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嶺兩側( 黃紀蘇 )

前不久去了趟到山東濰坊,沒碰著風箏節,碰著了摩天嶺。全國叫“摩天嶺”的山頭估計不會少於三位數,就像叫“小峰”“小嵐”的人不會少於六位數。但我看到的這座山,正是《南征北戰》那座“摩天嶺”的拍攝現場。影片中,兩支隊伍從山的兩側爭分奪秒往上攀爬,誰先到達山頂,勝利就歸誰;慢半拍,前功盡棄。面對夕陽中漸入暮靄的山嶺,我好像還能感到四五十前看電影時的揪心。也許,這緊張感更多來自今天,因為今天的中國社會政治形勢,就很像一座摩天嶺。

兩種力量正從相對的兩側逼近中國命運的制高點。一側是億萬中國人經幾代的奮鬥求索而贏得的寶貴歷史機遇。關於這點,引段自己的話吧:

 

基本走出近代大危機的中華民族正可以再接再厲,更上層樓,以五千年的歷史文明為後盾,融會新機,重生再造,從亞洲進軍世界,為人類另闢蹊徑,為歷史別開生面。

 

另一側,幾十年間積累的矛盾,會合了新的時代要素,正向著危機發酵升級,不是沒有可能顛覆中華民族在歷史關頭這關鍵的一躍。關於這點,我也曾在一首歌裏詠歎過:

 

就這樣

一聲霹靂就能成真的噩夢

在你頭上遊蕩

 

就這樣

一個踉蹌就能應驗的詛咒

在你腳下潛藏

 

濰坊在山東中部,是個地級市。這樣一塊地方,扔在成百上千的三線城市裏山不顯水不露——很像本人小時候,因為長得黑,蹲煤堆那兒玩,奶奶高聲喊我吃晚飯,就站在煤堆前。沒去的時候,我對這個“鳶都”略有想像:那是一條塵土飛揚的馬路,路兩邊的房子貼著黃板牙或四環素牙似的白瓷磚,窗戶不是藍玻璃就是綠玻璃;天上五顏六色,飄搖不定,遠看像是廢紙廢塑膠袋飛得很高,近看有龍有鳳還都牽著線。到了濰坊,發現自己腦瓜太落伍了。這個城市的新開發區仿佛上海浦東、北京朝陽CBD,只是道路更寬,綠化更好,完全不像我去過的一些灰土土的地級市縣級市,就孤零零一座市府大樓外加一座四星級賓館看著跟太空站似的。街上的行人穿著入時,由金毛犬、吉娃娃前擁後簇著走過咖啡屋,走進沃爾瑪。從北京來的,要想在這兒整點“下放”“歸國”的感覺還真不容易。但這也沒什麼稀罕的,東部富起來的中型城市,比濰坊“潮”的多著呢。

濰坊有一帶濕地公園穿城而過,面積真不算小,大概折合半個瑙魯、兩個梵蒂岡或三個頤和園。園中林木蔥郁,河塘縱橫;柳徑花蹊,通幽入靜;水含淡煙,波動雲影;豈止畫在眼中,人亦在畫中。這樣一幅極富野趣的人工山水,前身是一條破敗的河流,跟老舍先生筆下的龍鬚溝差不多,但大著幾號,據說是花了不少個億改造而成的,而今向老百姓免費開放。我特意打聽了一下,園中有沒有為“優秀人士”起樓造館,據說沒有也不讓,這真讓人欣慰,但願他們能堅持下去。看一個社會進步與否,看一個政權什麼性質,園林的姓“公”姓“私”——所有權也好,使用權也罷——是一個通俗易懂的指標。我不太同意有些學界朋友的觀點,他們認為在道德上現代社會比傳統社會不進反退了。全世界幾百年的現代化運動把無數私園變成公園,當然是進步。不過,在進步的總趨勢下,反動也時常發生,而且於今日為烈,于中國為盛。同屬政府行為,杭州方面便特別熱衷於讓人上人入住畫中畫。據網上報導:

 

杭州在2009年就已確定,在西溪國家濕地公園、白馬湖生態創意園安排200套面積 300平方米的景觀別墅房,向“大師級人才”提供10-20年租期,前5年租期全免。目前,在風景宜人的西溪濕地別墅,已經有楊瀾、余華、賴聲川、朱德庸等數十位文化界名流入住。(http://0523.teambuy.com.cn/house/info-11-18386.html)

 

意思和這差不多的還有北京的故宮當局,即理論上替人民看管寶貝的人。這夥人把寶貝看丟、看碎、看黴了都還是能力問題,而變著方兒地將公共博物館變成富豪俱樂部則是利益兼立場問題。有了這樣的利益立場,再配備了冷兵器熱兵器,他們迎駕大資產階級及其小二小三駐蹕養心殿儲秀宮,沒準兒只是時間問題。這類權錢通姦說著都已經味同嚼蠟了,可他們幹著上氣不接下氣還跟頭一次似的。我參觀過某大腕在京郊壯麗輝煌的別墅,牆裏有山,門內有湖,看家護院的除了大型犬還有村書記。

在濰坊,我去了一處老舊的居民社區,社區外是嘈雜的市場,社區內是二三十年前蓋的宿舍樓,居民屬低收入人群。這類社區別處我見過不少,大都髒兮兮亂哄哄,說是人際矛盾的發酵池、社會怨恨的溫室大棚一點不誇張。我鑽進兩個門洞,從一樓拾階上四樓,居然清清爽爽,沒見各家破爛堆放樓道的情況,樓梯扶手比我手還乾淨,顯然有人定時擦拭。樓外空間雖不寬闊卻井然有序,摩托車擺放在樓邊專設的區域,連頭盔也鎖在地上的鐵杠上,這樣的情形在北京只有收入特別高的社區才見得到。抬頭望去,窗臺就是窗臺,而不是行人頭頂懸橫禍的地方——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打陽傘說是護膚,沒準兒也有抗震減災的意思,因為總不能舉塊案板出門上街吧。其實與人平安自己平安的道理人人都懂,之所以都跟人事不懂似的,主要原因在於社會管理者沒那閒情逸致主持公道,由著私心橫行霸道。中央政府大力發展的轎車產業,已經快把轎車變成不動產了,北京地方政府火上澆油,又向大街小巷放行電動摩托無數。由於相應的管理全然沒有——有也沒用,這種人稱“無聲手槍”的銳器銳不可當,別說車縫人縫了,恨不得手指頭縫都鑽。就在地面上亂成一鍋粥之際,國家又向早玩膩了豪車的豪富們開放私人空域。聽有位豪富說,他的“飛友”們最愛玩“空中停車”,就是讓飛機往下掉,快掉進棺材時重新發動,跟死神揮手說下次見。在財富分配已天差地別、民眾已忍無可忍,戾氣殺氣正氤氳蔓延的今天,很難相信這樣的政策是我黨制定的——倒像是陳阿扁幫我黨制定的。

以上就中國摩天嶺兩側人馬運動的情況,隨手舉了些例子,舉的都是“官軍”。所以舉官軍,是因為官軍、和官軍的互動、對官軍的認識,是影響中國當前和未來的最重要變數。應該說,官軍是經驗和教訓的矛盾體,隱含著不同的可能性。北京地方當局把路面搞得七葷八素這固然是在摩天嶺的那一側,但地下的鐵道修得四通八達則是在這一側。濰坊地方當局管理老舊社區、建設濕地公園是向陽坡上的善政,但幹別的事在哪面坡我就不清楚了。最近成為眾矢之的的高鐵,其冒進的心態、低劣的管理及其背後的體制和文化弊端,無疑是在把人民往溝裏帶,但通過高鐵網的建設讓中國軌道交通更上一個臺階,則很難說大方向錯了。對官軍的認識,要有一說一有二說,在全面觀察的基礎之上形成整體、趨勢性的判斷。固守一端的選擇性失明,無論是在這頭幫它點票子,還是在那頭為它數日子,都不是理論界和輿論界應有的態度,雖然這樣的站位更容易獲得歸屬感和安全感。

官軍由於管不住許多指戰員的手,同時又蒙不住廣大線民的眼,其公共形象、公共信譽就成了自由落體,跳樓的跳樓,跳水的跳水。跳到如今,民間輿論基本已不相信摩天嶺的“我側”也會有官軍出沒了。這樣的民間輿論雖然值得“同情之理解”,但畢竟屬於過當的判斷,它只是部分反應蛋糕個頭不小但切割不公的事實,只是部分符合人一輩子隻做好事不容易、一輩子隻做壞事也極難的常識。偏離事實對誰都不利,因為真理原則已經成為人類生活的基本價值和基本法則了。獲得了新媒體的民間輿論對官僚集團實施了幾十年來最為強勁的監督,有力地推動著中國政治的改造,厥功也偉,其德也永。但作為大眾民主的粗放形態,它自身也同樣需要時時反省,褪去不能理性、易走極端的習性,沿著有理、有力、有節的歷來正道不斷修煉,走向成熟。這就特別需要作為民間輿論主體的知識份子誠心正意,堅守實事求是的底線,善不掩,惡不隱,再不樂見的真相也能正視,再開心的謠言也絕不貪戀——不要說連夜譜寫《謠言頌》了。

需要警惕的是,今天一些大大小小的“意見領袖”並不是這樣,他們沒有表現出對民主事業的負責任態度,而是像紅了眼的饑民哄搶商機無限的點擊率、人氣指數,把政治監督這樣嚴肅的事業當成了政治鬥牛。他們每日拎著塊紅布,領著甲狀腺腎上腺以及其他犄角旮旯的人體器官湊成的啦啦隊,到網上烏煙瘴氣地轟鬧,看了讓不少人對貪官污吏忽生好感——這些人上去肯定更壞嘛!這些人降低了輿論監督的品質,敗壞了民眾參政的聲譽,本來一鍋靚湯卻由於他們漂在上面讓人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一個事業,最難克服的阻力,往往是它最冒的那部分;最不易察覺的敵人,一般是它最鬧的那些位。極端主義的虧我們可沒少吃,辛辛苦苦走了一百里,結果卻毀在過猶不及的二裏地上。當年的好好的集體化不就毀在了大躍進人民公社上麼?就跟串通好了似的,兩種極端主義互為因果、輪流坐莊,害的中國淨東顛西跑了。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這些年有些老老少少跟有病似地叼著毛澤東不撒嘴,多有失身份、多沒水準的話都說。先以為他們就好這口,後來我明白了,那是因為這些年他們右得太過了,自知會遭報應,所以老覺得左邊隨時會反彈出個毛澤東什麼的來。總之,摩天嶺這側的公共參與、輿論監督需要留個心眼兒,跟過頭極端的傾向劃清界限,因為人家雖然打的山這邊的旗號,其實是山那邊的角色。山那邊的人馬走得越快,登得越高,災難離中國就越近。

濰坊還有個去處。在離摩天嶺不遠的諸城,有一處恐龍遺址,也許是世界上最大的,據估算方圓一平方公里之內埋葬著上萬恐龍。45度的巨大地層截面上,佈滿青銅浮雕一樣的骨骼化石,景象壯觀而震駭。億萬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災難,讓世界的霸主屍骸枕籍?每個參觀者都在遐想,答案只有天知道。

諸城還是江青的老家。據說,歸葬故里是她最後的遺願。但這裏已無她的任何遺跡。在當年的喧騰躁進與如今的沉寂空無之間,只有長長的風,像歎息一樣流過。

(原載《鳳凰週刊》2011年26期)

廣告

0 Responses to “摩天嶺兩側( 黃紀蘇 )”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8,126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