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期(2008年6月)主席 我想對您說…… 無言

自1978年末,鄧小平路線得勢後,中共黨內的右派便處心積慮貶抑毛澤東與毛澤東思想。三十年來,為數不少的假共產黨員結合黨外的反共文痞以造謠、誣衊、竄亂史實等各種下三濫的手法,妄圖抹黑、摧毀毛澤東的形象,然而這幫無知兼且無恥之徒的陰暗技倆並沒能得逞。隨著鄧小平資本主義路線對中國大多數人民與民族發展造成的危害越來越深重,毛澤東的高瞻遠矚與崇峨偉岸也日益為仍具良知良能者所體認,毛澤東的聲望不論在中國或在世界都不降反升。今年二月,一位大陸的女青年教師在網路上發表了一篇情辭懇切動人的自白,敘述她對毛澤東由年少時的無知憎恨到成年後經過親身體驗而幡然悔悟的歷程。文章貼岀,立時獲得廣大共鳴,眾多網站紛紛轉貼,不少大陸青年留言表達與作者類似的心情,很能反映大陸人心思想的變化。近一甲子以來,台灣在同樣代表資本家與地主利益的國民黨與民進黨主導下,絕大多數人對毛澤東所領導的中國革命的認知,其實與作者年少時無異,選刊此文既有助台灣讀者了解大陸現實情況,或亦可有促人反思之效。──編者

主席 我想對您說……

無言

明天是周總理去世的日子,在懷念總理的時候卻偏偏難忘毛澤東這三個字,主席:在這樣的雲淡風輕裏我想對您說一說憋在心底很久的話好嗎?

主 席 !你一定知道少不更事時我恨你,甚至因為恨你而恨一切姓毛的人。因為在我的頭腦中常常有一個淒慘的聲音在對我訴說我的外公在你的時代受到的種種不公正,訴說著我們一家人因為外公而不得不逃離美麗的春城躲在一個極其荒涼的小山村避難的痛苦……所以在我的心裏完全接受並贊成著一切咒罵你的言論,慶幸自己沒有出身在你那個悲慘的時代。在網上我肆意發泄著對你的仇恨,讀大學時因為恨你,把別人替我寫好的入黨申請書撕得粉碎。有一天父親與我談起過去,我狠狠地咒罵著你,父親深邃的眼光緊緊地盯著我說:沒想到我女兒這樣痛恨毛主席,沒想到我女兒也一樣善惡不分,你的老師是怎麽教育你的?你的書讀到哪裏去了??我驚異的看著父親,我憤怒我的父親竟然替你說話。可父親又嘆息著說了幾句:等你長大了,如果你還有一點良心,還知道窮人的艱辛,還知道"人總是要有一點精神的",還知道多讀點中國的近代史你就不會這樣了。娃娃
你還小啊!
後來我做了中學老師,曾經自願到邊遠山區支教兩年,我深愛著那些貧困而又善良單純的學生,我竭盡全力拼命教書想在給他們知識的同時給他們一種理念走出貧困,可是在蒼茫的大山深處我就如一片紅葉般渺小,我深感自己的無能為力和無可奈何—-當我用自己微薄的工資來資助讀不起書的孩子時,杯水車薪的無奈深深刺痛著我,我想不明白為什麽"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會活生生的呈現在我的眼前,當我們為了勸說輟學的孩子奔走在山澗奔走在那一間間破屋爛瓦中的時候,當我的學生劉順松的父親(鄉郵員)累死在送信的山裏,他的母親卻被人拐賣到江蘇的時候,淚眼中我竟然看到了城市的霓虹燈,官員們的大奔巍峨的市政府大樓……
兩年後,我回到了城市,回到了我美麗的學校。記得是04年的時候,我在批改學生日記時一個觸目驚心的日記讓我心驚肉跳,這篇日記記載著一個15歲少年的表哥在14歲時被拐騙到磚窯的幾個片斷,"剛出窯的磚還很燙,我的表哥他們就必須去背, 我表哥的背上有很多燙傷的痕跡""他們不讓我表哥他們吃飽飯,一個星期很難聞到油腥味""天不亮就幹活,一直要到晚上11點左右""我的表哥身上有很多被打的痕跡""我的表哥是躲在菜筐裏逃出來的,整個人都變了,不敢出門有些癡呆了"。我以為這個學生是受了《包身工》的影響瞎編的,又好氣又好笑,第二天,面批作文時我笑著對這個學生說:告訴老師你是不是做了個噩夢,夢到霧都孤兒了?學生卻極其肯定的說:老師!是真的,不信你到我姨媽家看我表哥。看著學生那雙憤怒的眼睛,我心裏顫抖了起來。於是,放學後我真的跟著我的學生去他姨媽家了。
走進這個溫馨的家,一個手上有幾個明顯疤痕的男孩正在打遊戲,這就是那個受盡屈辱的"包身工"了,祥和的老人知道我的來意後,叮囑我千萬不要在孩子面前提磚窯的事。我發現他家的電視櫃上有一尊毛澤東的塑像,墻上的掛曆也是毛澤東的畫像,老人就跟我說起了毛澤東怎樣為窮人打天下,怎樣讓他們那一代人心甘情願的修水庫、建工廠、架橋梁,毛澤東的
時代絕對不可能出現他孫子這樣悲慘的事,毛澤東時代雖然窮,但心裏踏實覺得有奔頭;毛澤東時代的肉雖然少但絕對是真的那個香啊,毛澤東時代的官大多清廉為民,毛澤東時代那裏會有舊社會的黃毒賭……老人嘆息著說:唉!!毛主席死了,江山也白打了。我喃喃的說:毛澤東時代好窮啊。 老人默默的看我一眼說:"小老師啊!49年的時候中國有什麽?毛主席這樣一個偉大仁義的人會帶著中國人去偷去搶嗎?不是只有拼命幹?"我無語的看著老人眼中深深的失落,第一次如此傾聽一個老人絮絮的訴說著毛澤東的偉大,第一次無法反駁一個老人用他的滄桑告訴我毛澤東是一個怎樣的人民領袖。我對老人說:老人家,我的父親也是這樣對我說的。老人說:小老師啊,恨毛主席的都是壞人!!我突然感到無地自容,好像被老人抽了一個耳光,我在問自己"我也是壞人嗎""我是罪惡的幫兇嗎"?
走出這個家門我突然淚流滿面……
還有一件事發生在我去家訪的時候。去年元月,我去做家訪,學生的外婆突然笑著對我說:老師請幫我一個忙,可以嗎?看著這個退休教師我的前輩,我欣然說:好啊!只要力所能及的,我一定幫。老教師認真的說:你的辦公室有一張胡錦濤論毛澤東,能不能讓我複印一份?我愕然了,我怎麽不知道呢?看我的窘態,老人忙說:是壓在一張玻璃板下的,好像是×老師的辦公桌上。我惴惴的說:好的,只要還在我一定幫您複印。您要了做什麽呢?老人嘆了一口氣說:這麽多年了他們都不提毛主席了,他們這些敗家子真是"崽賣爺田不心疼"啊!他們只會忙著把毛主席創下的家業分光、賣光、拿光,只可憐了工人了。你看
彤彤的媽媽所在的單位那麽大的一個企業竟然賤賣給私人了,發給彤彤媽媽7千元的遣散費就把人打發了。以後怎麽辦啊?雖然兒媳堅強的說:餓不死人!但是,下崗的太多了,就是做生意你賣給誰去?這些年都看透了,只有毛主席真心為人民,其他的都只會為自己為有錢人。如果胡錦濤能重新肯定毛主席,彤彤他們長大了就
有點盼頭了,我倒是老了,可是兒孫們將來怎麽辦?要不就是吃人,要不就是被人吃,這個國家經不起這樣折騰了!
我無言,一向能言善辯的我竟然無言以對……
第二次我如此傾聽一個老人絮絮的訴說著毛澤東的偉大,第二次我無法反駁一個老人用她的滄桑告訴我毛澤東是一個怎樣的人民領袖。第一次
我在考問我自己的良知:我恨毛澤東,不就是站在一家一戶狹隘的自私的立場上嗎?我恨毛澤東,不就是他讓我那個資本家的外公受了罪嗎?我恨毛澤東,不就是因為我希望我一生下來就是家財萬貫的千金小姐嗎?我恨毛澤東,不就是因為主流們的傷痕文學以及多年的非毛化激起的共鳴嗎?我恨毛澤東,不就是一種無知嗎?第一次我理解了我的父親為什麽至死不說毛澤東一個"不"字,更理解了父親那番語重心長的話,理解了什麽叫做千萬不能得罪文人這個真理。
我開始小心的走進毛澤東了,我開始在網上查閱以往我不屑一顧的"歌功頌德"的文章了,我開始看《為毛澤東辯護》了,我開始在網上讀愚蠢小豬的《刷盤子,還是讀書》了,我開始如饑似渴的惡補中國近代史,以及共軍的抗戰史了(過去我只關心國軍的,國軍抗戰英雄我知道很多),我開始去新華書店購買《毛澤東》了,
我甚至去新知圖書城買了《毛澤東選集》四卷開始讀毛澤東的書了……一走進毛澤東,我就被他偉大的人格魅力所震撼,我知道了父親常掛在嘴上的那一句 “人 總是要有一點精神的"是毛澤東的話,我知道了父親這個國民黨的後代為什麽對毛澤東懷著深深的敬意,我知道了在毛澤東去世後30年的今天,為什麽還有如此之多頑固不化的人在愛著他懷念著他。於是,今年暑假,我奔赴韶山。在38度的酷熱中我手捧鮮花佇立在韶山的銅像廣場,聽著廣場上此起彼伏的"毛主席萬歲"的吶喊,看著如潮的人群和我一樣佇立廣場恭恭敬敬的向主席三鞠躬,淚水彌漫了我的眼睛,主席在您慈愛的目光下,我泣不成聲的請求您的原諒……我站在橘子洲頭默默吟誦著"問蒼茫大地,誰主沈浮?";我坐在長沙第一師範"要做人民的先生,先做人民的學生"的教學樓下懷想那個"欲栽大木柱長天"的楊昌濟,我撫摸著你用過的桌椅凝視著您每天堅持以清水滌身的水井,感悟著您"文明其精神,野蠻其體魄" 的陽剛以及"春來我不先開口,那個蟲兒敢作聲"的王者風範……
主席!看看窮的更窮,富的更富,還在一廂情願的談發展的今天,我明白了為什麽有人那麽恨您,(特別是那些骯臟墮落到極點的精英們對你更是恨之入骨)我恥於曾經與那些人渣為伍,因為我至少明白:在貧富極度不均的情況下說發展,不過是可恥的欺騙!精英們要做的無外乎就是愚弄百姓搞精英世襲,讓貧民永遠做奴隸,讓茅廁的"沒有大多數人的辛苦,哪有少數人的享受"的混蛋改革大行其道。看看現在一些為民吶喊的正直無私的新左派,就是當初您的貧民教育觀才保證了領導層知識層還有出身貧民而又沒有忘本的人來為民鼓與呼。
主席!看到真善美受到如此嘲弄,假醜惡如此張揚的今天,看到漢奸文化可以大張旗鼓,愛國為民還要羞答答的今天,看到貪官們的傲慢無恥,買辦們的飛揚跋扈,草根們受盡欺淩,國家民族面臨危難的今天,看到一切向錢看,全民向錢看,正義公平公正被羞辱的今天,看到環境被嚴重汙染,能源消耗殆盡的今天……我輕輕而堅定的對您說:
主席!今生我將傾畢生之力宣揚您和您的思想,因為我懂得,宣揚您就是捍衛我們自己做人的尊嚴與生活的質量—人總是要有一點精神的!宣揚您就是捍衛我們民族的未來。
主席讓我輕輕對您說:如果有來生,雖一介女流也願跟您橫刀躍馬!(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轉載自烏有之鄉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1/200802/32932.html

附錄:大陸網民回應

〔民心依舊 ] 發表時間: 2008-05-03 07:41:59 我家祖先也是富有的商人,父親也是從小對我說毛澤東如何如何不好。
但是,當我長大成人之後,知道了父親說的毛澤東不好只是因為我家當年房子很多,被國家徵用給百姓住了,確實傷害了我們家族的利益。
但是,即使這樣,父親罵了毛澤東N年,也是只是因為這件事對毛澤東不滿,而其他的方面,在我列舉事實的駁斥下,父親也承認毛主席很偉大,就算因為家族利益恨他,也很佩服他。
從百姓利益和國家民族利益的角度看,無論怎麼挑剔,都找不到毛主席的過失和缺點。這才是偉人中的偉人,能夠經受歷史和敵人的考驗!
所有污蔑毛澤東的論壇和媒體都是有因為版主個人偏向嚴格輿論控制的,如果能夠允許自由辯論的,我至今沒有發現一個論壇的罵毛主席的觀點能站得住腳,如果你發現這樣一個不刪貼的論壇,請告訴我。http://www.x5dj.com/Blog/00391927/00476129.shtml

廣告

0 Responses to “53期(2008年6月)主席 我想對您說…… 無言”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最多人點選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8,020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