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期(2007年4月)大陸民工的打工詩歌(上) 唐以洪

大陸民工的打工詩歌(上)

唐以洪

《在某某五金廠》

仿佛都是一些五金

在流水線上忍受著切割和造型

有的加工成了型

有的切成了邊角料

被一次又一次扔出廠門

 

成型的是一台台機器

專門加工時間和老闆的微笑

青春、健康、人格、尊嚴

這些磨損得不值錢的部件

被一次次卸下,一次次組裝

最要命的是

我們為何自己不能操作自己

 

成型的是一些插件

想把我們插在哪里就插在哪里

流水線上、罰款單裏、離崗證上

排滿了密麻麻的插痕

 

兄弟,即使我們就是五金

無力拿開那只踩在肩上的腳

我們也該放下自己那只捂在嘴上的手

 

《十年,打工》

 

十年前在這裏打工

十年後依然在這裏……

一根油條 一碗豆漿

 

我把這裏叫月臺

載我去遠方的班車至今沒來

過路車上擠滿了人

他們手裏握著預定的車票

我握的是工卡

和一張薄薄的暫住證

 

我也曾把這裏叫收容所

收容來來往往的燕子

收容在大廈外表織網的蜘蛛

收容那些還在途中爬行的蝸牛和螞蟻

收容殺人放火的想法

收容淡海、鹹海、苦海

這些常年漂泊的靈魂……

 

十年前在這裏打工

十年後依然在這裏

為一碗冒著熱氣的豆漿

我們被一根油條指揮得東奔西跑

 

《想把自己倒空》

撬開酒瓶時

我也把自己撬開了

泡沫般湧出的

不是塵封千年的老酒

 

高腳杯,亭亭玉立

但只站在燈紅酒綠裏

還是俺的瓦缸缸實在

惦記著幾位回家過年的兄弟

捧著我一張虛無的臉

有啥話就對它說吧

 

就這樣一次次倒出來

那些酸的、甜的、苦的、辣的、麻的

無味的

那些紅的、黃的、紫的、白的、黑的、沒色的

那些該揮發和沉澱的

 

就這樣一次次喝下去

那些酸的、甜的、苦的、辣的、麻的

無味的

那些紅的、黃的、紫的、白的、黑的

沒色的

那些沉澱的、揮發了的不上算

 

反反復複地,我只想把自己倒幹

或許只是徒勞

明年,我又要被裝滿

 

《再寫蚱蜢》

 

成天泡在昏暗的燈光下

土褐色的背上鄉土的味道大塊地黴變和脫落

 

在千石村的一條流水線上,我跳上跳下

跳遲遲不來的愛情,我們遙遙無望的小康

 

那滴滋潤生活的露水躲在哪一片日子裏?

暗藏著工休、苛刻、紅燈、和職業病

 

流水線上的玩具無聲地看著我

背著管理常常與它自言自語 它無神的目光,竟能讓我感到溫暖

 

跳,跳,跳,有人說我跳的是生存的舞蹈

跳,跳,跳,我們跳著疼痛和憤怒…

 

是誰將我們的人格、尊嚴……這些細骨伶仃的胳膊擰下來

在異鄉的土地上無助地蠕動、掙紮

 

《矮個子老鄉》

 

和大紙箱比高矮

只高出紙箱一個頭

 

你正把一箱貨物從車間的東搬到西

只看到紙箱在緩緩地蠕動

卻看不到是你在搬紙箱

還是紙箱在搬動你

老鄉,我和你一樣

在別人的城市

太矮了

 

看著看著管理就笑出了聲

說你個小東西好滑稽

看著看著我的鼻子就發酸

老鄉,你多像一隻小螞蟻

正在往家門口吃力地搬運一粒生活的米粒

 

如果再有一隻手該多好

哪怕為你搭上一個手指頭

但我被流水線拴著 被離崗證圈著

 

《流水線上的玩具》

 

有的玩具一聲不吭

擰上一把也不會喊痛

他們默默地忍受,機械地向左轉,向右轉

甚至向後轉 放棄了發言權

 

有的玩具一撫就笑

擰它折磨它……依然會笑

笑聲裏幾許無奈 幾許麻木

 

我最欣賞流水線旁的不倒翁

推它不倒 踢它不倒 扳它不倒

在異鄉 世事炎涼裏

站得堂堂正正

 

《老闆的一雙手》

 

看見老闆的左手

我突然想起工地裏的挖掘機

五根鋼指頭,

不停地刮著地皮

 

看老闆的右手

看得見血液,骨頭和肉

還有善良的血管

它正在翻看一本慈善排行榜

昨天它的主人又捐了50萬

 

老闆的左手是鐵

右手是肉

連在一起就成了輸送帶

一投搭在慈善榜

一頭插在民工的地皮裏

 

《到遠方》

 

嫩芽坐在枝頭上。

蝴蝶坐在嫩芽上。

我坐在蝴蝶的翅膀上。

 

這個春天只是一個小小的月臺。

花期還沒有到來

那輛班車還沒有到來

和我同路的正在途中……

 

這個春天

我把第一瓣花瓣當作去遠方的車票。

 

《最後一粒棗子》

 

清瘦的枝頭

緊握最後一粒棗子

 

最後一粒棗子

緊握清瘦的枝頭

 

這兩種說法不錯

還可以想像成一位穿紅衣的女子

在嗩翻過山梁梁時

反手一抓

就抓住了娘家一根清瘦的手指

 

不管怎樣想像

感覺這棗子

與姐姐和時間有關

 

它是母親吐出的

最後一滴鮮血

至今沒有結痂

 

 

《 門口的棗子樹》

 

母親、姐姐、我

還有門口的棗子樹

一家人和和睦睦,相依為命

 

母親坐在棗樹下納鞋底

突兀的枝條手指般輕理她的白髮

母親臉膛紅潤 她把蒼老的樹幹

想像成了

她年輕時

停靠的胸膛……

十歲前

我和姐姐在父親的背上爬上爬下

十歲後

我在棗樹上爬上爬下

童年的記憶給了我一個錯覺

斑駁的樹幹

是父親留下來背我的脊背

 

棗子樹站在門口

不進來,也不出去

多像想家的父親

從天堂歸來

 

《掉進去年的傷口》

 

昨年的傷口

今年還沒有癒合

我在繼續吞食一些 所謂的消炎藥

 

它微微紅腫 開在我身體的內部

像朵一粉紅的桃花

被一隻過路的蝴蝶誤讀

 

疼痛如經血,準時抵達 

蝴蝶就是在這時候誤途

掉進了我的傷口

無望的掙紮讓我夜夜不安

 

蝴蝶是怎樣掉進的

我就是怎樣誤入的

粉紅的傷口桃花那樣誘惑

又花瓣那樣把我層層包圍

 

難道,今生我註定要成為

一隻傷口裏的琥珀?

請給我一把手術刀

我要在自己的身體裏殺出一條出路

把蝴蝶誘出

把疼痛引流

 

廣告

0 Responses to “42期(2007年4月)大陸民工的打工詩歌(上) 唐以洪”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2,385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