了解兩岸公共衛生醫療體系問題的癥結所在,我們特予轉載。──編者

鄭州文革武鬥和“文攻武衛”口號(三)

七、7.16“鄭紡機戰役”:“我們六個人……,知道都要死在這裡了”

徹底轉變形勢的7月份,有兩場戰役:7月16號鄭紡機戰役我們敗的很慘,7月26日煙廠決戰,“二七公社”勝利了。後者徹底轉變了河南形勢。

7月16日是毛主席暢遊長江一周年,“二七公社”在市體育場召開大會。下午,北郊各單位的遊行隊伍經南陽路回去,路過鄭州紡織機械廠門口的時候,遭遇路西廠區保守派的埋伏,磚頭鋼塊劈頭劈腦打過來了,我方撤到路東,雙方相持。應該說我方開始是不服氣和輕敵,要在還沒有發生過大型武鬥的北郊工業區和保守派決戰。

繼續閱讀 ‘鄭州文革武鬥和“文攻武衛”口號(三)’

鄭州文革武鬥和“文攻武衛”口號(二)

 四、“6·1 反擊戰”

袁:鄭州糧食學院,也就是現在的河南工大,曾是中國唯一的糧食學院。河南文革中有句順口溜:“響噹噹,硬梆梆,當年糧院扛過槍”,是批評一些人炫耀其造反資本,也說明在鄭州武鬥高潮中它是“二七”派一個重要的基地。1967年的5 月底,每天都被“十大總部”的數萬人包圍。“火指”成立的當天就決定:反擊從這裡開始。

事先,我們已經瞭解包圍者分上午下午兩班,中午一點交班。為“防偽”,他們的人員在耳朵上都要粘一小塊膠布。

6 月1 日(有些人記得是2 號),戰鬥前夕,我們指揮部在鄭大文科樓平臺上和糧院用海軍旗語聯繫,雙方準備完畢。

李:哦,他們還有人被包圍?

袁:我們至少有好幾千人被包圍在那裡堅守陣地。12 點整,糧院吹衝鋒號,做出向外突圍的姿態,吸引他們的注意。同時,我們一支隊伍,以“5.4 戰團”(是以鄭州評劇團、鄭紡機一些單位,聯合社會上一些人組成的)為主,大概有一兩千人,打著“十大總部”的旗幟,為了惑敵人,分辨敵我,耳朵上都貼了兩個膠布,提前從鄭大和糧院之間的金水河河床潛伏過去,已靠近他們。他們回頭看看以為是交接班的,沒有在乎。我們進入他們陣營後就棍子亂舞。他們亂套了:他媽的,咋回事啊?怎麼自己人打自己人啊!

繼續閱讀 ‘鄭州文革武鬥和“文攻武衛”口號(二)’

鄭州文革武鬥和“文攻武衛”口號(一) ——原河南二七公社“火指”負責人袁庾華專訪

袁庾華口述李素立采寫並整理(本稿經袁庾華審訂、補充、修改——李素立。)

訪談時間:2013 年12 月24 日下午預訪,

2014 年3 月21 日、4 月23 日下午和晚上。正式訪談。

訪談地點:袁庾華家

受訪人:袁庾華

主訪人、整理者:李素立

主訪人的話:

袁庾華,湖南湘鄉人,1946 年生,初中未畢業,到鄭州肉聯廠作學徒工。文革中成為河南全省的造反派組織““二七公社””的重要骨幹,也因文革政治問題四次入獄,累計被囚十數年。1989 年出獄後經商,並經常到全國各高校去講學。在原《人民日報》評論員馬立誠的《當代中國八種社會思潮》(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2 年版,P63—65)一書中,袁先生被稱為近來“引起公眾注意”的一位“老左派”。海內外多家媒體稱其為“毛派思想家”。

一年前,筆者在“鄭州思想沙龍”認識了袁庾華先生,有了採訪他的機會。對過去的經歷,袁先生思路清晰,侃侃而談。雖然對他的一些觀點筆者並不贊同,但他在文革中的“造反”及武鬥經歷還是引起了筆者的極大興趣。更令筆者大感意外的是,文革中家喻戶曉、文革後“臭名昭著”的口號“文攻武衛”,袁先生說是他先提出來,並經江青首肯的。     那麼它是怎麼提出來的?又與鄭州武鬥的發生、發展和結束有什麼關係呢?他的敘述能給我們提供一個獨特的視角。

繼續閱讀 ‘鄭州文革武鬥和“文攻武衛”口號(一) ——原河南二七公社“火指”負責人袁庾華專訪’

探討毛主席的社會主義經濟發展的理論和策略 兼評遠航一號:《21世紀與共產主義》中的經濟發展觀(金寶瑜)

現居美國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者金寶瑜教授新近完成評論《紅色中國》網站主編遠航一號撰寫的《21世紀與共產主義》的長文,探討了毛澤東的經濟發展理論與策略,頗有助於了解毛澤東時期的中國社會主義建設,我們全文登載。此文亦已登載於《紅色中國》網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8018&page=1──編者

探討毛主席的社會主義經濟發展的理論和策略

兼評遠航一號:《21世紀與共產主義》[1]中的經濟發展觀

 讀了《21世紀與共產主義》這篇文章中有關社會主義革命後發展的兩段,這兩段觸及到有關經濟發展這個非常重要的、關鍵性的問題,也就是如何看待社會主義發展和資本主義發展的問題,使我感到特別是到了今天,再次深入討論這個問題的重要。本文提出我對毛主席的社會主義經濟發展的理論和策略的認識。希望對這議題的討論能引起回應,經由大家提出不同的意見繼續討論。下面就先從遠航一號文章中講到的革命後的經濟發展談起。

「在打倒了舊的統治階級以後,新生的社會主義國家將經濟剩餘掌握在自己手中,開始了工業化進程,在自己國家的歷史上第一次實現了現代經濟增長,提高或者鞏固了各民族國家在世界資本主義體系中的地位。」

總的來說,這篇文章狹隘地強調革命後社會主義建設的成就是現代經濟成長,這點從上面這一段充份的表現出來。不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成功取得政治後,在經濟上有了自主權,國家的剩餘不再被帝國主義國家抽走,因此可以充份的利用自己的剩餘來進行工業化,發展現代化的經濟,但是這只是社會主義革命建設中的一部份。革命後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經濟建設之所以受到廣大人民的支持,是因為革命後的建設是與社會主義革命同時進行的,因此雖然都是經濟建設,但是卻與資本主義經濟建設截然不同。中國的經濟建設不但與資本主義建設的目的不同,如何積累建設需要的資金也不同,對國家生產的產品的分配也不同。社會主義的經濟發展不但受中國人民支持,也受世界上被壓迫人民的支持。從中國的近鄰,東亞、東南亞和南亞,到離中國遙遠的拉丁美洲和非洲,落後國家的廣大人民對中國這樣嶄新的發展都非常仰慕和想要效仿。新中國社會和經濟建設,以及新社會中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也吸引著北美、西歐、日本等資本主義發達國家中許多進步人士和貧苦大眾。

繼續閱讀 ‘探討毛主席的社會主義經濟發展的理論和策略 兼評遠航一號:《21世紀與共產主義》中的經濟發展觀(金寶瑜)’

袁庾華北京科技大學演講:毛澤東與東亞和平

2013年4月28日,著名民間學者袁庾華老師受北京科技大學強學會之邀,在學術報告廳做了一場題為《毛澤東與東亞和平》的演講。

這次講座袁老師講了兩個問題:抗美援朝和中日關係。

袁老師說: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奠定了東亞60年來的和平基礎,儘管近期朝鮮半島局勢緊張,袁老師認為不會打起仗來。對於那場戰爭,在思想界有很大的爭議:該不該打?打得如何?打的後果?針對這三個問題,袁老師一一作了回應。1.該不該打?這不是問題。剛剛成立的新中國,在大部分重工業基礎在東北以及美國已經打算要入侵中國東北的情況下,沒有選擇,問題只是在朝鮮打還是在中國境內打?2.打得如何?志願軍從鴨綠江邊打到三八線,當然是打贏了。袁老師還引用美國政界和媒體的說法,說明抗美援朝對於美國的教訓是深刻的。3.打的後果?針對指責者說的美國本來已經放棄了臺灣,抗美援朝使中國丟掉了臺灣。袁老師說,6月25日朝鮮內戰開始,6月27日美第七艦隊進入臺灣海峽,我是10月19日才出兵。而且抗美援朝使我整個民族出現空前的熱情,空前的團結,也是一場偉大的群眾運動,極大促進了國內的經濟建設。

講到中日問題,袁老師首先肯定了去年中國人民“保釣”遊行等愛國行為,但是對於在遊行示威中出現的 “殺!殺!殺!”、“殺光日本人”、等錯誤的口號,袁老師認為是不符合毛主席教導的。

繼續閱讀 ‘袁庾華北京科技大學演講:毛澤東與東亞和平’

70年代中國(廣州《開放時代》雜誌2013年1月)

摘要:《開放時代》雜誌社主辦的第十屆開放時代論壇,主題為探討中國在70年代的轉型,辨明改革開放前後的政治、經濟及社會聯繫的豐富性及複雜性,淡化過於強烈的意識形態色彩,緩衝"左"、"右"的詰抗,拓展理解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尺度。王紹光、黃萬盛、單世聯、蔡翔、金大陸、徐俊忠、老田、郭春林、賀照田、羅崗等發言錄音整理。

1. 王紹光:"文革"中的"新思潮"
2. 蔡翔:"文革新政"和70年代
3. 黃萬盛:70年代的倫理記憶
4. 徐俊忠:為毛澤東農民組織思想與實踐辯護;老田:毛澤東時代的資本與勞動
5. 70年代與"三農"問題
6. “文革"結束及"新時期"開始的歷史-觀念意涵

《開放時代》編者按
由開放時代雜誌社主辦的第十屆開放時代論壇於2012年11月18日至19日在安徽涇縣查濟村"鐘秀夢緣"舉行。本屆論壇以"70年代中國"為主題,旨在探討中國在70年代的轉型,辨明改革開放前後的政治、經濟及社會聯繫的豐富性及複雜性,淡化過於強烈的意識形態色彩,緩衝"左"、"右"的詰抗,拓展理解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尺度。
以下內容根據現場錄音整理而成,並經所有發言者校訂。由於篇幅限制,內容略有刪節。

繼續閱讀 ’70年代中國(廣州《開放時代》雜誌2013年1月)’

試站在左派立場回答你這三個問題:“反右”、“大饑荒”、“十年文革”(王希哲)

有一網友劉路針對廣西部份高校師生紀念毛澤東的觀點,拿右派宣傳了幾十年的陳腔濫調評論說:「沒有毛主席就沒有反右、沒有三年大饑荒,沒有十年文革,這些浩劫左派朋友怎麼不說?這些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績呀。左派和右派犯一個毛病,選擇性發言,屁股決定腦袋。這樣很不好。」王希哲先生針鋒相對地加以反駁,我們全文照登。───編者

1、反右

答:當初三中全會後前後,“右派”們都這樣說(起碼99%以上都說)“我們是擁護黨的。是好心為黨提意見的,我們都是牧馬人,是第二種忠誠。我們被冤枉了!”。這麼說,“反右”,當然就是錯的了。真是“浩劫”。人家都是擁護黨擁護社會主義的,你反什麼“右”?於是,除了林希翎幾個,一律平反。但後來(至今),右派們見到形勢來了,就紛紛反水說:我們當初就是反共的!這麼一來,倒證明反右沒有錯啊?你們當初果然就是反共,共怎麼不反你們?浩劫什麼?(必須說,倒正是林希翎後來的表現,真證明共產黨是冤枉反錯她了。劉賓雁也證明他並非右派)

當然,右派會說“就算我們當初都是反共的,你也不應反右。”那就是另一個立場下探討的問題了。

繼續閱讀 ‘試站在左派立場回答你這三個問題:“反右”、“大饑荒”、“十年文革”(王希哲)’

美國麻省大學安城分校將舉辦釣魚島問題討論會

各位前輩同仁:
美國麻省大學安城分校的中國問題俱樂部正在籌備一次校內公開活動,內容是放映電影“甲午大海戰”和相關歷史時事問題(尤其是釣魚島問題)的討論。我們深知這部電影有著這樣那樣的缺憾,但正如一位互聯網上不知名姓的網友所指出的: 《甲午大海戰》算不上一部製造精緻、情節動人、有創新的商業大片,但絕對是每一個中國人需要去看的電影。“ 在目前的形勢下,就更是如此了。
在籌備這一活動的過程中,同學們集思廣益,迸發出一些有價值的想法。但在幹得熱火朝天的同時,某些問題上也還需要各位前輩同仁的指點和幫助。比如,一位原參與制作幻燈片的同學在網上搜集臺灣“老保釣”的事蹟時,遇到了找不到清晰圖片的困難(詳見下面的電子郵件交流)。類似於這樣的問題和困難,還請各位前輩同仁不吝相助為盼。當然,能借這次活動和各位前輩同仁交流心得思想,也是俱樂部全體成員的一件樂事。
下面是俱樂部這次活動的宣傳詞,是一位理工科同學創作的。不知大家讀後是什麼感受,反正我個人覺得是激情四溢、感人肺腑,反映了當代進步青年的心聲。活動海報因為是圖片格式,單獨作為附件附於此信,海報中的一首“打油詞”也有些趣味,其文字一並列在下面的“活動宣傳詞”之後。另外還有負責這次活動的同學的一些往來的想法,請大家批評指正。

繼續閱讀 ‘美國麻省大學安城分校將舉辦釣魚島問題討論會’

毛澤東時代大學生與當今大學生的十個不同 (甲殼蟲)

在毛澤東時代,隨著國家發展的需要,大學生的人數迅速逐年增長。毛時代的政策重點發展獨立自主的工業體系和相關技術,而當前的殖民地經濟主要是外資經濟、血汗工廠、廉價出口產業和房地產。因此相比而言毛時代的經濟比殖民地經濟需要更多的大學生。

由於殖民地經濟只需要廉價勞動力,現在大學生不管畢業未畢業都已存在就業生存的壓力。蝸居蟻族是他們生活的真實。當今大學生對毛澤東時代的大學生只有耳聞,無有目睹,更談不上切身體會。
今日大學生與毛澤東時代大學生有何不同呢?
繼續閱讀 ‘毛澤東時代大學生與當今大學生的十個不同 (甲殼蟲)’

人民公社實踐與農村改革的再認識 (香港理工大學中國農村讀書小組)

香港理工大學中國農村讀書小組的這篇討論記錄,對中國大陸人民公社的實踐,作了深刻的反思,很有助於我們認識人民公社的歷史經驗。但文中接受了英國倫敦大學教授Chris Bramall的看法,認為馬克思主義是經濟決定論,則是錯誤的。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論是以唯物辯證法為思維方法建立起來的,從馬克思、恩格斯到列寧、毛澤東都不曾用機械論的形而上學方法去思考問題。一百多年來,不論是在支持或反對馬克思主義的陣營中,都大量存在以為馬克思主義是唯經濟決定論的錯誤看法,來日我們會有專文論述怎麼運用唯物辯證法來理解馬克思主義,以真正掌握馬克思主義,並真正讀懂馬克思的《資本論》。──編者

1958 年,人民公社正式在全國推行,此後至八十年代初期的二十多年,公社制度一直是我國農村的基本經濟制度。以土地集體所有、集體勞動和按照工分制分配為主要特徵的公社制度,在改革開放以後,被主流話語冠之以“大鍋飯”、“養懶漢”、“效率低下”之名加以詬病,並被家庭聯產承包制所取代。改革開放是對人民公社的否定。公社制度的形成和穩定期間內,中國的確面臨了一些問題,如三年自然災害、農民低收入、公分掛帥、損公肥私等,但是這些消極現象本身和公社制度是否有必然聯繫?公社制度是否真正低效率?本次討論試圖回應一些改革開放後主流(包括學界、媒體、大眾)對人民公社的批判。

繼續閱讀 ‘人民公社實踐與農村改革的再認識 (香港理工大學中國農村讀書小組)’

農業合作化至文革時期的社會主義發展論爭 (香港理工大學中國農村讀書小組)

所謂農業合作化,簡單來說就是把原本由個體農民或個體農戶耕作的土地及其他生產資料集中使用,當中涉及農地的使用權及農產品的分配權等複雜問題。最初的合作化由數個農戶組成的互助組開始,再發展至包含更多農戶的初級社及高級社,直到最後的人民公社。合作化過程中農戶的數目不斷增長,此外,在分配方式上,逐步減少了個體農戶、農民原初佔有的生產資料投入在核算上的比重。

繼續閱讀 ‘農業合作化至文革時期的社會主義發展論爭 (香港理工大學中國農村讀書小組)’

我的爺爺–舊中國的精英為何理解文革?(風展紅旗如畫)

我爺爺就是那種舊中國的那種精英。鄙視勞動人民,是真鄙視。即使新中國成立很久以後,他要求我在工廠學徒的父親離那些工人遠一些,是真的看不起。但他能理解土改、理解毛的工業化、理解文革,很有意思的人。但讓他自己去接觸勞動人民,他做不到。所以我小時候關注意識形態和思想這些東西,就是想搞明白為什麼會在一個被毛分了土地,分了工廠,拆散家庭(九個老婆)的反動分子卻如此的尊敬的毛,從不說毛一句壞話,家裏大廳擺毛像,床邊擺毛的作品。

繼續閱讀 ‘我的爺爺–舊中國的精英為何理解文革?(風展紅旗如畫)’

《建黨偉業》背後的中國與世界(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生 邱士杰)

近期大陸熱映的《建黨偉業》說的是一場開天闢地的大事件,可惜的是,這場大事件被說成了眾多大事中的一件。

如同某些網評所言,由各路明星所詮釋的《建黨偉業》簡直是部民國名人傳。雖然歷史劇未必非由專業特型演員飾演,但明星紮堆祝壽,使人看不到一部獻禮片起碼該有的嚴肅性。或許這部獻禮片也不打算訴諸嚴肅,而只是訴諸於嚴重抽離歷史感的“激情”。因此劇中的五四運動不但沒有一句代表性的歷史口號(比方“外爭主權、內除國賊”),反而讓陳獨秀李大釗等人在萬民(其實主要是學生)簇擁下空喊一堆欠缺時代感的口號。這些口號不斷強調“歷史的重要時刻就要到了”、強調他們“今日之行動”將是“中國美好未來之先聲”。在那種悲憤的情境下,怎麼可能有人能有心情與自信說出這種理應九十年後才能斷言的話呢?──當然,這畢竟是九十年之後才拍的影片。

繼續閱讀 ‘《建黨偉業》背後的中國與世界(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生 邱士杰)’

鞍鋼憲法在抵抗強烈地震中發揮了巨大作用 ―――開灤井下萬名礦工在唐山8級地震中奇跡般生還的原因解析 (已退休研究員 李振城)

據《中國新聞週刊》記者龐清輝,於2010年8月19日在該刊發表的採訪報告中說,1976年唐山發生8級強烈地震時,處於震中的唐山開灤煤礦正在井下作業的萬名礦工,竟然奇跡般地生還。這個感人事件雖然距今已34年,卻仍然是值得人們回味的特大歷史新聞。在文中,記者還詳細講述了萬名礦工得以生還的各種具體原因,但是沒有點透其深層的歷史原因。其實,通過這些具體原因的分析,人們已不難發現,萬名礦工之所以能夠生還,其深層的歷史原因就在於,鞍鋼憲法在抵抗強烈地震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繼續閱讀 ‘鞍鋼憲法在抵抗強烈地震中發揮了巨大作用 ―――開灤井下萬名礦工在唐山8級地震中奇跡般生還的原因解析 (已退休研究員 李振城)’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79,640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