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侵略伊朗的美國帝國主義(范振國譯 人間學社成員)

打倒侵略伊朗的美國帝國主義

Down With U.S. Imperialist Aggression Against Iran!

 Left Voice編輯部

(范振國譯 人間學社成員)

前言

本週五〈2020年1月3日〉,美國對伊朗高級將領的暗殺舉動,顯示了目前仍不斷發生衝突的美伊之間,更加激烈徹底的對立,有可能導致這個區域由美國引導的另一場戰爭。

組織起來,反對狂妄的帝國主義侵略,以及斥令美國滾出中東,是每一個地方的社會主義者和工人群眾的責任。

2020年1月3日凌晨,一架美國無人駕駛的攻擊飛機謀殺了兩位中東最有權勢的軍官:卡而姆‧蘇萊曼尼(Qasem Soleimani)和伊拉克人民武裝組織部(Popular Mobilization Forces ,簡稱PMF)副部長阿布‧馬哈迪‧穆罕迪斯( Abu Mahdi al-Muhandis)

對蘇萊曼尼的暗殺是史無前例的。雖然歐巴馬政府慣用無人機以非法的手段處決經篩選過的政治領袖,從而為他贏得「無人機之王」(The Drone King)的渾名,但是蘇萊曼尼的「斬首」行動,凸顯了川普政府竟離譜到敢以非法手段,刺殺一個主權國家的代表性人物。而且他並不曾被國際社會指控犯有任何罪行。

儘管,虛矯的資產階級法律,慣常為帝國主義在全球數不盡的侵略行徑辯護。川普政府的攻擊,卻標誌了帝國主義免責〈impunity〉的新階段。川普在推特(Twitter)公然吹噓這次的暗殺,並且以誇耀美軍國主義的姿態,張貼了美國國旗。暗殺蘇萊曼尼,受到美國帝國主義最反動的支持者們的鼓掌喝采,其中包括了以色列極右翼的總理班傑明‧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這次與伊朗的衝突,美國也受到沙烏地君王無條件的支持(這個政權曾捲入對前華盛頓郵報記者賈邁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的殘暴謀殺)。

狙殺蘇萊曼尼已經升高了美伊之間的對立,過去的幾個月,川普總統透過派遣14000名軍隊,和在伊朗邊境國家派駐重砲部隊,已經為更大的侵略行動做好佈署。無人飛機攻擊之後,美國的進擊加速了,一月三日,將近3000名新增的軍人被遣送到中東。無人機刺殺蘇萊曼尼僅僅一天之後,PMF〈經國家認可,大部分由伊拉克什葉派軍人組成的人民武裝組織〉為目標的空襲行動,造成了六位平民(他們之中有幾位是軍醫)的死亡。由於毫無緩和的跡象可見,川普政府對伊朗囂狂的侵略已經引起了另一場災難性戰爭即將發生的恐懼。

目前,伊朗的最高領袖,大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在國家悼殤的三日之間,誓言將對美國展開武力報復(forceful revenge),並在蘇萊曼尼受刺的星期五當天任命了強硬派的伊斯梅爾‧賈尼(Esmail Qaani)遞補了他的位置。

不足為奇的是,類似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和 諾斯洛普‧格拉曼(Northrop Grumman),這些參與國防工業的公司,已經突然增多,從川普的策略行動中,石油工業部門也持續獲取盈利。然而,對美國公司而言,從這個區域處理資本家更大的資金利益,經營公司以及發揮影響力,都愈益困難。

美帝國主義侵略伊朗的背後?

美國的空襲發生在伊-美關係日漸緊張的時刻,最近,據說是由伊朗支持的軍隊,在新年的前夕襲擊了美國在巴格達的大使館,此舉是為了回應美國之前一系列以無人機攻擊伊朗在伊拉克的基地,以及12月16日對敘利亞的攻擊。

美帝國主義侵略伊朗的背後原因之一,是美國霸權在中東的削弱,明顯可見的是,從2001年起,美國在這個地區的投入超過五兆美元,然而其他的世界強權也開始發揮了逐漸增加的影響力。例如:俄羅斯和土耳其簽訂巡視敘利亞北邊國境的雙邊協議,以及中國與伊朗不顧美國經濟制裁的阻撓,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

美國設置的經濟制裁的結果、伊朗政府推行的緊縮手段和這個政權的威權性格,在過去的幾個月曾強化了對伊朗統治階級的抗議動員。很明顯的,川普政府利用了這種動盪的局勢升高衝突。隨著蘇萊曼尼的殂逝,伊朗想在整個中東擴充政治、意識形態、軍事上影響力的意圖將被摧毀,從最近在伊拉克和黎巴嫩這兩個面對伊朗影響力日增的國家爆發的抗議,可見伊朗的區域政策已經受到了質疑。

然而,美國這次的攻擊,卻讓伊朗得以藉之強化民族團結,一致對抗共同的敵人,從而有可能幫助現政權,而非削弱或動搖了伊朗政府。

儘管如此,工人階級仍舊可以團聚在日益增長的反美氛圍中,如同已經洶湧而起的全球人民,透過群眾的示威抗議與罷工,反抗逐漸惡化的經濟狀況,直面帝國主義

 

選舉壓力和加強侵略

目前正進行中的侵略,也有選舉的輪廓(electoral contours)。

2016年選舉期間,川普指出,美國介入中東,特別是在歐巴馬執政時期,是一個明顯失敗的事例。它耗費了上億美元,並削弱了美國在這個區域的強權。自從擔任總統之後,川普便試圖將自己和歐巴馬有所區別,大量縮減美國在中東的駐軍,同時運用無人機的攻擊和集中全力的軍事演習,把消滅伊斯蘭國列為首要目標。

川普施政的另一個優先序列,主要是透過加緊經濟制裁,抑制伊朗日漸增長的區域影響和核計畫。自擔任總統後,川普最重大的行動之一是:撤出和伊朗的核協議(nuclear deal),而這個協議正是歐巴馬外交政策的中心支柱。

無論如何,最近對伊朗的攻擊,標示了川普中東政策性質上的轉變,它有可能把美國推向戰爭的邊緣而且毫無疑問的是,這轉變是受到即將到來的2020大選的影響。

另一方面,川普的行為確也符合他保護美國利益的強人角色。

美國一系列的攻擊,一連串的對伊朗在敘利亞、伊拉克、索馬利亞標地的轟炸,最終導致暗殺蘇萊曼尼的行動,是被真主黨旅民兵(Kataib Hezbollah militas)對美國空軍基地的火箭攻擊和據說是由蘇萊曼尼組織對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的襲擊所啟動的。

川普堅持,美國最近的行動,是對伊朗本身先行侵略的回應。川普說美國藉由暗殺蘇萊曼尼以「阻止戰爭」,絕未挑起戰端。

除了美國在這個區域的防衛駐軍之外,無論如何,這次衝突的升高可以視為美國意圖為軍隊駐防和經濟領域在這個區域的影響力,談判出更好的條件而採取的行動。

根據帝國主義的媒體,如《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在刺殺伊朗指揮官這件事上,川普政府是賭他可以削弱伊朗的區域影響力,並有可能強迫德黑蘭上談判桌。這樣的結果,當他正面臨彈劾,準備競選連任的時候,可以為川普加分。在競選期間,伊朗的衝突有利於將川普美國優先的話術〈rethotic〉變成現實,並且助他脫開眼前被彈劾醜聞的糾纏。

然而這種侵略行為,遠不止給伊朗壓力或採取強硬立場而已。正如歐巴馬時期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前伊拉克主任,眾議員金安迪(Andy Kim)公開承認的:歐巴馬政府雖也曾考慮過殺掉蘇萊曼尼將軍,但因顧慮到反擊,他從沒有這樣做。這次侵略行動,可能把美國推入戰爭,也可能使川普的連任更加麻煩。

兩黨政治的帝國主義

儘管大媒體機構也都發出對伊朗開戰的警告。但是他們全都同意,謀殺蘇萊曼尼是合法的。謀殺蘇萊曼尼是帝國主義的侵略行徑,伊朗的人民大眾不會從美國介入伊朗得到絲毫好處。

共和黨在選舉年的中期,站出來支持川普是自然不過的。民主黨雖然滴了幾滴鱷魚的眼淚,主要是因為川普的行為凌駕了國會。

民主黨提名的最受歡迎的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斥責了這次的攻擊,但他卻是提倡和伊朗開戰的主要人士之一 。民主黨第二位受歡迎的候選人伊莉莎白‧瓦倫(elizabeth ann warren),雖然警告戰爭的危險,但也譴責了蘇萊曼尼,投票支持對伊朗的制裁,甚至兩次投票贊成川普政府的戰爭預算。帝國主義的兩黨關係,是帝國主義中東政策的本質,從與實行種族屠殺的國家以色列聯盟,到對伊朗的攻擊,縱使他們採取的手段有別,但是製造衝突卻只有一步之差。

民主黨由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AOC(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為首的反對,拒絕美國介入伊朗並且反對一個可能的戰爭。桑德斯並且向議會提出了反對戰爭的法案。問題是,這樣一種依靠由帝國主義政客組成的議會的反戰策略,是不會有成效的。相信美國的議會,就好像相信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帝國主義政黨能夠被改革一樣,是不會有結果的。從越戰到當今,可以追循的範例是,激進的反戰以及洶湧的街頭運動,才是阻止美國帝國主義者的屠殺最有力的方式。

帝國主義滾出中東!

全世界的──特別是美國的工人、社會主義者、青年,以及所有被剝削、受壓迫的群眾,必須團結一致,毫不含糊地斥責美國帝國主義,並要求美軍撤離這個地區。但是這樣的譴責,不能包容、隱藏著任何政治上對伊朗反動政權的支持,這個政權曾經毫不猶豫地攻擊、鎮壓伊朗以及鄰近國家的被剝削、受壓迫者,包括鎮壓最近在伊拉克抗議的群眾。

以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為例,工人階級和人民群眾不可能從帝國主義那裏得到任何好處,是可以確證無疑了。在伊拉克爆發的死亡和災難,更不用說從阿富汗戰爭開始就失去的人命和資源,反而證明了,帝國主義除了加重中東人民群眾的苦難,甚麼也沒留下的事實。

工人階級把美國的利益和自己的財富畫等號是一個謬誤,自由派的媒體機構在替戰爭敲邊鼓的時候也鼓吹這樣的觀念。

正如革命的恩格斯曾說過:一個民族不可能不斷壓迫其他民族的同時又是自由的。

事實上是;軍火工業的大老闆、石油公司的投資者,還有那夥在數億美元的軍事預算得到議會支持而獲利,以及和軍工複合體〈militaly industrial complex〉緊密相連的有權有勢的傢伙,加上被剝奪教育機會、醫療照護、住房、食物的工人階級,共同助長了大量的軍事開銷。

阻止對伊朗的戰爭是符合工人階級和國際左翼的利益的。

目前在全球範圍,包括橫跨黎巴嫩、伊拉克、伊朗、法國、智利等國的人民群眾,已經展開了偉大的、強而有力的示威抗議。此刻,這股力量必須轉調過來對抗共同的敵人-帝國主義。

美國的社會主義左翼,務必站在反對帝國主義戰爭的前列,並且獨立於和帝國主義的共和黨沒啥兩樣的民主黨之外,在街頭、廠區發起運動阻止它。

我們社會主義者站在伊朗及中東受壓迫者的一邊,為美軍撤離這個區域而戰。

我們要美國滾得遠遠的,我們為工人階級和受壓迫者掌控這場鬥爭而戰。

我們將支持工人擊敗美帝軍國主義。

 

不僅在伊拉克和伊朗,而是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1 Response to “打倒侵略伊朗的美國帝國主義(范振國譯 人間學社成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70,377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