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大陸形勢' Category

佳士建會工人高校聲援團給王希哲同志的一封信

王希哲按:

我向為中國工人階級的合法權利不屈不撓英勇奮鬥的佳士建會工人和全國各高校聲援團的同學們致敬意!

慚愧。王希哲(老王社長)真沒有能為你們作點什麼。不過表達了一點支持和呼籲,老王社長主持的微信群“國是論壇”就被封群了三次!何等的法西斯!毛主席早就為今天的局面發出過這樣的警告和預言。

在今日“改開”的中國,資本家階級要保護,工人階級就不要保護了嗎?“企業家”(資本家)要尊重,工人群眾就不要尊重了嗎?中國共產黨政府為什麼今天就不能站在對資本家階級和工人階級平等保護的立場(並不要求尚號稱“無產階級政黨”的共產黨站在工人階級一邊),承認工人為維護自己的階級利益組織自己工會的正當要求呢?

習近平主席僕僕全球奔走,使命自己要構建一個“人類命運共同體”。大哉斯志。為何不首先使命自己先構建起一個“中國命運共同體”?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自家一國“命運共同體”不能構建,何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片面保護資本家,壓迫工人,壓迫市民,壓迫學生,壓迫中國各階層人民的輿論呼聲,鉗人民之口以自“聖”,說什麼“人類命運共同體”不啻大言欺人?

習近平總書記要求共產黨人“不忘初心”。今天,全國那樣多的大學生撿起了共產黨當年的“初心”,按毛主席指示的道路:“中國的知識青年們和學生青年們,一定要到工農群眾中去,把占全國人口百分之九十的工農大眾,動員起來,組織起來”,“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識份子的最後的分界,看其是否願意並且實行和工農民眾相結合。”而起來聲援各地的工人運動了,共產黨怎麼就那樣害怕了呢?就要把學生們關起來,禁閉起來,想各種藉口迫害他們起來,甚至怕得連大學的“馬克思主義學會”都不能再存在下去而變成“非法”了的呢?連孔慶東教授挺身而出願出任學生們“馬克思主義學會”的指導老師,你們都不允許了呢?習近平總書記的共產黨就這般的葉公好龍

習近平總書記呀,你也一定讀過毛主席的這句話:有些共產黨人,“僅僅在嘴上大講其信仰馬克思主義,這是不算數的。你們看,希特勒不是也講“信仰社會主義”嗎?墨索里尼在二十年前也還是一個“社會主義者”呢!他們的“社會主義”到底是什麼東西呢?原來就是法西斯主義!”

下面便是《佳士建會工人高校聲援團給王希哲同志的一封信》。請大家看。為信件署名同學的安全,姑隱去其姓名。抱歉。

今日中秋。家家月圓之時。亦祈願尚處囚禁中的同學們心情放寬。人民不會忘記你們的。

王希哲

2018年9月24日

=====================

佳士建會工人高校聲援團給王希哲同志的一封信 繼續閱讀 ‘佳士建會工人高校聲援團給王希哲同志的一封信’

廣告

私有化大戲再敲開場鑼?(曹征路)

進入2018年才幾天,給人的印象私有化進程突然加速了。也許不少善良的人們還沒有意識到,這次的大動作是在法律層面。表面上是兩件不起眼的事:中國芭蕾舞劇院的著作權糾紛案,和最高法院宣佈重審顧雛軍案。這兩件事是啟動私有化改革大戲帷幕的開場鑼鼓,所謂改革進入“深水區”,水深在哪裡?就深在偷盜與搶劫的合法性。所以我們看到,“重審”還沒開始,一批主流媒體已經在討論國家如何賠償問題了。官學產媒聯盟早就憋壞了,這次是司法突破。

在當今世界的任何國度,偷盜搶劫都是犯罪,不論過去多少年這樣的罪責都要被追溯。然而在一些人的眼中,換一個名詞就可以被豁免。法國哲學家薩特曾經提出過一個概念,叫“詞的暴政”,意思是在名詞上做文章可以強姦民意。如今大戲已經開場,精彩劇情還在後面。劇名叫《溫水煮青蛙》或者叫《妙手神偷》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偷了搶了還理直氣壯。理解這個奇怪的邏輯並不難,只要回顧一下戲前戲就明白了。 繼續閱讀 ‘私有化大戲再敲開場鑼?(曹征路)’

左翼青年的派出所奇遇记(胡见鑫)

又一篇南京中醫藥大學左翼青年的控訴文。

https://www.letscorp.net/archives/128291

红星照耀荆棘路(左翼青年季超超)

南京中醫藥大學四年級的左翼青年季超超出身大陸農家,今天(2018.1.29)在微信上發表了他在社團讀書會中遭到南京警察粗暴逮捕審訊的親身經歷,可見廣東工業大學的讀書會事件不是孤立的偶然現象,相信在其他地區也有類似情況,只是尚未曝光而已,希望有更多的當事人站出來揭露真象。

季超超的微信文章遭刪除,現恢復他的文字內容如下:
我是季超超,南京中醫藥大學大四學生,馬克思主義者,遭南京警方暴力執法。
我與左翼八青年有相同的立場 —— 與勞動人民休戚與共。我們也有相同的遭遇。
我在此公佈我的全部經歷 —— 讓你看到,當代馬克思主義者面臨的艱難險阻。也讓我們左翼青年昂首挺胸站在人民面前。

繼續閱讀 ‘红星照耀荆棘路(左翼青年季超超)’

我,決不因恐懼而否認——顧佳悅的宣言

我是顧佳悅,北京大學醫學部2016屆畢業生,馬克思主義者。被廣州警方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網上追逃。

近期,此事相關的青年同志相繼發聲,我也看到左翼同志、許多派別的理想主義者、廣大人民群眾的積極聲援。

無論面臨如何的壓力,我輩不會辜負青年的使命。

這是我的自白,也是我作為左翼青年的宣言。

當你看到這篇文章之時,我已被全網追逃,即將身陷囹圄。

在此,我親身回應猜疑與流言。 繼續閱讀 ‘我,決不因恐懼而否認——顧佳悅的宣言’

我所認識的顧君佳悅姐(木田無花)

在廣東工業大學讀書會事件中,目前仍遭番禺警方追緝的顧佳悅,2016年畢業於北京大學醫學系,也是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的成員。本文是她的一位學妹回憶她們的友誼與思想的交流,文字樸實而真摯,既有助於認識顧佳悅這位年輕的女性馬克思主義者的思想,也可略見大陸90後的所謂「知識精英」的矛盾心態。──編者

我認識佳悅姐,是在2014年年末的一場北大馬會講座上。講座結束後,我和她站在教室的前排,聊了一個多小時,從分析講座的優缺點開始,一直談到許許多多的社會議題。那時我還是個“萌新”,對於“馬克思主義者”還有很多刻板印象;聽到她平靜堅定、大大方方地說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與此同時又發現我們的關切中有那麼多相似的地方,不得不說,這給了我非常大的震動。

沒過幾天,佳悅姐祝我期末考試加油,給我發來了三張照片,是她和一些同學為北大後勤工友舉辦元旦聯歡晚會時拍的。工人晚會現場在第二教學樓的地下室,彼時的二教地下還是樸素的洋灰地和水泥牆,沒有變成高貴洋氣卻拒工友於千里之外的“全球大學生創新創業中心”。一個個吹好的彩色氣球掛在裸露的管道上,一張張剪出的鮮紅窗花貼在舞臺背牆上,工友們或擠擠挨挨席地而坐,或站在後排踮起腳尖,或走上舞臺高歌一曲,或攜家帶口熱情鼓掌;露出牙齒笑出來的高興勁兒,隔著螢幕都能噴射出來。 繼續閱讀 ‘我所認識的顧君佳悅姐(木田無花)’

我的鐵窗生涯回憶錄(趙東民)

2009年8月,為陝西下崗職工維權的法律工作者趙東民遭陝西公安部門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之名,非法關押一年餘,並於次年9月判刑三年,大陸許多省市及海外各界人士紛起聲援,展開大規模的營救活動,驚動中共中央,終由中共總書記胡錦濤親自過問,於二審改處緩刑,還其人身自由。趙東民於今年1月21日在他的部落格回憶了整個事件的始末,表述了一個真正的共產黨員的思想與節操,是中國重建社會主義過程中的一份重要歷史材料,我們全文轉載,文中黑體為我們所加。由於當時我們也參與了聲援營救,故在文末附上我們當年給中共中央的呼籲信及大陸著名左翼網站《烏有之鄉》轉載呼籲信後大陸網友的留言反應。──編者

轉載自:紅色故鄉網http://www.redgx.com/shishiguancha/29131.html

趙東民出獄後於2011年5月到延安參觀學習

在舊中國跟爺爺要過飯出身,在新中國翻身解放的父親,從我童年開始,就在我幼小的心靈中,種下了對共產黨毛主席的感恩之情。前年八月,八十一歲高齡的父親去世了,我至今也曲折經歷了四十六年的人生滄桑。唯一不變的,是我對共產黨和毛澤東思想至死不渝的忠誠。而且,我經常把這種忠誠因地制宜,力所能及的踐行到了自己的工作中。我也為此曾經付出過身陷牢獄,家破人亡的慘重代價。但是我無怨無悔。所以,我對黨對毛澤東思想的忠誠,不是為了趕什麼時髦的,更不是祈求升官發財而對權貴的諂媚。我覺得這是一個擁有感恩之心的人應該具有的基本素質。

2011年的這個月27日,是我緩刑出獄的日子。雖然已經過去七年了,然而有些記憶並沒有隨著時間遠去,然後變得模糊,最後漸漸消散,反而在我的頭腦裡越來越清晰了。與其讓那些難以忘懷的事情在腦海裡翻騰,不如把那些枝葉的回憶串起來,寫出來,作為一段我個人的歷史備忘。算給自己和關注我的人的一個交代吧。 繼續閱讀 ‘我的鐵窗生涯回憶錄(趙東民)’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39,463 hit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