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商榷與交鋒' Category

論現階段的帝國主義與中國(英文稿全文)(金寶瑜)

今年三月英文的左翼網站Red Path立足於堅持列寧的帝國主義論,刊登文章 針對左翼理論界的所謂“新考茨基主義”提出了批評,其中也涉及中國帝國主義論的問題,金寶瑜教授不同意其中的若干論點,撰述六十餘頁的長文與之商榷。因文長,該網站只登了金教授的四頁濃縮稿,無法完整呈現金教授的論證,我們登載全文,俾便有興趣的讀者得見全貌。──編者

On the Current Phase of Imperialism and China

 Pao-yu Ching

This paper proposes that capitalism (imperialism) in its last stage has reached a new phase.[1] In this new phas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nd among nations has changed and so have the class relations within nations. This paper attempts to explain how these changes have taken place and what role China has played in them.

This paper consists of three parts. Part One: the Basic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urrent Phase of Capitalism (Imperialism), which I call a new phase. Part Two: the Supranational Institutions (Organizations) and the Less Developed Countries. And Part Three: China’s role in the Current Phase of Capitalism (Imperialism). At the end of each of the three parts there will be a summary and a discussion and then an overall conclusion at the end of the paper.

Part One: The Basic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urrent Phase of Imperialism 

Today Lenin’s important contribution in the analysis of imperialism as the highest stage of capitalism remains unchanged. Lenin, and later Mao, developed the theory and strategy for liberating exploited people in their countries that were the weakest links of imperialism. The 1917 revolution in Russia and the 1949 revolution in China have proven that enslaved people in oppressed countries can indeed liberate themselves to embark upon socialist development to achieve economic and political independence. These two major socialist revolutions have also proven the importance of the theory of revolution and the correct strategy derived from the theory.

繼續閱讀 ‘論現階段的帝國主義與中國(英文稿全文)(金寶瑜)’

潘毅:五問茅于軾(《新生代》)

《新生代》編者按:此文最早由新生代9月21日發佈的《【新生代在莫干山】五問茅于軾》,後經作者修改,《中國工人》雜誌刊登。

最近,《中國工人》上刊登了專訪——《茅于軾談勞動關係》,對政治經濟學的基礎、工會、工人權利、工資待遇以及勞動關係的前景等提出了自己看法。他的這些看法是與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中國社會的巨大變遷相關的,是被個人的歷史觀、價值觀所決定的。我們對這篇文章進行了深入討論,形成了對茅于軾先生此篇文章的五點質疑。

質疑一:茅先生認為市場是神聖的,但市場是中立的嗎?誰掌握了市場?市場到底是為誰服務的?

本質上來說,市場由生產關係決定的,什麼樣的生產關係下發揮什麼樣的作用。社會主義也有市場,市場的作用是配置,即協助生產資料以及勞動產品較好地配置到需要的企業手裡。資本主義的市場為資本的積累服務,不但不能達到最佳的資源配置,反而成為企業吸走勞動剩餘價值的合法手段、資本壟斷社會資源以及自身擴張的工具。

在改革開放前,工人所獲取的生活資源有限,這很大程度上與工業體系剛剛建立起來,社會生產力還沒有發展到一定水準相關。茅先生僅以一個買鞋子的例子說明市場優化配置了資源,否定了社會主義時期的經濟發展,與歷史事實並不符合。今天,很多主流的經濟學家普遍認為我們已是告別了貧困的時代,那麼為什麼中國的底層百姓,生活仍然非常拮据(如果要以鞋子的例子來說明的話,底層工人微薄的工資也買不起幾雙好鞋的。而以耐克鞋為例,一雙鞋的售價中,中國工人的工資僅占0.3%,這顯然是不公平的)。這本身就是市場被資本所控制所導致的惡果,市場並沒有起到優化資源配置的作用,同時因為教育、醫療、住房等方面的全盤市場化,直接導致壓在老百姓身上的“三座大山”,讓許多人看不起病、上不起學、住不起房,這是普通老百姓的共同經驗,作為一個經濟學家,茅先生卻沒有看到。

繼續閱讀 ‘潘毅:五問茅于軾(《新生代》)’

誰在斷章取義?——評台灣《資本論》研究會〈駁杜繼平的〈評反服貿運動之一:反服貿運動、全球化與階級問題〉〉(孟倫)

《批判與再造》創刊時,便在稿約中明言:「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但「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這表明了我們對論辯的基本態度。近日〈反服貿運動、全球化與階級問題〉一文發表後,「台灣《資本論》研究會」的王智深寫了一篇〈駁杜繼平的評反服貿運動之一反服貿運動全球化與階級問題〉,但王智深不只根本沒有讀懂〈反服貿運動、全球化與階級問題〉,連文末附錄的馬克思關於保護關稅與自由貿易的演說,也完全不明其意,通篇的論點建立在斷章取義的曲解上,胡言亂語一通,香港的左翼青年孟倫見後,寄來批駁的文章,文末附有王智深文章出處,有興趣的讀者可參照。──編者

台灣《資本論》研究會的王智深近日發表了一篇文章(下稱〈駁〉),指出早前杜繼平發表的文章〈評反服貿運動之一:反服貿運動、全球化與階級問題〉(下稱〈評〉)內容「自相矛盾」、「斷章取義」、「歪曲馬克思理論,充斥庸俗經濟學陳腐氣息,淪為資產階級的理論打手」。但情況是否如此呢?在我看來,斷章取義的正是王先生,淪為資產階級的理論打手的,也似乎是台灣《資本論》研究會。

繼續閱讀 ‘誰在斷章取義?——評台灣《資本論》研究會〈駁杜繼平的〈評反服貿運動之一:反服貿運動、全球化與階級問題〉〉(孟倫)’

中國該不該拒絕轉基因的理性辯論(鳳凰網)

關於轉基因食品在全球引起的激烈爭論,我們在2011年年中曾登載過徐綽先生等人的相關論述與討論。我們基於馬克思主義立場的一貫態度是必須分清兩個相關但又有區別的問題:一是轉基因技術本身是否可取?二是誰在利用轉基因技術,怎麼運用?運用的方式對人類,特別是消費大眾,是利是弊?不從這兩方面同時著眼都是錯誤的。正如數百年來科技的長足發展,機器的發明,本有利於節省人力、縮短生產時間、擴大產量,提高生產力,促進人類福祉,但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卻成了資本家藉以殘酷壓榨工人、延長工時、破壞環境以獲取最大利潤的利器,造成勞動的異化與生態的災難,馬克思的《資本論》對此作了最深刻徹底的分析與批判。任何科學技術都是在一定的社會生產關係,即階級結構中產生、應用的,因此必須把科學技術與社會經濟結構聯繫起來一起考量,用毛澤東簡潔的口語來說就是:「自然科學分兩個方面,就自然科學本身來說,是沒有階級性的,但是誰人去研究和利用自然科學,是有階級性的。」但目前對於轉基因食品的爭論,不論正反雙方都經常未釐清兩者的關係,各持片面之見,也就無助於對轉基因食品問題的全面認識,且易流於意氣之爭。香港鳳凰衛視7月6日播出了各種不同立場以理性態度針鋒相對的辯論,我們轉貼這段視頻,供讀者參考。──編者

張宏良先生,只有在實際鬥爭中永遠站在人民一邊的,才是真正的左派 (王希哲)

“民運分子”?張先生,難道你不是“民運分子”嗎?你是反民運分子?

文革,就是一場人民大民主運動。文革造反派、“保守派”,都是“民運分子”。19歲的老王是“革命造反派”,是廣州紅旗派。你說是左派還是右派?
1973年,老王發現文革傾向走向極左,主張社會主義的民主與法制,主張人民民主應該是全民的民主,“無產階級專政”不應是一派壓倒一派,一派鎮壓一派,而應是容納反對派的全階級左右翼共同的專政。你說老王是左派還是右派?
老王贊成打倒四人幫後對文革極左的糾偏,支持“改革開 放”,但反對鄧小平右派勢力用刑事專政的手段反過來對付“四人幫”和文革左派(專政他們到今天),民主牆更反對鄧小平為維護右派官僚專政而取消“四大”, 壓制人民民主,收繳毛澤東交給人民手中“四大”的武器,與北京徐文立先生策劃組党“共產主義者同盟”(注意:不是反共產主義同盟),因而入獄十幾年。你說是左派還是右派?
繼續閱讀 ‘張宏良先生,只有在實際鬥爭中永遠站在人民一邊的,才是真正的左派 (王希哲)’

共同探討(劉金華)

李憲源同志6月23日1時的評論首先肯定“組織起來毫無疑問是左派當務之急。”認為“左派在十八大之前,或許較難聚集起能夠有效影響該會進程的足夠力量,對此要有客觀清醒的估計。……需要從長計議,儘快提出類似‘走俄國的路’那種(“十月革命一聲炮響”後在中國先進知識份子群體中形成的)明確共識和清晰藍圖。”希望“《紅色中國網》,對促成這一共識,或許承擔著類似當年《新青年》那樣的重大歷史使命。”李憲源最後點名我說:“老劉同志你說呢?”

總算有同志提出這個左派發展當務之急的問題來討論,很令人高興。只要開始討論,問題就有解決的可能。我也希望紅色中國能如李憲源所望,於派別紛爭中,抓大放小,突出主題,取得成果。

繼續閱讀 ‘共同探討(劉金華)’

就民主問題與網友們探討(劉金華)

昨天與大家探討左派要不要組織起來,當時立即得到一個回覆:

“光找溫總理不行,還需再找尊敬的總書記呀,尊敬的委員長呀什麼的,“合法”鬥爭嘛,會賜給你嗎?法是誰的法?”

今天又收到這些回覆:

“已發表紅旗網,hq008.net”

“你的文章今晚,在我們IS頻道裏學習了,反應不錯”

“劉先生您好.很喜您幾十萬字的大作.特別是文革那一章.很不錯.最近幾篇文章.也有值得肯定的東西.也有說過頭的東西.1.‘左派’.從來就不是‘保救’派.2.巳經被歷史淘汰的‘保救’派.別在歷史上混啊.3.左派團結首要條件是無‘保救’派.”

“收閱!謝謝!要是能兌現“諾言”,還會“救美國”?要是有“站”地,不厚何至倒?”

“支持!整合是必然趨勢,並非腦子一熱的臨時衝動。”

“在今天的條件下,左派能夠成立合法的社會團體嗎?”

“儘管對您個別的表述有分歧(比如爭論的雙方都是中國共產黨員那一句),但是對您的思路和主張,我完全支持,堅決回應!在目前,就是要在現在的條件下取得所有能夠為我所用的陣地、條件、武器,超越現實條件的主張,再正確再革命,實際上也是毫無意義的。”

“很對.一個群體.本身就有左中右.大的自報8000萬.只幾個人.就決定了它屬紅.黑.去年.幾個人‘保救’論出籠.不少人反對.其中有人要公開批評.就有人說.要團結.要知道‘那麼多群眾’.結果..害了他們.沒幫到他們.他們也就繼續如此.他們已損害了他們那個群體.也損害了左派團結.他們還要按他們的‘保救’指導一切.我們‘左.中.右’的左派都跟他們走嗎.”

繼續閱讀 ‘就民主問題與網友們探討(劉金華)’

韓寒吹的什麼風?(張鈞凱 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碩士生)

這幾年在大陸網絡竄紅的80後大陸青年作家韓寒,近日訪問台灣,獲總統馬英九接見,回大陸後,撰寫了《太平洋的風》,對臺灣讚譽有加。大陸《觀察者網站》為促進中國兩岸青年的思想交流,特邀同為80後的臺灣青年張鈞凱評論韓寒的文章。張鈞凱的評論頗有見地,顯現了對國際與兩岸關係在臺灣青年中少有的深刻認識,我們特予轉載,原文請見http://www.guancha.cn/html2/60434/2012/05/14/73941.shtml。───編者

「韓寒」名字在台灣開始廣為人知,大概要歸功於台灣的新聞媒體。在2008年兩岸民間大交流以前,台灣媒體關於大陸的新聞,最常見的就是某省某小孩 被夾在牆縫,或是卡在洗衣機裡。2008年之後,雖然台灣媒體對大陸的報導趨於「正面」與「多元」,但不外乎幾個主題:「錢」進大陸、「東學西讀」(到大 陸求學)或是「東成西就」(到大陸工作)。

兩岸看似交流頻仍,而且很多人認為這樣的交流可以推進兩岸民眾的認同,並改變互相原有的刻板印象。在這個背景之下,韓寒以「賽車手」、「八○後作 家」、「當代魯迅」、「青年意見領袖」等多重身份登陸台灣,他的書也被台灣書商引進繁體字版。韓寒開始走紅台灣,韓寒的書也開始暢銷於台灣書市。不過,台 灣社會對韓寒的接受,大概還是將他認知為一位批判性十足、反省力強大,帶有些許「左翼」色彩的「中國」作家。

繼續閱讀 ‘韓寒吹的什麼風?(張鈞凱 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碩士生)’

對李成瑞,張宏良同志的幾句心裏話 (趙榮海)

 

本人是一個普通的具有46年黨齡的黨員。雖然一輩子主要從事技術工作,但也當過近十年的地方國營企業的廠長。當看到當時國企改制趨勢時,我不同意,也無力阻止,便採取了迴避到高校當普通教師的辦法。我沒有什麼理論水準,但自從舉起拳頭那一天開始,對共產主義的理想和信仰還是一直支撐著我。直到當今我們國家被資改派搞得面目全非的時候,我也沒有改變自己選擇的理想和信仰—–為共產主義事業盡自己的力量。

繼續閱讀 ‘對李成瑞,張宏良同志的幾句心裏話 (趙榮海)’

偉大的理論與偉大的策略——讀李成瑞文有感(紅毛寶刀)


近日李老發表雄文《簡評張宏良教授的長篇講話(要點)》,引起左翼網站不小的轟動。繼去年“革命派”與“改良派”戰至年底硝煙殆盡之時,李老異軍突起,率領老同志再次向“改良派”發起猛攻,烏有情急之下,封殺李老。悲哉!

李老文章高屋建瓴、提綱挈領、言簡意賅,頗顯老一代革命者的理論功底。左派新秀們應向老同志學習此點,扎實基本理論,緊密聯繫實際。捨此二點,不是經驗主義者就是教條主義者。

縱觀全文,無可挑剔。但偉大的理論要付諸實踐,也需要有偉大的策略相匹。否則,便是空中樓閣,可望而不可及。宏良兄縱然理論上一塌糊塗、不堪入目,但也不能抹殺其喚醒群眾的功績。在修正主義統治下,應該採取什麼樣的策略進行宣傳和鬥爭,確實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道難題,宏良在努力實踐,錯誤不少,但不能因為他有多少錯誤就一棍子打死他。這不符合辯證法。

繼續閱讀 ‘偉大的理論與偉大的策略——讀李成瑞文有感(紅毛寶刀)’

簡論左翼內部的團結問題與無產階級的同志關係(林士杰)

按:看了李成瑞老批評張宏良老師的文章,心理頗不平靜,本想寫點文章較深入地談一下自己的看法,但幸而憲之已經發文探討了這一問題(見憲之文章:要從實際出發,左翼不能窩裏鬥),我基本同意他的觀點(可見左翼內部許多同志是心靈相通的),故而只在此作些簡單評議,以供大家參考。

繼續閱讀 ‘簡論左翼內部的團結問題與無產階級的同志關係(林士杰)’

要從實際出發,左翼不能窩裏鬥   ——讀李成瑞評張宏良文章感言 (憲之)

李成瑞先生評論張宏良教授觀點的文章發表後,大陸的左翼網站《烏有之鄉》與《紅色中國》隨即有了三篇反響,我們全予轉載。──編者


左翼分歧,一直令人關切,雖然是正常的。想不到李成瑞同志會寫出批評張宏良同志的文章,感到十分沉重。這事發生在一位堅守馬列的德高望重的老同志,與一位影響極大的左翼戰士之間,非同小可,覺得有些話如骨鯁在喉,還是說出來為好。

與 左翼朋友一樣,我對李老十分尊敬,“滄海橫流,方顯出英雄本色”, 用郭老的名句來評價李老,一點也不算溢美。30幾年的巨變,搞成今天這個樣子,在心底裏不以為然反思反悔的老同志越來越多,但能夠挺身而出旗幟鮮明仗義執 言的畢竟還太少,李成瑞同志就是這鳳毛麟角中的佼佼者。實在不容易,高山景行,令人崇敬!
對李老的理論素養,我也十分佩服。這篇文章中對中國現實一些列問題的分析,以及據以持論的理論,我也基本贊同。但是對李老給張宏良同志的總體認定,我實在不敢苟同。事關左翼團結大局,不揣冒昧,敢布之以請教正,兼供網友批評指正。
繼續閱讀 ‘要從實際出發,左翼不能窩裏鬥   ——讀李成瑞評張宏良文章感言 (憲之)’

簡評張宏良教授的長篇講話(要點)(李 成 瑞 )

中共的鄧小平路線背離社會主義道路,以工農階級為芻狗,極力發展資本主義,造成大批幹部官僚腐化變質,作威作福,魚肉百姓,並與民間資產階級聯手,巧取豪奪,大肆聚斂不義之財,整個社會唯利是尚,道德淪喪已極,黨風、官風、民風無不敗壞到無以復加。三十多年來,急速積累的龐大財富,絕大部份握在少數官僚家族與民間資產階級手裏,貧富差距之大,舉世罕見,社會急遽趨於兩極分化,階級矛盾日益擴大、激化,民眾抗爭事件層出不窮,民心思變之兆,無地無之,回歸重建社會主義的呼聲,日高一日,大陸左翼的聲勢近年來大輻提高,鄧小平路線可謂已走到了窮途末路。但在泛左翼的陣營中,對於如何糾正鄧小平路線,存在不小的分歧。有的以反美國帝國主義的民族矛盾為主要矛盾,主張整頓中共黨風、黨紀,清除官民漢奸賣國集團,重回新民主主義,不要革命,只求改良,以救黨保國;有的則力主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正統,繼承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路線,不與當權派妥協。隨著大陸形勢變化日亟,雙方一年來頻有爭議交鋒。中國的社會主義能否重建?怎麼重建?事關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的大局,也對全球人類的前途有重大影響,我們認為開誠布公地據理討論重建中國社會主義的問題是必要的,也是有益的,我們日後將持續登載有關的爭論。以下是曾任國家統計局局長、中國統計學會會長的李成瑞評論改良派的中央民族大學教授張宏良觀點的文章。原載大陸東方紅網站。───編者

繼續閱讀 ‘簡評張宏良教授的長篇講話(要點)(李 成 瑞 )’

毛時代工人階級確實處於領導地位─與黃紀蘇商榷(李憲源)

針對黃紀蘇先生在《關於中國工人階級的觀感和思考》中說:「

毛時代的工人階級實在看不出他們有結社集會示威遊行的必要,他們的生活被國家照看得不能再好了。文革中有一個著名的口號是“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11],聽著很唬人,好像國家大事真由他們說了算。其實在毛時代,除了官僚階級,文革前的舊官僚也好,文革中的新官僚也罷,中國沒有任何別的階級是領導 階級。

平心而論,毛時代的共產黨也很難說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雖然它的政策向工人傾斜。那時黨代會上不乏身著工裝的工人代表、頭裹白毛巾的農民代表。但決定工農命運的並非這些工農代表,而是黨國。」

黃先生旅居加拿大的朋友李憲源先生發來了如下的簡短評論。──編者

紀蘇對“領導階級”的釋義太過狹隘。

美國絕大多數資本家無需當國會議員或總統,但後者制定所有政策時,必須優先考慮美國資產階級的總體利益。誰要膽敢違背,輕者會以各種理由被轟下臺,重者是要吃槍子的。

你在美國呆過,對這些基本情況很瞭解;總不至斷言:美國資產階級不是“領導階級”,資產階級雇用的克林頓、奧巴馬之類,才是“決定資產階級命運的”的真正當權者吧?

你對毛時代肯定而又否定的矛盾態度,你對中國工農底層跟(已經看清既定走資路線肯定走不通的)“黨內現實派”強勢人物“上下合流”所抱的深重擔憂,你一再主 張離開現行憲法也不敢公開刪除的毛澤東思想去尋求什麼“新的道路”,過去總以為是受制於你個人家庭受文革的衝擊;現在看來,或許是因為你對新中國歷史的整 體把握認識,確實不夠客觀全面吧?

你不能從毛澤東的瑣碎個人欲望中,去尋找讓權貴們恨之入骨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之創立動機;而必須從那個時代浩浩蕩蕩的“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之歷史潮流中,去尋找把握特定歷史偉人被“歷史性鎖定”的政治代表傾向和階級利益追求。

就此意義而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982e10100cz6t.html這篇文章就寫得特別深刻到位。 如把“毛主席萬歲”跟“人民萬歲”的高度統一性和內在深刻聯繫生生割斷,甚至把後一個“萬歲”當作前一個“萬歲”的恩賜,就真把毛澤東當作處處純仗天助的神祗,而非依靠“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才取得無可匹敵之偉力的一個韶山農民子弟了!

基於你我都反感近年來左翼中出現的“造神”傾向,應該可以藉此找到溝通點吧?

回覆柴衛東先生(徐綽)

本刊6月21日登載徐綽先生評論柴衛東先生所著《生化超限戰:轉基因食物和疫苗的陰謀》的書評後,柴衛東先生於7月12日在大陸《烏有之鄉》網站發表了一篇簡答。徐綽先生據此逐一回覆柴先生的商榷意見,我們將柴先生的全文與徐先生的答覆一併登載,徐先生的答覆以方括號黑體字標示。──編者

簡單答覆徐綽先生(柴衛東)

近日看到徐綽先生對拙作《生化超限戰》的評論。讀後能感覺到,徐綽先生寫這篇書評是下了功夫的,比起方舟子等轉基因吹鼓手,徐綽先生學術素養要高出一籌,對一些學術常識也有所瞭解。因此我願意對徐綽先生做一點回應。以下,徐綽先生的文字用黑括弧【】標明。

徐綽先生全文《應根據科學事實面對轉基因問題──評“生化超限戰:轉基因食物和疫苗的陰謀”》載於https://critiqueandtransformation.wordpress.com/2011/06/21,並全文轉載於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e9914110100unkj.html),故此處不再給出全文。

繼續閱讀 ‘回覆柴衛東先生(徐綽)’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79,645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