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共識」與兩岸關係(杜繼平)

自否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上台後,明眼人早知兩岸關係會不斷惡化,也預言北京會採取的制裁手段之一就是打外交戰,削減中華民國的邦交國,讓台灣在國際上日益孤立。最近巴拿馬轉與北京建交,台灣輿論沸沸揚揚地熱議此一外交挫折,向來敢做不敢當,習於推諉卸責的民進黨,自然也照例使用愚民詐術,力避這是否認「九二共識」的必然結果的事實,一意指責北京,意圖藉此鼓動反中民氣,還恬不知恥地以一致對外之名,要求在野黨派聯署共同聲明,為他們錯誤的兩岸政策背書。

所謂「九二共識」的核心要義,簡單說來,就是兩岸都承認大陸與台灣同屬中國的領土,兩岸的統治權雖不一,但無損於中國主權、領土的完整。這是台灣方面在1992年提出的處理兩岸關係的方案的主要精神,目的在求同(雙方都堅持兩岸同屬中國領土的一個中國原則)存異(雙方也互不同意對方的正統合法性)以促進兩岸的和平交流,其根據是中華民國憲法對主權與領土的規定,直接的來源則是1991年李登輝當政時,由「國家統一委員會」與行政院通過的「國家統一鋼領」,「國家統一鋼領」的原則第一條就明言:「大陸與台灣均是中國的領土,促成國家的統一,應是中國人共同的責任。」台灣方面提出的方案在與大陸「海協會」幾經函電往返磋商後,1992年11月雙方達成求同存異的共同看法,即在兩岸事務性協商中,各自口頭表達一個中國的立場,而不爭論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這個協議後來就被簡化概括為「九二共識」。

「九二共識」的由來,所有文件俱在,斑斑可考,本不難覆按查證。然而這些年來,卻被台獨派與國民黨各為政治利益,用不同方式淆亂其真實內涵,搞得大多數民眾一頭霧水,莫明所以。主張脫離中國的獨派,不贊成統一,大可說不同意「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原則的核心內涵,卻不此之圖,而在「九二共識」這四個字的字面上大做文章,說什麼本來不存在「九二共識」,兩岸對台灣的主權歸屬根本沒有共識,所謂「九二共識」是國民黨為附和北京立場編造出來的杜撰之詞。這純粹是在玩弄詭辯術,唬弄欺騙不懂邏輯學的人。「九二共識」是濃縮、概括前述當時兩岸政權定位兩岸關係的語詞概念,重要的是它的內涵是什麼?是不是真實存在那樣的協議內容?而不是用來簡化概括的語詞本身,你可以挑剔語詞不精確、不恰當,說應換個說法,但絕不能否認事實本身,就像有人嫌自己名字不好聽,想改名,但就算改了名,由「李罔市」變為「李雅芳」。她本人也不會因此就換成不同的人。當年北京與華盛頓建交,雙方因在不少問題上有重大歧見,互不相讓,最終用agree to disagree(同意彼此存在分岐,直譯就是看來矛盾的「同意不同意」)的方式化除僵局,首創國際先例,在建交公報上載明雙方的不同立場,也就是擱置爭議,求同存異。「九二共識」處理兩岸問題的方式與此雷同,雙方為解決緊要的現實問題,先確立共同堅持的最主要原則,而懸擱一時無法妥協的立場。不同意某事是一回事,因為主觀上不同意而根本否認某事的存在則完全是自欺欺人的另一回事,但客觀存在的事實絕不會因你主觀上的自欺而消失,台獨派否認「九二共識」存在的說法,只是他們一貫主觀唯心的思維方式的表現,這種思維方式除了招來大禍外,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至於國民黨則自李登輝執政後期開始,便逐步背離憲法的一個中國原則,滑向兩個中國論(參見《批判與再造》53期(2008年6月)從「一中一台」到「兩個中國」)。國民黨主流派對「九二共識」的解釋淡化了最重要的「一個中國原則」的內涵,片面強調所謂的「各表」,懼談統一到了聞統一而色變的地步,講「一中」是虛,骨子裏則是「兩個中國」的念頭,意圖師法「兩德」、「兩韓」模式,在台灣維持政治利益,蒙混度日。名為中國國民黨,聲稱要恪守中華民國憲法,卻不敢明確主張中國統一,這真是天大的笑話,說他們不是要搞「獨台」,其誰能信?國民黨對民進黨的批評只是五十步笑百步,雙方其實正在趨同。民進黨想藉閹割掉中華民國憲法最根本的主權、領土原則的內容,襲取空洞的中華民國符號,以降低台灣內部矛盾,統合台灣人心與大陸對抗,進而遂行其脫離中國的圖謀。國民黨也在刻意忽視憲法的一個中國原則,諱言統一,兩黨在島內有爭奪統治權之爭,而共拒大陸的統一籲求則是一致的。在多年錯誤的對台政策下,北京幫國民黨抑制了激進台獨的聲勢,維謢了中華民國的存在,卻滋養了漸進派分離主義者與國民黨獨台派的力量,北京的對台政策不改,和平統一之說,就只能是空中樓閣了。

附錄:

6月11日的新加坡《聯合早報》有篇對吳敦義當選國民黨主席後的兩岸觀點的專題報導與評論,轉錄於下,供大家參考:

莊慧良(台北):吳敦義兩岸主張可能兩暗

台灣前副總統吳敦義5月20日以52%的得票率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讓奄奄一息的藍軍重燃三年後奪回執政權的企圖心,但為了競逐大位,吳敦義“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等說法,不免引起中國大陸的疑慮。

吳敦義在收到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賀電的謝函中,主動提及“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是對於它的涵義,雙方同意用口頭聲明方式作各自表述”,他認為這段“原汁原味”的文字既可簡述“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也可凸顯他和現任黨主席洪秀柱主張“一中同表”的差異,但外界的反應未必如他預想的樂觀。

大陸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在五天後的記者會上表示,1992年大陸海協會與台灣海基會透過商談及互致電函方式,達成“各自以口頭方式表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並強調,“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是認同兩岸同屬一中;對於吳敦義希望出席國共論壇,與習近平會面,未置可否。

銘傳大學兩岸研究中心主任楊開煌向《聯合早報》表示,1992年兩岸達成的共識是口頭各自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各表是技術,是表達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方法,不是“一個中國”的內容各自表述,如果吳的表述認為兩岸共識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八個字,那前總統李登輝的“特殊國與國關係”表述是對的,但當時的共識是“一個中國”四個字,吳的謝函是把一個中國的內容各自表述,要中共吃下台灣的表述這是不可能的。

他進一步指出,大陸認為賀電是兩黨相互祝賀的家常事,但吳將兩岸共識降格為兩黨共識,並把自己的私貨塞到九二共識裡面,用閩南話的說法,這叫“偷吃步”,大陸當然嚴肅看待。

本省籍的吳敦義從政多年,但未做過一把手,鮮少對兩岸關係明確表態,如今他準備帶領國民黨重返執政,在統一非台灣主流氛圍下,他的兩岸主張究竟是選舉語言,還是內心真實的想法,格外值得探討。

吳敦義接受《TVBS》電視台〈少康戰情室〉訪問時提到,當選黨主席當晚寫謝函給習近平時,三個選項之一是不談“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但這樣對不起“中華民國”,也對不起台灣與國民黨;再者,他又考量到要不要提濃縮版或提“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最後決定以簡述的方式表達,這是折衷、最妥善的方法。

曾任吳敦義競選黨主席的辦公室執行長、大陸委員會前副主委的張顯耀特別向本報強調,吳敦義絕不會是李登輝第二,其謝函中提及的深化“九二共識”也絕非外界揣測的“兩國論”。

他表示,“九二共識”是兩岸政治互信的前提、要件與重要政治基礎,大陸也要求蔡英文政府承認“九二共識”,習近平在賀電中也提到“九二共識”,故吳必須在謝函中把1992年兩岸達成的政治默契再表述一次,以後就不用再述及,亦即“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一個中國的內涵及認知是不同的,在臺灣的認知就是根據憲法的中華民國,對岸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作此表述也是尊重歷史,故“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仍是國民黨未來主政之後兩岸政策最重要的基礎,是有延續性的,不會改變。

張顯耀也指出,目前不僅綠營的人不能接受“九二共識”,外界也認為國民黨只會在台灣提“一中各表”,質疑吳敦義不敢提“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綠營人士更把“一中各表”操作成“一中同表”,同表就是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這造成國民黨很多中間選民和大多數本土選民很多疑慮與不解,進而會影響國民黨的執政得票數,所以吳當選那天必須重申立場,讓各界放心與安心。

他特別強調,臺灣任何主政者處理兩岸問題,對政治定位一定要按照“中華民國”憲法的規範,“特別是國統會對一個中國原則的看法,那個就是兩岸達成的政治默契,也是兩岸互信的政治基礎,這也是講給民進黨聽的,我們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所規範的架構,沒有任何賣台的可能性與疑慮”,也提醒民進黨,要跟大陸發展關係,“九二共識”是很重要的。

除了謝函,吳敦義4月下旬在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時提到“在中華民國境內,如果想被統,可以回福州、上海去住,就可以被統了,何必拖累2300萬同胞”;在強調台獨不可能,也不必要之際,又補了一句“統一沒能力,被統不甘願”,洪陣營對此大肆抨擊,也讓大陸方面對吳起了疑心。

楊開煌指出,這樣很容易被大陸解讀為“沒有統一作為(終極)戰略目標的九二共識”,那問題就嚴重了。

“(前總統)馬英九雖然主張‘不統、不獨、不武’三不,但也說過是在“中華民國”憲法之下,現階段不準備統一,但吳敦義未提‘現階段’,若然,那麼九二共識對吳就變成工具化,在有需要時拿旗子出來搖一搖,其次是純經濟化,即對大陸有利益需求時才喊一下;第三是政策化,等同美日與大陸打交道時主張一中政策、不支持台獨也不支持統一,故吳若不解釋清楚,大陸會有高度的不信任感。”他說。

吳敦義陣營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選前特別向北區一些學者解釋說,此事是因福州、上海台商跟他說統一的好處,並問吳為何不主張統一時,他才說了那段話,並無他意;選後《新新聞》周刊也以《獨台?吳敦義的兩岸棋局》為封面故事,吳陣營也積極澄清絕無此事。

大陸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劉國深在電郵答覆本報提問時表示, 每位領導人的個性是不一樣的,新媒體時代大陸輿論有這樣那樣評論不足為奇。

他認為,“吳講話有率性的一面,有些說法我們也不一定認同,但還是要全面瞭解其中奧妙之處。只要全文觀看他接受訪談的內容,就不會得出‘不要拖累’等部分媒體片斷式報導得出的結論。但這件事對吳來說也是個教訓,如若不慎,會給自己的工作造成很大的困擾”。

親中的《中國時報》引述不具名的涉台人士指出,大陸政協主席俞正聲5月24日於台企聯成立十周年慶祝大會提出“變相台獨”最終會失敗,除了說給綠營聽,也認為藍營存在變相台獨,例如聲稱一中同表是作夢,打著一中幌子,希望兩岸長期處於分離分治分裂狀態,這是大陸無法接受的。

此言一針見血指明國民黨主流的想法,同時也在提醒吳敦義趕緊修正過於凸出“各表”,淡化“一中”的說法,畢竟吳是目前國民黨內最有實力,有望帶領國民黨重新執政,最好能作出一番清楚且完整的論述。

吳敦義在接受《亞洲周刊》訪問時仍重申“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但略作修補,加上了“九二共識”不會表成一中一台、兩個中國的說明。

依照“中華民國”憲法,兩岸自是同屬一中,但李登輝、陳水扁及蔡英文雖都曾宣示在中華民國憲法的架構下施政,但照樣玩各種把戲,或走向兩個中國,或搞一中一台。所以吳敦義的說詞能否獲得北京的信任還須看他日後的實際作法。

中國海洋大學海峽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郭震遠接受本報電訪時表示,國民黨內有各種不同的意見,相信吳是獲得多數的支持與認可,才能於首輪競選中勝出,他很關注在吳領導之下處理兩岸關係的動向。

但他更關注吳敦義就任黨主席之後,國民黨與民進黨是什麼關係?他說,吳敦義宣稱要帶領國民黨重新走向執政之路,必然要和民進黨有激烈的競爭與較量,他能否實現承諾,還須比較長時期的觀察,“在台灣社會的選舉語言,不能太認真看待,要看其實際的行動表現”。

大陸目前對吳敦義仍有冀望,處於聽其言觀其行的階段,但吳敦義仍須在適當時機,例如就任黨主席時,完整表達其兩岸論述,才能建立彼此的互信基礎。

劉國深認為, 看問題要有歷史的、全面的、實事求是的眼光,同時瞭解臺灣內部政治細微之處。大陸方面發賀電已經表明對吳敦義總體上是肯定的,只要時機成熟,國共領導人見面不是問題。。

 

莊慧良(台北) 評論:國民黨從安寧病房轉至加謢病房

“2008年3月22日馬英九當選總統當晚,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先生就打了電報,‘欣聞貴黨提名之馬英九先生高票當選,沒寫當選‘總統’,我知道他會為難,…就等於是各表,…並懇邀貴黨組團到我黨來訪問”國民黨主席當選人吳敦義4月接受《聯合早報》專訪,博聞強記的他當場背出胡錦濤邀訪的電文,表示國共兩黨在“九二共識”的默契下,向來相互體諒,那年也是熟讀中國歷史的他首次踏上中國大陸的土地。

2008年5月26日,當時身為國民黨副主席兼秘書長的吳敦義陪同黨主席吳伯雄取道南京前往北京,胡錦濤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而非台灣廳接見他們,吳認為胡很貼心,機敏過人的吳敦義在瀛台夜宴連乾五杯茅台,向胡錦濤遊說兩岸外交休兵,雙方賓主盡歡;同年8月8日,國民黨高層再獲邀出席北京奧運開幕典禮,吳敦義以退為進,堅持要用“中華台北”取代“中國台北”,北京最後讓步。

2012年吳敦義甫當選副總統,在博鰲論壇和當時大陸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會面,吳敦義引用禮運大同篇,強調要繼續深化兩岸關係,提出“求同存異、兩岸和平、講信修睦、民生為先”16字箴言,讓李當即說:“啊!…也是16字啊!”吳當面向李表示,台灣民眾強烈希望參與國際活動,李也正面回應,“雙方平等協商應可找到辦法”。

這是吳敦義與大陸高層交手的過往,相信大陸方面印象猶深。

吳敦義的政治資歷和行政能力,目前黨內無人能出其右,基層黨員期望他振衰起敝,重新執政,使他在黨主席的激烈選戰中首輪便能勝出,他的當選也激勵了國民黨的士氣,有人形容國民黨已從安寧病房(瀕死邊緣)轉至加護病房。

但作為一個領導人更須有擔當及方向,吳敦義對兩岸關係的定位及主張為何? 從他接受本報專訪時的幾段訪談內容或可略見端倪。

在談及黨主席洪秀柱主張“一中同表”時,吳敦義很不以為然地說,國民黨立院黨團35席都主張“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誰跟你走滅亡的路線?必死的路線誰敢跟你走?”他強調國民黨沒有兩岸路線之爭,一直都是“一中各表”,從未講過“一中同表”。

他也批評蔡英文2000年7月6日擔任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在立法院答詢時提及台灣的立場是“各自表述一個中國”,把“九二共識”講顛倒了,缺乏高度智慧。

當記者追問他蔡英文“各自表述一個中國”的說法與大陸不謀而合時,他似乎意識到欠妥,馬上說他不能這樣批評,因為這樣的結論會太重,就他而言,他不能這樣講,因為這個涉及理則學的問題。

“‘一個中國’算是鳥籠,‘各自表述’是現狀,直到未來,‘各自表述’先的話,那就是過程,那最終就是‘一個中國’,這個理則學上是有一些不同的判斷。”他這樣解釋。李登輝執政時,將國民黨的“一個中國”立場倒退為“特殊國與國關係”的“兩國論”,陳水扁上台更朝“一中一台”的方向前進,長期被綠化的台灣未因馬英九上台有所改變,馬英九雖強調“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但保持兩岸分離狀態的現狀被視為“獨台”,因此,台灣的主流氛圍,統一並非多數人的選項,國民黨內也曾有將“中國國民黨”更名為“台灣國民黨”之議。

但吳敦義認為那是極少數。他說,“中國國民黨”的中國就是“中華民國”,這不就印證了“一中各表”的正確性嗎?刻意把“中國”兩個字拿掉,改成台灣,那會被人家怎麼想?將來重新執政,也要把“中華民國”改成台灣嗎?

從他十年前改寫毛澤東《沁園春‧雪》:“兩岸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惟反攻大陸,已成歷史;解放台灣,又嫌霸道;一國兩制,或統或獨,都為台海掀波濤。俱往矣,數當前明路,和平最好!”答案似已昭然若揭。

既然名為“中國國民黨”,主張中國統一本為題中應有之義,但國民黨在台灣早就失去統一中國的自信,在李登輝主政時甚至提出 “兩國論”,此後國民黨對統一的立場始終躲躲閃閃,曖昧不明,導致民眾無法分辨情勢,日益被誘導傾向分離,然後國民黨又反過來說要順從民意,不敢明確表示統一立場。洪秀柱雖堅定主張統一,但因缺乏深刻論述,無法扭轉大局。

相對地,民進黨旗幟鮮明主張與中國分離,站穩台灣本位的立場,而立場搖擺、模糊不明的國民黨在一些涉及兩岸的重要問題上,又屢與民進黨唱和,故常被批評“拿香跟拜”,處於被動,勢所必然。國民黨總以先取得執政權再說為搪塞之詞,但不免受主張統一的人質疑:執政的目的是什麼?國民黨要維持的現狀為何?要維持到幾時?除了喊出“九二共識”,與民進黨又有何異?

問題是大陸以發展國力、解決內部矛盾為重,想暫時擱置統一問題,國、民兩黨對此心理有數,才有恃無恐,蔡英文態度溫和柔軟,不正面對抗,不統之心甚明,國民黨則是用另一套說詞,大玩不願明示統一立場的獨台把戲,北京的對台政策早已碰到難以逾越的障礙。

相較於馬英九尚有中國意識,吳敦義較馬更為本土,但態度也更為彈性與務實, 24歲便被蔣經國提拔的吳敦義要如何寫歷史,不妨拭目以待。

 

「九二共識」與兩岸關係(杜繼平)

自否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上台後,明眼人早知兩岸關係會不斷惡化,也預言北京會採取的制裁手段之一就是打外交戰,削減中華民國的邦交國,讓台灣在國際上日益孤立。最近巴拿馬轉與北京建交,台灣輿論沸沸揚揚地熱議此一外交挫折,向來敢做不敢當,習於推諉卸責的民進黨,自然也照例使用愚民詐術,力避這是否認「九二共識」的必然結果的事實,一意指責北京,意圖藉此鼓動反中民氣,還恬不知恥地以一致對外之名,要求在野黨派聯署共同聲明,為他們錯誤的兩岸政策背書。

所謂「九二共識」的核心要義,簡單說來,就是兩岸都承認大陸與台灣同屬中國的領土,兩岸的統治權雖不一,但無損於中國主權、領土的完整。這是台灣方面在1992年提出的處理兩岸關係的方案的主要精神,目的在求同(雙方都堅持兩岸同屬中國領土的一個中國原則)存異(雙方也互不同意對方的正統合法性)以促進兩岸的和平交流,其根據是中華民國憲法對主權與領土的規定,直接的來源則是1991年李登輝當政時,由「國家統一委員會」與行政院通過的「國家統一鋼領」,「國家統一鋼領」的原則第一條就明言:「大陸與台灣均是中國的領土,促成國家的統一,應是中國人共同的責任。」台灣方面提出的方案在與大陸「海協會」幾經函電往返磋商後,1992年11月雙方達成求同存異的共同看法,即在兩岸事務性協商中,各自口頭表達一個中國的立場,而不爭論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這個協議後來就被簡化概括為「九二共識」。

「九二共識」的由來,所有文件俱在,斑斑可考,本不難覆按查證。然而這些年來,卻被台獨派與國民黨各為政治利益,用不同方式淆亂其真實內涵,搞得大多數民眾一頭霧水,莫明所以。主張脫離中國的獨派,不贊成統一,大可說不同意「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原則的核心內涵,卻不此之圖,而在「九二共識」這四個字的字面上大做文章,說什麼本來不存在「九二共識」,兩岸對台灣的主權歸屬根本沒有共識,所謂「九二共識」是國民黨為附和北京立場編造出來的杜撰之詞。這純粹是在玩弄詭辯術,唬弄欺騙不懂邏輯學的人。「九二共識」是濃縮、概括前述當時兩岸政權定位兩岸關係的語詞概念,重要的是它的內涵是什麼?是不是真實存在那樣的協議內容?而不是用來簡化概括的語詞本身,你可以恌剔語詞不精確、不恰當,說應換個說法,但絕不能否認事實本身,就像有人嫌自己名字不好聽,想改名,但就算改了名,由「李罔市」變為「李雅芳」。她本人也不會因此就換成不同的人。當年北京與華盛頓建交,雙方因在不少問題上有重大歧見,互不相讓,最終用agree to disagree(同意彼此存在分岐,直譯就是看來矛盾的「同意不同意」)的方式化除僵局,首創國際先例,在建交公報上載明雙方的不同立場,也就是擱置爭議,求同存異。「九二共識」處理兩岸問題的方式與此雷同,雙方為解決緊要的現實問題,先確立共同堅持的最主要原則,而懸擱一時無法妥協的立場。不同意某事是一回事,因為主觀上不同意而根本否認某事的存在則完全是自欺欺人的另一回事,但客觀存在的事實絕不會因你主觀上的自欺而消失,台獨派否認「九二共識」存在的說法,只是他們一貫主觀唯心的思維方式的表現,這種思維方式除了招來大禍外,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至於國民黨則自李登輝執政後期開始,便逐步背離憲法的一個中國原則,滑向兩個中國論(參見《批判與再造》53期(2008年6月)從「一中一台」到「兩個中國」)。國民黨主流派對「九二共識」的解釋淡化了最重要的「一個中國原則」的內涵,片面強調所謂的「各表」,懼談統一到了聞統一而色變的地步,講「一中」是虛,骨子裏則是「兩個中國」的念頭,意圖師法「兩德」、「兩韓」模式,在台灣維持政治利益,蒙混度日。名為中國國民黨,聲稱要恪守中華民國憲法,卻不敢明確主張中國統一,這真是天大的笑話,說他們不是要搞「獨台」,其誰能信?國民黨對民進黨的批評只是五十步笑百步,雙方其實正在趨同。民進黨想藉閹割掉中華民國憲法最根本的主權、領土原則的內容,襲取空洞的中華民國符號,以降低台灣內部矛盾,統合台灣人心與大陸對抗,進而遂行其脫離中國的圖謀。國民黨也在刻意忽視憲法的一個中國原則,諱言統一,兩黨在島內有爭奪統治權之爭,而共拒大陸的統一籲求則是一致的。在多年錯誤的對台政策下,北京幫國民黨抑制了激進台獨的聲勢,維謢了中華民國的存在,卻滋養了漸進派分離主義者與國民黨獨台派的力量,北京的對台政策不改,和平統一之說,就只能是空中樓閣了。

附錄:

6月11日的新加坡《聯合早報》有篇對吳敦義當選國民黨主席後的兩岸觀點的專題報導與評論,轉錄於下,供大家參考:

莊慧良(台北):吳敦義兩岸主張可能兩暗

台灣前副總統吳敦義5月20日以52%的得票率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讓奄奄一息的藍軍重燃三年後奪回執政權的企圖心,但為了競逐大位,吳敦義“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等說法,不免引起中國大陸的疑慮。

吳敦義在收到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賀電的謝函中,主動提及“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是對於它的涵義,雙方同意用口頭聲明方式作各自表述”,他認為這段“原汁原味”的文字既可簡述“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也可凸顯他和現任黨主席洪秀柱主張“一中同表”的差異,但外界的反應未必如他預想的樂觀。

大陸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在五天後的記者會上表示,1992年大陸海協會與台灣海基會透過商談及互致電函方式,達成“各自以口頭方式表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並強調,“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是認同兩岸同屬一中;對於吳敦義希望出席國共論壇,與習近平會面,未置可否。

銘傳大學兩岸研究中心主任楊開煌向《聯合早報》表示,1992年兩岸達成的共識是口頭各自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各表是技術,是表達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方法,不是“一個中國”的內容各自表述,如果吳的表述認為兩岸共識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八個字,那前總統李登輝的“特殊國與國關係”表述是對的,但當時的共識是“一個中國”四個字,吳的謝函是把一個中國的內容各自表述,要中共吃下台灣的表述這是不可能的。

他進一步指出,大陸認為賀電是兩黨相互祝賀的家常事,但吳將兩岸共識降格為兩黨共識,並把自己的私貨塞到九二共識裡面,用閩南話的說法,這叫“偷吃步”,大陸當然嚴肅看待。

本省籍的吳敦義從政多年,但未做過一把手,鮮少對兩岸關係明確表態,如今他準備帶領國民黨重返執政,在統一非台灣主流氛圍下,他的兩岸主張究竟是選舉語言,還是內心真實的想法,格外值得探討。

吳敦義接受《TVBS》電視台〈少康戰情室〉訪問時提到,當選黨主席當晚寫謝函給習近平時,三個選項之一是不談“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但這樣對不起“中華民國”,也對不起台灣與國民黨;再者,他又考量到要不要提濃縮版或提“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最後決定以簡述的方式表達,這是折衷、最妥善的方法。

曾任吳敦義競選黨主席的辦公室執行長、大陸委員會前副主委的張顯耀特別向本報強調,吳敦義絕不會是李登輝第二,其謝函中提及的深化“九二共識”也絕非外界揣測的“兩國論”。

他表示,“九二共識”是兩岸政治互信的前提、要件與重要政治基礎,大陸也要求蔡英文政府承認“九二共識”,習近平在賀電中也提到“九二共識”,故吳必須在謝函中把1992年兩岸達成的政治默契再表述一次,以後就不用再述及,亦即“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一個中國的內涵及認知是不同的,在臺灣的認知就是根據憲法的中華民國,對岸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作此表述也是尊重歷史,故“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仍是國民黨未來主政之後兩岸政策最重要的基礎,是有延續性的,不會改變。

張顯耀也指出,目前不僅綠營的人不能接受“九二共識”,外界也認為國民黨只會在台灣提“一中各表”,質疑吳敦義不敢提“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綠營人士更把“一中各表”操作成“一中同表”,同表就是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這造成國民黨很多中間選民和大多數本土選民很多疑慮與不解,進而會影響國民黨的執政得票數,所以吳當選那天必須重申立場,讓各界放心與安心。

他特別強調,臺灣任何主政者處理兩岸問題,對政治定位一定要按照“中華民國”憲法的規範,“特別是國統會對一個中國原則的看法,那個就是兩岸達成的政治默契,也是兩岸互信的政治基礎,這也是講給民進黨聽的,我們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所規範的架構,沒有任何賣台的可能性與疑慮”,也提醒民進黨,要跟大陸發展關係,“九二共識”是很重要的。

除了謝函,吳敦義4月下旬在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時提到“在中華民國境內,如果想被統,可以回福州、上海去住,就可以被統了,何必拖累2300萬同胞”;在強調台獨不可能,也不必要之際,又補了一句“統一沒能力,被統不甘願”,洪陣營對此大肆抨擊,也讓大陸方面對吳起了疑心。

楊開煌指出,這樣很容易被大陸解讀為“沒有統一作為(終極)戰略目標的九二共識”,那問題就嚴重了。

“(前總統)馬英九雖然主張‘不統、不獨、不武’三不,但也說過是在“中華民國”憲法之下,現階段不準備統一,但吳敦義未提‘現階段’,若然,那麼九二共識對吳就變成工具化,在有需要時拿旗子出來搖一搖,其次是純經濟化,即對大陸有利益需求時才喊一下;第三是政策化,等同美日與大陸打交道時主張一中政策、不支持台獨也不支持統一,故吳若不解釋清楚,大陸會有高度的不信任感。”他說。

吳敦義陣營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選前特別向北區一些學者解釋說,此事是因福州、上海台商跟他說統一的好處,並問吳為何不主張統一時,他才說了那段話,並無他意;選後《新新聞》周刊也以《獨台?吳敦義的兩岸棋局》為封面故事,吳陣營也積極澄清絕無此事。

大陸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劉國深在電郵答覆本報提問時表示, 每位領導人的個性是不一樣的,新媒體時代大陸輿論有這樣那樣評論不足為奇。

他認為,“吳講話有率性的一面,有些說法我們也不一定認同,但還是要全面瞭解其中奧妙之處。只要全文觀看他接受訪談的內容,就不會得出‘不要拖累’等部分媒體片斷式報導得出的結論。但這件事對吳來說也是個教訓,如若不慎,會給自己的工作造成很大的困擾”。

親中的《中國時報》引述不具名的涉台人士指出,大陸政協主席俞正聲5月24日於台企聯成立十周年慶祝大會提出“變相台獨”最終會失敗,除了說給綠營聽,也認為藍營存在變相台獨,例如聲稱一中同表是作夢,打著一中幌子,希望兩岸長期處於分離分治分裂狀態,這是大陸無法接受的。

此言一針見血指明國民黨主流的想法,同時也在提醒吳敦義趕緊修正過於凸出“各表”,淡化“一中”的說法,畢竟吳是目前國民黨內最有實力,有望帶領國民黨重新執政,最好能作出一番清楚且完整的論述。

吳敦義在接受《亞洲周刊》訪問時仍重申“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但略作修補,加上了“九二共識”不會表成一中一台、兩個中國的說明。

依照“中華民國”憲法,兩岸自是同屬一中,但李登輝、陳水扁及蔡英文雖都曾宣示在中華民國憲法的架構下施政,但照樣玩各種把戲,或走向兩個中國,或搞一中一台。所以吳敦義的說詞能否獲得北京的信任還須看他日後的實際作法。

中國海洋大學海峽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郭震遠接受本報電訪時表示,國民黨內有各種不同的意見,相信吳是獲得多數的支持與認可,才能於首輪競選中勝出,他很關注在吳領導之下處理兩岸關係的動向。

但他更關注吳敦義就任黨主席之後,國民黨與民進黨是什麼關係?他說,吳敦義宣稱要帶領國民黨重新走向執政之路,必然要和民進黨有激烈的競爭與較量,他能否實現承諾,還須比較長時期的觀察,“在台灣社會的選舉語言,不能太認真看待,要看其實際的行動表現”。

大陸目前對吳敦義仍有冀望,處於聽其言觀其行的階段,但吳敦義仍須在適當時機,例如就任黨主席時,完整表達其兩岸論述,才能建立彼此的互信基礎。

劉國深認為, 看問題要有歷史的、全面的、實事求是的眼光,同時瞭解臺灣內部政治細微之處。大陸方面發賀電已經表明對吳敦義總體上是肯定的,只要時機成熟,國共領導人見面不是問題。。

 

 

莊慧良(台北) 評論:國民黨從安寧病房轉至加謢病房  “2008年3月22日馬英九當選總統當晚,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先生就打了電報,‘欣聞貴黨提名之馬英九先生高票當選,沒寫當選‘總統’,我知道他會為難,…就等於是各表,…並懇邀貴黨組團到我黨來訪問”國民黨主席當選人吳敦義4月接受《聯合早報》專訪,博聞強記的他當場背出胡錦濤邀訪的電文,表示國共兩黨在“九二共識”的默契下,向來相互體諒,那年也是熟讀中國歷史的他首次踏上中國大陸的土地。

2008年5月26日,當時身為國民黨副主席兼秘書長的吳敦義陪同黨主席吳伯雄取道南京前往北京,胡錦濤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而非台灣廳接見他們,吳認為胡很貼心,機敏過人的吳敦義在瀛台夜宴連乾五杯茅台,向胡錦濤遊說兩岸外交休兵,雙方賓主盡歡;同年8月8日,國民黨高層再獲邀出席北京奧運開幕典禮,吳敦義以退為進,堅持要用“中華台北”取代“中國台北”,北京最後讓步。

2012年吳敦義甫當選副總統,在博鰲論壇和當時大陸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會面,吳敦義引用禮運大同篇,強調要繼續深化兩岸關係,提出“求同存異、兩岸和平、講信修睦、民生為先”16字箴言,讓李當即說:“啊!…也是16字啊!”吳當面向李表示,台灣民眾強烈希望參與國際活動,李也正面回應,“雙方平等協商應可找到辦法”。

這是吳敦義與大陸高層交手的過往,相信大陸方面印象猶深。

吳敦義的政治資歷和行政能力,目前黨內無人能出其右,基層黨員期望他振衰起敝,重新執政,使他在黨主席的激烈選戰中首輪便能勝出,他的當選也激勵了國民黨的士氣,有人形容國民黨已從安寧病房(瀕死邊緣)轉至加護病房。

但作為一個領導人更須有擔當及方向,吳敦義對兩岸關係的定位及主張為何? 從他接受本報專訪時的幾段訪談內容或可略見端倪。

在談及黨主席洪秀柱主張“一中同表”時,吳敦義很不以為然地說,國民黨立院黨團35席都主張“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誰跟你走滅亡的路線?必死的路線誰敢跟你走?”他強調國民黨沒有兩岸路線之爭,一直都是“一中各表”,從未講過“一中同表”。

他也批評蔡英文2000年7月6日擔任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在立法院答詢時提及台灣的立場是“各自表述一個中國”,把“九二共識”講顛倒了,缺乏高度智慧。

當記者追問他蔡英文“各自表述一個中國”的說法與大陸不謀而合時,他似乎意識到欠妥,馬上說他不能這樣批評,因為這樣的結論會太重,就他而言,他不能這樣講,因為這個涉及理則學的問題。

“‘一個中國’算是鳥籠,‘各自表述’是現狀,直到未來,‘各自表述’先的話,那就是過程,那最終就是‘一個中國’,這個理則學上是有一些不同的判斷。”他這樣解釋。李登輝執政時,將國民黨的“一個中國”立場倒退為“特殊國與國關係”的“兩國論”,陳水扁上台更朝“一中一台”的方向前進,長期被綠化的台灣未因馬英九上台有所改變,馬英九雖強調“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但保持兩岸分離狀態的現狀被視為“獨台”,因此,台灣的主流氛圍,統一並非多數人的選項,國民黨內也曾有將“中國國民黨”更名為“台灣國民黨”之議。

但吳敦義認為那是極少數。他說,“中國國民黨”的中國就是“中華民國”,這不就印證了“一中各表”的正確性嗎?刻意把“中國”兩個字拿掉,改成台灣,那會被人家怎麼想?將來重新執政,也要把“中華民國”改成台灣嗎?

從他十年前改寫毛澤東《沁園春‧雪》:“兩岸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惟反攻大陸,已成歷史;解放台灣,又嫌霸道;一國兩制,或統或獨,都為台海掀波濤。俱往矣,數當前明路,和平最好!”答案似已昭然若揭。

既然名為“中國國民黨”,主張中國統一本為題中應有之義,但國民黨在台灣早就失去統一中國的自信,在李登輝主政時甚至提出 “兩國論”,此後國民黨對統一的立場始終躲躲閃閃,曖昧不明,導致民眾無法分辨情勢,日益被誘導傾向分離,然後國民黨又反過來說要順從民意,不敢明確表示統一立場。洪秀柱雖堅定主張統一,但因缺乏深刻論述,無法扭轉大局。

相對地,民進黨旗幟鮮明主張與中國分離,站穩台灣本位的立場,而立場搖擺、模糊不明的國民黨在一些涉及兩岸的重要問題上,又屢與民進黨唱和,故常被批評“拿香跟拜”,處於被動,勢所必然。國民黨總以先取得執政權再說為搪塞之詞,但不免受主張統一的人質疑:執政的目的是什麼?國民黨要維持的現狀為何?要維持到幾時?除了喊出“九二共識”,與民進黨又有何異?

問題是大陸以發展國力、解決內部矛盾為重,想暫時擱置統一問題,國、民兩黨對此心理有數,才有恃無恐,蔡英文態度溫和柔軟,不正面對抗,不統之心甚明,國民黨則是用另一套說詞,大玩不願明示統一立場的獨台把戲,北京的對台政策早已碰到難以逾越的障礙。

相較於馬英九尚有中國意識,吳敦義較馬更為本土,但態度也更為彈性與務實, 24歲便被蔣經國提拔的吳敦義要如何寫歷史,不妨拭目以待。

 

「九二共識」與兩岸關係(杜繼平)

自否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上台後,明眼人早知兩岸關係會不斷惡化,也預言北京會採取的制裁手段之一就是打外交戰,削減中華民國的邦交國,讓台灣在國際上日益孤立。最近巴拿馬轉與北京建交,台灣輿論沸沸揚揚地熱議此一外交挫折,向來敢做不敢當,習於推諉卸責的民進黨,自然也照例使用愚民詐術,力避這是否認「九二共識」的必然結果的事實,一意指責北京,意圖藉此鼓動反中民氣,還恬不知恥地以一致對外之名,要求在野黨派聯署共同聲明,為他們錯誤的兩岸政策背書。

所謂「九二共識」的核心要義,簡單說來,就是兩岸都承認大陸與台灣同屬中國的領土,兩岸的統治權雖不一,但無損於中國主權、領土的完整。這是台灣方面在1992年提出的處理兩岸關係的方案的主要精神,目的在求同(雙方都堅持兩岸同屬中國領土的一個中國原則)存異(雙方也互不同意對方的正統合法性)以促進兩岸的和平交流,其根據是中華民國憲法對主權與領土的規定,直接的來源則是1991年李登輝當政時,由「國家統一委員會」與行政院通過的「國家統一鋼領」,「國家統一鋼領」的原則第一條就明言:「大陸與台灣均是中國的領土,促成國家的統一,應是中國人共同的責任。」台灣方面提出的方案在與大陸「海協會」幾經函電往返磋商後,1992年11月雙方達成求同存異的共同看法,即在兩岸事務性協商中,各自口頭表達一個中國的立場,而不爭論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這個協議後來就被簡化概括為「九二共識」。

「九二共識」的由來,所有文件俱在,斑斑可考,本不難覆按查證。然而這些年來,卻被台獨派與國民黨各為政治利益,用不同方式淆亂其真實內涵,搞得大多數民眾一頭霧水,莫明所以。主張脫離中國的獨派,不贊成統一,大可說不同意「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原則的核心內涵,卻不此之圖,而在「九二共識」這四個字的字面上大做文章,說什麼本來不存在「九二共識」,兩岸對台灣的主權歸屬根本沒有共識,所謂「九二共識」是國民黨為附和北京立場編造出來的杜撰之詞。這純粹是在玩弄詭辯術,唬弄欺騙不懂邏輯學的人。「九二共識」是濃縮、概括前述當時兩岸政權定位兩岸關係的語詞概念,重要的是它的內涵是什麼?是不是真實存在那樣的協議內容?而不是用來簡化概括的語詞本身,你可以恌剔語詞不精確、不恰當,說應換個說法,但絕不能否認事實本身,就像有人嫌自己名字不好聽,想改名,但就算改了名,由「李罔市」變為「李雅芳」。她本人也不會因此就換成不同的人。當年北京與華盛頓建交,雙方因在不少問題上有重大歧見,互不相讓,最終用agree to disagree(同意彼此存在分岐,直譯就是看來矛盾的「同意不同意」)的方式化除僵局,首創國際先例,在建交公報上載明雙方的不同立場,也就是擱置爭議,求同存異。「九二共識」處理兩岸問題的方式與此雷同,雙方為解決緊要的現實問題,先確立共同堅持的最主要原則,而懸擱一時無法妥協的立場。不同意某事是一回事,因為主觀上不同意而根本否認某事的存在則完全是自欺欺人的另一回事,但客觀存在的事實絕不會因你主觀上的自欺而消失,台獨派否認「九二共識」存在的說法,只是他們一貫主觀唯心的思維方式的表現,這種思維方式除了招來大禍外,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至於國民黨則自李登輝執政後期開始,便逐步背離憲法的一個中國原則,滑向兩個中國論(參見《批判與再造》53期(2008年6月)從「一中一台」到「兩個中國」)。國民黨主流派對「九二共識」的解釋淡化了最重要的「一個中國原則」的內涵,片面強調所謂的「各表」,懼談統一到了聞統一而色變的地步,講「一中」是虛,骨子裏則是「兩個中國」的念頭,意圖師法「兩德」、「兩韓」模式,在台灣維持政治利益,蒙混度日。名為中國國民黨,聲稱要恪守中華民國憲法,卻不敢明確主張中國統一,這真是天大的笑話,說他們不是要搞「獨台」,其誰能信?國民黨對民進黨的批評只是五十步笑百步,雙方其實正在趨同。民進黨想藉閹割掉中華民國憲法最根本的主權、領土原則的內容,襲取空洞的中華民國符號,以降低台灣內部矛盾,統合台灣人心與大陸對抗,進而遂行其脫離中國的圖謀。國民黨也在刻意忽視憲法的一個中國原則,諱言統一,兩黨在島內有爭奪統治權之爭,而共拒大陸的統一籲求則是一致的。在多年錯誤的對台政策下,北京幫國民黨抑制了激進台獨的聲勢,維謢了中華民國的存在,卻滋養了漸進派分離主義者與國民黨獨台派的力量,北京的對台政策不改,和平統一之說,就只能是空中樓閣了。

附錄:

6月11日的新加坡《聯合早報》有篇對吳敦義當選國民黨主席後的兩岸觀點的專題報導與評論,轉錄於下,供大家參考:

莊慧良(台北):吳敦義兩岸主張可能兩暗

台灣前副總統吳敦義5月20日以52%的得票率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讓奄奄一息的藍軍重燃三年後奪回執政權的企圖心,但為了競逐大位,吳敦義“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等說法,不免引起中國大陸的疑慮。

吳敦義在收到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賀電的謝函中,主動提及“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是對於它的涵義,雙方同意用口頭聲明方式作各自表述”,他認為這段“原汁原味”的文字既可簡述“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也可凸顯他和現任黨主席洪秀柱主張“一中同表”的差異,但外界的反應未必如他預想的樂觀。

大陸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在五天後的記者會上表示,1992年大陸海協會與台灣海基會透過商談及互致電函方式,達成“各自以口頭方式表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並強調,“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是認同兩岸同屬一中;對於吳敦義希望出席國共論壇,與習近平會面,未置可否。

銘傳大學兩岸研究中心主任楊開煌向《聯合早報》表示,1992年兩岸達成的共識是口頭各自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各表是技術,是表達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方法,不是“一個中國”的內容各自表述,如果吳的表述認為兩岸共識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八個字,那前總統李登輝的“特殊國與國關係”表述是對的,但當時的共識是“一個中國”四個字,吳的謝函是把一個中國的內容各自表述,要中共吃下台灣的表述這是不可能的。

他進一步指出,大陸認為賀電是兩黨相互祝賀的家常事,但吳將兩岸共識降格為兩黨共識,並把自己的私貨塞到九二共識裡面,用閩南話的說法,這叫“偷吃步”,大陸當然嚴肅看待。

本省籍的吳敦義從政多年,但未做過一把手,鮮少對兩岸關係明確表態,如今他準備帶領國民黨重返執政,在統一非台灣主流氛圍下,他的兩岸主張究竟是選舉語言,還是內心真實的想法,格外值得探討。

吳敦義接受《TVBS》電視台〈少康戰情室〉訪問時提到,當選黨主席當晚寫謝函給習近平時,三個選項之一是不談“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但這樣對不起“中華民國”,也對不起台灣與國民黨;再者,他又考量到要不要提濃縮版或提“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最後決定以簡述的方式表達,這是折衷、最妥善的方法。

曾任吳敦義競選黨主席的辦公室執行長、大陸委員會前副主委的張顯耀特別向本報強調,吳敦義絕不會是李登輝第二,其謝函中提及的深化“九二共識”也絕非外界揣測的“兩國論”。

他表示,“九二共識”是兩岸政治互信的前提、要件與重要政治基礎,大陸也要求蔡英文政府承認“九二共識”,習近平在賀電中也提到“九二共識”,故吳必須在謝函中把1992年兩岸達成的政治默契再表述一次,以後就不用再述及,亦即“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一個中國的內涵及認知是不同的,在臺灣的認知就是根據憲法的中華民國,對岸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作此表述也是尊重歷史,故“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仍是國民黨未來主政之後兩岸政策最重要的基礎,是有延續性的,不會改變。

張顯耀也指出,目前不僅綠營的人不能接受“九二共識”,外界也認為國民黨只會在台灣提“一中各表”,質疑吳敦義不敢提“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綠營人士更把“一中各表”操作成“一中同表”,同表就是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這造成國民黨很多中間選民和大多數本土選民很多疑慮與不解,進而會影響國民黨的執政得票數,所以吳當選那天必須重申立場,讓各界放心與安心。

他特別強調,臺灣任何主政者處理兩岸問題,對政治定位一定要按照“中華民國”憲法的規範,“特別是國統會對一個中國原則的看法,那個就是兩岸達成的政治默契,也是兩岸互信的政治基礎,這也是講給民進黨聽的,我們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所規範的架構,沒有任何賣台的可能性與疑慮”,也提醒民進黨,要跟大陸發展關係,“九二共識”是很重要的。

除了謝函,吳敦義4月下旬在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時提到“在中華民國境內,如果想被統,可以回福州、上海去住,就可以被統了,何必拖累2300萬同胞”;在強調台獨不可能,也不必要之際,又補了一句“統一沒能力,被統不甘願”,洪陣營對此大肆抨擊,也讓大陸方面對吳起了疑心。

楊開煌指出,這樣很容易被大陸解讀為“沒有統一作為(終極)戰略目標的九二共識”,那問題就嚴重了。

“(前總統)馬英九雖然主張‘不統、不獨、不武’三不,但也說過是在“中華民國”憲法之下,現階段不準備統一,但吳敦義未提‘現階段’,若然,那麼九二共識對吳就變成工具化,在有需要時拿旗子出來搖一搖,其次是純經濟化,即對大陸有利益需求時才喊一下;第三是政策化,等同美日與大陸打交道時主張一中政策、不支持台獨也不支持統一,故吳若不解釋清楚,大陸會有高度的不信任感。”他說。

吳敦義陣營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選前特別向北區一些學者解釋說,此事是因福州、上海台商跟他說統一的好處,並問吳為何不主張統一時,他才說了那段話,並無他意;選後《新新聞》周刊也以《獨台?吳敦義的兩岸棋局》為封面故事,吳陣營也積極澄清絕無此事。

大陸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劉國深在電郵答覆本報提問時表示, 每位領導人的個性是不一樣的,新媒體時代大陸輿論有這樣那樣評論不足為奇。

他認為,“吳講話有率性的一面,有些說法我們也不一定認同,但還是要全面瞭解其中奧妙之處。只要全文觀看他接受訪談的內容,就不會得出‘不要拖累’等部分媒體片斷式報導得出的結論。但這件事對吳來說也是個教訓,如若不慎,會給自己的工作造成很大的困擾”。

親中的《中國時報》引述不具名的涉台人士指出,大陸政協主席俞正聲5月24日於台企聯成立十周年慶祝大會提出“變相台獨”最終會失敗,除了說給綠營聽,也認為藍營存在變相台獨,例如聲稱一中同表是作夢,打著一中幌子,希望兩岸長期處於分離分治分裂狀態,這是大陸無法接受的。

此言一針見血指明國民黨主流的想法,同時也在提醒吳敦義趕緊修正過於凸出“各表”,淡化“一中”的說法,畢竟吳是目前國民黨內最有實力,有望帶領國民黨重新執政,最好能作出一番清楚且完整的論述。

吳敦義在接受《亞洲周刊》訪問時仍重申“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但略作修補,加上了“九二共識”不會表成一中一台、兩個中國的說明。

依照“中華民國”憲法,兩岸自是同屬一中,但李登輝、陳水扁及蔡英文雖都曾宣示在中華民國憲法的架構下施政,但照樣玩各種把戲,或走向兩個中國,或搞一中一台。所以吳敦義的說詞能否獲得北京的信任還須看他日後的實際作法。

中國海洋大學海峽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郭震遠接受本報電訪時表示,國民黨內有各種不同的意見,相信吳是獲得多數的支持與認可,才能於首輪競選中勝出,他很關注在吳領導之下處理兩岸關係的動向。

但他更關注吳敦義就任黨主席之後,國民黨與民進黨是什麼關係?他說,吳敦義宣稱要帶領國民黨重新走向執政之路,必然要和民進黨有激烈的競爭與較量,他能否實現承諾,還須比較長時期的觀察,“在台灣社會的選舉語言,不能太認真看待,要看其實際的行動表現”。

大陸目前對吳敦義仍有冀望,處於聽其言觀其行的階段,但吳敦義仍須在適當時機,例如就任黨主席時,完整表達其兩岸論述,才能建立彼此的互信基礎。

劉國深認為, 看問題要有歷史的、全面的、實事求是的眼光,同時瞭解臺灣內部政治細微之處。大陸方面發賀電已經表明對吳敦義總體上是肯定的,只要時機成熟,國共領導人見面不是問題。。

 

 

莊慧良(台北) 評論:國民黨從安寧病房轉至加謢病房  “2008年3月22日馬英九當選總統當晚,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先生就打了電報,‘欣聞貴黨提名之馬英九先生高票當選,沒寫當選‘總統’,我知道他會為難,…就等於是各表,…並懇邀貴黨組團到我黨來訪問”國民黨主席當選人吳敦義4月接受《聯合早報》專訪,博聞強記的他當場背出胡錦濤邀訪的電文,表示國共兩黨在“九二共識”的默契下,向來相互體諒,那年也是熟讀中國歷史的他首次踏上中國大陸的土地。

2008年5月26日,當時身為國民黨副主席兼秘書長的吳敦義陪同黨主席吳伯雄取道南京前往北京,胡錦濤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而非台灣廳接見他們,吳認為胡很貼心,機敏過人的吳敦義在瀛台夜宴連乾五杯茅台,向胡錦濤遊說兩岸外交休兵,雙方賓主盡歡;同年8月8日,國民黨高層再獲邀出席北京奧運開幕典禮,吳敦義以退為進,堅持要用“中華台北”取代“中國台北”,北京最後讓步。

2012年吳敦義甫當選副總統,在博鰲論壇和當時大陸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會面,吳敦義引用禮運大同篇,強調要繼續深化兩岸關係,提出“求同存異、兩岸和平、講信修睦、民生為先”16字箴言,讓李當即說:“啊!…也是16字啊!”吳當面向李表示,台灣民眾強烈希望參與國際活動,李也正面回應,“雙方平等協商應可找到辦法”。

這是吳敦義與大陸高層交手的過往,相信大陸方面印象猶深。

吳敦義的政治資歷和行政能力,目前黨內無人能出其右,基層黨員期望他振衰起敝,重新執政,使他在黨主席的激烈選戰中首輪便能勝出,他的當選也激勵了國民黨的士氣,有人形容國民黨已從安寧病房(瀕死邊緣)轉至加護病房。

但作為一個領導人更須有擔當及方向,吳敦義對兩岸關係的定位及主張為何? 從他接受本報專訪時的幾段訪談內容或可略見端倪。

在談及黨主席洪秀柱主張“一中同表”時,吳敦義很不以為然地說,國民黨立院黨團35席都主張“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誰跟你走滅亡的路線?必死的路線誰敢跟你走?”他強調國民黨沒有兩岸路線之爭,一直都是“一中各表”,從未講過“一中同表”。

他也批評蔡英文2000年7月6日擔任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在立法院答詢時提及台灣的立場是“各自表述一個中國”,把“九二共識”講顛倒了,缺乏高度智慧。

當記者追問他蔡英文“各自表述一個中國”的說法與大陸不謀而合時,他似乎意識到欠妥,馬上說他不能這樣批評,因為這樣的結論會太重,就他而言,他不能這樣講,因為這個涉及理則學的問題。

“‘一個中國’算是鳥籠,‘各自表述’是現狀,直到未來,‘各自表述’先的話,那就是過程,那最終就是‘一個中國’,這個理則學上是有一些不同的判斷。”他這樣解釋。李登輝執政時,將國民黨的“一個中國”立場倒退為“特殊國與國關係”的“兩國論”,陳水扁上台更朝“一中一台”的方向前進,長期被綠化的台灣未因馬英九上台有所改變,馬英九雖強調“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但保持兩岸分離狀態的現狀被視為“獨台”,因此,台灣的主流氛圍,統一並非多數人的選項,國民黨內也曾有將“中國國民黨”更名為“台灣國民黨”之議。

但吳敦義認為那是極少數。他說,“中國國民黨”的中國就是“中華民國”,這不就印證了“一中各表”的正確性嗎?刻意把“中國”兩個字拿掉,改成台灣,那會被人家怎麼想?將來重新執政,也要把“中華民國”改成台灣嗎?

從他十年前改寫毛澤東《沁園春‧雪》:“兩岸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惟反攻大陸,已成歷史;解放台灣,又嫌霸道;一國兩制,或統或獨,都為台海掀波濤。俱往矣,數當前明路,和平最好!”答案似已昭然若揭。

既然名為“中國國民黨”,主張中國統一本為題中應有之義,但國民黨在台灣早就失去統一中國的自信,在李登輝主政時甚至提出 “兩國論”,此後國民黨對統一的立場始終躲躲閃閃,曖昧不明,導致民眾無法分辨情勢,日益被誘導傾向分離,然後國民黨又反過來說要順從民意,不敢明確表示統一立場。洪秀柱雖堅定主張統一,但因缺乏深刻論述,無法扭轉大局。

相對地,民進黨旗幟鮮明主張與中國分離,站穩台灣本位的立場,而立場搖擺、模糊不明的國民黨在一些涉及兩岸的重要問題上,又屢與民進黨唱和,故常被批評“拿香跟拜”,處於被動,勢所必然。國民黨總以先取得執政權再說為搪塞之詞,但不免受主張統一的人質疑:執政的目的是什麼?國民黨要維持的現狀為何?要維持到幾時?除了喊出“九二共識”,與民進黨又有何異?

問題是大陸以發展國力、解決內部矛盾為重,想暫時擱置統一問題,國、民兩黨對此心理有數,才有恃無恐,蔡英文態度溫和柔軟,不正面對抗,不統之心甚明,國民黨則是用另一套說詞,大玩不願明示統一立場的獨台把戲,北京的對台政策早已碰到難以逾越的障礙。

相較於馬英九尚有中國意識,吳敦義較馬更為本土,但態度也更為彈性與務實, 24歲便被蔣經國提拔的吳敦義要如何寫歷史,不妨拭目以待。

廣告

0 Responses to “「九二共識」與兩岸關係(杜繼平)”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最多人點選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5,383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