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山下,風展紅旗如畫” ————全國各地紀念毛主席誕辰117周年活動述評(袁庾華)

這次,全國各地紀念毛主席誕辰117周年活動(以下簡稱紀念活動),僅從網路上看就相當令人振奮,感受起來,它有下述幾個特點。

首先,也主要是它的廣泛性。

除了西藏(也許是網路不暢),紀念活動已遍及全國三十個省、中央直轄市、自治區。

以山東為例,   就有威海、煙臺、萊陽、青島、萊西、荏平、東阿、日照、德州、夏津、聊城、東明、濟寧、嘉祥、棗莊、滕州、臨沂、沂南、樂陵、東營、桓台、淄博、沂源、濰坊、諸城、泰安、濟陽、濟南等近30個市、縣。席捲了齊魯大地的東西南北中。河南省也有20多個市縣。河北省、湖南省的全部地級市和另一些市縣。湖北、黑龍江、遼寧、江蘇、浙江、廣西、山西、四川等省或者覆蓋了本省的各個地域,或者是主要城市。“改革開放”的最前沿地區珠江三角洲的廣州、深圳、東莞、珠海、惠州、江門、中山、佛山等全部8個市都已紅旗漫捲。閩南的漳州、泉州、廈門,浙江的溫州、台州、杭嘉湖平原,江蘇的蘇錫常地區和山東的煙臺、青島等經濟發達地區,到處是毛主席畫像,到處是紅旗紅歌。

雲南省有近20個市、州、縣的代表到昆明參加了紀念活動。全國各地的一些紅色網友則去北京參加了兩大紅色網站的紀念活動。

在昆明各界和雲南兒女的兩個大會以後,昆明的公園內又連續兩次舉行紅歌會紀念,這是繼續於半池同志生前最後促進的走向戶外,走向群眾的方向。西安、南寧這次也是室內紀念活動後走向市中心廣場舉行紅歌會。尤其可貴的是東北地區的齊齊哈爾、大慶、哈爾濱、長春、瀋陽、丹東等地是在零下幾十度的寒風中進行的室外紀念活動。太原、長沙的室內紀念活動後又到山大、湖大的廣場繼續紀念活動。南昌市的紀念活動近年走進市中心的撫河公園後立即達到了千人參加的規模。這次全國各地的紀念活動中達到千人規模的就有好幾十場。首先是湖南的韶山、湘潭、長沙、衡陽許多場成千上萬人的紀念活動。一個中等城市河南省新鄉市每年的這一天,都同時有幾場千人規模的紀念活動。偏遠的廣東樂昌廣西上思的農村也有千人參加。濟南市的赤霞廣場已經連續三年保持了成千上萬人的規模。四川省劍閣縣一個白龍鎮就出現了萬人參加的紀念活動。而洛陽市26號這一天的上下午有數萬人參加了紀念活動。位於祖國南海海濱的廣東湛江市,其市中心的赤坎南華廣場連續六七年來,每一天都高掛著毛主席的大幅畫像,紅旗招展,大片的大、小字報(儘管被偷過幾次),這裏成了一個真正的紅區。

重慶的報導說,他們這次紀念活動“徹底改變了往年”“召開座談會的唯一單調形式”,更新為登山、旅遊、答問、戰友會、同學會、故事會、紅歌會、共吃長壽麵等多種形式。鄭州市從12月18號開始的紀念活動就呈現出“全面開花”之勢,除了在紫荊山廣場已連續十年的群眾集會、這次達一兩千人的規模外,在中國鋁工業基地的上街區,老幹部、老工人們成功的舉辦了第一次紀念活動。以出口大蒜、西瓜著名的農業縣中牟農民們也連續多年召開千人大會。這次鄭州市郊的農民自費來紫荊山廣場清洗毛主席塑像, 並組織三百人的農民隊伍來廣場參加紀念活動。此外,有“五一公園”等處“放聲歌唱毛主席”的紅歌會,有進步青年知識份子的專題座談會,有“大河濤聲”的詩歌朗頌會,有小學校的紀念大會,有農大和打工子弟小學生共同的紀念活動,有老革命和青年人的聚會等。也有官方舉辦的懷念晚會、筆會、書法展、墨寶展。跟隨主席愛女李訥來鄭出席書法展的中新網記者的一篇“鄭州民眾在紫荊山廣場自發集會紀念毛主席誕辰117周年“的報導和特別漂亮的圖片被各地幾百個網站所轉貼。

“上海各界群眾在人民廣場、中共一大會址、浦東新區圖書館、復興公園、茂名北路毛澤東舊居等地隆重集會“。北京各種紀念大會、座談會、交流會、研討會、文藝晚會、詩歌朗誦會、書畫展琳琅滿目,還有景山、天壇等公園群眾性的紅歌會。天津、成都、重慶、杭州等地在紀念活動的同時另外召開了專題研討會。

北京的毛主席紀念堂和湖南的韶山,每一年的這一天都是全國人民關注的焦點。井岡山,延安、西柏坡等革命聖地這次也舉辦了紀念活動。其中井岡山所在地江西吉安群眾是第一次自發組織的,就有一兩千人的規模。

洛陽、重慶、齊齊哈爾、保定、唐山等重工業基地的工人階級也在紀念活動中站在了第一線。英勇的通鋼工人在其強烈要求下組織了三個支部的座談會。山西潞寶集團、河南平頂山海平公司等新型企業也連續幾年舉辦了紀念活動。代表著中國農村希望的南街村年復一年的紀念活動都是令人注目的。而河北冀南地區有十多年歷史的“毛主席紀念館熱”已持續至今,這次又有成安縣上千人參加主席視察新館開館儀式。在東海的浙江溫州洞頭縣的海島上,第一次來參加紀念活動的群眾全部佩帶著毛主席像章。我們不會忘記在“非毛化”甚囂塵上的七八十年代,全國各地的農民群眾自發的採取各種形式堅決頂住那股邪風。陸軍八十四師和空六軍等戰友網的老戰士們這天在網上相聚,深切的懷念自已戰無不勝的統帥。保定、安陽、洛陽等地的軍隊轉業到企業的幹部,也在各地的廣場正式的紀念。在廣東的堪江、佛山、雲南的昆明等地,當年的知青或集會、或在論壇,或唱紅歌。在北京的“中國上訪村”極其莊重的舉行了紅歌會。在雲南的尋甸回族自治縣的群眾集會上、在廣西柳州壯族兒女的紀念晚會上、在青海災區的藏族同胞中、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系列紀念活動中,各族兒女載歌載舞永遠歌唱心中不落的太陽。

許多地區的機關,其中包括山東、遼寧、福建、河南等省的一些公安機關和黑龍江、山西等地的公安幹警也都舉辦了或者參加了紀念活動。安徽准南個體協會等商業團體和一些商會,民進黨的地方支部、全球華人祖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等民間組織都舉辦了各種紀念活動
,福建、河北等佛教聖地進行了紀念毛主席的法事活動。深圳“關公文化”等傳統文化以及一些姓氏家族網也都開展了各種紀念活動。
在全國性的紀念活動中,比較廣泛的領域主要有體育、書畫、紅歌、網路等。

體育主要是長跑和游泳。長跑又主要集中在單位、機關和學校。韶山、長沙、湘潭等地搞了萬人長跑的紀念活動,中南大學新校區自此將在每一年的十二月二十六號舉辦紀念主席誕辰的長跑活動。冬泳活動較多的是在湖北、湖南、廣東、廣西,規模最大的是廣西每年都是同時紀念毛主席暢遊邕江的活動。

以書畫展的形式舉辦的紀念活動遍及全國,從老將軍、老幹部到工人、農民、學生、少兒,多才多藝、鋪天蓋地。湘、鄂、黑、遼、津等省市的圖書館、博物館、檔案館也都舉行了各種各樣的紀念活動。

全國各地的紅歌會,尤其是在紀念毛主席的活動上,近年發展很快。幾年前,在公共場合的這些歌詠活動有“老歌”、“紅歌“兩種說法,近年則絕大多數稱之為紅歌了。就像中國的左派也絕大多數都稱之為”毛派“一樣。這次全國各地的紀念活動,絕大多數都有紅歌的形式,廣州市當天同時在天河公園、曉港公園、白雲山公園等處舉行紅歌紀念活動。南昌市一場紀念大會有多支紅歌隊參加。蘭州、成都是第一次舉辦紅歌會活動就十分成功。在全國眾多紅歌團體中也湧現出一些以其宣傳的力度和藝術的品質顯著的“名牌”,其中在全國影響最大也享譽國際聲樂界的戴誠為首的常州合唱團,這次被特邀到京參加了人民大會堂紀念演出。

至於網路,就更豐富多彩了,我不會打字,上網的本事十分有限,一、兩個月以來,我一直搜索各地紀念活動的報導,從一個個搜索器(還得經常重複使用,幾天就變化了,或多了或少了),到一個個網站,從一個個地方、單位、學校、社區到無窮無盡的個人網站,我似乎進入了一個汪洋大海中。我至少看了成千張主席的照片畫像,《東方紅》、《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等熟悉的歌曲至少聽了幾百遍,更多的是文章、詩歌。多少人在傾訴自已不盡的懷念,多少人在狠批那些反毛的陳詞濫調,多少人在對照主席的思想總結自已走過的路,多少人在主席指引的方向探索中國與世界的未來。還有多少熱心的人為他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看到而精心製作的系列視屏,幫年青人瞭解毛主席,毛澤東時代。。。。。當然也有不同立場和觀點的。也有借此做商業活動的,像中國工商銀行的紀念卡,長春一汽有人專選這一天用主席詩詞狂注商標,這類事情中似乎也能說明一些問題。而許多店鋪在紀念日的前夕清理並隆重裝修店面的活動應該是一種虔誠的心。。。。。

這次活動的另一個特點是,群眾自發組織的紀念活動遇到的阻力比往年少了,參加或支持紀念活動的領導幹部多了。

江蘇無錫、河南濟源等地的報導都用了“順利”一詞,武漢東湖長天樓的紀念活動也是順利的。洛陽在這次紀念活動前由於警方剛抓了王仙峰等同志,警民關係比較緊張,但是在26號這一天成萬人的集會活動中居然沒有一個員警。多年來比較緊張的鄭州,警方說這次他們到現現場只兩人。像鄭州的紫荊山廣場緊靠省委南院,這大概是麻煩的原因之一,石家莊年年舉行紀念活動的人民廣場更是面對著市政府,這次成千人的群眾大會,也較順利。山西運城、四川南充和西安的群眾自發組織的集會活動,都被官方的電視臺所報導。河南南陽多年前就出現這種情況。

另一方面,我們從各地的報導中看到了很多地區,單位的黨政領導人或參加了或直接組織了紀念活動並講話。這種現象過去也有,前兩年少一些,這一兩年又多了一些。湖南大部份的紀念活動都是官方組織的。冀、魯、鄂、遼等省一些市縣,更是幾大班子全部出席紀念活動。湖北省直機關黨組織發文通知所有省直機關去參觀主席的展覽。河北省審計廳組織的紀念活動和廳長葛夢彬的講話,所有地級市的審計局都組織收聽學習。在北京的中國航空工業集團黨組織帶領全部分黨組書記集體到毛主席紀念堂紀念主席誕辰。在重慶的政治局委員薄熙來等出席的紀念活動,僅演員就有一千五百人。北京的人民大會堂這次紀念活動有數千人參加。

這次紀念活動更重要的一個特點是年青人參與得更多了。

首先是高校,據不完全統計,有北大、清華、浙大等八十多所高校組織了或參加了紀念活動。位於祖國北部黑龍江齊齊哈爾大學、東北林業大學、黑龍江大學等8所高校首先拉開了全國的紀念活動的序幕。在吉林長春的東北師大、長春理工大學、長春大學、建工學院第一次進行了戶外活動,在湖南中南大學、湖南大學、湘潭大學、湖南師範大學、湖南一師等主要院校舉辦了豐富多彩的紀念活動。有的一個學校就舉辦了多場。在南昌,南昌大學、南昌工程學院、江西農大、華東交大、井岡山大學近年來一直和工人群眾一起組織紀念活動。在昆明、武漢、太原等地多年來一直有這樣的好的傳統。西北大學現代學院的院領導在這次紀念活動的講話中說:“我們一年一年的紀念毛主席,就是希望能不斷的從偉人的身上汲取前進的力量”,“並將其形成一種傳統”。

全國各地的許多中小學、根據自已特點、舉辦了各種各樣的紀念活動。有的是請了地方的老幹部、解放軍,有的是走進幹休所或工廠。像遵義的清華中學,廣州的棠下小學、湖北恩施土家族自治州實驗小學。哈爾濱地段小學等很多學校都是多年來年年都要舉辦紀念活動的。中央電視臺少兒台頻道這次為兒童專門舉辦了一場隆重的紀念活動。

令人鼓舞的是,從毛主席紀念堂前萬人長隊的視屏中,我們看到年青人已占到了多數。廣東的大部分紀念活動和廣西桂林、柳州、北海的紀念活動都已經是年輕人在組織。在各地紀念活動的照片視屏中。我們也看到了越來越多的年青人走進群眾、走上講臺。尤其是在深圳的紀念大會上,目視著一個個、一對對走向主席塑像獻花時,胸中湧起一陣陣的衝動。

看到這些可喜現象,很多人都會有和我相同的感覺,也大都會從這裏看到希望或寄予希望,這也是任何社會,任何時代都曾有過的感覺。問題只是,這些年青人自已是否清晰的看到了希望,也包括寄希望於他們的我們這一代人。

幾年前,北京、武漢的幾個著名的年輕左翼學者對我說,他們是悲觀主義者,左派都應該是悲觀主義者。我想,他們真正要問的是你們樂觀的理由是什麼,希望在哪?內憂外患,亡國亡種的威脅,這是中國所有左派的共識。問題只是,我們靠什麼來應對。

20多年前,官方對“西化”的批判和新搞的“社會主義教育”曾使多少人對上層抱起希望,10年前,大家在新的失望中找到了新的希望,10年後的今天,人們不是又有了新的神化和夢想嗎!五、六年前,我曾和河北一位著名的“左轉論”同志辯論時做了一個比較。我說:四十多年前,我們的黨風和社會風氣是不是比今天好一百倍,毛主席的威望、魄力、能力是不是比今天的領導人要強一萬倍?他都承認。那麼當時我們依靠體制搞“四清”都搞不下去,今天還能有什麼幻想嗎?!2007年我在俄羅斯聯邦科學院回答他們學者所問的現代的中國領導人和中國政治格局的關係時說,我們現在的領導人都是常人、普通人,哪一個人都不可能扭轉乾坤。同時中國也進入了一個更為成熟的官僚政治的結構。和西方現代政治結構一樣,真正的決策者不是哪一個領導人,而是整個官僚集團。十幾年前,在中央工作的一個同志說得好,有些人老看著中央,沒有工人農民的覺悟和組織起來,中央有什麼用?!

美國太平洋艦隊的司令訪華時,對中國軍方向他介紹的“先進武器“不屑一顧,只是重彈了“布希三原則”的狂妄:任何國家都不需要在軍備上挑戰美國。馳來黃海的“華盛頓”號航母作戰室裏的毛主席像和“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這句話的真正含義應該是:這才是他們美帝國主義的真正對手!10年前我應邀參觀了美國《時代》週刊和“CNN(美國有線)”駐北京的分社,滿牆貼的都是毛主席像,連辦公桌上的文具也是。一位元年青的美國記者提醒我,“你可不要誤解“,我說,我明白,”你們來中國,就是和毛主席打交道“。上述幾個例子大致相同西點軍校那個說法,美國不怕中國現代化,只怕毛澤東化!去年新的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取消了毛澤東思想,這恐怕比要中國軍人全體繳械還可怕!!

一般來說,只有直接遭受了軍事侵略,民族矛盾才會上升為主要矛盾。即使民族矛盾上升為主要矛盾,國外對國內構成威脅的要害,仍是國內賣國勢力。今日中國更是如此。任何情況下,外因只有通過內因才能起根本性作用,這是常識。就是當年抗日戰爭日本人在關內戰死的不足20萬人,他們靠的就是中華民國中央主席汪精衛為首的賣國集團,及其汪、蔣一明一暗給日本人送去的成百萬漢奸。20世紀毛澤東的紅色中國,也給全球的帝國主義勢力留下了另一個強烈印象:誰敢輕易踏進,只要有毛澤東思想,就會有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的中國!他們只有寄希望於中國的賣國勢力,後者出賣了中國其他東西後,最後也一定要整體出賣中國。只有中國肢解亡國了,他們家族利益才會安全,這是從上到下所有的“裸官”的共識。

我們的敵人在教育我們,他們真正的對手僅僅是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中國人民,而不是什麼經濟實力、軍事裝備。也不是哪個個人、哪個組織、哪個制度、哪個符號,中國人民唯一不能丟的只是毛澤東思想!只要毛澤東思想這個命根子不丟,所有失去的我們都可以收回,還可以創造更多的人間奇跡!

10多年來,紀念毛主席,學習、宣傳毛主席的思想,捍衛毛主席和毛主席思想在中國的崇高地位,已成為中國左翼運動的主流。首先是群眾性的紀念主席的活動,否則我們學習宣傳毛主席思想的影響和力度就太小。我們要正視的是中國的工農市民群眾、包括參加紀念主席活動的革命群眾,至少有80%至90%以上還沒有用網際網路來做思想政治鬥爭的武器,近幾年也難以改變這個基本狀況。在火車上放假、返校學生較集中的車廂裏,你連續談幾個車廂,甚至沒有一個學生知道“烏有之鄉”。包括“毛澤東旗幟網”和所有左派網站的網友即使能突破百萬,也只占中國人口的千分之一。這些左網的文章,更多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紀念主席和紅歌會的群眾性集會上散發並擴大影響的。

多年前,鄭州母女兩人在許昌農村宣傳要把毛主席生日作為國家節日的倡儀,請農民簽名,一天就簽了好幾千人。前不久,有幾個同志,到鄭州市郊農村宣傳非轉基因,動員農民簽名的工作卻很難,農民甚至把他們看成是法輪功,儘管我們認為轉基因關係到每個人每個家庭要命的事。因為這幾十年來主流媒體和市場結合起來,把人們的思想徹底搞亂了。即使中央電視臺用最權威的機構證明,也不比大大小小的官員、尤其是信訪官員掛在嘴邊那句話:“要相信黨和政府”更能欺騙人。剛剛在網上看到,北京景山的群眾宣傳非轉基因,就是高高舉起毛主席的畫像,高高的掛起“毛澤東思想萬歲”的橫幅,其效果一定會好一些。

群眾只相信毛主席,我們也只能依靠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人民群眾。“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即使最近發生的突尼斯、埃及巨變,也是這個道理。任何貌似強大、穩定的美帝國主義的走狗集團,在大規模的群眾運動面前都是紙老虎!我們不能因為美國在群眾運動起來後無奈的投機,就把事情的性質搞反了,真正“兔死狐悲“的是美帝國主義的走狗集團。

經過文化大革命鍛煉的中國億萬人民,絕不怕別人搞什麼“顏色革命”,只要浩浩蕩蕩的群眾走上街頭,那就一定是紅色的旗幟、毛主席的畫像。用王力雄的名言來說,“在中國,唯一能凝聚起全社會反抗力量的,不幸的是只有三個字:毛澤東”。

那一代工人農民很多都是“街頭政治”的大師。我們社會主流高舉的旗幟早已不是紅色,無論是美國西方,或者國內任何右翼勢力,都不會主張在中國搞顏色革命,反而他們最怕“紅色革命“。在中國只有我們才敢依靠群眾。南方那個最活躍的右派學者,不是召集一些媒體負責人,一再警告他們不要搞任何激進的東西,不穩定首先威脅的是他們自身的即得利益。我曾和一些右翼朋友聊到近幾年左派群眾紀念毛主席活動的形勢,當場,即使最能言善辯的人,也沉默了好幾分鐘。我也曾挑戰的問道,你們為什麼搞不起一場紀念胡耀邦的民眾集會呢?!右派歷來都是搞“精英政治”的,而左派的政治主要是群眾運動,這一點在中國更是涇渭分明。如此,在中國也只有紀念毛主席的廣泛民間活動,才唯一代表了中國人民的民意!也鼓舞了左派廣大群眾和體制內的健康力量,震憾了和分化了黨內外右派勢力。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今天中國左翼運動的廣泛性和規模還遠遠跟不上形勢發展的需要, 廣大左派同志今後的工作會更艱巨,這是我們的歷史使命。左翼陣營內部的一些分歧和問題,任何時期都是正常存在的,我們沒有必要深陷其中。讓我們的目光向下,向下,投向工廠、社區,投向縣鎮、鄉村,投身於偉大的群眾運動。

“山下,山下,風展紅旗如畫“,這是主席1930年的《如夢令.元旦》中的詞句。主席當時剛剛寫了《古田會議的決議》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兩篇雄文。儘管當時國統區的主流正在高調宣傳民國的發展和成就(一些人稱1926-1936年為為民國的”黃金十年“),蔣介石的”三省圍剿“已經開始,毛主席卻預言了“中國革命的高潮就要到來”!

2011-2-17於山東泰山

轉載自http://www.maoflag.net

廣告

1 Response to ““山下,山下,風展紅旗如畫” ————全國各地紀念毛主席誕辰117周年活動述評(袁庾華)”


  1. 1 粤进 2011/03/05 at 17:41:06

    我们在广东茂名的高校也自发举行了师生共同参与的座谈纪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8,184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