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理論與偉大的策略——讀李成瑞文有感(紅毛寶刀)


近日李老發表雄文《簡評張宏良教授的長篇講話(要點)》,引起左翼網站不小的轟動。繼去年“革命派”與“改良派”戰至年底硝煙殆盡之時,李老異軍突起,率領老同志再次向“改良派”發起猛攻,烏有情急之下,封殺李老。悲哉!

李老文章高屋建瓴、提綱挈領、言簡意賅,頗顯老一代革命者的理論功底。左派新秀們應向老同志學習此點,扎實基本理論,緊密聯繫實際。捨此二點,不是經驗主義者就是教條主義者。

縱觀全文,無可挑剔。但偉大的理論要付諸實踐,也需要有偉大的策略相匹。否則,便是空中樓閣,可望而不可及。宏良兄縱然理論上一塌糊塗、不堪入目,但也不能抹殺其喚醒群眾的功績。在修正主義統治下,應該採取什麼樣的策略進行宣傳和鬥爭,確實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道難題,宏良在努力實踐,錯誤不少,但不能因為他有多少錯誤就一棍子打死他。這不符合辯證法。

有人問“張大忽悠”喚醒了什麼群眾?

答:主要是小知識份子和中小資產階級。因為這是民族主義的階級基礎。

問:這些群眾是革命的力量嗎?

答:小知識份子是當今中國受剝削受壓迫比較厲害的群體,世界工廠的形成造成大量的小知識份子無用武之地,甚至失業。當然知識份子有天然的軟弱性,他們不敢於革命,所以宏良的街頭運動順然使他們接受。而工人階級是標準的無產階級,由於世界工廠的因素,他們的就業相對容易,收入亦可維持生存,大量的工人階級又是由農民轉化而來,他們的經濟地位又處於上升階段,從整體看還不具有革命的傾向。雖然每年工潮不斷,但還處於自發階段,規模也有限。在未來,隨著國際經濟的進一步滑坡,國內工人就業明顯下降的時候,那個時候工人階級的力量才會逐漸顯現,那時,工人才能理直氣壯地說:我是革命的領導階級!所以不能教條地看待馬克思的理論。至於中小資產階級,不必多說,他們是民族主義的中堅力量。

但到了革命階段,他們的革命性是最差的。

下面我就李老的文章發表一些看法,不當之處,隨時指正。

一、    當今社會主要矛盾是什麼

毫無疑問是階級矛盾。即使是民族危機相當嚴重的時候,比如外敵的入侵,仍然是階級矛盾是主要的。不過在這個時候,階級矛盾是以民族矛盾的形式出現的。比如抗日戰爭的時候,為什麼作為少數派的毛主席極力反對“一切經過統一戰線”呢?為什麼強調獨立自主呢?按照一般的民族主義者的理解:國難當頭,全力抗戰,不分領導、不要分散、統一指揮,才能最有效的打擊日寇啊。諸君思考,這就是階級矛盾使然。

那為什麼宏良極力渲染民族矛盾?把矛頭對外?

首先,講民族矛盾是安全的,不把矛頭直接對準本國的反動的統治階級,自然不會落下什麼把柄。這符合毛澤東思想:保存自己才能消滅敵人。隨著群眾越來越多的覺悟,隨著矛盾的不斷激化,當我們有了戰勝統治集團的物質力量的時候,矛頭自然會調轉。群眾的思維是直接的,他會問:這些問題是怎麼形成的?是誰幹的?這個時候就不能再忽悠群眾了,你也無法忽悠。群眾比你聰明。至於那些還在裝糊塗的“張粉”,那就是在故意歪曲宏良思想,是別有用心的統治階級的走狗。

宏良說:“多年來,我們一直堅持人民大眾和精英階級之間的矛盾,是當今中國社會乃至全世界的主要矛盾。”

人民大眾和精英階級,是什麼意思?人民大眾包含了那些人?精英是那些人?說的很模糊。模糊也有模糊的好處,就是讓誰也摸不著頭腦,你要說是什麼資產階級,那資本家就要收拾宏良了。其實宏良的本意不在於此,還是上面所說的民族矛盾。因為宏良也可算是當代“左派精英”。他也可以說自己是“人民大眾”,總之不要追究這個邏輯了。這一點上,李老揭示的很到位,宏良預想偷樑換柱,可李老是慧眼識真。

宏良的民族矛盾論將隨著中國無產階級的壯大和覺醒走向消亡,不攻自破。但目前尚有喚醒小資的積極意義。

二、關於修正主義

張宏良反對提修正主義,也反對“反修正主義”。奇怪的是,“革命派”陣營也有此論調,當然,他們和宏良不同。宏良內心是承認修正主義的,他說過“現在是變了質的社會主義”,但他認為即使共產黨爛透了,也不能反,如果反,天下就大亂,帝國主義就會趁虛而入,國將不國了。他是從民族主義的角度去考慮的。革命派呢,也不承認修正主義,就說現在是資本主義,一般都認為是帝國主義的資本主義或者走向帝國主義的資本主義,所以他們套用列寧的理論。

宏良的思想體現他的“維新”意圖,也就是“左轉”,所以他不敢承認現在是修正主義復辟的資本主義。人大、政協也不是社會主義的東西,那是新民主主義的產物,革委會是社會主義性質的。三個牌子還有意識形態裏的標準的“修正主義”更不是社會主義的因素,恰恰是修正主義的。雖然說現在的修正主義和赫魯雪夫、鄧的修正主義有不同,但他還是一種修正主義。主席說,修正主義上臺,就是資本主義上臺。但是他和一般意義上的資本主義不同,中國大大小小的馬列學院教授修正主義思想,在西方資本主義國家難得一見吧。在中國可以大談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而在美國,奧巴馬說:我們的敵人是共產主義。。。

正確認識修正主義不僅僅是個事實和理論問題,而且關係到如何採取正確鬥爭的策略。為什麼現在左派呈現出如此複雜的局面?這就是修正主義造成的結果。否則我們就可以簡單套用列寧的理論或者是主席的思想了。

三、張宏良的用“修正主義”來抗衡“修正主義”

李老文中提到的“二個修正”是不錯的,宏良把文革簡單地概括為“大眾民主”是閹割了文革,且不說“大眾民主”的確切含義是模糊的,大民主,是作為一種手段,本質是為無產階級專政服務的。如同法律一樣,都是手段,不是目的。不提階級,不提公有制,這個“民主”確實有些像“茉莉花”街頭顏色革命,連憲法都在說工人階級和專政,宏良怎麼這麼膽小?在私有制的資本主義社會,不去提消滅私有制而搞什麼街頭運動,還篡改了《共產黨宣言》裏說的:共產黨的任務就是消滅私有制,改成了:“共產黨的根本任務就是建立大眾民主。”沒有公有制去搞大眾民主是不是要左右合流?

對付修正主義用修正主義的手法,真是不可理解的高明啊。“階級、專政”不能用,尤其“專政”,“革命”少用,多用“民主”,怎麼感覺有點右派的味道?連憲法、設計師都敢用主席的“人民民主專政”,怎麼宏良比他們還修正?

關於民主。宏良說“從最初奴隸社會的貴族民主,到封建社會的宮廷民主,再到資本主義社會的資本民主”,不知這樣的“民主史觀”是怎麼出爐的?民主是多數人決定。希臘的民主略有耳聞,就說中國吧,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有這些玩意嗎?民主作為一種潮流和制度主要是在資產階級革命才開始的,中國封建社會充其量有“民本主義”思想,“民為邦本,本固邦寧”,即使在皇宮內部,也不存在什麼民主制度。皇帝至多找大臣、貴族商量事務,決定權依然在皇帝手裏,難不成由大臣、貴族民主表決?有人說,專政就是民主。列寧講這個類似的話是特指資本主義社會的。本意是資產階級民主本質就是資產階級專政。不能簡化為民主就是專政,而丟掉了“本質”。專政可以有民主體制,也可以是赤裸裸的,比如法西斯專政。宏良兄,切不可為“大眾民主”杜撰歷史了。

關於共同富裕。怎麼就不敢提公有制呢?不是不懂這個道理吧?這麼明確的口號不敢提恐怕是給自己留後路吧。德強也曾表露過:中國走向宗主國的資本主義也未嘗不可。看來是有退而求其次的心理作怪,堅不堅定無所謂,明哲保身是關鍵。

四、改良與革命

張的意思很明顯,無論什麼革命在中國都是客觀上幫了帝國主義的忙,所以萬萬不能革命。那只有改良了,但是在中國有沒有改良的政治、經濟基礎。歐美國家這些年能夠改良是有他的形式民主和經濟條件的。當然了很多國家包括美國都是債臺高築,政府苦不堪言。但在中國是否能改良一段,哪怕是一小段時間恐怕都是希望渺茫的。既然如此,所謂的改良就是空頭支票,本來呢,改良和革命是可以相互促進的,改良可以喚起民眾意識,革命是決戰。但是改良主義就不是這樣,他反對革命,把改良的範圍限定在資產階級允許的範圍內,實質是為資產階級充當代理人,來麻痹群眾的鬥爭意識。這樣的改良就是反動的,就是反革命。一副悲天憫人的情懷啊,恨不得當年毛主席搞“和平民主新階段”得了,何必中國人打中國人。

五、可恨的是“張粉”

宏良縱有千般錯,可憐身在曹營中。喚起民眾稱千萬,不知幾個能反修?宏良身處體制內,為保存自己,擴大宣傳,再加上馬列毛理論功底差,難免會被看出很多問題,可畢竟喚醒了一些群眾,但是群眾就不同了,身份不一樣嘛,可以大膽地打出反帝反修的口號。可是這些張粉,我先說一下,很多保張派其實不是張粉,他們也知道巨集良也許多的錯誤。我說的是這些頑固的張粉就知道反帝,不反修的反帝不是瞎扯淡嗎?毛主席當年是“帝修反”一起反,在你們看來是“極左”了吧。為此,宏良也無可奈何!宏良“保皇”是求生的策略,張粉保皇卻是真心。他們天天喊大領導如何如何好,未來的大領導如何如何好!

宏良聽到也覺肉麻吧?壞的是下面的小漢奸,最大不過是二領導。真是:不解宏良意,粉絲變腦殘。一旦打皇帝,頃刻鳥獸散。

可見宏良的主觀願望是好的,希望通過“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刻”的呐喊喚醒更多的人關注社會,沒想到是一群小資應呼而來,還有一些護國主義者。愛國主義若不和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結合,那將來就是鎮壓無產階級革命的先鋒隊!宏良小心呢,苦心經營,尾大不掉!一朝英名,毀於一旦。

六、巨集良的優點和缺點

優點不少,講話不用稿,身體不算好,帶病到處跑。缺點是脾氣大、理論差,不學習,愛講話。如能發揚優點,彌補缺點,不失為一位元好同志。所以看到一個同志的缺點時同時要看到他的優點,不可偏廢一方。

七、偉大的策略

假使否定了宏良的策略,革命派必須拿出像樣的策略來,理論上的勝利並不代表全部。理論是一瀉千里的,可實踐是腳踏實地的。沒有理論的實踐是盲目的,沒有實踐的理論是空洞的。二者如何結合是關係到社會主義的前途和命運。切莫沾沾自喜,切莫頓足捶胸。我們不過是共運史上的一滴水,能掀起一朵浪花向彼岸前進是需要我們大家共同努力去做的。當我們感到窮途末路的時候,要記得向群眾學習,融入到群眾當中去,你會感到永遠充滿活力!

八、如何看待張宏良現象

在修正主義統治下,在小資產階級性極強的國度裏,出現張宏良這樣的人物和思想並不奇怪,身處體制內,又不願意與體制徹底的決裂,便要依附於體制,帶有一定的妥協和右傾投降性質是必然的現象。這種依附不僅僅是個人的依附,他代表了一個群體,他贏得了這個市場。在體制外,中小資產階級又是民族主義天然的俘虜。所以難怪說張粉是打不完的,因為超出自身階級的限制的狹隘眼界正確運用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來看待事物的人畢竟是少數。

小資產階級佔據話語權的日子不會久遠了,形勢越來越朝著有利於無產階級的方向發展,大規模的階級鬥爭勢必會碾碎一切小資產階級的幻想。讓這一天早日到來吧!

暴風雨啊,你來得快些,更猛烈些吧!

原載《紅色中國》網站2012.3.8

廣告

0 Responses to “偉大的理論與偉大的策略——讀李成瑞文有感(紅毛寶刀)”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最多人點選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8,020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