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基地及軍事合作協定(Giovanni Tapang)

美軍基地及軍事合作協定*

■喬凡尼‧塔邦(Giovanni Tapang)博士**著 林正慧 譯

一、前言

隨著蘇聯的解體及冷戰的結束,美國成為全球的唯一超級強國。可是,即使美國佔有支配全球的獨霸地位,仍然無法逃脫出世界資本主義不斷惡化的危機。在二十世紀的尾聲,它受到全球生產過剩與程度之深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機的嚴重打擊。

正是在這個脈絡之下,布希政權開始發動侵略戰爭。美國侵略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目的便是:奪取石油和其他原物料的來源並確保其供應所經路徑的安全、取得新的市場和投資領域,以及擴大勢力範圍。美國在全球持續進行反世界人民的恐怖戰爭,所幹的恐怖行動遠比911事件的肇事者要嚴重得多。

美國憑藉尖端科技和高科技武器,竭盡所能地維持超級強權的地位。在美國的帝國歷史中,美國總是以取得軍事基地做為戰利品,至今它仍持續不斷地利用這些基地來施展宰制全球的帝國主義霸圖。

二、美軍的海外部署、海外基地及軍事合作

2005年,美國的軍事支出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7%以上,達美金4780億元,金額之高獨步全球。全球每年的軍事支出約有1兆美元,其中美國就佔了一半之多。這個金額是全部歐盟國家軍事預算(2180億美元)的兩倍,也比列居第二名的中國(2005年估計為800億美元)多了近五倍(註1)。

目前27%的美軍即385,941人部署在領土之外。美國在155個國家和領土駐有軍事人員(其中30個地區超過百名,而14個地區則超過千人)(註2)。在2002年新通過的聯合指揮計畫(Unified Command Plan, UCP)之中,美國設有五個地區司令部指揮調度海外軍力:歐洲的EUCOM,中東的CENTCOM,亞太的PACOM,拉丁美洲的SOUTHCOM,北美則為NORTHCOM。STRATCOM或稱美國戰略司令部(US Strategic Command)涵蓋了太空及早先的飛彈警報系統(註3)。這些不同的司令部負責與各自駐防地區內的國家進行安全合作和軍事協調。

美國擁有世界上最廣大的國外軍事基地結構。美國國防部承認2005年其基地資產(含建築、結構體和設備)的範圍如下:在3,740個以上的據點有超過五十萬個設施(571,900),總共佔據將近3,000萬公頃(即超過1,200萬英畝)的土地。海外部分(在美國屬地及外國領土),則有117,951個設施佔據了318,819英畝。這些設施分佈於位在7個美國屬地與39個外國領土的769個據點(註4),還不包括那些設在伊拉克及阿富汗的據點。

在過去三年(2003至2005),平均有39萬名海外美軍派駐於全球。這是前此十年間(1993-2002)的兩倍,當時美國維持最低的海外駐軍,和1970-1992年之間大致相同(註5)。美國在1990年代初期關閉克拉克基地、德國的比特堡空軍基地(Bitburg AB)和巴拿馬的霍爾德空軍基地(Howard AFB),同時也縮減了將近30萬名的軍事人員(註6)。

同樣在2003-2005這三年間,美國達成了二十個涵蓋軍事部署和人員的條約及/或協定, 包括了軍隊地位協定 (Status of Forces Agreements, SOFA),後勤互助協定 (Mutual Logistic Support, MLSA),使用及互助協定 (Access and Cross-Servicing Agreements, ACSA)。我們注意到,美國在之前十年(1993-2002)減少海外駐軍的年代,就和外國簽署了62個新條約/協定,或是在原有的協定裡增加新的軍事合作和軍隊地位協定,或是簽訂新的協定。總的來說,到2005年,美國總共至少和129個國家有軍事、後勤和軍隊地位協定(註7),而且,還有更多相關的協定正在簽署或協商當中。

表一、美國簽訂的軍事合作與軍隊地位條約以及歷年駐軍數量

1945-1970 1971-1992 1993-2002 2003-2005
SOFA/ACSA/MLSA

(軍事條約的總數:129)

23 24 62 20
海外駐軍(年均數) 752,686 462,249 212,277 389,026
海外基地(平均數) 886 830 800 769

數據得自整理註(2)、(4)與(7)的資料

有兩件事值得注意:雖然1993-2002年間美國縮減了海外駐軍和關閉了一些基地,但由於在那段時期也達成了多項SOFA/ACSA/MLSA條約,得以增加軍事合作,因而並未削弱實力。而且,迄今為止,美國還在與其他國家協商更多的軍事合作和軍隊地位的協定。

美國用經常調動駐紮時間較短的軍隊,來縮減海外駐軍的數量。而且,數量雖然減少了,但是運輸、通信和軍事科技的提高還是維持了這些海外基地的生產力和效力。

第二,在2003年至2005年間海外駐軍會相對增加是由於有將近15萬的兵力派駐到中東,他們目前正從事阿富汗永久自由行動(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以及伊拉克自由行動(Operation Iraqi Freedom)。美國從1991年波灣戰爭期間開始,繼而佔領伊拉克、阿富汗,投入大量軍隊到中東,在這些國家和鄰近國家廣設新基地。這些行動也與「新美國世紀計畫」(Project New American Century)一致,這個計畫打算把軍事人力恢復到布希政權所期望的「基本戰力」(Base Force)水平(註8)。

這份文件同時宣布,為了回應二十一世紀的戰略現實,美軍需要將常設基地的戰力轉移到東南歐和東南亞,這反映了美國對這些地區的戰略地位的關切。

就地緣而言,歐洲仍是美國本土之外主要軍事基地最集中的地區。在2004年,歐洲的基地共有11萬6千多名的美軍和12萬5千名的家屬,同時還有4萬5千名的後勤人員和他們的家屬。主要國家為:設有空軍基地和地面部隊的德國,有空、海軍的英國,有空軍和海軍基地的義大利,以及有空軍基地的土耳其。美國計畫把該區的戰力減少到6萬名,並轉為輕裝備的地面武力,同時把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的基地納入武裝力量(2005年,歐洲司令部的軍隊人數大約為9萬8千名)。

在亞洲地區,美國有67,237名駐軍分佈在日本、南韓和印尼的225個基地上。美國在泰國有駐軍,與新加坡有軍事設施的使用協定,在菲律賓則有戰區的軍事演習。關島仍屬距離美國最近的軍事要地,不斷在擴充新的海陸空設施。關島接收自日本轉調過來的7千名海軍陸戰隊員,美軍在南韓方面也有重要的重新部署和鞏固措施。

美國和台灣拿中國威脅論當藉口,兩造的軍方汲汲於圖謀在台灣設立戰區飛彈防禦系統(TMD),這是美國對中國既包圍又交往的兩手策略的一部份。美國在台灣雖然沒有任何的基地和駐軍,卻無礙於對台的大量軍售。美國對台軍售的金額在1999-2005年間攀升到710億美元,僅次於日本和南韓。美國新任的國防頭子羅伯特‧蓋茲(Robert Gates)在其任命的公聽會上表示,「我們必須維持抵擋中國對台灣使用武力或脅迫的能力,並協助台北維持自我防衛的力量。」美台雙方的國防部副部長也定期對話。

中東方面,美軍基地廣設於南方的巴林、科威特、卡達、阿拉伯大公國、葉門和安曼,以及北方的黎巴嫩、土耳其,東方的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這些地區圍繞著石油蘊藏豐富的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拉克等國家以及關鍵的波斯灣航道。美國在中東地區有為數最多的駐軍,共計217,693名。在伊拉克有許多美軍基地正用來進行所謂的「綏靖行動」,同時作為針對伊朗和敘利亞發射火力的基地。美軍在阿富汗有新的基地與中國西陲接壤,也可控制並保護貫穿中亞的裏海的油管。這個經濟因素突出了美國設於中亞的烏茲別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和巴基斯坦等國基地日益增加的重要性,這個區域裡蘊藏了全球大約70%的石油和天然氣。

表二、美國在各地區的駐軍人數

歐洲 亞洲 波斯灣 美洲 其他地區 總數
冷戰時期

1980-1985

316,629 103,396 8,961 15,098 272 444,356
1990年代末期 109,452 78,306 14,809 6,197 936 209,700
911之後

(2006)

97,552 78,369 216,017 2,112 936 395,050

在伊拉克,美軍維持106個「前進作戰基地」,以及14個永久基地(2005)。有將近40個大型基地和110個中小型基地,美方預計在2006年將基地數量減少到75個(註9)。

2006年有216,613名美軍部署在海上,海上的軍力包括了航空母艦、驅逐艦和潛艦等艦隻。這些軍艦以其打擊能力,發揮了展現軍力的活動載體的作用,這些船隻也可以裝載如戰斧飛彈之類的艦射巡弋飛彈,構成目前戰略核武發射鐵三角的一部份。

在亞洲,美國第三艦隊涵蓋了東太平洋和中太平洋地區,而位於日本橫須賀的第七艦隊則涵蓋了整個西太平洋到印度洋地區。在這個地區有將近35隻潛艦(9艘洲際導彈核子潛艦SSBN,2艘導彈核子潛艦SSGN及24艘攻擊核子潛艦SSN),其中有些可以發射三叉戟海神洲際飛彈。

美國海軍在其《海權21》與《陸戰隊戰略21》兩份文件中採取了一些海上備戰的新概念:高速的海運、海軍陸戰隊的新兩棲作戰能力以及在西太平洋地區沿海作戰的訓練。根據《海權21》,這個戰略有三個要點:

──海上打擊:運用監測器、作戰系統與戰士三方面聯結形成的網絡,擴大威力的展現以加強海上武力攻擊的效應。

──海上防衛:透過擴展本土的防衛、保持對各地海岸的自由進出,以及從內陸發射防衛火力來確保全球的防衛。

──海上立足:建立在海域上緊密聯繫、機動而安全的自主平台,以提高自主作戰的能力,加強支持聯合作戰部隊。

2001年發表的《美國四年國防檢討報告》(US 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Report)(註10)提出要增加駐紮在太平洋地區的海軍部隊,也要增加在波斯灣或印度洋的預儲設備和臨時應變所需的據點。這分怖在四個前進戰區:歐洲、東北亞、東亞海岸,中東至西南亞(註11)。 海外基地的結構和設備目前劃分為三類:主要作戰基地 (Main Operating Bases, MOB)、前進作戰據點 (Forward Operating Locations, FOL) 以及安全合作據點(Cooperative Security Locations, CSL)。

主要作戰基地(MOB)有長期駐守的人員和家庭。

目前在歐洲和亞洲的MOB(如Ramstein)的部隊經過重編後將會縮減:歐洲方面將減少6萬5千名軍力,南韓方面則縮減一個旅。這些裁減的軍力將派遣到其他有需要的據點去。

前進作戰基地或據點(FOB/FOL)包括在德國Bondsteel和Manas的廣大營區,以及巨大的Grafenwoehr/Vilseck/Hohenfels複合基地。這些FOL有預先儲備的裝備和一個小型的軍事支援部隊。

安全合作據點(CSL)只做為訓練、演習和與當地區域伙伴的軍事互動場所。在菲律賓經常舉行的美菲「肩並肩」(Balikatan)聯合軍事演習,以及在泰國舉行的「黃金眼鏡蛇」(Cobra Gold)多國聯合軍事演習,就是在這類據點進行。美國計畫在非洲、中南亞和東亞等地區發展更多新的CSL,這些地方不必有像新加坡艦艇碼頭那樣的常設基地設施。

近來美國侵略伊拉克、阿富汗和阿爾幹半島,使它獲得新的軍事基地和石油經濟的控制權。然而,長期來講,美國的目標是:既擴大勢力範圍而又少給人干預的印象。這明顯表現在2006年伊拉克研究小組的報告所強調的問題上(註12)。

這不過是美國實行新殖民主義的妙方:干預或直接入侵某國、使用必要的武力快速穩定該國或該地區、再轉而儘速將美國駐軍減少到最低限度、迅速建立並訓練出當地有效的安全和情報力量、減少軍力到鼓勵「持續的改革」(sustained reform)所必要的最低水平。然而,當地政府和安全力量越是被認為是美國的代理人或下屬,他們就越難以建立自身的正當性(註13)。

泛阿拉伯民族主義之父卡爾‧阿丁‧哈席布(Khair al-Din Hasib)曾說「不論何時,那裏有佔領,那裏就有抵抗」。美國在伊拉克以慘痛的代價重新明白了這句話,到2006年底,美國有將近3千名軍人死亡,官方統計的受傷人數達21,778名,還有5萬個平民受到殺害。連同布希共和黨政權在期中選舉的落敗,美國在伊拉克的直接佔領遭遇到嚴重挫敗。

2006年伊拉克研究小組的報告建議美國應該「提供阿富汗其他政治、經濟和軍事援助,包括從伊拉克撤軍後可使用的資源。」這份報告同時指出,「美軍在伊拉克的主要任務應該轉變為協助伊拉克軍隊。」這個轉移一點也不令人意外,因為在持續佔領伊拉克期間,美國即便派駐大量軍隊卻完全無法穩定當地局面,也無法建立起它所扶植的當地政府和軍隊的正當性(註14)。相反地,美國越來越深陷於抵擋伊拉克人民直接反抗美國這個侵略者的泥淖中。

三、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基地

「派駐10萬名軍事人員不是任意決定的──它展現美國在南韓的陸軍第八軍和第七空軍、在日本的第三陸戰隊遠征軍和第五空軍,以及美國第七艦隊懾人的戰力。這些戰力部署都是為了隨時待命準備在必要時維護這個區域的安全和穩定。」

──1998年東亞戰略報告

在亞太地區的軍力主要有:在日本基地的美國第五空軍:包括第18連隊、第35戰鬥機連隊及374空運連隊;海軍第七艦隊:包括小鷹號航母戰鬥群、別洛伍德號兩棲攻擊群、陸戰隊第三遠征軍;第九戰區陸軍司令部;美軍第一特種部隊營。南韓方面則駐守了美軍第七空軍:包括第8與第51戰鬥機連隊;以及陸軍第八軍,包括第二步兵師。

除了這些軍力,訪問的部隊可增加例行的聯合演習和訓練,敦睦艦隊也可造訪。新加坡的樟宜海軍基地允許美國海軍戰鬥部隊停留,還有一個可以容納美國航空母艦的碼頭。泰國是美軍重要的加油補給站,同時也是在印度洋和阿拉伯灣區域作戰行動的重要中繼站。澳洲長期以來提供美國單邊或聯合演習的必要設施。另外,美軍艦隻每年在香港進港60-80次,為過境的船隻進行較小型的維修。

由於美國重編在亞太地區的軍力和基地並正按計劃縮減在該區的部隊,因此,軍事合作的協定對美國就越來越顯得重要。美國獲許使用南韓、日本、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印尼和澳洲等國家的設施、港口和機場,對它在亞太地區安全目標具有關鍵意義。

一些合作協定,如《後勤相互支援協定》( MLSA)和《後勤事物互助協定》(ACSA)准許使用當地國的資源以支援日常和未來作戰之所需,也可藉此進行聯合訓練和演習、「保安」行動、人道和災難救助等行動。這些措施使美國可以使用展現武力所必要的基地和基礎設施而不必長期駐軍。美國則供應這些國家經費來提升或維護基礎設施、基地和機場。此外,從2001年到2004年間美國花了兩億六千五百七十萬美元訓練4000名印尼、1200名菲律賓以及700名泰國警察。台灣是這個地區主要的武器買家,而菲律賓則是美國最大的軍援對象。

布希政府在持續進行全球恐怖戰爭之際,派遣了包括150個特種部隊的1,200名軍人到菲律賓南部,協助菲律賓政府軍隊追擊Abu Sayyaf Group(譯註:民答那峨的右翼伊斯蘭基本教義恐怖組織)。美國也加強情報交流活動,與印尼政府恢復軍事對軍事的關係,提供(或應美國國會之請)超過10億美金的援助給印尼和菲律賓政府(註15)。

四、美軍基地的作用

「美國的海外駐軍是美國忠於盟友和朋友的最深切表徵。美國以願為自衛和防衛他國而使用武力,展現我們維持有利於自由的均勢的決心。為防不測並對付我們所面臨的許多安全上的挑戰,美國需要在西歐和東北亞內外設立基地及據點,為了美軍的長程調動部署也需要臨時軍事合作的協定。」

─喬治‧布希,「2002年國家安全戰略」

美國的海外軍事基地表明了美國有必要讓人從肉眼及心理都能感覺到美國的存在,同時也顯示對一國或一地的承諾。根據新殖民主義的邏輯,美國不需在形式上政治控制某國的領土主權,便可以控制這個國家,美軍基地既極其明白地提醒了人們這一點,也是美國能做到這一點的實質憑藉。這好比拿上膛的槍指著當地政府和人民。基地的存在本身就構成威嚇,給美國強制的力量來脅迫當地政府讓步,在大多數情況下,還可以干預內政卻不受懲處,也讓美軍得以犯下侵害當地居民的罪行,並造成巨大的社會成本和環境的破壞。

美軍基地充當監督和情報中心。一些像位於 NSA ECHELON網絡的基地(註16),為美國提供情報蒐集的功能。透過這些行動蒐集到的情報不單只限於軍事用途,還擴及經濟上的監督(註17)。

美軍基地充當預置補給品的據點。早在911之前,五角大廈(國防部)在《新美國世紀計畫》和2001年的《四年國防檢討報告》中,便開始重新整編美軍,使美軍更精簡、更靈活,更能反應突發事件,為此,就必需預置補給品和戰爭物資。從1992年開始,美國在沒有實質基地的地區,簽署了八十多個廣泛的軍事合作與軍隊地位雙邊協定,視情勢的需要,美國便可以運用這些協定。此外,透過使用先進軍事科技,美國可以在更短的時間內從更長的距離調度更大量的軍隊。

「2004年國家軍事戰略」(註18)概述了,怎樣能夠增強美軍在地理上分隔且環境各異的區域快速調動、運用、維持以及重新部署軍力的能力。這些基地也可以充當發動先制攻擊的基地,先制攻擊包括了2001年《國防檢討報告》裡要求的核子攻擊以及「維和」和「保安」的作用。

美軍基地也充當訓練和彈藥測試的場地。在波多黎各的Vieques島有轟炸演習,有追蹤潛水艇的海底監聽站,還有測試新型武器的電子戰靶場。菲律賓克拉克空軍基地在1991年遷移之前也曾以烏鴉谷做為試爆地點。

美軍基地還在基地之內或附近為部隊提供醫療和休閒設施。這些附屬設施由於美軍與當地居民的往來而經常成為社會問題的根源。這些基地大部分的後勤服務都外包給一些私人公司,好比Kellogg, Brown & Root, DynCorp, Vinnell Corp.,因此基地就成了服務業有利可圖之地。2003年之後招募的伊拉克海外契約工移工大部分被派遣到美軍基地去提供安全、食物、清潔和其他服務,然而,這些平民契約工就無法免於受美軍的傷害。

美軍基地也充當鎮壓當地和鄰近地區武裝力量的據點。所謂「綏靖行動」其實就是對內政的政治和軍事干預,也是美軍駐紮的藉口。好比在伊拉克,藉著執行所謂的「維和」和「保安」行動,美國積極直接干預以讓美國公司得以恣意掠取伊拉克的資源。在菲律賓南方,美軍假借追捕Abu Sayyaf成員之名,訓練菲律賓軍方的特種部隊、提供戰爭物資和後勤支援與「指導」。所謂的軍事援助包括了從基本訓練到美軍的實地作戰。在Abu Sayyaf的活動範圍之外,菲律賓新人民軍活躍的地區也發現美軍的蹤跡。

往前設置美軍基地不只確保它可以及時快速的干預,同時也發揮前置的絆網的作用保證危機發生時它可以介入,像在朝鮮半島美軍基地的設計就是這樣。美國稱菲律賓為「反恐戰爭的第二道前線」,與其進行定期和重疊的聯合演習,不是偶然的,目的在加強它在菲律賓的地位,以掌握和控制東南亞的所有石油資源。

美軍駐紮在基地或演習、訓練經常是干預和戰爭的前兆。2006年在東非,三十名來自關島的美國國民軍訓練衣索比亞的指揮官進行所謂的「反恐」演習。在此之前衣索比亞與伊斯蘭教的索馬利就有長期的邊境紛爭,美國一直在邊界地區訓練且受到索馬利的抵抗都既不奇怪也非偶然。

美軍基地充當美軍侵略的發動據點。由1950年代到1991年間,菲律賓的克拉克空軍基地、蘇比克海軍基地和其他軍事設施都曾被用來發動干預他國的戰爭。1950-1953韓戰期間,克拉克基地用來派遣轟炸任務, 1958年印尼軍隊叛變時也執行對蘇門達臘的轟炸任務。克拉克基地對美軍在台灣海峽的金門─馬祖地區的部署也佔有重要地位。從1955-1986年間,菲律賓的美軍基地經常用來執行戰爭時的轟炸任務及平日的訓練、部署,充當通訊聯繫的據點並供美軍休閒度假之用。

美軍基地確保美國的海上航路、油管和其他經濟利益。為了保證所謂的能源安全,美國直接建立基地或與鄰近國家簽訂軍事合作協定,派駐軍隊圍繞盛產石油的國家,如: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和科威特等。美國假借反毒之名,發動哥倫比亞計畫和其他演習,包挾委內瑞拉、玻利維亞和其他拉丁美洲石油盛產國。美國也為了確保中亞的油管而佔領阿富汗。此外,美軍長期駐守在新加坡,並藉的軍事演習經常維持在菲律賓的軍隊,這都是為了保護全球將近50%的貿易所經過的海上航道。

透過直接設立基地及/或軍事合作協定來部署軍隊,美國這個僅存的超級強權不斷推行獨霸全球的帝國擴張計畫。美國發動的所謂反恐戰爭說穿了只是為促進其政治和經濟利益而編的冠冕堂皇的理由。

五、美軍基地和駐軍的社會及環境成本

美軍基地和駐軍最主要的社會成本是侵犯了當地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美軍到來就必然有某種形式的軍事干預,包括公然侵略、佔領和殖民。由於美國的政策與做法是保護美軍不受當地的司法程序和制度追訴或審判犯行,就使問題更加嚴重。

琉球被併入日本後,截至2000年為止,美軍及文職人員犯下將近5千件的罪行,其中包括了12件謀殺案和110件強暴案。1995年,琉球一位十二歲孩童的強暴案引發日本全國抗議美軍基地的行動。在南韓,過去五十年來,美軍犯下大約十萬件的罪行,卻沒有一件受到南韓法律的制裁。1985年12月到1986年期間,菲律賓奧龍軋坡(Olongapo)的法庭有258件針對美軍人員提出的訴訟案件,但最後卻有168件不受理,3件存檔,1件無罪。同時期在天使城(Angeles City)的43件刑案裡,3件不受理,9件被列為「待逮捕」,因為被告已經被美軍基地當局派駐到其他國家了。

2005年美國將一位犯了強暴罪已被判刑的美軍從菲律賓拘留所轉移到美國大使館,此舉直接違反了菲律賓法庭的命令,引起菲律賓人民的憤怒。美國政府以推遲聯合演習來要脅菲律賓政府,阿若育總統和她的部屬引用《來訪部隊協定》(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表示讓步,隨後美國馬上宣布恢復軍事演習。

在美軍基地周圍,美軍的駐紮令「娛樂產業」勃興,性工作者暴增,這些婦女罹患性病、愛滋(AIDS),遭受美軍人員的虐待。年輕女孩更是經常受到性暴力虐待,曾有一位年輕女孩因為美國大兵使用的震動器爆裂,碎片留在體內而死亡。美軍駐在蘇比克灣基地期間,光是奧龍軋波附近就有將近1萬7千名的婦女在酒吧裡賣淫。四十年來,菲律賓婦女被迫「取悅」美軍。這些「紳士酒吧」(gentlemen’s bars)同樣存在於大多數的海外基地。在美軍進行軍事操演的地區,性侵害更是家常便飯。2001年,在澳洲的達爾文、賀伯和伯斯城市曾有五位女孩和一位婦女被美軍集體強暴。

軍事活動造成的環境危害對鄰近的住區帶來很惡劣的影響。菲律賓的克拉克空軍基地因自1991年在變電區遺留下電路板任其腐蝕,洩露劇毒而惡名昭彰,已被指為附近許多居民罹病的根源。南韓環境部發現在十五個前美軍基地裡有十四個地區的土壤和水源受到不同的核廢料污染。美國政府卻拒絕賠償估計高達一億美元的清理費用。

在蘇比克灣基地上班的菲律賓工人被迫去處理有毒廢棄物,包括掩埋以及進入污水清理管路。隨後這些工人和鄰近地區的小孩死亡,引起人們對這些廢棄物的注意。KALIKASAN人民環境網路發現在蘇比克灣附近的4千名居民中有800人受到石綿的污染傷害。婦女流產,小孩罹患白血病、發育不良和早夭的比例也不斷升高。還有兩個前軍事基地含有高度的重金屬(如:鉛)和其他污染物。雖然1992年美國政府承認在前基地所造成的污染,但是既沒清理污染物,也沒有恢復基地和附近社區的原狀。

最近的美軍演習造成了不少平民(主要是小孩)的死亡。2000年8月,在宿霧的閃電活塞演習(Flash Piston)中,美國海軍的海豹特種部隊和菲律賓海軍在特雷多的雅特拉斯礦區進行一項秘密演習,他們留下了一顆未爆炸的槍榴彈,當地孩童在遊玩時手榴彈爆炸,造成兩名孩童死亡和一名重傷。2000年3月,三名美國海軍在宿霧市區與計程車司機為車資而爭吵,因痛打司機而遭到逮捕。在呂宋島中部烏鴉谷靶場的演習,則拆遷一些原住民社區。

美軍也誤射基地附近的居民。過去,有些報告稱,美軍曾誤認一個孩童為「野豬」而加以射殺。2005年在伊拉克,美軍因擔心車內藏有自殺炸彈,對一輛平民車輛開火,殺死了至少兩名成人和一名孩童。2002年7月25日,菲律賓報紙報導一名美軍突襲菲律賓平民住家,射殺了手無寸鐵的一名平民。雖然死者的妻子作證,但是美軍卻予以否認。

自從1940年代以來,美國海軍佔用波多黎各的Vieques島三分之二的地區,當成實彈射擊的靶場。波多黎各人民曾抗議海軍演習,說美軍演習造成當地居民賴以維生的魚蝦大量死亡。

美軍對婦女、孩童、居民和環境的暴行只會激起人民的憤怒,反對他們繼續駐紮。要求美軍立即撤出進而追訴美軍罪行的呼聲,為全球日益高漲的反對美國侵略戰爭、佔領與軍事干預的運動更添助力。

六、人民的反抗

美軍對婦女、孩童、居民和環境所犯的罪行只會燃起人們對它繼續駐紮的憤怒。1960年代,全球環境日益惡化,面對核毀滅威脅、有毒廢棄物和核輻射塵的危害,美軍基地成為反核和反核武擴散運動以及環境運動的抗議目標。

美軍基地和軍事人員的存在對當地人民的威脅已經引起廣大的反感。反對美軍基地的原因也同樣廣泛:從基地對環境的影響到對當地居民的犯行如:謀殺、強姦、濫射,在克拉克拿男童當射擊標靶等等。隨美軍基地而滋生的賣淫、性病的傳播、吸毒和其他罪惡也引起婦女組織的抗議。在希臘、西班牙、波多黎各、菲律賓、琉球和南韓等地都有團體持續進行反對當地美軍基地的運動。

伊拉克人民就像在1920年代對待英國一樣,正向美國證明殖民侵略不再是划算的勾當。這直接造成共和黨在2006年選舉的挫敗,以及伊拉克研究小組報告(Iraq Study Group Report)的發表。這份報告承認美國在佔領行動中所遭遇的困難。同樣地,阿富汗人民以游擊戰鬥抵抗奏效也迫使美軍必須與北約盟國一起擔負「維和」責任。卡塞政府既無法有效壓制住塔利班,也無法讓阿富汗人民安居。反之,由於它迎合美國的利益且使人民生活更加艱困而越來越遭受到憎惡。

美國受對資源和市場的貪欲驅動,透過軍事基地和軍事合作協定,不斷擴大它現身的範圍。然而,在它企圖擴大勢力範圍之際,也就遭遇到來自全世界受壓迫人民的憤怒反抗。一些國家也十分堅決地伸張其主權的獨立,對抗美帝國的貪婪和權勢的猛烈侵襲。在新殖民主義魔掌控制下的人民更是為民族解放而奮戰不懈,以打破帝國主義的枷鎖,獲得自由。

目前,伊拉克的反抗運動,菲律賓、印度、尼泊爾、土耳其、秘魯和哥倫比亞的民族解放運動正朝此推進。隨著世界資本主義的危機不斷惡化,這些革命戰爭必將加劇並擴展延伸。對抗美國的巨大反戰浪潮顯示了世界各地人民的憤怒,以及他們對抗帝國主義與戰爭的決心。全世界人民的強烈願望是生活在沒有戰爭威脅、沒有剝削者和壓迫者,四海一家的和平世界。◎

*本文發表於2006年12月在菲律賓宿霧市舉行的「反對美國軍國主義及其在亞太地區的恐怖戰爭」研討會。

**菲律賓「人民科學與技術促進會」(Advocate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or the People, AGHAM)全國主席。

註解:

1.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Figures, http://www.sipri.org.

2.Tim Kane, U.S. Troop Deployment Dataset (March1, 2006), Center for Data Analysis,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3.Facing the Future: Meeting the Threats and Challenges of the 21st century: Highlights

of the Priorities, Initiatives and Accomplishments of the USDepartment of Defense

2001-2004, Offices of the Assistant Secreatry for Public Affairs, February 2005.

4.Base Structure Report 2005,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2005.

5.Tim Kane, U.S. Troop Deployment Dataset (March1, 2006), Center for Data Analysis,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6.Adam J. Herbert, Presence, Not Permanence. AIR FORCE Magazine, Aug 2006.

7.Treaties in Force, US State Department, 2006.

8.Rebuilding America’s Defenses: Strategy, Forces and Resources For a New Century, 2000,

in http://www.newamericancentury.org/RebuildingAmericasDefenses.pdf.

9.Bases Realignment and Closure Report (BRAC) 2006,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US 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Report 2001,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10.US 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Report 2001,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11.The 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March 2005.

12.James A. Baker III, Lee Hamilton, et. al, The Iraq Study Group Report, Random House,

New York 2006.

13. Steven Metz and Raymond Millen, Insurgency and Counterinsurgency in the 21st Century:

Reconceptualizing Threat and Response, 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 2004

14.Ibid.

15.Terrorism in Southeast Asia, 2004, CRS Reports forCongress, US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16.Paul Todd and Jonathan Bloch, Global Intelligence, Zed books, London, UK, 2003.

17.DEVELOPMENT OF SURVEILLANCE TECHNOLOGY AND RISK OF ABUSE OF ECONOMIC INFORMATION,

European Parliament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Options Assessment), December 1999

18.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2004.

19.Roland G. Simbulan, A Guide to Nuclear Philippines, 1988,Manila: IBON Primer Series

in “A CENTURY OF CRIMES AGAINST THE FILIPINO PEOPLE”, Atty. Romeo T. Capulong,

World Tribunal for Iraq trial in New York City on August 25, 2004.

20.GABRIELA Network statement, US TROOPS OUT OF THE PHILIPPINES! NO “SELF-DEFENSE”

FOR AGGRESSORS! STOP KILLING FILIPINOS & FILIPINAS (2002).◎

0 Responses to “美軍基地及軍事合作協定(Giovanni Tapang)”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70,377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