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佔中“商討日”的協商民主實踐(王曉川)

自1990年代初,西方學術界鑒於資本主義民主的代議制與政黨政治成了少數所謂精英把持政治決策的寡頭統治,絕大多數民眾無法參與攸關國計民生的重要議題的決策過程,淪為被政客操縱以獲取權力的工具,因而有不少政治學者開始鼓吹審議式民主〔或譯協商式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理論,並吸引了一些社會團體與個人力求付諸實踐。但由於審議式民主論的主要基礎是德國自由主義左翼理論家哈伯馬斯(J.Habermas)脫離了社會經濟結構而發展出來的商議理論(discourse theory),在理論上有內在的重大缺陷,二十多年來,各地實踐效果不彰。王曉川先生抱著對審議式民主的熱情,給我們寄來介紹香港「佔領中環運動」審議日(協商日)的文章,不無參考價值,我們全文登載。至於對審議式民主理論的剖析則留待來日我們對資本主義民主模式的全面批判再加詳論。───編者

在民間社會,或者某個廣泛的社會運動內部是有著複雜的構成的,參與者不但身份、視角、觀點各異,甚至參與和發聲的能力也大不相同,在這樣的前提下,如何開展廣泛的商討,乃至進行得到相對更民主的共識和決策,避免集體決議被少數位重聲高者所左右,這是社會運動者面臨的一個普遍問題。近日,香港佔中運動(佔領中環運動)舉行了首次商討日活動,通過人人平等參與的協商形式,為該運動確立了今後的議程和方向,這種協商民主式的實驗,值得我們關注和學習。

佔中運動的首次“商討日”

在介紹這次佔中商討日實踐之前,我們先瞭解下香港的佔中運動。中環地區是香港的政治及商業中心,香港的心臟地帶,香港政府機關和很多銀行、跨國金融機構及外國領事館都設在這裡。與2008年那波全球同步的反金融霸權運動不同,此次佔中由戴耀廷、朱耀明、陳健民於2013年1月發起,旨在表達不滿、爭取普選的運動,是香港各界民主力量積極參與的一場反對既有體制的社會運動,包括了各種黨派、社團和主張。

佔中運動經過數月的籌備醞釀,計畫於6月9日舉行第一次商討日活動,希望來自一百餘家團體的代表、各界積極分子和市民代表一起來建言獻策、凝聚共識,為佔中運動商討出今後一個階段的發展思路和關注議程,也希望藉此使該運動融合各界的不同願景、得到民意的授權和參與。

商討日當天,共有600位各社團代表和積極分子,以及100位受邀市民前來會場——香港大學參與。會議從下午兩點半開始持續到六點結束,首先是三位發起人代表協調委員會介紹他們心目中的佔中運動宗旨,並與台下的與會者們互動,大家明確了基本的共識。然後七百多名與會者們被電腦隨機分配成20各小組,分別開展討論,商定佔中應該關注的問題。最後由秘書處將各組議定的兩個議題(共80個)匯總到一起,並從中整合出若干個(這次最終是七個)來,並作為該運動的決議向全體與會者和媒體公佈。商討日就算成功完成任務了。

商討日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分組討論了(共計90分鐘)。十多位與會者不分黨派領袖、專家名人、普通市民和具體觀點如何,被隨機安排在一組,由一位觀點中立的協調員主持,每人輪流提出自己認為重要的佔中議題。(以E組為例,該組共有十七位參與者,包括律師、議員、學生、教友、中環白領等,有的組員沒有參與過任何社會運動,有的卻不但是參與者還是發起人。他們在一位協調員的主持下,共提出了十三個議題。)然後經由討論和調解員的維持,選出兩個本組公認最重要的議題。最後匯總到大會秘書處。

首次商討日主要是為佔中運動的第一階段商定議程,九月和明年一月,還會有第二、第三次的商討日,為該運動的重大決策和下階段發展進行協商。

協商民主的實踐

佔領中環運動引入商討日形式,原是發起人想要實踐協商民主的高調實踐,而實施之後也確實給當地社運人士帶來了觸動和思考,在相關網群上,對此次商討日形式和協商民主的思考出現了好多(參見文後的參考連結)。下面我們就此問題展開一些經驗上和理論上的分析。

據佔中發起人介紹,“商討日”(英文叫Deliberation Day,臺灣叫“審議日”)的思路來自美國政治學者Bruce Ackerman 和James Fishkin的研究和創見。用徐少驊的話講,“商討日”是“希望通過一個非常嚴謹的程式和方法,冗長的時間,多人參與,最重要的是增強民主參與、審慎決議,並達至‘民意授權’”。他們眼見當下代議制民主的實踐缺陷,民意經常被政黨政治和投機政客所操控,民眾的政治參與僅限於對幾個口號或人物的幾年一次表決,民眾權益和聲音無法真正影響到政治決策中去。所以,要探索一種參與式的協商性的民主新機制,於是有了“商討日”。

經由“商討日”的進行,社會運動將議事、決策權交給更廣泛的參與者(而非政黨骨幹、專家名人和精英階層),獲得了民眾的廣泛參與。包括普通百姓參與者的多元商討,不但幫助黨團和社運骨幹開拓了思維、完善了方案,也由於更深入和植根民眾而變得更有底氣。至於普通參與者也從商討中獲得了空前的參與感,並得以在商討過程中對相關政治問題有了更充分的思考。

上世紀政黨政治和代議制民主在世界各地普及,雖然在初期起到了大眾動員和反映民意的作用,但是後來則淪為政客、政黨的操縱工具。人們幾年一次的熱情換來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於是理論界開始探索協商式民主和參與式民主等新形式,行動界則通過更自主更活躍的社會運動介入政治。特別在1968年世界革命之後,社會變革多由黨國體制外的各類新社會運動發起,這些運動往往訴求多元、組織蕪雜、缺乏有形的中心和組織,如何回擊空前強大的跨國精英聯盟?怎樣在各種民間努力之上凝聚共識、形成合力?探索出“商討日”這樣的模式也就是很多人努力的方向了。

這次佔中運動高調舉行商討日,當然是想讓香港更多民眾瞭解和運用該形式。然而,在香港之外,商討日或類似的協商民主形式其實已經在各地逐漸生根發芽,在1999年西雅圖等反對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歷次戰役中,在每年一屆的全球性社運盛會——世界社會論壇,在2011年美國的佔領華爾街等運動中,與會者都通過類似形式商討問題、集體決策。使得整個運動不再被少數發起者和積極分子壟斷,而真正成為廣泛參與的大眾運動。甚至在中國的溫嶺等地,也有協商民主成功開展、頗具收穫的經驗。

協商民主擁有未來

正像佔中運動發起人所說的,這次運動本身也許並不一定能獲得成功,但這次的商討日,卻是自2010年民主力量內部分裂以來的第一次各派大會商,這也是協商民主在香港的首次大規模實踐和推介。當地社運人士若能從中積極吸取經驗教訓,協調好各方面的力量和訴求,並與民眾更深入的融合互動,也一定能夠有助於他們壯大力量、扎實前行。當然,其他地方的社會運動也面對著同樣的形勢,這些經驗對我們也大有助益。

【參考連結】

徐少驊:“商討日”引入“審議式民主”

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E5%95%86%E8%A8%8E%E6%97%A5-%E5%BC%95%E5%85%A5-%E5%AF%A9%E8%AD%B0%E5%BC%8F%E6%B0%91%E4%B8%BB/

戚本盛:商討民主的種子

http://thehousenews.com/occupy-central/%E5%95%86%E8%A8%8E%E6%B0%91%E4%B8%BB%E7%9A%84%E7%A8%AE%E5%AD%90/

自由亞洲電臺:“佔中”商討會開拓香港民意諮詢新路向

http://www.rfa.org/cantonese/features/focusonhk/feature-consultation-06172013103705.html?encoding=simplified

戴耀廷(佔中發起人):“和平佔中”第一次商討日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6960

Alice Chui:佔中分組討論,你點睇?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6979

聯合早報:佔領中環擬發展成全民運動

http://www.zaobao.com/realtime/china/story20130609-214260

廣告

0 Responses to “香港佔中“商討日”的協商民主實踐(王曉川)”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5,323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