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兄亦師的領路人— 記與林書揚在政治犯監獄相處的往事 (吳俊宏)

1974年7月,我被從景美軍法處看守所移監到綠島政治犯監獄。那時綠島監獄仍關了五、六百位的政治犯,押房還相當擁擠,每位人犯睡覺的位子約只有75公分寬,外頭購買來的鋪在地板上草蓆,必須特別截掉一些,才鋪得上去。睡覺時囚犯與囚犯間須隔上一張紙板,以免彼此吸入對方呼出的濁氣。

這時候監獄的管理,因1970年曾發生台東「泰源監獄暴動事件」,還相當嚴峻,每間押房裏,監方都佈置著不肖的人犯,負責監視他人的動靜,我就曾聽說有人因被打了小報告,遭監方修理了一頓,連牙齒都打掉了。監獄官對囚犯常疾言厲色,視同仇人,這是一個令人有點心寒的地方。

整座監獄被分成四區,不同區的人犯不得往來,同區的也只在短暫放封時,才得以認識交談,其餘時間都被緊緊鎖在押房裏。這種日子還真過得有點沉悶,常見囚犯們,枯坐在自己位置上,背靠牆壁,彼此面面相覷,偶而遠望一下高窗外的藍天,他們的內心似乎平靜無波,每天只有用餐的時刻來到,才能攪動他們那枯坐的心靈。幾位較好學的年輕囚犯,則靜靜看著自己的書。 

1975年4月5日蔣介石過世,為了紀念這一位世紀的「偉人」,當局大赦全台囚犯,政治犯也被減刑三分之一,大批的囚犯因而被釋放出獄,由於人數劇減,監方的管理也開始放鬆了,特別在各區押房走廊盡頭,裝置一台電視機,允許囚犯於晚餐後至九點以前,觀看電視或在走廊上自由走動,或至各房串串門子。囚犯們此時才得以彼此相互認識,互相討論思想理念。我在這時候也才真正認識到幾位赫赫有名的人物,如柏楊、施明德等。

這年年底,我們這批狂熱的年輕左翼政治犯,革命熱情再度燃起,倡議在監獄裏建立新的革命組織,並將此提議告知老政治犯,邀請他們共襄盛舉。年輕一輩當時所提出的新的革命組織名稱為何,至今我已不記得,只記得當時在第一區的林書揚,透過外役難友,輾轉傳來他的看法,提議組織名稱為「政治犯反暴政自衛組織」,英文為Political prisoner Anti-tyranny Self-guard Organization(簡稱PASO),這個名稱因侷限在監獄一隅,不被狂熱的一輩所接受,最後由於年輕一輩意見也產生分歧,此新的革命組織遂告無疾而終。我也就在此時第一次聽到林書揚這一號人物。對他的日式教育背景,而且常年關在牢裏,居然能運用出這樣的英文辭句,也感到好奇。我很想見見他,然而他在一區,我在四區,不得相見。

1976年初,同屬「成功大學共產黨」案的吳榮元傳來林書揚寫的一篇長文,文章標題為何,至今已忘,只記得我深深被該文內容所展現的淵博學識及不同的邏輯觀點所吸引。最令我難忘的是,他居然將「政治」一辭定義為「階級的統御及反統御行為」,而將「法律」一辭定義為「階級關係的界定」。這種觀點令我迷惑,不是說「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嗎?,孫中山如此說,薩孟武的政治學上也如此講的;不是說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嗎?怎麼說是「階級關係的界定」呢?「階級」到底是什麼東西,我開始對他的觀點產生了興趣。

於是我提出一些問題來問他,諸如:「何謂世界觀」、「何謂意識形態」、「何謂自由主義」等等,他皆一一以長文回覆。看了他的文章後,我才驚覺,過去我雖也曾廣泛的閱讀一些書籍,但所學到的知識,竟然是如此虛無飄渺無根的,我只學到知識的表象,沒有進一步看到這些表象知識背後的本質。「原來是這樣!」這是我看了他的文章後最大的感受。

從此我深深的著迷於社會主義的理論,而林書揚也不畏艱險,系統地傳來他所寫的有關社會主義的文章,如「辯證法」、「唯物論」、「唯物史觀」、「宗教本質與發展」…等,這些文章在那極端禁忌的年代裏,有如暮鼓晨鐘,深深啟發我們這些年輕囚犯的心智,我也在他的指導下,建立了初步的社會主義思想體系。

記得當時,在傳遞他所寫的紙條時,我們常將它藏在衣縫裡,以免被監方查獲。

此外,我們暗中以「字典」稱呼他,一方面因他所具備的豐富學識,幾乎達到有問必答的境界,另一方面,用此稱號,可防止監獄內打小報告的人常聽到他的名字而起疑心。

如今回想起這些過往小事,還真為當時我們所處的險境,捏把冷汗,也對林書揚的勇氣油然起敬。

1980年2月,我即將被送往土城監獄,執行出獄前2年的思想洗腦教育,行前林書揚特別叮嚀我一句話:“精幹隱蔽,以待時機,向前走,不要後退。”我依稀記得當時他叮嚀的眼神,除了與我離別的不捨外,更多的是對我這年輕一輩的期待。

1982年2月,我出獄了,他的叮嚀我牢記在心,同時為了實踐所學,工作之餘,我全心投入台灣的左翼運動,然我畢竟年輕,學識淺薄,所能貢獻的力量有限。

1984年12月林書揚終於出獄了,34年7個月的牢獄生涯並沒有耗損他的鬥志,經過短暫的休息後,他的個人魅力開始展現,在思想上,他集結了部分老同學(老政治犯的別稱)以及新一代的左翼進步學生,參與「夏潮論壇」編務,創辦「前方雜誌」,並時時為文為台灣的左翼思想注入新的生命。在政治上,他以個人牢中所累積的豐沛人脈,利用參加婚喪喜慶,串連散落全省各地的老同學,成立「政治受難人互助會」。

這段期間,我一直跟在他身邊,開車載著他,南北奔波,甚至深夜也不停歇,只見他不曾露出絲毫的疲態,反而不時顯露著滿足的微笑,彷彿他理想中人類光明的前景就將實現。

林書揚走了,結束他理想燦爛的一生。

思想上,他是我們年輕一輩的導師,年齡上,他可為我們父輩,可我們和他之間,一直以平輩相稱,直呼其名,這是因為我們和他有一段監獄裏亦師亦友的患難情誼吧!

書揚兄!一路好走,願來世再為吾兄吾師!

寫於2012.10.14

廣告

0 Responses to “亦兄亦師的領路人— 記與林書揚在政治犯監獄相處的往事 (吳俊宏)”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2,385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