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反思文革' Category

上海著名收藏家劉德保談文革

劉德保(劉文林)先生是上海著名的收藏家,收藏了大陸的報紙50萬份,電影膠片3600部,宣傳畫、電影海報1萬多份,其中尤多文化大革命時代的材料,成為了解文革的重要史料,因而屢受外國邀請展覽收藏品。今年二月,劉先生赴泰國參加王希哲先生主辦的曼谷座談會,述說了他在新加坡、奧地利等國展覽文革史料所遇到的熱烈迴響,也譴責了中共走資派否定文革所造成的危害,內容頗多足資參考者。──編者

曼谷座談會上海左翼團體代表劉文林/劉德保發言(田葭據會議錄音整理):

我最近跑了柬埔寨、奧地利、匈牙利和俄羅斯,想到一些事情。

今天在座的年輕人很多,其實我不年輕了,六十六歲了,但是我把自己看作年輕人。我搞了五十年的收藏,三十年的紅色收藏的傳播。我大概是在十六歲,和在座很多同志、戰友一樣去了北京,串聯。毛主席說的,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要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現在文化大革命幾個字很敏感,被邊緣化、標籤化,那我就少提文化大革命,但是我心裡沒有放棄過對理想的追求。我經常說,我們要把文化戰線的革命進行到底,這個話和把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沒有什麼區別,但是便於年輕人接受。我們現在要講事實、講真話。現在中國什麼都有,但就是缺講真話。我們這一代人要為青年做個榜樣出來。必須講真話,實事求是,這樣革命精神才能傳承下去。現在話語權不在人民手裡,問題太多,積重難返。1988年到1993年之間,我很失落,我本來是工人階級的一員,搞宣傳,寫大字報,貼大標語,喜歡文化藝術,但是中國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我作為一個中國的男人,良心觸痛。這是中國人最大的悲哀。剛才有人說毛澤東這樣那樣,肖老師,你瞭解多少?當你瞭解很多,你就沒有發言權了。毛澤東所作所為,是中國人的驕傲。我走遍全世界很多地方,我從來到哪裡都不反毛。 繼續閱讀 ‘上海著名收藏家劉德保談文革’

廣告

文革實踐是世界性命題(曹征路)

背叛了社會主義革命的中共走資派聞「文革」而色變,一看到肯定「文革」歷史意義的文章就心虛膽顫。大陸左翼作家曹征路這篇新作剛在微信上發表,便遭官方刪除。

https://socialism12345blog.wordpress.com/2018/02/20/%E6%9B%B9%E5%BE%81%E8%B7%AF%EF%BC%9A%E6%96%87%E9%9D%A9%E5%AF%A6%E8%B8%90%E6%98%AF%E4%B8%96%E7%95%8C%E6%80%A7%E5%91%BD%E9%A1%8C/

毛澤東給江青的信(1966年7月8日)

10月21、22日我們將主辦「人類可以擺脫資本主義嗎?─反思俄國革命百年來的社會主義歷史經驗」座談會,鋻於台灣絕大數人在半個多世紀的反共宣傳洗腦下,對社會主義的思想與革命運動充滿錯誤的認知,我們選刊若干重要的歷史資料,供想參加座談會的朋友們參考,以利於理解座談會的發言內容。這封毛澤東給江青的信是在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之後兩個多月寫的,信中表達了他對林彪大講「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超過我們一萬句」,在報刊上大肆宣傳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頗不以為然,但為了能發動群眾批判控制了黨政機構的劉少奇、鄧小平等中共走資派,又不得不違心地批准下發林彪在政治局會議上的講話。尤其重要的是,這封信透露了毛澤東的自剖、發動文革的目的,以及對右派上台後的形勢發展的估計,是了解毛澤東的思想與文革不可不知的材料。──編者

毛澤東給江青的信(1966年7月8日)(註1)

六月二十九日的信點收到。你還是照魏、陳二同志(註2)的意見在那裏住一會兒為好。我本月有兩次外賓接見,見後行止再告訴你。自從六月十五日離開武林以後,在西方的一個山洞(註3)裏住了十幾天,消息不大靈通。二十八日來到白雲黃鶴的地方,已有十天了。每天看材料,都是很有興味的。

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過七、八年又來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來。他們為自己的階級本性所決定,非跳出來不可。我的朋友(註4)的講話,中央催著要發,我準備同意發下去,他是專講政變問題的。這個問題,像他這樣講法過去還沒有過。他的一些提法,我總覺得不安。我歷來不相信,我那幾本小書,有那樣大的神通。現在經他一吹,全黨全國都吹起來了,真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我是被他們逼上梁山的,看來不同意他們不行了。

在重大問題上,違心地同意別人,在我一生還是第一次。叫做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吧。晉朝人阮籍反對劉邦,他從洛陽走到成皋,嘆到:世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魯迅也曾對於他的雜文說過同樣的話,我跟魯迅的心是相通的。我喜歡他那樣坦率。他說,解剖自己,往往嚴於解剖別人。在跌了幾跤之後,我亦往往如此。可是同志們往往不信,我是自信而又有些不自信。 繼續閱讀 ‘毛澤東給江青的信(1966年7月8日)’

毛澤東的教育奇謀(伍迪希)

文革結束後,中共走資派與反共右派對文革極盡污衊、醜化之能事,這篇文章雖發表於十餘年前,文中提供的數據與分析仍具參考價值,對認識文革很有幫助,我們特予轉載。──編者

有關毛澤東及文化大革命,中外都有許多不同的論述,大體來說,70至90年代,中國知識分子(尤其港、台),對文革都抱全面否定態度。他們的著作多針對文革的過程及鬥爭的殘酷。而外國著作則對毛晚年政績及文革有褒有貶,並非一面倒的批評,著作多論及當時政治權力轉變過程及後果。究其原因,相信因為中國知識分子階層是文革及毛晚年各項政策的受害人,文革對他們大部分人來說是橫禍一埸,基於自身及家人、朋友等不幸遭遇,難對毛晚年政績作全面客觀分析。 繼續閱讀 ‘毛澤東的教育奇謀(伍迪希)’

批《蒯大富在清華大學64社區校友聚會上的講話》(王希哲)

王希哲與蒯大富兩位先生都是中國文化大革命中的名人,文革結束後,他們一個成了社會民主改良派,一個成了護黨改良派,我們並不贊同他們的立場,但在王希哲先生這篇針鋒相對的評論中,他們對毛澤東與文革的看法仍有參考價值,故除了改正個別錯字外,我們全文登載。──編者

2014年4月25日(修改版)

老王社長:蒯大富是當年文革紅衛兵第一領袖。近年,網間有關“蒯大富說過什麼”的資訊不少。這篇“蒯十條”,是大富先生直接向希哲發來的。可以為據。老王細讀閱批如下:

===============

蒯:

一,我完全不同意中國已經全面資本主義復辟的觀點。中國還是共產黨掌權。這個共產黨還是以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為指導思想,還是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還是人民福祉當成自己的宗旨。雖然目前有腐敗現象而且已經涉及到高層,但是總體上共產黨沒有變質。

王批:中國“已經全面資本主義復辟”。它的經濟基礎和社會服務無論已經實現的全面私有化還是孑然危存的國營經濟,都已經以市場和利潤為導向,而不是以人民的利益,為人民服務為導向,都在按資本的基本經濟規律運轉,它要求西方承認它的國家的“市場經濟地位”。這是“中國已經全面資本主義復辟”的本質特徵。其他現象,都是掩飾。中國的執政黨,中國共產黨,本源性質是“無產階級政黨”,它的最高領袖群直至它的中基層幹部基層黨員,必須是無產者,不得擁有資本,即不得擁有可以投入市場按資本法權獲取利潤和財富增值的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如房產!請閱恩格斯《論住宅問題》)。今日如何?因此,不是這個黨的高層或低層幹部崩堤式的“腐敗現象”有多少的問題,而是中國共產黨已經全黨地“合法”資本化,去無產化!中國共產黨已經是資產者黨,有產者黨而不是無產者黨。

============== 繼續閱讀 ‘批《蒯大富在清華大學64社區校友聚會上的講話》(王希哲)’

“遇家兄妹”的《出身論》與馬曉力胡德平們的《出身論》(王希哲)

坎培拉的會上,又見遇羅文先生。自然,他的發言又談起了他的哥哥,著名的遇羅克。

遇羅克著名,因為他1966年寫了篇《出身論》,反對家庭出身決定一切,反對“自來紅”。他是從反對“一幅流毒極廣的對聯”開始的。這對聯是:

“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基本如此。”

老王早說過,撇開“好漢,混蛋”那兩個刺激眼睛帶侮辱性的價值評判用詞,讓這副對聯中性化,改成:

“老子跟共兒擁共,老子反共兒反共,基本如此”,對不對呢?遇羅克先生反不反對呢?可以肯定,遇羅克也一定反對的。他的立論是:

“(對聯)錯誤在於:認為家庭影響超過了社會影響,看不到社會影響的決定性作用。說穿了,它只承認老子的影響,認為老子超過了一切。實踐恰好得出完全相反的結論:社會影響遠遠超過了家庭影響,家庭影響服從社會影響。”(《出身論》)

出身紅的可以黑,出身黑的可以紅,不能歧視。遇羅克要為“黑”爭取“紅”的權利:

“同志們,(血統論)這樣可惡的東西,不打倒它,如何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不打倒它,哪裡去培養和造就千百萬無產階級的接班人?不打倒它,中國的顏色就必將發生改變!”

繼續閱讀 ‘“遇家兄妹”的《出身論》與馬曉力胡德平們的《出身論》(王希哲)’

為中國勞工階級的權利永遠奮鬥(王希哲)

(澳洲“紀念文革全紅總五十周年研討會”的書面發言)

最近讀戚本禹回憶錄,裡面記錄了一段江青對維權工人群眾深厚感情的章節:

“那時有臨時工、外包工起來造反,這些人的生活處境困難,而且也確實因為政策上的原因,造成了對他們的待遇不公平。江青聽了他們的訴說,看了他們的材料,難過得哭了。江青有個優點,她對普通的工農群眾都很愛護,對他們很有感情。她就對總理說,他們也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為什麼不能公平對待他們?總理說,國家財政實在有困難,他一一列舉國家財政用度上的缺口,說暫時實在是拿不出錢來解決這些問題。江青聽了也沒有辦法。”(戚本禹回憶錄675頁)

這裡所指的,就是江青文革中曾支持的“全國紅色勞動者造反總團”(全紅總)。全紅總成立五十周年了。為結合今天中國各界勞動人民新時期的維權鬥爭,我們很有必要開個會提出來紀念它。對全紅總,我過去寫過不少文章,這篇《為中國勞工階級的權利永遠奮鬥》,是前年在曼谷中國工黨第三次代表大會上的講演。沒有過時,我將它獻給這個全紅總成立五十周年討論會。

“改開”近四十年來,中國社會階級分野急劇擴展,貧富鴻溝急劇加深。千千萬萬的失業工人,背井離鄉的農民工,基層的教師知識份子,復員退伍的老兵日趨下沉地掙扎在困苦竭蹶的生活環境中,全盤的資本主義私有化剝奪了社會主義曾給予他們的利益。他們的維權鬥爭一波高於一波,風起雲湧。但他們也許不知道,文革中的“全國紅色勞動者造反總團”(全紅總),正是這一維權運動的濫觴。那時,面對勞動群眾的維權鬥爭,江青雖然同情,沒有辦法,因為“國家財政實在有困難,拿不出錢來”。但現在的國家財政,還拿不出一點錢來,或拿不出一點政策辦法來解決勞動群眾合理的權利要求嗎?僅貪官貪去的錢財就千億萬億!非不能也實不為也。中國的天已經變了。中國的統治集團早已是大資產權貴階級集團,哪裡還能有一絲如周總理、江青般對勞動群眾的階級感情。他們連他們集團中稍保存了一點對勞動群眾的良心和情感,願出手多少維護一點工農民眾利益的薄熙來都容忍不下,嫉如寇仇,視為“餘孽”,非要拿下送進監獄永不許翻身後快。不能再幻想他們。中國勞工階級要爭取和維護自己的權利,就要向文革中的全紅總學習,不畏強權,靠自己串聯起來,組織起來的鬥爭。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39,493 hit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