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人物與思想' Category

知識是用來造福人群的,而不是讓人望而生畏、讓人用來壓迫人的 –與科普論壇的同仁共勉 (陳美霞 成大公衛所特聘教授)

2012年,一生以「解放知識,改造社會」為志業的林孝信老師–我的老公(朋友之間稱呼他「老林」,我就這樣來稱呼他),與國立科教館、各地國立科學博物館以及許多志同道合、致力科普工作的同仁,聚集起來,熱切討論。他們一方面欣喜看見臺灣近年來逐漸蓬勃發展的科普活動,但是,另一方面,他們也憂心體會到,相對呈指數函數快速發展的科學,科普的發展還是太慢的。他們思考著如何能加速台灣科普的發展,在腦力激盪下,他們想像:「如果能夠有一互相觀摩、互相支援的合作平台,對於推動全民科學知識普及,協助生活科學相關公共政策推動,當能產生1+1>2的效果。」於是,他們以集體的力量,推出我們這幾年來看到的「科普論壇」。就這樣,2012年、2013年、2014年的科普論壇都有著老林全身投入的身影。

2015年,當老林還在牽掛著科普論壇的規劃與推動之時,他罹患重病,這一年,老林被迫放下他最愛的科普志業,與病魔搏鬥,這過程中,許多科普論壇的朋友關心著、擔心著老林的健康。2015年年底,科普論壇結束之後,我收到簽滿科普論壇許多參與者名字及他們祝福老林早日康復的橫幅(如下)。滿滿的祝福、滿滿的珍惜、滿滿的期待,卻無法挽回老林走向回歸大自然之路。

2016年,老林科普論壇多年攜手共同打拼的同仁、朋友–在場的與不在場的,雖然有著對老林深沉的痛惜、懷念、不捨、與遺憾,還是奮力推出豐富多彩的科普論壇。我相信,老林科普論壇的同仁、朋友們,一定是跟老林一樣,認為,科普事業不應該是個人的事業,它,是一個集體的事業,它因此不應該因為科普隊伍失去一員大將的挫折而停頓。2017年6月,我接到科教館規劃今年科普論壇團隊的工作人員陳香微的電話及email,她告訴我:「館長及科普論壇推動者感懷林教授多年來為科普教育的推動及奉獻,希望能於今年議程中加入對林教授的緬懷追憶」,邀請我出席論壇。我欣然答應。今年8月,她又告訴我,科教館科普論壇規劃團隊,「想將林教授生前座右銘雕刻在檜木上,製作成紀念講座」;她問我老林生前說的什麼話可以作為座右銘。我告訴她,老林說,「知識是用來造福人群的,而不是讓人望而生畏、讓人用來壓迫人的」;我說,老林一生的努力及投入都是基於這樣的信念的。

莊子說的好:蠟燭有燒盡的時候,火卻可以傳續下去,永不熄滅。同樣的,人的精神可以不朽。老林一生投入科普事業、一生投入「解放知識,改造社會」的事業,他相信,藉著知識解放、藉著知識傳播、藉著科學教育,我們能創造更公平正義的社會。假如老林這樣的精神能傳續下去,科普論壇的同仁及朋友能繼續堅持實踐老林這樣的理念、發揚這樣的精神,那麼,我認為,老林,雖死猶生。

作為老林的親密戰友,我誠心感謝科普論壇同仁及朋友,過去與老林共同為科普事業打拼、現在繼續傳承、拓展著老林共同創始的科普論壇的工作、未來–在老林的精神的伴隨下—繼續在科普教育這個集體事業上辛勤耕耘、奉獻!

 

 

 

廣告

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陳映真)

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2001年7月1日在中共建黨八十周年的講話中,提出准許資本家入黨的主張,引起黨內堅持社會主義立場的黨員、幹部的強烈不滿,咸認此舉徹底違背了共產黨的原則,甚至有屢建軍功的老幹部憂憤之餘,聲明退黨者。時任中共吉林省委副書記的林炎志在中共左派刊物《真理的追求》發表了〈共產黨要領導和駕馭新資產階級〉的長文,極言直諫,結果導致《真理的追求》被封,本為家世顯赫的高幹子弟的林炎志跌到了反黨份子的邊緣,從此投閒置散,仕途黯淡。陳映真閱讀林文後深受觸動,遂邀約林書揚、陳明忠(筆名黃龍)、杜繼平(筆名王哲)為文評論林炎志的諫書,他自己也以石家駒的筆名寫了〈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組文成為〈兩岸爭鳴〉的專題,並以編輯部的名義寫了專題的序言〈因為是祖國的緣故〉,刊登在2001年12月人間出版社名為《因為是祖國的緣故》的〈人間思想與創作叢刊〉上,因而為中共高層所不喜。陳映真在〈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全面論列了中國大陸資本主義化後出現的嚴重問題、台灣與海外左派的統獨論爭、資本主義的世界危機及社會主義發展所面臨的挑戰,是他晚期的深思之作。可惜,當時〈人間思想與創作叢刊〉銷售不廣,陳映真又是以筆名發表,閱者既不多,知其為陳映真手筆者就更少了。陳映真生前即頻遭誤解,如今既溘然長逝,淺陋鄙傖的不學之徒自然要趁機假悼念之名肆其污衊貶損的技倆,即連故友親朋也不免未盡深悉他的所思所想。陳映真為〈因為是祖國的緣故〉專題所寫的編者序言及〈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充份體現了他的愛國主義與社會主義相統一的無產階級愛國主義的立場,是了解他一生思想的重要材料,我們特予重刊並敘明文章寫作發表的經緯,以助世人對陳映真有更真實、深入的認識。───編者

因為是祖國的緣故   編輯部序言

在日據時代,一九二○年後反日民族•民主鬥爭的主要力量,是以「農民組合」、晚期「文化協會」和「民眾黨」、「台灣共產黨」和各派工會為代表的左翼。他們與日本尤其是中國的工農政黨有十分密切的關係。中國社會主義運動及其勝利,中國的解放,一直是台灣民族•民主運動的希望所寄。

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一九四六年國共內戰爆發,中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台灣工農、知識份子,使他們能夠超越一九四七年二月事變所造成的民族傷痕,將台灣的民主、自治與解放的事業與中共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聯繫起來,寄大希望於中國的大革命,並且在具體實踐中,做了慘烈的犧牲。 繼續閱讀 ‘樂園:渴望的和失去的(陳映真)’

毛澤東與中國文化傳統——在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演講(袁庾華) 2016年9月14日

一.中國文化的兩個傳統

千國基礎上產生的春秋“百家爭鳴”,和印歐同步走進“軸心時代”。以後,是法家思想主導了中國的統一。

秦皇焚書,漢武尊儒,是當時“大一統”中國社會的需要。董仲舒對孔儒的去“進步”化,和以後的程朱“理學”、陸王“心學”等一代代新儒家,儘管各有補益,但主要傾向是保守的,包括儒釋道的合流。這就形成了以孔儒為代表的中國古代傳統文化主流,它和“百代都行秦政制”的結合,是中國二千多年“大一統”局面的基本穩定劑。

以“三反(反傳統、反孔、反文言文)”為口號的“新文化運動”,是中國傳統文化一個極為重要的轉折,從此開始了中國文化的現代傳統。它以“科學”、“民主”為旗幟,引進了大量的西方文化,其主傾向是革命性的,至今還主導著中國未來的主要面向。其開創性人物是陳獨秀,胡適與魯迅等人,而形成一個嶄新傳統的代表人物是毛澤東。 繼續閱讀 ‘毛澤東與中國文化傳統——在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演講(袁庾華) 2016年9月14日’

林孝信妻子及女兒在追思會上的致詞

這是我們的集體事業

妻子陳美霞

老林去年4月底發現罹患重病。在長達8個月的治療過程中,關心、捐款、提供種種協助的朋友數以百計,作為老林的親密戰友,我明顯感受到老林的這些戰友、同志、朋友是多麼希望老林可以趕快恢復健康,好讓老林得以繼續他畢生投入的正義事業!

老林在去年12月20日回歸大自然之後,一樣有數以百計的朋友透過紀念文及詩詞、表達對老林的懷念、感謝、與讚頌,朋友們都感念老林畢生對台灣及兩岸社會無私、艱苦卓絕、無怨無悔的付出。我再度感受到這些戰友、同志、朋友對老林的珍惜、厚愛、與尊崇。

對眾多朋友—包括在場的諸位,以及無法來參加追思會的朋友們–給予老林的關心、厚愛、協助與支持,我及兩個女兒嘉黎、惠黎有著說不盡的感謝與感動!

朋友們關注的、痛惜的,當然是老林這個十分特殊的人物。然而,我不僅感受到老林個人受到的愛戴,也同時更清楚看到一個“集體”的再現:是這個“集體”,造就了老林的一生,而老林畢生正是與這個“集體”共同投入到改造社會的正義事業中。老林一生中,與在場的、不在場的戰友、同志、朋友們—就是我所說的“集體”—共同不曾停歇的、為我們所處的社會擔憂,進一步將擔憂化為力量、化為行動。對於老林與這個“集體”共同成就的四大志業—科學普及、保釣運動、社大運動與通識教育,我們今天下午與晚上的《科學民主大眾論壇》中,將特別追思、探討。 繼續閱讀 ‘林孝信妻子及女兒在追思會上的致詞’

重訪“社會主義理論家”毛澤東—讀毛澤東《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談話記錄》(王洪喆 香港中文大學博士候選人)

「大躍進」時期,毛澤東為什麼要帶著幹部讀蘇聯的《政治經濟學教科書》,這反映了建國後毛對於黨內理論水準的焦慮。毛組織閱讀教科書想要回答的問題,是如何運用“唯物辯證法”、“矛盾論”來具體處理社會主義建設中的政治經濟與文化問題。通過閱讀毛的談話記錄,我們看到所謂“中蘇分歧”不僅僅是冷戰地緣政治衝突,更是社會主義實踐路線背後的理論衝突。從閱讀談話記錄中,我們得以還原一個作為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家”的毛。這對於今日馬克思主義具有重大意義,“毛主義”不應該僅僅作為動員革命激情或懷舊的符號,而必須是被作為一套具體的運用唯物辯證法與歷史唯物主義的“社會科學”加以認識。“科學化的革命、革命化的科學”,這是馬克思一生著述論戰所要指向的改造世界的理論與實踐,也是列寧、毛澤東這些20世紀的革命家所畢生奉獻的人類解放事業。

繼續閱讀 ‘重訪“社會主義理論家”毛澤東—讀毛澤東《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談話記錄》(王洪喆 香港中文大學博士候選人)’

中外新左翼肯定毛澤東的主要理由(王曉川)

我們都知道,在現在政治上有一個所謂左右傾向的劃分。其中的左翼觀點,不管是齊澤克、巴迪烏這樣的發達地區左翼,還是汪暉這樣的九十年代末期興起的中國新左翼,都對我們中國的毛澤東主義和文革精神持肯定態度。那麼,這就讓人思考,為什麼這兩種極具批判性的、同樣追求民主的思潮,會對中國已經故去的毛比較欣賞呢?我個人總結了兩點原因,一是毛的思想和實踐過程體現了對現代文明的一種反思;二是毛領導的社會實踐,特別是文革體現了對民主社會的更進一步的追求。

繼續閱讀 ‘中外新左翼肯定毛澤東的主要理由(王曉川)’

為了面對的告別──敬悼林書揚先生(原臺南藝術大學 音像藝術學院院長 榮譽教授 關曉榮)

2012年10月12日晨,驟聞前輩林書揚先生病逝的消息。永別的痛感油然而生,久久,化做凛然默哀的敬禮。

回想起來;二十世紀五O年代,在中國內戰與全球冷戰風雲下,國民黨在台灣實行「白色恐怖」統治,大舉捕殺左傾人士。知名導演候孝賢為記錄這段台灣的重要史實,於1995年出資,邀我們一些朋友共同製作了「我們為什麼不歌唱」的紀錄片。開拍前的準備工作千頭萬緒,幾經周折後,決定在藍博洲構思的敘事架構下,商請林書揚先生親自現身主述。拍片過程就成了製作小組跟随藍博洲已經深入查訪多年的努力,進入質與量都有可觀貢獻的史實。也因此成為我們近身接觸林書揚先生等人,傾聽他們的遭遇和思想、感情的開端。有一天,林書揚在談話中提到,不久前至屏東探望臥病多年的老同志辜金良先生,老同志未酬的壯志化作相濡以沫的悲懐熱淚,說到這裏,林書揚自己在台北辦公室裏當著我們的面前流下眼淚。

繼續閱讀 ‘為了面對的告別──敬悼林書揚先生(原臺南藝術大學 音像藝術學院院長 榮譽教授 關曉榮)’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最多人點選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5,598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