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宏良先生,只有在實際鬥爭中永遠站在人民一邊的,才是真正的左派 (王希哲)

“民運分子”?張先生,難道你不是“民運分子”嗎?你是反民運分子?

文革,就是一場人民大民主運動。文革造反派、“保守派”,都是“民運分子”。19歲的老王是“革命造反派”,是廣州紅旗派。你說是左派還是右派?
1973年,老王發現文革傾向走向極左,主張社會主義的民主與法制,主張人民民主應該是全民的民主,“無產階級專政”不應是一派壓倒一派,一派鎮壓一派,而應是容納反對派的全階級左右翼共同的專政。你說老王是左派還是右派?
老王贊成打倒四人幫後對文革極左的糾偏,支持“改革開 放”,但反對鄧小平右派勢力用刑事專政的手段反過來對付“四人幫”和文革左派(專政他們到今天),民主牆更反對鄧小平為維護右派官僚專政而取消“四大”, 壓制人民民主,收繳毛澤東交給人民手中“四大”的武器,與北京徐文立先生策劃組党“共產主義者同盟”(注意:不是反共產主義同盟),因而入獄十幾年。你說是左派還是右派?
共產黨右派官僚六四血腥鎮壓人民民主要求後加速了全階級腐敗,走向極右。剛出獄的老王找不到可以牽制共產黨繼續奔向極右的力量,於是想到了國民黨。國民黨對傳統的毛澤東共產黨是右派,但對鄧小平特別是江澤民胡錦濤後的大資本權貴極右共產黨,則早已經是左派。於是與劉曉波力主兩岸和平統一談判中,國共回到蔣毛《雙十協定》的民主建國原則上來。而這些原則,是毛澤東共產黨據以得民心得天下的基本原則。你說是左派還是右派?
流亡美國的老王與北京徐文立痛感中國對外資無節制開放 後,特別是“PNTR”後,中外大小資本家在中國受到官方的充分保護(甚至勾結謀利),肆無忌憚壓榨中國工農民眾;中國工農民眾沒有自己獨立的工會保護自 己,在資本和官府的聯合面前,處於絕對的弱勢地位,權利和經濟利益被剝奪殆盡,悲苦無狀。1997年從山西大同煤礦工人運動著手,推動獨立工會運動。然後,組織中國民主黨,將民主黨的主要工作,放在支持全國各大廠礦維權工人運動上,繼續推動獨立工會運動。四川攀枝花鋼鐵廠、武漢鋼鐵廠、鞍山鋼鐵廠、遼陽鋼鐵廠和大慶油田,被迫下崗工人的維權運動,到處都有中國民主黨人出現在那裏積極地支持他們,推動他們、宣傳他們、海內外募款撫恤他們,爭取海內外輿論的同情和聲援他們。工人領袖們,也不少直接參加了中國民主黨,如著名的遼陽鋼鐵廠姚福信,遼陽鐵工廠肖雲良和孔佑平(今天還在獄中)、甯先華等。他們為工人階級兄弟爭權利和利益,在法庭和監獄裏,堅強不屈,受盡折磨,驕傲宣告自己中國民主黨人的身份。真個是敢同惡鬼爭高下,不向霸王讓寸分,你說是左派還是右派?
老王堅決反對台獨,堅決反對日本侵佔中國釣魚島主權。老 王代表中國民主黨,最早向中國政府提出對日外交,必須建立在維護二戰勝利果實,維護《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的原則基礎上,和維護《中日聯合聲明》日 本政府向周恩來政府所作的“堅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條的立場”的國家承諾上。今天,中國民主黨這個多次聲明的主張,已經成為了中國對日外交正式的國策,恪盡了一個甚至尚未能合法的在野黨對國家的責任。你說是左派還是右派?
今天,老王堅決主張“重慶模式”、“廣東模式”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往左走,往右走,積極探索,最後由人民自由和自主選擇。堅決反對以中央專制權力堵死人民自主選擇的願望和要求,堅決反對祭出傳統的甚至違反黨章本身的共產黨的私法,以先行的莫須有的罪名,利用中央當權者手中的專制權力,將本應民主展開的路線鬥爭、政治派別鬥爭汙名化、刑事化。故堅決維護薄熙來的合法權利,堅決維護左翼群眾支持重慶路線的權利,堅決維護民主與法制的原則和建設。抗爭就在眼前,你說是左派還是右派?
張宏良先生,當然,你是“左派”,你擅長寫一些面目激烈,長而又長,拉拉雜雜的東西。有些還是很不錯的。你也喜歡引用毛主席的話。但毛主席的這句話,你忘記了嗎?或沒見過?:
他說,
“什麼人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革命派,什麼人站在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方面,他就是反革命派。什麼人只是口頭上站在革命人民方面而在行動上則另是一樣,他就是一個口頭革命派,如果不但在口頭上而且在行動上也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一個完全的革命派。”
凡四十餘年,老王,始終不但口頭上,而且“在行動上”,站在中國人民利益方面,從無動搖。但張先生你呢?你“則另是一樣”。 這次挺薄和重慶路線的左翼人民民主運動(它就是“民運”!)中,你不但沉默,忽然不激烈了,口頭上不站在人民方面,現在,居然污蔑左翼群眾“綁架”了你, 倒好像你的胡溫中央沒有“綁架”任何人似的。呵呵,算是你抓住了機會的投名狀吧。那麼,你在“口頭上”和“行動上”究竟算作什麼派?依據毛主席給你的標 准,你自己比照一下,好嗎!
2012年11月5日
——————
另外,
毛主席說,“統一戰線、武裝鬥爭、党的建設”,是戰勝敵人的三大法寶。張先生,你的這篇東西,還有一點毛的第一法寶統一戰線(包括統戰美國羅斯福總統、馬歇爾特使的影子嗎?

你有的只是典型的左傾幼稚病
“革命的力量是要純粹又純粹, 革命的道路是要筆直又筆直。聖經上載了的才是對的。民族資產階級是全部永世反革命了。對於富農,是一步也退讓不得。對於黃色工會,只有同它拚命。如果同蔡 廷鍇握手的話,那必須在握手的瞬間罵他一句反革命。哪有貓兒不吃油,哪有軍閥不是反革命?知識份子只有三天的革命性,招收他們是危險的。因此,結論:關門 主義是唯一的法寶,統一戰線是機會主義的策略。”
=======================
附《張宏良:關於美國之音報導公開信盜用本人簽名的聲明》中有關老王的一段:
美國有個名叫王希哲的民運大佬,最近突然放棄反左,專門 從事左右合流的民主運動,主張借助於美國力量,實現中國的人民民主,就在這次簽名活動的不久前,也在網上搞了一個反對封殺紅色網站的公開信簽名活動,徵集 了幾十個左派簽名人士,由在美國的王希哲把公開信送交美國國會,呼籲美國國會對中國封殺左派網站的專制行為,進行人權干預和制裁,美國國會高度重視,專門 派了幾個議員接受公開信並進行質詢,許多美國媒體更是十分興奮地報導了此事。此類做法極其陰毒,如果我們參加簽名,無異於政治自殺和民族自殺;(聳人聽聞!—老王注)如果我們公開反對,則又會陷入尷尬境地;所以當時我們選擇了沉默,同時也為了團結。這幾天辱駡我們最厲害的人,恰恰是民運分子王希哲這些左右合流的人,以及追隨他們簽名的許多左派人士。

附有關“共產主義者同盟”:

王希哲一九九三年散文集《春寒. 懷念徐文立先生》 

他熱情地緊握我的手,目光炯炯:“希哲,民主運動發展到現在,應
該是走上一個新階段的時候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還沒有一個社會主
義國家允許組黨,我們應該把組黨的問題提出來。”

他是徐文立。一個三十幾歲的漢子。我已與他合作了一段時間,向他主
辦的《四五論壇》提供稿件,但我是第一次見到他。他給我的印象就是這
樣勇於挑戰,無所畏懼。這是一九八零年六月。隨之,他邀我參加了一個
聚會,這就是後來被中共取締民主牆的文件稱作“甚至準備成立反共政黨”
的甘家口會議。

企圖搞政黨,這是真的,但反共則不是真的,我們為什麼要反
共呢?那時,我們誰也不反共,相反,總是竭力向官方辯白,說我們是真
正的馬克思主義者。我們追求的不過是真正的社會主義民主,它是我國憲
法所規定、所保障的。

但官方是不耐煩聽這些的。他們對我們說:“這是監獄,請你們進去
吧!”於是我們就進去了。

從那時起,悠悠十三年過去了,徐文立怎樣了呢?

獄中,我時時打聽著他的消息:他判了多少年?他屈服了嗎?他的身
體被摧垮了嗎?……這些都不知道,我只能默默念叨他。
但有一點我是清楚,他沒有亂咬人,像劉某某那種狗那樣,這樣的狗我
見得多了,陳某某也是一匹這樣的狗。劉某某是嗎?也很可能。平常時激
烈得很、勇敢得很、誰也不敢懷疑他們的殺身成仁的決心。一入獄,便咬
人,讓朋友去坐牢,去流血、自己則“坦白從寬”了(不對,應是應官方
的要求,為官方提供偽證從狗洞爬出去了)。

文立是好樣的.我一直這樣認為,但總是得不到他的消息。

一九八七年三月,我由於從秘密管道傳寄真相的書信出獄(官方一直
向外界,包括我的家屬封鎖案情),被第三次關進黑暗陰森臭氣熏天的禁
閉室。數月後的一天,我被叫起,戴著鐵鐐慢慢來到了審訊室。
審訊室裏坐著監獄長李炳榮先生(後來,他就因我出此事失職撤換),
及獄政科長黃錫順先生,教育科長范學強先生。他們和顏悅色、聲氣祥平,
好像握著左券。我想,他們是有什麼事要告訴我。什麼事呢?反正,他們
問我什麼,我懶得回答。

果然,李監獄長把我妻子的一封信遞給我了。
“你先看看吧!”他說。
我看了。我明白,由於我的妻子缺乏經驗,被他們騙了.竟把
幫助了我的幹警小楊交代出來了!
“唉,你怎麼能夠……”我咬牙;
但我的眼睛一亮!啊,徐文立,徐文立!信裏有徐文立的消息:

“如果不是公安局的同志幾年來對我所作的大量思想教育工作,使我思
想上能保持一條界線,而像徐文立的愛人那樣,把丈夫的來信加以擴散,
那後果就更不堪設想了!徐文立是加了刑的。無產階級專政對反抗它的行
為是毫不手軟的,你要認清這點,今後老老這實遵守監規,才是你認罪服
法、爭取減刑的基礎。……”

妻子的信是官方授意的,這點我清楚,她不忍心我在這暗無天日的環
境裏受太多的折磨。我高興的是,官方終於同意以讓我受教育的方式,允
許她向我透露了多少一點徐文立的消息。

於是我知道了,文立沒有屈服,他還在為一個人作為人的起碼權利而鬥
爭。

後來,我便經常夢到文立,夢到他告訴我他被加了幾年刑.我還把我的
夢在窗前告訴何求,與他一起探討文立的遭遇。我們談著、歎息著,抬起
頭來,眼前是高入雲天的灰色的牆,牆上嗡嗡響著的是一層層銀白色蜿蜓
遠去的電網……。

現在,我叼“人民政府”鴻恩寬大假釋回到家了,文立,你又怎樣了呢?
我問康原先生。
康先生回答我說:官方示意他徐文立是有希望獲釋的。
從那以後,我天天企盼著北雁南來。然而至今無消息.沉重的日子啊!

徐夫人康彤女士來信了,她說:
“文立很高興你出來.他說,“王希哲是不是因為我被判刑這麼多年?太
沒道理了!”
至於他自己,則開朗地說:
“大不了還有兩年多,總不能到時不放吧,很快了!”

他還在坐牢,卻先想到的是朋友,總是感到自己對不起朋友,這是何等的
胸襟啊!

我懷念徐文立先生.我蘄盼著與他把臂共飲的一天。到那一天,我將馨香
擊筑為他歌唱道:“雲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

一九九三年五月十二日

廣告

1 Response to “張宏良先生,只有在實際鬥爭中永遠站在人民一邊的,才是真正的左派 (王希哲)”


  1. 1 毛主義萬歲 2012/11/08 at 03:43:13

    摘錄自《辽阳铁合金厂的改制过程和工人的反腐维权斗争》China Left Review
    http://chinaleftreview.org/?p=519

    其一

    辽阳市中级法院一审的起诉书中称,庞庆祥等几名职工证实姚和肖是“中国民主党”成员、姚动员过庞加入“中国民主党”、肖姚俩人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冲击国家机关,但庞庆祥、屈宝富、何荐学、顾宝树等几人却均表示,根本不知道此事、也未向法院提供过这样的证词,并分别写了证实材料 ,直接递交高法。但省高法却对此视而不见,不加理睬,二审法庭上依然称庞、顾等人证实姚和肖参加了“中国民主党”。

    其二

    姚和肖确实曾经和个别计划筹建“中国民主党”的人有过接触,但这也是政府长期对工人的反腐要求置之不理逼出来的。早先工人们并不听外电的短波广播,铁合金厂开始反腐败以后听得多了。1998年姚听外电广播里说,现在腐败的根源在于权大于法,“中国民主党”主张监督共产党,并给出了“中国民主党”在鞍山活动的信息。姚对监督共产党的主张有兴趣,才开始了仅有的一点接触,但并不知道“中国民主党”是非法组织,更不知道其底细。1998年9月27日,肖和姚第一次去鞍山音像大厦参加筹建“中国民主党”的人召开的会议,到达时会议已经开了一半多,他俩同与会者只是相互介绍一下 ;11月29日姚第二次赴会(肖并未参加此次会议),会上听到他们主张要结束共产党一党专政,并攻击毛泽东及其所创建的社会主义制度,姚表示反对并同他们发生争执,不欢而散,中途就退出了。事实上,“中国民主党”是个右派知识分子的群体,对身为工人的姚和肖也根本不感兴趣,姚福信去了只是帮着倒倒水,没有说话的权力。鞍山组建“中国民主党”的王文江事后提供了证词,证明姚和肖只参加了一次会议,并且是中途意见分歧,退出会场,此后再未和他们发生任何关系,也未参与此后讨论召开“中国民主党辽宁省第一次代表大会”、成立党部、通过《中国民主党党章》等事宜 。事后,东窗事发,他们供出姚和肖,辽阳当地派出所于1998年12月传唤肖、姚,并做了讯问笔录,公安机关明确告知他们“中国民主党”是非法组织。他俩表示:“即便你不说,我俩以后也肯定不去了”,并当场写了保证书。派出所对他俩做了训诫3小时的处罚,此后姚、肖再未和“中国民主党”发生过任何联系。

    其三

    肖和姚都是对社会主义制度感情很深的老工人。在2002年3月7日开会决定游行的时候,有老工人提出要抬毛主席像,并在家中找到一张画像,但没有像框。姚马上回去拿了自家的镜框给镶上,又找人做了支架。游行第一天,肖和另外几名工人轮流抬毛主席像 ,现场照片中表现出的也是工人们的悲壮和自豪感。就凭这件事,也能知道他俩不会是什么以反毛泽东反社会主义而著称的“中国民主党”成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最多人點選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2,193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