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時事評論' Category

「九二共識」與兩岸關係(杜繼平)

自否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上台後,明眼人早知兩岸關係會不斷惡化,也預言北京會採取的制裁手段之一就是打外交戰,削減中華民國的邦交國,讓台灣在國際上日益孤立。最近巴拿馬轉與北京建交,台灣輿論沸沸揚揚地熱議此一外交挫折,向來敢做不敢當,習於推諉卸責的民進黨,自然也照例使用愚民詐術,力避這是否認「九二共識」的必然結果的事實,一意指責北京,意圖藉此鼓動反中民氣,還恬不知恥地以一致對外之名,要求在野黨派聯署共同聲明,為他們錯誤的兩岸政策背書。

所謂「九二共識」的核心要義,簡單說來,就是兩岸都承認大陸與台灣同屬中國的領土,兩岸的統治權雖不一,但無損於中國主權、領土的完整。這是台灣方面在1992年提出的處理兩岸關係的方案的主要精神,目的在求同(雙方都堅持兩岸同屬中國領土的一個中國原則)存異(雙方也互不同意對方的正統合法性)以促進兩岸的和平交流,其根據是中華民國憲法對主權與領土的規定,直接的來源則是1991年李登輝當政時,由「國家統一委員會」與行政院通過的「國家統一鋼領」,「國家統一鋼領」的原則第一條就明言:「大陸與台灣均是中國的領土,促成國家的統一,應是中國人共同的責任。」台灣方面提出的方案在與大陸「海協會」幾經函電往返磋商後,1992年11月雙方達成求同存異的共同看法,即在兩岸事務性協商中,各自口頭表達一個中國的立場,而不爭論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這個協議後來就被簡化概括為「九二共識」。 繼續閱讀 ‘「九二共識」與兩岸關係(杜繼平)’

廣告

國際市場生產了現在中國的反共精英“文化人”(王希哲)

近日,讀了郭松民等先生幾篇評論老地主家族女兒,“湖北省作協主席”方方反攻倒算翻土改的案,“為地主階級鳴冤叫屈,哀哀哭墳的長篇小說”《軟埋》。很好。裡面一句評論,特別引起我的注意和思考。他說:

“這讓我想起了七十年代之前,經常在報紙的社論中讀到的一句話,大意是:“被推翻了的反動階級,他們人還在,心不死,時刻夢想反攻倒算,恢復他們失去的天堂。””

郭先生跟著說:

當時覺得這句話甚為荒謬,因為生活中遇到的前地主或他們的後代,個個謙虛低調,完全看不出心中有仇恨的樣子,現在想來,卻是至理名言繼續閱讀 ‘國際市場生產了現在中國的反共精英“文化人”(王希哲)’

今天中國有沒有任何一個黨可以代替共產黨?(王希哲)

(在澳洲坎培拉紀念“全紅總”五十周年討論會上的一段發言)

齊家禎女士說,“有人說,‘共產黨垮臺了怎麼辦?今天中國沒有任何一個黨可以代替共產黨’。那是因為共產黨不允許人家自由組黨,它要鎮壓人家。如果共產黨不鎮壓,肯定可以有人能代替共產黨。”

我不贊成齊女士的這番說法。

按齊女士說法,因為共產黨的鎮壓,今天中國才沒有一個黨可以代替共產黨。若共產黨不鎮壓,就會有了。這本身就已經證明,確實,今天中國沒有任何一個黨可以代替共產黨。

我們想想,共產黨當年是經國民黨允許的嗎?共產黨是沒有經過國民黨的鎮壓,沒有付出千千萬萬的犧牲,竟接替了國民黨統治中國的嗎?

在中國,一個沒有經過鎮壓,一個沒有經過在鎮壓和反鎮壓,迫害和反迫害長期嚴酷鬥爭錘煉中成長、成熟起來的黨(或團體),沒有在這嚴酷鬥爭中產生出勇於付出每個人自己巨大犧牲的黨員群體,是沒有領導中國的資格,甚至沒有資格談什麼領導中國的!

在專制條件下,一個反對黨要衝破黨禁成立起來,成熟起來,最終獲得人民的認可,是需要經歷錘煉的。有如一塊鋼坯欲成材,必要經過烈火的猛燒,重錘的鍛打,結晶的緊密,渣滓的析出。因此,統治黨對反對黨的鎮壓,不過是上帝借統治黨之手為錘,對反對黨考驗,看它究竟能不能經打成材罷了。或一打便鳥獸散?這是一個反對黨,特別是中國的反對黨產生和立足的題中應有之義。

一個未經艱苦犧牲錘煉卻獲僥倖可以“合法”競爭政權的“反對黨”,必是一個政治投機的黨。它必是由社會各類乘勢而起的政治投機分子個人野心分子所匯入所構成,哪怕其中原有的優秀分子,也會被他們排擠和汰出(有如臺灣民進黨)。這樣的機會主義黨急欲出頭,只能靠不斷扯高的非理性極端口號甚至族群仇恨口號取勝,全不顧把國家民族推向危險境地。而經艱苦犧牲錘煉立足了的反對黨,是政治成熟的黨,已經獲得了人民的認可,具有了可能領導國家的資格,他們就完全不必靠投機的極端口號搏險,他們競爭政權的政策口號,就可以完全以他們所認識的國家和人民當前和長遠的利益為依歸了。

今天中國的狀況是什麼呢?正如齊家禎女士描述:因為共產黨不允許人家自由組黨,所以還沒有任何黨可能代替共產黨。她要求的是共產黨不應該鎮壓。不鎮壓就有了。

老王的意思是,共產黨不允許你自由組黨,對你鎮壓,是必然的,題中應有的,是上帝對你的錘煉。如果你害怕鎮壓,不能付出犧牲,經不起錘煉,“人家不允許”你就不幹了,不敢幹了,正說明你還真不具有組織反對黨的資質,更談不上有什麼可以代替共產黨的“反對黨”了。

所以說,“今天中國沒有任何一個黨可以代替共產黨”,這個論斷,完全正確。不要不服氣。真不服氣,最好自己爭氣。

2016年11月23日

馬曉力女士竟那麼仇恨紅歌?(王希哲)

一首“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紅歌,什麼大事?怎麼這個女人就那麼仇恨?一再上書共產黨中央,滿紙的“嚴查,嚴查”“追究,追究”?!她是一個反共的女人?不是啊,她叫馬曉力,說是一位“紅二代”女士。紅二代女士竟那麼仇恨紅歌?不是啊,據媒體報導,這位元紅二代馬女士曾:

“草原戀合唱團團長馬曉力用陝北方言演唱的一曲《東方紅》,把觀眾的激情又一次推向高潮,臺上唱,台下合著旋律節拍鼓掌。把對領袖毛澤東、對中國共產黨由衷的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大海航行靠舵手”馬女士說是文革主題歌,《東方紅》難道不是首席的“文革主題歌”?原來,馬女士說,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的人動機是要為文革翻案。為文革翻案是不能允許的,不能容忍的,所以,她要要脅她的“中央”,必須去“嚴查”,去“追究”。

我們知道,反共的右派對紅歌,是極端的仇恨的。他們根本上不喜歡“紅歌”所代表的紅色江山,他們想推翻這個江山,所以對“唱紅打黑”的薄熙來仇恨得眼睛發紅,必得拱動他們的中南海代理人溫家寶們策劃陰謀加之以“莫須有”,將薄“一舉拿下”,投入監獄。

而馬曉力們這類代表著暴發的權貴“紅二代”(相對不少本色的平民紅二代)們,則仇恨的是文化大革命。表面的“紅色江山”,他們是要的,因為他們的地位,好處全得之於這“紅色江山”。文革則不能要。因為文革曾剝奪過他們老子的特權,把他們打倒在地上,痛苦萬分。他們對文革的所謂“翻案”已經警惕到了神經質的地步。反共右派的推翻“紅色江山”,他(她)們倒不太在意,太神經質,他們甚至可以與反共右派唱和“推牆”,如任志強們,因為真換了江山,右派“憲政”了,他們在“改開”中暴發攫取的巨額“私有產權”是一定有保障的,要命的是文革,文革若翻案了,人民的“文革”風暴再起了,他們就知道,一切完蛋了。所以,89全國人民的反腐敗運動的罪名首要就是“文革又來了!”,不惜糟蹋“軍民魚水”傳統的野戰軍,上街開槍去打,開坦克去碾。

明白了這些,也就明白了這馬曉力們對這場“大海航行靠舵手”演唱會要求“嚴查”“追究”的本質了:資產階級專政!共產黨內的權貴買辦資產階級要脅他們的右派黨中央依據那個“徹底否定”文革的《決議》,繼續堅持和加強對共產黨內外的社會主義左翼力量的專政,不得有絲毫的放鬆,不許他們抬頭,不許他們翻案,不許他們“挑釁”。

習近平怎麼辦?中國社會主義左翼力量在近30多年的專政壓迫下,奮力抗爭,近些年開始了復興,與習近平沒有關係嗎?有的,正是“兩個三十年不可互相否定”,給了左翼力量黨內抬頭的依據。“嚴查政治違紀”?請馬女士們“追查”習近平。事實上明眼人可以看到,馬女士的攻擊“大海航行靠舵手”演唱會的“個人崇拜”雲,正是沖著習近平去的。體制內權貴右派聯絡體制外反共右派企圖將習近平如薄熙來一般推倒,早已是司馬昭之心。馬曉力今日加上了一腳。

在此形勢下,左翼要生存,要復興,要維護自己和人民的權利,就一定要團結起來,給予黨內買辦資產階級堅決的回擊。有位左大培先生對馬曉力憤怒說:你們和反毛分子企圖依託權勢“的壓迫把我的逆反心理挑起來了:老子今後還就要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你願把我怎樣就怎樣!”

這不對。

一,不是“老子今後還就要如何”的單打獨鬥,而是要在堅決的鬥爭中形成廣泛的左翼的抗爭陣線;

二,不是消極的“你願把我怎樣就怎樣!”,而是人民要做“天下的主人”,重建和發展中國的社會主義民主。

2016年5月7日

由“巴拿馬文件”的攻“習姐夫”,請再看老王社長《我們怎樣打倒王岐山?》(王希哲)

老王早對黎安友談過:

自共產黨“改開”搞全盤私有化以來,整個共產黨權力上層階級已經全階級腐敗,全階級資產階級化。“覆巢之下豈有完卵”?貪佔多少而已,哪怕個別的高級幹部企圖守住共產黨人理念的底線,也管不住也不可能遏制其妻子子女兄弟姐妹叔伯家族在其整個階級依傍權力的私有化浪潮中,爭先恐後去參與瓜分和追逐財富。今天哪個家長能因為“我要守住某種理念”,就能管得住誰?這不是鼓吹家長專制?哪個共產黨員因為“我今後要作總書記,今後要升某官,你們子女伯叔,姑表姻親就須一律為我不許經商不許發財!發了財也必須為我吐出去!”。你憑什麼?!89運動反腐敗口號開始就是朝著趙紫陽來的。趙紫陽家族子女,似乎是民眾反腐敗的首選對象。誰能料,正是趙紫陽成了89運動及其延續的精神領袖?同樣可以問:“趙紫陽不腐敗嗎?”不在趙紫陽及其家族本身有否腐敗,而在趙紫陽自己在社會階級鬥爭中,迎合了哪些階級的呼聲,代表了哪些階級的利益。 繼續閱讀 ‘由“巴拿馬文件”的攻“習姐夫”,請再看老王社長《我們怎樣打倒王岐山?》(王希哲)’

“國家利益”?—-老王社長再談朝核(王希哲)

老王上次談了朝核,意思是:不要仗勢欺人。一切國家權利平等。要無核化就大小國一體無核。憑什麼你可以有核,人家不可以有?

於是左右派都紛紛跳起來異口同聲罵。極少見,左右派竟那麼一致地擁護北京黨中央反朝核,一致地叫喊,“國家利益至上”,紛紛都要來“維護國家利益”了。

“維護國家利益”訓條,這在左派那邊見慣,怪的是右派這回竟也要作“愛國賊”了,竟也要來爭相“維護國家利益”了!新不新鮮?

為“維護國家利益”,左派右派都來罵老王,罵什麼呢?罵的理由很多:朝鮮“專制”呀,“黑暗”呀,“反人類”呀,“無賴”呀,“恐怖主義”呀,“不可控”呀…..等等等等。總之一句話,朝鮮很壞。

朝鮮是不是“很壞”?這個不辯論,也許真的很壞。但人家“很壞”,他就不可以與你有平等的權利了麼?你就可以仗勢欺負人家了麼?你就可以出兵去打人家,朝人家的國家扔炸彈了麼?就可以用炸彈去把你的“文明”“自由”和“民主”恩賜給人家國家的人民了麼?

但且慢,中國如何?中國不壞麼?難道中國就不“專制”,不“黑暗”,不“反人類”,不“無賴”,不“恐怖主義”了,且在“國際社會”手裡非常地馴順而“可控”了麼?這一切的罪狀,在海內外右派精英及反共鬥士們口裡,中國哪一條沒有?哪一條逃得脫?且據說是“古今中外最最最壞”的,自然壞過朝鮮,壞過當今世界上一切最“專制”,最“黑暗”,最“反人類”,最“無賴”,最“恐怖主義”,最“不可控”的國家。如此,巴爾幹炸得,中東炸得,今日企圖擁核的朝鮮炸得,且要慫恿中國出飛機去炸,那麼,“請君入甕”,比朝鮮更壞的你中國自己就炸不得?北京、上海、廣州,武漢,長沙,西安,瀋陽,重慶、成都……就炸不得?!“國家利益”?—-“黃鼠狼給雞拜年”。說穿了,這正是今日右派精英反共鬥士們忽然高唱“國家利益”,心裡卻盤算著的明日“帶路”妙計。王占陽罵老王“蠢貨”,是因為他們私以為得了計。

左派人士呼籲要炸朝鮮的“維護國家利益”,則是另一番風景了。他們崇敬毛澤東,認為他當年帶領中國人民,頂住美蘇國際強權壓力,搞出了核彈,維護了“國家利益”,了不起。但今日朝鮮不行,朝鮮有了核彈就對中國是個威脅,為了“國家利益”,就要像美蘇當年壓制中國一樣壓制朝鮮,“制裁”之外,還要“出兵”朝鮮佔領朝鮮了。這“國家利益”在他們眼裡是什麼解讀呢?就是:我弱小的時候,我反抗壓迫,不馴從強權,這是“國家利益”;我強勢的時候,就要去壓迫別人,逼人家馴從我,這也是“國家利益”—-“國家利益至上”,沒有公理可言。這些“左派”人士的歸宿是什麼呢?只能是法西斯主義,或正如他們崇敬的毛澤東抨擊的:“社會法西斯主義”!

2016年1月9日

打破社會民主主義的幻想(趙平復)

11222029_10153806856694349_4699461468938536686_o

12015043_10153806855824349_3896896609776917851_o

眾所週知,「左翼」習慣將資產階級民主制等同為「政治民主」,宣稱若沒有了這種「民主」,將「萬萬不能」。

他們宣稱:資產階級民主制提供了這樣的一種美好的願景:「左翼」通過選舉(當然在各種「運動」的加持下)成為議會的最大黨「上台執政」,然後通過各種立法推行福利政策、實現「社會公義」;甚至乎,通過如此的「不斷擴大民主」,還可以實現「社會主義」。換言之:「社會主義就是最徹底的民主主義」或「社會主義就是民主的發展和深化」。

「左翼」這種「論述」的要害,在於自欺欺人的迴避,普選不過是極少數人統治和剝削絕大多數人的資本主義制度的「授權儀式」。一旦統治階級認為「政治民主」所產生的政客,不利於他們的切身利益和資本主義制度的穩定,他們就會動員一切的力量,包括完全不受任何選舉影響的、以「特殊的武裝隊伍」為核心的國家機器,不擇手段實施顛覆行動,用和平或暴力的方式逆轉「民意」。

2015年9月20日,梅鐸旗下的《星期日泰晤士報》「報導」,「某匿名高級現役將軍」(極可能是陸軍參謀長)向他們表示:剛當選為工黨黨魁的科爾賓一旦執政,若嘗試解除英國的核武裝、退出北約或宣布「任何閹割或縮小武裝力量的規模的計劃」,軍方幹部將開始直接和公開地挑戰政府。

「匿名將軍」表示:「軍隊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總參謀部不會讓任何首相危害國家安全,我想人們會不擇手段地阻止這種情況發生。」;「在全軍上下所有等級,將會出現大量請辭,並非常可能出現在實際上是譁變的事件。」這位據報曾在北愛爾蘭服役的「匿名將軍」向記者宣稱:對科爾賓「拒絕譴責愛爾蘭共和軍」「感到噁心」。

同時,科爾賓的影子外交大臣希拉里·本恩表示,不相信工黨會支持解除核武或退出北約。科爾賓本人宣布不會出席今年的「反戰聯盟」年度會議。《星期日泰晤士報》宣稱,影子內閣一半成員將會抵制科爾賓反對轟炸敘利亞,投票支持卡梅倫政府。

儘管科爾賓一直以來都是老式的社民改良派,從不主張任何形式的社會主義革命,英國的統治階級及其御用媒體、還有絕對忠於他們的「工黨」機器,已經十分明確的把他列為「英式無血政變」的顛覆和打倒對象。

這裏(http://www.jonathan-cook.net/…/army-plots-against-british-…/

)鏈接的,是旅居巴勒斯坦那撒勒的英籍記者喬納森·庫克的博文。

他指出,英國軍隊並不是第一次這樣的恐嚇民選領袖。在1960年代末、1970年代初,英國多名現、退役高級將官、王室成員和情治機關的頭目,就曾秘密和公開地討論,如何發動政變推翻哈羅德·威爾遜領導的工黨政府。他們指使媒體傳播謠言,指哈羅德是蘇聯間諜,工黨政府和工人運動被共產主義者滲透,準備「赤化」英國。他們密議通過殺害工運領袖、激發工人騷亂,再以「勤王」的名義派遣軍隊「維護法紀」。在1974年,英軍在不知會政府的情況下,以「反恐演習」的名義,對希斯路機場實施軍事管制,向政府示威。威爾遜不久突然辭職下台。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2,384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