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1975年致李丹宇的信與詞

近日《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的記者為薄熙來案採訪了薄熙來的前妻李丹宇,並取得薄熙來於1975年寫給李丹宇的信與所作《沁園春─向前》一詞的原件,刊佈於10月6日《紐約時報》網站的亞太版。從中可見薄熙來青年時期的自我惕勵與心繫國運、胸懷大志,是瞭解薄熙來其人的可貴材料。《紅色中國》付出辛苦的勞動將薄熙來的手跡轉錄為文字電子檔,登載到網站。我們除加以轉載外,又根據薄熙來的原信,訂正了《紅色中國》文字檔中的一些錯字,增補了兩處《紅色中國》沒有辨認出的文字及幾個漏錄的字,至於薄熙來原信中的個別錯字,我們則未予改動,以存其真。──編者

《紐約時報》北京分社  原注如下:

面是倒臺的中國官員及共產黨元老之子薄熙來寫給李丹宇的信和詩,長達11頁。李丹宇是一名軍醫,也是一位共產黨高官之女。信件的日期是1975714 日,以科舉考試的八股文形式寫成。1975年,文化大革命逐漸接近尾聲,薄熙來和李丹宇的愛情故事就是從那一年開始的。當時,他們兩人住在不同的城 市。李丹宇說,他們每隔三天就會給對方寫信。兩人於19769月結婚,次年生下了一個兒子。四年後,他們在痛苦中分手,薄熙來又與將軍之女谷開來結婚。 今年820日,谷開來因投毒殺害英國商人尼爾·海伍德(Neil Heywood)而被判處死緩。9月,共產黨宣佈,薄熙來已被開除黨籍,並將面臨一系列刑事指控。李丹宇在採訪中說:薄熙來曾是個勤奮的年輕人,想法很 多,而且很有才華。他政治生涯結束的方式讓我感到非常惋惜。他已經上了年紀,我只希望他能安享晚年。

小弟:

我首先應該向你聲明,此信這樣的字大行稀,並非為了偷懶或應付差使,只是因為我習慣了較大的字,寫起來舒服一些,只要看了我後面的篇幅,就可以證明我的勤勉了。

今 天給你寫信,大可以隨便一些,因為一年裏邊這樣的機會十分有限,所以我要盡情的利用它,時間是11:20,在這之前我一直在看你的信,並審視我的照片。這是我奉命在生日那天照的,光禿禿的一個大腦袋,真沒意思。但自慚形穢是不對的,不管他許多,還是給你寄去,由你恥笑吧。以下我想談談對幾個問題的看法,和你討論討論,就來篇八股文吧。

形象問題

從你的信中我覺察到,你挺愛琢磨人的形象,這倒十分像納賽爾,他就常常把別人的照片放在桌子上呆呆地看上半小時,據說憑著這個古怪的辦法就可以得出一個人的基本印象,“八九不離十”了。這並不是全無道理,而且十分有趣,你可能就受了他的影 響。形象在實際中確是客觀存在的,在某種程度上反映著人們的內心世界,包括思想、品質、性格這些東西。雖然有人言行不一,很能克制,“不形於色”,但偽善者演正派人物總是不大像的,偽裝終究是要剝去的,怪不得捷爾任斯基總愛用他那雙敏銳的眼睛去注視一個個的“形象”。在交往中,人們既注意觀察自己朋友的形象,也珍視自己留給朋友的形象,而且越親近的人就越重視這一點。人們總不希望自己在別人心目中是無足輕重的,除非這個人我們本身就討厭他,希望他快些忘掉 自己,省得被纏住。對於你的形象,有時我能心滿意足地回味,尤其是臨別前你從小妹家回來後說的一兩句話,我是非常動心的,連當時的表情、姿勢我都十分清 楚;可有時也不免模糊,這是感情不夠好嗎?未必,因為我主觀上總是希望有一個你的清晰的形象。形象與感情有聯繫,但並不成正比;形象固然重要,但還以自然 為妙。隨隨便便,自由自在,就是使人最舒服的形象。儘管我留給你的形象並不高大,也不穩重,甚至有些使你彆扭的地方,但保持了自然的本色,我也就滿足了。 我深信在自然的發展中,能日益加深瞭解,樹立起一個真正的,而不是臆想的形象。如果把你的大腦比做一個劇院,現在也許已經“座無虛席”了,早被那些“冠心病”、“動脈硬化”、“膽固醇”、“心電圖”之類的醫學名詞佔滿了,我這個遲到者自然沒有座位。但只要有耐心,“功夫不負有心人”,我想雙方都會找到座位 的。

我們並不是單憑“形象”所激發起來的熱情而生活,更重要的是在理智的、精神與物質的互助中前進。畢竟,“形象”還只是入門的嚮導。

謙虛與求實

人 們往往愛表現自己,而在言語上又故作謙虛,把自己說得這也不行,那也不好的。在朋友的接觸中這種情況更是經常。即使有人是真實地謙虛 ,於事也是無益的。因為朋友嘛,就是為了互相幫助,就是要互相瞭解。隱諱自己的長處既不能加深相互的瞭解,更不能促進對方前進,很多滿好的事就是被這種小資產階級的虛榮心毀了的。事物總有兩個方面,認識自己的缺點是必要的,看到自己的長處,由此鼓起勇氣也是必要的。向別人講述坦白自己的弱點是誠懇的,向別 人介紹自己的優點也是自然而坦率的。謙虛固然是人之美德,實事求是確是我更為珍視的。我們即不應有庸人對一得之功的沾沾自喜,也不應有那種故意表現謙虛風度的做作。既然是朋友,瞭解就應該是完全徹底。在這裏,不必顧慮一般人所說的“面子”,表揚自己又何嘗不可呢?說心裏話,當我看到你講自己在呼嘯的北風中長跑,在學習困倦時咬指,只在黑夜裏聽憑冷冷淚水的流淌,我是很感動的,而且也極喜歡你這樣對我講述自己的情況。這絲毫沒有耀的意思,你是真情實感的表達。希望今後也是如此,哪怕你講自己如何“棒”,如何做出成績,我也只會把這當做你促進我前進的意思來理解的。當然,我也在同樣要求 自己。

多愁善感

上次給你的信中給你戴上多愁善感的帽子,請不要生氣,那裏50%是在開玩笑,並不是我對你的定見。“多愁 善感”要一分為二,我不喜歡“多愁”,但喜歡“善感”。像你信中所描寫的“輕風戲動的樹葉,如血殘陽的餘輝,敲打窗子的雨聲,及那靜夜星空……” 這樣“善感”我是喜歡的。一個人不應該思想呆板,沉溺於老套,除了學習業務以外就沒有其他。生活浪漫一些好,思想活躍一些好,感情深沉一些好。許多革命的 躍進,【此處字跡難以辨認】的成績,都是帶有一些浪漫色彩的。總按常規走路是不行的。而回想那些革命的大師們,工作中思想中常是嚴謹與浪漫二者同時存在。 所以“觸景生情,遇事善感”,我認為還是一種美德。至於“多愁”,我就不喜歡了。而坦白地講,我最擔心的也就是你不要染上那種知識份子的通病——遇事多 愁。當然,以你目前的處境和經歷過的事情是有理由多愁的。但多愁必定傷身而且無補於事,愁是愁不出辦法來的。而正因為我和你的經歷極相近,所以更不願總是發愁,而希望有一個樂觀的、堅定的、對生活充滿信心的人和我在一起。我從正面與側面都瞭解到你是具備這些品質的,因而我十分快慰。只願你今後遇到不愉快的 事,想到傷心的地方,多往開闊處想。“天空任鳥飛,海闊從魚躍”。馬克思講“反晦過去,莫如發憤未來”,我們應引以為共勉。

嚴格與寬解

這是我對朋友的原則,希望你也能這樣。我接受了第一次的教訓,我以為對朋友一定要“嚴格”,就是說,看到有什麼缺點,一定及時提出來。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沒什麼可保留的,有了矛盾就讓它在萌芽時解決,不要一味遷就。同時鼓勵對方去努力奮鬥,監督對方去實行自己的計畫。我遠不是一個意志堅定、一絲不苟的人, 所以還特別需要這種“鞭策”。而且不管你怎麼要求,則這種好意【編輯注:原文“好意”下方用小圓圈強調】我都是能夠理解的。(比如車的事)

另一方面,也應該有諒解對方缺點、錯誤的心胸和氣量。俗話說:“人無十全,瓜無滾圓”。每個人都有他的弱點,要求沒有缺點的朋友等於沒有朋友。道理很簡單,但遇到具體的事情就容易糊塗。尤其是相愛的人,他把對方想的是碧玉無暇、完美絕倫,因而一旦發現什麼缺點就大驚小怪,耿耿於懷,結果反把事情弄糟。世界上的 事情沒有純粹的,任何人都要有不足之處,連馬克思也愛引用“人所具有的(缺點)我都具有”這句格言。所以,我們只有真正領會了辯證的思想,才會有真正容人 的胸懷。我們已經看到了那麼多,誰有點問題有什麼可大驚小怪呢?我有改造自己的決心,我有不斷前進的勇氣,但遠不是一個完美的人,這點必須提請你的注意。 我希望你能毫不含糊地批評我任何一個缺點(甚至涉及本質),但我也希望你不要像一般的知識份子那樣過於細膩、敏感。(我現在並不覺得你是這樣,只是預防) 很多事都要想得開,不要過於拘謹,不要按照一般的風氣、見解來要求。我們各自的經歷決定了我們採取的方法和思路。我相信這些在今後是可以彼此瞭解和互有啟發 的,而且基本點是一致的。

積累材料

前幾天我抄完了那些你所需要的“格言”之類。我很高興,因為你所需要的,也是我格外喜歡的,使我不由得想起古人說的“英雄所見略同”。我曾反覆回味過主席的那些話。

“聰明的人往往出在地位低、被人看不起、受過侮辱而且年輕的人中。社會主義社會也不例外。”真是有道理啊!

我現在就有這個習慣,看到好東西就想摘錄下來,否則日後就找不到了。日積月累,這些東西都是極為寶貴的。過了幾個月後再翻一次,實在又有新鮮的感覺,“如見故人”。今後有機會我也挺想看看你摘錄的本子。

原 來我是不大愛寫日記的,現在亦如此。但生活中許多大事、感想,丟掉又十分可惜。最近我想出一個好辦法,就是我訂期給你寫的信,望你保存起來。今後合到一 塊,就是一本完整的日記,省得我再另開篇幅了。這些既是思想,又是生活,既是經驗的總結,又是行動的考慮。反正是啥都有了,積累起來是有 益的。當然我也會給你的信同等待遇的。我很喜愛你抄來的那些格言:一個人如果沒有堅韌性、果斷性、向目的銳進的志向和毅力,那麼,他的勞動就不可能是有成效的。“銳進”二字極好。

問題就寫到這裏吧,也許你已經煩透了,但只要你不給我扣上“懶婆娘的裹腳布,又臭又長”這歇後語就行了。無論如何,我是寫的“肺腑之言、真實感受”,且這麼晚,我也困得有些迷糊了。

還忘了告你,為了對你有個“全面瞭解”,我專門去小航那裏採訪了一下你的“好人好事”,收穫不小。她也是準備好了一、二、三、四地給我講,從工作、學習到生 活、鍛煉,倒是都講到了,就是實例還不多,未能滿足我的要求。但這也大有補益,比如說我工作能夠有機會早回家的時候,就想起你是怎樣向雷鋒叔叔學習、主動值班的情景,於是堅持到下班,還受到師傅的好評。自然我也憂心忡忡地問到她你是否愛生氣?回答是滿意的。

這次托她帶給你的三件“禮物”,都是傻乎乎的小東西,你可別以為我是在取笑你。它們各有一個函義:小鐵盒上的小朋友代表純潔,帽娃娃代表健康,而那小熊貓抱著球若有所思的樣子,就讓它代表深沉吧。另外買了打信封,小鴨、小象的怪好玩,就請它們經常鼓勵你快樂點兒吧!

至於此信,是我最費勁的,可也許我一本正經地說了半天,你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卻一再搖頭,認為是謬論連篇。那也不要緊,寫信批判好了,我向來是很有興趣辯論的。你說得對我就服輸,有幾件事我不是已經向你“投降”了麼?你的邏輯性還是較為嚴密,並能說出一些令人信服的道理的。不過社會經驗也不怎麼樣,比我強不 了多少,所以你對周圍的人與事還是沒下一番功夫的,否則有一天你的心跳也會從40多/分下,追上我的。

買到了《簡明心電圖》,只有精裝一種,平裝有價而無書,所以買了。但我還是有“節儉”的意識的。

最後“正告”你一句,今後寫信千萬不要太費時間了,從6點寫到1點,儘管斷斷續續,也太影響工作了。久而久之,是要毀身體的。咱們又不是搞“接力賽”,不必過於緊張,“頻率”大可以放慢一點。雖然我是在故作寬宏大量地“違心”地勸告你,但還是應關心關心你,確實要自重身體!“懲病克壽,矜壯死暴”,你可別自恃強壯而一意孤行啊。

我也把筆記本上的第一句話抄給你:

頑強地學習,

耐心地學習,

深刻地學習!

言長紙短,難以盡述;友人之心,如在吾廬;

我也把筆記本上的第一句話抄給你:

頑強地學習,

耐心地學習,

深刻地學習!

言長紙短,難以盡述;友人之心,如在吾廬;

香山恨低,何懼險路;來日方長,志上征途。

友上

75.7.14

原件掃描見

http://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2/10/07/world/asia/07wife-excerpts.html?ref=asia

沁園春向前

五嶺威嚴,

三山雄峙,

緬懷心堅。

悼英烈背驅,

血化紅泉。

國而忘家,

輕揮憂患。

太行蒼松,

延河勁草,

凜然正氣傲中原。

閱青史,問中華兒女,

誰來接班?

於今兩霸爭雄,

鼓四海黑風惡浪掀。

莫辜負青春,

如火熾燃;

人民熱望,

勇負雙肩。

摯友同德,

心熱如焰,

白首不熄永相戀。

擎戰旗,

更笑望丹宇,

奮力向前。

廣告

0 Responses to “薄熙來1975年致李丹宇的信與詞”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最多人點選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1,831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