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期(2007年9月)《新日本軍國主義的新階段》導讀(上 )杜繼平

《新日本軍國主義的新階段》導讀(上 

 

杜繼平

 

 

日本自幕府末期迭遭歐美列強壓迫後,日益發展出對外肆行侵略以厚植國力為對抗外侮之資的思想。明治維新後,「文明開化」、「脫亞入歐」,與歐美列強一爭長短的論調蔚為主流,優勝劣汱、弱肉強食的「社會達爾文主義」思維大行其道,更加速推進了侵略、掠奪殖民地的軍國主義。隨著日本對外擴張的節節勝利,日本軍國主義在二戰期間以古代《日本書紀》第三卷神武天皇條所載的「兼六合以開都,掩八紘而為宇」為指導思想,高唱「八紘一宇」,妄圖征服亞洲建立所謂的「大東亞共榮圈」,進而包舉宇內,稱霸世界。日本軍國主義者不自量力的野心,在同盟國聯合抵抗下遭到毀滅性的痛擊,從而給日本造成慘重的災難。二百多萬軍人戰死,國土到處斷垣殘壁,廣島、長崎還首嚐原子彈的可怕威力,二十餘萬的無辜民眾死於非命。日本實行軍國主義致使受侵略國與日本的數千萬生靈塗炭的歷史教訓不可謂不深重。

 

 然而,二戰後,日本軍國主義的幽靈死而不僵,仍潛伏滋長,伺機而動,在國際冷戰結束後的1990年代又昂首登場,再度籠罩日本的上空,給日本與亞洲投下令人憂慮的陰影。日本軍國主義何以能死灰復燃,重新構成對亞洲和平的重大威脅?纐纈厚教授這本《日本新軍國主義的新階段》站在全力維護日本憲法的和平、民主原則,以確保日本國民和平生存權的立場,從歷史、國際政治經濟與日本國內政治多方面進行了深刻的剖析與批判。

 

 

 纐纈厚教授在本書直指日本在不斷擴充軍備並修訂、出檯多項法律後,目前已進入「準戰時狀態」,是個「臨戰國家」。日本和平憲法的精神固已蕩然無存,就連已淪為形式大於實質、規定日本放棄戰爭權利的憲法第九條,右翼保守勢力也正磨刀霍霍,力圖加以修改,以使既有的軍隊合憲並可不受約束地自由使用武力。

 

 

 纐纈教授指出日本軍國主義之得以復活,推源禍始,實由於二戰後美國沒有廢黜日本天皇,二戰前的保守勢力遂托庇於天皇之下,重又掌握政權,並拜「美日安全保障條約」之賜,獲得美國在政治、經濟、軍事上的強力支持,推動經濟快速發展,再以利益分配的方式收買人心,鞏固保守體制。(3-11頁)就因為戰前日本軍國主義的禍首日本天皇未遭徹底追究罪行,保留了天皇制,日本的保守勢力與思想巋然不動,才為軍國主義毒素的再生準備了溫。這裡,有必要先從二戰末期開始的美、蘇爭雄略加說明日本違背和平憲法原則重整軍備與保守體制確立的歷史根源

 

一、美國何以保留了天皇制

 

 二次大戰的一個重大折點是1942717194322的斯大林格勒之戰。此役蘇聯軍民同仇敵愾,經過近200日的浴血苦戰,擊退由德國率領入侵的軸心國百萬大軍,殲滅數十萬德國的精銳之師,重挫法西斯集團在東線戰場咄咄逼人的氣勢,德軍元氣大傷。從此蘇聯反守為攻,連戰皆捷,英美盟軍也在西線頗有斬獲,迫使意大利於1943年十月投降。1944年至1945年初東歐的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匈牙利、波蘭等地相繼落入蘇聯的掌握之中,英美盟軍登陸諾曼底開闢西線第二戰場之後,也陸續逐出佔領法國、比利時、荷蘭的德軍。美、英、蘇從東西兩線夾擊德軍,德國已成強弩之末,敗象畢露。三國聯手在與法西斯主義的鬥爭中佔據上風。相對於大英帝國的衰落,美蘇在二戰中成了最具實力的兩大國。在這樣的形勢下,由美、蘇主導的雅爾達會議於19452月召開,決定了二戰後的世界政治格局。

 

 

 雅爾達會議除了討論即將建立的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享有否決權的問題,主要是根據英美蘇三國的佔領區與勢力所及之處,協商分割全球的勢力範圍。美國總統羅斯福深恐美日戰爭持續過久,會造成美軍的重大傷亡,殷切期望蘇聯允諾對日開戰,以早日促成日本投降,遂不惜擅自出賣中國的利益,與斯大林訂立蘇聯起草的密約,英國首相邱吉爾亦同意簽署。密約的主要內容是:蘇聯於德國投降後三個月內對日宣戰,美英則承認外蒙古獨立,千島群島歸蘇聯所有,並應允蘇聯重獲在1904年日俄戰爭中喪失的利益,即:庫頁烏南部及附近島嶼交予蘇聯、開大連為國際港而蘇聯具有特權、租借旅順予蘇聯做為海軍基地,中東鐵路及南滿鐵路由中蘇合營並保障蘇聯的特權。密約中明言,由美國運用力量使中國同意涉及中國領土的外蒙與東北部份。依靠美國生存的蔣介石政權一方面無法抗拒美國的壓力,另一方面亦因斯大林允諾支持蔣介石的統治,給予道義及經濟援助,並且不助中共與蔣對抗,遂於日本投降前夕的1945814與蘇聯簽訂同盟條約,接受了雅爾達密約喪權辱國的規定。蘇聯勢力自此得以堂而皇之地進駐中國東北,成為美蘇冷戰開始後美國改變對日政策的重要因素之一。

 

 

 法西斯主義集團企圖征服世界,同時向英、美等自由資本主義國家與社會主義國家蘇聯進攻,迫使原本對立的英美與蘇聯,在面對嚴峻的共同危機下攜手合作,雙方的主要矛盾降為次要矛盾,成了親密戰友。但隨著法西斯主義集團的趨於敗亡,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根本矛盾重又浮出檯面。雅爾達會議既標誌了美蘇主導世界的新格局與反法西斯同盟合作的高峰,也隱伏了美蘇日後爭霸對峙的種子。雅爾達會議即將結束之際,斯大林設宴款待與會人士,氣氛極為熱烈,4個小時的晚宴中,舉杯45回,賓主杯觥交錯,迭相讚譽盟友對反法西斯主義鬥爭的豐功偉績。邱吉爾稱頌斯大林是「一個強大國家的強大領袖,這個強大國家的人民將殘暴的敵人逐出國境。」羅斯福則神采飛揚地說到美英蘇三國的團結一致,並希望日後還能維持不墜。斯大林的回答一針見血:「作戰時期團結一致並不太難,因為我們有志一同要擊敗共同的敵人,這點大家都清楚。一到戰後,分岐的利益可能會造成同盟國分裂,那時事情就難辦了。我們的責任是務必使我們的關係在和平時期與戰時一樣強固。」(Byrnes 194744)這樣的願望當然不可能實現。194558德國投降,716美國試爆原子彈成功,形勢丕變,蘇聯在美英心目中的重要性隨之大幅下降,再也不肯遷就蘇聯。717開始舉行的波茨坦會議就為波蘭邊界、德國分區佔領、羅馬尼亞與保加利亞等東歐國家政權的產生方式等等問題,發生激烈的爭執,想極力削弱蘇聯在中、東歐的影響力的美英與堅持控制東歐的蘇聯不假辭色地針鋒相對,這促使美國更加堅定了在日本投降後獨佔日本控制權的想法。

 

 

 194454美國國務院戰後規劃委員會發佈的PWC1086號文件《美國對日目標》原來主張:「所有對日作戰的聯合國家應參加對日本的佔領和管制。」(引自于群 19969)(註1)但到波茨坦會議召開時,德國已經投降,美國原子彈又試爆成功,美國所求於蘇聯者不多,不願再買蘇聯的帳,取而代之的想法是寸土不讓地與蘇聯搶佔地盤。就亞太地區來說,美國已在雅爾達密約中把日本北方沿海島嶼與中國東北的利益奉送給了蘇聯,此時他們頗為懊悔讓步過多,決意排除蘇聯勢力的進一步延伸,非把日本納入一己囊中不可。美國國務卿貝爾納斯(James F. Byrnes)說:「我必須坦白承認,鑑於我知道蘇聯在東德的行動以及雅爾達協定在波蘭、羅馬尼亞、保加利亞遭到破壞,要是蘇聯決定不參加對日戰爭的話,那我就稱心如意了。雖然日本堅拒無條件投降,但我相信原子彈會製成,這可以迫使日本依我們的條件投降。我當時就擔心一旦紅軍進入滿洲會發生的情況。蘇聯紅軍撤離滿洲前,我憂慮的事便已成為現實。」Byrnes 1947208)。美國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更明白說道:「雖然我們很希望俄國參加對日作戰,此刻在波茨坦的經驗使我下定決心,不讓俄國人參與佔領日本。我們與他們在德國、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匈牙利與波蘭的經驗,讓我決意絕不再冒與俄國人共同規劃的風險。我在從波茨坦返家的途中考慮到這種情勢,便決定在戰勝日本後授予麥克阿瑟將軍全部的指揮控制權。我們在太平洋地區不會受俄國策的煩擾。」(Truman 1965[1955]455

 

 

 美國既已決定改變政策,排除盟國,獨佔日本,在處理日本投降問題與佔領政策上,也就隨之有所調整。本來,美國總統羅斯福為了徹底清除法西斯主義,1943123卡蕯布蘭卡會議首先提出:「消滅德意日的戰爭力量,就是要德意日無條件投降。那意味著未來世界和平得到合理的保證。它並不表示毀滅德意日的人民,但的確意味這些國家以征服和奴役別國人民為基礎的那種哲學的毀滅。」(轉引自于群199612)從此,無條件投降的原則在19431030莫斯科中蘇美英四國外長會議宣言、同年12月的中美英《開羅宣言》、19452月的雅爾達會議被一再確認。194531羅斯福再度強調:「日本的無條件投降同德國的戰敗一樣重要。」,「日本軍國主義必須像德國軍國主義一樣被徹底鏟除。」

 

 

 無條件投降的原則雖已確定,但美國政府內部自1942年後期開始研議如何處置日本天皇,卻久經爭議而至波茨坦會議時仍未有定論。國務院內認為該保留天皇制的,以極端反共的保守派、原駐日大使格魯(Joseph C.Grew)為代表,他們力主日本天皇與軍國主義可以區別開來,日本天皇並非侵略的禍首,只是受到軍部的利用,故只要消滅軍部的勢力便可防止軍國主義,格魯甚至為天皇的罪行開脫說:「裕仁一直反對同美國作戰。」他們從美國的利益著眼,認為日本民眾對天皇的崇拜根深蒂固,若要順利佔領日本,不引起日本人民的不滿,就必須利用天皇作為穩定秩序的工具。主張廢除天皇制的官員則認為,天皇制是日本軍國主義的根源,不廢除天皇制便無法將軍國主義斬草除根。(參見劉世龍 2003349-361

 

 

1944124,格魯由遠東司司長升任副國務卿,更增大了對日本政策的影響力。1945年中期,中國瀕臨內戰,東南亞各國的民族主義者正反對殖民統治,東亞局勢混亂。而日本軍方在太平洋戰爭中雖接連失利,仍號令軍隊以「玉碎」的決心,誓死抵抗,2-3月的硫磺島之戰,美軍以傷亡27千人的慘重代價獲勝,損失還大於日軍。41開始的沖繩島戰役,日軍負嵎頑抗,美軍歷時兩月餘,傷亡近六萬人,沈艦36艘,方才攻克。這些形勢令美國外交、軍事的決策者憂心戰事久拖不決,除會造成美軍續有重大傷亡,還將使蘇聯趁參戰之便得以插足亞太地區,與美國爭逐霸權。

 

 

 極端反共的格魯對此尤感不安,要求陸軍部、海軍部與總統杜魯門重新檢討對日戰略。1945512他致函陸軍部長史汀生(Henry L. Stimson)力陳美國應廢除雅爾達協定,設法阻滯俄國參加太平洋戰爭,還指責拘執無條件投降的政策會拖延戰事,中國國民黨會因蘇聯可能協助中共而受到削弱,蘇聯也有進入日本之虞,這就不利於未來處理日本的長期政策。528,格魯再面見杜魯門,力言美國必須對東京作些讓步,戰後的佔領不可有全盤改變日本體制的規劃,強調天皇與其重臣皆為知所節制的溫文之輩,稱日本固有的保守派是建立和平前景的「柱石」,給日本的主和派留情面,美國可鞏固戰後在日本的地位。(Schaller 198510)當時美國軍方報告杜魯門,預定在1945年秋天登陸攻入日本本土,估計要到1946年秋末才能逼日本投降。面對日本當局為維護天皇制的國體而發出「一億玉碎」殊死戰鬥的號召,美國當局者深知欲以武力征服日本,必是場激烈而傷亡慘重的戰爭,估計將犧牲50萬人。杜魯門視此為「可怖」的情景。故一方面希望蘇聯參戰,牽制在中國東北的60萬關東軍並阻止其他地區的日軍調回本土增援作戰,一方面也期待能與日本談和,及早結束戰事。(註2)此際格魯向杜魯門建議,為減少美國人的犧牲,應發表公告,聲明保證維持日皇的元首地位,以去除日本投降的最大障礙。杜魯門聞後自然大悅,謂此議深得其心,頗有見地,當即命格魯把帶來的公告草案交給參謀首長聯席會議與國務院、陸軍部、海軍部合組的三部協調委員會討論作成決議。618,格魯向杜魯門報告,公告草案已獲內閣成員與參謀首長聯席會議的同意,希望能在沖繩島戰役結束之際,便發表公告。但軍方首腦在同一天向杜魯門建議,日本願否投降尚不可知,應等待作好向日本全力進攻的準備再發表,一旦日本拒絕投降,便可立即揮軍鏖戰。杜魯門遂決定在即將舉行的波茨坦會議上發佈公告。(Truman 1965[1955]459

 

 

 不過,杜魯門雖已有意保留天皇制,到1945726正式發表《波茨坦公告》時,卻刪除了草案中有關天皇地位的文字。

1:當時的美國國務卿赫爾(Cordell Hull)說明提出這個主張的用意:「我們覺得獨自承受來自日本人憤恨,殊不可取。我們認為,有其他國家的武力一起佔領、控制日本,讓日本人明白,對日本侵略行為的譴責是舉世皆然的,這會有更好的效果。我們希望看到在日本有其他國家的部隊,即使是象徵性的少量部隊也好,特別是渴望有其他亞洲民族如:中國、印度與菲律賓的部隊進駐日本,這樣日本人就會深刻感受到,這不僅是一場白種人與他們對抗的戰爭。」(Hull 19481590)美國這時的對日佔領政策會有這種考慮,是由於日本當局為了蠱惑人心,自我標榜要領導亞洲人民,對抗西方帝國主義,「共建王道樂土」,才發動太平洋戰爭。故同盟國聯合佔領日本,有助打破這個讕言。但等到美蘇矛盾上升後,這項考慮便被置諸腦後,轉而注重與蘇聯搶奪亞洲地區的主控權。

 

 

2:美國雖對原子彈的威力寄予厚望,但仍不敢確定日本會在投擲鄭原子彈後立即投降,故依然希望蘇聯對日宣戰,加強對日本的壓力,促其早日繳械,卻也擔心蘇聯趁出兵之便佔有日本原有的屬地,擴大勢力範圍,故時時準備與蘇聯爭奪在遠東地區的地盤。194586,美國於日本廣島投下第一顆原子彈,88蘇聯對日宣戰,進軍中國東北,9日美國再於長崎投擲第二顆原子彈,10日日本要求保留天皇制,始願投降。蘇聯繼續揮兵直驅朝鮮半島,希望不斷擴大戰果。12日美國駐蘇聯大使哈里曼(William Averell Harriman)致電給美國總統杜魯門說:「在波茨坦時,馬歇爾將軍與金海軍上將便告訴我,如日本在蘇聯部隊佔領朝鮮與大連之前投降,就要在這兩區登陸。鑒於斯大林對宋子文的需索日增,我建議實行登陸,至少要接受在遼東半島與朝鮮的日軍的投降。我認為我們沒有義務尊重蘇聯在任何地區的軍事行動。」(Truman 1965a[1955])478

(待續)

 

 

 

 

 

 

 

 

 

 

 

 

 

 

 

 

 

 

 

 

 

 

 

 

 

 

 

 

 

 

 

 

 

 

 

 

 

 

 

 

 

 

 

 

 

 

 

 

 

 

 

 

 

 

 

 

 

 

 

 

 

 

 

 

 

 

 

 

 

 

 

 

 

 

 

 

 

 

 

 

 

廣告

0 Responses to “47期(2007年9月)《新日本軍國主義的新階段》導讀(上 )杜繼平”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5,323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