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商榷與交鋒' Category

論現階段的帝國主義與中國(英文稿全文)(金寶瑜)

今年三月英文的左翼網站Red Path立足於堅持列寧的帝國主義論,刊登文章 針對左翼理論界的所謂“新考茨基主義”提出了批評,其中也涉及中國帝國主義論的問題,金寶瑜教授不同意其中的若干論點,撰述六十餘頁的長文與之商榷。因文長,該網站只登了金教授的四頁濃縮稿,無法完整呈現金教授的論證,我們登載全文,俾便有興趣的讀者得見全貌。──編者

On the Current Phase of Imperialism and China

 Pao-yu Ching

This paper proposes that capitalism (imperialism) in its last stage has reached a new phase.[1] In this new phas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nd among nations has changed and so have the class relations within nations. This paper attempts to explain how these changes have taken place and what role China has played in them.

This paper consists of three parts. Part One: the Basic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urrent Phase of Capitalism (Imperialism), which I call a new phase. Part Two: the Supranational Institutions (Organizations) and the Less Developed Countries. And Part Three: China’s role in the Current Phase of Capitalism (Imperialism). At the end of each of the three parts there will be a summary and a discussion and then an overall conclusion at the end of the paper.

Part One: The Basic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urrent Phase of Imperialism 

Today Lenin’s important contribution in the analysis of imperialism as the highest stage of capitalism remains unchanged. Lenin, and later Mao, developed the theory and strategy for liberating exploited people in their countries that were the weakest links of imperialism. The 1917 revolution in Russia and the 1949 revolution in China have proven that enslaved people in oppressed countries can indeed liberate themselves to embark upon socialist development to achieve economic and political independence. These two major socialist revolutions have also proven the importance of the theory of revolution and the correct strategy derived from the theory.

繼續閱讀 ‘論現階段的帝國主義與中國(英文稿全文)(金寶瑜)’

潘毅:五問茅于軾(《新生代》)

《新生代》編者按:此文最早由新生代9月21日發佈的《【新生代在莫干山】五問茅于軾》,後經作者修改,《中國工人》雜誌刊登。

最近,《中國工人》上刊登了專訪——《茅于軾談勞動關係》,對政治經濟學的基礎、工會、工人權利、工資待遇以及勞動關係的前景等提出了自己看法。他的這些看法是與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中國社會的巨大變遷相關的,是被個人的歷史觀、價值觀所決定的。我們對這篇文章進行了深入討論,形成了對茅于軾先生此篇文章的五點質疑。

質疑一:茅先生認為市場是神聖的,但市場是中立的嗎?誰掌握了市場?市場到底是為誰服務的?

本質上來說,市場由生產關係決定的,什麼樣的生產關係下發揮什麼樣的作用。社會主義也有市場,市場的作用是配置,即協助生產資料以及勞動產品較好地配置到需要的企業手裡。資本主義的市場為資本的積累服務,不但不能達到最佳的資源配置,反而成為企業吸走勞動剩餘價值的合法手段、資本壟斷社會資源以及自身擴張的工具。

在改革開放前,工人所獲取的生活資源有限,這很大程度上與工業體系剛剛建立起來,社會生產力還沒有發展到一定水準相關。茅先生僅以一個買鞋子的例子說明市場優化配置了資源,否定了社會主義時期的經濟發展,與歷史事實並不符合。今天,很多主流的經濟學家普遍認為我們已是告別了貧困的時代,那麼為什麼中國的底層百姓,生活仍然非常拮据(如果要以鞋子的例子來說明的話,底層工人微薄的工資也買不起幾雙好鞋的。而以耐克鞋為例,一雙鞋的售價中,中國工人的工資僅占0.3%,這顯然是不公平的)。這本身就是市場被資本所控制所導致的惡果,市場並沒有起到優化資源配置的作用,同時因為教育、醫療、住房等方面的全盤市場化,直接導致壓在老百姓身上的“三座大山”,讓許多人看不起病、上不起學、住不起房,這是普通老百姓的共同經驗,作為一個經濟學家,茅先生卻沒有看到。

繼續閱讀 ‘潘毅:五問茅于軾(《新生代》)’

誰在斷章取義?——評台灣《資本論》研究會〈駁杜繼平的〈評反服貿運動之一:反服貿運動、全球化與階級問題〉〉(孟倫)

《批判與再造》創刊時,便在稿約中明言:「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但「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這表明了我們對論辯的基本態度。近日〈反服貿運動、全球化與階級問題〉一文發表後,「台灣《資本論》研究會」的王智深寫了一篇〈駁杜繼平的評反服貿運動之一反服貿運動全球化與階級問題〉,但王智深不只根本沒有讀懂〈反服貿運動、全球化與階級問題〉,連文末附錄的馬克思關於保護關稅與自由貿易的演說,也完全不明其意,通篇的論點建立在斷章取義的曲解上,胡言亂語一通,香港的左翼青年孟倫見後,寄來批駁的文章,文末附有王智深文章出處,有興趣的讀者可參照。──編者

台灣《資本論》研究會的王智深近日發表了一篇文章(下稱〈駁〉),指出早前杜繼平發表的文章〈評反服貿運動之一:反服貿運動、全球化與階級問題〉(下稱〈評〉)內容「自相矛盾」、「斷章取義」、「歪曲馬克思理論,充斥庸俗經濟學陳腐氣息,淪為資產階級的理論打手」。但情況是否如此呢?在我看來,斷章取義的正是王先生,淪為資產階級的理論打手的,也似乎是台灣《資本論》研究會。

繼續閱讀 ‘誰在斷章取義?——評台灣《資本論》研究會〈駁杜繼平的〈評反服貿運動之一:反服貿運動、全球化與階級問題〉〉(孟倫)’

中國該不該拒絕轉基因的理性辯論(鳳凰網)

關於轉基因食品在全球引起的激烈爭論,我們在2011年年中曾登載過徐綽先生等人的相關論述與討論。我們基於馬克思主義立場的一貫態度是必須分清兩個相關但又有區別的問題:一是轉基因技術本身是否可取?二是誰在利用轉基因技術,怎麼運用?運用的方式對人類,特別是消費大眾,是利是弊?不從這兩方面同時著眼都是錯誤的。正如數百年來科技的長足發展,機器的發明,本有利於節省人力、縮短生產時間、擴大產量,提高生產力,促進人類福祉,但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卻成了資本家藉以殘酷壓榨工人、延長工時、破壞環境以獲取最大利潤的利器,造成勞動的異化與生態的災難,馬克思的《資本論》對此作了最深刻徹底的分析與批判。任何科學技術都是在一定的社會生產關係,即階級結構中產生、應用的,因此必須把科學技術與社會經濟結構聯繫起來一起考量,用毛澤東簡潔的口語來說就是:「自然科學分兩個方面,就自然科學本身來說,是沒有階級性的,但是誰人去研究和利用自然科學,是有階級性的。」但目前對於轉基因食品的爭論,不論正反雙方都經常未釐清兩者的關係,各持片面之見,也就無助於對轉基因食品問題的全面認識,且易流於意氣之爭。香港鳳凰衛視7月6日播出了各種不同立場以理性態度針鋒相對的辯論,我們轉貼這段視頻,供讀者參考。──編者

張宏良先生,只有在實際鬥爭中永遠站在人民一邊的,才是真正的左派 (王希哲)

“民運分子”?張先生,難道你不是“民運分子”嗎?你是反民運分子?

文革,就是一場人民大民主運動。文革造反派、“保守派”,都是“民運分子”。19歲的老王是“革命造反派”,是廣州紅旗派。你說是左派還是右派?
1973年,老王發現文革傾向走向極左,主張社會主義的民主與法制,主張人民民主應該是全民的民主,“無產階級專政”不應是一派壓倒一派,一派鎮壓一派,而應是容納反對派的全階級左右翼共同的專政。你說老王是左派還是右派?
老王贊成打倒四人幫後對文革極左的糾偏,支持“改革開 放”,但反對鄧小平右派勢力用刑事專政的手段反過來對付“四人幫”和文革左派(專政他們到今天),民主牆更反對鄧小平為維護右派官僚專政而取消“四大”, 壓制人民民主,收繳毛澤東交給人民手中“四大”的武器,與北京徐文立先生策劃組党“共產主義者同盟”(注意:不是反共產主義同盟),因而入獄十幾年。你說是左派還是右派?
繼續閱讀 ‘張宏良先生,只有在實際鬥爭中永遠站在人民一邊的,才是真正的左派 (王希哲)’

共同探討(劉金華)

李憲源同志6月23日1時的評論首先肯定“組織起來毫無疑問是左派當務之急。”認為“左派在十八大之前,或許較難聚集起能夠有效影響該會進程的足夠力量,對此要有客觀清醒的估計。……需要從長計議,儘快提出類似‘走俄國的路’那種(“十月革命一聲炮響”後在中國先進知識份子群體中形成的)明確共識和清晰藍圖。”希望“《紅色中國網》,對促成這一共識,或許承擔著類似當年《新青年》那樣的重大歷史使命。”李憲源最後點名我說:“老劉同志你說呢?”

總算有同志提出這個左派發展當務之急的問題來討論,很令人高興。只要開始討論,問題就有解決的可能。我也希望紅色中國能如李憲源所望,於派別紛爭中,抓大放小,突出主題,取得成果。

繼續閱讀 ‘共同探討(劉金華)’

就民主問題與網友們探討(劉金華)

昨天與大家探討左派要不要組織起來,當時立即得到一個回覆:

“光找溫總理不行,還需再找尊敬的總書記呀,尊敬的委員長呀什麼的,“合法”鬥爭嘛,會賜給你嗎?法是誰的法?”

今天又收到這些回覆:

“已發表紅旗網,hq008.net”

“你的文章今晚,在我們IS頻道裏學習了,反應不錯”

“劉先生您好.很喜您幾十萬字的大作.特別是文革那一章.很不錯.最近幾篇文章.也有值得肯定的東西.也有說過頭的東西.1.‘左派’.從來就不是‘保救’派.2.巳經被歷史淘汰的‘保救’派.別在歷史上混啊.3.左派團結首要條件是無‘保救’派.”

“收閱!謝謝!要是能兌現“諾言”,還會“救美國”?要是有“站”地,不厚何至倒?”

“支持!整合是必然趨勢,並非腦子一熱的臨時衝動。”

“在今天的條件下,左派能夠成立合法的社會團體嗎?”

“儘管對您個別的表述有分歧(比如爭論的雙方都是中國共產黨員那一句),但是對您的思路和主張,我完全支持,堅決回應!在目前,就是要在現在的條件下取得所有能夠為我所用的陣地、條件、武器,超越現實條件的主張,再正確再革命,實際上也是毫無意義的。”

“很對.一個群體.本身就有左中右.大的自報8000萬.只幾個人.就決定了它屬紅.黑.去年.幾個人‘保救’論出籠.不少人反對.其中有人要公開批評.就有人說.要團結.要知道‘那麼多群眾’.結果..害了他們.沒幫到他們.他們也就繼續如此.他們已損害了他們那個群體.也損害了左派團結.他們還要按他們的‘保救’指導一切.我們‘左.中.右’的左派都跟他們走嗎.”

繼續閱讀 ‘就民主問題與網友們探討(劉金華)’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9,219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