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期:【RCA職工系列專訪之五】風雪吹盡又春華—訪RCA自救會馬金秀女士

RCA職工系列專訪之五
風雪吹盡又春華
訪RCA自救會馬金秀女士

 文□杜繼平(訪問)﹑李育真(整理)


  ■﹕請先談談背景﹑家庭狀況。

□﹕我是民國三十六年五月在大陸四川出生的。父親在空軍服務﹐民國三十八年部隊跟著政府從大陸撤退到台灣來。我到台灣時才兩歲﹐剛開始是住在新竹的眷村裡﹐後來父親調到台中﹐我們便舉家搬遷到台中。當時眷村房子的空間都很小﹐政府年年說要反攻﹐大家都準備住個三﹑五年就要反攻大陸﹐所以日子過得很克難。我父親的軍階是士官長﹐收入不高﹐家境不好﹐我是長女﹐下面還有三個弟弟與兩個妹妹﹐所以要幫忙分擔家計﹐初中畢業後就選擇職業學校﹐去唸台中沙鹿高工紡織科﹐因為學校會為我們安排工作﹐五十四年六月一畢業﹐第二天我們十幾個同學就一起到臺北新莊勤益紡織廠報到。從五十四年到五十八年﹐我在勤益待了四年。

中國人經理剋扣福利

  ■﹕你是怎麼進RCA的﹖

  □﹕我二十二歲就結婚了﹐我先生是政工幹校畢業的﹐在中壢當軍官。因為新莊離中壢蠻遠的﹐上班不方便﹐所以我就辭去工作﹐住在中壢。結婚半年後看到RCA要招女性作業員的廣告﹐那時看到那麼大的美國公司要來桃園設廠﹐很興奮﹐而且又是電子業﹐蠻先進的。RCA要求的條件蠻高的﹐一定要高中畢業﹐要進廠還必須通過測試。民國五十九年五月二十六曰我進入RCA﹐先做過一段時間的裝配員﹐然後做裝配與測試﹐大概做了兩年多﹐被升為測試調整部門的領班。

  ■﹕與台灣工廠相較﹐RCA工廠所提供的待遇如何﹖有何差異﹖

  □﹕RCA的加班費比較高﹐底薪也比外面高一些﹐大概七百五十台幣左右﹐升到領班時大概有九百到一千元左右﹐與其他工廠比較起來算是高的﹐而且美商公司的福利蠻吸引人的﹐所以很大精力投入這個工作。我在RCA做到八十年二月底關廠﹐年資是二十一年九個月。

  ■﹕你們採用什麼樣的管理方式﹖

  □﹕我們大部分是女性作業員﹐往上是領班﹑組長﹑主任﹑經理﹐再上去是老外擔任的經理。小經理是中國人幹的﹐老外交代事情下來﹑給預算﹐小經理負責策劃﹐但實際執行如何﹐老外未必清楚。原本要給員工的獎金﹐員工真拿到手上的不多﹐原來規劃給員工的生日獎金也越來越少﹐到後來就沒有了﹐這些福利不知道到哪裡去﹐對於這些事我們真是敢怒不敢言。

  ■﹕所以你們員工的心聲沒有管道可以向上面反映﹐只能私下抱怨不滿。

  □﹕有時候還會被找麻煩﹐例如今天把妳調到這一部門﹐明天將妳調到別的部門﹐員工適應不了時就會自己走掉﹐所以大家就盡量少發怨言﹐只能逆來順受﹐盡量撐到最後一秒鐘﹐反正已經待了這麼多年﹐先把自己的工作保住要緊。現在想想這些做法是有預謀的﹐公司不想讓妳做滿二十五年﹐否則要付出大筆的退休金。

  ■﹕RCA關廠時的情形如何﹖

  □﹕法令規定做滿二十五年﹐公司要給退休金﹐RCA是個大廠﹐快到退休年資的人很多﹐退休金支出的成本非常龐大﹐工廠看員工快要二十五年了﹐考量到成本問題﹐就想將公司遷到大陸去﹐說請台灣一個員工的錢可以請十六﹑七個大陸員工﹐所以關廠。那時候關廠過程很平靜﹐因為與其他關廠的相較之下﹐RCA所給的條件還算優厚一點﹐所以RCA關廠時﹐大家拿了錢就走了﹐也沒有引起什麼紛爭。

線上作業員常生病

  ■﹕你在RCA期間的工作環境怎麼樣﹖

  □﹕我進RCA沒多久就懷孕了﹐二十四歲時生了大女兒﹐過兩年生了二女兒。到六十六年時又懷第三胎﹐不知為何﹐莫名其妙就流產了。我覺得當時環境空氣很不好﹐因為煙霧無法完全排出去﹐一些化學氣體像是三氯乙烯﹑四氯乙烯沒有完全排出去。

  ■﹕當時沒人反映過嗎﹖

  □﹕有﹐但是馬馬虎虎就不了了之了。那時覺得最奇怪的是﹐我們作業線上的人員都喝抽地下水的飲水機的水﹐但辦公室職員與老闆卻都只喝蒸餾水。那時候有向公司反映飲水機裡的水有怪味道﹐而且一眼就看清楚水明顯比較混濁。為了蓋住怪味道﹐只好泡茶葉。但即使泡茶葉﹐還是蓋不住怪味道﹐有人只好從家中帶水來喝。但若是住在廠房內就沒有辦法了﹐只能喝廠內的水。那時很氣憤為何差別待遇那麼大﹐但我們也很無奈﹐作業員就必須喝這種水﹐可是並未聯想到水質會有問題。我那時候常接觸到松香﹑三氯乙烯﹑四氯乙烯﹐還不知道它們這麼毒﹐只覺得很好用。像我們的工作服有時候焊錫時會弄髒﹐帶回家洗都洗不掉﹐但若是用廠內清潔劑一泡馬上就乾乾淨淨的﹐那時候覺得這種水好神奇喔﹐大家都如法炮製這樣用﹐有人覺得這樣就很乾淨了﹐也就不用清水再清洗一次﹐因為很快就揮發掉了﹐有人馬上就穿在身上﹐那時候也沒有工業安全方面的知識。

  ■﹕你第一次流產時﹐有意識到要去查原因嗎﹖

  □﹕沒有意識到﹐在我還沒有流產時﹐因為是線上的領班﹐只要有小姐請假﹐就必須去補位﹐其他現場的領班也常常要代作業員的班﹐一問之下﹐才知道其他組的小姐也經常身體不舒服﹐有很多流產的情形。那時候並未意識到這與工作環境有關﹐只是覺得很奇怪。那時真的是常頭昏﹐工作現場常煙霧瀰漫。可是工作久了就麻木了﹐還是一天工作九個小時。

  ■﹕會不會有人工作一段時間﹐因為身體不適而離職﹖

  □﹕也有啊﹐有些做兩三個月很不適應﹐就說頭悶﹑比較沒有精神力氣﹐所以離職的蠻多的。流動率一高﹐我們就要常常培訓新人﹐他們才能上手。

敬業的模範勞工卻賠上健康

  ■﹕那時候大家對於RCA比較不滿的是什麼﹖

  □﹕就是希望改善廠房抽風設備﹐那時也有政府單位來檢查工廠環境﹐照理說檢查不合格應該要加以改進﹐若未改進應該要停業。結果RCA檢查多次不合格還是繼續營業﹐我們所提的意見不被接受﹑改進。為了生活﹐大家還是得繼續在這種環境工作。現在二十年後再回頭看﹐真覺得將健康與青春都埋葬在工廠裡了﹗

  ■﹕你何時發現得病﹖

  □﹕民國八十七年八月﹐那時剛要成立RCA自救會﹐還跟以前同事常常聯絡﹐就常聽說怎麼這個人也得病﹑那個人也因為癌症走了﹐聽多了心裡也覺得怕怕的﹐就很有警惕﹐因為自己做了二十年九個月﹐那時常常頻尿﹑身體特別疲勞﹐大概十分鐘就要到洗手間去﹐那時很多
同事都出現子宮惡性腫瘤﹐所以我就到榮總作詳細檢查﹐一檢查﹐醫生就判斷是卵巢癌第一期﹐要開刀治療。卵巢癌通常都是到了第三期﹐出現腹水﹐肚子腫大才發現的﹐醫生說我很幸運﹐第一期就發現﹐還有希望。我很感謝自救會的梁會長﹐她跟我們一個一個接觸﹐蠻關心大家的健康狀況﹐如果那時RCA的事情沒被發現﹐我搞不好到第三期才會發現得病﹐那就沒救了。聽到得惡性腫瘤時﹐心情跌到谷底﹐相當鬱悶﹐心裡第一個想怎麼會是我﹗我在RCA當領班要擔負全線品質的責任﹐可以說是蠻敬業地盡心盡力工作﹐還得過全國模範勞工表揚﹐全部心力精神﹑青春都付出去了﹐沒想到卻得到這樣的結果﹐卻是這麼嚴重的創傷﹐健康也賠上了﹐覺得很不甘心。

  ■﹕RCA員工曾經整批整批到醫院檢查。

  □﹕那是我正在化療的時候﹐我也有去﹐那時自救會跟政府爭取到集體做健康檢查﹐三年後政府又安排一次健康檢查﹐不過政府所安排的健康檢查都很粗糙﹐而且檢查報告根本沒有公佈出來。後來聽會長說有蠻多人檢查出得了癌症。

  ■﹕照理說你們可以要求公佈﹐因為這跟你們打官司很有關係﹐若整體報告出來證明比例很高的話﹐就能證明病情是跟工作環境有關係﹐你們索賠就很有利。我不能理解為何不公佈檢查報告﹖你們絕對有權利要求醫院公佈檢查結果。

  □﹕他們就是不公佈﹐會長也為此找了他們好多次。當初馬偕醫院的檢查報告是個別寄到我們手中﹐所以我們也不知道全體狀況怎麼樣。

身心俱創﹐與世隔絕

  ■﹕妳生病那段期間的身心狀態怎麼樣﹖

  □﹕那時覺得很痛苦。幾乎是天天以淚洗面﹐每天把自己關在家裡面﹐心情很鬱悶﹐與世隔絕﹐也沒跟以前的RCA同事聯絡﹐有時候看著鏡子﹐怎麼連眉毛﹑眼睫毛都沒有了。沒有一點勇氣參加外面的活動﹐不敢跟外界接觸。等到化療結束六﹑七月後才開始長出一點毛髮﹐我女兒開玩笑說﹐哇妳現在的髮質那麼好看喔﹐就像那個小嬰兒剛出生時髮質一樣柔軟﹑一樣漂亮﹐她的意思也是安慰我﹑多鼓勵我。然後也會告訴我某某地方可以學插花﹑烹飪﹐趕快去參加﹐我那時候一點信心﹑勇氣都沒有﹐心裡很想去﹐可是還是沒有。因為怕別人看到我一副病人的樣子﹐雖然自己病成這個樣子﹐也不願意接受別人同情的眼光﹐所以乾脆就不與外人接觸﹐把自己關在家裡。那時候一個安慰就是大女兒與兩個外孫女﹐有時候不用上學放個假﹐就會回來看看我﹐跟我聊一聊﹐講講學校裡的事情﹐跟她們聊天我也很高興。

  ■﹕為什麼不想要連絡RCA的同事﹖

  □﹕因為第一個怕又聽到不好的消息﹐會更增加自己的痛苦﹐自己的身心已經沒辦法再承擔了。再者﹐他們一旦來關心﹐就會問﹐就會講到痛處﹐只會讓自己更難過而已﹐所以乾脆就不聯繫。只有在梁克萍會長說要開大會時才出來﹐因為會長幫我們很多忙﹐她幫我們向政府爭取到很多補助﹐能爭取就爭取﹐所以我們很感謝梁會長。我們去行政院﹑監察院陳情抗爭時﹐我抵抗力還很弱﹐忍著身心的痛苦﹐帶著假髮﹑帽子﹑口罩參加抗爭活動﹐就只是想讓政府知道RCA為何造成這種局面﹐要給我們一個合理的交代﹐還好有爭取到一些補助。

  ■﹕那時會不會有輕生的念頭﹖

  □﹕有一點﹐可是我大女兒已經結婚生了兩個孫子﹐跟我這個外婆蠻親的﹐想起來會有一點點安慰﹐我心裡想說還不能那麼早走﹐我這個外婆還要看到你們。除了這個還有信仰上的支援﹐生病後在絕望中會想要有個寄託﹐我開始信佛﹐常唸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讓自己的心情能有個依靠。

積極面對癌症

  ■﹕病情到了什麼時候比較穩定﹖

  □﹕87年8月多開刀完後﹐馬上接著就作化療﹐大概到88年元月份﹐6場化療﹑等於是一整個療程做完了﹐醫生就說我們再開一次刀﹐看化療是不是能夠殺死癌細胞﹐因為用電腦斷層看不到癌細胞﹐所以要藉由開刀詳細用肉眼看看狀況怎樣﹐進行了六﹑七小時後﹐醫生說控制住了﹐回家好好調養身體﹐每三個月到醫院作追蹤檢查。

  我還記得那時候印象很深刻﹐追蹤第一次時﹐頭兩天晚上我就開始緊張了﹐因為害怕萬一到時候追蹤檢查裡面又有癌細胞﹐我是不是又要從頭再來一次﹐心裡很痛苦﹐我那兩個晚上也失眠﹐檢查過了兩個禮拜﹐醫生說放心沒有問題﹐壓力要減輕﹑放輕鬆﹐營養要夠﹐而且要運動……﹐這樣應該就沒有問題了﹐最重要的是不要再陷入痛苦的情境之中﹐要勇敢走出來。我也很配合醫生﹐盡量各方面做到﹐尤其是心情一定要放得開﹐剛開始兩天還做得到﹐但到了第三天又鑽進牛角尖出不來了﹐心情又是很痛苦地掙扎﹐我想若過三個月萬一不是那麼幸運﹐癌細胞又復發怎麼辦﹐因為那時候很多人過了沒多久又復發了﹑又擴散到別的地方去了﹐所以心中實在是很恐懼﹐還是很擔心。捱過三個月後﹐又趕快去看檢查報告﹐經過一年多﹐慢慢覺得好像可以控制了。到了第五年﹐醫生說要作總檢查﹐就是超音波﹑電腦斷層﹑核磁共震﹐測試後很幸運﹐醫生說沒有什麼問題。那時候也常常跑到書局看關於癌症的書籍﹐慢慢瞭解癌症﹑癌細胞也沒那麼可怕﹐心情要轉化一下﹐不能整天生活在黑暗中﹐這樣才不會影響到女兒的家庭氣氛﹐而且先生在外面工作承受許多壓力﹐晚上回來若是又看到我這樣﹐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書上講的也有道理﹐既然癌細胞在我身上了﹐何不跟癌細胞共存亡﹐何不好好善待它﹐這算是安慰自己﹐我試著多去接觸這方面的知識﹐聽一聽還蠻有道理。

親情支援﹐戰勝病魔

  ■﹕妳罹病時﹐家庭受到什麼影響嗎﹖

  □﹕我先生知道時當然很震驚﹐但是不能表現得太明顯﹐怕帶給我很大壓力。他還安慰我說反正有醫生﹐打最好的針﹐絕對沒問題。我那時候表面上說好﹑好﹐但當大家都去上班時﹐一個人關在家中哭。生病那段期間﹐我的情緒因為難過常常控制不了﹐就開始抱怨﹐反正就是失去理智﹐亂講一通然後又發脾氣﹐那時候很傻的觀念是﹐乾脆離婚好了﹐你去過你的新生活﹐我就這樣過下去﹐把你的包包都打包帶走好了﹐我先生聽了就哈哈大笑﹐覺得我那時候失去理智講的話很莫名奇妙。他實在是受了很多我的氣﹐有時候想想覺得蠻可憐的。我生病期間﹐身體相當虛弱﹐有很多家事無法做﹐所以我的先生與女兒很辛苦﹐他們白天上班晚上回來還要作家務事﹐還要受我的氣。那時看到老公下班要回來了﹐我真的很感謝他﹐覺得很心疼。我媽媽住在台中水湳機場附近﹐剛開始治療時﹐從台中上來照顧了一個多月﹐我媽媽也有自己的家庭﹐所以要回台中﹐但看到白天我女兒﹑先生要上班﹐很不忍心只放我一個人在家﹐硬是要我跟著她回台中﹐說鄉下空氣各方面很好﹐適合休養﹐而且這樣才看得到我﹐可以幫我調養身體﹐讓飲食﹑心情轉換一下﹐若我不跟她回去﹐她也就不

廣告

0 Responses to “第六期:【RCA職工系列專訪之五】風雪吹盡又春華—訪RCA自救會馬金秀女士”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12,000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