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階段的帝國主義與中國(Pao-yu ching〔金寶瑜〕著  范振國譯)

本譯文經作者校訂,授權發表,英文初稿曾登載於2015/05/03的《批判與再造》,有興趣的讀者可參閱。──編者

一九一七年,列寧在俄羅斯十月革命前夕出版的《帝國主義: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中分析,帝國主義是當壟斷金融資本取得統治地位時,資本主義生產關係的質變。就此而論,列寧可說是在馬克思、恩格斯開創性作品之後,為我們對資本主義(帝國主義)的理解,作出了重大貢獻。

資本主義過去一百多年的發展,並沒有改變列寧對帝國主義基本原則的分析。但是加進了些新的演變,這些新的發展,在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顯然足以構成現階段的帝國主義。列寧和之後的毛澤東,依據列寧對帝國主義的分析,發展了在各自的國家(俄羅斯和中國),亦即帝國主義最脆弱的環節,解放被壓迫人民反帝的戰略。一九一七年的俄羅斯革命,和一九四九年的中國革命,證明了被壓迫國家,受奴役的人民,確實能夠解放自己,走上社會主義的道路,從而獲得經濟的獨立與政治的發展。這兩個成功的社會主義革命,也證明了革命理論以及由之衍生的正確戰略的重要。

列寧《帝國主義: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出版後的廿餘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大戰之後,許多前殖民地爭取並贏得獨立,最終卻發現他們並沒有獲得政治或經濟的自主權,以便能夠發展以滿足人民需要為主的經濟。兩次世界大戰只是不同帝國主義國家間的交戰,二戰結束後,所有的戰爭──從韓戰、越戰還有美國一系列或公然或隱蔽對拉美國家的侵略,以及持續不斷已超過十五年對阿富汗,伊拉克的入侵,都是帝國主義國家,特別是美國,強加給發展中國家的暴行。更過分的是,二戰後許多取得獨立的國家,依然內戰不斷,原因多半是過去的殖民統治者與當前的帝國主義干涉所致。從戰亂與災荒顛沛流離的人口創造了近代史上最巨大的難民危機。

一九七九年,我們目睹了中國是如何轉向了資本主義的改革,並且被整合進世界資本主義的體制內。接著是一九九一年,蘇聯在卅五年的修正主義之後解體,東歐國家經濟相繼裂解。對其它所有發展中國家而言,即使殖民結構逐漸消逝,但是人民遭受的痛苦和剝削,仍舊持續不斷,甚至更為強烈。過去一百年,資本主義經歷重複的、更大範圍的、更深刻的危機。今天許多人假設,俄羅斯和中國已經崛起到,成為能和現存的帝國主義國家相互競逐的新興帝國主義國家。

當我們研究與中國相關的現階段的帝國主義,焦點應該置於何處?中國是新興的帝國主義國家嗎?中國與其它帝國主義國家,尤其是美國之間的對抗,會如何展現呢?我們應該把主要的關切只放在帝國主義之間的敵對的關係上嗎?

即便中國與其它帝國主義間的關係是很重要的論題,但卻非本文的焦點,本文主要關心的是現階段的帝國主義以及中國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如果我們能正確理解現階段的帝國主義,就能幫助我們發展和它鬥爭的正確戰略。這個戰略不僅要依據對帝國主義國家間相互關係的理解,並且要依據對帝國主義和被壓迫(發展中)國家之間關係的理解。同樣重要的是(如果不是更重要的話),這個戰略必須依據當今世界每個國家內部的階級關係來制訂。

  1. 現階段的帝國主義—我們是怎麼走到這地步的?

(1)、帝國主義轉進到新階段

從一九二九年開始延續到二次戰爆發的大蕭條(The Great Depression)期間,帝國主義國家借用輸出剩餘產品來緩解它們生產過剩的壓力。它們用高進口稅來阻擋進口,同時將貨幣貶值以振興出口。這樣的手段導致市場的混亂,和國際貿易幅的縮減,進一步惡化了嚴重的經濟蕭條。二戰後,美國帶頭和它的戰爭盟國,一同建立戰後的帝國主義秩序。一九四四年的布列敦森林會議(Bretton Woods Conference)創建了國際貨幣基金會(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 亦即國際復興發展銀行(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IBRD)。IMF以一英兩黃金等於卅五美元的比率,建立了其它國家的貨幣和美元兌換的固定匯率1。接著在一九四八年建立的關稅貿易總協定(The 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 and Trade. GATT)是為降低進口關稅並且削減非關稅貿易的障礙。這些戰後貨幣與貿易的機構,奠定了現階段的帝國主義必要的組織架構以及資本主義廿多年的榮景。

戰後的年代,美國有獨一的機會,輸出物品到歐洲和日本,幫助他們復興經濟。因此,它在暫短的幾年內維持了貿易的出超。但是總體的國際收支平衡,卻因為美國企業對外投資的增加,全世界軍事基地的耗費,造成赤字。一九五○年底,美國國際收支帳的逆差加大,許多國家開始拿美元兌換美國持有的黃金,美國的黃金儲備因此減少。當美國的黃金儲備流失,美元不可避免的要從固定匯率(卅五美元等於一英兩黃金)貶值。一九七一年八月美元經過兩次貶值之後,美國的尼克松(Nixon)總統片面宣布停止之前美元兌換黃金的承諾。

一九七一年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前,美國政府曾暫時管控資本外流,限制美元的流出量。然而當時已經有大量的美國跨國公司在歐洲做生意,這些企業需要用美元投資或進行日常交易,由於把資本流向歐洲並不如他們所願的那樣自由,他們於是決定把所賺到的利潤用美元保存,並將所持的美元存進歐洲(大多在倫敦)的美國銀行。整個七十年代中的每一年,存在歐洲銀行的美元(所謂的歐洲美元Euro-Dollar),的成長超過百分之廿五。歐洲美元從一九七一年的八百五十億到一九八四年的二兆二千億,隨後在一九八八年高達四兆。這些美國境外的鉅額美元,在建立美元作為國際貨幣以及美國在全球金融的領主腳色,至關重要。2這是美元大量湧進其它國家的開始,為美國建立國際金融霸權地位,提供了獨特機遇。隨後的十年裡,歐盟(EU)與日本也想擴展它們的貨幣影響,俾便能在國際金融領域和美國競爭。卻因為它們的貨幣在國境外的流通量不夠豐厚而失敗。

尼克松將美元和黃金脫鉤之後,隨著美國國際收支帳赤字的升高,美國境外的美元數量也大幅增加。一九六○年後期,短暫的資本管控(參見前述)之後,美國維持了一個開放的資本市場的政策,因此,資金可以自由地流進流出。此外,同時存在著非常大的美國政府債券市場,讓其它政府、企業、私人能隨時將它們的資產換成美國政府的債券,又可以隨時將債券換成美元現金,使得美元成為最容易流動的金融資產。美元與其它貨幣的交換構成全世界外匯市場的大半交易 ,二○一四年,外匯市場一天的平均交易額達五點三兆美元。這些每日鉅額交易的美元,大多並非為了貿易上的需要而是為了維持有美元為流動資產,可以隨時將美元轉換成其它貨幣或別種資產。一九七一之後的十年,起初被視為弱點的美國赤字與債務,竟變成今日美國強大的武器,授予美元目前霸權的地位和其它國家從未享有的特權3。美國境外所有的美元都是美國欠的債,美國欠各個國家的債,不但不還,而且隨著美國的赤字的增加而高速成長。美國是世界上唯一沒有還債義務的國家。

  1. 什麼是現階段帝國主義的特徵?

現階段的帝國主義有許多明顯的特徵,可以和列寧早期的分析區別開來。這些特徵,是因為帝國主義國家,採用新的策略應付經濟停滯,以及資本主義生產和積累的基本矛盾,和由此矛盾引發的重複危機,而顯現出來。

(1)、美元的霸權和美國在國際金融的統治地位

美元的霸權和美國在國際金融的統治地位,是從布列敦森林會議興起的現階段帝國主義最重要的特徵。和傳統的邏輯相悖,當美元與黃金脫鉤,當美國的赤字持續升高,美元卻不弱反強。美元的霸權意味著,美國身為債務國仍然能夠在國際收支平衡上持續赤字支出。目前美國最大的債權國是中國和日本,也包括德國、南韓還有像墨西哥這樣的其它發展中國家。他們都被強迫用收進更多美元來繼續借更多的錢給美國,藉由這種借貸中國日本和其它國家將它們國家的儲蓄繼續借給美國。因為這些國家的經濟要依靠貿易的出超來維持成長,也就是說貿易的出超要靠繼續借錢給美國來買它們的商品,使得這樣的移轉便能夠持續不斷。美國在它對其它國家的債務持續增加將美元充斥於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就是這樣使美元變成了國際貨幣。在當今國際交易中,美元是交換的媒介、價值單位、和作為各個國家中央銀行外匯存底的形式而成為價值的保存。美元從布列敦森林協議尚存的期間沒有一個國家願意持有,到今天轉換成所有國家的央行、企業、私人緊握的貨幣。因為它有很高的流動性,隨時可以輕易地換成其它貨幣,或用來支付國際收支帳戶的赤字,以及支付所有的國際交易。美元也可以換成低利息的美國政府的債券。美帝國主義國家的經濟、軍事、政治力量,高度金融化的經濟結構,廣而且深的金融市場,是美元霸權地位的基礎。

雖然,列寧在廿世紀初就指明了金融資本的重要,但是一九七○年之前,金融資本並沒有像現在這樣神通廣大,是在廿世紀的最後四十年間美元的力量增長的無比快速。一九八○年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時期,金融機構和金融交易的自由化、去管制化,金融資本從政府的管制解放出來。藉助新通信技術的操作和帝國主義國家機器的力量,金融資本獲利更多,金融資本在一九八○年到廿一世紀今日,重複不斷地將日益緊張的危機,從某一地區轉嫁到另一地區。

不斷地世界金融危機,反而鞏固了美元的地位──至少短期上如此。美國透過印製更多的美鈔、短期國債、公債不斷堆積債務。藉助在國際金融的優勢,持續揮霍其它國家原本可以用來發展自己經濟的儲蓄,剝削它們。世界各國的美元儲備從一九八○年的一兆,增加到今天的十兆。所有這些美元,實際上都是美國的欠債4

列寧在分析的國主義時強調了新興壟斷金融資本的角色。過去一百年,壟斷金融資本的力量成倍的增長,為了更大的金融收益,金融資本能夠讓大量的流動性資產(liquidity)湧進世界市場,膨脹資產價格,因此擴大了債務,製造越來越大的金融泡沫和危機。我們目睹了一九八○年拉丁美洲國家的危機,在一九九○年又重複發生了一次。一九九○年初,日本因泡沫破裂而導致長期的經濟蕭條,一九九○年底,東亞、東南亞、和俄羅斯的危機,以及最近從二○○七年到二○○九年之後,環繞全球並且持續至今的南歐國家(特別是希臘)的主權債務危機(Lapavitsas)。除此之外,金融資本製造的泡沫,點燃了住房和商業建築的投機。休閒渡假區、高爾夫球場、高檔旅館、還有各種的旅遊設施,在全世界以瘋狂的速度開發建造。那些建設侵占了農地、森林、草原和海,摧毀了農民、漁夫、牧人還有其它自產自足者的生計。金融泡沫的擴大及隨後的破裂,對世界各國經濟的傷害之大,不下於全面的戰爭。當金融資本沉溺在上下起伏的波動時,一般百姓承受的後果就更為嚴重。

(2)、生產和積累的國際化

一九七○年中期,經濟成長率下滑,資本積累停滯,資本主義體系的矛盾就變得更為明顯。一九八○年雷根(Regan)和柴契爾(Thatcher)之間的協定,也就是現在惡名卓著的新自由主義資本積累的戰略設計,目標在於以全球壟斷資本的擴張,來緩解資本主義的深刻危機。帝國主義國家執行了一整套,包括全球化、自由化(去管制化de-regulation)、私有化…影響廣泛的新自由主義經濟與政治政策,並且逼迫發展中國家也要照搬照做。戰後初年,雖然發展中國家處在開放疆界讓外國物品和投資進入的壓力之下,許多政府因寄望建立更為獨立的經濟發展,而抗拒這個壓力。然而,一九八○年大多數這類國家體驗到,這個深刻的經濟危機和他們負欠的外債緊密相連,使得他們除了接受壟斷資本和帝國主義國家透過IMF與GATT的工具的制裁之外,沒有其它選擇。否則它們就要冒欠債不還的風險(參見下述)。當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授予壟斷資本妄膽跨越國界的自由,去佔領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時,也為生產與積累的國際化提供了條件。藉助容許它建構全球供應鏈的新現實,全球壟斷資本乃得以自由制訂生產與積累的策略。

回到一九六○年底,四個美國客戶(client)國家(或區域)-台灣、南韓、香港、新加坡,開始被選為出口導向成長模型試驗基地。跨國公司在這些國家(地區)投資的目的僅僅只是為了出口他們自己的產品。出口導向的成長策略,製造了發展中國家只要不計代價的增加出口,成長與繁榮就必然會隨之而來的神話。

一九八○年初,拉美國家經歷了讓他們經濟滅頂的災難性外債危機,外債的起源是因為一九七○年由於石油輸出國聯合控制市場致使石油價格攀升,而他們向國際銀行借的錢又需要用外匯支付。大的國際銀行多半是美國以及少數德國和日本的銀行。石油輸出國家儲存在這些銀行的,快滿溢出來的金錢,迫切的要借貸出去。5當這些債台高築的國家正為支付欠債而苦惱時,帝國主義國家遂利用IMF為工具,以結構性調整計畫(Structual Adjustment Program SAP)迫使他們的經濟自由化,私有化,將這些國家的一切壓榨出來,以償還外債。SAPs強迫這些政府通過殘酷的緊縮計畫削減醫療教育支出和取消對窮人糧食交通及其它方面的補貼。SAPs也逼迫這些國家取消對外國資本的限制,讓外資可以在去管制化下自由流動。亞洲國家一九九○代末期的危機期間,也受到了同樣的制裁,經過幾個回合嚴苛的經濟重整,這些發展中國家飽受通貨膨脹和失業之苦,不再有任何選擇或能力發展獨立的資本主義經濟。他們別無選擇的和剛開始資本主義改革的中國連在一起,被完全整合到國際資本主義體系內,並且積極參與由全球壟斷資本設計的國際化生產。國際化生產主要集中在工業的生產,這種生產可以分成許多小部分在不同國家,不同部門分別完成。全球壟斷資本依據生產和市場的策略,決定生產如何分配。然而,國際化的生產遠不止於工業生產,也同樣及於農業生產。當發展中國家的糧食,變得愈來愈依賴從國外進口時,它們便用愈來愈多自己的土地、水、和勞動力,去生產蜜蜂、雞、魚、蝦、動物飼料、寵物食品、水果、蔬菜、花…以供出口。

全球壟斷資本把曾經自給自足的農民、漁夫,變成出口商品的生產者。例如:在智利海岸捕撈的漁獲,曾經是當地人民蛋白質最主要的來源,現在卻被Purina貓食公司作為餵養家庭寵物的魚食。墨西哥生產的蔬果不供國人消費,主要是外銷到美國。印度,一個滿布飢餓、營養不良人群的國家,卻不斷輸出黃豆給歐洲國家作動物飼料。全球化自由化私有化的結果排擠了曾經是直接參與生產的數百萬人民。出口工作的微薄工資,無法供他們購買自己生產的食物更不用說其它的生活必需品。貧窮國家豐富的資源,從以前生產糧食和人民生活所需的物品,大規模的被倒轉為在全球市場販售的商品。

發展中國家的窮人為了基本需要的食物,要和富裕國家的貓、狗、牛競爭。除此之外,帝國主義全球化,授予壟斷資本滲透所有生產領域:包括交通,運輸,公共事業(特別是水)還有教育衛生…等等,佔領了過去屬於公共領域的生產。把公共財變成販售的商品,藉助強化新的智慧產權法,跨國企業的大農業公司,透過它們的基因工程,壟斷了全世界的植物種籽。

除了製造業和農業生產,服務業的生產,(在可能的範圍)也已經全球化。世界貿易組織WTO最終服務貿易總協定在一九九五年一月一日生效。雖然,這個協定在理論上承認每一個國家有權決定要開放哪一個服務業部門,但實際上,每一個國家,在WTO和區域貿易協定以及各種雙邊多邊貿易協定的壓力下,服務業部門不斷的開放。一個國家,一旦開放了某一個服務業的部門,就必須採用國民待遇的規則對待所有外國企業。這意味著,政府不可以對本國企業有特殊的待遇。包括在WTO最終服務貿易總協定之內的項目,雖然多的要好幾頁紙來登錄,但主要的範疇包含了商品服務,通信,建築,銷售(批發或零售),教育(從小學到大學),環境,金融(銀行和證券),醫療,旅遊,觀光,休閒(娛樂)運輸(飛機、鐵路、公路)。許多這些服務業範疇的產品都已全球化,特別重要的是,金融、教育、醫療、娛樂、通信和商品銷售。6

許多國家加強參與以全球價值鏈(global value chain .GVC)為標準的國際化生產。在全球價值鏈中,多數國家進口更多外國的外國零組件來生產終端產品。一九九五年有百分之卅六貨物與服務業的世界貿易屬於價值鏈中的交易,二○一一年這個百分比上升到百分之四十九。

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進展之所以成功,是因為能夠依靠IMF.WB.GATT(以後的WTO)這些國際金融機構和貿易組織以及美元的霸權。這些國際金融機構和貿易組織,在帝國主義國家機器的協助下,摧毀了許多發展中國家的建構和管理自己的經濟以及糧食自給的能力。這也讓以利潤最大化為目的的全球壟斷資本能夠支配涵蓋全球的生產活動。

加入生產國際化的國家,必須為在它們國家生產的跨國公司(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s TNCs)創造最有利的條件。跨國公司利用工人之間彼此的競爭,以最低工資雇用有最適當教育和技藝的勞工。它們並且享有低稅率,現代基礎設施,寬鬆的勞動法規,最低限制的外資所有權以及利潤匯回額度的種種優惠。此外,跨國公司還享有將製造的所有垃圾棄置在他國土壤的自由。現階段帝國主義的貿易與投資制度加上美元霸權,對國際化的生產和積累極為方便。發展中國家為了經濟的成長,必須維持出口,因此,當它們從貿易的出超而獲得愈來愈多的美元,卻不能讓自己的貨幣升值。它們被迫將美元(或購買美國政府的債券)存入本國的中央銀行。這些國家持有美國政府債券所得的利息很低,但償還給外國的投資報酬率卻極高。這實際上就是另一層的剝削。在全球壟斷資本以牟取最大利潤幾乎佔據了全世界的生產活動,是這種新資本積累策略的基礎。而這個全世界生產活動的整併過程,如果沒有美元的霸權和許多發展中國家經濟的崩潰再加上中國投身與全球壟斷資本的合作是不可能成功的。這個資本積累的新策略對全球壟斷資本極為有利,對發展中國家以及全世界的工人階級(包括帝國主義國家的工人)卻極端有害。

(3)、全球資產階級本家間彼此之間互利的關聯

帝國主義初期階段,在像革命前半封建,半殖民的中國社會,民族資本家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扮演了正面的積極腳色。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年代,許多發展中國家的民族資產階級,在民族解放運動中也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腳色。然而,在帝國主義的現階段,發展中國家的資本家,已經放棄了獨立於全球壟斷資本之外的發展。他們反而和全球壟斷資本更緊密的合作,以便在國際化生產和積累的過程中分得一杯羹。全球壟斷資本和發展中國家的資本家之間協商的空間已經愈來愈窄,也就是說如何規範指導國際企業經營的規則,大多制度化了。

雖然,發展中國家的資本家被迫和全球壟斷資本分享市場及利潤,他們也獲得相當豐盈的報酬。目前,發展中國家有一大堆非常成功的資本家。他們身價數百億,他們的公司與帝國主義國家的公司並列在美國財富雜誌(Fortune Magazine) 的五百強之中。這些資本家的利益──甚至存亡,和國際資本主義體系緊緊的綁在一塊。因此,這些不同國家的資本家,已經和現階段帝國主義之前的民族資本家有不同的界定了,他們不會和工人階級站在一起作反對帝國主義的鬥爭。

(4)、資本主義國家和人民之間無法解決且日益深刻的矛盾

大多數發展中國家的資產階級(有時和地主階級聯手)是這些資本主義國家背後最主要的支持力量。這些國家必須在當前帝國主義體系的範圍內,用任何可能的方式,為資本的積累提供方便。一般而言,這些國家必須作一切維持現有秩序的事,讓生產和積累得以順利進行。特別是,必須能夠將工資和福利壓到最低水平,無視於工作現場的安全問題,並且阻止任何可能妨礙生產過程的勞工組織,還要爭取最微弱的環境法規,漠視一切對水、土地和空氣造成的汙染。儘管,資本家為了利潤最大化而採用的戰略和戰術與資本主義本身一樣古老,現階段帝國主義的新生事務,則是為了滿足全球壟斷資本利潤極大化的慾望,而落後國家為了被選入全球供應鏈生產的一部分,必須相爭地完成壓迫勞工,剝奪環境的極致。

  1. 現階段帝國主義的中國與中國人民

(1)、中國在現階段帝國主義的作用

自從一九八○年尤其是二○○一年底中國加入WTO之後,在國際化生產中,中國發揮了一個發展中國家最重要的作用。中國政府與全球資本密切合作,在匯聚全球資本的行列中建立中國的位置。中國的地位一經確立,便熱切的參與國際化生產。中國的大規模的工業勞工(從二○○四年的四千萬人,到二○一四年的八千萬人)明顯的增加了全球勞動力的供給,強化了所有國家工資下降的壓力。過去廿年,中國佔據了所有勞力密集的生產部門,從衣服,玩具、鞋、電子、電腦組裝、到智慧型手機(iPhone)平板電腦(iPads)。也生產手錶、單車、電視機、洗衣機、冰箱、空調、微波爐、錄放影機、電路板、機車…出口。在國際化生產過程,全球壟斷資本也能夠將高耗能,高污染的工業例如粗鋼,電腦組裝…移轉到中國和其它發展中國家。此外,中國也為所有主要的汽車製造業,提供生產汽車零件和汽車配備的場域。

除了提供全球生產的場域,有購買力的中國消費者,也為全球消費持續性的增長提供了廣大的市場。雖然,全體中國人民的消費低於生產總額的百分之四十,中國新興的城市的中收入階層(佔總人口的百分之十左右)卻提供了大量的消費能力,在商品市場吸納從國際資本體系滿溢出來的剩餘產品。二○一六年中國中產階級的消費者總計購買了四百萬輛汽車,超過第二大的美國汽車市場百分之卅七。一九九七年單獨在中國銷售的汽車,超過全世界的汽車市場。中國最富有的人(不及總人口的百分之一),購買高級設計師設計的衣服、手提包、鞋子,喝高價的酒,開豪華的進口跑車,住高級的旅館,他們為世界奢侈品和服務業提供了巨大的市場。

過去卅五年,中國藉由供給似乎無窮無盡的勞動力,給全球資本提供了廣大的投資場域,吸納全球大量消費品,在緩解世界資本主義的矛盾方面,中國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中國參與了帝國主義的全球化,給予全球壟斷資本擴張極大的機會。因而增強了其它帝國主義國家,特別是美國的力量。此外,從中國進口的大量廉價消費品,也有助於帝國主義國家壓低它們的生活成本。

一九九○年和二○○○年初,中國的GDP平均超過百分之十高比率的增長,也有助於全球資本體系提升成長率。可以毫不誇張地說:自從一九九○年中國和其它發展中國家一起積極參與國際資本主義體系,減緩了這卅五年資本主義生產和積累的危機。然而當全球對中國出口的需求減緩,那些過度建置的生產設備、基礎設施、廠房達到飽和點的時代已經來臨。7中國的高成長率不可避免的要走到了終點。中國目前正式的成長率已下降到百分之六至七(實際數字可能更低)。當中國必須處理產能過剩的嚴重問題,必須設計出如何讓美元能持續循環,以避免金融危機的方案時,中國很容易變成世界經濟成長減速的力量(de-accerlerating force)就像今天的日本。更重要的是,中國當局將面臨,中國工人、保衛環境者、和一般的市民日益強烈,和更大規模的反抗。

(2)、中國既是發展中國家同時也被認為正在變成新興的帝國主義國家

在現階段的帝國主義,中國,一方面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經歷了相同的處境,另一方面,中國和其它發展中國家又有明顯的不同。從一九四九到一九七九,中國在政治上是獨立的。它發展了獨立的工業體系和獨立的軍事。這種差異,使得中國在成為國際資本主義體系的一部分之後,有可能擴展它的勢力範圍。為了收穫更大的利益,中國政府樂於追趕美國曾經做過的一切,雖然範圍比美國小得多。中國運用持有的大量美元,在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國家投資,並且和包括俄羅斯在內的許多發展中國家,建立雙邊貿易與投資關係。中國政府也意圖建立類似BRICs(譯案:指-巴西Brazil俄羅斯Russia印度India中國China南非South Africa所謂的金磚國家)投資銀行,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sia Infrastructual Investment Bank AIIB 簡稱亞投行)的超國界組織,以便將來可以取代IMF和WB(世銀)。

可是,中國擴張的力度是有限的。當今的世界秩序,除美國而外,任何國家都不能同時做到取消資本控制(讓資本在這個國家自由流動),維持獨立的貨幣政策,和穩定匯率。8如果不開放資本市場,中國不可能實現將人民幣國際化的意願。中國試著將人民幣的升值到不傷及出口的水平也同時也很小心不讓人民幣貶值,以免造成資本外逃。二○一五年八月人民幣微幅的貶值,隨後它的外匯持有從四兆減少到三兆,就在這一年之後,遂引發了更多資本外逃的疑慮。這個疑慮阻擋了中國開放資本市場的企圖。現在中國的行動,明顯展示了它要在國際上擴張的計畫。可是,中國的資本主義經濟和世界資本主義超強的美元如此緊密的綁在一起,加上中國的資產階級從當前的帝國主義體系獲得的利益是如此巨大,他們已沒有理由或能力,挑戰現存的帝國主義體系了。

(4)、資源,土地和未來發展,對中國人民的造成的後果

中國加入了現階段的帝國主義,對中國人民造成嚴重的後果,資源、土地、環境和社會的兩極化,已經使中國喪失長期持續展發展的可能。雖然,中國有巨大的生產能力,但是,生活富裕的人佔的百分比卻很小。大多數的中國人民,缺乏適當的醫療,適合居住的環境以及教育的機會。那些子女離開鄉村的家庭,依靠孩子們寄錢回家,維持日常生活。漂移到城市的年輕人,在出口產業打工,甚且在建築業(總計大約三億人),一周六天超時勞動(一天十或十二小時或更多),領取微薄的工資。它們在不安全的環境,被壓制的狀況下工作,還要受雇主殘暴的對待。雇主若不是單方面的削減工資,就是拖延支付工錢。有的甚至拒絕給付雇主應付部份的社會保障份額。儘管,中國人民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但是,因為沒有或者很不足的醫療、退休以及就業保障,大多數中國人民的收入,還陷在僅比生活水平高一點的困境。最近幾年,愈來愈多的雇主因為不堪負荷沉重的債務,乾脆關閉營業處所,逃跑。當雇主的利潤下降,工人受到的虐待就會加強。工人曾經用罷工或抗議,起來反抗日益惡化的狀況,這些罷工或抗議事件,從二○一一年低於二百件,到二○一五年增加到二六五○件。二○一五年以來,中國政府用很強硬的手段來對付這些事件,採取野蠻的毆打,有時甚至擊殺罷工的工人,以及將他們的領袖關入監獄來鎮壓這些公然的反抗。9

中國這樣掠奪式的發展耗盡了資源並且導致嚴重環境污染。中國能得到的清淨水源非常有限,它是每均一人口,水的供應量最低的十三個國家之一。中國六條最大的主要河系,百分之八十五的水即使經過處理之後,還是不能飲用。二○一三年地下水的汙染高達百分之六十。10目前六百個主要城市之中,有四百座城市的住民,沒有適合飲用的水。為了取得水而不斷的深挖,更造成地下水的枯竭。中國水資源部報告說:此舉不但使水的匱乏更惡化,而且會降低水品質,增加地震和山崩的危險。11空氣汙染在中國也正嚴重化,北方城市的空氣污染,達到極高毒性的層級。關於體積不超過2.5釐米的特殊物質(PM2.5),照比例,已達到世界衛生組織允許的最高限度的四十倍。

為了提升GDP的增長率,中國經濟已經被嚴重的扭曲,二○○六年,政府和企業的投資占GDP總額的百分之卅七與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相比都是很高的水平。接著,政府用五八六○億刺激經濟計劃,來回應二○○八之後的危機。那些經費大部份花在大規模的投資計劃上。這些投資,讓投資佔GDP的百分比更加提升,目前,甚且超過了百分之五十。12持續一貫的高度投資,造成的不僅是工廠的產能過剩,所有種類的基礎設施,商業建設和住宅也都如此。許多在小城鎮建造的四線道高速公路上幾乎沒有車輛。當整個都市和城鎮簇立著一堆又一堆的住宅和商業建築,公路,旅店,展覽中心,卻空洞地佇立著。

過去的卅年,中國的生產以如此的力量和速度往前衝,造成了中國成為新興帝國主義強國的信念。可是,如果再觀察仔細些,支撐這個帝國興起的力量卻正在明顯削弱。

4.往前看

當我們較仔細檢視現階段的帝國主義,就會發現,透過不受拘束的全球壟斷資本,似乎有一個無法阻止的大怪獸,橫行世界,撕裂人民,作賤土地,汙染環境。資本為了貪婪無厭的擴張需求,導致產能過剩,田地過度耕種,草原過度放牧,河海過度捕撈。大量致命的化學和廢棄物,傾倒進入地層表表,空氣中,水域,造成地球無法修復的傷害。帝國主義於壟斷資本大為有利,但卻蹂躪了世界上多數的人民,敗壞了資源,摧毀了自然環境。列寧一百年前指出帝國主義是腐朽的,現在它的腐朽急速惡化也很明顯。經過較仔細的檢視之後,至少同時揭露了,這巨獸的體系其實是很脆弱的。他不過是建立在美鈔之上的紙牌屋(card house)罷了。當時候到了,我們將會看到,壟斷金融資本因為不滿於積累持續的減緩,將再度對全球經濟灌注大量的流動性的資產,使資產價格膨脹,造成更廣泛更深刻的危機。(Hudson 2012)

當今,全球資本家在利益上的緊密結合,已經超過資本/帝國主義歷史上的任何時期,同時全世界來自底層人民的強烈反抗,也正向帝國主義發出嚴重的挑戰。因此,國際工人階級團結的物質條件也比過去任何時刻有利。分析現階段的帝國主義,戰略化,組織化我們與它的鬥爭,並且擊敗它,就全靠我們自己了。儘管,近來即使中國的官方使用殘酷的鎮壓,今天中國勞工和環境保護運動的鬥爭,已升高到前所未見的層級。中國工人應該肩負更大的責任,除了因為他的規模和重要性,更因為他繼承了革命與社會主義的遺產。

中國最近十多年的經歷,讓人民更加深刻的理解,為什麼毛主席要將中國政治和經濟的獨立自主放在首要的位置。以及為什麼只有在社會主義之下才能獲得這種獨立自主。

注釋:

1美國承諾各國的中央銀行可以用他們持有的美元兌換黃金。

2 這些額外的歐洲美元可以擴張的原因是,這些被稱作無國家銀行的銀行stateless banks並不像一般銀行那樣對歐洲美元的儲備有任何的限制,但是這些銀行的儲備和貸款卻為美國和英國政府承認合法。

3 Charles de gaulle’s財政部長創造了過多特權exorbitant privilege這個詞。參見Eichengreen .

4 The Economist February 11th-17th  2017 .65 .

5 這就是後來廣為人知的–石油美元再循環。

6 世界服務業出口從1995年的1.2兆到2005年的2.5兆,2014年達到4.9兆。Bridge國際學院在非洲國家協助小學的運作,就是一個美國教育出口的例子。The Economist January 24th-February 3th,2017 .53-54 .

7 參見 China’s Growth Odyssey, Project Syndicate, the World’s Opinion page, February 17th, 2017

8 因為全球資本的力量,改變利率的貨幣政策,會影響資本的流動,因此也會影響匯率。所以,即使美國這麼強勢,要同時達到這三個目標也是有限的。

9參見http://edition.cnn.com/2017/02/22/asia/china-labor-unrest-we-the-workers/index.html

10 The Economist, May 17th-23th 2014,44

11“China’s Water Shortage to Hit Danger Limit in 2030” People Daily Online. http://english.peopledaily.com.cn/

12 參見 IMF working paper “Is China Over-Investing and Does it Matter ?”

參考書(英文)

Eichengreen, Barry, Exorbitant Privilege,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Dollar and the  Future of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Syste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Helleiner, Eric, States and the Reemergence of Global Finance from   Bretton Woods to the 1990s,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94

Hudson, Michael, The Bubble and Beyond, Fictitious Capita; Debt   Deflation and Global Crisis, ISLET – Verlag, 2012

Lapavitsas, Costas, et al., Crisis in the Euro Zone, Verso, 2012

Lenin, Imperialism, the Highest Stage of Capitalism, Petrograd 1917

作者簡介:金寶瑜,東海大學經濟系畢業。Bryn Mawr大學經濟學博士。底特律、密西根瑪莉葛洛芙大學(Marygrove College in Detroit, Michign) 榮譽退休教授。寶瑜是經濟學家也是一個運動者。曾經積極參與反帝運動。她寫作的焦點集中在中國社會主義的發展,批判中國資本主義的改革。一部分著作包括了二○一五年於《批判與再造》上發表的《現階段的帝國主義與中國》,二○一二年的《革命與反革命:解放後中國持續的階級鬥爭》(菲律賓政治經濟學協會),二○一○年的《挑戰因循舊慣的智識對當代經濟危機的起因與診療》(菲律賓政治經濟季刊 )二○○五年台灣中文版的《全球化與資本主義危機》(巨流)。

 

廣告

0 Responses to “現階段的帝國主義與中國(Pao-yu ching〔金寶瑜〕著  范振國譯)”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8,318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