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期:憂鬱中的祝福〔周良沛〕

憂鬱中的祝福

■周良沛

 

一、時尚色彩的冰

天文臺早已發佈警告:今年元旦,是香港四十三年來氣溫最低的一天;新的一年,是從嚴寒開始,對於現代都市崇尚時尚的人們,這不知意味什麼。從驟冷的氣溫反差,到人們的心態,也許正是時尚中的時尚。

幾天來,每從電梯轎廂進出,看見大堂的聖誕樹上還閃著紅紅綠綠的彩光,心頭總泛起莫名的思緒,不知是憶及「平安夜」的溫馨,還是它已遠逝的感傷。「平安夜」,「平安夜」,「平安夜」後的不平安啊,多少港人就為聖誕有「公眾假日」的長假,去了泰國、印尼度假,慘遇海嘯。美國科羅拉多州戈爾登的地震監測中心測報為時速八百公里,威力等同三千核彈的海嘯,瞬間卷逝了多少生命。浪退,傳媒抵在眼前的,是廢墟一片、屍橫遍野的影像,把人都嚇傻了。加以災後通訊不暢,還傳來災區排華的惡耗,出門未歸的人,愁壞了多少人啊,天還未冷,心已冰封。四十三年不遇的低溫,不抵百年,乃至多少個百年都不遇的天災。

因為海嘯,因為嚴寒,港島氣溫最低的地段,也只是零下兩三度,在內地確實不算什麼。可在這裡,已非尋常。「長者安居協會」一天已接納一千二百多宗 「按平安鍾」求助的老人,他們哮喘、支氣管發炎,或是頭痛、暈旋、低溫,有的,壽終於一陣刮來的寒風。有的社區設了「臨時避寒中心」,我不知在這裡該用「接納」還是「迎進」了一些俗稱的「流浪漢」,因為他們特敏感,擔心遭受歧視,更不願透露自己身份、景況,他們在這移民的城市流動,在經濟的狂潮中沈浮,有的還是過去的「有錢人」,雖然特區政府為有需要的人提供「公屋」,平日他們也情願「街」,此時,卻只好「破帽遮簷」而入,落莫於嚴寒中的歸宿。

然而,除夕,大帽山上,車排長龍,沒有見過雪的大小,擁來預測將會結冰降霜的山上,來賞己有時尚色彩的「冰」。候了一夜,人凍成冰,這時可有人還脫去上衣,裸著胸膛,希望嘗嘗寒風刮得再猛一些的滋味。而有冬泳習慣的,上到七八十,下到十幾歲的,朝大環山邊的海「噗噗咚咚」地跳了下去,似乎個個都能去水底煮海。

人說,「水火不容」;冰與火,也是兩極,可在香港它相異又相容,還相映,照著各自的路子衍發他們的故事。電器行各式各樣的電暖器、充電暖袋已擺到門口,上面系著標價、優惠的紅綠紙條,在門外掙著寒風飄舞。為這時尚的海港,抹上一筆時尚色彩。

 

二、冰中的火焰

除夕之夜,出門熱鬧的,雖比去年少了三成,也有三十五萬人。中環、大浦、尖沙咀、遮打花園、銅鑼灣、沙田等等能擠縮的空間,都擠滿了人。僅尖沙咀,就有三十萬,那裡,「新世界」大廈前的廣場,是我在港九看到最大的廣場,一直通到海濱,能擠下的人可多。海濱道鋪有著名影星腳之印模的「星光大道」,對年輕人更具浪漫情調。他們越擠越來勁,我們老人就不行,擠倒了,是爬不起來的。加以海濱風大,為海嘯之災,維港「幻彩煙火」取消,於是,我上銅鑼灣。它距住處只有三站路,出閘,就是一個很大很大的,不是商場,而是地下商市,茶樓、咖啡館,法、意西餐,日本料理,蘇、粵、湘、桂
、川、滇、京、魯的小吃、酒樓,口味齊全。珠寶首飾、名牌專賣,以及為嚴寒所應時、優惠、款式、顏色多多的羽絨服,應有盡有。此時此刻,走到這裡,吃食的色、香、味,又是誘惑,又是滿足,身上再冷,也像披上了那些優惠的羽絨服一樣暖和。多處出口,雖方向不同,但轉來轉去,都是通到「新世紀」那已像廣場的大堂,出門就是廣場。而地鐵真正的出站口,反而是它旁邊的一道側門。十幾二十年前,我不大聽說這個地方,如今也是香港標誌性的建築之一。不知它是否是受紐約曼哈頓「時代廣場」的影響而同名。前者,有百年歷史,可容納幾十萬人,後者,加上對街的人行道和車行道,擠滿了也才兩萬人左右,還不如它地下商市的空間大。可人擠人地,歡樂也似在擠壓的空隙迸出笑喊的音樂,隨著年輕人手上舉起如麻花卷的長條七彩氣球而飄飄。派發螢光棒和彩色假髮的年輕人,順手將一頂假髮往我頭上一扣,我一「蒙」,一驚,搶上一步,抓住假髮反扣過去:

「年輕人,我老了,白頭的白髮,已有它彩色中的一色!」

這白髮,已是青春於生命的深窖轉換它所開花的顏色,還需要什麼假髮假飾呢。難以習慣遊戲的真真假假,還是強烈地感受到它濃得化不開的歡樂。說是子夜已降至零下十度,薄紗坦胸的「熱女」還舞得大汗淋漓。那「倒數迎新」,倒是曼哈頓的傳統方式。當時針指向二十三點五十九分四十五秒時,掛在廣場外牆的十五個形似蘋果的燈飾逐一閃閃亮起,人們隨即大聲、歡呼似地跟著上面的數位「五、四、三⋯⋯」地數到「一」時,臺上一部巨型的禮物盒中衝出一部「飛機」沖向空中,代表五年的兩千零五個珍珠色的汽球高空而降。滿天的汽球,滿天的「珠寶」,紙絮、花絮,飛花飛飄,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強勁火爆地呼喚新的一年來到。

這時,不僅海嘯受害地區,是「沒有笑聲的除夕」,黯然於哀思的沈慟,燭光顫動淚滴。可這港九,是天歡、地喜的狂歡。

但,所有的場合,所有的歡慶,都是以脹災捐獻,以起立默哀開始的;

悼念亡魂,更珍愛生命;

狂歌勁舞,是以它埋葬悲劇的祈禱!

今夜,有冰,又有火,有悲,又有喜!火焰噴自冰珠!

 

三、制度成本是需要代價的

以後,沒有幾個小時,天就亮了。我無心休息,總想著「冰與火」的問題,它讓人從哲學,也從眼前的社會生活思考。

一早,從傳媒得知,頭晚,遮打花園附近有三千多人集會,多是老人、長者,早知道,我去那兒更合適些。他們高舉「大家有工做,有飯吃」的橫額,擔心社會分化,祝禱香港繁榮,世界和平。有人對著鏡頭說:「政府系做得唔(不)好,但在野(的)政客都唔好幫倒忙,要做多的(點)正面兒野(的事)。」

此話,自然有所指,朋友見我也說:「這時候來做什麼?這些天香港亂呀!」亂,有多亂呢,無非就是「領匯

廣告

0 Responses to “第十七期:憂鬱中的祝福〔周良沛〕”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8,126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