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貨幣基金」才是最凶惡的經濟殺手(上)(金寶瑜)

「國際貨幣基金」才是最凶惡的經濟殺手(上)

金寶瑜

《經濟殺手的告白》(Confession of an Economic Hit Man)一書的中文譯本在台灣由時報出版公司出版了,這是件大事。今年1月20日的《中時開卷周報》又登載了戴綺薇寫的書評,想必會進一步引起台灣讀者的興趣。此書在2004年出版後,受到美國各界的廣泛注意,它的作者 ﹣約翰.柏金斯(John Perkins) 過去兩年多來被邀在各地演講。昨天(6月5日)剛好在電視上看到他的訪談(Democracy Now節目中)。約翰.柏金斯的另一本書 ﹣美帝國的秘史(The Secret History of American Empire)剛剛出版。柏金斯決定寫《經濟殺手的告白》是因為911恐怖事件使他痛思,並引起他良心上的譴責,因此決定將他替美國政府所幹的惡事告諸於世,讓一般人理解為什麼世界上那麼多人會仇恨美國。柏金斯受到他的讀者和聽眾熱烈的響應,可能是這些美國人在911事件之後有所反省,想瞭解美國政府到底在世界各地作了什麼樣的惡事而招恨。
美國利用一批專業人員,其中包括律師、投資顧問、和像柏金斯這樣的經濟分析家,到一些發展落後國家去為當地政府提供各種公共建設的投資計畫,這些專家們故意推荐過於龐大的、要耗費大量的資金的計畫。發展中國家為了完成計畫,必須要向美國或由美國所控制的國際金融組織借債,還不了債,就得服貼的受美國濟上和政治上的控制和擺佈。這些國家借到的錢轉個賬就進入了美國包下工程的跨國公司的賬戶,就像柏金斯工作的發電廠建設公司。這些與柏金斯相似的專業人員表面上在某某私人資訊公司工作,但暗底下拿的是美國政府的優厚的薪資,這樣作是為了偽裝他們在專業上的「客觀公正性」,也是因為如果出了什麼事美國政府可以推卻責任。像目前義大利政府起訴美國中央情報局二十六個人在那邊非法綁架案子,這是美國常幹的事,但是直接牽連到美國政府,讓美國很沒面子。
柏金斯在昨日訪談中說,目前在伊拉克美國的軍隊所不能作的事,像暗殺某某人,就僱用專業的私人公司來幹。柏金斯還認得幾個現今在伊拉克的私人暗殺專業者,因為柏金斯一類的經濟殺手們的工作如果不成功,也就是說如果經濟殺手無法用威脅利誘來取得某個領袖的合作,美國政府下一步就策劃僱用這些人把他們暗殺掉。《經濟殺手的告白》書中所說的厄瓜多爾的總統羅爾多斯,和巴拿馬的英雄杜里菏都是為了保衛他們國家的主權不妥協而被這些混棍給暗殺了。
嚴格說來,像柏金斯這樣的一批人也還只能算得上是幫兇,美國政府當然是主謀,而主要的經濟殺手是由美國所控制的這些國際金融組織,其中特別是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這兩組織以「國際」為名,但實際上卻是為跨國壟斷資本謀利服務。近年來國際貨幣基金對發展中國家的經濟最具殺傷力,因此可以說它是最凶惡的頭號經濟殺手。
為什麼呢?為什麼說國際貨幣基金是由美國所控制的呢?我們不是常常聽說當一個落後國家面臨外債危機時,國際貨幣基金都會來拯救它們嗎?它怎麼卻會是殺手呢?而且是最凶惡的殺手?
我們要瞭解國際貨幣基金如今是一個由各大帝國(尤其是美國)所控制的經濟殺手,就必須要瞭解這個組織從成立到現今的歷史發展。下面的一些論述讀起來有些繁瑣,而且有時好像離開了本題,但是國際貨幣基金戰後的發展,和它對世界各大帝國(尤其是美國)所作的貢獻,很值得我們深入研討,因此這段歷史無法省略。

國際貨幣基金的成立的背景和它的最初宗旨
國際貨幣基金成立之初,它的宗旨並非要成為一個殺手。今天變成了殺手和二次大戰後數十年來(特別是近四十年來),世界資本主義大國在經濟上和在政治上的演變有著密切的關連。
1944 年,二次世界大戰尚未結束,美、英、法 等資本主義大國就在美國的新罕布什爾州 (New Hampshire) 的布列敦森林(Bretton Woods) 召開國際金融會議。在會議上成立了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和世界復興發展銀行(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IBRD) 簡稱世界銀行(World Bank)。這次會議是以聯合國的經濟社會理事會 (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 of United Nations) 名義召開的。經濟社會理事會是協調國家之間的經濟社會事宜,而安全理事會則是協調國與國之間的政治與軍事事宜。但是美、英各大國認為聯合國的政策,要靠一國一票來決定,因此綁手綁腳,它們就把「國際貨幣基金」的決議改為以參加基金國家的股份大小來決定票數的高低。
國際貨幣基金成立時的初旨是為了建立一個固定匯率系統,用基金來維持各國貨幣之間兌換率的固定,以便助於世界貿易的發展。大戰前,在三十年代經濟大恐慌時,資本主義大國因為要應付國內生產過剩、市場蕭條的危機,各國都用提高進口關稅、設置進口限額來抵制外貨,保護本國市場。在關稅和限額之外,它們也相爭將自己的貨幣貶值來增加出口。抵制進口和鼓勵出口,以及將本國貨幣貶值都是為了解決本國巿場需求不足的問題。但是這些保護本國市場的措施不但不能幫助解決危機,反而為因各國貨幣之間匯率的不穩定,和過高的關稅而造成國與國之間商品貿易的一片紊亂。這種為了爭奪市場所導致的惡性競爭,導致全世界貿易的停滯,更進一步加深了危機,也更激化了資本主義大國之間的矛盾。
1944年成立的「國際貨幣基金」就是為了穩定匯率,而1947年成立的「關稅貿易總協」(世界貿易組織的前身)則是為了削減進口關稅。

國際貨幣基金與固定匯率 (1944 – 1971)

一 國際貨幣基金的成立

國際貨基金在1944年成立時,有四十四個會員國。在國際貨幣基金規定下,每一個會員國在入會時都分配到一個存款的配額,配額的大小是根據一個國家的國民所得來決定。每個會員國將相等於這個配額的黃金或外匯存入基金。在五十年代初時,德國和日本這兩個戰敗國也被允許參加貨幣基金。那時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的配額佔總配額的57.6%。其中美國佔19.3% ,英國佔6.7%,西德佔5.8%,法國佔4.8%,日本佔4.6%。各國在基金的存款就是它們的股份,而貨幣基金的政策是由會員國投票來定,各國所投的票份量又是根據它們的股份來決定,因此不像聯合國的一國一票。在基金中少數資本主義大國的股份佔有一半以上,因此它們就擁有半數以上的票數,也就是說從一開始少數的幾個資本主義大國就掌握了貨幣基金政策的決定權。而且根據基金的規定重要決策要85% 的股份才能通過,而美國當時佔有近20%的股權(今天還有15%以上的股權),這個規定就保障了美國所獨有的否決權。國際貨幣基金的設計就是一個保障少數大國權益的組織,而且只有美國一國掌有否決權。(Korner, 43)

在過去幾十年中,雖然在名譽上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都隸屬在聯合國的經濟社會理事會之下,但是在政策制定和實際操作上,聯合國早已無權過問。在聯合國的憲章中規定國家不分大小,每一個國家都保障有一票的投票權。雖然在安全理事會內,永久會員有否決權,但是在大會中聯合國的這種一國一票的制度,使資本主義大國取得控制權相當困難。美歐國家在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中持有大多數股份,因此控制了這兩個組織的的決定權。到今天不但聯合國無權過問任何有關這兩個機構的政策和決定,在這兩個機構每年開年會時,聯合國的總秘書長都不准出席致詞。 (Dasgupta ,73)

國際貨幣基金制定了一套維持固定匯率的規則,固定匯率的制定是由美元與黃金維持一個固定的比率,當時美國將一啢黃金定價為三十五美元。 每一個會員國的貨幣的價格也都與黃金維持一定的比率,如此來決定各國貨幣之間交換的比率,就是匯率。這個匯率一但決定下來就不能隨意更改,如果因為貿易不平衡有必要調整時,必須要得到基金的特殊許可。否則每個會員國都必須維持它的貨幣與美元之間匯率上下不超過1 % 的波動。 如果某一國的貨幣升值超過1%時,這個國家必須拋售它本國的貨幣使它降值。但如果一國的貨幣貶值超過1% 時,這國必須用它的外匯儲備買回本國貨幣,使本國貨幣的貶值不超過1%的限度。當一個國家需要買回本國貨幣時,可以先用它在基金的存款,如果存款不足可以向基金貸款。

二 美元變成世界貨幣與美國跨國公司的擴張

國際貨幣基金建立起戰後以美國為中心的國際金融體系,在這個體系中,由美元與其它貨幣之間的固定比例來維持固定匯率,美元由美國政府擔保可以隨時兌換成黃金,美元也就代替了黃金,而變成了世界貨幣。在布列敦森林會議中,英國的代表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和美國的代表懷特(Harry Dexter White) 對未來國際貿易流通中所採用的支付媒介有不同的意見。會議中,凱恩斯提出為了保障貿易的擴張不受交易支付媒介數量的限制(像金本位時要受黃金數量的多少為限制),基金應該創出一種新的國際貨幣,凱恩斯將他所構想的國際貨幣命名為Bancor。他認為這種國際貨幣的數量可隨貿易量的大小來調整,就像國內的貨幣流通量可以由中央銀行隨著經濟的情況來調整一樣。

美國代表懷特同意凱恩斯對世界貿易中需要有一個被所有國家共認的交易媒介的這個構想,但是他認為大可不必再創一種新貨幣,美元即可當作國際貨幣來使用。戰後的大英帝國的經濟實力大不如前,而美國在大戰中不但沒有損失,反而因戰爭物資需求的增加而刺激了生產力的發展。大英帝國沒落,英鎊失去了過去的地位,就是連英國這位經濟學的祖師爺的意見也變得沒份量。美國就在這次會議中用它新取得的霸權地位來影響會議所作的決定(Wachtel, 48, 51) 。美元變成世界貨幣除了它的經濟實力以外,也因為美國政府承諾隨時接受它國的中央銀行用美元向美國兌換黃金,而且大戰剛結束時美國持有全世界四分之三的黃金存量,所以沒有國家會懷疑有一天美國會拒絕接受美元兌換黃金。此後美元就代替了黃金成為世界通用的貨幣。

當會員國遇到因貿易逆差而引起外匯短缺時,就可以向基金借外幣來緩衝,因此不必即刻將自己的貨幣貶值,直到外匯有盈餘時再償還。這就奠定了基金的融資功能。國際貨幣基金的這種融資功能到了後來,經濟發展落後國家因貿易逆差所造成的外匯短缺派上了用場。
當美元變成世界貨幣後,美國得到很大的好處。美國的資本家可以拿著他們本國的貨幣到世界各國投資。大戰剛結束的十年內,歐洲和日本都在重建,各種物資和消費品都短缺,美國在貿易上大量出超。美國跨國公司用美元在世界各國的投資,並沒有留在當地,這些國外的美元又經這些國家從美國進口而回到美國。在這十年內美國基本上是用貿易上的順差來增加它的對外投資,因此不存在美國境外美元過多的問題。

三 美國國際收支赤字、黃金擠兌、與固定匯率解體
五十年代中後,美國在國際收支產生逆差。這時美國在貿易上雖然仍然保持順差,但是這時它的貿易順差額已不足抵過美國因繼續擴大國外投資,和它每年要支付在全世界各軍事基地的開支而導致資本帳上的逆差,因此美國境外的美元不斷隨著它的國際收支的逆差增加。到了1958年時,在美國境外的美元已相等於它國內的黃金儲存量的總合,也就是說如果所有國外的美元都回到美國以三十五元兌換一啢黃金,美國就將失去所有的黃金儲存。到了1959 年,美國的國際收支逆差又打破了戰後的記錄(除了1950 年因韓戰引起的高入超外)。因此,美國在它境外累積的美元持續增加,美國的國際收支逆差更從它的貿易順差逐漸減少,轉變為逆差。
從五十年代末開始持續到六十年代,這十幾年中,發生了好幾次美元擠兌黃金的危機。固定匯率因為美國貿易逆差和國際收支不平衡問題而發生動搖,美國國際收支的逆差一方面反映了歐洲和日本戰後的發展,美國的工業生產已經失去戰爭剛結束時的絕對優勢。除此之外,到了六十年代資本主義大國在戰後短暫的商品需求高出供給時期已經過去。二次大戰對生產設備的摧毀到六十年代不但已經恢復,而且資本主義大國 -美、英、德、法和日本的生產設備遠超過戰前,生產設備的產能超過需求的矛盾是三十年代經濟大恐慌的原因,此時又再次變得明顯,大國之間在市場上的競爭也就跟著激烈起來。在國際市場的競爭中,美國前一段的優勢逐漸消失。在1964 年到 1968 年間,美國的工業品出口增加了27%,在同一時期德國的工業品出口增加了 50%,法國增加了 38%,加拿大增加了 92%,日本增加了 100%。從1952 年到 1968 年,美國在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工業總出口額的比率 從35% 降到 22%。(Johnson , 225)
1964 年開始,美國的物價上漲率增加,其中部份原因是美國開始擴張它在越南的侵略戰爭,在詹森總統任內美國政府在軍事擴張之餘,又增加福利的支出,造成了政府財政上赤字的速增。此時美國的經濟達到戰後頂峰,失業率低,在充份就業下,政府的赤字支出不再能增加國民總生產,只會造成物價上漲。美國國內物價上漲,使得美元的實際購買力與它國貨幣相比下降,再加上美國國外美元持續增加,更進一步造成美元貶值和擠兌黃金的壓力。美元在自由市場上已經貶值到每啢黃金四十美元,也就是美元相對其它貨幣(像德國的馬克、法國的法郎、英國英鎊等)貶值超過1%,按照基金的規定美國有義務用外匯或黃金買回自己的貨幣。但美國不履它的責任,其它國家為了保持它們的貨幣不升值,雖然不情願卻不得不繼續收購美元。
但是在固定匯率下,美元相對其它貨幣的官定價格不變,因此美元的實際購買力比它的官定價格要低,也就是說美元的官價高估美元的價值(over-valued)。美元過高的官價使美國的出口更加困難,並同時刺激了它的進口。美元的官價過高雖然不利於它出口,但是卻有利於它的跨國公司在國外投資。因為按照官價美元可以換得多過於它實際價值的其它國家的貨幣。美國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在六十年代增加的很快,從六十年代前半每年平均十八億美元,增加到六十年代後半每年平均三十三億美元。到1971 年時,更達到四十四億美元。但是美國對外投資的增加又進一步擴大了它境外的美元存量,也就更使其它國家憂慮美國停止接受美元兌換黃金遲早會到來。
這樣一個完全不穩定的固定匯率體系因為找不到可以替代它的辦法,只有繼續拖延,到了六十年代的後期,這時美國因侵越戰爭的龐大軍事支出,使得它在國際收支經常帳中的逆差加劇。美國對歐洲國家每一年在貿易上的逆差,就等於歐洲對美國侵越戰爭在經濟上的支持,也就是說美國靠欠外債來支援越戰,一些歐洲國家(特別是法國)對這樣的現實非常不滿,開始提出反對越南戰爭的輿論。在六十年代末,法國總統戴高樂更帶頭攻擊美元,擠兌黃金再度開始。這次法國能拿到許多美元是因為美國在南越的軍費和其它支出,被南越官員貪污去了,然後再把他們由貪污得來的美元存進前殖民宗主國法國銀行的私人帳戶里。法國拿到這些美元向就美國擠兌黃金。美國黃金儲存量從1960 年時的一百八十億美元,下降到1968年的一百億美元,僅剩下1959年的一半。(Wachtel, 72﹣75)美國雖然用各方面的威脅來阻止其它持有美元的國家兌換黃金,但是到了六十年代底,美元與黃金原定價格再也維持不下去。
最後到1971 年時,美元已經不可能再維持三十五美元兌換一啢黃金的原定價格。1971 年 8月,美國總統尼克松宣佈美國停止接受美元與黃金的兌換,並且將美國進口商品項目中的一半在原進口稅之上再課加10%的臨時進口關稅,同時又增加了農產品進口限額的項目。美國這種完全出於自身利益的單方面決定,使所有國家中央銀行的外匯儲備,和所有私人手中所持的美元,都變成不可兌換的和價值不定的紙鈔。此後,在 1971到1973 間,資本主義大國用各種辦法來挽救固定匯率而不得成功,終於在 1973 年,國際貨幣基金正式宣佈固定匯率解體。從1944年成立,到1973年的二十多年中,國際貨幣基金維持了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的固定匯率制度。在固定匯率之下,資本主義大國之間的貿易通暢,經濟成長迅速,資本積累順利。到了固定匯率制度解體後,戰後資本主義的發展進入一個新的時期。
國際貨幣基金維持固定匯率的功能在1971年時終止。原因是戰後的固定匯率是靠美元與黃金一定的交換率(每三十五美元對換一啢黃金),和美國承諾各國中央銀行所持有的美元可以隨時向美國兌換黃金來維繫的。但是在五十年代後期和六十年代初時,美國的國際收支轉為逆差,增加了美國境外美元的數額和美元貶值的壓力,從而引起幾次美元擠兌黃金的危機。美元擠兌使美國失去大量黃金,如此繼續下去美國黃金的庫存將枯竭,於是美國在1971 年單方面宣佈停止美元兌換黃金,固定匯率從此解體。

固定匯率解體後的國際貨幣基金 (1973 – 現今 )

從上面所說看來,國際貨幣基金的成立是為了用固定匯率來促使國際貿易成長,以便利於資本在國際間循環和增值。到七十年代初雖然固定匯率解體,但是國際貨幣基金作為協助國際資本積累的功能並沒有改變,只是在形式上和作法上很不相同。從七十年代初到今日,貨幣基金的功能基本表現在兩方面。一方面是保持國際間資本的流通,另一方面是搶救資本主義的危機,並將危機所造成的災害轉嫁給發展落後的國家。而這兩方面又是互相關聯和互相牽制的。國際貨幣在這兩方面的功能可以從下面這段歷史的發展來瞭解。
一 石油加價加深了資本主義的危機

1973 年 10 月,美國在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的戰爭中支持和援助以色列,引起阿拉伯產油國家的不滿,它們聯合了其它石油輸出國家,用限制石油生產和出口,來提高石油在世界市場的價格。從1973 年到次年四月之間,每桶石油的價格從三美元上升到十二美元,上漲了四倍。石油加價就使得本來已經因生產過剩帶來的世界經濟蕭條的進入了危機,這次經濟危機是資本主義大國自三十年代經濟大恐慌以來最嚴重的危機。到1974年主要的世界資本國家都進入經濟蕭條,到1975年除了日本之外,各大國的國民總生產下降更多,美國的國民所得下降4%、西德下降3.5%、法國下降2%。在國民所得下降之外更加上物價暴漲,在1973年和1974年美國消費者的商品和勞物的零售物價指數上漲5.6%和11.5%、日本為11.8% 和21.7%、德國較低為7.1%和7.3%、英國為8.5%和15.2%、法國為7.1%和13.2%、義大利則為10.8%和19.6%。
1979 年時,由美國支持的伊朗夏王朝國王被回教的基本教義派的勢力趕下台,使得石油出口受到阻礙,石油出口價格第二次上漲,從 1978年的十三美元一桶上升到 1980年三十二美元一桶。石油是所有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的最重要的能源,美國、歐洲、日本都依賴進口石油,石油的價格的低與高不但與汽車業的興與衰有密切的關係,而且許多資本主義發達的國家中,其它工業甚至於農業都依靠石油為能源。高油價就會提高生產成本。石油加價後,引起了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與汽車相關連的產業的危機,因此也更加深了資本主義大國(特別是美國)資本積累所面臨的困難。上面說過,到了七十年代初,世界的生產過剩再次出現,而且看不到任何轉機。七十年代初石油加價後,大量外匯花在石油進口上,就更突顯了需求不足的問題,加重了當時已經進入蕭條的世界經濟危害。
在第一次石油加價之後,資本主義經濟出現了經濟滯脹的新問題,即在經濟蕭條的同時物價高漲。經濟滯脹對各資本主義大國的政府來說是個棘手的問題,因為經濟蕭條和物價上漲使得戰後執政者所採用的凱恩斯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失去功效。經濟學家找各種原因來解釋經濟滯脹這個新現象,但是一個常被忽略的經濟滯脹的原因就是七十年代歐洲美元擴充過快,而使得國際支付媒介過於充沛。歐洲美元是在歐洲的美國銀行分行或歐洲銀行的美元存款,這些存款多半來自美國的跨國公司。這些跨國公司將它們在歐洲投資要用的美元(不換成當地貨幣)直接存入這些銀行。這些跨國銀行接受美元存款,也用美元為單位來貸款,因此歐洲美元就成了歐洲貨幣流通量的一部份,不但如此,因為這些跨國銀行可以將歐洲美元隨時轉到美國,所以歐洲美元跟美元一樣是世界貨幣的一部份。但是歐洲美元不受當地歐洲國家中央銀行的管制,因此被稱為沒有國家的貨幣(stateless money)。它沒有存款準備金的限制,所以快速增長。自固定美元解體後,歐洲美元每年增長25%(此時貿易額每年只增加4%)。到1984年時,歐洲美元流通量已高達一兆。
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元變成世界貨幣時,各國之間的貿易交易所需的貨幣數額決定於美國的國際收支逆差的大小。美國的國際收支逆差越大,美元就因為支付逆差而流向國外,因此美國境外的美元也就更多,也就增加了國與國之間貿易交易(和外匯儲備)的貨幣供給額。從1944 年到1971年間,國際貨幣基金維持了以美元為中心的固定匯率。在這一段時期內,美國境外的美元是它每年國際收支逆差累積的總額。美國境外的美元除了私人所持有的之外,其餘就是作為各國中央銀行的外匯儲備。在固定匯率的體系之下,每過一段日子,美國的國際收支逆差過大時,都會發生美元貶值和擠兌黃金的危機,這一點前面已經討論過。因此在固定匯率時期,世界貨幣流通量受美國國際收支赤字數量的限制,而美國的國際收支赤字數額又受可能發生的擠兌黃金的危機的約束。但是在固定匯率解體後所有的這些限制都不存在了,因此用作為世界貿易和投資所用的媒介快速增加。這就是七十年代物價快速上升的重要原因之一。
二 石油美元再循環與落後國家的外債。

什麼是石油美元再循環?石油美元再循環對國際資本流通起了什麼作用?石油美元再循環與第三世界國家的外債關係如何?
石油加價後跨國銀行收到大筆來自石油出口國家的美元存款,這時各大跨國公司因為世界經濟的生產過剩,景氣不佳所以缺乏投資的興趣。跨國銀行若無法將錢貸出去,卻要付利息給存款的石油出口國家,則會面臨虧損,因此這些銀行用盡各種技巧將錢轉手貸給第三世界國家。
七十年代初石油加價之後,發展落後的石油進口國家所需外匯增加,這時它們所需的進口糧食也加價,因此而大幅增加了外匯的支出。另外,此時因為全世界經濟的危機,先進國家從這些國家進口的原物料下降,價格也跟著下降,導致外匯收入欠缺。這時這些銀行趁機以低利率將美元存款大筆大筆的貸給這些急需外匯的落後國家[i]。這些國家的政府一方面外匯短缺,另一方面受了低利率的吸引,和像柏金斯這些所謂專家們大力推荐的過於龐大的工程,就借了大筆大筆的外債。

石油加價後,國際資本流通產生了問題,因為資本主義大國將大量外匯用來支付石油進口,就減少了其它物資和商品的進口,而石油進口國家一下收了這麼多美元,這時像柏金斯這一批人就用各種辦法要沙烏地阿拉國的王室來兜售各種大的工程,柏金斯書中特別有這一段的記載。同時這些腐敗的王室也用他們國家寶貴的資源換來的美元大事揮霍,包括買浴室的金馬桶。但是錢太多了,再怎樣揮霍還是一時花不完。因此就存進跨國銀行,上面談過,這時要借錢的公司缺無,像跨國銀行貸不出去的存款就死在那邊,活動不起來。這些銀行找到了貸款給落後國家這條出路。暫且不管將來這些國家是否還得了債,先解決它們目前的困境再說。
跨國銀行將錢貸給落後國家,國際間的資本流通就活絡起來。這些國家就可以向資本主義大國進口,包擴像由柏金斯一「專家」推荐的各樣各類的大形建設。因此錢從資本主義大國支付石油進口出去,轉了個大圈又回到原地。這就是石油美元再循環。石油美元再循環減緩了世界資本主義的危機,卻陷第三世界國家於外債的深淵。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拖延了十年,但終於在八十年代初以第三世界外債的形式爆發。
三 八十年代初資本主義的金融危機

石油美元再循環延緩下來的危機終於在八十年代爆發了。從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美國國內通貨膨脹失控又再度引起美元貶值的危脅。1980年,吳克(Paul A. Volcker )被派任為美國聯邦儲備銀行的理事長[ii],他上台後採用貨幣學派的理論,大幅縮緊了貨幣流通量,讓利率隨銀根緊縮緊而上升。美國貸款利率達到戰後最高點,接近20%。美國利率上漲帶動了世界金融的緊縮,歐洲美元的利率也跟著上升,這時美國和其它各大國的跨國銀行馬上就提高已經貸給第三世界的款項的利率。
到了八十年代初,發展中國家因利率上長而使得外債負擔非常沉重。以巴西為例,貸款利率每上長1%,巴西的每年外債利息的負擔就增加五億美元 (Kuczynski, 353) 。而只在兩三年內,貸款利率上長了10%左右,可見因利率上漲對巴西和其它借了外債的國家所增加的負擔。根據摩根信託保証公司 (Morgan Guaranty Trust Company) 的估計: 1982年時,拉丁洲的幾個國家,外債利息負擔以他們的支付外債的能力來說都非常沈重。每年外債利息支付佔由出口所得的外匯總額的比例不斷上升,達到30% 到45%之間 (World Financial News, 1982 年 10月) 。從 1979 年到 1982 年的利率上長的三年中,發展落後國家的外債總額從兩千三百三十億美元增加到三千六百二十億美元,增加了55%。到了1981 年時,波蘭就已經不能繼續支付外債,次年 8月,墨西哥也宣佈它付不出當月的本金和利息,隨後其它欠債國也宣佈不能繼續支付貸款。
在利率高漲下,落後國家的外債快速增加,外債總額的三分之一來自美國跨國銀行,其他貸款來自德國和日本及其它歐洲的跨國銀行,以及國際貨幣基金這樣的金融組織。到了八十年代初,假設拉丁美洲的三個最大債務國一年不付利息的話,美國最大五家銀行的毛利潤就下降75%。美國九家最大銀行對拉丁美洲國家的貸款,是它們資本額的兩倍,也就是說如果這些國家還不了債,不但美國最大的九家銀行將破產,而且經過連鎖反應,將引起更大一批美國和其它資本主義大國的銀行破產。到了1981-82年,當欠債國支付利息和本金發生問題時,金融危機就開始了,這時以美國為主的全世界資本主義金融系統到了崩潰邊緣。(Volcker,198)因此八十年代的這次危機其實並不是一般所說的第三世界的外債危機,而是全世界資本主義的危機以金融危機的形式顯示出來,而危機的集中點是跨國銀行因債務的拖欠而面臨破產。

[i] 當當時因為通貨膨脹率低,所以真實利率低。
[ii]吳克跟繼任他的葛林思潘同樣的出名。

廣告

0 Responses to “「國際貨幣基金」才是最凶惡的經濟殺手(上)(金寶瑜)”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最多人點選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8,020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