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一名無產階級的戰士(邱占萱)

北京大學五名學生在「五一」假期到工廠打工實踐,體驗勞動者的日常生活,卻遭公安警察一路盯稍,如今全部失聯!失聯的五名學生之一,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原會長邱占萱,自份恐將遇不測,在失聯前寫下這篇剖明心志的自述,顯示了大陸毛派左翼青年高度的政治覺悟。鋼鐵是在烈火猛燄下煉成的,利劍是在千錘百煉後方能鍛造的;信念堅定的仁人志士,正如明朝名臣于謙的《石灰吟》所云:「千錘萬擊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中共走資派的反動勢力越是加緊壓迫,越將激發更多前仆後繼的有志青年投入戰鬥。所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資本主義的世界經濟、政治危機正日益深重,天乾地燥,草木枯黃,可以預見,左翼青年的覺醒奮起,必將成為燎原的火種。──編者

親愛的同志,朋友,當你看到這篇文章時,我已經身陷囹圄,失去自由。

很多人珍視寶貴的自由,仿佛失去了自由,便意味著人本身受到了極大的限制,人就不再完整了。

不,絕不是這樣。我們既然生活在一個階級社會中,就意味著從所思所想,到一言一行都打上了階級的烙印。

只有站在無產階級的立場上,打破奴役著無產階級的全部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上的條條框框,爭取翻身得解放,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

若做不到這樣,無論身處何處,都是一個帶著枷鎖和鐐銬的人,渾渾噩噩地活在資本編織的盛世幻夢裡;若下定決心做一名無產階級的戰士,即使面臨牢獄之災,也一定會與勞動者、與底層人民、與同志們同呼吸,共命運,開闢一條真理和解放的道路來!

我出生在一個中產家庭。父母雖然是國企下崗工人,也住過好幾年耗子在樓梯上爬的舊房子,但父親畢竟是憑藉自己的技術和人脈趕上了改革開放的末班車,我也從小衣食無憂。我爺爺是個農民,一輩子沒脫離農村,而父親在外出打工的幾個兄弟姐妹裡,混得最有出息。小時候每逢放假,堂姐和堂妹就會被送來家裡住,我能感到她們眼中寄人籬下的自卑。我也經常會疑惑為什麼大人們一起聚會打麻將的時候,會為打5塊錢的底注還是10塊錢的底注而爭執不休。

在上大學後很長一段時間我才明白,這就是階級的差別。因為我三爸家裡窮,往往第二天還要上班,他就不可能像我父親一樣玩到晚上2、3點,也不可能一晚上輸掉近千塊錢還無動於衷。

16年的12月9日,我永遠記得百周年紀念講堂裡歌舞昇平,沙特國王圖書館的工人卻在舉橫幅討薪。

當時我產生一種很樸素的人道主義,為北大折疊感到不公:同樣都是人,一些人在享受歲月靜好,燈紅酒綠,另一些人卻不得不為生存而努力,甚至飽嘗掙扎和打壓——憑什麼?

後來到工廠裡,忙碌的流水線邊,過了今天看不到明天的生活,才讓我切身體會到什麼叫制度性的壓迫!什麼叫結構性的不公!

——工人們累死累活十二小時,勉強供房貸和孩子上學,一面又小心翼翼不敢生大病;老闆坐擁黑皮座椅和裝潢華麗的辦公室,僅僅憑藉著廠房機器和啟動資本就能讓工人做牛做馬,兩大階級的對立現實地橫在眼前。

顧佳悅說:“為勞動者謀解放,應當是我們學習馬克思主義的全部原因。”沒錯,就是這樣,與這個階級的苦難和解放相比,個人的東西根本不值一提。

我漸漸深信不疑:一切進步的、正義的青年,在社會大潮中,終歸會走到馬克思主義的道路上來。

這條路註定是不平坦的。從去年1226紀念毛誕開始,第一次領教了派出所的冷板凳是什麼滋味:半夜3點把我叫起來做筆錄,以“人生永遠帶上污點,還會影響父母、(未來的)妻子、孩子”來威脅我,員警告訴我面前只有兩條路,要麼服從認錯,要麼“自食其果”。

誠然當時我有猶豫,但潛意識裡不可抑制地想到工人兄弟姐妹,想到自己的本心是希望真正為他們做事、發聲。最終我選擇了後者。

海淀分局的和學校的處分通知我至今保留在抽屜裡,但我並不後悔。後來的1228被暴力清場,再到理科五號樓裡被限制人身自由14小時,強大無情的暴力機器一次又一次展現著碾壓人民的力量。

但更加殘酷的打擊還是發生在這學期。2月底,我連續5天,每天平均五六個小時待在派出所裡被限制自由。有兩三個負責我的員警一直圍著我來回轉,進行車輪戰審問,把人折磨得精神疲勞是他們最常用的手段。

第一天,他們把刑法中關於顛覆和煽動顛覆的條款列印出來,讓我讀出來給他聽,說這就是你的罪名;他們把手銬放在我面前,說他們的車已經到了,不交待就直接拷走;還有兩個人從背後按著我,把筆硬塞到我手上,讓我寫一個保證書:自願放棄一切受教育的權利,自願承擔一切法律責任。說簽完我就可以走了,以後在學校裡沒人再來動我。

第二天,我剛走進房間,就被搧了五個耳光,鼻血灑在地上。一個胖員警很噁心地說,我對你產生了“性趣”,我要好好研究你之類的話,企圖對我施壓。

第三天,他們把藍牙音響放在我耳邊,強制我聽了三小時十九大開幕報告,讓我談對煽動顛覆的看法。

第四天,一個員警把我剝得赤條條,讓我上半身趴在桌子上,屁股撅開給他看有沒有“藏錄音筆在裡面”。

第五天,學工老師第一次出現,費盡口舌勸降。

……

迫害越深,打擊越大,記在心頭的仇與恨就會更多一分。我知道,和被失聯的、被捕的、被扔進看守所至今杳無音訊的同志相比,我所受的苦不算什麼。和億萬工人階級承擔的壓迫和剝削相比,這些痛更算不上什麼。更何況,這一切都是暫時的,反動勢力所掌握的,無非是充足的時間、物力、人力、財力來整治“鬧事分子”。

但是馬列毛主義真理不在他們一邊,億萬受苦受難的人民大眾也不站在他們一邊。正因為心虛和恐懼,官僚資產階級才不得不依賴於暴力機器的鎮壓。

終有一天,理論結合實踐,社會主義結合工人運動,會形成鋼鐵般地洪流,把這腐朽的、落後的、反人民的國家機器徹底衝垮!真正的無產階級戰士,要勇當急先鋒,把自己鍛煉成一把插入敵人心臟的尖刀!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奈爾,就一定要實現!

https://telegra.ph/wcjjdzs-05-02?fbclid=IwAR2cOq6YactUwlbXq2keMy17R99i9UNvg5ojGffxMhO2bMadd0Nc6sAiN0Q

0 Responses to “要做一名無產階級的戰士(邱占萱)”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最多人點選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57,810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