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反思文革' Category

批《蒯大富在清華大學64社區校友聚會上的講話》(王希哲)

王希哲與蒯大富兩位先生都是中國文化大革命中的名人,文革結束後,他們一個成了社會民主改良派,一個成了護黨改良派,我們並不贊同他們的立場,但在王希哲先生這篇針鋒相對的評論中,他們對毛澤東與文革的看法仍有參考價值,故除了改正個別錯字外,我們全文登載。──編者

2014年4月25日(修改版)

老王社長:蒯大富是當年文革紅衛兵第一領袖。近年,網間有關“蒯大富說過什麼”的資訊不少。這篇“蒯十條”,是大富先生直接向希哲發來的。可以為據。老王細讀閱批如下:

===============

蒯:

一,我完全不同意中國已經全面資本主義復辟的觀點。中國還是共產黨掌權。這個共產黨還是以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為指導思想,還是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還是人民福祉當成自己的宗旨。雖然目前有腐敗現象而且已經涉及到高層,但是總體上共產黨沒有變質。

王批:中國“已經全面資本主義復辟”。它的經濟基礎和社會服務無論已經實現的全面私有化還是孑然危存的國營經濟,都已經以市場和利潤為導向,而不是以人民的利益,為人民服務為導向,都在按資本的基本經濟規律運轉,它要求西方承認它的國家的“市場經濟地位”。這是“中國已經全面資本主義復辟”的本質特徵。其他現象,都是掩飾。中國的執政黨,中國共產黨,本源性質是“無產階級政黨”,它的最高領袖群直至它的中基層幹部基層黨員,必須是無產者,不得擁有資本,即不得擁有可以投入市場按資本法權獲取利潤和財富增值的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如房產!請閱恩格斯《論住宅問題》)。今日如何?因此,不是這個黨的高層或低層幹部崩堤式的“腐敗現象”有多少的問題,而是中國共產黨已經全黨地“合法”資本化,去無產化!中國共產黨已經是資產者黨,有產者黨而不是無產者黨。

============== 繼續閱讀 ‘批《蒯大富在清華大學64社區校友聚會上的講話》(王希哲)’

“遇家兄妹”的《出身論》與馬曉力胡德平們的《出身論》(王希哲)

坎培拉的會上,又見遇羅文先生。自然,他的發言又談起了他的哥哥,著名的遇羅克。

遇羅克著名,因為他1966年寫了篇《出身論》,反對家庭出身決定一切,反對“自來紅”。他是從反對“一幅流毒極廣的對聯”開始的。這對聯是:

“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基本如此。”

老王早說過,撇開“好漢,混蛋”那兩個刺激眼睛帶侮辱性的價值評判用詞,讓這副對聯中性化,改成:

“老子跟共兒擁共,老子反共兒反共,基本如此”,對不對呢?遇羅克先生反不反對呢?可以肯定,遇羅克也一定反對的。他的立論是:

“(對聯)錯誤在於:認為家庭影響超過了社會影響,看不到社會影響的決定性作用。說穿了,它只承認老子的影響,認為老子超過了一切。實踐恰好得出完全相反的結論:社會影響遠遠超過了家庭影響,家庭影響服從社會影響。”(《出身論》)

出身紅的可以黑,出身黑的可以紅,不能歧視。遇羅克要為“黑”爭取“紅”的權利:

“同志們,(血統論)這樣可惡的東西,不打倒它,如何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不打倒它,哪裡去培養和造就千百萬無產階級的接班人?不打倒它,中國的顏色就必將發生改變!”

繼續閱讀 ‘“遇家兄妹”的《出身論》與馬曉力胡德平們的《出身論》(王希哲)’

為中國勞工階級的權利永遠奮鬥(王希哲)

(澳洲“紀念文革全紅總五十周年研討會”的書面發言)

最近讀戚本禹回憶錄,裡面記錄了一段江青對維權工人群眾深厚感情的章節:

“那時有臨時工、外包工起來造反,這些人的生活處境困難,而且也確實因為政策上的原因,造成了對他們的待遇不公平。江青聽了他們的訴說,看了他們的材料,難過得哭了。江青有個優點,她對普通的工農群眾都很愛護,對他們很有感情。她就對總理說,他們也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為什麼不能公平對待他們?總理說,國家財政實在有困難,他一一列舉國家財政用度上的缺口,說暫時實在是拿不出錢來解決這些問題。江青聽了也沒有辦法。”(戚本禹回憶錄675頁)

這裡所指的,就是江青文革中曾支持的“全國紅色勞動者造反總團”(全紅總)。全紅總成立五十周年了。為結合今天中國各界勞動人民新時期的維權鬥爭,我們很有必要開個會提出來紀念它。對全紅總,我過去寫過不少文章,這篇《為中國勞工階級的權利永遠奮鬥》,是前年在曼谷中國工黨第三次代表大會上的講演。沒有過時,我將它獻給這個全紅總成立五十周年討論會。

“改開”近四十年來,中國社會階級分野急劇擴展,貧富鴻溝急劇加深。千千萬萬的失業工人,背井離鄉的農民工,基層的教師知識份子,復員退伍的老兵日趨下沉地掙扎在困苦竭蹶的生活環境中,全盤的資本主義私有化剝奪了社會主義曾給予他們的利益。他們的維權鬥爭一波高於一波,風起雲湧。但他們也許不知道,文革中的“全國紅色勞動者造反總團”(全紅總),正是這一維權運動的濫觴。那時,面對勞動群眾的維權鬥爭,江青雖然同情,沒有辦法,因為“國家財政實在有困難,拿不出錢來”。但現在的國家財政,還拿不出一點錢來,或拿不出一點政策辦法來解決勞動群眾合理的權利要求嗎?僅貪官貪去的錢財就千億萬億!非不能也實不為也。中國的天已經變了。中國的統治集團早已是大資產權貴階級集團,哪裡還能有一絲如周總理、江青般對勞動群眾的階級感情。他們連他們集團中稍保存了一點對勞動群眾的良心和情感,願出手多少維護一點工農民眾利益的薄熙來都容忍不下,嫉如寇仇,視為“餘孽”,非要拿下送進監獄永不許翻身後快。不能再幻想他們。中國勞工階級要爭取和維護自己的權利,就要向文革中的全紅總學習,不畏強權,靠自己串聯起來,組織起來的鬥爭。

《毛澤東年譜》:毛澤東談文化大革命摘錄

這篇摘錄簡明扼要地顯示了毛澤東為何發動文化大革命以及他對文革中出現的錯誤的態度,很有助於理解文革,我們特予轉載,黑體是我們附加的。──編者

1966年

3月30日下午 在上海同康生、趙毅敏、魏文伯、張春橋、江青等談話。毛澤東說:文化大革命能不能搞到底,政治上能不能頂住?中央會不會出修正主義?沒有解決。我們都老了,下一代能否頂住修正主義思潮,很難說。文化大革命是長期艱巨的任務。我這一輩子完不成,必須進行到底。

4月14日至月底 多次審閱修改周恩來、鄧小平、彭真送審的《中央關於撤銷<文化革命五人小組關於當前學術討論的彙報提綱>通知稿》。

4月16日至24日 在杭州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

5月4日至26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在北京舉行,劉少奇主持會議。會議對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進行批判,決定停止或撤銷他們的職務。會議通過《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通稱“五一六通知”),決定撤銷《彙報提綱》,撤銷“文化革命五人小組”及其辦事機構,重新設立文化革命小組,隸屬于政治局常委之下。

5月5日下午五時 在上海會見由謝胡率領的阿爾巴尼亞黨政代表團,周恩來、林彪、鄧小平、伍修權參加。毛澤東說:鑒於這些情況,我們這批人一死,修正主義很可能起來。我們是黃昏時候了,所以現在趁著還有一口氣的時候,整一整這些資產階級復辟。 繼續閱讀 ‘《毛澤東年譜》:毛澤東談文化大革命摘錄’

沒有堅持巴黎公社原則是文革失敗又一重大原因(夏寧 原上海市紅代會常委,上海市革命委員會成員)

夏寧先生這篇反思文革的文章與王希哲先生的按語引發了激烈的爭論,爭論的癥結在於對1966年8月8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簡稱十六條)提出的所謂「巴黎公社原則」的認識。「十六條」的第九條針對群眾的革命組織「文化革命小組、文化革命委員會、文化革命代表大會」說:「文化革命小組、文化革命委員會和文化革命代表大會是群眾在共產黨領導下自己教育自己的最好的新組織形式。它是我們黨同群眾密切聯繫的最好的橋樑。它是無產階級文化革命的權力機構。」「文化革命小組、文化革命委員會、文化革命代表大會不應當是臨時性的組織,而應當是長期的常設的群眾組織。它不但適用於學校、機關,也基本上適用於工礦企業、街道、農村。」「文化革命小組、文化革命委員會的成員和文化革命代表大會的代表的產生,要像巴黎公社那樣,必須實行全面的選舉制。候選名單,要由革命群眾充分醞釀提出來,再經過群眾反覆討論後,進行選舉。」夏寧先生認為第九條就是「文革十六條的主要精神」,並擴大解釋為「也是以巴黎公社原則來改造我們國家的政治制度形式,以為向共產主義過渡準備精神和物質條件」,王希哲先生也持同樣的看法,並據此批評毛澤東否定上海人民公社,是犯了沒有落實民主的錯誤。但值得深究的是,第九條說「要像巴黎公社那樣,必須實行全面的選舉制」的是「文化革命小組、文化革命委員會、文化革命代表大會」,並非夏寧先生認為的所有「國家的政治制度形式」,而「文化革命小組、文化革命委員會、文化革命代表大會」則「是群眾在共產黨領導下自己教育自己的最好的新組織形式。它是我們黨同群眾密切聯繫的最好的橋樑。它是無產階級文化革命的權力機構。」第九條其實仍強調了共產黨的領導,並沒有說黨和所有政權機構都「要像巴黎公社那樣,必須實行全面的選舉制」。從總結革命的歷史經驗以重建中國社會主義的立場來說,全面深入、實事求是地反思文革是無可迴避的工作,如果能弄清陳伯達起草的十六條為什麼會提出所謂的「巴黎公社原則」?毛澤東後來又為什麼否定了上海人民公社?將大有裨益。

一般對巴黎公社革命的肯定,都是通過閱讀馬克思的《法蘭西內戰》,而鮮少探究巴黎公社失敗的原因。1872年1月14日,恩格斯在回覆卡·特爾察吉的信中,痛斥一貫反權威、反權力集中的無政府主義者時,道出了箇中原因:「我認為,“權威”和集中這些字眼用得太濫了。我不知道什麼東西能比革命更有權威了,如果用炸彈和槍彈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別人,就像在一切革命中所做的那樣,那末,我認為,這就是在行使權威。巴黎公社遭到滅亡,就是由於缺乏集中和權威。勝利以後,你們可以隨意對待權威等等,但是,為了進行鬥爭,我們必須把我們的一切力量擰成一股繩,並使這些力量集中在同一個攻擊點上。如果有人向我說,權威和集中在任何情況下都是兩種應當加以詛咒的東西,那麼我就認為,說這種話的人,要麼不知道什麼叫革命,要麼只不過是口頭革命派。」(《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一版,第32卷,378頁,黑體為附加)恩格斯對巴黎公社覆亡原因的看法,也應是我們看待巴黎公社的革命史時,值得思考的問題。當然,我們還可以提一問:是不是全面實行了「巴黎公社原則」就不會有造成文革大混亂的「無原則的派性鬥爭」?更根本的問題是:選舉能不能等同「民主」?人民又怎麼樣才能明智地判斷公共事務,形成有利於社會整體長遠利益的決定,而不致淪為資本主義社會中一大幫帶著「民主」的幻覺,名曰主人,實為奴隸的愚民?──編者 繼續閱讀 ‘沒有堅持巴黎公社原則是文革失敗又一重大原因(夏寧 原上海市紅代會常委,上海市革命委員會成員)’

紅衛兵整體退出是文革失敗重大原因之一(夏寧)

1966年8月曾以紅衛兵代表的身份受毛澤東接見的夏寧先生,在文革發動五十年後寫的這篇反思文章,連同王希哲先生的按語,都是顯現文革歷史意義的好材料,我們特予轉載。──編者

老王社長:

這裡推薦夏甯先生《紅衛兵整體退出是文革失敗重大原因之一》。

這篇文章提出的意見是很可以討論的,老王社長並不完全贊成它,介紹它,是因為文革五十周年之際,向全國當年的老紅衛兵們,推薦一顆對國家和人民前途的責任心。

老紅衛兵們都知道,依據文革綱領《十六條》,文革的目標是要通過廣泛的全民動員的群眾運動改造我們國家的政權形式和政治體制,使之按照“巴黎公社原則”民主化,走出一條制度性的由人民管理國家的中國社會主義民主道路來。但這個目標最終沒有實現,所以說“文革失敗”了。為什麼失敗?有說,是官僚體系力量太強大了,毛澤東也無力戰勝;有說,是毛澤東“欺騙”,他根本就沒有真想去實現“巴黎公社原則”,等等不一。這些原因都可以爭論,但問題在,改造我們國家的政權形式和政治體制,使之按照“巴黎公社原則”民主化,走出中國模式的民主道路來,這個文革的目標本身,是對的嗎?如果是對的,那麼,不管文革失敗的原因究竟是什麼,責任究竟在誰人,我們眼光向前,繼續朝前走,朝那個民主目標走就是。這是我們整整幾代人的歷史責任。不僅是今日中國青年的責任,更是中國當年老紅衛兵一代的責任!

曹孟德有詩雲:“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但既然志在千里,你“伏櫪”幹什麼?既然壯心不已,你就應越過那“櫪”,繼續朝那“千里”奔去。氣力不濟麼,便跑慢些,但總要向千里跑去,至死方休。

夏甯先生是當年上海市中學紅衛兵代表大會常委之一,“一月革命”後的上海革命委員會成員。年七十餘了。他就是這樣一位半世紀不息肩,牢記著老紅衛兵對國家人民的責任只管朝向中國千里的民主目標奔去的“烈士”,雖古稀暮年,仍青春永在。

推薦夏先生,就是為了呼喚和鞭策更多的老紅衛兵“烈士”們,越過“櫪”來,再肩起責任,伴隨今天的千千萬萬青年,繼續朝著中國民主化的“千里”目標奔去。

老王社長

2016年8月13日(68歲生日)

=========================== 繼續閱讀 ‘紅衛兵整體退出是文革失敗重大原因之一(夏寧)’

跟著毛主席繼續革命——紀念文化大革命50周年(大陸南開大學經濟學院退休副教授 迎春)

        目錄

前言

一,參加“四清”運動

1,開始接觸繼續革命的理論與實踐

2,改造世界觀

二,文化大革命起來造反

三,五.七幹校鍛煉和接受審查

1,勞動鍛煉

2,接受審查

四,回大學研究人民公社和參與反對包產到戶的戰鬥

1,研究人民公社

2,反對把包產到戶作為農業經濟發展的方向

五,離休後反對修正主義的鬥爭

 

前言

毛澤東創建的繼續革命理論,起始於黨的十屆八中全會“重提階級鬥爭”。在重提階級鬥爭問題以後,毛澤東首先在農村開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簡稱“四清”運動)。1964年初我參加了“四清”工作隊,幾乎經歷了運動的全過程;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展以後,我回機關參加了文化大革命,奮起反對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成了造反派頭頭;以後,到五.七幹校勞動鍛煉;改革開放前,我轉入大學從事理論研究,課題就是人民公社,而改革開放的私有化變革,首先就是從推行“包產到戶”開始,我參與了“包產到戶”的理論鬥爭;離休以後,陸續購買了毛澤東的一些著作,如《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13冊、《毛澤東文集》、《毛澤東年譜》等,以及有關毛澤東的一些著作如《憶毛主席》、《十年論戰》、《毛澤東傳(1893——1949)》、《毛澤東傳(1949——1976)》和《毛澤東讀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批註和談話》等,對毛澤東建國以後的理論與實踐進行了再學習,並在這一理論指導下寫了一些批判修正主義和有關世界經濟危機、我國經濟狀況的文章。總之,50多年來,我基本上是在毛澤東繼續革命理論指引下與修正主義作鬥爭,雖然沒有取得什麼成就,但是,鬥爭的大方向沒有變。所以,從我個人的經歷,大體上可以看到繼續革命理論和實踐的發展歷程,就像從一滴水中可以看到整個河流的奔騰一樣。回顧這段歷程,對於一些沒有實際經歷的年輕人來說,可能會有所啟迪;另一方面對於我自己,用繼續革命理論重新審視自己的這一段生活,也是一次自我檢討,是認識的再提高。總之,寫這樣一個資料的目的,是想通過我這個具體人的實踐和思維活動,來宣傳繼續革命理論,這樣比直接講道理可能更便於人們接受和理解。 繼續閱讀 ‘跟著毛主席繼續革命——紀念文化大革命50周年(大陸南開大學經濟學院退休副教授 迎春)’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6,811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