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鋼憲法50年回顧: 為何政治掛帥是鞍鋼憲法的首要原則? (已退休研究員 李振城)

慶祝毛主席批示的鞍鋼憲法誕生50周年

鞍鋼憲法50年回顧:

― ―辦好社會主義企業的根本大法

聲明:出版紀念鞍鋼憲法文集《鞍鋼憲法50年回顧:辦好社會主義企業的根本大法》,是紀念鞍鋼憲法誕生50周年活動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本文集的選編者在籌備組配合下,已經收到幾十篇文稿。其中部分重要文稿將陸續在相關網站上網發表(發表時在文稿開頭注明“鞍鋼憲法50年回顧”字樣),單篇文稿允許其他網站轉載,轉載時需同時轉載本聲明。未經本文集選編者同意,這些上網發表的文稿不得以電子版或紙質版另行成集出版或發表,報刊雜誌需選用的,要事先與本文集選編者取得聯繫,達成協定,否則將以侵權論處,追究法律責任和賠償。

本文集選編者聯繫人   李振城

手機號:13001345496

電子郵箱:lizhencheng519@163.com

轉貼本文稿,需同時轉貼上頁聲明的全部文字。

鞍鋼憲法50年回顧:

為何政治掛帥是鞍鋼憲法的首要原則?

(已退休研究員  李振城)

為何政治掛帥是鞍鋼憲法的首要原則呢?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應當全面領會毛主席批示的鞍鋼憲法的科學內涵。

一、鞍鋼憲法原有的科學內涵要點及其被違棄的根本原因

根據毛主席批語、鞍山市委報告和此前黨的八大確認的兩項企業制度,50年前誕生的鞍鋼憲法,在其科學內涵中存在著互相關聯的六大基本原則,即:①在企業管理、企業改革和技術革新、技術革命中必須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即必須堅持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科學理論為指導);②在企業管理、企業改革和技術革新、技術革命中必須堅持共產黨的領導;③在企業管理、企業改革和技術革新、技術革命中必須堅持“兩參一改三結合”,在三結合中建立平等、互幫互學、同志式的新型生產關係;④要持續開展群眾性的技術革新和技術革命運動;⑤在企業管理、生產經營和技術革新、技術革命中必須堅持黨委領導下的廠長(經理)負責制;⑥在企業管理、企業改革和技術革新、技術革命中必須健全、堅持企業職工代表大會制度。

其中,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是鞍鋼憲法的政治靈魂和首要政治原則,是實現“兩參一改三結合”的首要條件。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即堅持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科學理論為指導的工人階級先進政黨的領導,主要是宏觀領域帶有全局性、長遠性或階段性的綱領、路線、方針、政策和戰略策略的領導,全黨服從黨中央的經群眾路線的民主科學決策即正確的集中領導,而不是盲目服從那種錯誤的領導),是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實現“兩參一改三結合”的物質載體、關鍵環節和政治前提,是鞍鋼憲法的政治核心。堅持“兩參一改三結合”即堅持工人階級當家作主,是鞍鋼憲法的主體內容。而工人階級當家作主,則是鞍鋼憲法的核心內容和本質要求。持續開展群眾性的技術革新和技術革命運動,既是確立鞍鋼憲法的內在依據,又是實現鞍鋼憲法所要達到的根本目的――促進社會生產力高速發展、鞏固國防、增強國力、提高人民生活品質、粉碎敵對勢力封鎖、擺脫外國奴役、維護國家獨立自主地位和人民根本權利――的力量之源。堅持黨委領導下的廠長(經理)負責制,是執行鞍鋼憲法、實現鞍鋼憲法根本目的所必須的組織制度保證。堅持企業職工代表大會制度,是執行、維護鞍鋼憲法、保障工人階級當家作主權利所必不可少的組織制度保證。

前四大基本原則體現了鞍鋼憲法的靈魂、關鍵、前提、主體、核心、依據、根本目的、本質要求和力量之源,後兩大基本原則體現了確保鞍鋼憲法實施所必須的最主要的組織法規。只有深刻領會、堅持這六大基本原則,才能對鞍鋼憲法的科學內涵進行較完整的表述。

正是由於有了這六大基本原則,才使國有特大型企業――鞍鋼的新型管理制度,上升到中國社會主義企業管理的根本大法即企業憲法的高度。既然鞍鋼憲法已經具有最高的法律定位,那就意味著鞍鋼憲法的六大基本原則,在任何時候都是不可更改、不可拆散、不容否定的。但是,鞍鋼憲法本身是一個開放的科學管理體系,有它產生、定型、發展和逐步完善的過程。大慶油田的“三老四嚴”,“四個一樣”,就是對鞍鋼憲法的繼承和重要發展創新。因此,實施鞍鋼憲法的具體條例,是應當因時因地的變化加以經常性的調整和改進的。這種具體規章制度的革新,也必須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在企業黨委領導下經過企業職工代表大會的充分討論和認可。

把鞍鋼憲法看成只是“兩參一改三結合”,顯然是過於狹窄片面了。“兩參一改三結合”確實是鞍鋼憲法的主要內容。但是,離開了其他五大原則,“兩參一改三結合”是不可能實現的。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的党的領導和工人階級當家作主,乃是鞍鋼憲法的本質要求,是鞍鋼憲法區別於資本主義企業法規的主要特徵和主要標誌;而且也是與蘇聯“馬鋼憲法”相區別的顯著標誌。把這三大基本原則剔除出去,就是從根本上違棄了鞍鋼憲法。而風行多時的無良學者們最忌恨、最詆毀、最猛烈地抨擊的,正是堅持無產階級政掛帥的党的領導和工人階級當家作主這兩大基本原則。事實已經證明,曾經在我國社會主義工業化歷史上發揮過無比威力和巨大作用的鞍鋼憲法,在30餘年的改革中,為什麼遭到違棄的根本原因就在於:党和國家的大權已經旁落在修正主義者手裏;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已經被私有化,從而復活了老資產階級,在與境外資本家相勾結中培植了新資產階級,從根本上改變了社會主義企業的性質。一句話,這正是修正主義者和無良學者的階級本性決定了,他們必然會進行瘋狂的反攻倒算所造成的惡果。

二、要不要政治掛帥爭論的焦點在於對當代中國社會階級狀況的判斷截然不同

幾十年來,學界中有關鞍鋼憲法爭論的焦點,就在於要不要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的党的領導和工人階級要不要、能不能當家作主這兩大問題上。主張廢除社會主義公有制,重走私有化的資本主義道路者,自然是反對無產階級政治掛帥,反對工人階級當家作主,而極力宣揚“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是天定不可更改的法則了。而主張走社會主義道路者則與此相反,為了防止資本主義復辟,就要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和工人階級當家作主。這就是問題的實質。只是近30餘年來,前一種主張占了上風,才使鞍鋼憲法遭到違棄了,才重新引進資本主義的所謂“現代公司制度”了。從官方拒絕舉辦紀念鞍鋼憲法誕生50周年研討會這一事實,也完全證明了這個問題的實質。

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顯然是鞍山市委報告和毛主席批語中所強調的首要政治原則,是鞍鋼憲法的政治靈魂。那麼,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是不是意味著堅持以階級鬥爭為綱,放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而以階級鬥爭為綱,是30年前就已經被否定了的,重提無產階級政治掛帥,是不是與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思想政治路線相抵觸,是不是極左,不與時俱進?只要其他原則,不要政治掛帥這項原則行不行?這是必須搞清楚的幾個重要問題,因為這是直接關係到遵循還是違棄鞍鋼憲法的關鍵所在。

首先應當搞清楚什麼叫做“政治掛帥”?為什麼要政治掛帥?

政治本身具有兩種含義。政治的第一種含義是指階級對階級的鬥爭;政治的第二種含義是指國家和社會中事關全局的公共大事。一旦階級和階級鬥爭不存在了,政治的頭一種含義就消失了,只剩下第二種含義了。不只是剝削階級被消滅,而且連工農差別也被消除了,城鄉之間的差別被消除了,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之間的差別都被消除了,那就意味著人類已經能夠全面地向共產主義社會過渡了。而在階級消滅之前,政治的第二種含義是不可能存在的;在階級消滅之前,把政治看成是“公共大事”,顯然是資產階級的欺騙伎倆

階級的存在,是社會生產力有了一定發展,但未得到充分發展的一種社會歷史現象。消滅階級,需要具備許多條件。首先必須剷除剝削制度和剝削階級,促進社會生產力大發展,為整個社會提供足夠的產品,促使所有私人經濟、個體經濟都變成公有制經濟,消除人們的自私觀念,使共產主義精神普遍發揚,使共產主義思想道德成為社會絕大多數人所共同自覺遵守的行為準則。這就是《共產黨宣言》中所說的:同傳統所有制實行徹底決裂;同傳統觀念實行徹底決裂。眾所周知:從資本主義到共產主義有一個革命過渡時期,這個時期就是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的革命專政時期,毛主席教導我們:社會主義社會是一個相當長的歷史階段,在這個社會階段中始終存在著階級、階級矛盾和階級鬥爭,存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性。

當前,我們所面對的是剝削制度和剝削階級從基本上被消滅到正在復辟這個冷酷的客觀現實。

從我們現在所處的社會來看,新中國誕生以來,我們黨曾經引導私人經濟、個體經濟走向公私合營和集體合作化的道路,基本上消滅了剝削制度和剝削階級,形成了比較好的社會思想道德風尚,為消滅階級,消除三大差別創造了重要條件。但是,社會生產力的發展還處在較低的水準,人們的私有觀念仍然濃重,尤其是被推翻的剝削階級分子還在,復辟之心不死。一旦党和國家的領導權被資產階級野心家、陰謀家、修正主義者所篡奪,很大一部分人就會迫不及待地力促重走私有化的資本主義道路。這意味著兩個彼此對立的階級之間、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條道路之間的矛盾和鬥爭依然存在。況且,經過30年的改革開放,一個新的剝削階級和剝削制度又出現在人們的眼前了。由此可見,政治的第一種含義遠未消除。我們應當面對這個冷酷的客觀現實,誰也躲避不了。

改革開放後產生的新剝削階級,是由4部分人構成的。1.城鄉私人企業主(不包括不剝削他人的個體企業主)和外資企業主、很大一部分是充當外資買辦的領取高額年薪的企業主管和副主管,這是新剝削階級的社會基礎和階級主體;2.黨政機關中被金錢美色收買而濫用政治權力資本者,為新剝削階級保駕護航,欺壓老百姓,是新剝削階級的政治核心力量;3.由這兩部分剝削者所豢養的黑社會勢力,是新剝削階級剝削、壓迫弱勢群體的兇惡社會支柱;4.附在這3部分人的毛皮之上,為這3部分人搖唇鼓舌、搖旗呐喊,參與瓜分剝削錢財的知識“精英”,則是新剝削階級的助產婆、輿論幫兇及其不可或缺的反社會文化勢力。其中的官僚買辦分子,受雇於境外反動勢力、出賣國家和民族利益的,或者惡毒誹謗、攻擊人民偉大領袖、妄圖推翻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和和國的間諜特務、賣國賊、反動文痞、民族分裂主義分子(包括藏獨分子、台獨分子、新疆民族分裂主義恐怖分子、香港親英反共勢力等),是新老剝削階級中最無恥、最可惡的人民公敵。中小私人企業主,既具有剝削他人的一面,又受大官僚買辦資產階級的剝削和壓迫。工人階級對他們要採取又鬥爭又聯合的態度。其中確實有少數比較守法,比較善待企業員工,將剝削利潤中相當一部分用於慈善公益事業。對這部分私人企業主更應該採取扶持、團結的態度。但是,只要不完全放棄剝削,就不能吸收他們加入中國共產黨,可以採取其他方式進行獎勵。因為中國共產黨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組織,它的成員必須以不剝削他人的勞動者作為先決條件。這是保持共產黨員的無產階級的階級性、黨性和先進性的階級底線,是不容許以任何藉口來打破、衝擊這條底線的。要不然,中國共產黨就不可能保持自己的無產階級先鋒隊性質,就沒有資格代表工人階級來行使領導國家和人民的職責。已經是共產黨員的新剝削分子,應當把他們勸退,或者把他們清除出中國共產黨組織。當然,只有中國共產黨的各級權都掌握在馬克思主義者手中,才能勸退和清除共產黨內的新剝削分子,才能保持共產黨組織的無產階級的階級性、黨性、革命性、先進性和純潔性。如果中國共產黨的最高權被漢奸、叛徒、走資派、修正主義者所篡奪,就會招降納叛,就會吸收資產階級分子入黨,中國共產黨就會被演變為全民黨,修正主義的黨,甚至法西斯的黨。

三、政治掛帥是依循社會基本矛盾和社會主要矛盾運動發展規律提出的必然要求

對社會進行動態的階級分析,從而具有明確的工人階級的政治立場、政治態度和政治行動的方針、政策、戰略策略,這就是無產階級或工人階級的政治掛帥。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也就意味著堅持黨的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工作方針。

實現工業、農業、交通運輸業、科技文化和國防的現代化,當然是現階段中國人民的根本政治任務。但是,我們所要實現的是社會主義的現代化。因此,在階級、階級矛盾和階級鬥爭仍然長期存在、而且仍然極其尖銳的情況下,如果把政治僅僅定位在實現經濟和社會現代化的歷史任務上,而抹殺、回避階級對階級鬥爭的政治,那就不是馬克思主義的政治觀,不是無產階級的政治觀,不是社會主義的政治觀,而是資產階級或小資產階級的政治觀。

在現階段,承認不承認階級、階級矛盾和階級鬥爭、承認不承認無產階級專政下必須堅持繼續革命,是馬克思主義同修正主義的分水嶺。推行修正主義路線者把現階段的階級鬥爭定位在“殘餘形態”上,因而取消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政治路線,顯然是背離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社會基本現實的,在現階段更是極其有害的。其原因在於:

①雖然在生產資料私有制方面的社會主義改造,就內地而言,曾經在1956年就已經基本上完成,剝削制度和剝削階級在當時也已經基本上被消滅。可是在生產關係三個要素中人與人的關係方面,主要是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方面,當時的社會主義改造並沒有完成。這個重要因素,在黨的八大和十一屆三中全會期間被忽視了。這是當時對階級鬥爭形勢估量過於樂觀,急於轉移社會主要矛盾的主要原因之一。對生產資料私有制的改造,只是為實現生產關係中人與人關係的改造提供了有利條件,並不表明它會自動得到改造。如果忽視生產關係中人與人關係的社會主義改造,就會在黨內外幹部中形成一個特權資產階級,並扶植社會上新資產階級的產生;而在改革開放條件下,還會產生官僚買辦資產階級,構成對社會主義制度的嚴重威脅。八大的錯誤已經被毛主席及時糾正,可是從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始,又推翻了毛主席的正確論斷,重複了、甚至長時期地擴大了八大的錯誤。新資產階級的產生,黨和國家性質的蛻變,是與這個嚴重錯誤密切相關的。

②在思想政治戰線上的階級鬥爭,從來就沒有減弱過。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期間,党的領導人把絕大多數知識份子說成是已經無需進行思想改造的工人階級。這也是嚴重脫離實際的。忽視上層建築對瓦解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巨大反作用,更是危害無窮。

③在境外,無論當時還是現在,一直存在著完整的剝削制度和剝削階級,從未間斷過對中國人民偉大領袖、對中國共產黨、對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倡狂進攻。

④在境內外的華人區中,一直存在著民族分裂主義勢力,不斷地製造民族分裂活動。

⑤在國外,一直存在著資本帝國主義,還在相當長的時期裏存在著社會帝國主義;在國內新資產階級已經產生、並居於主導地位後,也有可能演變為社會帝國主義。這並不是危言聳聽。如果沒有特別的約束,那是很有可能的。因為以上5種因素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相互滲透,相互利用,彼此相互勾結在一起的。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巨大反社會勢力。

由此可知,在這5個方面的敵對勢力或者非社會主義習慣勢力的嚴重反攻之下,社會主義公有制的生存發展仍然是很艱難、很脆弱的。對思想政治戰線上的階級鬥爭有可能瓦解社會主義經濟基礎這個反作用,決不可低估。剝削制度和剝削階級在結束以階級鬥爭為綱的30年間赫然重新再現,就是由於低估了新時期的階級鬥爭,把它看成是“殘餘形態”所造成的。如果在這個鐵證如山的史實面前仍然熟視無睹,不吸取足夠深刻的教訓,那勢必會造成更加深重的災難後果。

新中國60年來的史實完全驗證了: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社會主義道路與資本主義道路之間的矛盾,仍然是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換句話說,兩個階級、兩條道之間的階級鬥爭,一直是當代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它在黨內的表現,就是馬克思主義與修正主義兩條路線的鬥爭。否認這種主要矛盾和路線鬥爭,是背離現實、違背歷史發展規律的。

在結束以階級鬥爭為綱的30年間,剝削制度和剝削階級重新再現這個不容否定的現實,更加強有力地證明了階級鬥爭已經不是社會主要矛盾的判斷,是根本占不住腳的。把新時期的社會主要矛盾,歸結為人民提高物質文化生活的迫切需要與生產不足或生產力過低的矛盾(應當說,這是有史以來人類社會一直存在著的社會基本矛盾,即人與自然界之間的矛盾,並非人與人之間的社會主要矛盾。在階級社會中,社會的主要矛盾是階級矛盾,而不是人與自然的矛盾。),顯然是經不起歷史推敲和考驗的。現在中國鋼鐵生產能力達6億多噸,而需求只有4.5億噸,生產過剩將近2億噸。這還不是由於否定了計劃經濟而改行全球化市場經濟,中央政府無力調控,各個地方政府自作主張,企業盲目追求利潤最大化,使整體鋼鐵生產處於無政府狀態所造成的?只要人們願意切實傾聽各個地方普通人民群眾發自內心的呼喚,那就不難斷定當今的中國究竟是誰家的天下。

黨的八大把社會主要矛盾歸結為人民需要與生產落後的矛盾、先進的社會主義制度與落後的社會生產力之間的矛盾,並不切合實際。因為初創的社會主義制度還很不完善,對促進社會生產力的發展是既相適應又相矛盾。特別是生產關係中人與人的關係方面還未得到根本改造,在領導幹部中還存在著比較嚴重的做官當老爺、搞特殊化、脫離群眾的官僚主義傾向。只有工人階級不斷提高政治覺悟和文化科技水準,學會管理整個國家、企業和社會,領導幹部和其他管理人員、技術人員在堅持參加體力勞動中改造非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不斷清除剝削階級的壞影響,使自己的政治立場、思想感情融入工農群眾之中,才能真正實現“兩參一改三結合”,才能使社會主義的生產關係比較全面地適應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因此,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做好思想政治工作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要努力促使工農群眾知識化和幹部、知識份子的工農群眾化。

黨的八大政治報告關於當時社會主要矛盾的錯誤觀點,成了十一屆三中全會重複這個錯誤的一個藉口。其實,八大剛結束,毛主席就著手糾正這個錯誤。1958年八大二次會議,根據毛主席的提議,已經把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之間、社會主義道路與資本主義道路之間的矛盾和鬥爭,仍然是社會主要矛盾的科學論斷,重新寫進了黨章。

既然社會主要矛盾仍然是兩個階級、兩條道之間的階級鬥爭,那麼政治掛帥就是意味著以階級鬥爭為綱。結束以階級鬥爭為綱,是以否定階級鬥爭是社會主要矛盾為前提的,是根本錯誤的。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即以階級鬥爭為綱,則是遵循現階段社會基本矛盾運動和社會主要矛盾運動規律而提出的客觀要求,是不以人們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就是說,不以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鬥爭為綱,即不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必然是以資產階級對無產階級反攻倒算為綱,即堅持資產階級政治掛帥。二者必居其一,第三條道路是不可能存在的。

看看社會現實吧!結束以階級鬥爭為綱的30年間,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已經遭受到如此嚴重的破壞,而資本主義私有化卻突飛猛進,已經成為中國大陸經濟的主體,社會財富的大部分已經落在極少數暴發戶手裏,他們作為新生資產階級,已經成為統治者,他們的剝削利益和統治的意志正在影響著黨、政府、人大的決策,而占人口絕大多數的工人階級和普通農民卻淪為弱勢群體,不再有新社會主人翁的榮耀風光,而是面臨著失業、破產、喪失種種勞動和社會的安全及生活物質福利的保障,出現了嚴重的“三農”問題和新的“三座大山”,成為各種苦工傷亡、性害氾濫和各種職業病的承擔者。這種局面,不是地地道道以資產階級對無產階級反攻倒算為綱,即堅持資產階級政治掛帥,又是什麼呢?說是讓一部分先富就可以達到共同富裕。那麼已經過去30年了,還要等待多少個30年才可以實現呢?現在還有多少人會相信這種空頭支票呢?說是不會出現兩極分化,不會出現新的資產階級,而結果究竟如何呢?現在還有誰會相信這種論調呢?為什麼党和政府的威信會急劇下降?為什麼房地產調控了6年還是控制不住?為什麼會流傳國家政策走不出中南海的說法?不僅是現在,早就應當切實認真地反思了。

可是,誰去反思?誰願意反思呢?難道既得利益者會去反思嗎?難道與既得利益者穿一條褲子的官員會去反思嗎?正在掌權的高幹子女會去反思嗎?實際上,高幹子女早已分化為“告別革命”高幹子女和良心尚存、願意與多數工農群眾一起繼續革命的高幹子女兩部分。前一部分高幹子女是不可能去反思的,而後一部分高幹子女的勢力比較弱,即使反思了也難以在短期內扭轉大局。不過,能去反思,仍然是極為重要的,在適當時機,他們仍然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我們應當與他們溝通,相互支持,團結合作。

四、政治同經濟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這一點,就是忘記了馬克思主義的最起碼的常識

經濟是政治的基礎,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政治受經濟的性質所制約,具有鮮明的階級特徵。不同階級的政治,是為維護各自所從屬的不同性質的經濟制度服務的。為了創建和維護事關本階級根本利益的經濟制度,政治工作必然要在一切經濟工作和其他工作中佔據主導性的首要地位。列寧強調指出:“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政治同經濟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這一點,就是忘記了馬克思主義的最起碼的常識。”(《列寧選集》新版第4卷,第407頁)。“問題在於(從馬克思主義的觀點來看,也只能在於):一個階級如果不從政治上正確地看問題,就不能維持它的統治,因而也就不能完成它的生產任務。”(《列寧全集》新版第40卷,第279、280頁)這是遵循階級社會基本矛盾運動的規律而必然得出的科學結論。正是依據這個科學結論和革命、建設的社會實踐經驗教訓,毛主席才再次強調“政治工作是一切經濟工作的生命線”這個科學論斷。

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是我們黨和党所領導的人民軍隊的革命優良傳統。“從1938年起,在我軍歷次頒佈的政治工作條例中,都有關於政治工作是革命軍隊生命線的規定。1944年毛澤東在修改譚政《關於軍隊政治工作問題的報告》時,親筆加寫了一段關於‘生命線’的論述,強調:‘共產黨領導的革命的政治工作是革命軍事的生命線。’1954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草案)》送黨中央審查時,毛澤東又進一步肯定‘中國共產黨在中國人民解放軍中的政治工作是我軍的生命線’。1955年,毛澤東在《中國農村的社會主義高潮》按語中,進一步提出‘政治工作是一切經濟工作的生命線’的論斷。1958年2月,毛澤東在《工作方法六十條(草案)》中又提出:‘政治和經濟的統一,政治和技術的統一,這是毫無疑義的,年年如此,永遠如此。’他還說:‘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是完成經濟工作和技術工作的保證。’‘只要我們的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稍為一放鬆,經濟工作和技術工作就一定會走到邪路上去。’”

“毛澤東說的思想政治工作是一切工作的生命線,主要有4個方面的深刻含義:①一切經濟工作和其他工作都要求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即社會主義方向。只有做好思想政治工作,才能確保這個正確的政治方向;②只有做好思想政治工作,才能正確處理兩類不同性質的社會矛盾,維護經濟建設所需要的社會安定;③只有做好思想政治工作,才能振奮人民群眾的革命精神,最大限度地調動他們從事社會主義經濟建設和其他一切工作的積極性,把各項工作做好;④只有做好思想政治工作,才能使經濟建設和其他工作減少失誤。因此,既要反對空頭政治家,又要反對迷失正確政治方向的實際家,要求按照又紅又專的標準來教育幹部和群眾。”(轉引自政治教育資源網2006年2月2日文章:《思想政治工作是經濟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生命線》)

五、在政治工作與經濟工作及其它工作的關係上,既要反對本末倒置論,也要反對折衷論

有些人認為,既然經濟建設是黨的中心工作,其他工作包括思想政治工作都應當圍繞經濟建設這個中心工作來進行(這是對的),突出經濟,而不是突出政治(這是錯的)。

我們說,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是現階段中國人民的最大政治或頭等政治任務,這都是完全正確的。因為只有建立在強大的現代化的物質技術基礎之上,使全體人民群眾的物質文化生活水準不斷得到提高,社會主義制度才能夠得到鞏固和發展而不被敵對勢力所摧垮。從這個角度說,“技術加政治”的提法是無可非議的。毛主席在讀蘇聯《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教科書)》的談話中也有這樣的提法,正是從這個角度說的。可是,在為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而奮鬥的征途中,時常會受到各種非社會主義的政治思潮和習慣勢力的干擾,如果不首先分析、識別政治上的真偽是非而盲目地“摸著石頭過河”,就很容易偏離社會主義政治方向,就有可能走到邪路上去,造成事與願違的嚴重後果。因此,從工作順序上講,必須堅持政治領先於經濟技術的原則;正確的提法應當是“政治加技術”。列寧講,“政治同經濟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一個階級如果不從政治上正確地看問題,就不能維持它的統治……”;毛主席經常講,“政治是統帥”,“政治是靈魂”,“政治工作是一切經濟工作和其他工作的生命線”,要求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的“政治掛帥”,就是從這個角度說的。所以,從工作順序上講,毛主席是主張政治加技術和又紅又專的。如果從工作順序上,仍然只提“技術加政治”,抹去“政治掛帥”中的“掛帥”二字,那就是本末倒置論。用這種本末倒置論來指導工作,必然會導致一手硬,另一手軟。

又有些人主張不要爭論誰先誰後,不管把哪個放在先,只要兩手抓就可以了。更有甚者,不管姓馬姓修、姓社姓資、姓公姓私、姓有姓無,只要能把經濟搞上去就好,只要能增加GDP百分比就好,認為“經濟領域不存在和平演變”。這就是折衷論,亦即實用主義論,顧此失彼論,顧前不顧後論。這就是為什麼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工作會時抓時不抓,導致一手硬,另一手軟,以致釀成“89”動亂的根本原因,也是導致貪污腐敗愈演愈烈,黃賭毒黑盜淫詐騙空前嚴重氾濫的根本原因。前後30年的實踐對比,更加驗證了毛主席的科學論斷:“只要我們的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稍為一放鬆,經濟工作和技術工作就一定會走到邪路上去。”

六、不可把中心工作與非中心工作的關係跟誰在先誰在後的關係等同起來或混淆起來

中心工作與非中心工作的關係,是指誰服務誰的問題,是要求非中心工作圍繞中心工作來開展,服務於中心工作,落到中心工作的實處。這就是要求抓好無產階級革命政治工作,抓好社會主義方向的政治工作,來促進生產和經濟建設工作的大力開展。所以,“抓革命促生產”的方針是完全正確的。抓革命促技術革新、促技術革命、促國防建設等各方面的工作,這樣的提法同樣是不容置疑的。而誰在先誰在後的關係,則是指要求首先抬頭問路,找准、堅持堅定正確的社會主義政治方向,然後才要求埋頭拉車,堅持獨立自主、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勤儉建國的工作方針。其實,不首先抬頭問路,是不可能真正堅持獨立自主、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勤儉建國的。

七、不要把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即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與發展現代化的經濟、國防、科技、文化、教育、醫療、體育和現代化的城鄉建設工作對立起來

從根本上說,只有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才能維護社會穩定,促使經濟建設等各方面工作多快好省地、健康協調可持續地發展。當然,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必要時堅持以階級鬥爭為綱,會遭受來自內部外部的敵對勢力或非社會主義習慣勢力的干擾,有可能出現暫時的、甚至較長時間的社會混亂現象,使經濟建設等工作受到不同程度的暫時不利影響。但是,從長遠看,從戰略全局上看,它確是維護社會大定、促使經濟、科技、社會可持續高速發展所必備的前提條件。而漠視無產階級政治掛帥,不問姓馬姓修、姓社姓資、姓公姓私、姓有姓無、,雖然有可能使經濟建設在一定時期內得到快速發展,但勢必要付出非常高昂的、難以扭轉的社會代價。

其實,漠視無產階級政治掛帥所付出的高昂代價,早已顯露出來了。其中最突出的是導致貧富兩極分化,剝削制度和剝削階級正在復辟,三大差別嚴重擴大,東部與中西部發展嚴重失衡,國有資產和資源(如稀有金屬)嚴重流失,生態環境嚴重惡化,事關國民經濟命脈的很大部分獨立自主權已經喪失,貪污腐敗積重難返,黨政威信嚴重下降,黃賭毒黑盜淫詐騙空前氾濫,一整代人失去了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理想信念。試想一想,已經用數代人流血犧牲鬥爭換來的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還將要經歷多少代人的流血犧牲鬥爭才能獲得重生?難道真的“下一道命令”(新中國初期關於農業要不要合作化的爭論中,有位大人物就是這樣說的)就可以翻轉過來嗎?誰真誰偽,一目了然。

毛主席在讀蘇聯《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教科書)》的談話中說:“資本主義提高勞動生產率,主要靠技術進步。社會主義提高勞動生產率靠技術加政治。”(簡本,第236頁。)

實際上,資產階級也在隱敝地堅持政治掛帥。他們之所以不公開提政治掛帥,這是由於資產階級政治的特性所決定的。因為資產階級與雇傭無產階級之間在根本利益上是對立的,不可能通過對企業員工的政治動員來為資本家賣命,只能通過物質刺激來收買技術員工的知識產權,提高對企業員工和消費者的剝削率來增加超額剝削利潤,再拿這個超額剝削利潤來收買傳媒和選票(賄選),從而直接間接地擁有很大的政治權利,達到實現他們利潤最大化的經濟目的。而資本主義國家的無產階級或社會主義國家的工人階級,是不可能採用賄選辦法來實現自己的經濟和政治目的的。他們在奪取政權、完成對資本主義私有制的改造之後,只能通過無產階級先進政黨的政治動員,不斷提高企業員工的政治覺悟,加強工人階級成員之間的聯合和協作,採取領導幹部和技術人員與工人群眾運動三結合的辦法來不斷革新技術,加速提高勞動生產率。

當我們到社會現實中進行深入考察後就會明白,在當今的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麼可以不問政治、可以脫離政治、可以躲避階級鬥爭的經濟技術工作。不是突出無產階級政治,就會自覺不自覺地突出資產階級政治;不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就會自覺不自覺地助長資產階級思想政治抬頭蔓延;不以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的鬥爭為綱,就會助長境內外資產階級對無產階級的倡狂進攻和專政,瓦解生產資料社會主義公有制,並且對無產階級政黨、對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政權、對無產階級的社會主義革命文化進行百般攻擊、侵擾、擠壓、花樣繁多的和平演變,乃至暴力顛覆活動。當今的社會現實不正是這樣的嗎?

境內外敵對勢力和非社會主義習慣勢力對社會主義新中國的和平演變,正是從思想戰線和經濟技術領域開始的。現在人們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在民主革命時期党的同路人,後來掌握黨和國家各級各要害部門權力者,並不都是為捍衛黨的社會主義事業,自覺地抵制敵對勢力為了剝奪人民大眾革命勝利果實而開展的各種和平演變活動,其中很多人從一開始就是主動地去迎合敵對勢力的這種和平演變的;換句話說,他們為了個人、家族和小集團的眼前私利(老子打天下有功,勝利了還不該享受嗎?),正是內在地、居高臨下地主動要求與境內外反社會主義勢力協作來促使中國走資本主義道路的。蘇聯末期領導層中竟然有80%左右的官員主張西化,與80%左右的老百姓主張保留社會主義制度,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在中國,也許這種比例數與蘇聯末期不大一樣。但是從日常接觸中,人們可以感覺到,擁有很大權力的多數官員與普通老百姓中的多數人相比,在對待社會主義的態度上,思想行為習慣上,顯然是具有很大差別的,而且這種鴻溝是越來越深的。道理很簡單,每年拿幾百萬、上千萬高薪者與終年操勞只拿1~2萬元艱難度日者相比,能不形成這種巨大反差嗎?有些拿高薪者和既得利益者就直接反問人家:“走資本主義道路有什麼不好?要不然,哪有我們這些人發財的機會?”與此相對照的卻是另外一種聲音。筆者搭乘計程車時就直接聽到較年長的司機(原國企工人)說,“像咱們這個歲數的多數人,還是認為過去的社會主義好。”

當今中國的私有化或去公有化(好聽一點叫做“國退民進”),是從30年前樹立小崗村“包乾到戶”(順便說一句,己有權威人士在網上披露,展現在觀眾眼前的那份18個人手印文書,是為了拍電視片,數年後經過幾次入戶做思想工作補辦的。)和“傻子瓜子”業主這兩杆旗為開端的。這也是重走“農村包圍城市道路”取得成功的嘛!不過,最近因小崗村官沈浩的非正常去世,線民們議論紛紛,使小崗村所在當局顯得很尷尬。伴隨著經濟私有化的接近完成,社會主義上層建築領域也發生了重大變化,已經導致相當程度的質變。這用不著過多的論證,因為大家都已經感受到這種演變了。公開允許資本家加入中國共產黨,美其名曰:“與時俱進”。這在過去,是人們可以想像的嗎?這還不是政治上的和平演變?這種“與時俱進”,與馬克思主義唯物辯證的堅持發展觀有什麼本質上的一致性呢?

再如,已經引進近30年的“麥當勞”、“肯特基”、“可口可樂”、嬰幼兒奶粉、電影音樂、網路色情、無盡無休的電視廣告等等,就是要中國人從頭到腳、從小到大、從外表、視覺到頭腦,即從生活習慣到思想情感都發生崇尚西方、依賴西方、自甘為奴的心理變化。有位元同鄉朋友前幾天在電話中說,他的孫子剛生下來時給餵食進口的奶粉,一兩個月後再給他喂國產奶粉時,這小孫子就拒絕吞咽,迫使家長不得不繼續購買進口奶粉。所有這些,還不是正在發生的被西化的和平演變?在引進汽車、飛機、家電等生產線時,人家控制著核心技術,迫使中國汽車等技術研究人員無事可做,只好關閉,從而使中國逐步喪失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能力,不得不向著成為西方國家附庸、中國人只能長期成為西方國家富翁的打工者的軌道行進。這還不是技術領域裏帶有濃厚政治色彩的和平演變?當前,更要警惕西方敵對勢力利用轉基因雜交水稻作為向中國人民進行和平演變的致命武器。

由此可見,不要政治掛帥正是意味著另一種政治掛帥;想完全擺脫政治掛帥是根本不可能的,可供選擇的只是你要哪一種階級性質的政治掛帥。放棄無產階級政治掛帥,結束以階級鬥爭為綱,其最終的後果卻是演變成為突出了資產階級政治,堅持了資產階級政治掛帥,不知不覺中拾起了幫助資產階級向工人階級反攻倒算為綱。2009年的通鋼“7.24”事件,從本質上講,不就是由於幫助資產階級向工人階級反攻倒算而引爆的嗎?

2010年1月22日

0 Responses to “鞍鋼憲法50年回顧: 為何政治掛帥是鞍鋼憲法的首要原則? (已退休研究員 李振城)”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61,241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