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蒯大富在清華大學64社區校友聚會上的講話》(王希哲)

王希哲與蒯大富兩位先生都是中國文化大革命中的名人,文革結束後,他們一個成了社會民主改良派,一個成了護黨改良派,我們並不贊同他們的立場,但在王希哲先生這篇針鋒相對的評論中,他們對毛澤東與文革的看法仍有參考價值,故除了改正個別錯字外,我們全文登載。──編者

2014年4月25日(修改版)

老王社長:蒯大富是當年文革紅衛兵第一領袖。近年,網間有關“蒯大富說過什麼”的資訊不少。這篇“蒯十條”,是大富先生直接向希哲發來的。可以為據。老王細讀閱批如下:

===============

蒯:

一,我完全不同意中國已經全面資本主義復辟的觀點。中國還是共產黨掌權。這個共產黨還是以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為指導思想,還是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還是人民福祉當成自己的宗旨。雖然目前有腐敗現象而且已經涉及到高層,但是總體上共產黨沒有變質。

王批:中國“已經全面資本主義復辟”。它的經濟基礎和社會服務無論已經實現的全面私有化還是孑然危存的國營經濟,都已經以市場和利潤為導向,而不是以人民的利益,為人民服務為導向,都在按資本的基本經濟規律運轉,它要求西方承認它的國家的“市場經濟地位”。這是“中國已經全面資本主義復辟”的本質特徵。其他現象,都是掩飾。中國的執政黨,中國共產黨,本源性質是“無產階級政黨”,它的最高領袖群直至它的中基層幹部基層黨員,必須是無產者,不得擁有資本,即不得擁有可以投入市場按資本法權獲取利潤和財富增值的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如房產!請閱恩格斯《論住宅問題》)。今日如何?因此,不是這個黨的高層或低層幹部崩堤式的“腐敗現象”有多少的問題,而是中國共產黨已經全黨地“合法”資本化,去無產化!中國共產黨已經是資產者黨,有產者黨而不是無產者黨。

==============

蒯:

二、我堅定不移的認為:毛澤東是中華民族空前的民族英雄。在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上沒有任何人對中國的貢獻超過毛澤東。毛澤東是二十世紀世界偉人,是中國人民的驕傲和自豪。一千年以後那些造謠謾駡惡毒攻擊毛澤東的人早已灰飛煙滅,毛澤東依然是屹立著的歷史巨人。中國人民尤其是億萬工農世世代代走毛澤東指引的社會主義道路。毛澤東永遠活在中國人民心中。在中國搞非毛化完全是一小撮人的癡心妄想。

王批:這條說得好,老王沒有異議。歷史條件的限制和影響,毛澤東有他的缺失。但這些缺失與他為中華民族留下的偉大的空前的物質和精神遺產,是不能相比的。今天“造謠謾駡惡毒攻擊毛澤東的人”常抓住的,是毛澤東的某些缺失,但百年千年數千年後的中華民族後人,將早忘記了這些缺失,他們能記住的甚至能感受能看見的,只是毛澤東留給他們民族的那些他們千年數千年一代代立足其上的偉大物質和精神遺產。老蒯說了,非毛誣毛反毛的人們在哪裡?“早已灰飛煙滅”!

1976年後,老王對毛的鎮壓清明人民群眾悼念周恩來總理的“四五運動”不滿,這之後數年批毛,甚至曾斷言,鎮壓“四五運動”後的毛,已經不能再獲得人民的諒解了。九十年代後,老王才逐漸發現,自己的判斷錯了,那時起,毛澤東又越來越被人民深刻認識,並越舉越高地再次成為了中國人民特別是左翼民眾反對資本主義全面復辟的偉大旗幟。習仲勳曾責問“小王”:“王希哲,毛主席的旗幟你還高不高舉啦?!”那時的“小王”還在反毛,引起習(老習)的責問。今天,某些人竟偽造習仲勳言論,將習打扮成當年反毛的大員。真匪夷所思。

=============

蒯:

三、在中國改革開放中,只有鄧小平能夠把中國從"以階級鬥爭為綱"轉移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三十多年來,中國各方面取得了長足發展。因此鄧小平也可以說是歷史的巨人。但是鄧是站在毛肩膀上的巨人。毛澤東在世,農業取得很大發展,工業已基本建成現代化工業體系。原子彈、氫彈的爆炸成功,人造衛星上天。打開中美、中日關係,重返聯合國。解除了美國對中國的封鎖包圍這樣中國才能改革開放。所以說鄧小平是站在毛澤東肩膀上的巨人,所以習近平講兩個三十年都不能否定。那些擁護毛澤東的朋友們,那些反對全盤否定文革的朋友們,不要提過激的口號,不要做不切實際的判斷,不要搞過激的行動,不要給中國右派殺人製造口實。

王批:

要說鄧小平“改開”用心就是要全面復辟資本主義,恐怕不是。針對文革後期的過左傾向,他的“整頓”和“改革開放”是順應了中國發展的歷史要求和人民的願望的。因此,1975年後至文革後他的上臺,曾得到人民廣泛的支持讚賞,是真正的發自內心的。鄧說,“如果我們的政策導致兩極分化,我們就失敗了;如果產生了什麼新的資產階級,那我們就真是走了邪路了。”問題在,他不許左翼“爭論”,對左翼專政,他的“改革開放”一旦失去了堅持社會主義方向的左翼“爭論”的節制,事情就要按它自身內在的軌道頑強發展,他之後,資本主義在中國的迅猛復辟,就成為無節制的了,這政策就比孫中山國民黨的“節制資本”,更右,成為最壞的原始資本主義了。我們對鄧小平功過要分析,不全盤否定,也不全盤肯定。習近平的“兩個三十年互不否定”,其實,就是要求辯證地將新中國整個六十多年銜接起來,不作形而上學的截斷,要作辯證的繼承揚棄。只是人們在看,他習近平究竟能做得如何。

============

蒯:

四、文化大革命總體上是錯誤的。應該給予否定,因為沒有法律保證的大民主只能對國家對人民造成巨大的傷害。但是我們不能形而上學的搞什麼全盤否定而是應該辯證的"揚棄"。錯誤"全盤否定"文化大革命,使人民失去一切監督政府官員的手段。這是中國目前官場上大面積腐敗的重要原因。

王批:文化大革命的基本宗旨是反對和喚起民眾警惕資本主義在中國的復辟。文革後今天資本主義在中國的全面復辟和給人民帶來的痛苦實踐,倒使越來越廣大的民眾更深刻地領悟到了文革的必要和毛澤東的遠見。毛澤東和他的文革司令部中央文革的錯誤,在把黨內的資本主義路線傾向當作了敵我矛盾來“革命”處理,林彪張春橋主義,甚至提出了“新民主主義革命階層”已經成了“社會主義革命”的物件,這就實際鼓舞放縱了已被專政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物件和心懷仇恨者“趁機造反”,“打著紅旗反紅旗”,大批混進造反派隊伍,肆無忌憚殘酷鬥爭衝擊迫害“新民主主義革命階層”高中級幹部,這些幹部一旦得勢,緩過氣來,又更反手不分青紅皂白百倍報復鎮壓造反派。雙方都不要了社會主義的法制,只要對方的命。這不是民主,這是“繼續革命”美名下的殘酷內戰,中斷了新中國後全民一致奮發向上的元氣,“對國家對人民造成巨大的傷害”。老王始終認為,至今堅持認為,為他身後可能的復辟,毛澤東文革中只相信“革命”,沒有致力建設社會主義法制下,人民可操作的保障自己管理國家權力的的民主制度,哪怕不完善也不可能一下子完善的民主制度,甚至否定了試踐行巴黎公社原則的上海人民公社,是他老人家的大缺失之處(參見“韓愛晶之問”)。

鄧上臺後,取締“四大”,“"全盤否定"文化大革命,使人民失去一切監督政府官員的手段。這是中國目前官場上大面積腐敗的重要原因。”蒯大富對此的認識是對的。

左翼要認識到,中國已經不可能回到毛澤東時代的社會主義模式去。中國一定程度的資本主義發展,也是歷史的必然。人民都是希望發財的。既然“改開”鼓勵發財,佔據社會優勢地位的幹部及其家族自然就帶頭利用各種手段先行發財了,資本化了。要他們回去,不可能了。左翼若把自己的目標定為回到毛澤東時代去,經過竭盡全力的努力不能成功,就必會墮入取消主義去。左翼所能擔負的歷史任務,無非是宣傳壯大自己,讓人民更多認識自己的利益,竭力保護、展示和發展國家的社會主義元素,不使中國的資本主義復辟過於迅猛,過於極端和惡劣罷了。國家真實的未來,取決於左右各方向的合力。

蒯大富說,“那些反對全盤否定文革的朋友們,不要提過激的口號,不要做不切實際的判斷,不要搞過激的行動”。這也是對的。左翼的任務是爭取民主,落實憲法權利,踏踏實實鍥而不捨一點一滴爭取人民盡可能地擁有可以決定和影響國家前途的民主手段。不是高調“革命”。毛澤東文革期間所謂:修正主義上臺了,人民就要組織起來造反,“打倒它”“推翻它”,這理論,現在還很影響左翼群眾。但這是很不實際的,過於浪漫的,是很貽誤今天的左翼“毛派”群眾的。事實也常造成左翼的內鬥和分裂。從實際出發決定我們的策略方針路線,才真正是毛澤東思想。

============

蒯:

五、馬英九是地道的中國人,不應該做美國人的傀儡。他的"不戰不獨不統"的三不政策,只是美國利益的代表。馬英九要留下萬世英名,應該為中華民族根本利益著想,把三不改為不戰、不獨、促統。馬英九若為兩岸和平統一出大力,中國人民將會牢記馬英九的英名。其實兩岸和平統一的受益者是全體中國人民。臺灣人民是最大的受益者。

老王批:馬英九改變不了國民黨。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法統神主牌。才是中國最終統一的最根本性障礙。民進黨的“台獨”,要將臺灣獨立出去,它辦不到,其“台獨”的真實意義,是消滅掉“中華民國”法統神主牌,掃除臺灣島上的“中華民國”和蔣家一切精神遺跡。

共產黨要寄希望於國民黨“和平統一”,最好的結果,也只能是“一國兩府”(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政府和中華民國臺北政府),不能想像國民黨的任何“馬英九”,無論他是洪秀柱還是吳敦義,會丟棄“中華民國”法統神主牌,去作北京政府一國兩制轄下的臺灣特首(他們視為“投降”,也確為投降)。你看,吳敦義不是要求習近平將台海“維持現狀”的“和平制度化”麼?共產黨要真想有一天航母導彈對台壓境下的北平式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則只能打隨形勢可變,全無法統“投降”包袱的民進黨的算盤。但共產黨似乎始終搞不清這個道理。

===============

蒯:

六、中國公共知識份子在中國改革開放和推動中國民主化進程中發揮了巨大作用,功不可沒。我有許多朋友是中國公知的著名人物,如秦暉、徐有漁、朱學勤、蕭功秦、楊繼繩等,我很欽佩他們。但是我希望中國的公知們不要幫美國的忙,在中國搞什麼"茉莉花革命"、"橙色革命"。否則,中國必定陷入分裂混亂和內戰,中國肯定會被肢解,中國人民會墜入萬劫不復的苦難中,這正是美國所希望的。

老王批:中國反共“公知”有兩種。一種是對共產黨革命本身懷著其長輩遺傳的階級仇恨,要翻案,要報復,要清算,“轉型正義”的,他們的“要民主化”,其實要的是他們對共產黨推翻活動受合法保障的權利。老蒯對他們的這些勸,不會有作用。另一種,不是出於階級仇恨,確出於對西方“自由民主”模式的膜拜。對他們,老蒯的勸或許有些用。這些,老王專文再寫。

============

蒯:

七、中國權貴資產階級和依附他們的少數知識份子是全中國人民的死敵。他們企圖復辟的是一種最糟糕的資本主義。他們最無恥、最貪婪、巧取豪奪。他們搶劫國庫、壓榨勞動人民、出賣中國連眼都不眨一下。他們害怕將來遭到黨和人民的清算,所以他們處心積慮想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但是中國權貴資產階級命運不好,。第一他們遇到有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這樣一個他們永遠逾越不了的高山。第二,十幾億毛澤東教育的人民有著豐富的經驗會把他們淹死在汪洋大海。所以中國權貴資產階級只有死路一條!

老王批:這實際就是中國官僚買辦權貴資產階級和“依附他們的少數知識份子”為什麼要堅守“徹底否文革”的“底線”的道理,和其相對應的,人民為什麼越來越醒悟毛澤東文革必要性的道理。經歷過文革鍛煉的中國人民,是世界最具政治路線覺悟的人民,也就是最難被統治者和其統治輿論欺騙的人民。

==============

蒯:

八、評價周泉纓。1,周泉纓學長身殘志堅。身患癌症,堅持筆耕不懈,令人欽佩。2、周泉纓堅持理論追求,獨樹一幟,令人欽佩。3、周泉纓為人坦蕩,不記仇。勇於糾正自己的過失。令人欽佩。但是,我也要批評周泉纓學長:1、不能自吹"全國第一",說自己的理論"領先全國思想界一千年"。2、牛吹的過大。3、周泉纓有"帝師"情結。老是想給習近平和中央政治局上課。我看他實力不夠,功底欠深。還應該繼續努力深造。我真希望泉纓學長有朝一日真的成為一代思想大師。

老王批:這個不值得說他了。

==============

蒯:

九、中國有些知識份子稱"治大國如烹小鮮",那是吹牛。治國,尤其治理中國這樣的大國是難上加難。我們都已到古稀之年,應該懂得治國之難,所以我們應該厚道一些,對習近平李克強等現領導人要多提好建議,不要諷刺挖苦出難題,要補台不要拆臺。對他們某些失誤,要善意幫助,不要幸災樂禍看笑話。總之要從各方面促進國家安定穩定。家和萬事興。

老王批:老子的"治大國如烹小鮮",最好把它理解為治國,就要辯證地繼承批判發展,不要今天“徹底否定”,明天又“徹底否定”,將國家當燒餅翻,炒來炒去。“烹小鮮”一翻就爛。“治大國”,翻來翻去也爛。所以“治大國如烹小鮮”。

“對習近平李克強等現領導人要多提好建議”,是對的,但該批評還是要批評。過去的無節制私有化弊端不說,李克強的國防工業私有化,鹽業私有化等會給國家人民帶來多大的危害?這些不嚴厲批評行嗎?不行的。一定要嚴厲批評。

================

蒯:

十、香港所謂民主派提出"佔領中環癱瘓香港"的口號,充分暴露他們以祖國為敵,效忠殖民主義的嘴臉。這些傢伙真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如果他們真鬧,很可能是他們滅亡前的垂死掙扎。

老王批:對香港民主派也要分析,不可一概而論,全盤否定。香港民主派的發源,回歸前主流是愛國反殖反英的。現在怎麼“以祖國為敵”了呢?共產黨資本化後,國內,它親資本家,香港它依靠資本家,它不能支持香港特區當局從港內外甚至西方大資本家手中收回全部的經濟金融管理權決定權,也就無法兼顧香港普羅民眾和廣大打工者的民生利益,香港普羅民眾在香港立法會和特區政府中沒有話語權。這就極端尖銳了香港的階級矛盾。香港的民主運動反資本統治活動,就逐漸地向反共傾斜,境外的反華勢力乘機操縱了一部分右翼激進青年,鼓吹港獨,其活動更帶上了反華的“以祖國為敵”的色彩。禍由誰階?歸根結底,因於中共的對港片面親大資本錯誤路線。我們要批判香港民主派激進派的錯誤,敢要認識和批判中共對港政策的錯誤,這才是全面公道的態度。希哲尚在黑名單中不能進入香港。我希望更多的國內朋友能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歷史和現狀多作一些深入的調查研究,與香港人民共呼吸,引導香港民主運動重回“愛國民主運動”的正軌。

近來,香港林敏捷先生組織的“毛澤東思想學會”,聯絡國內左翼,不斷在港開展活動,影響越來越廣。這會有示範作用。相信,香港更多的左翼群體將彙聚和團結在已故司徒華先生曾高舉的“愛國民主運動”的旗幟下。

2917年5月25日

王希哲

微信:laowang7793

—————————————————–

《蒯大富在清華大學64社區校友聚會上的講話》文源自蒯大富手寫稿,經蒯夫人羅曉波微信分段錄入素材,呂述祖整理。蒯大富文責自負

 

 

廣告

0 Responses to “批《蒯大富在清華大學64社區校友聚會上的講話》(王希哲)”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2,096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