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期(2008年1月)從卡斯楚跟布希的南北對話看活化燃油的未來

從卡斯楚跟布希的南北對話看活化燃油的未來  (大觀系列一﹕人類之能源使用及油峰現象)

 

李良

 

二○○七年三月二十九日, 古巴革命英雄和領導者, 無產階級正義的代言人費特爾卡斯楚, 因北方(代表歐盟及美加澳日等國)國家無節制的開發農業燃油(Agro-fuel, 即產自農業作物的所謂活化燃油, Bio-fuel)一事, 在機關報 Granma 上發表了一篇社論, 向那剛跟巴西簽訂以農作物提煉乙醇(Ethanol)協約, 世界資產階級既得利益集團的頭頭之一喬治布希放了一炮, 明言如果不加節制, 將會有三十億人類因飢饉而死,

為佔地球人口大多數的南方(包括第三世界跟未開發及開發中國家)人民請命. 其聲鏗鏘,正氣懍然
依稀還可看出費特爾當年為了古巴人民的解放事業, 率領一百古巴好漢夜襲哈凡那港, 雄姿英發氣吞萬里如虎的情景. 費特爾卡斯楚今日廉頗雖老, 而寶刀實仍未老也!

 

費特爾卡斯楚喬治布希的空中交鋒情節跟後續發展, 因時間和篇幅關係不在此詳述, 有心的朋友自可查查新聞. 現在只在這把環繞於這個題目的因果拉雜地談談, 並以源自農業產品如玉米, 甘蔗, 大豆, 和其它作物如薯類, 甜菜, 棕櫚等的活化燃油為主; 一位在俄亥俄州大執教的老友, 熱衷於用非農業產品麻風子樹 (Jatropha) 製作活化燃油, 問題多多, 將另作討論, 不在本文範圍之內,

 

我這兒將 Bio-fuel 譯成活化燃油, 是相對於石化燃油(Fossil-fuel,
即石油)一詞而來. Bio-fuel 目前流行的譯名是生物燃油生質燃油, 我都認為有失信達雅的原則. 讀者若有異議, 則請隨意, 只要知道是怎麼回事就成.

 

目前有關活化燃油的研發和活化燃油工業的建立, 可說是有如雨後春筍. 一時蔚為大觀, 儼然二十一世紀人類工業進化史的主流. 幾乎所有北方世界有關國家都參與其中, 開發中國家如中國, 印度, 印尼, 馬來西亞, 泰國, 巴西, 巴拉圭, 海地, 墨西哥等等等等, 都紛紛跳入, 為人作嫁, 甘附驥尾. 

 

人們如此地熱衷於活化燃油, 原因不外有三:

 

. 活化燃油豐盛而可以再生, 而且綠色而潔淨; 無論從生產的程序或技術的層面上看, 都可保證它的永續性, 有如蘇東坡的名句  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

 

. 由於一的那種清純形象, 因此, 北方世界的工業界和政客, 世界銀行, 聯合國, 甚至聯合國裡的國際氣像變化諮議小組, 都異口同聲地認為使用源自玉米, 甘蔗,
大豆, 和其它作物如薯類, 甜菜, 棕櫚等的活化燃油, 由於上述農作物生長過成中吸取大氣裡的二氧化碳, 相對地來說, 不但可以減輕由於使用
石化燃油而生出的溫室效應, 從而舒減氣像變化的壓力, 也可為油峰(Peak
Oil
)之後的燃油短缺問題, 提供了一個合理而可行的過渡. 於是,
懷有不同動機的團體, 竟都產生了相同的結論.

 

. 以資本主義為主導的市場經濟, 每隔一段時間, 就要推出一種高投資,
高回收, 資本集中卻又高度勞力密集的獨佔性工業. 如由紡織工業, 汽車工業, 半導體和計算機工業, 網路工業, 到方今跟生物科技息息相關的活化燃油工業. 資本主義仰賴市場經濟的陣地得以存活,
但其宿命就是重複事物盛極而衰的周期. 不久前網路工業股票價格的天堂與地獄, 就是市場經濟的最好寫照. 可如果沒有每隔一段時間的推陳出新, 市場經濟就無所施其技, 資本主義就難以活命. 但資本主義跟市場經濟有它的阿契利斯的腳後跟, 就是資源跟環境的極限 (
冰凍英國跟資本主義的宿命!大觀系列四:人類及其命運, 李良書簡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之二), 因此, 於有如造物者之無盡藏的活化燃油工業. 市場經濟一眾混混們豈有不加以蠶食鯨吞之理?

 

我們不是不應該發展活化燃油, 可目前活化燃油發展的論點, 其實是建立於一種似是而非的詭論上. 活化燃油的推手們, 只給我們描繪了一幅美麗的圖畫, 卻迴避了與日俱增的南北食物的供求跟能源分配的不平等可能導致的災難, 這就是老英雄費特爾卡斯楚給了小喬治布希當頭一棒的原因.

 

問題的關鍵是, 活化燃油的發展, 是個有關整個人類生活大觀上的系統工程問題, 不是一個只須解決局部能源短缺或改善局部環境的頭痛醫頭問題. 它牽涉到整個人類的土地, 食物, 資源, 人口等的政治和經濟的交錯關係. 現在北方國度對活化燃油工業發展的鼓吹, 並沒有觸到它將引起有關它對人類食物跟能源的深層影響. 因此無法為它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加以理性解決. 不是凡抓到老鼠的都是好貓, 要看它抓到老鼠的過程跟結果, 更不能摸著石頭過河.

 

北方的工業化國家, 早已設定了活化燃油的進度. 歐盟諸國在二零一零年的指標是, 包括乙醇(Ethanol)活性柴油(Bio-diesel)在內,

活化燃油要佔交通用燃油的百分之六; 二零二零年前, 要達到百分之十. 美國則要在短期內年產活化燃油三百五十億加侖, 佔年消耗量的百分之十二. 可是, 羊毛出在羊身上! 這些生殖活性原料來生產活化燃油的羊兒們, 到底在那兒呢?

上述北方工業化國家設定的目標, 大大的超過了它們本身的農業作業能力. 照那種目標來進行, 歐洲將要用上它農業用地的百分之七十, 美國呢? 就要賠上全國玉米和大豆年生產量的總和. 所以如在原地生產, 北方工業化國家裡的農地就要全體報消. 於是這些參與國際經濟合作跟發展組織 (Organization of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國家的腦筋, 就動到南方的頭上來了.

 

在過去短短的三年裡, 投資於建立活化燃油公司的原始資金就增加了八倍. 大利之所在, 資助研發活化燃油的私資也是蜂湧如潮. 而在市場經濟的運作之下, 為著活化燃油工業的發展, 資本跟權力的集中既迅速而又極端.
大型石油業, 汽車業, 以及基因工程業等公司, 以合作名義, 巧妙的躲過了政府反壟斷法的監督, 把食品跟活化燃油的研發, 製造, 包裝, 以及運送批發等一系列過程都包辦了, 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新興利益團體.

 

為了利益所在, 這個巨大的新興利益團體, 無不宣傳著活化燃油對環境是怎樣的友好, 怎樣的可再生, 怎樣的促進農村發展,
還有, 怎樣的可以降低地球暖化跟氣像變化的危機. 是這樣的嗎?

 

由於活化燃油公司巨大的市場獨佔性以及各國政府形同虛設的所謂監督, 就讓我們來探究一下這類的詭論.

 

環保天使? 

 

活化燃油果然是清潔跟綠色的嗎? 表面上看, 活化燃油的原料是植物性的, 它們生長期間, 由於光合作用, 把空氣中的溫室效應氣體如二氧化碳吸收了; 另一方面, 活化燃油燃燒時雖也舒出二氧化碳, 可一吸一放, 兩相抵消. 雖然總的來說, 減少的二氧化碳的排放是有限的, 但不似石化燃油把遠古以來內藏的碳, 都全體的於燃燒時作單方面的散發. 從這來看, 活化燃油果然是清潔跟綠色的, 無誤.

 

可是, 如果我們從活化燃油的生命周期系統而大觀地來看, 事實就不會是這樣的了. 因為我們首先要清出用來種植活化燃油原料用的土地, 包括去林時的燃燒, 整土養殖, 跟這過程裡原藏在土壤裡碳的釋出, 加上大量使用氮肥跟除虫劑, 因而引起有毒氮化物的污染. 曾有人估計, 製成一噸以棕櫚為原料的活化燃油, 會產生三十三噸的二氧化碳, 石化燃油的提煉, 要高出十倍; 清除熱帶雨林來種植甘蔗製造乙醇, 生出的溫室氣體, 要教石化燃油的提煉, 高出百分之五十! 而有毒氮化物的污染引起好一部份的墨西哥灣變成死水, 也不是新鮮事了.

 

這個巨大的新興利益團體, 認為開發活化燃油不會去林化; 他們說, 活化燃油的原料是種植在環境上棄置之地, 不但不會有害於環保, 還會有利於水土保持. 這根本是個神話, 就拿巴西而論, 為了要種植活化燃油的原料, 它重新劃定沿著大西洋岸 名叫Cerrado Pantanal 的森林地帶兩億英畝的乾熱帶森林, 草原, 和沼澤地為棄置地. 可那兒卻是印第安原住民跟以農為生的農莊和牧場, 是個本就自足的多元生態系統. 巴西政府這麼一來, 它們就跟那早已被去林化的阿馬蓀河流域的農地沒甚兩樣. 在巴西, 目前年產百分之四十的大豆被用來做活化燃油的原料, 代價是每年毀了三十萬英畝阿馬蓀河流域的雨林. 而在非洲, 類似的情況正將出現. 前所提到的用非農業作物麻風子來製活化燃油, 中國就揚言要清出一個英國大小的棄置地來種植麻風子樹, 而且已正式實行; 在雲南一地, 就毀了以萬畝計的原始森林. 我看著痛心, 可 生產活化燃油以供世界工廠之用, 不正是鄧小平摸著石頭過河的經濟發展藍圖的演譯嗎?

 

變相的大型奴工種植場

 

另外, 有關南方世界人民經濟上的影響呢?

 

在雨量跟陽光兩相充足的熱帶地區, 每百畝以家庭式經營的農耕地, 可提供三十五個工作機會. 可用來種棕櫚和甘蔗的話, 則只有十個; 種大豆呢, 就只有半個了. 不但使落後而貧苦地區的僱用機會減少, 而且都是低到不堪的工資. 於是, 這個巨大的新興利益團體所控制的大型活化燃油的原料種植場, 也就必然地變成了一種變相的大型奴工營, 就跟當年帝國主義的東西印度公司經營的農場, 或美國早年以黑奴為主的棉花和煙草種植場沒甚麼兩樣.

 

因為所須土地跟市場的廣泛, 這個巨大的新興利益團體在資本主義的市場運作之下, 將會吸收跟消化了現存所有的製作活化燃油的小型資本跟農莊, 跟現在的石油公司一樣, 成為一個超巨大的養殖怪物. 他們將獨佔壟斷了包括育種, 進出口買賣, 製造, 跟有關的服務業. 小型資本跟農莊將在市場跟種地兩方面全被肅清. 在這個巨大的新興利益團體運作之下, 南巴西, 北阿根庭, 整個的巴拉圭, 以及東波利維亞, 整個約佔五千萬畝的土地, 早已無聲無息的被轉換成了一個土廣奴多的大豆共和國(Republic of Soy).

 

未來的大飢荒?

 

活化燃油原料的價格, 因供求的市場關系將必然上漲, 而農產食品跟活化燃油的原料作物也在土地跟資源上互相競爭, 於是兩者互為因果, 價格均會節節上漲.
據報載, 過去一年間棕櫚油的價格飛漲, 今年夏天, 意大利通心粉價格將上昇百分之二十, 麵包跟牛奶? 早就漲了!

 

眾所周知, 美國是世界玉米和大豆作為人畜食物的主要供應國, 不要說全部了, 只一小部分移作活化燃油的原料, 我們吃的麵包, 喝的牛奶, 盤裡的牛羊豬雞鴨肉, 它們的價格都會節節上漲. 而大量種植用來製造活化燃油的原料, 還會相對地引起肥料跟用水的緊張.

 

要知, 這世界上屬所謂南方的貧困國家佔大多數, 那些地區的人們為了購買充飢的食物, 要化掉他們年均收入百分之五十到八十. 要理解那些地區窮人們的匱乏, 只需舉一個小例子; 如我們用淨水每沖一次馬桶, 那水量就足夠他們一人一日的用度!

 

根據國際食品政策研究所的調查, 日常食物的價格, 保守的估計, 將在二零一零年前漲 百分之三十; 在二零二零年前, 漲幅會超過百分之一百. 在北方國度裡, 即使一漲到此, 人民還可東挪西挖, 將就過活; 可南方窮國家裡的人民, 本就已化掉他們年均收入百分之五十到八十來裹腹. 食品漲價的結果, 就意味著在二零二零年前, 南方人民日進的熱量將要起碼減少一半, 勢將引起史無前例的末日型的大規模飢荒. 殘酷的是, 北方國度對這未來的南方世界人民滅種式的大飢荒, 只會抽手旁觀, 有如當年發生在非洲盧安達的大屠殺.

 

小結

 

方今的形勢是, 北方國度為解決自身的能源跟環保上的危機, 要發展活化燃油工業. 可 一方面要保存己方的農地, 另方面就看上了南方世界的沃地, 雨水, 和陽光. 於是新帝國主義者就有了一個新的使命, 就是要把發展活化燃油工業的代價跟可能導致的災難, 轉嫁到南方人民身上, 這是決不允許的.
而老英雄費特爾卡斯楚為此奮起攘臂高呼, 提醒世人, 這就是他值得我們尊敬的地方.

 

當今之世, 能源(油峰)跟環保(地球暖化)已是走到圖窮匕見的境地, 我們無處可以躲避. 真正一勞永逸的處理, 是澈底檢討當今那衍生於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 重新整理出一個以節約能源為主的社會制度跟行為模式. 可面對著那已飽受市場經濟意識型態所洗腦和夾持的社會大眾, 這真是談何容易? 那佔世界人口三分之一強的中國和印度, 不正都追逐在那早已不可收拾的市場經濟屁股之後, 幹著那買櫝還珠的勾當, 迫不及待地走上自我毀滅之途嗎?

 

發展活化燃油一途, 以因應目前困於既定經濟模式的北方國度裡人類所需, 也已如脫弦之箭. 在這個活化燃油工業的巨大的新興利益團體還沒有完全定形之前, 怎樣加以節制, 降低它可能帶來的禍害,
以迎合全人類的生存需要, 或許是南北雙方之間最須要的對話吧! 要知, 如我從前一篇文裡所說,
窮人死光之後, 就要輪到富人了. 富人不過拖多幾年而已!

 

幾千年前中國的智者呼喊著﹕

 

故人不獨親其親, 不獨子其子!

 

幾千年後古巴的勇者費特爾卡斯楚高呼﹕

 

救救世界上的窮人和弱者!

 

想來都是殊途而同歸的吧!

廣告

0 Responses to “51期(2008年1月)從卡斯楚跟布希的南北對話看活化燃油的未來”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最多人點選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8,020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