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人物與思想' Category

我們的工作才要開始……──陳映真談「湯英伸事件」 (綠色小組影像紀錄 范綱塏整理)

1986年1月5日清晨,臺北市新生北路「翔翔電腦乾洗店」,發生一起命案。洗衣店店主彭喜衡、妻子王玉琴、女兒彭珊珊,遭人用重物擊打,傷重不治。事發當天下午六時,凶嫌在哥哥的陪同下,前往臺北中山分局自首。

他是來自阿里山特富野的18歲少年,湯英伸。

湯英伸,嘉義鄒族人,嘉義師專四年級肄業生。1985年12月27日,他從報上得知「天祥西餐廳」正在招募員工,便自嘉義北上求職,希冀為家庭經濟協助。幾經周轉,卻在職業介紹所的轉介下進入「翔翔電腦乾洗店」工作。工作近一周的時間,湯英伸在身分證被扣押與額外繳交仲介費的壓力下,在1月4日的夜晚,湯英伸與業主彭喜衡發生口角衝突,雙方扭打過程中,湯英伸以拔釘器重擊彭喜衡、王玉琴夫婦,同時殺害女兒彭珊珊。事後湯英伸向警方坦承犯行,3月20日,臺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應執行死刑。

這起命案震驚社會各界,對於凶嫌的冷血與殘忍感到髮指。在世人皆曰可殺的聲浪中,1987年7月,《人間》雜誌第九期以「悲劇背後的線索」為題,從湯英伸的生命史、湯英伸所接觸到「職業介紹所」暗藏的問題、命案發生後湯彭兩家的家庭狀態等,另一個層面的分析命案背後所蘊含的社會、經濟,以及民族之間的問題。先生更發起「槍下留人」行動,呼籲社會各界正視湯英伸事件背後的問題,也希望法律方面能夠暫緩湯英伸死刑的執行。專家學者、藝文人士,乃至於原住民同胞,紛紛加入連署陳情。

然而對湯英伸的救援並未如預期的想望,1986年5月15日,湯英伸於土城看守所槍決。

在湯英伸槍決之後,《人間》雜誌同仁,以及參與「槍下留人」行動的各界單位,於臺北殯儀館參與湯英伸告別式,先生也在告別式的現場發表講話,向家屬與各界關心湯英伸事件的人士表示哀戚與感謝。 繼續閱讀 ‘我們的工作才要開始……──陳映真談「湯英伸事件」 (綠色小組影像紀錄 范綱塏整理)’

為了民族的和平與團結──陳映真於老兵返鄉座談會發言 (綠色小組影像紀錄 范綱塏整理)

1949年,國民黨因國共內戰的失敗,退守至臺灣,帶來大量官兵遷移至臺灣。同年戒嚴令發佈,除了島內政治的封鎖,也使當年來台的官兵至此和家鄉隔絕長達38年。隨著政治氛圍的肅殺逐漸緩和,一些當年隨國民黨來台的「老兵」開始試圖衝撞兩岸間的封鎖。

何文德是這當中重要的推動人。1930年生於湖北省房縣的老兵何文德,自1986年起與眾多外省老兵透過發傳單、上街請願,以「想家」為要求,希望政府開放兩岸探親。1987年4月15日,何文德與眾多學者、立法委員,發起成立「外省人返鄉探親促進會」,在傳單、街頭請願之外,更多次舉辦晚會、說明會,向社會大眾說出「老兵想家的思念」

1987年9月20日,促進會於臺北舉辦座談晚會,向民眾介紹協會成立的背景緣由,由老兵何文德、姜思章;學者呂亞力、胡秋原、傅正;民歌手楊祖珺,以及映真先生出席,針對政府在返鄉政策制定的技術問題、批判當前政府對大陸三不政策的態度、兩岸民族因歷史因素造成的分斷……等議題。

以下抄錄先生在當天活動的發言,紀念先生對民族的團結與奮鬥一生的努力。 繼續閱讀 ‘為了民族的和平與團結──陳映真於老兵返鄉座談會發言 (綠色小組影像紀錄 范綱塏整理)’

筆遣春溫慰苦寒-秋夜懷大陳(范振國)

今天是台灣著名的左翼愛國作家陳映真逝世三周年之日,他的生前愛徒、《人間雜誌》執行編輯范振國蘸滿深情摯意賦詩一首,並藉釋詩記述了陳映真的重要事跡與思想,以為紀念;另由范振國哲嗣范綱塏整理出陳映真生前的三篇發言記錄,呈現陳映真多分面的關懷。我們特刊登這組文章以表達對陳映真這位傑出的中國知識份子的緬懷之意。──編者

一、楔子

春秋代序,歲月匆匆不淹留,風氣蕭索,花飛葉落…

真快啊!我們素所敬重的大陳離世已經三年了!

今年九月十九日,家屬遵其遺囑,把骨灰灑入民族的母親之河-黃河。我和關曉榮叨蒙麗娜嫂召喚,同赴北京參加移靈祭奠儀式,秋陽暖暖的初晨,送行者不多,蕭瑟之感遂成難免。

「三年之喪守畢,此後家屬親眷可不受忌中儀軌所限,得自由行止,自在從容寬心度日了!」我私自如此揣想著,但卻也有一種莫名的惆悵,無端的寂寞,時不時的泛起,九月二十日回台後,因此寫了幾首抒情遣懷的詩作,以下是第三首,並附有跋文,說明詩興發端,情思所寄,紀念乎?忘卻乎?我亦茫然。

二、詩句

筆遣春溫慰苦寒-秋夜懷大陳

千里長河自悲歡,百感塵海有餘嘆!

     飾荒迷陽折劍戟,蕭瑟人間失永善。

     眉橫眼冷覷後街,筆遣春溫慰苦寒。

     君生人豪死鬼雄,魂潤九畹滋蕙蘭。

二O一九年九月二十一日     任由之 繼續閱讀 ‘筆遣春溫慰苦寒-秋夜懷大陳(范振國)’

知識是用來造福人群的,而不是讓人望而生畏、讓人用來壓迫人的 –與科普論壇的同仁共勉 (陳美霞 成大公衛所特聘教授)

2012年,一生以「解放知識,改造社會」為志業的林孝信老師–我的老公(朋友之間稱呼他「老林」,我就這樣來稱呼他),與國立科教館、各地國立科學博物館以及許多志同道合、致力科普工作的同仁,聚集起來,熱切討論。他們一方面欣喜看見臺灣近年來逐漸蓬勃發展的科普活動,但是,另一方面,他們也憂心體會到,相對呈指數函數快速發展的科學,科普的發展還是太慢的。他們思考著如何能加速台灣科普的發展,在腦力激盪下,他們想像:「如果能夠有一互相觀摩、互相支援的合作平台,對於推動全民科學知識普及,協助生活科學相關公共政策推動,當能產生1+1>2的效果。」於是,他們以集體的力量,推出我們這幾年來看到的「科普論壇」。就這樣,2012年、2013年、2014年的科普論壇都有著老林全身投入的身影。

2015年,當老林還在牽掛著科普論壇的規劃與推動之時,他罹患重病,這一年,老林被迫放下他最愛的科普志業,與病魔搏鬥,這過程中,許多科普論壇的朋友關心著、擔心著老林的健康。2015年年底,科普論壇結束之後,我收到簽滿科普論壇許多參與者名字及他們祝福老林早日康復的橫幅(如下)。滿滿的祝福、滿滿的珍惜、滿滿的期待,卻無法挽回老林走向回歸大自然之路。

2016年,老林科普論壇多年攜手共同打拼的同仁、朋友–在場的與不在場的,雖然有著對老林深沉的痛惜、懷念、不捨、與遺憾,還是奮力推出豐富多彩的科普論壇。我相信,老林科普論壇的同仁、朋友們,一定是跟老林一樣,認為,科普事業不應該是個人的事業,它,是一個集體的事業,它因此不應該因為科普隊伍失去一員大將的挫折而停頓。2017年6月,我接到科教館規劃今年科普論壇團隊的工作人員陳香微的電話及email,她告訴我:「館長及科普論壇推動者感懷林教授多年來為科普教育的推動及奉獻,希望能於今年議程中加入對林教授的緬懷追憶」,邀請我出席論壇。我欣然答應。今年8月,她又告訴我,科教館科普論壇規劃團隊,「想將林教授生前座右銘雕刻在檜木上,製作成紀念講座」;她問我老林生前說的什麼話可以作為座右銘。我告訴她,老林說,「知識是用來造福人群的,而不是讓人望而生畏、讓人用來壓迫人的」;我說,老林一生的努力及投入都是基於這樣的信念的。

莊子說的好:蠟燭有燒盡的時候,火卻可以傳續下去,永不熄滅。同樣的,人的精神可以不朽。老林一生投入科普事業、一生投入「解放知識,改造社會」的事業,他相信,藉著知識解放、藉著知識傳播、藉著科學教育,我們能創造更公平正義的社會。假如老林這樣的精神能傳續下去,科普論壇的同仁及朋友能繼續堅持實踐老林這樣的理念、發揚這樣的精神,那麼,我認為,老林,雖死猶生。

作為老林的親密戰友,我誠心感謝科普論壇同仁及朋友,過去與老林共同為科普事業打拼、現在繼續傳承、拓展著老林共同創始的科普論壇的工作、未來–在老林的精神的伴隨下—繼續在科普教育這個集體事業上辛勤耕耘、奉獻!

 

 

 

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陳映真)

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2001年7月1日在中共建黨八十周年的講話中,提出准許資本家入黨的主張,引起黨內堅持社會主義立場的黨員、幹部的強烈不滿,咸認此舉徹底違背了共產黨的原則,甚至有屢建軍功的老幹部憂憤之餘,聲明退黨者。時任中共吉林省委副書記的林炎志在中共左派刊物《真理的追求》發表了〈共產黨要領導和駕馭新資產階級〉的長文,極言直諫,結果導致《真理的追求》被封,本為家世顯赫的高幹子弟的林炎志跌到了反黨份子的邊緣,從此投閒置散,仕途黯淡。陳映真閱讀林文後深受觸動,遂邀約林書揚、陳明忠(筆名黃龍)、杜繼平(筆名王哲)為文評論林炎志的諫書,他自己也以石家駒的筆名寫了〈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組文成為〈兩岸爭鳴〉的專題,並以編輯部的名義寫了專題的序言〈因為是祖國的緣故〉,刊登在2001年12月人間出版社名為《因為是祖國的緣故》的〈人間思想與創作叢刊〉上,因而為中共高層所不喜。陳映真在〈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全面論列了中國大陸資本主義化後出現的嚴重問題、台灣與海外左派的統獨論爭、資本主義的世界危機及社會主義發展所面臨的挑戰,是他晚期的深思之作。可惜,當時〈人間思想與創作叢刊〉銷售不廣,陳映真又是以筆名發表,閱者既不多,知其為陳映真手筆者就更少了。陳映真生前即頻遭誤解,如今既溘然長逝,淺陋鄙傖的不學之徒自然要趁機假悼念之名肆其污衊貶損的技倆,即連故友親朋也不免未盡深悉他的所思所想。陳映真為〈因為是祖國的緣故〉專題所寫的編者序言及〈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充份體現了他的愛國主義與社會主義相統一的無產階級愛國主義的立場,是了解他一生思想的重要材料,我們特予重刊並敘明文章寫作發表的經緯,以助世人對陳映真有更真實、深入的認識。───編者

因為是祖國的緣故   編輯部序言

在日據時代,一九二○年後反日民族•民主鬥爭的主要力量,是以「農民組合」、晚期「文化協會」和「民眾黨」、「台灣共產黨」和各派工會為代表的左翼。他們與日本尤其是中國的工農政黨有十分密切的關係。中國社會主義運動及其勝利,中國的解放,一直是台灣民族•民主運動的希望所寄。

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一九四六年國共內戰爆發,中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台灣工農、知識份子,使他們能夠超越一九四七年二月事變所造成的民族傷痕,將台灣的民主、自治與解放的事業與中共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聯繫起來,寄大希望於中國的大革命,並且在具體實踐中,做了慘烈的犧牲。 繼續閱讀 ‘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陳映真)’

毛澤東與中國文化傳統——在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演講(袁庾華) 2016年9月14日

一.中國文化的兩個傳統

千國基礎上產生的春秋“百家爭鳴”,和印歐同步走進“軸心時代”。以後,是法家思想主導了中國的統一。

秦皇焚書,漢武尊儒,是當時“大一統”中國社會的需要。董仲舒對孔儒的去“進步”化,和以後的程朱“理學”、陸王“心學”等一代代新儒家,儘管各有補益,但主要傾向是保守的,包括儒釋道的合流。這就形成了以孔儒為代表的中國古代傳統文化主流,它和“百代都行秦政制”的結合,是中國二千多年“大一統”局面的基本穩定劑。

以“三反(反傳統、反孔、反文言文)”為口號的“新文化運動”,是中國傳統文化一個極為重要的轉折,從此開始了中國文化的現代傳統。它以“科學”、“民主”為旗幟,引進了大量的西方文化,其主傾向是革命性的,至今還主導著中國未來的主要面向。其開創性人物是陳獨秀,胡適與魯迅等人,而形成一個嶄新傳統的代表人物是毛澤東。 繼續閱讀 ‘毛澤東與中國文化傳統——在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演講(袁庾華) 2016年9月14日’

林孝信妻子及女兒在追思會上的致詞

這是我們的集體事業

妻子陳美霞

老林去年4月底發現罹患重病。在長達8個月的治療過程中,關心、捐款、提供種種協助的朋友數以百計,作為老林的親密戰友,我明顯感受到老林的這些戰友、同志、朋友是多麼希望老林可以趕快恢復健康,好讓老林得以繼續他畢生投入的正義事業!

老林在去年12月20日回歸大自然之後,一樣有數以百計的朋友透過紀念文及詩詞、表達對老林的懷念、感謝、與讚頌,朋友們都感念老林畢生對台灣及兩岸社會無私、艱苦卓絕、無怨無悔的付出。我再度感受到這些戰友、同志、朋友對老林的珍惜、厚愛、與尊崇。

對眾多朋友—包括在場的諸位,以及無法來參加追思會的朋友們–給予老林的關心、厚愛、協助與支持,我及兩個女兒嘉黎、惠黎有著說不盡的感謝與感動!

朋友們關注的、痛惜的,當然是老林這個十分特殊的人物。然而,我不僅感受到老林個人受到的愛戴,也同時更清楚看到一個“集體”的再現:是這個“集體”,造就了老林的一生,而老林畢生正是與這個“集體”共同投入到改造社會的正義事業中。老林一生中,與在場的、不在場的戰友、同志、朋友們—就是我所說的“集體”—共同不曾停歇的、為我們所處的社會擔憂,進一步將擔憂化為力量、化為行動。對於老林與這個“集體”共同成就的四大志業—科學普及、保釣運動、社大運動與通識教育,我們今天下午與晚上的《科學民主大眾論壇》中,將特別追思、探討。 繼續閱讀 ‘林孝信妻子及女兒在追思會上的致詞’

重訪“社會主義理論家”毛澤東—讀毛澤東《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談話記錄》(王洪喆 香港中文大學博士候選人)

「大躍進」時期,毛澤東為什麼要帶著幹部讀蘇聯的《政治經濟學教科書》,這反映了建國後毛對於黨內理論水準的焦慮。毛組織閱讀教科書想要回答的問題,是如何運用“唯物辯證法”、“矛盾論”來具體處理社會主義建設中的政治經濟與文化問題。通過閱讀毛的談話記錄,我們看到所謂“中蘇分歧”不僅僅是冷戰地緣政治衝突,更是社會主義實踐路線背後的理論衝突。從閱讀談話記錄中,我們得以還原一個作為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家”的毛。這對於今日馬克思主義具有重大意義,“毛主義”不應該僅僅作為動員革命激情或懷舊的符號,而必須是被作為一套具體的運用唯物辯證法與歷史唯物主義的“社會科學”加以認識。“科學化的革命、革命化的科學”,這是馬克思一生著述論戰所要指向的改造世界的理論與實踐,也是列寧、毛澤東這些20世紀的革命家所畢生奉獻的人類解放事業。

繼續閱讀 ‘重訪“社會主義理論家”毛澤東—讀毛澤東《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談話記錄》(王洪喆 香港中文大學博士候選人)’

中外新左翼肯定毛澤東的主要理由(王曉川)

我們都知道,在現在政治上有一個所謂左右傾向的劃分。其中的左翼觀點,不管是齊澤克、巴迪烏這樣的發達地區左翼,還是汪暉這樣的九十年代末期興起的中國新左翼,都對我們中國的毛澤東主義和文革精神持肯定態度。那麼,這就讓人思考,為什麼這兩種極具批判性的、同樣追求民主的思潮,會對中國已經故去的毛比較欣賞呢?我個人總結了兩點原因,一是毛的思想和實踐過程體現了對現代文明的一種反思;二是毛領導的社會實踐,特別是文革體現了對民主社會的更進一步的追求。

繼續閱讀 ‘中外新左翼肯定毛澤東的主要理由(王曉川)’

為了面對的告別──敬悼林書揚先生(原臺南藝術大學 音像藝術學院院長 榮譽教授 關曉榮)

2012年10月12日晨,驟聞前輩林書揚先生病逝的消息。永別的痛感油然而生,久久,化做凛然默哀的敬禮。

回想起來;二十世紀五O年代,在中國內戰與全球冷戰風雲下,國民黨在台灣實行「白色恐怖」統治,大舉捕殺左傾人士。知名導演候孝賢為記錄這段台灣的重要史實,於1995年出資,邀我們一些朋友共同製作了「我們為什麼不歌唱」的紀錄片。開拍前的準備工作千頭萬緒,幾經周折後,決定在藍博洲構思的敘事架構下,商請林書揚先生親自現身主述。拍片過程就成了製作小組跟随藍博洲已經深入查訪多年的努力,進入質與量都有可觀貢獻的史實。也因此成為我們近身接觸林書揚先生等人,傾聽他們的遭遇和思想、感情的開端。有一天,林書揚在談話中提到,不久前至屏東探望臥病多年的老同志辜金良先生,老同志未酬的壯志化作相濡以沫的悲懐熱淚,說到這裏,林書揚自己在台北辦公室裏當著我們的面前流下眼淚。

繼續閱讀 ‘為了面對的告別──敬悼林書揚先生(原臺南藝術大學 音像藝術學院院長 榮譽教授 關曉榮)’

紀念魏巍同志逝世三周年 (韓西雅 )

大陸著名文學家魏巍2008824病逝於北京,享年88歲。1950年魏巍隨抗美援朝的中國人民志願軍進入朝鮮戰場採訪,1951年寫出了膾炙人口的《誰是最可愛的人》,描述戰士樸實剛毅的本質、奮戰殲敵的英雄氣概、深厚的愛國思想與崇高的國際主義精神,生動地呈現了人民解放軍的面貌。這篇激發高貴情操的感人好文,後收入大陸的中學語文課本,數十年來,廣為熟誦,影響了數代人。魏巍17歲(1937年)入八路軍參加對日抗戰,次年成為中共黨員,誓為共產主義理想奮鬥,終生不負初衷,未改其志。晚年痛心疾首於中共的蛻化變質,撰寫檄文,倡言再次革命,其凜然節操,備受尊崇。辭世後,各界追思者不絕。魏巍的生前好友李甲才與韓西雅(原中華全國總工會書記處候補書記)兩位先生在魏巍逝世三周年之際,分別撰寫了追念文章,既流露了悼懷戰友的真情,也反映了大陸政治形勢的變化,頗值一讀,我們特由大陸《紅色中國》網站加以轉載。2008魏巍先生甫逝,他的故交,大陸老作家周良沛先生即為《批判與再造》寄來文思並茂的悼念文章〈一位真實的人──悼魏巍〉,刊於200812月的55期,也收錄於本網站「文化廣場」欄,欲進一步瞭解魏巍先生生平志業的讀者,可點選閱讀。───編者

紀念魏巍同志逝世三周年

  韓西雅

日子過得快,魏巍同志逝世三周年了!他病、他老、他離我們而去,好像就在眼前,真是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啊!

我拿這本《新語絲》,回憶跟著魏老一起戰鬥的那些崢嶸歲月,真想他呀!

這本《新語絲》,收了魏老的七十一篇文章,真是篇篇都是檄文,無論是歌頌好人好事,或是針砭壞人壞事,篇篇都是義正詞嚴、高屋建瓴,文章煥發,光彩照人。從中我們可以讀到魏老的高尚人格,也可以讀到他的深邃思想。他給我們留下一本好教材,我們應當感謝他。

我同許多同志一樣,是在《中流》這個陣地上跟魏老一起戰鬥的。在那修正主義的逆風在中國大地上刮起的時候,《中流》卻像一面鮮豔的紅旗,頂風獵獵飄揚,指引人們前進。讀《中流》暖人心,讀《中流》鼓幹勁。

魏老重視工人階級,也重視我們在工會工作的同志們。他在《中流》邀我們去座談,還親自到工會機關來看望我們,同我們商量怎樣把廣大工人階級的工作做好。《中流》也就發表我們一些拙文,宣揚工人階級的革命精神,替工人階級說話,向工人階級學習。

繼續閱讀 ‘紀念魏巍同志逝世三周年 (韓西雅 )’

魏巍是卓越的繼續革命家 ——紀念魏老逝世三周年 (李甲才)

大陸著名文學家魏巍2008824病逝於北京,享年88歲。1950年魏巍隨抗美援朝的中國人民志願軍進入朝鮮戰場採訪,1951年寫出了膾炙人口的《誰是最可愛的人》,描述戰士樸實剛毅的本質、奮戰殲敵的英雄氣概、深厚的愛國思想與崇高的國際主義精神,生動地呈現了人民解放軍的面貌。這篇激發高貴情操的感人好文,後收入大陸的中學語文課本,數十年來,廣為熟誦,影響了數代人。魏巍17歲(1937年)入八路軍參加對日抗戰,次年成為中共黨員,誓為共產主義理想奮鬥,終生不負初衷,未改其志。晚年痛心疾首於中共的蛻化變質,撰寫檄文,倡言再次革命,其凜然節操,備受尊崇。辭世後,各界追思者不絕。魏巍的生前好友李甲才與韓西雅(原中華總工會副書記)兩位先生在魏巍逝世三周年之際,分別撰寫了追念文章,既流露了悼懷戰友的真情,也反映了大陸政治形勢的變化,頗值一讀,我們特由大陸《紅色中國》網站加以轉載。2008魏巍先生甫逝,他的故交,大陸老作家周良沛先生即為《批判與再造》寄來文思並茂的悼念文章〈一位真實的人──悼魏巍〉,刊於200812月的55期,也收錄於本網站「文化廣場」欄,欲進一步瞭解魏巍先生生平志業的讀者,可點選閱讀。───編者

魏巍是卓越的繼續革命家

——紀念魏老逝世三周年

李甲才 (2011年8月23日)

2008年8月24日,魏老同病魔,也同妖魔作了最頑強的鬥爭之後逝世了。他的逝世是左派繼續革命大業,重建真正社會主義的巨大損失。巨大的損失在於魏老對毛主席晚年繼續革命理論的認識、理解符合毛主席繼續革命理論的精髓。

毛主席逝世以後正如毛主席生前指出的,“一個社會主義,一個資本主義,我們現在還是這兩種可能”。毛主席分析了當時社會主義的全面情況以後,1975年2月講走資派“如上臺,搞資本主義很容易”,後來的事實證明“兩種可能”,由社會主義一種“可能”演變成“搞資本主義很容易”的另一種“可能”。

繼續閱讀 ‘魏巍是卓越的繼續革命家 ——紀念魏老逝世三周年 (李甲才)’

劉曉波與工人利益(李星)

2010年10月,自由主義政論家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獎金折合人民幣近一千萬元。他曾任「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會長,是主流反對派的重要筆桿。因起草呼籲當局與私人資本分享權力的《零八憲章》,現已入獄。他生活優裕,獲獎後更躋身小富豪行列,與窮人生存相距遙遠。另一方面,雖說此人在政治圈名氣響亮,但年輕工人恐怕只知劉亦菲,不知劉曉波。勞苦大眾有必要關注一個莫名其妙的闊佬嗎?

繼續閱讀 ‘劉曉波與工人利益(李星)’

絕不氣餒 (主講人:霍華德.津恩 譯者:張戥)

去年12月24日我們發表了紀念美國傑出的左翼歷史學家霍華德.津恩的第一篇譯文,以下是第二篇。───編者

我曾碰見許多令人懷念的人,他們都是順道至奇林 (Killeen) 市的奧列歐.斯特拉特 (Oleo Strut) 咖啡屋,親自來看看美國軍人反戰運動的究竟的人,其中一位就是霍華德.津恩教授,《美國人民的歷史》(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的作者,他於1968年11月某個週末順道來訪,之後多年我有幸又遇見他好幾次。

雖然我並不特別熱衷宗教,但我真的相信天底下有聖人——不是那種由教會人士神格化的聖人,而是那種你遇見之後,他們的生命就成為你的圭臬,永遠在檢視你的道德是否提昇——霍華德.津恩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他的著作也讓我們想起那些奮力爭取真實正義的前輩們。

得知他於2010年元月27日星期三逝世,讓我想起2005年他在斯伯曼學院(Spellman College)畢業典禮上所發表的一篇演說,他很直接地談到,成為一個「獻身者」 (Committed Person)需要具備什麼?

1963年,時任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斯伯曼學院歷史系主任的霍華德.津恩,因參與了民權運動,遭到革職。2005年他受邀回斯伯曼學院,在畢業典禮上演講,下面即2005年5月15日的演說全文。────湯瑪斯‧克里佛爾(Thomas Cleaver)誌

繼續閱讀 ‘絕不氣餒 (主講人:霍華德.津恩 譯者:張戥)’

霍華德.津恩(Howard Zinn)──美國人民的歷史學家 (Habib Siddiqui著 張戥 譯)

美國著名的左翼歷史學家霍華德.津恩(Howard Zinn)於今年一月病逝。他所著的《美國人民的歷史》(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以生動有力的筆觸,從被壓迫人民的立場,敘述了美國人民反抗運動的歷史,廣受好評。自1980年問世後,被多所美國的高中與大學選為歷史教科書,重印數十版,銷售近兩百萬冊,在全球有240萬讀者的法國《世界報》《外交世界》月刊並於2003年授予該書的法文版好書獎,大陸的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也出版了中譯本。我們特選譯幾篇相關文章以紀念這位出色的左翼歷史學家。──編者

繼續閱讀 ‘霍華德.津恩(Howard Zinn)──美國人民的歷史學家 (Habib Siddiqui著 張戥 譯)’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79,643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