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憎二‧二八》讀後感(吳忠勤)

《愛憎二‧二八》戴國煇‧葉芸芸合著 遠流出版社

二二八紀念日當天,政府和民間各自舉行一年一度的儀式。今年的二二八事件中樞紀念儀式移師宜蘭縣舉辦。馬英九總統照例用他那逐漸"輪轉"的台語代表政府為二二八事件道歉,並呼籲國人厲行民主,以確保類似事件不再發生。台下也有人照例抗議嗆聲,今年場外還多了「反核」和「讓阿扁回家」的訴求插花。獨派人士也照例舉辦遊行,今年的主題是「勿忘三月屠殺」,遊行路線從永樂市場出發,行經事件引爆地點「天馬茶房」,最終抵達自由廣場。一般民眾則利用這一天假期,踏青、訪友、打麻將…各逐其樂。

針對二二八事件,我自認沒有發言資格,因為我在這方面除了偶爾讀些零星片斷的文章外,並沒有深入研究過。加之現今坊間看得到的所謂二二八事研究或報告,觀其遣詞用字,便知作者懷有預設立場,甚至是政治企圖,看得令人眼花撩亂,真相仍在雲霧當中。所以對於二二八事件,我向來不敢率爾置喙,只是默默地閱讀各種論述,冷靜地觀察各方言行。

直到最近拜讀了戴國煇和葉芸芸合著的《愛憎二‧二八》,才算對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有了較為完整的了解。我之所以選擇這本由戴國煇主筆的的二二八研究書籍,有個基本篩選標準。戴國煇在戒嚴時期曾被列入黑名單,長達13年滯留日本,無法踏入國門,其"異議份子"的身份殆無疑義,因此我相信,戴國煇應不致於為國民黨擦胭抹粉,脫卸責任。此外,戴國煇留日期間,因其客家人背景,曾有某位獨派前輩多次相邀參與台獨運動,以擴大台獨運動的族群廣度,但戴國煇均因不全然認同台獨人士的某些理念而未應允,其非理盲型「台獨」亦無庸置疑。且觀其文中邏輯推衍及遣詞用字,均堪稱嚴謹合理,符合一般對研究者中立客觀立場的期待。因此,我比較傾向於採信這本書中的論述(當然未來仍得持續與其他相關文章交叉參照)。

讀完《愛憎二‧二八》,回顧台灣於1987年解嚴二十多年來的政治發展,心中有著許多感觸,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1. 二二八不是族群衝突,而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矛盾:二二八事件的時代背景、遠因、近因及導火線,書中有詳述,在此暫且不表。讀完《愛憎二‧二八》,我的理解是,「二二八」絕非剛開始"本省人打外省人",後來"外省人殺本省人"的事件。事件頭幾天,所謂"本省人見到外省人就打,並用台語甚至日語詰問,不會講的便認定為外省人,接著就是棍棒伺候,甚至將被打傷的外省人丟到大水溝裡"的傳聞,其實「事件中,施暴動粗的,主要有兩種人:一、為戰後由海南島,大陸各省以及南溝各地回來的,原日本軍「志願兵」征兵、軍伕等;二、為福建一帶及火燒島回來的浪人流氓」(《愛憎二‧二八》第219頁)。這些人能代表本省同胞嗎?事實上,在暴徒施暴的那幾天,許多外省人正是因受到善良的本省同胞的保護和藏匿而幸免於難的。此外,即使從暴徒的立場來看,我的理解是,他們要打的直接對象也不是"外省人",而是欺壓百姓的貪官污吏和腐敗官僚。只因當時在台的貪官污吏和腐敗官僚絕大多數都是大陸來的,暴徒們無法一一分辨,才有所謂"見到外省人就打"的暴行。曾有一位經歷二二八事件的外省同胞自述,那天他看見一群暴徒朝他家走來,嚇得躲進家裡,不知如何是好。後來聽到屋外與他素無來往的本省鄰居向暴徒說:「他不是貪官,是個好人」。暴徒們便調頭走了。

因此,我認為,凡是將二二八事件說成"本省人打外省人"或"外省人殺本省人"的論述,不是不明就理便是居心不良,我都不會採信。對於近年來,台獨人士及民進黨政客年年消費二二八,撕裂族群的行為,我深不以為然,且引以為恥。戴國煇在《愛憎二‧二八》自序中也提出類似的感慨:「台獨人士則利用國府的不當禁制措施,置「二‧二八」的歷史真相於不顧,甶而利用其「黑盒子」製造些神話,誇張失實地大作政治性的煽動蠱惑文章,有意無意地藉此製造仇恨,加深省籍矛盾,以求擴充政治資本,趁而建構其「台灣民族論」及凝集其「台灣人意識」,企圖為奪取政治權力鋪路。」

民進黨前文宣部主任,現任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所長陳芳明對於民進黨消費二二八的行為,也曾提出嚴厲批評:「民進黨對二二八用完即丟,早已違背轉型正義原則。」他還說:「二二八的精神就是反貪腐,民進黨連反貪腐都做不到,憑什麼談轉型正義?…民進黨執政幾年,一直在談二二八事件….不斷在消費歷史,會讓台灣人民很疲倦。」

2. 真相的迷思:所有討論二二八事件的研究或文章,大概都會聲稱其目的在發掘真相或還原真相,沒有作者會自承其用意在於模糊真相。但在已發表的汗牛充棟的相關著作中,究竟還原了多少真相,還是讓真相更加模糊了?在今年二二八「勿忘三月屠殺」大遊行的台上,民進黨主席蘇貞昌還在大聲疾呼,要求公佈二二八真相。讓人聽了真是不知今夕何夕。民進黨執政了八年,蘇貞昌自己也做過行政院長。民進黨真要有心發掘真相,八年的時間還不夠嗎?蘇貞昌真要有心還原真相,自己做行政院長時不能做嗎?現在二次政黨輪替了,又來向國民黨要真相,不會覺得臉紅嗎?還是他們根本不想要真相,他們真正的用心是,將二二八當做他們的"政治提款機",真相越模糊,越有利於他們每逢選擇便操作族群對立,從中提領政治資本?

發掘二二八真相談何容易?事件當事人和見證者都已凋零,可資研究及考證的只剩下成堆的檔案和文件,其中真偽良窳的分辨取捨,非具備相當學術研究訓練,並具有高度使命感者,實難當此重任。若再有人刻意阻撓,真相便更如水月鏡花,可望而不可及了。

別說六十六年前的二二八事件,就拿九年前發生在我們眼前的三一九槍擊事件來說,如今有真相了嗎?為什麼呢?不是因為當時執政的民進黨實施所謂"政府抵抗權"阻撓調查嗎?在近年來民粹當道投機份子橫行的台灣,連現史的真相出不來,如何奢望發掘當事人多已作古的二二八歷史真相?法國大革命時期政治家羅蘭夫人(Madame Roland)在被送上斷頭台之前,留下一句名言:「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將這句話稍微改一下,或許也蠻符合目前台灣有關二二八爭議的現況:「真相!真相!多少偽詐假汝之名而行。」

3. 國民黨和民進黨的質變:台灣解嚴二十多年來,政治氣候已經徹底改變,許多綠營支持者似乎未見及此,仍是一昩地仇恨國民黨,無條件地擁抱民進黨,好像國民黨仍是戒嚴時期黨政軍一把抓的惡棍,而民進黨仍是當年懷抱理想的民主自由鬥士。殊不知物換星移,國民黨和民進黨都已經產生質變,如今的國民黨縱然仍是惡棍,但已經沒有黨政軍一把抓了。因此,如果我們說國民黨沒以前壞了,應該是合乎邏輯的推論,因為它使壞的傢伙沒了。

另一方面,二十多年來民進黨也已經質變,從一個令人尊敬,值得追隨的理想主義政黨,變成一個沒有是非,保護貪腐的墮落集團。國民黨五十年的腐敗,民進黨八年就迎頭趕上,且其惡劣無恥行逕,甚至遠超過當年的國民黨。國民黨以前作惡還偷偷摸摸,被抓到了便自認倒霉,接受法律制裁,未聞敢公然叫囂司法迫害的。

民進黨可沒這麼好惹,執政八年,綠色新貴招搖過市,政務官涉貪案件不知凡幾。面對司法起訴,民進黨上下的制式反應,我們都看得很膩了:「辦綠不辦藍!」當司法對綠營政客做出有利判決時,他們說:「感謝司法公正,還我清白!」反之,他們就叫囂:「司法迫害!」民進黨自己執政過八年,還在利用人民對國民黨當年操控司法的舊有印象,輕率地踐踏司法,看了真是令人氣結。

如前所述,台灣解嚴後,國民黨已經繳械,縱然有心操弄司法,也已沒這能耐了。若說現在國民黨還能操控司法,其誰能信?

民進黨自己執政過,未來也可能重新執政,理應知道維護司法尊嚴之重要與不易,竟總為一黨一人一時之私,任意踐踏司法,置肩負維護台灣社會正義之責的司法公正形象於不顧。曾經執政過的民進黨,對於國家的長治久安竟然如此不負責任,簡直推翻了知名政治學者杭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的「二次政黨輪替」理論。偉哉!民進黨!

4. 「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思辨:經常在政論節目中聽到名嘴們一派輕鬆地說:「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名嘴們說得輕鬆,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我每次聽到這句話,心中都感到無比沈重,因為無論我多麼不願意,仍不得不承認,名嘴們所說的確為實情。"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背後隱含的意思就是,台灣的選民只有立場,不問是非。無論多麼明顯的事實,多麼嚴謹的論述,都無法撼動藍綠板塊。最具體的例子就是2008年總統大選。當時扁家貪腐弊案爆發,全國嘩然,民進黨處於建黨以來的最低潮,但票開出來,代表民進參選的謝長廷雖然在意料當中輸掉選舉,但仍得到42%的選票。從此台灣政壇綠營得票42%起跳之說不脛而走。

那年的選舉結果是個轉捩點,它讓民進黨政客們吃了定心丸。他們心中打著算盤:無論民進黨多麼墮落腐敗,多麼對不起黨外先賢和台灣人民,在總統選舉中至少能拿42%選票。將來在選舉時,只消往中間靠一點,騙幾叭中間選票,再弄些創意文宣,騙騙少不更事的首投族,再搞些"牽手護台灣"之類的活動,挑撥一下族群意識,最後再丟幾頂紅帽子,硬按在國民黨候選人頭上,如此一來,運氣好些沒準就當選了。

從那時起,民進黨政客們更加肆無忌憚地顛倒是非、製作仇恨、撕裂族群和愚化支持者,戕害台灣民主果實。他們最經典的表現,就是近來上演的"讓阿扁回家"大戲。一波波由專業人士配合演出的荒謬劇,看得令人倒盡胃口。最離奇的是,在台灣政壇向以莫明其妙著稱的呂秀蓮,竟然發起「一人一信救阿扁」行動。「一人一信」的由來是什麼?那是國際特赦組織(AI)為營救獨裁統治下的良心犯所採取的行動之一。台灣在白色恐怖時期,許多政治犯都受過AI的援助,包括呂秀蓮自己,還有彭明敏、李敖、施明德…等。陳水扁是良心犯嗎?到今天還在為一個經司法三審定讞的貪污犯做這種操作,若是讓人產生聯想,以為是AI在聲援陳水扁,豈非連AI的清譽也賠上了?呂秀蓮此舉是何居心?良心安在?笑話在國內鬧鬧也就罷了,難道還要搬上國際舞台?

民進黨是吃定了台灣選民的健忘和不用功,所以才敢一再操弄族群議題,現在連公開挺貪腐都敢幹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走筆至此,忍不住要對台灣選民喊喊話,尤其是綠營支持者。我們必須認知,「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是台灣民主發展的一大諷刺,也是吾等選民的奇恥大辱。政客們的一言一行,完全是根據自己的算計,吾等選民實在不必醉心其舌燦蓮花,死忠支持任何政客或政黨。我們只需冷靜觀察,聽其言觀其行,其言行符合我們的價值和教養,便投他一票,否則就立刻唾棄他們。,不必有絲毫眷念。前英國首相邱吉爾(Churchil)的曠世名言:「對政治人物無情,是偉大民族的象徵」,值得我們深思。

政客們既非生我養我的父母,亦非我生我養的子女,有什麼好縱容偏袒的?我們要秉著梁啟超所謂「不惜以今日之我與昨日之我挑戰」的精神,跳脫「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漩渦,避免成為任何政客的死忠粉絲或政黨的鐵票部隊。身為國家主人,我們要根據他們的表現,雇用他們來做我們的"僕人",如此方能鞭策政客及政黨向上提升,免於向下沈淪。

試想,如果2008年總統大選,因為陳水扁貪腐辜負選民,民進黨執政愧對國人,而讓謝長廷只得到20%的選票,他們今天還敢如此公然挺貪腐,如此有恃無恐嗎?


走筆至此,回顧本文顯然對民進黨批評甚厲,對執政的國民黨反而著墨不多。實因我對國民黨向無期待,且明知今天的國民黨已非戒嚴時期黨政軍特一把抓的國民黨,加之民進黨和多家親綠媒體近乎找碴式的監督,諒國民黨也幹不出什麼滔天大壞。反觀民進黨,是我曾經賦予很深期待的政黨。如果說我今天還懂一些民主概念,那都是"黨外"先賢們教的。我學到的第一個民主概念,伏爾泰的名言:「我不贊成你的觀點,但我拚死擁護你說話的權利」,便是從黨外雜誌中讀到的。

回顧二十多年前,看到民進黨在戒嚴時代的肅殺氣氛中,衝撞黨禁毅然成立,接著看到民進黨發芽、成長、壯大,終於在2000年靠著點運氣贏得政權。當時,多少民進黨支持者感動得痛哭流涕,一起奮鬥了這麼多年,台灣人終於出頭天了。社會各界也樂見台灣首次出現政黨輪替,對陳水扁政府寄予高度期待。

沒想到陳水扁完全沒有歷史高度,就任後不思珍惜台灣人四百年來歷經荷蘭、西班牙、明鄭、清朝、日本和國民黨統治,經過無數前輩先賢拋頭顱灑熱血,得來不易的執政機會,回報鄉親的支持,進行轉型正義,反而像土匪進到寶山一樣,東刮西掠,利用國家資源,進行私人酬庸,綠色新貴,橫行朝野。

陳水扁四年總統做下來,弄得民怨沸騰。本來2004年便要丟掉政權的,結果出了個疑雲重重的三一九槍擊事件,險勝過關。勉強連任後,陳仍不思痛改前非,勵精圖治,繼續胡做非為,任由夫人吳淑珍和親家趙玉柱趙建銘父子狐假虎威,貪贜枉法,終於在卸任前爆發扁家貪腐弊案,遭到收押偵辦,震驚海內外。

因為扁案的衝擊,加之陳水扁領導下的政府荒腔走板,台灣人奮鬥了四百年得來不易的政權,八年後拱手還給國民黨。陳水扁不僅辜負了國家社會的期待,更愧對台灣民主先賢和栽培他的民進黨,尤其對不起千千萬萬"肚子扁扁也要支持阿扁"的綠營鄉親父老們。

扁案爆發,按理最不能原諒陳水扁的應該是民進黨和綠營支持者,因為他敗掉了大家多年努力的成果。民進黨沒在第一時間跳出來譴責"敗家子"陳水扁,已屬不該。待案情逐漸明朗,民進黨政客們仍不追究陳水扁責任,還在扭怩作態思考要不要與扁切割。社會各界也在納悶,民進黨是怎麼了?還不趕緊與扁劃清界線,保住其創黨基本價值之一的清廉形象。正當綠營政客們裝模作樣研究要不要切割及如何切割之際,陳幸妤面對媒體的驚天一怒揭開了謎底:「切什麼割?民進黨那些人哪個沒拿過我爸的錢?」

陳幸妤喊話過後,民進黨切割之說嘎然而止,綠營政客們一個個乖乖到土城看守所探監,像覲見教宗一般,絡繹於途。

經過陳幸妤的"開示",社會恍然大悟,原來陳水扁早就利用貪污所得豢養著一干綠營政客,對於之後綠營政客們一波波奇奇怪怪的訴求和論調,也就不足為奇了。可悲的是綠營支持者們,被陳水扁背叛了,被綠營政客出賣了,還不自知,又在政客們的愚弄下繼續挺扁。

陳水扁的罪過絕非僅止於貪腐,更不可原諒的是,他敗掉了台灣民主先賢們四百年來奮鬥的成果。

這些年來,看到民進黨在"鐮刀派"律師世代的領導下,只要有是非講道理的民進黨人士,一個個被毫不念惜地逼得出走,最後連沈富雄這樣的忠黨之士都待不住了,民進黨的另類"清黨"算是完成了,但如此一來,民進黨還剩下什麼呢?

這些年看到民進黨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心裡真是感慨萬千,我常在想,黨外先賢們會怎麼看扁案,以"台灣人的歐吉桑"黃信介的耿直,他會不會衝到土城看守所拿起拐杖猛敲陳水扁的頭?鄭南榕為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而自焚犠牲,以鄭的剛烈,他會不會給陳水扁一頓老拳?溫文儒雅的"白鷺鷥"盧修一,會不會也氣得踢陳水扁一腳?面對這些民主先賢,今天的綠營政客真是太齷齪了,民進黨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好了!就此打住吧!這牢騷再發下去沒完沒了了。實因曾對民進黨有過很深的期待,如今見民進黨墮落至此,特別感到痛心!

廣告

2 Responses to “《愛憎二‧二八》讀後感(吳忠勤)”


  1. 1 肥龍 2013/05/03 at 01:10:04

    “台灣解嚴後,國民黨已經繳械,縱然有心操弄司法,也已沒這能耐了。若說現在國民黨還能操控司法,其誰能信?" 這句話太經典,等級直逼"白海豚會轉彎"的說詞,閣下寫出這樣的言論,實在了不起!!

    我也是很厭惡墮落的民進黨(尤其蘇貞昌跟蔡同榮),不過你整篇文章猛釘民進黨,把國民黨講得很無辜,最後才說自己曾經長期支持民進黨,立場讓人懷疑,該不會是專業黨工吧?

    不過偶而看看另一個角度的說法也不錯啦,即使你是黨工,也請繼續發表高見,讓我觀摩一下。

    • 2 Stephen Wu 2013/05/04 at 12:32:47

      首先,謝謝你閱讀拙作並作出回應。其次,我很遺憾你並未讀懂或視而不見拙作的基調,否則你不會仍以這種態度回應他人言論。

      我在文中提到「台灣解嚴後,國民黨已經繳械,縱然有心操弄司法,也已沒這能耐了。若說現在國民黨還能操控司法,其誰能信?」係個人對台灣政治長期觀察後的合理推論。台灣解嚴20多年來,黨禁、報禁、出版法、萬年國會等都已成為歷史名詞,總統已直選多屆,2000-2008年還歷經民進黨執政八年,若這時還說“法院是國民黨開的”,我是絕不相信的。

      你若對拙作中的論述有任何不同意見,歡迎儘管提出,只要所持理由能說服我,我隨時願意拋棄既有看法,接受你的觀點,這也是我一貫的求知態度。可惜你並未就事論事,提出任何自己的意見,而是輕率地以“白海豚會轉彎”、“該不會是專業黨工吧”等語質疑作者立場,企圖一筆抹殺拙作所有論述的可信度,此種做法實不可取。我都不知該如何回應了。依你目前的心態,若我說:我不是黨工。你大概也不會信。若我說:1986年9月28日民進黨挑戰黨禁毅然宣告成立當晚,當時還是軍職並具國民黨員身分的我,獨自前往金華女中參加民進黨成立之夜群眾集會,並在謝長廷捧著的捐款箱中投下五百元。你大概也聽不進去。

      其實民進黨正是靠著包括我在內無數明裡暗裡的支持者,才得以茁壯成長,進而贏得政權的。沒想到,短短八年,便因貪腐而將政權拱手還給國民黨。民進黨辜負台灣人民,愧對支持者,並呈現持續墮落之勢,我們這些曾對民進黨高度期待的人,在百般無奈下發發牢騷,也要被質疑是國民黨打手,真叫人情何以堪!

      不瞞你說,我大約是在2000年施明德宣告退黨後,對民進黨死心,而開始唾棄民進黨的。你不妨捫心自問,你是何時開始“厭惡墮落的民進黨”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9,119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