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同蘇聯駐華大使尤金的談話 (一九五八年七月二十二日)

一般人對中共與蘇共及毛澤東與斯大林的歷史關係大都缺乏了解,誤以為中共是靠蘇聯的支持才取得政權,實則中共正是在毛澤東領導下違反蘇共與斯大林的路線、意旨,走自己的道路才最終獲得革命的勝利。因而斯大林在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前,一直不信任毛澤東,認為毛澤東是類如南斯拉夫共產黨領袖鐵托的人物,並非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1945年8月14日,日本戰敗投降前夕,國民政府依據《雅爾達協定》與蘇聯訂立《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承認外蒙古獨立、讓旅順港成為蘇聯海軍基地、長春鐵路由中蘇共有,以換取蘇聯的援助與承認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為中國中央政府的地位,而斯大林當時也認為中共並無取得全國政權的實力,故在二戰後的國共內戰中並未支持中共,中共完全未依賴蘇聯,出乎斯大林意料,靠一己之力擊潰了國民黨,建國成功。毛澤東在1950年代與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聯盟代表團及蘇聯大使尤金的這兩篇談話揭開了中蘇共的歷史恩怨並檢討了斯大林對中國政策的四大錯誤,從中可得知中蘇共在1960年代徹底決裂的淵源。我們特予全文重刊。──編者

* 這是毛澤東同蘇聯駐華大使尤金談話的主要部分。七月二十一日,尤金向毛澤東轉達了赫魯雪夫和蘇共中央主席團關於蘇聯同中國“建立一支共同潛艇艦隊”的建議,並希望周恩來、彭德懷去莫斯科進行具體商量。毛澤東當即表示:“首先要明確方針:是我們辦,你們幫助?還是只能合辦,不合辦你們就不給幫助,就是你們強迫我們合辦?”

昨天你們走了以後,我一直睡不著,也沒有吃飯。今天請你們來談談,當個醫生,下午就可以吃飯、睡覺了。你們很幸運,能夠吃飯、睡覺。

我們言歸正傳,吹一吹昨天交談的問題。就在這個房間裡吹! 我們之間沒有緊張局勢。我們是十個指頭中,九個指頭相同,一個指頭不同。這個問題,我講了兩三次了,你忘了沒有? 昨天的問題我又想了一下,可能我有誤會,也可能我是正確的,經過辯論可以解決。看來,關於海軍提出的核潛艇的請求〔177〕可以撤銷。這個問題我腦子裡沒有印象,問了他們才知道,海軍司令部裡有那麼些熱心人,就是蘇聯顧問,他們說蘇聯已經有了核潛艇,只要打個電報去,就可以給。

海軍核潛艇是一門尖端科學,有秘密。中國人是毛手毛腳的,給了我們,可能發生問題。

蘇聯同志勝利了四十年,有經驗。我們勝利才八年,沒有經驗,你們才提合營問題。所有制問題老早就提過,列寧就提過租讓制,但那是對資本家的。

中國還有資本家,但國家是由共產黨領導的。你們就是不相信中國人,只相信俄國人。俄國人是上等人,中國人是下等人,毛手毛腳的,所以才產生了合營的問題。要合營,一切都合營,陸海空軍、工業、農業、文化、教育都合營,可不可以? 或者把一萬多公里長的海岸線都交給你們,我們只搞遊擊隊。你們只搞了一點原子能,就要控制,就要租借權。此外,還有什麼理由?

你們控制過旅順、大連,後來走了。為什麼控制? 因為當時是國民黨的中國。後來你們自動走了,因為是共產黨領導的中國了。

在史達林的壓力下,搞了東北和新疆兩處勢力範圍、四個合營企業〔178〕。後來,赫魯雪夫〔146〕同志提議取消了,我們感謝他。

你們一直不相信中國人,史達林很不相信。中國人被看做是第二個鐵托,是個落後的民族。你們說歐洲人看不起俄國人,我看俄國人有的看不起中國人。

史達林在最緊要的關頭,不讓我們革命,反對我們革命。在這一點上,他犯了很大的錯誤,與季諾維也夫〔179〕是一樣的。

另外,我們對米高揚〔77〕不滿意。他擺老資格,把我們看做兒子。他擺架子,可神氣了。一九四九年他第一次來西柏坡的時候,架子就很大,後來又來了幾次,都是這樣。每次來都勸我去莫斯科,我說去幹什麼? 他說,總會有事情做的。後來,還是赫魯雪夫同志出了題目,去開會,搞個檔。

去慶祝十月革命四十周年,這是我們共同的事業。當時我說過,什麼兄弟黨,只不過是口頭上說說,實際上是父子党,是貓鼠黨。這一點,我在小範圍內同赫魯雪夫等同志談過。他們承認。這種父子關係,不是歐洲式的,是亞洲式的。當時在場的有布林加寧〔180〕、米高揚、庫西寧〔181〕、蘇斯洛夫〔182〕等人,還有你(指尤金)嗎?中國方面,有我和鄧小平〔170〕。

我對米高揚在我們八大上的祝詞不滿意,那天我故意未出席,表示抗議。很多代表都不滿意,你們不知道。他擺出父親的樣子,講中國是俄國的兒子。

中國有它自己的革命傳統,但中國革命沒有十月革命也不能勝利,沒有馬克思列寧主義也不能勝利。

蘇聯的經驗要學。普遍真理要遵守,這就是《莫斯科宣言》〔168〕裡所寫的那九條。 要學習所有的經驗,正確的經驗要學,錯誤的經驗也要學。錯誤的經驗是:史達林的形而上學、教條主義。他不完全是形而上學,有一部分辯證法,但大部分是形而上學。你們叫做個人崇拜,是一個東西。史達林很愛擺架子。

我們支援蘇聯,但錯誤的東西不支援。關於和平過渡問題,我們沒有公開談,報上沒講。我們很謹慎,也未公開批評你們,採取了內部交談的辦法。我去莫斯科以前,和你談過。在莫斯科期間,由鄧小平同志談了五條。今後,我們也不準備公開談,因為這對赫魯雪夫同志不利,應該鞏固他的領導。我們不談,並不是因為我們這些意見不是真理。

在國家關係上,我們兩國是團結一致的。這連我們的敵人都承認,一直到現在都是這樣。只要是不利於蘇聯的,我們都反對。帝國主義、修正主義對蘇聯的進攻,在大的問題上我們都反對。蘇聯也是這樣做的。

蘇聯人從什麼時候開始相信中國人的呢? 從打朝鮮戰爭開始的。從那個時候起,兩國開始合攏了,才有一百五十六項〔183〕。史達林在世時是一百四十一項,後來赫魯雪夫同志添了好多項。

我們對你們是沒有秘密的。我們的軍事、政治、經濟、文化,你們都知道,你們有一千多個專家在我們這兒工作。我們相信你們,因為你們是社會主義國家,是列寧的後代。

但在我們的關係中,也有過問題,主要與史達林有關。有三件事:第一,兩次王明路線。王明是史達林的後代。第二,不要我們革命,反對我們革命。第三國際〔141〕已經解散了,還下命令,說你們不與蔣介石講和、打內戰的話,

中國民族有滅亡的危險。然而我們並沒有滅亡。第三,我第一次去莫斯科時,史達林、莫洛托夫〔36〕、貝利亞〔184〕就向我進攻。

為什麼當時我請史達林派一個學者來看我的文章?是不是我那樣沒有信心,連文章都要請你們來看? 沒有事情幹嗎?不是的,是請你們來中國看看,中國是真的馬克思主義,還是半真半假的馬克思主義。

你回去以後說了我們的好話。你對史達林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中國人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但史達林還是懷疑。只是到朝鮮戰爭時才改變了他的看法,也改變了東歐和其他各國兄弟黨對我們的懷疑。

這種懷疑是必然的:“第一,你們反王明;第二,不要你們革命,你們非革命不可;第三,到莫斯科要史達林訂條約,要收回中長路,那麼神氣。”在莫斯科,科瓦廖夫〔185〕招待我,費德林〔186〕當翻譯。我發了脾氣,拍了桌子。我說,我在這兒有三個任務:一、吃飯;二、睡覺;三、拉屎。

軍事學院有個顧問,在講戰例的時候,只准講蘇聯的,不准講中國的,不准講朝鮮戰爭的,只准講蘇軍的十大打擊。

讓我們自己講講嘛! 他連我們自己講都不讓。我們打了二十二年仗嘛! 在朝鮮還打了三年嘛! 請軍委把這個材料搜集一下,交給尤金同志,如果他要的話。

有些事情我們沒說,怕影響中蘇關係,尤其是在波、匈事件的時候。當時波蘭要趕走你們的專家,劉少奇同志在莫斯科建議你們撤走一部分,你們接受了,波蘭人就高興了,說他們有自由了。那時我們不能提專家問題,怕你們懷疑我們利用這個機會趕走專家。我們不趕,即使有十個波蘭趕,我們也不趕。我們需要蘇聯的説明。

我勸過波蘭人,要學習蘇聯。勸他們在反教條主義以後,提出學習蘇聯的口號。學習蘇聯,對誰有利? 對蘇聯有利,還是對波蘭有利? 這首先對波蘭有利。

我們要學習蘇聯,但首先要考慮到我們自己的經驗,以我們自己的經驗為主。

有些顧問,可以定個期限。如軍事、公安兩個部門的首席顧問,一直沒有個期限,換來換去,也不通知我們,也不徵求我們的意見。好比說派大使吧,你尤金走了,派另外的人來,如果不和我們商量,能行嗎?這種做法是不對的。你們派到我們公安部門的顧問,坐在那裡,如果中國人不告訴他情況,他能知道個什麼?

我勸你們去各省跑跑,與人民接觸,多瞭解情況。我同尤金同志談了多次,如果不是一萬次,也有一千次了。

專家中大部分人基本上是好的,個別人有些缺點。我們過去也有缺點,沒有主動多向蘇聯同志介紹情況。現在要克服這些缺點,採取積極的態度。這次就向他們介紹中國的總路線。介紹情況,一次不成,兩次;兩次不成,三次、多次。

這些話,都是由於搞核潛艇“合作社”引起的。現在我們決定不搞核潛艇了,撤回我們的請求。要不然就把全部海岸線交給你們,把過去的旅順、大連加以擴大。但是不要混在一起搞,你們搞你們的,我們搞我們的。我們總要有自己的艦隊,當二把手不好辦。

打起仗來情況就不同了,你們的軍隊可以到我們這兒來,我們的軍隊也可以到你們那兒去。如果在我們這兒打,你們的軍隊也應該聽我們的指揮。如果在你們那兒打,我們的軍隊比你們少的話,也應該聽你們的指揮。

我這些話很不好聽,你們可以說我是民族主義,又出現了第二個鐵托。如果你們這樣說,我就可以說,你們把俄國的民族主義擴大到了中國的海岸。

取消四個合營公司、撤銷旅順基地的是赫魯雪夫同志。史達林在世時,要在我們這兒搞罐頭工廠。我回答他說,你們給我們設備,説明我們建設,全部產品都給你們。赫魯雪夫同志誇獎了我,說我回答得好。但為什麼現在又搞海軍

“合作社”? 你們建議搞海軍“合作社”,怎麼向全世界講話?怎麼向中國人民講話?你們可以訓練中國人,同帝國主義鬥爭,你們作顧問。否則,旅順,不僅旅順,可以租給你們九十九年。搞“合作社”有一個所有權問題,你們提出雙方各占百分之五十。你們昨天把我氣得一宿沒有睡覺。他們(指在座的其他中國領導人)沒有氣,我一個人有氣。如果犯錯誤,是我一個人。

(周恩來:這是我們政治局的一致意見。)

這次沒談通,可以再談,可以每天向你談一次。不行,我可以去莫斯科同赫魯雪夫同志談。或者請赫魯雪夫同志來北京,把一切問題都談清楚。

(彭德懷:今年蘇聯國防部長馬利諾夫斯基同志給我打來一個電報,要求在中國海岸建設一個長波雷達觀測站,用來在太平洋指揮潛艇艦隊,需要的費用一億一千萬盧布,蘇聯負擔七千萬,中國負擔四千萬。)

這個問題和搞海軍“合作社”一樣,無法向人民講,向國外講,政治上不利。

(彭:彼得羅舍夫斯基,在作風上也很粗暴。他對我們的建軍原則,對我們在個別地方不採用蘇軍條例,很不滿。在一次軍委擴大會議上,福建軍區的葉飛〔198〕同志說,福建到處是山,蘇軍的練兵條例不完全適用,因為蘇軍條例主要是按平原的條件制定的。彼得羅舍夫斯基聽了很不滿意,當時就說:“你污辱了偉大史達林所創造的偉大的軍事科學。”他這樣一說,會場的氣氛很緊張。)

上面這些事,有的過去講了,有的沒有講。你們這樣大力地幫助我們,而我們又講你們的壞話,可能使你們難過。我們的關係,就好像教授與學生的關係。教授可能有缺點,學生是不是要提意見? 要提,這不是要把教授趕走,教授還是

好教授。

你們幫助我們建設海軍嘛! 你們可以作顧問。為什麼要提出所有權各半的問題? 這是一個政治問題。我們打算搞二三百艘這種潛艇。

要講政治條件,連半個指頭都不行。你可以告訴赫魯雪夫同志,如果講條件,我們雙方都不必談。如果他同意,他就來,不同意,就不要來,沒有什麼好談的,有半個小指頭的條件也不成。

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可以一萬年不要援助。但其他方面的合作還可以進行,決不會鬧翻。我們還是始終一致地支持蘇聯。我們可以在房子裡吵架。

我在莫斯科時同赫魯雪夫同志談過,你們不一定滿足我們的一切要求。你們不給援助,可以迫使我們自己努力。滿足一切要求,反而對我們不利。

政治上的合作很重要。在政治上,我們拆你們的台,你們不好辦;你們拆我們的台,我們也不好辦。

戰時,我們的一切軍港、一切機場, 你們都可以使用,一切地方你們都可以來。你們的地方,你們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我們也可以去。戰爭結束了,就回來。關於這點,可以先訂一個戰時協定,不要等到戰爭開始時才訂,要提前訂。在條約裡也要規定,我們也可以到你們那裡去,即使我們不去,也要這樣訂,因為這是個平等問題。平時,這樣做不行。平時你們説明我們建立基地,建設軍隊。

搞海軍“合作社”,就是在史達林活著的時候,我們也不幹。我在莫斯科也和他吵過嘛!

赫魯雪夫同志取消了“合作社”,建立了信任。這次提所有權問題,使我想起史達林的東西又來了。可能是我誤會了,但話要講清楚。

你昨天說,你們的條件不好,核潛艇不能充分發揮力量,沒有前途,中國的條件好,海岸線長,等等。你們從符拉迪沃斯托克經庫頁島、千島群島出大洋,條件很好嘛!

你們講的話,使我感到不愉快。請你照樣告訴給赫魯雪夫同志,我怎麼說的,你就怎麼講,不要代我粉飾,好讓他聽了舒服。他批評了史達林,現在又在搞史達林的東西。

分歧還是有的。我們的,有的你們不同意;你們的,有的我們不同意。比如,我們的“人民內部矛盾”、“百花齊放”,你們就那麼滿意呀!

史達林支持王明路線,使我們的革命力量損失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當革命處在關鍵的時候,他不讓我們革命,反對我們革命。革命勝利後,他又不信任我們。他大吹自己,說什麼中國的勝利是在他的理論指導下取得的。一定要徹底打破對他的迷信。史達林對中國所做的這些事,我在死以前,一定寫篇文章,準備一萬年以後發表。

(尤金:對於中共的各項政策,我們蘇共中央的態度是:中國問題怎樣解決,是中國同志自己的事情,因為他們最瞭解情況。同時,我們認為,議論像中共這樣偉大的黨的政策是否正確,是輕率的、傲慢的。)

只能說是基本上正確。我自己也犯過錯誤,由於我的過錯,在戰爭中也打過敗仗,比如長沙、土城等四次戰役。如果說我基本上是正確的,我就很高興了。只能說我基本上正確,是接近實際的。

建立潛艇艦隊的問題,這是個方針問題:是我們搞你們幫助,還是搞“合作社”,這一定要在中國決定。赫魯雪夫同志也可以來,因為我已經去過他那裡了。

對於什麼都不能迷信。比如,你們一位元專家,根據一個院士的一本書,就說我們山西的煤不能煉焦。這樣一來就完了,我們沒有煉焦煤了,因為山西的煤最多嘛!

在長江大橋工作過的蘇聯專家西寧同志,是一個好同志。他的建橋方法,在你們國內一直沒有用武之地。大型的不讓他搞,讓他搞個中型的嘛! 中型的也不讓他搞,讓他搞個小型的嘛! 小型的也不讓搞。但是,他到我們這兒來一說,滿

有道理。反正我們什麼也不懂,就請你搞吧! 結果一試驗就成功了,成了世界上第一流的科學工作。

我沒有見過西寧同志。我和建設長江大橋的很多領導同志談過話,他們一致反映:西寧是個好同志,一切工作他都親自參加,工作方法很好,凡事都和中國同志一起做。大橋修好了,中國同志學會了很多東西。你們當中誰認識他,請代我向他問候。

不要在專家中,在兩黨和兩國的關係中造成一種緊張氣氛,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們的合作是全面的,是很好的。你要向使館的工作人員和專家們講清楚,不要說毛澤東同志提了意見,可不得了了。

有些問題早就想講,但過去情況不好,發生了波、匈事件,你們政治上有困難,不宜於講。比如專家問題,那時我們不好講。

史達林後來也很好了,中蘇訂了條約,幫助了朝鮮戰爭,搞了一百四十一項。當然,這不都是他個人的功績,是整個蘇共中央的功績。因此,我們不強調史達林的錯誤。

根據談話記錄稿刊印。

 

注釋:

36  莫洛托夫(一八九○ —— 一九八六),一九四六年至一九五三年任蘇聯部長會議副主席。

77  米高揚(一八九五 —— 一九七八),一九五○年時任蘇聯部長會議副主席。

141 第三國際即共產國際,一九一九年三月在列寧領導下成立。一九二二年中國共產黨參加共產國際,成為它的一個支部。一九四三年五月,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主席團通過決定,提議解散共產國際,同年六月共產國際正式宣佈解散。

146 赫魯雪夫(一八九四 —— 一九七一),一九五三年九月任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一九五八年三月任蘇聯部長會議主席。一九六四年十月被解除領導職務。

168 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四日至十六日在莫斯科召開了社會主義國家共產黨和工人黨代表會議。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匈牙利、波蘭、民主德國、羅馬尼亞、捷克斯洛伐克、蘇聯、越南、蒙古、朝鮮和中國等十二個國家執政的共產黨和工人黨代表團參加了會議。會議通過的《社會主義國家共產黨和工人党宣言》(也稱《莫斯科宣言》),總結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經驗,提出了各國共產黨爭取和平和社會主義的鬥爭任務,規定了社會主義國家和政黨之間的關係準則,並要求各國共產黨創造性地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這對當時加強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和社會主義事業,在一定程度上起了有益的作用。

170 小平即鄧小平,一九○四年生,四川廣安人。當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務院副總理。

177 一九五八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國方面根據蘇聯軍事專家的意見,向蘇聯提出為發展中國海軍核潛艇提供技術援助的要求。同年七月二十一日,蘇聯駐華大使尤金以赫魯雪夫的名義向毛澤東表示,蘇聯沿海的自然條件不利於充分發揮核潛艇的作用,要求利用中國沿海的良好條件建立中蘇共同核潛艇艦隊。由於蘇方的這一建議有損中國的主權,中國方面撤銷了請蘇方就發展核潛艇提供技術援助的要求。

178 一九五○年三月和一九五一年七月,中蘇兩國政府分別簽訂有關創辦中蘇股份公司的四個協定,在中國境內開辦民用航空公司、石油公司、有色及稀有金屬公司和造船公司。這四個合營企業的建立對當時中國的經濟建設起了積極作用。但由於蘇方企圖把合營企業變為獨立於中國主權之外的經濟實體,在一些做法上損害了中國的權益。一九五四年十月十二日,中蘇兩國政府簽署聯合公報,蘇方承諾於一九五五年一月一日前將四個中蘇股份公司中的蘇聯股份出售給中國。蘇聯股份移交後,中蘇民用航空公司由中國民用航空局接收,其餘三個公司分別改名為新疆石油公司、新疆有色金屬公司和大連造船廠。

179 季諾維也夫(一八八三 —— 一九三六),十月革命前夕擔任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布爾什維克)中央政治局委員。因反對舉行武裝起義並洩露起義計畫而遭列寧的嚴厲批評。後任彼得格勒蘇維埃主席、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主席等職。一九二七年被開除出黨。一九三六年在“肅反”中被處決。

180 布林加寧(一八九五——一九七五),當時任蘇聯部長會議主席。

181 庫西寧(一八八一 —— 一九六四),當時任蘇聯共產黨中央主席團委員和中央書記處書記。

182 蘇斯洛夫(一九○二 —— 一九八二),當時任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書記。

183 指我國第一個五年計劃期間,由蘇聯援助中國建設的一百五十六項大中型工業專案。這些建設項目是中蘇兩國政府一九五○年至一九五四年間經過反復協商後分批確定的,後調整為一百五十四項。一九六○年由於蘇聯單方面廢棄協議,實際進行施工的項目為一百五十項。

184 貝利亞(一八九九 —— 一九五三),一九四九年時任蘇聯部長會議副主席。

185 科瓦廖夫,一九五八年時任蘇聯駐華專家總負責人。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曾陪同毛澤東訪問蘇聯。

186 費德林,蘇聯漢學家。長期在蘇聯外交部門擔任中文翻譯。曾任蘇聯駐華使館文化參贊。

198 葉飛,一九一四年生,福建南安人。一九五八年時任中共福建省委書記、省長,福州軍區政治委員。

原載:《毛澤東外交文選》,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1994。

廣告

0 Responses to “毛澤東:同蘇聯駐華大使尤金的談話 (一九五八年七月二十二日)”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最多人點選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2,193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