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鐵窗生涯回憶錄(趙東民)

2009年8月,為陝西下崗職工維權的法律工作者趙東民遭陝西公安部門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之名,非法關押一年餘,並於次年9月判刑三年,大陸許多省市及海外各界人士紛起聲援,展開大規模的營救活動,驚動中共中央,終由中共總書記胡錦濤親自過問,於二審改處緩刑,還其人身自由。趙東民於今年1月21日在他的部落格回憶了整個事件的始末,表述了一個真正的共產黨員的思想與節操,是中國重建社會主義過程中的一份重要歷史材料,我們全文轉載,文中黑體為我們所加。由於當時我們也參與了聲援營救,故在文末附上我們當年給中共中央的呼籲信及大陸著名左翼網站《烏有之鄉》轉載呼籲信後大陸網友的留言反應。──編者

轉載自:紅色故鄉網http://www.redgx.com/shishiguancha/29131.html

趙東民出獄後於2011年5月到延安參觀學習

在舊中國跟爺爺要過飯出身,在新中國翻身解放的父親,從我童年開始,就在我幼小的心靈中,種下了對共產黨毛主席的感恩之情。前年八月,八十一歲高齡的父親去世了,我至今也曲折經歷了四十六年的人生滄桑。唯一不變的,是我對共產黨和毛澤東思想至死不渝的忠誠。而且,我經常把這種忠誠因地制宜,力所能及的踐行到了自己的工作中。我也為此曾經付出過身陷牢獄,家破人亡的慘重代價。但是我無怨無悔。所以,我對黨對毛澤東思想的忠誠,不是為了趕什麼時髦的,更不是祈求升官發財而對權貴的諂媚。我覺得這是一個擁有感恩之心的人應該具有的基本素質。

2011年的這個月27日,是我緩刑出獄的日子。雖然已經過去七年了,然而有些記憶並沒有隨著時間遠去,然後變得模糊,最後漸漸消散,反而在我的頭腦裡越來越清晰了。與其讓那些難以忘懷的事情在腦海裡翻騰,不如把那些枝葉的回憶串起來,寫出來,作為一段我個人的歷史備忘。算給自己和關注我的人的一個交代吧。

一、被拘留

對趙東民的判決書(部分)和拘留通知書

2009年8月19日,我因為以法律工作者的身份,自費向那些堵門堵路維權的職工維權代表普法,宣導他們通過“自我革命”團結起來,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會法》、《中國工會章程》賦予的主人身份去監督工會工作,行使批評、要求撤換,或罷免工會在職工維權方面不稱職的工作人員的法定權利。我的普法結果,直接引發2009年6月15日和25日,十幾個破產、改制企業的離退、買斷和下崗的維權職工代表,近二百人兩次群訪陝西省總工會的活動。陝西總工會個別幹部對維權職工誤導和恐嚇,甚至唆使基層工會工作人員在工人中對我本人的誹謗,促使我憤然決定於當年7月27日晚,我帶上信訪資料——《陝西工農維權運動通報綜述》及附件資料,赴北京,向中華全國總工會彙報陝西職工維權被打壓的情況。而我因此於同年8月19日,被西安警方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刑事拘留,由此開始我橫跨三個年頭,歷時一年半的牢獄生涯。

2009年8月18日我應邀去正在“改制”的國有企業東方大酒店,和維權職工進行交流,並向職工提出維權找工會的建議。我和職工交流結束離開的時候,在酒店院子受到不明身份的人盤問,這種情況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我當時並未十分在意。晚十點多回到青年路的住處。對面社區警務室的燈反常的亮著,門也沒關。可以看到裡面有三個人在聊天。其中一個我認識。是公安蓮湖分局青年路派出所社區民警王兵。我揣測他們是在等我。果然,在我開燈十幾分鐘後,王兵帶著兩名便裝的陌生人敲門進入我房間。他一進來就問我:“最近幹啥來?”我說忙工作呀,咋了?他給我介紹說:“這兩位是咱分局國保大隊的,有點事想和你瞭解下,現在跟我們到派出所去一下。”我說可以,就跟他們一起來到青年路派出所。在派出所,和王兵一起帶我來的公安國保人員(記得好像叫王滿倉)對我的進行了有關職工維權找工會的簡單詢問。然後他們讓我等“領導”。過去很久了還不見“領導” 來,我有些不耐煩了,就對他們說:“領導再不來我就走了!”說著話我就出了辦公室的房門。對面另一個辦公室出來一個人對我說:“今晚你不能走。”我火了,質問他:“你憑啥不讓我走?你的姓名?職務?!”那個人對我的態度似乎有些猝不及防,有些遲疑的說:“我姓劉……”。派出所副所長過來介紹說:“這是咱國保(蓮湖)大隊劉副大隊長。”我說:“不讓我走,可以,不管是傳喚還是拘留,給我手續!”副所長說:“沒問題,肯定給你手續。”隨後給我開了張傳喚證(後來在看守所被人撕碎了)。就這樣在派出所留置室呆了整晚。第二天王兵給我送來了早點,他說他也不清楚咋回事,領導讓找我他就找我了。我2011年出獄後曾拜訪過公安蓮湖分局的有關領導和幹警,得知蓮湖國保那晚是奉西安市國保支隊的命令找的我,但是找到怎麼辦?市國保支隊沒有明確指示。找到我後,蓮湖國保大隊當即請示市國保支隊,但是給他們下命令的支隊領導手機此事“湊巧”關機。蓮湖國保遲遲聯繫不上支隊領導,得不到新指示,關不得放不得,就造成2009年8月18日傳喚我那晚長時間的等待的局面,最後蓮湖國保不得已,讓青年路派出所以傳喚的名義留置我整晚。甚至有警官當面說市局支隊領導關鍵時候“關機”的做法是“不要臉”。

8月19日下午,蓮湖國保大隊那位劉副大隊長和一名李姓幹警,開警車拉我到公安新城分局國保大隊。我在新城國保大隊會議室又呆了很久,才來了兩名年齡偏大的警官。他們很客氣的閒聊了一陣子,繞來繞去最後很不自然的對我說:“上面……決定把你拘留了。”我聽到後並沒有感到十分意外,當即提了兩個要求:第一,我快一天沒吃飯了,要吃飯;第二,我要給家裡打電話說一聲。兩名警官滿足了我兩個條件。我在拘留證上簽了字。先跟著他們去醫院抽血檢驗排查了傳染病,再送我進了新城區看守所。路上一位警官對我說:“趙東民出來可有事幹了。”我問有啥事幹?他笑著說:“告公安局木……”兩名國保警官的表現,證實了我當時的判斷,對我的刑事拘留執行的是“上級”命令,並不是依法做出的。我也初步有了應對最壞結果思想準備,因為我面臨的將是一場不受法律制約的階級鬥爭!

二、在獄中

趙東民在獄中

新城看守所本身是按照關押三百多人設計的。實際上超員是經常性的。尤其嚴打期間,關押上千人不是什麼稀罕事。加之我聽說政府財政上對看守所押員(俗稱“犯人”)執行的還是幾十年前的伙食標準。經濟緊張讓看守所不得不在外面大量接活讓押員幹,用以補貼單位支出和幹警們的經濟。

我從進新城看守所就開始夜以繼日的剝蒜,一直到我出獄。押員們經常一邊剝蒜,一邊詛咒著蒜老闆。因為對派活的管教是不敢抱怨的。雖然管教說我可以不幹,只有經歷過的人才知道,在裡面沒事幹比熬夜幹活更難熬。

周圍的人,大都是負案在身的犯罪嫌疑人。重的有殺人、販毒、強姦等,輕的有敲詐、吸毒、盜竊等等涉嫌五花八門的犯罪,真是無奇不有。在裡面對這類人的認識不再是我在外面時,對他們那種完全的憎惡了。因為他們整天吃喝拉撒和你生活在一起的時候,你會發現他們也是普普通通的人,表面上不像一些影視劇或者戲臺子上描述的那種陰狠毒辣。這給常人的警示是,罪犯臉上沒寫字,我們都要時刻保持安全防範意識。就像有一個陝南的殺人碎屍犯,小夥子看上去不但不凶,而且樸實還帶有幾分靦腆,在裡面幹活也很聽話賣力。他被捕前好像是當地一種什麼酒的推銷員。進來後還念念不忘單位貨款沒結完。他犯的案子卻是令人毛骨悚然的。被捕八年前,他曾糾集他哥哥等三人受雇於一名有外遇的工會幹部,合夥把其愛人哄騙至一出租房內勒死,放幾天等其屍僵後,再用鋼鋸碎屍,用專門從外地買來的硫酸浸泡屍塊後,埋進山裡他們老家的河邊完成犯罪。他說案發八年後員警抓他時他都忘了這件事了。這個案子如果不是那位工會幹部和新歡鬧翻而被舉報,天知道警方還要多久才能發現。

有個過失傷人致死的案子。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原本兩個很要好的朋友,因為玩耍爭搶一把刀子,不慎捅傷到對方要害致死。這給人的警示是:不要認為每起犯罪都是故意的和有預謀的。人和人的交往、遊戲等活動一定要注意方式和分寸,不然很有可能導致你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一個普通家庭獨子黃某,從小被嬌生慣養,心胸狹隘,自私成性。成人後開計程車為生,因打錯電話而邂逅結識了一位女大學生,兩個人談起戀愛。貌似一段美好的情緣,偏偏中途生變。那個女孩後來移情別戀要求分手。一天晚上兩個人吵架後,女孩打電話讓她新男友來接她,結果新男友電話關機,她又打電話讓新男友的夥計來接她連夜走了。黃某橫豎想不通,按捺不住怒火,就開車追上去把兩個人撞飛……這個案子給那些從小溺愛孩子的家長來說,算個血的教訓吧。

有個當年才15歲的小男孩,是和我一起關押的年齡最小的押員。和我兒子同齡。因為搶劫被關進來。他說他一個“大哥大”級的同學過生日,晚上約了一群同學聚會。但是又沒足夠的錢,那個同學就提議“去搶吧”。居然得到大家回應。但是這個小男孩不願意參與實施犯罪,就在他們實施搶劫的時候遠遠的看著。案發後那晚聚會的小傢伙們一個不少的都被抓進來了,他也不例外。這個案子警示我們,一定要告誡我們的孩子,不要光顧貪玩。交友不慎,會貽誤終生的!

……

好了不說別人了,說說我自己在裡面的情況吧。

初進看守所,從享受滋潤的小資生活的自由人到階下囚,這種斷崖式的落差,讓我在剛開始的一段時間內,也進行過激烈的思想鬥爭。我淪落到今天到底為什麼?值不值得?我頭腦裡反覆冒出這兩個問題。我之所以能捨棄個人利益,不顧個人安危,幫助維權職工還有農民普法維權,是因為我信仰毛澤東思想,信仰毛澤東思想就要為人民服務,我不想成為坐而論道的空談家。在黨領導的中國革命史上,為實現共產主義信仰而坐牢甚至犧牲的革命前輩和烈士何止千萬!我坐個牢又算得了什麼呢?信仰總要有人堅守和傳遞,總要有人為此犧牲。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我參與發起的陝西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不是一直宣導維權工農群眾“自我革命”嗎?我現在不正需要對自己的小資產階級思想進行“自我革命”嗎?想到這裡,我的心裡就慢慢平靜下來。

我被關進看守所第二天,就有一位軍轉管教跑來我的監室(俗稱“號子”)門口,隔著鐵窗問:“誰是趙東民?”我站起來說我是,他就問我:“有人打你嗎?”我說沒有,他說:“有人打你就給我說,我弄死他!”我嘴上答應和表示感謝,但是心裡很茫然,我並不認識眼前這位英俊瀟灑的警官。後來我才知道,這位管教的姐姐是位下崗職工,就在原來我參與維權的一個 “改制”企業。他對我的關心應該算是一種階級感情了。後來還有公安部門的領導和民警專門來看我。有局領導在負責我所在監室的管教或者看守所領導陪同介紹下,只是路過我監室門口看我一眼,認識下,但是很少或者有的根本不說話就離開了。有的來訪民警無奈的對我說:“雖然我不瞭解你的案子,但我知道你是個不應該關在這裡的人……”公安新城分局國保大隊負責辦我案子的兩名警官,幾乎每次來提審我都給我帶坊上的牛肉夾饃,那味道真是美得很,在牢房能吃到這東西那真是稀罕又稀罕的事情。

在看守所裡面,經常有知道我法律工作者身份的押員,在放風時間,來找我進行法律諮詢、幫寫答辯狀或者上訴狀等。所以有越來越多的人瞭解了我的案子,很快在看守所押員中盛傳“七室(關我的監室)關了一個 ‘共產黨員’……”我所在的監室幾任“頭塊板”(在監室混的好的或者故意殺人等重刑犯,睡第一塊板的押員,俗稱“號長”)對我都很關照,我通過這個便利,借來不少涉及政治、歷史類書籍。《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孫中山傳》、《毛澤東選集》、《張國燾傳》、《蔣介石傳》,還有外面同志通過幹部給我送進來勵志的《魂繫襄渝線》,這是三線建設中三線學兵的徵文選集……最有意義的是我在看守所裡第一次看到了金一南將軍撰寫的《苦難輝煌》。這部著作真實生動的再現了我黨和紅軍的苦難革命史,特別是在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第一支攻進紅都瑞金的國民黨軍隊的頭目,原來竟曾是中共黨員!紅色瑞金,在公開的敵人的屠殺和內部的叛徒的出賣下,成千上萬革命烈士的鮮血染紅了革命根據地的土地和山河……我一邊看《苦難輝煌》,一邊不由得心潮翻滾,止不住的熱淚直往心裡流。為了民族獨立和人民自由幸福,遭受了如此巨大苦難的黨,作為有良心的受益者,我有什麼理由不去維護她!有什麼理由不和踐踏黨章、憲法侵犯人民利益的當代叛徒堅持鬥爭?之後的歷史證明我的堅持是正確的,親自過問我的案子號稱“維穩沙皇”的原中政委書記周永康,不但被依紀依法嚴辦,而且被黨媒斥責其“所作所為已與‘叛徒’無異”。周在陝西的爪牙,炮製“趙東民案”的幕後黑手,原陝西省政法委書記宋洪武也神秘消失,我至今沒有看到官方公佈其消失的原因,但是我相信只要宋洪武還活著,無論他身在何處,每一天都是惶惶不可終日的!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內周、徐、蘇、令代表的政治“兩面人”、“叛徒”、“貪腐分子”團夥紛紛垮臺,都受到應有的黨紀國法的懲處。即便我暫時還帶著“有刑事前科人員”的帽子,我也感到無比欣慰和自豪。因為,我們偉大的黨,在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終於開始“勇於自我革命”了!

第一次庭審

2009年9月24日晚,西安新城區看守所接到準備給我明天開庭指示。當晚,有心的押員們都感到氣氛異樣。看守所的高牆上增加了崗哨。我所在監室正前方的牆上,增設了戴鋼盔穿迷彩服的持槍武警。在裡面關了四、五年以上的押員說,他從沒見過這種情況。那晚“碰巧”有四名“外役”(在看守所服短刑或殘刑的罪犯)同時犯錯,都被關進了我所在監室“懲戒”,而且被安排睡在我兩邊。我次日開完庭,他們又同時被放出監室“自由”了。傻子都能看出來,那晚他們同時“犯錯”關進我所在監室,是為了防止我自殺,影響“上級”命令對我次日進行“公審”,而監視我而來。後來我的一審代理律師給我講,官方對外公佈對我第一次“公審”的時間是2010年9月29日,而實際上提前四天到9月25日。據說因為我的案子影響太大,怕“圍觀”的群眾太多,影響審判秩序。

第二天淩晨,我五點就被叫醒起床。看守所灶上給我煮了速食麵,還加了蔬菜雞蛋。 “頭塊板”和前幾塊板的押員都跟我沾光打了牙祭。這可是我入所一年來前所未有的待遇。大家在享受淩晨豐盛早餐的喜悅中暢談了一個多小時。大概七點左右,管教差人叫我出監室到院子裡等。我背對著看守所裡面的大門和管教聊天。忽然管教看著我身後的方向,神情驚異的說了聲“哇塞!”我回頭一看,進來了八九名高大威猛的員警,他們都戴著鋼盔,穿著防彈背心,腳蹬陸戰靴,腰裡挎著手槍,手裡端著短衝鋒槍(俗稱 “微衝”)。他們齊刷刷的走到我和管教跟前問:“誰是趙東民?”管教指了我一下。帶頭的員警指示兩名員警對我進行搜身,他轉身和管教辦交接手續還是做什麼。接到指令的兩名員警奉命走到我跟前很認真禮貌的搜了我上身,然後扶我做到臺階上檢查了一遍褲腿。得到檢查沒有夾帶的報告後,帶頭的員警說:“帶上警械。”搜我身的兩名員警就給我帶上手銬,砸上腳鐐,戴上只露出兩隻眼睛的面罩,把我扶起來緩緩往外走。我記得當時給我戴手銬的員警還問我:“(手銬)緊不緊,緊了就說,給你松一下。”我說“謝謝,不緊”,心裡確實有些感動。整個過程,其餘幾名員警持槍在原地保持立正姿態,端著衝鋒槍站得整整齊齊的。那天別的監室很多看到這陣勢的押員,都以為要對我執行死刑了。其實,當時我和他們都不知道,更大的陣勢還在後面。

我被押出看守所二門,映入我眼簾的景象讓我震撼。兩邊齊刷刷站著整整齊齊的武警戰士,手握盾牌警械,表情凝重的直視前方。這兩邊武警戰士的佇列一直排列到看守所大門外,等我的囚車就在看守所院子裡大的門口。我快到囚車跟前時,聽到旁邊帶頭員警的對講機裡面有人喊:“趙東民情緒咋樣?趙東民情緒咋樣……”那位帶頭的員警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轉過頭回復到:“還可以,還可以!”我坐的囚車是一輛依維柯,還是那幾位高大威猛,全副武裝的員警在車上把我圍到中間。我從車窗看到院子有很多員警,跟我坐的囚車一起動的大概有大小六輛警車。由一名領導模樣的員警在院子指揮車隊往外開。我暗自感歎,有關領導真給我面子,一次動用了六輛警車押解我。當車隊開出看守所院子大門時,外面有更多員警警戒和更多的警車待命,在執勤員警指揮下,都處於蠢蠢欲動狀態。車隊開上長樂路,我發現長樂路已經戒嚴。雖然出發的早,但是還有不少行人被執勤民警擋在路邊。我看到迎面開過一輛閃著警燈的清障車。這是防止哪輛車一旦意外趴窩,就立即拖走。看那態勢是要保證押解我的車隊絕對的暢行無阻。後來聽新城看守所副所長說,那天他帶生病押員去看病的車,都被擋住不讓上大路。押解我的車隊鳴著警笛,途徑長樂路,金華路,好像還有米秦路……每條路面上都看不到平日裡車水馬龍的景象,特別是途徑輕工業批發市場和康復路南口這兩段幾乎終年繁華的路段,今天也都沒有一個人和一輛車在路上,只有押解我的車隊呼嘯前行。在轉彎的地方,我透過車窗特意數了一下押解我的車隊數量,前後大概有十七八輛的樣子。

車隊很快開進新城區人民法院。法院從大門口到羈押室,到處是全副武裝的員警。我剛進法院羈押室不久,曾到看守所給我發過起訴書的法官,問我想吃什麼?我說想喝稀飯。他就趕緊去給我弄。結果他回來的時候說灶上沒稀飯了,給我了一包牛奶。我又感動了一次。我聽見門口有兩名員警聊天,一個問:“這人犯的啥罪?”另一個員警回答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一個又問:“抓了多少人?”回答說:“只抓了他一個。”發問的員警驚歎:“啊?這麼大動靜只抓了一個?”……

我向站崗的員警要求上廁所,他說等一下,要去報告。他回來開門讓我去上廁所的時候,我發現有更多高大威猛,全副武裝的員警把樓內的走廊站的嚴嚴實實,有一位穿白色警監服裝的領導還親自從辦公室出來看了我一下,後來知道他是公安新城分局的政委杜創建。因為開庭後他來看守所看過我,還對我配合政府“公審”表示讚賞。當時杜政委還和我照了相。再說法警帶我進了法院裡的廁所,我站在廁所的尿池,兩邊站著全副武裝的員警,我對他們說,你們站在這我尿不出來,員警說:“兄弟,沒辦法,你快點吧,快開庭了。”

後來有人開玩笑說,我這次“公審的”安保級別可以和中央首長比拼了。我剛進看守所負責我監室的張管教,後來調到長樂路派出所了。張管教在我開庭第二天就跑到看守所,他開玩笑對我喊:“好冷慫呀!你整的我從凌晨四點就開始給你站崗,到十二點連飯都顧不上吃……將來可不要把弟兄們忘了!”我趕緊笑著回答:“不會的,不會的”。 聽看守所幹部講,我一審庭審,西安市調動了五百名各警種員警,其中還不包括便衣和武警。

我出獄後,在我的案卷裡看到了2010年9月9日新城法院的《審委會筆錄》,裡面記錄了新城區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張孝民的一段話:“該案(趙東民案——作者注)引起了中央、省、市媒體的高度關注,衝擊省工會長達七個小時,致使省工會無法辦公,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視,區委書記召集多名常委進行研究,既是刑事案件更是政治案件”。這就難怪我一審開庭“公審”享受到如此高規格的安保級別了。張孝民在《審委會筆錄》還說:“儘管是公開審理,但是不能炒作”。所以在我開庭現場,沒有媒體,除了我的父親和大哥再沒有其他普通群眾,更沒有我進行過普法維權的各廠職工和各區縣的農民們。後來聽說旁聽席上坐的都是各部門的幹部,特別還有“受害人”——工會的幹部。我在法庭上極力想回頭看看我久別的妻子,但是還沒等我看到,審判長就警告我不要回頭看了。我很惱火,心裡真不願意聽審判長的,但是無論怎麼蒙冤受屈,我即便抗議所有的法官對我的審判,也要尊重這個懸掛著莊嚴的國徽的法庭,因為,這是人民的法庭。開庭結束後,我還是回頭在開始散場的旁聽席上尋找,卻只看到了父親和大哥充滿憤怒的臉。我很奇怪深愛我的妻子怎麼沒有來?!

在法庭上,公訴人宣讀了對我的起訴書。說起這個起訴書,在我拿到它不久,新城區檢察院公訴科的胡科長帶兩名檢察官提審我,問我對“新檢刑訴【2009】340號”《起訴書》怎麼看?我說“不予置評!”胡科長問:“為什麼?”我說“既沒有犯罪動機,又沒有犯罪事實,起訴我什麼?”胡科長詫異地說:“哦,你懂法律”,然後低頭認真的重新審視那個《起訴書》。今天在法庭上的《起訴書》也沒改進多少。即便這樣,後來出獄區新城區檢察院拜訪胡科長時,聽她說當初辦我一個案子,超過辦50個其他刑事案子的難度。可以想像的出,這不是因為檢察官的能力問題,而是在“上級”政治高壓之下,讓再頂尖的法律工作者給人捏造罪名,都是不容易的事情。我在法庭上聽完對我的公訴,答辯階段自辯道:“什麼叫嚴重干擾了省總工會機關的正常辦公秩序?省總工會有工作人員六十多人,而那天在會議室接待群訪職工的工會工作人員工會總人數的不足十分之一,群眾也沒有堵門堵路,可以自由出入,其他幾十名工會工作人員看熱鬧不作為和我有啥關係?”公訴人張口結舌的愣了幾十秒,整個法庭瞬間鴉雀無聲。下面的事情就不用再浪費文字描述了。稍微用心關注趙東民案的人,都不難做出這麼個結論:此案只不過是在周永康、宋洪武的政治淫威之下,地方和基層政法機關被迫上演的一場鬧劇而已。後來在我二審時,聽押解我的中院法警隊隊長說,周永康指派中央政法委的官員就在我庭審現場。

我一審開庭後一直思考的是,開庭時我愛人為啥沒有來?

不久,一名我入所後認識的看守所警官找我談話。他把我叫到談話室,表情凝重的對我說:“我想給你說個事,翻來覆去考慮了近一個禮拜了。如果我說了,就違反紀律了。上級要求對你封鎖消息。不說,怕你以後會埋怨我拿你不當朋友……”我說:“沒事,有啥事儘管說吧,我會保密也能扛得住。”管教還是吞吞吐吐了半天說:“你家裡出事了。”我沒覺得特別吃驚,半自言自語的說:“我家裡能出啥事?父母年齡大了,身體又不好,是不是經不住打擊生病了?”管教說:“是你媳婦兒……”“我媳婦兒?”我笑了,自信的對管教說:“我媳婦兒和我感情很好,絕對不會和我離婚的。即便打算和我離婚,肯定也是有人為了幫助我出的主意。”管教臉色更難看了,兩眼直直的盯著桌面,用很低的聲音艱難的說:“我知道消息的時候,你媳婦兒‘後事’已經處理完了。”我瞬間愣住了,慢慢回過神來……什麼叫晴天霹靂,什麼叫撕心裂肺,此時此刻我都刻骨銘心的體會到了!我現在才想起來,此前新城法院的法官給我送起訴書時,讓我留個家裡人的電話,我想都沒想留下愛人的號碼,法官愣了一下問:“還有家裡別人電話沒有?”我還說別人的電話記不住,就打這個電話我媳婦肯定來。原來愛人已經不在人世了!狗日的“上級”還要對我封鎖消息!也怪不得,很久沒有收到愛人來信了……正在我傷心欲絕的回顧過去的一幕一幕時,偏偏在這個時候有人要提審我,窗外的外役反復的喊我的名字,管教有些緊張的說:“千萬別被發現了!被發現我就完了。”我擦乾眼淚,鄭重的對管教說:“您儘管放心,趙東民絕不會出賣朋友!”提審我的是檢察院的,我和他們依然是談笑風生,也許他們沒看出來,也許他們不想說穿我痛苦的內心。我努力保持正常狀態熬過了提審過程。回到監室,我放聲大哭了一場,幾乎讓同監室所有押員都感到震驚。入所一年多了,沒人見過我悲痛如此。關心我的押員紛紛上前詢問原因,我卻不能說。我騙他們說,今天提審的員警說我要再不認罪,就對我無限期關押。所以有些害怕。他們紛紛安慰我說:“他們騙你的,別害怕。”出獄後還知道在愛人彌留之際,我父老鄉親鄰家大嫂和我家人等,到新城法院找主審法官劉曉弘,要求讓我回去和愛人訣別。被告知“人性化有尺度”。即便劉曉弘再混蛋我也不怪他,因為這不是他能決定的事情。

恩愛夫妻,至死不能相見,以前只有在電影電視劇裡面看到,做夢都沒想到能發生在我身上!愛人因病含恨去世的醫院是地處西安紡織城附近的唐都醫院。關押我的新城區看守所在紡織城附近的長樂坡,兩地相距開車不過十分鐘的路程。事後辦我案子的員警談及此事,也很憤然地告訴我:“為此我曾請示上級,說我瞭解趙東民,你肯定會配合不會胡來,我願意親自帶上你去見你媳婦最後一面,但是上級沒有批准。”我至今也不知道這個狗日的“上級”是誰!只能把賬記到周永康和宋洪武身上!

中秋節那天,駐所監察室女檢察官買了水果特意來看我,她和我閒聊過程中,雖然都沒有觸碰我妻子的敏感話題,但是我發現她的眼圈越來越紅了……這是因為女人天生的善感憐憫之心吧。其實在那段時間,不止一名政法幹警向我表達一個意思:“要恨你就恨那些決策者吧,你的案子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我也向所有和我接觸辦我案子的公檢法幹警反復表明:“無論我的案子結局是什麼,只要你們願意,我趙東民都願意和你們交朋友。因為我的案子結果不是你們能依法決定的。”所以才有我出獄後頻頻拜訪他們“敘舊”的事情。

記得我被關押快一個月的時候,國保警官有一次提審我對我說:“東民,出去後邀請我們吃飯呢啊!”我看得出來,他認為依法沒有罪證讓我在這裡繼續呆下去,所以很快要釋放我了。可是過了一陣子再來的時候,他的臉色就變得很難看,對我連聲抱怨:“沒辦法,沒辦法……”

被“強行”釋放

送達“刑事判決書”的“送達回證”

我這輩子都會非常感謝北京市憶通律師事務所的李勁松律師。李勁松律師是在網路上最早關注我案子的律師之一。要不是他,我即不會上訴,也不會知道高牆之外,有全國各地愛國幹部群眾紛紛發起了當地聲援我的關注團,這極大地鼓舞了我通過上訴繼續奮鬥下去的信心。李律師是2010年10月19日來看守所會見的我,他說來之前帶著我父親給他的委託手續去過新城法院,找過主審法官刑庭庭長劉曉弘詢問我的案件進展,劉給李律師說我的一審判決結果還沒有出來。李律師就來看守所見我溝通案情。我們第一次會見,我對李律師抱有戒心,因為從沒見過,而且一審還沒有結果,其實無論結果如何我心理的打算也是不考慮上訴了,這時卻突然冒出個北京律師,我有些不感興趣。但是我毫不隱瞞的向李律師講述了我的所謂案發過程,因為我要讓每個願意傾聽的人知道我的冤屈。後來聽說李律師就是和我會見後決定完全義務代理我的案子。

在李勁松律師2010年10月19日第一次會見我當晚7點半左右,我正在監室幹活,外役還是管教喊我“提審”。我很納悶,怎麼這麼晚了提審?有同監室的押員開玩笑說:“夜審,肯定要動刑!”我回了句“怕死的不是共產黨員”就出了監室,我看到那個曾押解過我的法警在管教值班室那等我,更是摸不著頭腦,到底是哪路人馬提審我?我被帶上手銬腳鐐在法警押送下,出了看守所院內的大門,夜幕中,看守所院子有一些人頭攢動和一些車輛,未及細看,我被帶進看守所院子北側的會議室。主審法官劉曉弘等辦我案子的公檢法工作人員,和一些我沒見過的著便裝的人,圍著大會議桌站了一圈。在我之前給一個人送達了判決書,案犯好像原來是交警隊還是哪的公務人員,貌似有些社會關係。我進會議室時,還聽劉曉弘坐在會議桌西頭正中間,給他解釋:“這個結果是我盡最大努力了……”

劉曉弘看到我進會議室後,轉向我說:“趙東民,你覺得能給你判幾年?”我說“最多三年!”身後有人驚異地說:“哎趙東民,到底是法律工作者,你給你把刑都判了?”劉曉弘抽著煙問我:“為啥?”我說:“犯這個罪的刑期上限是七年。如果我有罪,‘領導’肯定要按上限給我判刑。因為我沒有罪,但是要給‘領導’臺階下,所以最高也只能判我三年。”記得當時劉曉弘沒有接話,新城區檢察院的肖建堂檢察官反駁我說:“這個判決是根據事實依法作出的”。我沒有理會他,因為我覺得和他此時進行口舌之爭毫無意義。劉曉弘示意其他法官把我的判決書拿給我,他說:“前面不用念了,趙東民是法律工作者,讓他看看結果就行了。”“(2010)新刑初字191號”判決書果然判我三年。宣判時,法警在我緊挨著身後抓著我的胳膊,估計他們認為我看到判決後會痛哭流涕或者暴跳如雷,總之可能會情緒失控,會有過激之舉,所以保持高度警惕。但是我聽到判決結果後的冷靜表現,似乎令在場所有人都感到意外。我回頭對法警說:“你沒有必要抓著我”。法警遲疑了一下。劉曉弘示意法警放開我。我在判決書《送達回證》上的“受送達人簽名或蓋章”欄,內心無比憤慨的簽下了“天日昭昭”四個字。當時法警提示我只簽我名字就行了,劉曉弘制止了。估計他想要的就是只要我簽收,其它愛寫啥寫啥吧。我認識“天日昭昭”這個詞,是在杭州西湖畔的岳王廟裡。2008年4月3日,清明節前一天,我出差路過杭州,第一次去祭拜了一下民族英雄岳飛。從岳王廟裡的有關資料介紹得知,是年39歲的岳飛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冤判死刑後,憤然寫下兩遍“天日昭昭”。岳飛被冤死八百多年後,“莫須有”的罪名在39歲的我身上又情景再現了。只是我沒被冤死,就寫一遍“天日昭昭”表達憤慨之心吧。

宣判後,劉曉弘讓法警給我拉了一把椅子坐下,還非要讓我抽他一根煙。然後一再要求我談談想法,我就說:首先,我不在乎為工農維權下半輩子都坐牢!所以區區三年何足掛齒;再就是,我堅信這個判決不是你們作出的,因為我不認為你們的法律水準這麼低。希望在你們內心有另外一種判決,在將來適當的時候說出來,以證明你們良知未泯;最後要說的是,現在有些問題到了該認真思考的時候了。我的意思也即是什麼叫共產黨?什麼叫社會主義……劉曉弘問了一句“你為了啥?為了共產主義信仰?”當我肯定的回答說:“是!”之後,剩下的就是包括劉曉弘在內的現場公檢法的一二十名政法幹警,不約而同的長時間靜默。他們大多數人只能以這個方式表達對我的同情。這也是趙東民案在個別政法大員政治高壓之下,基層政法機關工作人員,對自己被迫作出的荒誕的司法結論,表現出的一種無奈的反應。我答覆劉曉弘過程中,還有年齡偏大幹部模樣的員警,從外面跑進來專門驚奇的看了我半天。我答覆完劉曉弘,最後說:“我回號子了,還要幹活呢。”轉身就走,法警緊跟在我後面,把我送回監室。途中看守所紀所長問我有啥打算,我說請幫個忙,聯繫個條件好的監獄,另外宣判了我也能見家人了,週六接見時讓家裡人抱上我小兒子來,我很想念孩子。紀所長說他會盡力而為。那時,我對司法公正的陽光能照到我身上不抱任何希望,所以也不想耗費精力“玩”下去了。之後我一審代理律師付輝接見我時,我也做了放棄上訴的表示。

我信仰毛澤東思想,自認為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所以我決不相信“六月雪”那樣因大冤案而引發大自然反常變化的情景。然而,有時候巧合卻能給人無限遐想的空間。2010年10月19日晚,新城法院刑庭庭長劉曉弘一行,在看守所給我宣判完以後,的的確確是電閃雷鳴,風雨交加。次日即10月20日的《西安晚報》封2,刊發記者趙輝和實習生羅銳報導的,題為《閃電194次 西安出現雷暴天氣——專家表示深秋時節出現比較少見》的消息。同日的《華商報》A7版刊登了《電閃雷鳴降冰雹  昨日老天怎麼了》的報導……當晚我回到監室正剝蒜,外面天氣驟變,讓全號子的押員感到吃驚,我開玩笑說:“看我冤成啥樣子了,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

一審的宣判不僅僅伴隨著天怒人怨,還有更反常的。出獄後聽家裡人說,朋友和家人得知對我的宣判消息後,問代理律師要判決書,被拒絕。又問法院要判決書,法院也不給,說沒有法律規定。關鍵時候,桑文英大姐在關注我的法律人士幫助下,和我大哥等人拿著《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 》〔1998〕23號,找劉曉弘要我的判決書,因為該《法釋》第182條明文規定:“判決宣告後應當立即將判決書送達當事人、法定代理人、訴訟代理人、提起公訴的人民檢察院、辯護人和被告人的近親屬”。當時劉曉弘還把桑大姐帶來講理的紙質《法釋》〔1998〕23號捏在手裡看了半天問:“這是從哪來的?”劉曉弘這麼問是有原因的,我的代理律師在裡面和外面都給我說過,省、市政法委官員為我的案子給律協開過“施壓”會。所以陝西特別是西安境內,沒有律師敢真心實意的幫助我。我這麼複雜和社會影響重大的案子,一審代理律師在我羈押後和開庭前一年期間,僅來看守所見過我兩次。第一次是律師剛接受我家人委託,當時不完全瞭解我的案情的背景下。第二次是在一年後我一審開庭前幾天。律師那時見我主要是告訴我:“你的事情你最清楚,法庭上主要還是靠你自辯。”所以,劉曉弘看到一群普通百姓能拿到《法釋》〔1998〕23號,感到十分意外就不奇怪了。

給我在看守所宣判幾天後,在朋友和家人依法爭取下,劉曉弘被迫同意依法給我家人送達了份判決書。

李勁松律師得知我被宣判,立即從北京飛來西安。好像是2010年10月23號前後到看守所見的我。我那時也沒有多少上訴的興趣。當我得知外面有全國各地的愛國幹部群眾聲援我的消息,那些聲援我的“趙東民事件關注團”中,竟還有北大法學教授鞏獻田這樣國內知名的法學專家,以及像全國總工會原書記劉實和候補書記韓西雅這樣的離休首長,老革命等。特別是我看到李勁松律師幫我起草的上訴狀。

“……在刑事審判活動中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作出‘(2010)新刑初字第191號’枉法裁判的劉曉弘焦繼軍劉康奇及其背後禍國殃民的貪官污吏,

敗壞了執政黨的工人階級先鋒隊形象!

敗壞了中國政府的人民當家作主形象!

敗壞了中國工會的工人維權之家形象!

敗壞了中國人民法院的獨立審判形象!

敗壞了中國人民法官的公正司法形象!

……”

真是每一個字都閃爍耀眼的著火花,每一句話都說出了我的心聲!我毫不猶豫的在上訴狀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2010年12月26日是個周日,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一庭正副庭長和一名女書記員來看守所提審我。這一天是毛主席的誕辰紀念日,所以我記得特別清楚。我張口開玩笑說:“三位周日都不休息,看來時間緊迫呀”!張副庭長笑著回答:“你確實很敏感。”雙方又短暫的寒暄了一陣,其中明確夾雜著要求我認罪的意思。我則堅決不承認自己有罪。張副庭長問我:“你這次上訴如果維持原判了你怎麼辦?”我說“我能越獄不?”三個人有些面面相覷,不明白我的意思。我解釋說:“我肯定越不了獄嘛,那就去服刑唄。”他們這才明白我的意思。張副庭長對我說:“你看這(服刑)對你有啥好處呢?家裡都照顧不上。”我反問道:“你們是共產黨員嗎?”得到他們確認後,我繼續說:“難道重慶白公館渣滓洞關的那些共產黨員沒有你們聰明嗎?他們不知道面臨死亡嗎?不是有位烈士本可以在香港富商親屬搭救下獲得自由,卻寧死也不願意在悔過書上簽字,最後在大屠殺中和其他烈士一起光榮就義了嗎?真理,該堅持的時候必須堅持!”提審很快結束,我很榮幸的和那位美麗的女書記員握手道別。我後來去中院每次見到她,她都尊稱我為“趙老師”,我不是因為虛榮,而是挺感謝她沒有把我當罪犯看。

還有件事不能忘懷。就是我上訴期間,陝西官方有關領導讓省政府法律顧問帶我的老父親到看守所裡對我“勸降”,讓我認罪。豈料老父親見我第一句話就是:“你絕不能認罪!不然就對不起全國各地千千萬萬個聲援你的人。”官方通過省政府法律顧問給我傳達的消息是,二審要想獲得無罪釋放,必須答應兩個條件。第一解聘李勁松律師;第二承認犯罪事實。老父親不明真相,竟然答應解聘李律師。我考慮事情不會那麼簡單。向省政府法律顧問表示:寧可維持原判,也不解聘李勁松律師。因為在我孤立無援的時候,花了錢聘用的律師都把我拋棄的時候,只有李勁松律師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有時候感恩比利益更重要。如果真的能改判我無罪,我可以和李律師商量二審第一次開庭他不出庭。至於承認犯罪事實的問題,我從來沒有否認給職工義務普法維權,引導職工維權找工會的行為,只不過官方有人認為我這個行為有罪,我不承認這是犯罪行為而已。外面已經有人捧我為“工人領袖了,”當然我自覺承受不起。但是現在官方非要用司法手段把這個光環強扣到我頭上,我除了感到榮幸還有什麼辦法呢?

上訴期間讓我憤怒的是,官方居然能違規冒著串通案情的風險,讓人帶領老父親到看守所“勸降”我。之前我的愛人彌留之際,卻違反《看守所管理條例》第二十九條人犯的近親屬病重或者死亡時,應當及時通知人犯”的規定,對我封鎖消息,並以“人性化有尺度”為由,拒絕我的鄉親父老要求允許我回去見愛人最後一面的請求。在趙東民案中,共和國的憲法法律,的的確確的成為了黨內權貴手裡任意玩弄的妓女!這怎能不讓我這個堅定信仰毛澤東思想的法律工作者憤怒無比。何以至此呢?後來聽陝西社科院張宏志教授和北京一些關注我案子的朋友說,胡錦濤總書記過問了我的案子,2016年元月初,我去北京拜訪中華全國總工會原候補書記韓西雅老同志時,韓老也向我證實了此事。並且外界還有傳聞,胡總書記對我的案子批示是:“妻子已亡,嗚呼哀哉,可否讓回家過個年?轉永康同志酌處。”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一直奉命和我有聯絡的老國保周小玉處,周小玉說他請示省上核實過,未得到否認。這就難怪有國保人員和省政府法律顧問先後都向我表示過:我的案子和國內政治走向有著密切聯繫的,是個政治風向標。無論實際情況如何,一審期間非法封鎖我愛人去世的消息,二審期間又非法把我老父親領進看守所和我見面的事實證明,我的案子已經發酵成了舉國震驚、海內外輿論譁然的“趙東民案”,如果沒有來自黨最高層的兩種不同的政治力量,在前後發揮不同的作用,發生這種先後迥異的情況幾乎是不可能的。不然會怎麼樣呢?不然陝西上下辦我案子的政法工作者,褻瀆憲法和法律如此的登峰造極,都該被繩之以法甚至被槍斃!

我在西安市中院刑一庭的二審,只是走了一遍程序。沒有什麼新意。從外界各種傳進來的消息,大多認為這次似乎要改判我無罪釋放了。只有李勁松律師提醒我,二審補偵方向還是定我有罪的方向。二審的結果證實了李律師的判斷。

2011年1月27日下午,我正在監室幹活,外役喊我提審。這次沒給我帶手銬腳鐐,也沒有法警。我跟著管教出了看守所最裡面,值班室對面的門,來到外面一個提審室。市中院刑一庭常庭長和張副庭長在裡面等我坐好。張副庭長給我宣讀“(2010)西刑一終字第230號”《 刑事判決書》。他說前面就不贅述了,主要念個結果:“一、撤銷西安市新城區人民法院(2010)新刑字第191號刑事判決處刑部分,即被告人趙東民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二、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趙東民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緩刑三年……”

我聽到這個判決結果,憤怒的淚水幾乎奪眶而出。常庭長見狀對我說:“你研究毛澤東思想,這個我也很感興趣,很支援你的做法,出去後我們可以在這方面多交流。”我還是不願意簽收判決書。張副庭長說:“東民,我知道你們啥不願意簽字,你覺得出去對不起支持你的那些粉絲。但是你看這個判決書,承認了你的(本科)學歷,和法律工作者身份。也如實客觀的記載了你不認罪的事實。你是法律工作者,應該清楚不認罪是不可能判緩刑的。這個判決書判你有罪是基於‘本院認為’。早點回家看看吧。”張副庭長的話觸動了我。的確,還有二十天,我入獄就快一年半了,一年半之間,我的妻子含恨病逝了,小兒子摔殘了,家裡發生了那麼大的變故,是該回去看看了。我再看了一遍判決書,正如張副庭長所說,如實記錄了我當庭拒不認罪的陳述,這對我來說就足夠了。再說,外面有四名武警戰士等著我,我一出去就圍住我,也不說話。那陣勢是我只能往看守所外面走,不能往看守所裡面走。我簽收完判決書,在管教協調下,回監室簡單收拾了行李,就被四名武警戰士監督著出了看守所院內的大門。大門外,閻良區政法委何萬榮副書記帶隊,公安、司法局民警隨行的車隊在等著接我回家。大哥也在。新城看守所紀所長、住所監察室連檢察官、公安局的什麼人迎著我站了一排。我和他們一一握手道別。我再認真環顧了一下關押我的地方。此時此刻,居然對此地湧上一絲眷戀之情。畢竟,這裡是考驗過我信仰的地方。

我問跟我坐在車上的公安閻良分局的民警:“我想先去青年路我的住處。”民警回答說:“明天吧。”我又問“我可以打電話嗎?”民警回復說:“可以。”於是我用大哥的電話給“金牌民工”說:“我出來了,現在正被‘押送’回家。”民警趕忙解釋說:“你現在是自由的,我們今天主要是保證你安全回家。”坐在前面的司法局的美女警官,基層科王科長回頭給我說:“我們到這裡的時候,有很多員警警戒,我們以為要釋放很多人,結果就放了你一個。如果不是今天來接你,還不認識你這位大‘名人’。認識你真是很幸運。”我連連說:“過獎了,過獎了……”

時光荏苒,歲月蹉跎。不知不覺我已出獄七年了。其實我在外面這七年的時光裡也並不平靜。發生了很多跌宕起伏的事情。等有了心情和需要,再慢慢續寫吧。

陝西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臨時負責人

趙東民

2018年1月21日

附錄:

我們對中共當局的呼籲:迅速無罪釋放趙東民2010-10-17

最近大陸多個省市的各界人士紛紛發起聲援,要求無罪釋放為維護工人合法權利而遭非法關押、起訴的陜西西安市法律工作者趙東民,網路上嚴詞譴責西安公檢法部門枉法濫權的聲浪亦復洶湧而至,民憤之大,頗有燎原之勢。對此我們也有不能已於言者。

觀諸趙東民事件的始末,西安公檢機關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拘留、起訴趙東民,正如北京大學鞏獻田教授所闡明的,完全於法無據,純屬欲加之罪。西安當權官僚如此膽大妄為,其實只因趙東民敢於挺身支持工人階級維護被剝奪的權益,妨礙了西安官僚資產階級的非法利益。說到底,這是西安官僚資產階級枉法利用國家公權力,對趙東民所代表的西安工人階級實施的鎮壓行動。

猶憶胡錦濤總書記上任後,屢屢強調“執政為民”,2002年在西柏坡的講話中,反覆重申幹部要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以免為權力、金錢、美色所惑,導致脫離群眾,「對群眾的疾苦漠然置之,對群眾的呼聲充耳不聞」,切斷了與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繫。然而,言者諄諄,聽者藐藐。中共黨風敗壞、官聲凌夷之勢,未曾稍戢,官僚貪贓枉法,敲剝人民骨髓,日有所聞,城狐社鼠遍於城鄉,魑魅魍魎橫行無忌,幹群關係日益緊張,各地人民群眾抗爭事件有增無已。淺見不識治亂之體者流,眩於經濟的高速增長,方以當今為難逢之盛世,殊不知實如漢代賈誼所言:「抱火厝之積薪之下而寢其上」,岌岌可危矣。

其所以致此,根本原因就在走上了錯誤的資本主義道路,盲目追求財富的增長,大肆鼓吹致富,馴致追逐私欲之風大熾,上下交征利,社會競以侈靡為尚,加以取消了民眾監督的權力,手握專政權力的各級官僚幹部,焉能不大開難填之欲壑,棄公義,捐廉恥,以侵漁國家資產,榨取人民群眾膏血為得計?而處於社會底層無權無勢的工農大眾,又焉能不淪為任令官僚與資產階級聯手宰割的魚肉?於是乎人民民主專政蛻化變質為官僚資產階級專政也就是必然的結果,這已不是單靠重彈道德理想,乃至嚴刑峻法所可為功。

自1990年代中期,大陸的貧富差距以驚人之勢逐年擴大,飽受醫療、就學、住房等困難所苦的民眾怨聲載道,胡錦濤總書記在2007年的中共十七大報告也曾提出“發展為了人民,發展依靠人民,發展成果由人民共用”,然而在路線、制度沒有根本改變下,結果一如過往的各種高調,成效不彰。少數權貴與資產階級的財源滾滾,浩如江海,廣大人民群眾的生計依然艱困,愁思難解。2008年爆發資本主義經濟大危機後,歐美國家的經濟陷於困頓,國外市場需求大為減縮,於是這兩年興起提高工農收入,擴大內需之議。然而工人階級收入偏低,正因官方一意迎合資本家,壓制工人力量,閹割工會維護工人權益的職能,工會成了無法啼叫的「閹雞工會」。《詩經》有云:「牝雞司晨,惟家之索」,工會不能代表工人的利益抗衡資方,工人自然只能任由資方宰制,勞動條件、職工福利等攸關工人工作、生計的權益皆無從談起,又如何提高工人收入,改善分配問題,進而擴大內需?不恢復工會的自主性,不恢復工人階級的主人翁地位,不惟所謂“發展為了人民,發展依靠人民,發展成果由人民共用”只是空中樓閣,即連充當治標的短期藥方──擴大內需,也難有成效。

趙東民律師積極支持權益受損的工人階級維護本身的權利,要求組織工人自主的工會,既有益於重建工人階級的主人翁精神,也有助於形成監督官僚的群眾力量,不論對發展建康的經濟或糾正積重難返的黨政邪風,都具有重大的意義。中共當局多年來,不斷宣講要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階級,像趙東民這樣堅持社會主義信念,劍及履及地與工人階級密切結合的優秀黨員,本當被倚為干城之具,受到支持鼓勵,如今竟遭西安當權官僚迫害,肆意枉法入罪。中共當局如不責令無罪釋放趙東民,並嚴加查辦西安市領導濫權枉法之罪,無異於自毀立場,認可西安領導幹部之所為。

我們必須指出,在三十多年的錯誤路線下,大批中共黨員幹部從思想到行為早已與資產階級融為一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忒煞情多。一大幫假共產黨員,在各級黨政機關佔據職位,盤根錯節,已成尾大不掉之勢。此所以由上而下的高調雖三令五申,而諸多官僚猶我行我素,貪瀆索賄,視法令如無物,仗勢欺民之風愈演愈烈之故。中共當局如真能認清當前已處危如累卵的嚴峻局面,及早真心誠意依靠以工人階級為主的人民群眾,改正路線,整肅黨紀官箴,真正做到立黨為公,執政為民,則不唯可免土崩瓦解,魚爛潰決之局,於爭取臺灣民心尤大有助益。長期來,中共的對台政策在錯誤路線的指導下,著重招商引資,汲汲於結臺灣資產階級之歡心,既富之後,又誤以為大方讓利,故示恩惠,便可收買人心,已然忘卻當年代表無產階級與農民、有形戰力居於劣勢的中共何以能以摧枯拉朽之勢迅速擊敗兵多將廣、代表資產階級與地主的國民黨,也完全無視臺灣多數民眾與大陸工農群眾一樣,飽受資本全球化的衝擊,生計日益艱難,對層出不窮的官商勾結,損害民利,亦復深惡痛絕。臺灣民眾所苦的失業率上升,生活水準下降,官僚腐敗(包括司法界的「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環境污染,公害不絕等等問題,大陸非但一應俱全,還尤有過之,那麼兩岸統一的吸引力何在?何況還有個蒙蔽了多數臺灣人思想的資產階級民主的意識形態橫亙其間。明乎此,方能瞭解多年來中共為對台工作所耗費的金錢、人力不可謂不多,卻收效甚微之故。

我們之所以要特別呼籲中共當局迅速無罪釋放趙東民的原因,就是趙東民案如何解決,可以視為中共是要繼續沉淪下去,同時喪失兩岸多數的民心,還是覺迷途其未遠,有心力挽危局的一個標誌。我們認為中共當局應有足夠的識見,作出正確的決定,我們也希望我們的判斷不會是錯誤的。

 

聯署名單:

杜繼平 台灣《批判與再造》主編

林正慧 台灣《批判與再造》編委

陳信行 台灣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

孫大成 台灣 旅美退休教授(中國籍)

關曉榮 台灣 台南藝術大學 榮譽教授

徐進鈺  台灣大學 地理環境資源學系 教授

張星戈 台灣 世新大學講師

李文衛 科研人員  台灣旅法中國人

張鈞凱 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生

林子文  台灣自主工聯榮譽會長

陳福康 上海外國語大學文學研究院研究員、教授

雷鋒勝  技術管理人員

宋昶志 大學生

徐海波 網吧主管

金寶瑜  美國Marygrove 大學榮譽教授

范振國  台灣 人間出版社常務編輯

徐開彬  美國天普大學華人學者

鍾  喬   台灣差事劇團團長

李憲源 旅居加拿大作家

鍾秀梅 台灣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助理教授

單文才   工程師

阮桃園  台灣東海大學中文系教師

李   虎   保險代理人

黃國治 台灣《立報》專欄作家

吳一慶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東亞研究系助理教授

《烏有之鄉》網友評論

1 樓【xuhong】 於 2010-10-18 18:43:57 評論說
旁觀者清啊,說得好,趙東民無罪,當局路線錯誤!

 

 

 2 樓【一粟生】 於 2010-10-18 18:53:23 評論說
拜讀了,出於對共產黨的熱愛,目前有識之士一致指出執政黨所面臨的危險.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還是投入資產階級懷抱,趙東民事件是檢驗執政黨的試金石.共產黨外衣下是無產階級在執政還是資產階級在執政.即將一目了然.
3 樓【yuujjnn】 於 2010-10-18 18:54:05 評論說
當今哪有法制,完全是人治嘛。抓趙東民,有和法律依據和事實依據?莫大諷刺,就這樣還政改?改成國民黨馬?

 

 

 4 樓【gaohaiming】 於 2010-10-18 19:02:21 評論說
好,言之有理!

 

 

 5 樓【古月仰望】 於 2010-10-18 19:24:27 評論說
好文章頂九州

 

 

 6 樓【酷酷欣欣】 於 2010-10-18 19:25:36 評論說
臺灣左翼愛國憂民精神可嘉。兩岸同胞血濃於水,互相支援為中華民族復興而共同努力。讓我們共同奮鬥吧!

 

 

 7 樓【擀麵杖】 於 2010-10-18 19:32:30 評論說
向臺灣的左翼致敬!
 8 樓【jhq1947】 於 2010-10-18 19:35:51 評論說
好啊!沒有想到在對岸居然也有這樣明事理的一群人!兩岸人民攜起手來,共同打倒資本主義制度,向美好的共產主義邁進!

 

 

 9 樓【WYYSJ】 於 2010-10-18 19:51:35 評論說
對於趙東民事件臺灣人民急呼陝西當局無罪釋放當事人,何況大陸人民乎?無罪釋放!放!放!放!!!!

 

 

 10 樓【felin】 於 2010-10-18 19:52:38 評論說
們之所以要特別呼籲中共當局迅速無罪釋放趙東民的原因,就是趙東民案如何解決,可以視為中共是要繼續沉淪下去,同時喪失兩岸多數的民心,還是覺迷途其未遠,有心力挽危局的一個標誌。我們認為中共當局應有足夠的識見,作出正確的決定,我們也希望我們的判斷不會是錯誤的。

—-對得對。大力支持。

 

 

 11 樓【克爾白的懸詩】 於 2010-10-18 19:53:45 評論說
“長期來,中共的對台政策在錯誤路線的指導下,著重招商引資,汲汲於結臺灣資產階級之歡心,既富之後,又誤以為大方讓利,故示恩惠,便可收買人心,已然忘卻當年代表無產階級與農民、有形戰力居於劣勢的中共何以能以摧枯拉朽之勢迅速擊敗兵多將廣、代表資產階級與地主的國民黨,也完全無視臺灣多數民眾與大陸工農群眾一樣,飽受資本全球化的衝擊,生計日益艱難,對層出不窮的官商勾結,損害民利,亦複深惡痛絕。臺灣民眾所苦的失業率上升,生活水準下降,官僚腐敗(包括司法界的「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環境污染,公害不絕等等問題,大陸非但一應俱全,還尤有過之,那麼兩岸統一的吸引力何在?何況還有個蒙蔽了多數臺灣人思想的資產階級民主的意識形態橫亙其間。明乎此,方能瞭解多年來中共為對台工作所耗費的金錢、人力不可謂不多,卻收效甚微之故。”
不刊之論也!此檄文杜繼平兄所草乎?

 

 

 12 樓【新一代】 於 2010-10-18 20:08:31 評論說
應該送給胡錦濤溫家寶大領導閱

 

 

 13 樓【江淮碧玉】 於 2010-10-18 20:23:44 評論說
我們之所以要特別呼籲中共當局迅速無罪釋放趙東民的原因,就是趙東民案如何解決,可以視為中共是要繼續沉淪下去,同時喪失兩岸多數的民心,還是覺迷途其未遠,有心力挽危局的一個標誌。我們認為中共當局應有足夠的識見,作出正確的決定,我們也希望我們的判斷不會是錯誤的。

 

 

 14 樓【omnivore】 於 2010-10-18 20:32:16 評論說
寫得真是好。支持!!

 

 

 15 樓【littmu】 於 2010-10-18 20:47:20 評論說
臺灣的左派同胞講得好啊!中共高層千萬不要把這苦於口的良藥棄之如敝屐,果真如此,死期不遠矣!

 

 

 16 樓【趁熱打鐵】 於 2010-10-18 20:55:11 評論說
支持

 

 

 17 樓【播種機】 於 2010-10-18 21:08:19 評論說
好文章呀,拜讀了

 

 

 18 樓【光輝思想】 於 2010-10-18 21:20:33 評論說
天下工農是一家,支持臺灣工農同胞的正義立場!

 

 

 19 樓【真理至上】 於 2010-10-18 21:38:19 評論說
是像趙東民那樣站在勞苦大眾一邊,還是站在資產階級利益集團一邊,是真假共產黨人的試金石。
只有真正的共產黨人挺身而出,為維護工人階級的合法權益而鬥爭,勞動人民才能逐步擺脫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苦難局面。

 

 

 20 樓【落花生】 於 2010-10-18 21:39:23 評論說

 

 

 21 樓【何楠】 於 2010-10-18 21:45:14 評論說
<<批判與再造》此文不但說明了趙東民事件的大背景及官僚資產階級的醜行,並且從本質上分析了當今對台政策的失利原因,很有說服力。

 

 

 22 樓【周紹強】 於 2010-10-18 22:28:02 評論說
同胞、同志!

 

 

 23 樓【gzwj】 於 2010-10-18 23:56:09 評論說
天下工農是一家,支持臺灣工農同胞的正義立場

 

 

 24 樓【社會主義小兵】 於 2010-10-19 1:00:02 評論說
在挽救社會主義的鬥爭中,總要有一批人像趙東民同志一樣,為人民作出犧牲。這是資改派為人民培養革命幹部。革命的領導人,只要能像趙東民一樣經受鍛煉必定成才。抓人並不可怕,抓人是最好的發動群眾,也是最好的考驗和培養幹部,抓的人越多革命就來得越快。趙東民同要是沒有被抓,以後怎麼能成為人民的領袖?毛主席的幹部要不是經過戰爭的考驗,能那樣堅定走社會主義道路嗎?但願更多的人向趙東民同志學習,把牢底坐穿。

 

 

 25 樓【sarentoyalxz】 於 2010-10-19 1:08:05 評論說
兩岸勞動人民是一家!
全世界勞動者大聯合萬歲!

 

 

 26 樓【李憲源】 於 2010-10-19 1:46:47 評論說
我就在此參加臺灣同志的連署了。

 

 

 27 樓【搜尋造孽】 於 2010-10-19 1:55:11 評論說
不少政府就是無政府主義,很多政府的工作人是無政府主義,大批的官員無政府主義,……他們隨便就制定一個規定,甚至極高的官員隨口一講話就是一個方針,隨便一走巡就出一個政策,任意一摸,就是一個路線……,下面就更自由了,想幹啥就幹啥,成了一個大“自由世界”。
這樣怎麼能真正的搞好國家的事和人民的事呢?

 

 

 28 樓【大家要多轉貼宣傳!】 於 2010-10-19 2:07:51 評論說
正義的呼聲鳴不平!!

 

 

 29 樓【天山草民】 於 2010-10-19 3:11:42 評論說
臺灣同胞都能看出問題的實質,我們的中央領導層在幹什麼?

 

 

 30 樓【坦言】 於 2010-10-19 6:44:27 評論說
從語言用詞分析,不大像臺灣的環境。

 

 

 31 樓【mihunshou】 於 2010-10-19 7:32:39 評論說
中國的官僚資本家,是現代文明中的超級敗類。

 

 

 32 樓【李力】 於 2010-10-19 8:32:38 評論說
支持!應該呈送胡錦濤主席和溫家寶總理看看。

 

 

 33 樓【lzg8713】 於 2010-10-19 8:36:26 評論說
旁觀者清。真應該問個為什麼!

 

 

 34 樓【lzg8713】 於 2010-10-19 8:36:26 評論說
旁觀者清。真應該問個為什麼!

 

 

 35 樓【長河】 於 2010-10-19 8:37:05 評論說
文章寫的好,可見天理自在人心

 

 

 36 樓【yjcz】 於 2010-10-19 8:43:14 評論說
沒想到臺灣同胞能寫出這麼立場鮮明的文章。

 

 

 37 樓【盧魯】 於 2010-10-19 8:46:48 評論說
這名臺灣左翼的文章汪洋恣肆,很久沒看到這麼舒服的文章,說理性強,國學知識深厚,比起大陸左翼的文章要幹練,有戰鬥力的很,學習了
兩岸左翼齊心合力,埋葬官僚資本,是統一的前提,統一的祖國是人民的祖國,不是資本家的祖國。

 

 

 38 樓【RZXY】 於 2010-10-19 10:19:19 評論說
句句鑽心,聲聲憂患。憂國之心躍然其中。可惜民智不開,上不作為。奈何、奈何!

 

 

 39 樓【zzxxpp2】 於 2010-10-19 11:28:13 評論說
大陸的左翼雜誌在哪里?怎麼一個都沒有?還“與世接軌”呢,騙誰呢?真正的世界級笑話!

向臺灣左翼雜誌《批判與再造》致敬!你們說的太好了,隔海相望,但我們和你們的心是連在一起的。

 

 

40 樓【85年生人】 於 2010-10-19 11:37:57 評論說
30 樓【坦言】 於 2010-10-19 6:44:27 評論說
從語言用詞分析,不大像臺灣的環境。
———————————

坦言你去看看是是不是臺灣的。現在已經有這些人連署了:
杜繼平 臺灣《批判與再造》主編

林正慧 臺灣《批判與再造》編委

陳信行 臺灣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

孫大成 臺灣 旅美退休教授(中國籍)

關曉榮?臺灣 台南藝術大學 榮譽教授

徐進鈺 ?臺灣大學 地理環境資源學系?教授

張星戈 臺灣 世新大學講師

李文衛 科研人員 ?臺灣旅法中國人

張鈞凱 臺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生

林子文 ?臺灣自主工聯榮譽會長

陳福康 上海外國語大學文學研究院研究員、教授

雷鋒勝??技術管理人員

宋昶志

徐海波 網吧主管

金寶瑜 美國Marygrove 大學榮譽教授

 

 

 

 41 樓【西北糧】 於 2010-10-19 12:58:08 評論說
一個溫和的趙東民都不容,那還能容下什麼左翼雜誌。所以,恐懼趙東民不是什麼“擾亂”,而是他的組織工人組織的企圖。

 

 

 42 樓【紅馬甲】 於 2010-10-19 14:03:35 評論說
不知如何訂閱《批判與再造》?

 

 

 43 樓【85年生人】 於 2010-10-19 20:30:59 評論說
42 樓【紅馬甲】 於 2010-10-19 14:03:35 評論說
不知如何訂閱《批判與再造》?
——————————-
《批判與再造》是電子雜誌

 

 

 44 樓【zhengqilinran】 於 2010-10-20 3:26:33 評論說
工人階級尤其是我所知道的海外地區和我常出差的『法國、美國』等正是當年受惠於毛澤東思想的全球傳播,嚇得武裝到牙齒的資本集團不得不讓步!

 

 

 45 樓【shitou】 於 2010-10-20 10:08:24 評論說
臺灣左翼是我們的好同志,他們似乎已經走在了我們的前面。

 

1 楼【yyf12345】 于 2010-10-21 10:48:11 评论说
记住老祖宗的话。万物是相生也相克的。所以这世界没有绝对强大的东西,看起来强大是应为你没有找到克制它的办法。看起来弱小是应为你没有发现它强大的因素。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悟真则成!

 

 

 2 楼【joyce714】 于 2010-10-21 11:03:11 评论说
台湾爱国人士呼吁、情真意切。赵东民案任谁一看就明白、纯粹是编织罪名、滥用公权力、陷人以罪、性质极为恶劣民愤极大。它突破社会、道德、人伦底线!坚决支持台湾爱国同胞正义呼吁!

 

 

 3 楼【nanpengfeiyue】 于 2010-10-21 11:04:19 评论说
支持!

 

 

 4 楼【大汉】 于 2010-10-21 11:05:55 评论说
向有良知的台湾学者致敬,强烈谴责非法关押赵东民的暴行!

 

 

 5 楼【wchy412】 于 2010-10-21 11:11:05 评论说
台湾爱国人士都是真实姓名,且都是高素质的成功人士,这不能不令人深思啊!

 

 

 6 楼【毛得胜】 于 2010-10-21 11:20:14 评论说
坚决支持!

 

 

 7 楼【明毖】 于 2010-10-21 11:32:07 评论说
广大人民积极行动起来声援赵东民,要以赵东事件为突破口,维护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赵东民的胜利就是人民的胜利,如果赵东民失败了,我们的国家就危险了。

 

 

 8 楼【jalzq】 于 2010-10-21 11:32:45 评论说
坚决支持!!!

 

 

 9 楼【hjhzw123】 于 2010-10-21 11:35:40 评论说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上发生有悖共产党基本宗旨的事,没有公道和正义,不闻不闻,有关人员和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难道不知道羞耻二字吗?

 

 

 10 楼【陈钰堆】 于 2010-10-21 11:48:27 评论说
台湾广大工农群众、革命知识分子、学生和大陆广大工农群众、革命知识分子、学生联合团结起来,为推进我大中华社会共同进步,为消除人压迫人、人剥削人,阻碍社会进步潮流的黑恶势力共同抗争到底!向台湾左派同胞致敬!

 

 

 11 楼【群山憔悴】 于 2010-10-21 11:57:05 评论说
那么多台湾爱国人士呼吁迅速无罪释放赵东民.实在感人!

 

 

 12 楼【laoadu】 于 2010-10-21 12:13:49 评论说
不是不以言论打罪吗?不是言论自由吗?不是与美国资本主义接轨吗,美国都可以骂总统,中国为什么不行骂领导?
不是为人民谋福利吗?为什么赵东民为工人维权不许呢?
是不是假的民主,真的独裁?

 

 

 13 楼【weiyuliangzhu】 于 2010-10-21 12:23:12 评论说
国民党看得明白,赵东民一案就是步国民党61年前的后尘,自己的同胞才说真心话,大陆当局赶快释放赵东民吧,亡羊补牢未为晚矣。

 

 

 14 楼【抗日尖刀】 于 2010-10-21 12:28:01 评论说
一个08宪章,让世人皆知刘晓波,可惜了赵东民同志了、、、、、、

 

 

 15 楼【草木一秋】 于 2010-10-21 12:35:00 评论说
从赵东民、方舟子、刘晓波事件上看得出来,国内外爱国人士都明白当前的政治斗争实质上是维护祖国统一的民族救亡斗争,是与国内汉奸买办集团及其后台国外反华集团的斗争!

 

 

 16 楼【zzxxpp2】 于 2010-10-21 12:36:09 评论说
台湾多数民众与大陆工农群众一样,饱受资本全球化的冲击,生计日益艰难,对层出不穷的官商勾结,损害民利,亦复深恶痛绝。台湾民众所苦的失业率上升,生活水平下降,官僚腐败(包括司法界的「有钱判生,无钱判死」),环境污染,公害不绝等等问题,大陆非但一应俱全,还尤有过之,

=======================================

第一,大陆和台湾越来越“像”了。

第二,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

第三,呼吁中共当局迅速无罪释放赵东民,就是拯救我们大家共同的命运和前途。

 

 

 17 楼【dfxf】 于 2010-10-21 12:42:08 评论说
两岸为何至今不能统一?大陆贪腐黑恶买办汉奸势力猖獗,失掉民心是一重要原因,连大陆的民心都丢光了,谈何争取台湾人心!

 

 

 18 楼【老黑包】 于 2010-10-21 12:55:48 评论说
我们党内高谈阔论马列的一些文化人竟然不如台湾爱国人士

 

 

 19 楼【wuyoucunmin】 于 2010-10-21 13:10:24 评论说
向台湾地区的 爱国同胞 致敬

 

 

 20 楼【jsyx16888】 于 2010-10-21 13:14:43 评论说
感谢台湾同胞对赵东民同志的支持!

 

 

 21 楼【菩提本无树】 于 2010-10-21 13:17:35 评论说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积累了无数的人民群众与政府的矛盾,希望出现一届能解决矛盾的中央领导班子,解决社会基层人民的冤屈,屏蔽是掩饰不了矛盾的,只会让矛盾日积月累,越积越深。。。。。。。。。。。。

 

 

 22 楼【lichenzj】 于 2010-10-21 13:27:27 评论说
立即释放,全国大游行。

 

 

 23 楼【泪落九月】 于 2010-10-21 13:34:26 评论说
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谢谢你们!坚决要求西安当局无条件释放赵东民同志!!!

 

 

 24 楼【共产主义信仰】 于 2010-10-21 13:49:21 评论说
致21楼:寄希望于领导人这正是中国人的悲剧。文化大革命是干什么的?就是16条(中央于1966年8月发布的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中所说的“要让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这和国际歌中“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是一致的。毛主席用心良苦啊!

 

 

 25 楼【m5222】 于 2010-10-21 14:13:51 评论说
台湾同胞,谢谢你们!你们义正词严的呼吁,讲出了两岸人民的心声!

 

 

 26 楼【ljgsw】 于 2010-10-21 14:17:38 评论说
谢谢来自台湾同胞的正义呐喊之声!
当前,有两个重要话题需要集中宣传.一个是赵东民案件,另一个是抗美援朝.因为两个事件的关键日期都在10月25日。关于第一个话题,笔者希望本网站能够作点进一步的工作.具体说就是将发表在本网站的各地声援、关注团做个统计,将来自各省份、城市的关注团都列进去,再做个概要综述,然后发表在本栏目。这样可以让读者和当局都能一目了然。有助于提高士气。

 

 

 27 楼【冀保涿】 于 2010-10-21 14:23:17 评论说
呼吁中共当局迅速无罪释放赵东民,就是拯救我们大家共同的命运和前途。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积累了无数的人民群众与政府的矛盾,希望出现一届能解决矛盾的中央领导班子,解决社会基层人民的冤屈,屏蔽是掩饰不了矛盾的,只会让矛盾日积月累,越积越深。。。。。。。。。。。。

 

 

 28 楼【牛衣古柳卖冰茶】 于 2010-10-21 14:34:02 评论说
当年施洋律师是和北洋军阀争斗,而在新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赵东民却遭到了被铺。

 

 

 29 楼【江南红色后人】 于 2010-10-21 14:36:30 评论说
这篇文章建议让胡锦涛温家宝贾庆林习近平周永康等同志好好认认真真地看看

 

 

 30 楼【一氓】 于 2010-10-21 14:50:04 评论说
当年施洋律师是和北洋军阀争斗,而在新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赵东民却遭到了逮捕。这篇文章希望让胡锦涛温家宝贾庆林习近平周永康等同志看看!

 

 

 31 楼【神舟3688】 于 2010-10-21 14:52:14 评论说
向有良知的台湾学者致敬,强烈谴责非法关押赵东民的暴行!

 

 

 32 楼【安徽-独特】 于 2010-10-21 15:04:02 评论说
强烈谴责非法关押赵东民

 

 

 33 楼【yqq9051】 于 2010-10-21 15:05:06 评论说
向台湾同胞学者致敬,迅速无罪释放赵东民。

 

 

 34 楼【一氓】 于 2010-10-21 15:13:46 评论说
坚决要求立即释放,不然真的要逼迫全国大游行了。

 

 

 35 楼【清谷鸟音】 于 2010-10-21 15:22:39 评论说
声势不谓不大,道理不谓不清,怎么没回应?自在意料中。只需要呼吁公开审判、电视直播就够了。

 

 

 36 楼【社花翁】 于 2010-10-21 15:27:08 评论说
为富不仁,庶人议之!

 

 

 37 楼【浦江一兵】 于 2010-10-21 15:29:10 评论说
从对赵东明事件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出:现在的党和政府的执政大权,早已落入官僚资产阶级及党内走资派手中!所以他们要打压维护工人,农民的斗争,所以他们要打压封杀正义呼声的媒体、网站,所以他们要打压封杀正义呼声的以张宏良志师、載旭等为首的大批正义者博客,曾致連赞扬毛主席、共产觉、习近平的博文也常被封删,其反动眉目早已暴露无遗。
正象台湾爱国同胞所説,其所以致此,根本原因就在走上了错误的资本主义道路,盲目追求财富的增长,大肆鼓吹致富,驯致追逐私欲之风大炽,上下交征利,社会竞以侈靡为尚,加以取消了民众监督的权力,手握专政权力的各级官僚干部,焉能不大开难填之欲壑,弃公义,捐廉耻,以侵渔国家资产,榨取人民群众膏血为得计?而处于社会底层无权无势的工农大众,又焉能不沦为任令官僚与资产阶级连手宰割的鱼肉?于是乎人民民主专政蜕化变质为官僚资产阶级专政也就是必然的结果!
我们广大劳动人民长期耒出于对毛主席的深厚感情,所以对共产党始终热爱有加,对共产党和其政府所犯错误、缺点,曾至广大劳动人民生命及自生利益受到严重损害时,始终抱着善意的态度提意见,提建议,提希望,希望[乞求]党和政府纠正错误[那怕是事实上的犯罪行为],一直提出希望党和政府要回到毛泽东革命路路线上耒,从末想到要推翻共产党和其腐败政府。
对待赵东民事件的纠错,我们人民发出最后严正声朋,也是人民给党和政府一次最后的机会,你们对待全国人民的呼声,一定要重视起耒,立即纠正错误!立即无条件释放赵东民同志!处理好赵东民同志的精神和经济上的赔偿问题!对制造赵东民事件冤案者绳之以法,予以严惩!
人民过去对党和政府每每所犯错误总是要求制止和纠正,那是对你们还抱有希望,想信党还是人民的党,政府还是人民的政府。
如果,对处理赵东民事件一错到底,曾至对赵东民同志迫害判刑,那未,是你们自已让人民对你们放弃了希望和信任,到时,人民为了维护无产阶级利益的一切行为,这是被你们“走资派”所逼的“逼上梁山”,是你们对人民的终极摊牌所造成的!是你们造成了人民对你们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
过去,一碰到人民对压迫者的斗争、反抗,你们总是告诉人民要冷静,要理智,现在轮到人民要求你们在处理赵东民事件上要冷静,要理智,不要不顾后果地为维护资产阶级利益而一错到底!死抱错误不放,人民不会支持你们,人民子弟兵也不会支持你们!到头耒,你们将成为历史的罪人!你们将吃下自已种出的苦果!
毛主席教导我们: “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同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另一件事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事拥护的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得“血雨腥风”了。”
我们就是毛主席的下一代,我们将继承毛主席的遗愿,同“走资派”斗争到底!我们对待当前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状况,並不再想耒次文化大革命,我们不想让右派掌权,我们支持共产党现政府领导,但有一个前提,党和政府必须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执政为民而不是执政为资或为已!如若不然,我们也不会赞成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因为文人造反,十年不成,这是历史的经验教训,人民不会重蹈覆辙。我们想,你们不会赞成巴黎革命风暴在中国重演吧? 

 

 

 38 楼【迭飞】 于 2010-10-21 15:48:00 评论说
读了台湾同胞学者的声明,心里非常感动。他们说出了一个真理:国民党当年就是因官僚资产阶级蛮横不讲理自己整垮自己的,如今,赵东民事件表明西安的共产党正在步当年国民党的后尘。不警觉是不行了。拭目以待。

 

 

 39 楼【真理至上】 于 2010-10-21 16:05:02 评论说
是不是可以让官办工会存在的同时,也允许工人自办工会,然后两个工会竞争,看哪个工会能在工人维权的合法斗争中办实事,工人就投奔哪一方。
工会本应是工人的娘家人,理应能够带领工人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而斗争,而不应成为官方、资方和工人利益之间的斡旋者,要像法国的工会那样能带领工人向触犯工人根本利益的行为(如公仆的退休金比主人的退休金高出许多等问题),不管是立法方,还是执法方,都有权以工人利益代表的身份向他们施加压力,而不能光是乞求。更不能联手外部势力把自己人—工人的其他维权代表送进监狱。

 

 

 40 楼【网航赌王】 于 2010-10-21 16:30:04 评论说
同志们!挥起铁拳吧,勇敢地拿起刀枪,向通钢的工人学习,杀死那些贪官污吏,还中国一个晴朗的天空!

 

 

 41 楼【red guard】 于 2010-10-21 17:05:44 评论说
致21楼:寄希望于领导人这正是中国人的悲剧。文化大革命是干什么的?就是16条(中央于1966年8月发布的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中所说的“要让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这和国际歌中“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是一致的。毛主席用心良苦啊!

—–完全正确!如果再继续幻想下去,我们国家就完了,劳动人民则永无翻身之日了。

42 樓【qazqaz】 於 2010-10-21 17:47:00 評論說
一大幫假共產黨員,在各級黨政機關佔據職位,

 

 

 43 樓【revolutionaa】 於 2010-10-21 19:13:42 評論說
危難之時,呼喚英雄。

 

 

 44 樓【秦劍】 於 2010-10-21 19:23:12 評論說
海峽兩岸人民心連心!

 

 

 45 樓【jrhoto】 於 2010-10-21 21:43:19 評論說
聲援趙東民同志

 

 

 46 樓【laiqu1949】 於 2010-10-21 22:06:45 評論說
今天看央視電視劇<<毛岸英>>,劇中因楊開慧抄寫並散發農民運動傳單,被國民黨反動當局逮捕折磨致死.趙東民為民謀事,與揚開惠同德.

東莞市公安局也逮捕了一個以東莞為背景的網路小說作者,因他揭露了"小姐"行業,損害了東莞形象.  ……

!!!

還有多少個 當代  楊開慧  要  逮捕 ?!

不怕, 黑暗是座橋, 那頭是黎明!!

 

 

 47 樓【hesu】 於 2010-10-21 22:46:12 評論說
長期來,中共的對台政策在錯誤路線的指導下,著重招商引資,汲汲於結臺灣資產階級之歡心,既富之後,又誤以為大方讓利,故示恩惠,便可收買人心,已然忘卻當年代表無產階級與農民、有形戰力居於劣勢的中共何以能以摧枯拉朽之勢迅速擊敗兵多將廣、代表資產階級與地主的國民黨,也完全無視臺灣多數民眾與大陸工農群眾一樣,飽受資本全球化的衝擊,生計日益艱難,對層出不窮的官商勾結,損害民利,亦複深惡痛絕。
臺灣民眾所苦的失業率上升,生活水準下降,官僚腐敗(包括司法界的「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環境污染,公害不絕等等問題,大陸非但一應俱全,還尤有過之,那麼兩岸統一的吸引力何在?何況還有個蒙蔽了多數臺灣人思想的資產階級民主的意識形態橫亙其間。明乎此,方能瞭解多年來中共為對台工作所耗費的金錢、人力不可謂不多,卻收效甚微之故。

 

 

 48 樓【tsbole】 於 2010-10-21 22:52:31 評論說
于我心有戚戚焉!

 

 

 49 樓【hjhzw123】 於 2010-10-21 23:04:42 評論說
向臺灣同胞致敬!

 

 

 50 樓【hanxi】 於 2010-10-21 23:15:59 評論說
臺灣同胞,真的骨肉情深啊。那些資改派們一天鬧著學習西方民主,可好的不學,壞的學盡。西方國家的工人階級至少還能罷工以宣誓自己的權利,而我們這所謂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度卻從來沒有發生過罷工(國家機器鎮壓如此之強),工人們被任意宰割而無處申訴。出了趙東明這樣的,敢於為工人利益作鬥爭的工人領袖卻無情的被國家機器殘害,悲憤啊。堅決要求當局無條件釋放趙東明,且賠償受害人的一切經濟與精神損失。

 

 

 

廣告

0 Responses to “我的鐵窗生涯回憶錄(趙東民)”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27,332 hits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