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悔選擇:從中大碩士到流水線女工(沈夢雨)

沈夢雨是2015年畢業的廣州中山大學碩士,在就學期間她聽聞了諸多大陸工人在資本巨輪的無情軋轢下遭逢喪命、致殘、罹病的種種悲慘命運,成為大陸經濟發展的祭品,促使她有了深刻的自我反思,並到工業區進行實地調查、支持工人維權的行動,從而體認到勞工法律形同虛設,官方的主管單位與工會和資本家沆瀣一氣,置工人的合法權利於不顧。震驚之餘,她決心投身維護工人的尊嚴與權利。於是,畢業後,她進入廣州的日資汽配廠——日弘機電有限公司,成為正式的女工。在工廠裏,她親見了令工人身心俱受重創的惡劣工作環境,血脈賁張,不能自已。今年四月,她獲廠內職工推選為工資和年終獎集體協商的勞方代表,極力爭取提高工資,卻因損及資方利益,遭資方與御用工會聯手強力打壓,於五月遭非法解雇。但她沒有氣餒,至今仍在廠外進行抗爭,真乃我中華好兒女!。

沈夢雨這篇自述既娓娓敘述了她從一個名校碩士自覺轉成工廠女工的心路歷程,也依親歷親聞,生動地記錄了大陸基層工人與農民工遭受殘酷的剝削與壓迫的不幸處境。對照《資本論》第一卷第八章〈工作日〉,便會發現書中所記述的十九世紀英國工人的非人待遇,又活生生地再現於今日。事實上,類似的狀況在台灣、香港以及其他資本主義國家,特別是亞、非、拉丁美洲國家,也從未銷聲匿跡。我們轉載此文,一以向沈夢雨表達敬意,也藉此呼籲中國兩岸四地,乃至世界各方的左翼朋友們共同聲援支持沈夢雨這位不屈不撓的女鬥士。──編者

沈夢雨;雖遭非法開除,仍在廠外抗爭不懈

 

一、工業區的女碩士

2015年6月,我於中山大學數學與計算科學學院畢業。與我的同學不同的是,畢業後我沒有選擇高樓大廈的工作,而是選擇走進工業區成為一名女工。

我的選擇並非天馬行空,也不是一時興起,它深深植根於我的生命歷程,我對工人現狀的感悟和認識,以及我覺得現狀必須要有所改變的原始動力。

在中大讀書期間,各種各樣的知識講座為我認識工人打開了一扇門,我看到了經濟發展車輪下殘缺不全的工傷工人,工廠樓頂“命如草芥”自由落體的富士康工人;我知道了有一種職業病叫塵肺病,得了病的工人生不如死,還有苯中毒、白血病、雜訊聾……

工人在城市辛勤勞作,卻被城市無情碾壓。

跪著等待死亡的塵肺病人

有一次,北京大學盧暉臨老師到中大做了一個關於農民工現狀的講座,提問時間一個同學問:“盧老師,我們這些大學生算既得利益者嗎?”

既得利益者?!這個詞深深地刺痛了我。

是啊,因為投胎在一個小康之家,從小衣食無憂、享受優質教育資源、未來一片光明,我就理所應當享受這一切嗎?

那一刻,我開始審視自己,審視滿教室前途無量的中大學子;我開始反思,反思珠三角每年被切下的4萬根斷指,反思2.8億為城市獻出青春卻留不下來的“農民工”!

用生命抗議的富士康跳樓工人

我想起在東莞打工的親戚。多年前我的伯父在下班途中被車撞傷落下終身殘疾,如果那時我懂工傷法律法規,就可以告訴他去找廠裡要求賠償;他的大女兒我的堂姐初中就輟學出去打工,過年只看到她回家時的光鮮亮麗,現在才知道她在工廠裡原來過得很辛苦。

有一年暑假我去東莞,路過燈紅酒綠的高樓大廈,堂姐帶我鑽進狹窄仄逼的巷子,那裡沒有陽光,昏暗潮濕,巷子上空佈滿密密麻麻的電線和網線,河流和池塘翻滾著臭氣和垃圾,穿著工服的工人臉上刻滿疲憊……多年以後,我才知道那個地方叫城中村,住在城中村裡的都是“農民工”。

懷著對“農民工”處境的疑惑與同情,我開始學習勞動法律法規,走進工業區、城中村、建築工地瞭解工人的真實生活和困境。

我去到學校周邊的建築工地,暴雨天,工人居住的地下車庫積滿了水,他們為泡水的衣服和被褥發愁,他們更為不能上工就沒有工資的“窩工”焦慮;我為工友講解勞動法律,可是法律的白紙黑字卻換不回他們的一份勞動合同。

我去到號稱是“製鞋業富士康”的東莞裕元鞋廠,老舊的廠區簡陋的宿舍裡,大哥大姐說在這工作了十幾年,臨退休才發現工廠欠繳大量的社保和公積金。

我無所適從,我憤怒震驚!是什麼樣的力量,讓法律形同虛設?是什麼樣的原因,讓獻了青春獻終身的工人老無所依?

慘澹的現實淋漓的鮮血,我感覺到法律的無力和蒼白!生而貧窮的勞動者,不得不,又死於貧窮!

2014年夏天,廣州大學城環衛工人維權,在維權現場,大哥大姐向我們控訴物業公司的虛偽和無恥,他們剋扣工人工資福利、拖欠社保和公積金、給工人簽空白合同、逃避本應承擔的經濟補償;工人代表去討說法卻遭到威脅恐嚇,公司領導更是擺出“就是欺負你們”的囂張姿態。

而在環衛工人遭受的種種不公平待遇面前,街道辦和勞動局卻置身事外、不管不顧;正義的學生為工人奔走、呐喊,也被團結抗爭的工人所感動和教育。二十天裡,學生和工人相互支持,終於迎來了環衛工人維權勝利的好消息。

這樣的勝利包含著尊嚴和權利,也讓我看到了未來的另一種可能。

是的,辛勤勞動的工人不應該被粗暴對待,我,要一直跟工人在一起,尋回失去的尊嚴和權利。

二、汽配廠的女工

為了一直跟工人站在一起,“成為工人”就成了我的首要選擇。

畢業後我來到廣州經濟開發區,這是一個只有通過仲介才能找到工作的地方。要找工作就要先交仲介費,仲介總是先把企業吹得天花亂墜,收取仲介費後,又以企業暫時不招工等各種理由把人晾一邊。在接連被兩個仲介忽悠後,我終於進到了一家日資汽配廠——廣州日弘機電有限公司,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女工。

日弘公司主要給東風本田、廣汽本田和日產等整車廠生產發動機和離合器的彈簧。經過簡單的培訓後我第一次走進車間,機器的轟鳴刺痛我的耳膜,油污的氣味撲面而來,金屬粉塵彌漫整個車間,工人在刷得油亮的工作區域緊張忙碌,工位元上苯等化學品的危害提示觸目驚心,工人戴著既不能有效阻隔粉塵、又不能過濾毒氣的一次性口罩,有的甚至連一次性口罩也沒有戴。

鑽進機器搞完衛生後全身都是粉塵

汗水和鐵粉在衣服上混合,留下洗不掉的鏽跡

火花四濺,缺少防護

這就是傳說中“高工資”的汽配工廠,用健康換取所謂“高工資”的汽配廠。

工作一段時間後,我得知好多同事因為在如此惡劣的環境長期勞作,患上了鼻炎和支氣管炎,還有聽力下降、白細胞陡降……

而車間常年高溫,5月份就悶熱難耐,酷暑時35度以上屬於正常,有地方甚至接近50度,加上勞動強度大,一層薄薄的口罩就已經喘不過氣,更別提厚實封閉的口罩了,那簡直就是讓人窒息的“禍害”!

在健康和工作之間大家選擇了工作,而這種沒有選擇的選擇,就是我和同事們工作的日常。

因為底薪低,在週末休息和一天不休之間,我們不得不選擇一天不休!

因為上報工傷會被扣年終獎,在受了工傷維護權益和年終獎不被扣錢之間,我們不得不選擇瞞報工傷!

因為領導掌握年終評點的生殺大權,在糾結要不要買領導推銷的高價內衣時,我們只能選擇買!

面對領導的肆意謾駡和人格侮辱,在奮起反抗和委曲求全之間,我們還是選擇了默默忍受!

手指壓傷,卻不能報工傷

斷掉的手指,已是永遠無法抹去的傷痛

更令人心疼的是廠裡的孕婦,懷孕意味著需要更賣力地幹活,因為領導會以產量不達標為由刁難孕婦——給臉色看、不給班加、冷嘲熱諷。為了達到產量,她們只能選擇放棄孕婦合法的工休時間。

而惡劣的環境和不斷提高的產量又讓她們每天都受盡煎熬。在生產現場,懷孕了還能夠繼續待下去的女工少之又少,勞動強度是一方面,生產環境對孩子的傷害是另一方面。

朋友小美,在車間工作期間每次懷孕都流產,離開了之後才得以擺脫這一噩夢;另一個同事吸取她的經驗教訓,懷孕後馬上選擇離開,卻還是難逃孩子流產的厄運,工作環境的傷害從一開始就刻在了孩子的骨血裡。

還有那些將全部青春都獻給了公司的老員工,從二十歲懵懂少年步入而立之年。十幾年來,領導一直在身後卡著碼錶,一秒鐘一個動作,快點,快點,再快點。夜班上了三個鐘,由於待料,一聲令下就得下班。

為滿足生產需要,夜班急倒中班,中班急倒早班,連續兩天睡眠不足10個鐘!混亂的作息緊張的節奏,讓人睡不著覺又打不起精神,這樣的痛苦每時每刻都在經歷。

朋友老王說他曾無數次想離開,逃離這毫無人性的管理制度和惡劣的工作環境。但十幾年的工廠生活,除了一身病痛,他什麼也沒有,離開工廠他不知道該去哪裡,而作為家中的頂樑柱,他不能停止掙錢。

員工體檢結果,健康問題層出不窮

然而,再長的工齡再多的付出也阻擋不了公司對老員工的厭棄。在公司眼裡,員工不如機器!機器壞了他們維修保養、更換零件,員工的身體垮了,他們想到的卻只有撇清關係、掃地出門。

 

在這裡我們是

一台台24小時運轉的機器

一個個不停被按動的開關

一串串產量板上跳動的數字

我們是

一張張存著年邁父母醫藥費的銀行卡

一顆顆從孩子臉頰上滾落的淚珠兒

我們還是

變型的脊椎、勞損的腰肌、失聰的耳朵

但我們絕不可能

是人

能夠感受公正與自由的人

我們晝夜顛倒,換來機器24小時不停的轟鳴!

我們不眠不休,換來老闆不勞而獲的富貴!

我們忍辱負重,換回寄生蟲們趾高氣揚的嘲諷!

我們辛勤勞動,卻換不回尊嚴和權利!

暴雨天也要趟水上班

朋友說,抱怨沒有意義,想開點能活得快樂些,這樣的日子還長著呢。我想是的,但是卻忍不住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敲下這些“沒有意義”的文字,這是身為工人的我的日常,更是千千萬萬工人的日常。男的、女的、愛笑的、胖的、貧血的、幹滿十五年的、兩年沒轉正的、斷指的、流產的……

直到有一天,我們幹不動了,我們工作生活過的痕跡都將被抹去,取而代之是另一批新鮮的血液,繼續重覆這單調的迴圈。

三、為改變而戰鬥

但,我又不能僅僅停留於抱怨!

這裡有悲哀,有憤怒,有喪失了“作為一個人的尊嚴和權利”的痛苦和不堪!

這裡有憧憬,有希望,有苦中作樂的精神,也有辛勤勞作的汗水和努力!

這裡需要改變!這裡也渴望改變!

員工要求改善勞動環境,追繳住房公積金……

2018年3月底,一年一度的工資和年終獎集體協商開啟。往年,我們的員工方協商代表基本由分會主席指定,今年,生產現場的員工決定用一用手上的民主權利,他們推選我為員工方協商代表候選人。

成為代表的過程非常艱難,廠方和工會對我百般刁難,他們從來就喜歡聽話的提線木偶,對於自下而上的“員工推選”有著本能的敵意!

帶著員工的信任和支持,一波三折成為代表的我製作調查問卷搜集員工意見。然而,馬上我就被公司領導訓斥提高了員工的加薪預期;被工會領導告誡要“擺對你的位置”;被警告已經傷害到了高層領導的利益;被批評年輕氣盛、莽撞偏激、不夠成熟……

這一切都只是因為我按照相關法律法規走出了協商代表的第一步!

悲哀與憤怒洶湧而至,我想知道,在工會和公司眼中什麼是不“偏激”的方法?

如果“聽資深工會領導的話不用問卷收集員工意見”就是不偏激!

如果“對公司威脅侮辱員工,公然干預集體協商的行為不質疑”就是不偏激!

如果“對公司以莫須有的罪名警告、處罰員工的違法行為忍氣吞聲”就是不偏激!

如果“承認工會委員會越權撤銷我協商代表資格的決議有效”就是不偏激!

那麼,這一次我選擇“偏激”,選擇掙脫套在工人身上的枷鎖!

習慣了“違規違法”的領導們如臨大敵,於是賄賂選舉、境外勢力、洩露機密等帽子接二連三扣到我的頭上。我的加班權利被剝奪,與一線員工接觸的工作被禁止,污蔑詆毀威脅恐嚇……下流花招層出不窮!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打壓我,震懾所有現場員工。

 為打擊報復協商代表發佈的文件和資料

至於法律什麼的,在他們眼裡連個擺設都不是,它只是一堆被扔掉的廢紙,或者是已經被排放的毒氣和廢水。《員工手冊》中的107條懲罰措施才是他們想要的“法律”。

2018年5月28日,一大早,工會委員會召開秘密會議,他們繞過會員代表大會直接撤銷了我協商代表的資格;下午一點,公司以我頂撞上司擾亂秩序為由給我記過處分;下午四點,一紙處罰性解雇通知書被送到我的手上,公司單方面宣佈與我解除勞動合同。

紅色的印章猙獰的笑容,工會和公司狼狽為奸,宣誓他們對工人的絕對權利!

血汗工廠四個字早已不陌生,改革開放四十年,它們用工人的鮮血和生命將自己打造成了法治中國的照妖鏡,什麼當家做主、民主權利、人身自由、公平公正……越漂亮的也就越醜陋!

於我而言,日弘公司員工身份的終結並不是結束,工廠的大門已對我緊閉,它的鋼筋鐵骨將永遠刻著非法解雇員工的無恥,拒之門外的不僅是我,還將有那些敢於說不的先行者和敢於維護權益的後來者。

噩夢中醒來的工人不願意回到暗夜,習慣了站著掙錢就不會再喜歡跪著。

從學生到工人,從普通作業員到員工代表,與工人站在一起,我越走越堅定。

腳踏實地,繼續前行,為權利和尊嚴奔走,為勞動者付出,為改變而戰鬥!

這是我的選擇,也將成為更多後來者的選擇。

原載《時代先鋒》網站 http://sdxf04.ml/archives/11852

廣告

1 Response to “無悔選擇:從中大碩士到流水線女工(沈夢雨)”


  1. 1 曾经的执法者 2018/08/21 at 19:22:41

    我是一个退役警官,非常敬佩为工人权益而抗争的沈梦雨女士,向您致敬!并希望头顶着国徽的军装和秘密警察战友们,要真正保护像沈梦雨这些为最低层工人们奉献青春热血甚至生命的奉献者,因为她是你们的家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37,360 hits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