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背後那些可笑的外國朋友──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背後是地緣政治議程 〔威廉•恩道爾 (Frederick William Engdahl) 著 顧秀林 譯〕

作者:著名經濟學家、地緣政治學家。從事國際政治、經濟、世界新秩序分析研究逾30年。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學士、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比較經濟學碩士。著作:《霸權背後》、《金融海嘯》、《石油戰爭》、《糧食危機》

請大家關注並且散發附件中的文章。這是恩道爾為中國寫的一篇博文,本人參與了翻譯,但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在私人博客上貼出,真的是匪夷所思——他沒有詆毀任何人,他是在一個非常尷尬困難的時刻幫助中國。但是中國的主流媒體封殺他。

所以我只能借群發信件散佈:請大家轉載轉帖,廣為散發!

恩道爾指出,201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賞給劉曉波,是由達賴喇嘛提的名,發獎的背後,不是對自由和平的關注,而是正相反。任何一個人,對祖國對政府都可以有意見,可以嚴重批評,但是顛覆國家的立國之本,無視人民的根本利益,尤其是反對憲法,這種行為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犯法的,在美國也是一樣;美國對違憲在極其細節的問題上都不允許,卻大力支持任何別國人反對自己國家的憲法。劉曉波“殖民300年”是很可笑的言論,拉美被殖民是從500年前開始的,今後是否還能真的自主,非常難說——原來的人民已經沒有了。

我設想:當頒獎的那一天來到,瑞典皇家科學院擺開陣勢,搭起舞臺,等待一位被中國判決有罪的人物出現,拿錢,領金質獎牌,那會是怎樣的激動人心。中國拿血汗養著美國,惠及世界,美歐主流卻往中國臉上抹屎。就像轉基因的事情一樣,這也是我們大家每一個人都有份的事情。

謝謝散發

顧秀林

 

在一個極其微妙而敏感的時刻,挪威議會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把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了中國的劉曉波。此時此刻,美國財政部長蒂莫西·蓋特納正在向中國政府施壓,試圖迫使人民幣大幅升值——其實這對於深陷困境的美元毫無幫助,但是對中國的經濟卻會造成危害。諾貝爾和平獎成了上演鬧劇的舞臺,這裏演出的是華盛頓反對中國的戰略大戲——不斷升級、長期施壓的戰略行動。

把諾貝爾今年度和平獎發給劉曉波,顯然不是什麼巧合。準確地說,這是一項精心安排的長期戰略中的一個行動。這個戰略不是挪威議會部分議員的戰略,而是世界霸權——美國精英集團的戰略。這個戰略的目標,就是要阻止中國成為一個對世界經濟具有主導性的主權國家的進程。他們現在要的事,是給中國“磨掉棱角”。

在世界媒體中上演的諾貝爾和平獎鬧劇,就是這一戰略精心策劃的一個部分——竭力讓中國在世界面前“丟臉”。這是一場更深層次的博弈,華盛頓直接或間接控制的非政府組織等織成的網路相互密切配合,把“人權”當作華盛頓地緣政治的一個武器來使用。

這一次的諾貝爾和平獎戰略不會比2008年3月的西藏暴亂更成功,不會比2009年7月中國新疆的騷亂更成功,也不會比2007年在中國鄰國緬甸的動亂(“藏紅色革命”)更成功。這幾次行動,都是華盛頓精心策劃、秘密鼓動,或者通過親達賴喇嘛集團的人發起的。參與其中的那些不成氣候的集團對此都很清楚。他們處心積慮地所做的一切,就是要製造一種國際氣候,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形象,從夥伴和“朋友”轉換成“敵人”。不過從華盛頓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風險非常高的戰略,或者是陷於地緣政治困境的美國在孤注一擲。

劉曉波那些不靠譜的可笑的外國朋友

英語中也有這樣一句老話:“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因為我沒有見過劉曉波本人,也沒有讀過他的著作,所以我没有資格談論刘曉波的為人。不過來認識一下劉曉波的那些滑稽可笑外国朋友,可能更重要。

在國際筆會網站[i]上的正式履歷中,劉曉波曾是國際筆會獨立中國笔会中心的會長,他擔任此職一直到2007年。現在他還是該組織的理事會成員。這個國際筆會並不是某些作家們碰巧的集合,它是英美鼓吹人權和民主的非政府組織和私人組織網路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出資人掏錢給這些組織,是要用它們來達到自己的地緣政治目標。

國際笔會自称 “世界上最早的人权组织”,成立於20世紀20年代,地點在伦敦,出面的人物是英帝國的兩名地缘政治战略家:G.B.萧伯纳和H.G.威爾士。筆會的資金來源于美歐私人基金會和公司所組成網路,其中有布盧姆伯格集團、挪威外交部和“其他不願透露姓名的贊助者”。它說它要創造一種叫做“世界文化”的東西,從這裏我們立刻嗅到了英美“全球治理”的某種氣味,這是大衛·洛克菲勒的“世界新秩序”那種氣味。

國際笔會被覆蓋著一個更大的“国际言論自由與交流”(簡稱IFEX)的網路中,那個IFEX的地點在加拿大,有大約90個成員,都是非政府組織,其宗旨聽起來很高尚:捍衛“表達自由權”。“国际言論自由與交流”的成员中,有一個是總部設在华盛顿的自由之家(由美國國務院資助),另一個是国家民主基金会(NED)。

自由之家是為了推動美国參加二战而於1941年創建的,其後在冷战期间,是美國情報局指挥的反共宣传工具。這個非政府組織最近在华盛顿指挥的製造動亂的行動中卻是指揮的中心,如西藏、缅甸、乌克兰、格魯吉亞、塞尔维亚、吉尔吉斯斯坦等,一旦這些國家地區不遵循讓美國某些精英滿意的政策,自由之家就要行動了。自由之家的上一任主席是中央情报局前局长詹姆斯・伍尔西。自由之家主席包柏漪,是2008年西藏暴乱时的西藏国际委员会中的一個頭面人物。自由之家曾與乔治·索羅斯的开放社会研究所、挪威外交部緊密合作,推動了例如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这样的行動,那些项目都有华盛顿提供的经费支持。吉爾吉斯斯坦鬱金香革命的結果,是親华盛顿的独裁者和毒梟K·巴基耶夫上臺執政。[ii]

國際筆會與劉曉波的聯繫暫時到此。下面看一看,諾貝爾和平獎為什麼給了他。

1989年天安門鮮為人知的故事

根據諾貝爾獎委員會的公告,劉曉波獲獎的主要理由,是他在1989年天安門抗議中扮演了主角,還有2008年他和別人共同起草的《零八憲章》。《時代》雜誌稱該憲章為“在受壓制的共產主義中國呼籲民主政治改革的宣言”。[iii]

1989年春天,據說劉曉波從其任教的美國常青藤大學——哥倫比亞大學乘飛機回到中國,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學生抗議活動中扮演了主角。對世界上的許多人來說,1989年6月的天安門廣場事件,至今還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當年播出的那個形象。很少人知道,1989年6月的天安門廣場事件,是美國情報機構干涉中華人民共和國內部事務和實施日後所謂的“顏色革命”的最早的嘗試。後來由華盛頓操縱的類似的顏色革命,有塞爾維亞反對米洛舍維奇的革命、烏克蘭的所謂橙色革命、格魯吉亞的玫瑰革命,以及其他地緣政治性的動亂,目的都是促成有利於華盛頓的政權更迭。

正如在我的專著《霸權背後:美國全方位主導戰略》中詳細描述過的那樣,天安門事件之後,敦促當時的美國總統乔治·布什對中國政府施加強力制裁的人,是美國駐華大使李洁明。他是布希的老朋友、中央情報局官員。如果要說李洁明是動亂的承辦人,理由是很充分的。波士頓的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研究所的吉恩·夏普(《非暴力戰爭》教材的作者)在天安門抗議升級之前,恰好也在北京。據報導,夏普的組織和課本,特別是他的專著《基於平民的防禦:後軍事武器系統》,在塞爾維亞、烏克蘭和格魯吉亞的顏色革命中,都曾發揮過很重要的作用。夏普1989年6月正好在北京,這或許是巧合……也許不是。[iv]

有消息說,1989年當天安门廣場上發生各種事件之时,一个以乔治・索罗斯为首的基金会(即“中国改革开放基金会”),与美国中央情报局一起参与了1989年6月天安门事件期间推翻中国的活动,後因受到中国官方指控而被迫停止活动。[v]

恰巧在同一個時候,美國情報機構也積極地行動,推翻了蘇聯,回憶一下這個事實很有用。因此,劉曉波的決定——放棄他在紐約的名牌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前途遠大的學術事業,在1989年的春天,毅然投入進天安門事件的中心,極有可能至少得到過他那些很不對頭的美國朋友們的慫恿。

劉曉波在起草《零八憲章》扮演的角色、他選擇的時間,也很令人好奇。當中國在對它的經濟進行現代化時、當中國允許在筆者看來比許多西方所謂的民主國家更多個人自由的時候,劉曉波提高了他的政治批評的調子。2008年,他相當清楚地知道,中國官方對西藏和和新疆可能發生的動亂活動極其敏感;這關係到在奧運會期間使北京丟面子。美國國務院承認,2008年由達賴喇嘛所支持的西藏抗議和暴亂,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最嚴重的內部動亂。如果認真嚴肅對待這樣的事情,那麼這個時刻就不是更多要求放開不同政見的時機。它暗示,劉曉波的行動也許出自另一個更深的計畫,而那個計畫是他那些很不對頭的外國朋友提出來的。

諾貝爾獎提名

在這種情況下,是誰正式提名劉曉波為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就很值得注意了——提名人竟然是達賴喇嘛!他自己通過國家民主基金會,長期接受美國政府中央情報局和國會的大筆金錢。達賴喇嘛提名劉曉波這個事實,足以說明今年諾貝爾和平獎的本質——地緣政治。

如果我們再關注一下提名劉曉波的其他人,那名單讀起來就像大衛·洛克菲勒那個極為秘密的三邊委員會的國際會員名單。那個三邊委員會是由超級精英、只有邀請才能入會的一個團體,由北美洲、歐洲和日本的300個強勢人物所組成。中國未被邀請參加這個嚴格挑選會員的俱樂部。

除了達賴喇嘛,提名劉曉波的人中,還有捷克外交部长和親王卡雷爾·施瓦岑贝格、世界貿易組織前主管迈克·穆尔、俄國反對自由市場政客G·A·叶林斯基。

卡雷爾親王、莫爾和叶林斯基——他們也都是精英組成的三邊委員會的成員;我們從這裏得到了什麼暗示?他們有計劃地把諾貝爾和平獎送劉曉波。

支持北約的捷克前總統瓦茨拉夫·哈维尔是喬治·索羅斯贊助的人權觀察組織國際委員會主席。他也參加了劉曉波獲獎的提名。哈维尔是卡雷爾親王的親密朋友,他注意到,劉曉波的《零八憲章》是捷克《七七憲章》的翻版。該憲章曾得到美國的暗中支持,在推翻20世紀80年代的蘇聯時派上了用場。[vi] 這一切都在暗示,這是一個結合緊密的哈维尔俱樂部,其會費是由華盛頓來支付的。

有關挪威議會諾貝爾委員會的情況很少被公佈過。他們的網站強調,他們是完全獨立的,但是如果看一看獲獎者名單,這話就不那麼可信了。那個名单包括达赖喇嘛、昂山素季(缅甸被监禁的反对派领导人)、巴拉克·奥巴马(执政仅两周時獲獎,而在他获得提名之前,他在阿富汗战争的军事集结非常显而易见),以及亨利・基辛格(20世纪70年代任美国国务卿,支持拉丁美洲独裁者镇压成性的隨意殺戮平民的政权)。當然,當華爾街銀行和英美權勢集團決定借全球性變暖而加緊行騙的時候,諾貝爾和平獎就授予了聲名狼藉的聯合國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和全球性變暖鼓吹者戈爾。只要把事實公開,證據是確鑿無疑的:諾貝爾和平獎是北約集團的一個地緣政治工具,向不和它一心一意的那些政府施加壓力。挪威是北約的一個創始成員國,並且與美國的領導集團有著極為密切的聯繫。

更加深刻的地緣政治意義

美國強勢集團為什麼選擇這個時刻通過授予劉曉波和平獎來給中華人民共和國施加更大的壓力?這個問題可以明顯地見之于中國近來成為強大、充滿活力、不斷增長的世界經濟體而同時美國跌入其200多年歷史中最嚴重的經濟蕭條這一事實。

美國官方戰略政策仍然是2002年9月《美國國家安全戰略》裏所詳盡闡述的內容,有時又被稱為“布希主義”,稱“冷戰後時代美國的政治和軍事任務將是保證不允許超級大國對手在西歐、亞洲或者前蘇聯的領土上出現”。這種方案的制定一直是1992年以來五角大樓明確奉行的金科玉律。[vii]

為什麼中國被盯上了?這只是因為中國今天作為在經濟和政治上一個不斷崛起的世界因素,與外國進行聯盟,用以支持在蘇丹或伊朗這些華盛頓控制較少的地方的這種發展勢頭。在這點上,中國作為一個積極穩定國家的存在,對於美國來說是一個不斷增長的戰略威脅,並不是因為中國威脅華盛頓在全球發起的戰爭。真正的威脅是,當中國、俄國、中亞的上海合作組織國家以及不計其數的其他國家走向一個更加多樣化的多極世界的時候,美國和那些遵從其戰略的國家失去全球性霸權地位。根據布希主義和美國戰略地緣政治學,趁現在還來得及的時候,必須不惜一切代價防止那種事態的進一步發展。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在美國強大的壓力下最近逐步加大對伊朗的制裁,與其說是與伊朗及其核野心有關,還不如說是與伊朗是中國的一個戰略經濟夥伴這一事實有關。

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劉曉波,離開一個促進和平的姿態很遠。此事最好從它的真實情況來看:這是一個被美國引導的、非政府組織孵育的、反對中國主權的、非正規戰爭宣言的一部分。英國200多年的均勢地緣政治學中,有一條這樣的公理,即霸權帝國必須時刻尋找兩個潛在敵人之中較弱小的一個,然後與之聯合,攻破強者。美國從2001年以來對印度的政策、2008年以來對中國的政策,恰恰如此,即尋求與弱小但更有用的印度結盟,結為軍事和戰略聯盟,對抗中國在亞洲特別是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戰略利益。

北約在阿富汗(遠離北約的北大西洋地區)的正式存在,應該發出的是這樣的信號,即所有這一切並不是為了促進民主或表達自由,而是一個不斷式微的霸權孤注一擲地試用它武庫裏的一切武器,來扭轉現實。劉曉波只是他們這一努力的一個順手的工具而已,是無數工具之一,就像達賴喇嘛或華盛頓支持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的熱比婭·卡德尔一樣。值此美國的可信度與它的經濟穩定同時急劇惡化之際,他們這樣幹大概是無濟於事的。

注釋: 


[i] 國際筆會美國中心網站:《中國:劉曉波》(PEN America Center Website, China: Liu Xiaobo accessed in http://www.pen.org/viewmedia.php/prmMID/3029/prmID/172);

[ii] 菲力浦·希斯金:《在美國的幫助下,普京後院有了沸騰的民主》,《華爾街日報》2005年2月25日(Philip Shishkin, In Putin’s Backyard, Democracy Stirs — With US Help,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February 25, 2005);

[iii] 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劉曉波》(“The Nobel Peace Prize Committee, The Nobel Peace Prize 2010: Liu Xiaobo, http://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peace/laureates/2010/press.html; )《時代》雜誌的引文,見以下網址(For the Time quote, see

http://www.time.com/time/world/article/0,8599,2024405,00.html#ixzz12gorrikW

[iv] 威廉·恩道爾:《霸權背後:美國全方位主導戰略》,維斯巴登,2009年版,第43、117頁(F. William Engdahl, Full Spectrum Dominance: Totalitarian Democracy in the New World Order, Wiesbaden, edition. engdahl, 2009, pp. 43, 117)。有關夏普和蘭德公司辦法更多情況,另見喬納森·莫厄特:《新的"驱除阴霾"在行動?》,網上雜誌,2005年3月19日(As well, for more on the methods of Sharp and the RAND Corporation,  Jonathan Mowat, The new Gladio in action?, Online Journal, March 19, 2005 , accessed in http://onlinejournal.com/artman/publish/printer_308.shtml);

[v] 合眾國際社:《據報導領中國經費的雇員受審》,1989年8月9日(United Press International (UPI), China Fund employee reportedly interrogated, August 9, 1989);

[vi] 瓦茨拉夫·哈维尔等:《和平和自由的中國捍衛者》,2010年1月18日(Vaclav Havel et al,A Chinese Champion of Peace and Freedom, January 18, 2010, accessed in http://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havel38/English);

[vii] 派翠克·E·泰勒:《美國戰略計畫呼籲阻礙對手的發展:一個單一超級大國的世界》,《紐約時報》,1992年3月8日(Patrick E. Tyler, U.S. Strategy Plan Calls for Insuring No Rivals Develop: A One-Superpower World,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8, 1992)

廣告

0 Responses to “劉曉波背後那些可笑的外國朋友──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背後是地緣政治議程 〔威廉•恩道爾 (Frederick William Engdahl) 著 顧秀林 譯〕”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8,318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