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料重刊:毛澤東談台灣問題

中國兩岸的分裂有複雜的國際與歷史背景,數十年來台灣的統獨之爭擾攘不休,但台灣不論政界、學界或一般民眾的絕大多數人,對其中涉及的關鍵因素矇然無知,徒憑主觀的情感與浮薄的認識,逞口舌之辯,非徒無益,且日陷台灣於危局中而不自知。毛澤東在1950、60年代對台灣問題的幾個重要談話,談到1958年金門砲戰的真實內情與中共對兩個中國問題的基本立場,我們重刊這些1990年代才解密的關鍵史料,希望讓更多人對兩岸關係的癥結有清楚的認知,從而在統獨問題上能有明智的判斷。──編者

 

  美國必須從臺灣撤軍

 

(一九五九年五月十日)

 

臺灣問題暫時不能解決,問題是美國霸佔著。它不走,我們也不想去趕它。

臺灣人民很不喜歡美國人,也不喜歡蔣介石。但是要蔣介石好呢,還是不要他好? 現在要他好,他是親美派,但他還想自己統治。另外一批人也是親美派,但想完全投降美國。

現在的一個具體問題是:蔣介石明年還做不做總統。美國不想讓他做,但我們認為他應該做。他想要有自己的軍隊。你們知道,一九五七年五月二十四日臺灣人民打爛了美國使館〔212〕。美國人懷疑是蔣介石的兒子蔣經國搞的, 他們認為蔣經國不可相信,因為他去蘇聯住了十來年,娶了俄國老婆。

去年打金門〔199〕,那裡沒有美國軍隊, 只有美國一個工作組,十幾個人。這個地方和美國沒有條約關係,而臺灣卻和美國有條約關係〔117〕。 我們打金門是內戰問題。杜勒斯〔97〕的方針是叫我們和蔣介石都不打。我們說,你們管不著,這是我們中國的地方,我們打不打是我們的事,你們不要多管。我們和你們美國只在一點上有關係,就是要求你們從臺灣撤軍。正因為這樣,我們才在日內瓦、華沙同美國談判〔201〕。美國要簽訂一個聲明,要蔣介石不打我們,要我們也不打蔣介石。我們說不行,金、馬、台、澎問題是我們的內政,你們管不著,唯一的問題就是請你們搬家。

看來我們和美國還得談下去。它不贊成我們,我們也不贊成它,談多久我們不知道。已經談了三年半,恐怕還會談十年,這是世界上最長的談判。你們不要怕我們會打臺灣。我們打金、馬是為了幫助蔣介石,因為美國想把金、馬讓給我們,自己佔據臺灣。我們放棄金、馬,都給蔣介石。蔣介石一困難,我們就打金、馬,美國就可以讓蔣介石繼續做總統。

美國有戰爭邊緣政策,主要是為臺灣問題而想出來的。去年我們也採取“邊緣政策”。我們打金、馬和蔣介石的增援船隻,蔣介石就請美國幫助。美國人來了,但只在十二海裡以外。我們光打蔣介石的船,不打美國船。美國船升起國旗,叫我們不要打它。美國一炮也沒有打我們,我們也沒有打它。所以大家都在戰爭邊緣上。

美國空軍很守規矩,它總是和我們的海岸保持一定的距離。有一次我們打下了一架美國飛機,因為它越了境,但美國不作聲,不要我們賠。美國是強國,霸佔的地區太寬,它的十個指頭按著十個跳蚤動不了啦,一個跳蚤也都抓不住。力量一分散,事情就難辦了。

 

根據談話記錄稿刊印

注釋

97  杜勒斯(一八八八 —— 一九五九),美國共和黨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多次代表美國政府出席國際會議。一九五○年任杜魯門政府顧問。一九五三年至一九五九年任美國國務卿。他在國際活動中,鼓吹“冷戰”,推行“戰爭邊緣”政策,威脅要實行“大規模核報復”以及對社會主義國家進行“和平演變”等戰略。一九五○年他參與策劃美國政府利用朝鮮戰爭的機會武裝侵佔中國領土臺灣。一九五四年他又策劃美國政府同臺灣當局簽訂《美台共同防禦條約》,企圖使霸佔臺灣的行為合法化,將臺灣長期作為美國的軍事基地。

117  一九五○年六月朝鮮戰爭爆發後,美國總統杜魯門在公開宣佈武裝干涉朝鮮內戰的同時,命令其海軍第七艦隊侵入臺灣海峽。美國為使侵略中國領土的行為“合法化”,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二日與臺灣當局簽署了《共同防禦條約》。該條約規定:美國幫助臺灣當局維持並發展武裝部隊;臺灣遭到“武裝攻擊”時,“美國將採取行動”,對付“共同危險”;美國有在臺灣、澎湖及其附近部署陸、海、空軍的權利,還可擴及到經雙方協議所決定的“其他領土”。一九五五年三月三日條約生效。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五日,美國政府就美利堅合眾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發表的聲明宣佈,美台《共同防禦條約》將予以終止。一九八○年一月一日起該條約正式廢除。

199 一九五八年七月,臺灣國民黨當局在美國的支持下叫嚷“反攻大陸”,並不斷炮擊福建沿海村鎮。為嚴懲國民黨軍,反對美國侵犯中國主權,人民解放軍福建前線部隊奉命於八月二十三日開始對國民黨軍金門防衛部和炮兵陣地等軍事目標進行炮擊,封鎖了金門島,中斷國民黨軍的補給。九月初,美國向臺灣海峽地區大量增兵,派軍艦、飛機直接為國民黨軍運輸艦護航,公然入侵中國領海。為打擊美國的侵略行徑,我前線部隊又於九月八日對金門國民黨軍和海上艦艇進行全面炮擊。至一九五九年一月七日,共進行七次大規模炮擊,十三次空戰,三次海戰,擊落擊傷國民黨軍飛機三十六架,擊沉擊傷軍艦十七艘,斃傷國民黨軍七千餘人。金門炮戰一直延續至一九七九年元旦中美建交時停止。

201 指中美大使級會談。一九五五年四月二十三日,周恩來總理在亞非會議八國代表團團長會議上聲明:中國政府願意同美國政府談判,討論和緩遠東緊張局勢問題,特別是和緩臺灣地區緊張局勢問題。同年七月二十五日,中美雙方就大使級會談達成協議,並於八月一日在日內瓦舉行首次會談。此後由於美方缺乏誠意,會談中斷。一九五八年八月金門炮擊開始後,美國政府公開表示準備恢復會談,雙方隨即於九月十五日在波蘭華沙復會。迄至一九七○年二月二十日,中美大使級會談共舉行了一百三十六次。由於美方堅持干涉中國內政的立場,會談在和緩和消除臺灣地區緊張局勢問題上未取得任何進展。

212 一九五七年三月二十日,駐台美軍士兵雷諾將路過美軍住宅的中國人劉自然槍殺。五月二十三日,兇手雷諾被美軍顧問團軍事法庭宣判無罪釋放。二十四日,臺北等地數萬民眾舉行反美示威遊行,要求懲辦罪犯。示威群眾衝擊並搗毀美國駐台大使館和新聞處,包圍美國軍事顧問團總部和臺北市警察局。國民黨當局竟調動軍隊鎮壓民眾,並由蔣介石親自向美國大使道歉,表示賠償美國大使館所遭受的損失。

 中國大陸同臺灣的關係不同於

           兩個德國、兩個朝鮮、兩個越南

 

(一九五九年十月二日)

 

我們歷來都講,臺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中國一定要解放臺灣,解放的辦法有兩個:一個是用和平的方法,一個是用戰爭的方法。萬隆會議時,周恩來總理就聲明過,願意同美國坐下來談判。後來就談了,一氣談了四年,先在日內瓦,

後到華沙;先是一個星期一次,後來是兩個星期一次、一個月一次,現在是兩個月一次。雙方都不想中斷談判,美國曾經中斷過一個時期,後來我們去了一封信,說不談不好,並且提出了談判時間。他們說,限定時間,他們不能遵守,但是談判可以恢復。我們說談判可以拖一年,後來金門一打炮,談判就恢復了。談判地點,根據美國的意見遷到了華沙。在談判中,我們只是向他們提出一點,就是要他們從臺灣撤軍,撤軍就沒事了嘛。剩下來的就是我們同蔣介石的事了,我們可以同蔣介石公開談判。可是,美國不幹,他們怕蔣介石同我們談判。我們在金門打了炮,實際上並不是戰爭。我們並不想一下子把臺灣等地拿下來,可以把它們放在蔣介石的手裡,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沒有關係。金門、馬祖可以不拿下來,並不想為此而打仗。

中國問題和德國問題不同,不僅因為人口多少不同,而且因為中國在戰時是個同盟國,戰後是個戰勝國,而德國是戰敗國。 德國是用國際條約,即用波茨坦條約〔118〕分開的。朝鮮三八線〔88〕是在波茨坦會議上劃定的,後來經過朝鮮戰爭,由金日成同志和我們志願軍同美國人談判又重新劃定了這條線。 南越和北越是由日內瓦會議〔95〕決定的。而臺灣和中國大陸的分裂,並無任何國際協定來規定,因此英國對於美國侵台並不滿意,甚至就連美國國內也有人不。

 

根據談話記錄稿刊印。

注釋

88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投降時,美、蘇兩國商定在朝鮮國土上以北緯三十八度線作為兩國接受日軍投降的臨時分界線,分界線以北為蘇軍受降區,以南為美軍受降區。這條線通稱“三八線”。一九五○年六月朝鮮戰爭爆發時,這條線以北地區已經建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以南地區則在美帝國主義扶植的李承晚集團統治下。當時,美國打著聯合國軍的旗號出兵干涉,於九月十五日在朝鮮西海岸仁川登陸,隨後越過“三八線”向中、朝邊境大舉進犯,嚴重威脅中國的安全。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中國人民志願軍同朝鮮人民軍並肩作戰,沉重打擊了美國的侵略,迫使它於一九五三年七月在朝鮮停戰協定上簽字。

95  日內瓦會議指一九五四年四月二十六日至七月二十一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討論和平解決朝鮮問題和恢復印度支那和平問題的國際會議。中、蘇、美、英、法五國參加所有兩項議題的討論。朝鮮北南雙方及美、英、法以外的其他十二個侵朝國家參加了朝鮮問題的討論,越南民主共和國、老撾、柬埔寨和南越傀儡政權參加了印度支那問題的討論。關於朝鮮問題沒有達成任何協議;關於恢復印度支那和平問題,分別達成關於在印度支那三國停止敵對行動的協定和《日內瓦會議最後宣言》(總稱日內瓦協議),實現了印度支那的停戰。

118   波茨坦會議是一九四五年七月十七日至八月二日蘇、美、英三國首腦和外長在德國柏林西南的波茨坦舉行的會議,也稱柏林會議。會議同意設立中、蘇、美、英、法五國外長會議,進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締結和約的準備工作和商討成員國間的有關其他問題。會議討論了在蘇、美、英、法佔領德國期間,處置德國的政治和經濟原則,包括解除德國武裝,剷除或控制可供軍事生產的德國工業,摧毀納粹黨的一切組織和制度,逮捕和審判納粹戰犯以及德國的賠償,對義大利、保加利亞、芬蘭、匈牙利、羅馬尼亞的政策等問題。八月二日,與會國簽訂了《柏林(波茨坦)會議議定書》和《柏林(波茨坦)會議公報》,通稱《波茨坦協定》。

 

 

不能把臺灣問題上的國際問題

                同國內問題混淆起來

 

(一九五九年十月五日)

 

臺灣問題很複雜,又有國內問題,又有國際問題。就美國說, 這是一個國際問題,國際問題只能用和平道路解決,不能用武力解決。我們不在同美國談判,可是美國沒拿出名堂來。以前我們在日內瓦談,現在在華沙談,問題沒有解決。

我們要求美軍撤出臺灣,他們不幹,我們只能等,他們要多少時間撤出,我們就等多少時間。我們不會首先同美國打起來的,同志們放心好了。就蔣介石說,臺灣是一個國內問題。是否一定要用武力解決呢? 也不是,我們準備同蔣介石談,

但他不幹。我們沒有辦法,可能有一天會打起來的。國內問題有兩個解決辦法,和平解決或武力解決。有人把臺灣問題上的國際問題同國內問題混淆了起來。臺灣只有幾百萬人口,幾年不收回臺灣(包括金門在內)也不要緊。

在臺灣問題上,美國企圖搞“兩個中國”,一個大中國,一個小中國。他們說,德國有東德、西德兩個,為什麼不能有兩個中國? 我們說德國是戰敗國,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是我們的敵人,按照波茨坦協定的規定分為兩個。中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是個同盟國。按邱吉爾、羅斯福、蔣介石參加的開羅會議〔213〕的規定,臺灣從日本手裡歸還中國。 臺灣本來就是中國的,日本人暫時佔領了,日本失敗後歸還中國。蔣介石失敗後跑到臺灣,在臺灣建立政府。全世界還有許多國家同臺灣當局有外交關係。我們反對“兩個中國”,蔣介石也反對“兩個中國”,我們有一致之處,有共同點。

根據談話記錄稿刊印。

注釋

213 開羅會議是一九四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六日中、美、英三國首腦蔣介石、羅斯福、邱吉爾在埃及首都開羅舉行的會議。會議商討了聯合對日作戰計畫及擊敗日本後如何處置日本的問題。同年十二月一日發表的《開羅宣言》規定:剝奪日本一次大戰後在太平洋地區奪取或佔領的一切島嶼,把日本侵佔的中國領土如東北、臺灣、澎湖列島歸還中國。把日本從它用武力或貪欲所攫取的所有土地上驅逐出去,使朝鮮自由獨立,堅持日本無條件投降。

 

 

* 這裡選輯的三部分文字,(一)是毛澤東同德意志民主

共和國人民議院代表團談話的節錄;(二)是毛澤東同

蘇共中央第一書記赫魯雪夫談話的節錄;(三)是毛澤

東同拉丁美洲十七國共產黨代表團談話的節錄。

 

同斯諾談臺灣問題及其他*

(一九六○年十月二十二日)

 

愛德格·斯諾(以下簡稱斯):關於臺灣問題,不知主席有沒有看到在美國所進行的一場激烈辯論? 是甘迺迪〔245〕和尼克森〔246〕兩個人關於馬祖和金門問題以及美國對遠東政策問題所進行的辯論。

毛澤東主席(以下簡稱毛):看了一些。

斯:他們爭論得那麼激烈,報上經常出現馬祖和金門的名字,所以有一個人就編了一個笑話,說人們已經忘了兩個總統候選人的名字,忘記了他們叫尼克森和甘迺迪,而以為他們叫馬祖和金門。

毛:他們拿這個問題用在他們的競選上面,這是因為美國人怕打仗。這兩個島靠大陸太近,甘迺迪就用這點想爭取選票。

斯:但是,這也反映了一個事實,就是說在這個問題上,美國輿論有很大的分歧。一般說來,人們對這次競選反應冷淡,但這個問題卻引起了極大的興趣,因為很多人反對美國的現行政策,所以這是一個真正的問題。

毛:尼克森有他的想法,他說非保護這兩個島不可。他也是為了爭選票。這個問題使美國競選有了生色。尼克森講過了頭,他說得好像美國政府有義務保護這兩個島。美國國務院說沒有義務保護這兩個島。究竟保護不保護,要看時局,

要按照當時的情況,由總統作決定:這是艾森豪〔103〕兩年前的聲明。

斯:有人提出這樣一個問題:根據美國的憲法,新總統在十一月初選出後,還不馬上上任,而要等到明年一月。他們說,如果甘迺迪當選,而中國卻在十一月六日去佔領金門和馬祖,那時怎麼辦?

毛:他們是這樣提問題的?

斯:直到明年一月,艾森豪還是總統。

毛:我們不是這樣看待這兩個島嶼的。我們對這個問題有過公開聲明,就是讓蔣介石守住這兩個島嶼。我們也不切斷他們的給養。如果他們給養不夠,我們還可以接濟他們。我們要的是整個臺灣地區,是臺灣和澎湖列島,包括金門和馬祖,這都是中國的領土。關於這兩個島嶼,現在在蔣介石手裡,還可以讓他們守住。看來,美國競選的人還沒有查清這個材料。

斯:很可能。

毛:這個問題有什麼可爭的? 我們要的不只是金門、馬祖這兩個島嶼,而是整個臺灣和澎湖列島。這個問題可能要攪很長的時間。現在已經攪十一年了,比方再過兩個十一年吧,或更長的時間,都有可能。因為美國政府不願意放棄臺灣。它不願意放棄,我們也不去打,我們和它談判〔201〕,先在日內瓦,後來在華沙。它在臺灣,我們也不會打。我們要談判解決,不要武力解決。這條道理美國政府早已知道。金門、馬祖我們也不去打,我們過去有過公開聲明的。因此,戰爭的危險是沒有的,美國可以放心繼續霸佔臺灣。今年已經是十一年了,又過十一年,再過十一年,不是三十三年了嗎?也許在第三十二年,美國會放棄臺灣的。

斯:我想主席是要等到蔣介石的士兵都成了三條腿的人的時候。

毛:主要是美國政府的問題,不是蔣介石或者其他人的問題。蔣介石的人如果成了三條腿,臺灣還是有人的,還是有兩條腿的人。人是能夠隨便找到的。

斯:主席是否真的認為,美國的立場還要十一年,甚或二十二年才會有改變? 美國的局勢現在發展得非常快,要變起來也會是很快的。這種變化當然同外來因素有關。總之,局勢會起變化的。

毛:也許。你在你的文章裡有一條,說我們對美國承認中國的興趣比我們對進聯合國的興趣小,好像我們對進聯合國的興趣要大一些。我看,不是這樣,不能這麼講。在聯合國裡,是不應該由蔣介石代表中國的,應該由我們代表,早就應該如此。但是,美國政府組織了多數國家,不讓我們去。這也沒有什麼不好,我們並不急於進入聯合國。急於要我們進入聯合國的是另外一些國家,當然不包括美國在內。英國現在不得不聽美國的話。但是,英國的本意可能就是你所說的那個,就是如果我們在聯合國外無法無天,不如把我們套在聯合國裡守規矩好。 有相當多的國家希望中國守規矩些。你知道, 我們打過遊擊,野慣了。那麼多規矩,令人難受,是不是? 不進聯合國,對我們有什麼損失呢?沒有什麼損失。

進聯合國有多少好處呢? 當然,有一些好處,但說有很多好處就不見得。有些國家爭著要進聯合國,我們不甚瞭解這種情緒。我們的國家就是一個聯合國,我們的一個省就比有的國家大。

斯:我也經常這樣說。

毛:他們對我們進行經濟封鎖,就和國民黨那時對我們的經濟封鎖一樣。很感謝國民黨對我們的經濟封鎖,使得我們沒有辦法,只好自己搞 ,致使我們各個根據地都搞生產。國民黨在一九三七、一九三八、一九三九年還給我們發餉,

從一九四○年開始就實行封鎖。我們要感謝他們,是他們使我們自己搞生產,不依賴他們。現在美國也對我們實行封鎖,這個封鎖對我們有益處。

斯:我記得在一九三九年的時候主席就對我說過,我們有八點要感謝國民黨的。一點是,因為共產黨發展太慢,所以國民黨就實行經濟封鎖,迫使我們更快地發展。另一點是,因為共產黨的軍隊新兵太少,所以蔣介石就把更多的人關到監獄裡去,等等。後來,主席的這幾點意見都被證明是正確的。事實上,愈是壓迫人民,人民的力量就發展得愈快。

毛:就是這個道理。

斯:你在你的一篇文章裡說:帝國主義的規律是,反對殖民地人民爭取自由的努力,失敗,再反對,再失敗。他們對中國的封鎖肯定是失敗了。但是,這並沒有使他們放棄這種想法。現在他們又在醞釀對古巴實行經濟封鎖。我認為,這也是要失敗的。很難理解他們想從此得到什麼結果,不過看樣子,他們還是要對古巴實行禁運的。

毛:現在是部分的禁運,這對古巴沒有多大影響;有可能走到全面禁運,影響就比較大些。但是他們要把古巴卡死也不可能,古巴是有路可走的。現在古巴總比過去我們在延安好。

斯:我還想提一個問題。再過十年到二十年,你們就會達到工業化的目標。到那個時候,由於原子能和電子學的廣泛應用,世界的經濟基礎將會有很大的改變。當然到那個時候,或者比那個時候要早得多,中國也會有原子能。有些美國人認為,中國要得到原子能,那是遙遠的將來的事。另一方面,他們又害怕中國一旦有了原子彈,就會馬上不負責任地使用它。

毛:不會的。原子彈哪裡能亂甩呢? 如果我們有,也不能亂甩,亂甩就要犯罪。

斯:儘管中美之間現在並沒有和平條約和協定,儘管有些美國人認為美國和中國之間實際上處於半戰爭狀態,但是全世界的和平每天都取決於中國的責任感。這種責任感首先是對中國人民的,其次也是對全世界的,而中國是其中的一

部分。您同意我這種說法嗎?

毛:對。不管美國承認不承認我們,不管我們進不進聯合國,世界和平的責任我們是要擔負的。我們不會因為不進聯合國就無法無天,像孫悟空大鬧天宮那樣。我們要維持世界和平,不要打世界大戰。我們主張國與國之間不要用戰爭來解決問題。但是,維持世界和平不但中國有責任,美國也有責任。解決臺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這點我們是要堅持的。雖然如此,我們不打。美國人在那裡,我們去打嗎? 我們不打。美國人走後,我們就一定打嗎? 那也不一定。我們要用和平的方法解決臺灣問題。我國好多地方就是用和平方法解決的。北京就是用和平方法解決的,還有湖南、雲南、新疆。外面有一種說法,好像在各國共產黨中,中國共產黨特別調皮,不守規矩,不講道理,是亂來的。你來了幾個月,那種話不可全信。你講過外面有人說,中國是一個大兵營和一個大監獄。對蔣介石的中國這樣說,確實是像的,當時北京、南京、上海確實都是兵營。解放後,通過改造、教育,中國大有不同了。

斯:我的確能夠說,我的印象是中國現在同過去大為不

同了。

根據談話記錄稿刊印。

 

* 這是毛澤東同美國作家、友好人士愛德格·斯諾談話

的一部分。

注釋

103  艾森豪(一八九○ —— 一九六九),美國共和黨人。一九五三年至一九六一年任美國總統。

245 甘迺迪(一九一七 —— 一九六三),美國民主黨人。一九六○年時是美國參議員、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同年十一月當選美國總統。一九六三年遇刺身亡。

246  尼克森(一九一三 —— 一九九四),美國共和黨人。一九六○年時是美國副總統、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一九六八年當選美國總統。他在任期內,曾於一九七一年七月派遣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秘密訪問中國,改變了中美兩國在外

交上長期隔絕的局面。一九七二年二月首次訪問中國並在上海同中國方面發表中美聯合公報,使中美關係開始走向正常化。

來源:《毛澤東外交文選》,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 世界知識出版社,1994年出版。

 

 

廣告

0 Responses to “史料重刊:毛澤東談台灣問題”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8,126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