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期:總統大選中的公投鬧劇與騙局(王立民)

台灣這次的總統大選除了重演過去歷次各項選舉必有的栽贓﹑誣陷﹑造謠中傷﹑運用國家機器的司法與財政部門作為威脅利誘的工具等等卑劣技倆外﹐還因統獨之爭而添加了一齣公民投票的鬧劇。

這次的總統大選對泛藍的國民黨﹑親民黨與泛綠的民進黨﹑台聯黨都是至關重要的一戰。

大選勝負對藍綠陣營影響深遠

就分離主義派的泛綠陣營來說﹐李登輝一是不甘被國民黨逼卸主席職務﹐二是深恐連戰﹑宋楚瑜一旦回朝﹐對其劣跡徹底清算﹐弄不好要身繫囹圄﹐蒙受奇恥大辱﹐尤其若泛藍系統當權﹐改採兩岸和解政策﹐他經營多年的分離路線必遭失敗﹐遂在下野後﹐組織台聯黨﹐搖身一變﹐成為急獨派的主帥﹐積極推動“台灣正名”運動﹐設定2008年為建立台灣共和國的最佳時機﹐藉此凝聚台獨基本教義派﹐挾以自重。這樣﹐既可自保﹐又可挾制習於投機﹑搖擺不定的陳水扁﹐使之不致見風轉舵。以民進黨的政治實力與陳水扁的能耐﹐本無執政的可能﹐陳水扁之僥倖當選主要拜國民黨分裂與相對多數當選制之賜。陳水扁以絕對少數的得票數暴得大位﹐民意基礎並不穩固﹐民進黨亦乏執政的人才與經驗﹐卻不思組織聯合政府與在野勢力共享政權﹐器小易盈﹐獨攬大權的結果﹐便是三年多來﹐內閣笑話頻傳﹐經濟滑坡﹑教改失誤﹑社會矛盾突出﹑兩岸僵局未解﹐整體政績乏善可陳﹐競選政見幾乎無一兌現﹐民意調查的支持度不住下跌。尤其在經濟政策上圖利財團﹐背離工農階級﹐徹底暴露了民進黨右派的本質﹔在兩岸政策上反覆搖擺﹐不唯傾向統一的民眾益堅不信任之感﹐連台獨基本教義敗也滋生不滿。台灣的選民結構中﹐傾向獨立的僅三成左右﹐支持原國民黨的泛藍系統者則超過半數。面對連戰﹑宋楚瑜整合成功﹐而民進黨原有的群眾基礎日形動搖﹐陳水扁的連任之途可謂荊棘密佈。民進黨與陳水扁深知﹐此番大選若由泛藍重掌政權﹐連戰﹑宋楚瑜﹑馬英九可能依序連續執政﹐民進黨最少十餘年再無上台機會﹐基本教義派的票源則會遭台聯黨瓜分﹐削弱民進黨的群眾基礎。在選情低迷而李登輝又以“台灣正名”運動﹑急獨時間表相逼的壓力下﹐陳水扁遂鋌而走險﹐拋出了“公投制憲”的議題﹐企圖誆騙台獨基本教義派﹐重新鞏固基本票源﹐並藉“民主深化”與“大改革”之名﹐迷惑所謂的中間選民﹐以扭轉頹勢。
就泛藍陣營來說﹐連戰﹑宋楚瑜上回已嚐敗績﹐這次大選可謂“將軍的最後一役”﹐勝固可奪回政權﹐敗則從此與總統大位絕緣﹐而國民黨與親民黨的盛衰也在此一舉。此番國民黨若無法取勝﹐所剩不多的黨產必將不保﹐黨中不少趨炎附勢之徒﹐尤其是地方派系與樁腳﹐轉投綠營乃可意料之事。親民黨本靠宋楚瑜的群眾魅力支撐起來﹐主帥失利﹐眾將官頓失屏障﹐淪為小黨﹐甚或解散﹐皆有可能。因此﹐在陳水扁大打“全民公投制憲”牌﹐訂出制憲時間表而聲勢大振後﹐泛藍心急之下不能不見招拆招。為了怕蒙上“保守”﹑“反民主”﹑“反改革”的污名﹐泛藍反守為攻﹐由連戰提出“公投入憲”的“新憲三部曲”﹐與陳水扁一別苗頭﹐更為了搶得制敵先機﹐利用在立法院中的多數優勢﹐迅速通過一部為防堵台獨公投而層層設限﹐卻瑕疵頗多的公投法。於是乎一部攸關人民直接民主權利的法律﹐就這樣成了藍綠兩大陣營選舉鬥爭的祭品﹐在雙方合演的鬧劇中﹐草草出台了。

民進黨這次提出的“公投制憲”﹐本是在選情低迷下﹐狗急跳牆的選舉險招﹐但為了蒙蔽選民﹐卻還要再祭出“民主”﹑“改革”的迷咒﹐擺出民主改革先行者的姿態大談“民主深化”﹑“大改革”的漂亮口號﹐以掩飾其慣於愚弄民眾的反動本質。

公民投票自決論來自美國對台政策

多年來﹐台灣分離主義者皆高唱以公民投票﹐住民自決﹐完成獨立建國的論調﹐其藍本其實來自1940年代末的美國對台政策。1949年初﹐當中共在中國大陸以摧枯拉朽之勢擊潰國民黨軍隊﹐國民政府節節敗退﹐台灣也將不保之際﹐美國對蔣介石政權喪失信心﹐唯恐台灣﹑澎湖落入中共手中﹐成為中﹑蘇共的軍事基地﹐遂圖謀利用台獨運動﹐控制台灣。美國國家安全會議在1949年1月19日提出的對台方案中指出﹕“美國不能忽視台灣人民﹐及彼等因國府治理不當和壓迫﹐而強烈反對國府統治的心理。台人之不滿使得中共有機滲透﹑利用﹔美國應有準備﹐如果符合美國國家利益﹐即應利用台灣自主運動。”1949年3月1日的國家安全會議37/5號文件﹑1949年6月9日美國國務院遠東司長巴特沃思致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備忘錄與1949年6月23日國務院政策計劃處主任喬治‧肯楠﹙George Kennan﹚向國務卿提出的《台灣意見書》﹐都主張將台灣問題提交聯合國﹐或由美國佔領﹐再舉行公民投票﹐決定台灣前途。此後﹐台獨運動即忠實地執行美國這一反中國的對台政策。

台獨運動在美國的支持下﹐數十年來有了長足的發展。然而﹐所謂“趙孟之所貴﹐趙孟能賤之”﹐依人成事者﹐必將為人所制。美國利用﹑支持台獨運動的前提﹐如美國國家安全會議文件所言﹐是“如果符合美國國家利益”。台獨運動的發展必須以美國的利益為依歸﹐一旦台獨運動不符美國利益﹐美國就要撤銷支持﹐甚至加以打擊﹑壓制。隨著美國對北京的政策﹐由遏制轉向交往﹐台灣的分離主義及其公民投票的手段﹐就成了可能破壞美國與北京關係的禍害﹐而為美國所不允。此所以李登輝提出“兩國論”美國立即要嚴厲加以制止﹐斥之為“找麻煩”的人物﹐而陳水扁上台後﹐也必須宣示不搞統獨公投﹑不將兩國論入憲等“四不一沒有”的政策。

抱美國大腿的悲哀

民進黨新潮流系的元老﹑總統府秘書長邱義仁今年8月8日在回應泛藍的在野黨批評民進黨政府是美國的“兒皇帝”時說﹕“我們不抱美國的大腿行嗎﹖”他忘了﹐既要緊抱美國主子的大腿﹐就得誠惶誠恐地伺候好主子﹐曲意承歡﹐不得稍有違逆主子的意﹐否則主子震怒之下﹐就會甩腿﹐踹你幾腳﹐給予顏色。這次陳水扁為求先騙住台獨基本教義派的票源而搞出“制憲公投”的把戲﹐違背了“四不一沒有”的承諾﹐惹惱了北京﹐觸動了華盛頓的大忌。在泛藍反將一軍﹐把公投付諸立法之際﹐陳水扁親自要求長期推動“台獨公投”﹐有“蔡公投”之稱的前台獨聯盟主席蔡同榮撤銷正統的台獨版公投法草案﹐以免“增加台海緊張和國際壓力”。對美國的壓制台獨公投﹐整個泛綠陣營完全逆來順受﹐不敢用對北京叫囂的激烈態度﹐公開譴責美國霸道﹐抗議美國干涉台灣內政﹐也不敢質問美國﹕50多年前你們鼓動我們搞公民投票﹑人民自決﹐我們奉旨遵行了﹐如今卻來制止﹐到底是何居心﹖這就是抱美國大腿的台灣奴才的悲哀。1990年蔡同榮曾說﹕“有人說國民黨的國會不是設在台北市
﹐而是在美國國會山莊。國民黨可以不理會立法院﹐但對美國國會的一舉一動都非常注意。”蔡同榮沒有料到﹐民進黨執政時期竟淪落到﹐不僅立法院聽命於美國﹐連總統府也不是設在台北市﹐而是設在華盛頓了。

在民進黨的炒作下﹐公民投票被吹得神乎其神﹐似乎公民投票是資本主義民主不可規約的無上律令﹐只要在公民投票的議題與程序加以限制便是反民主﹑開民主倒車﹐而有了不受限制的公民投票也就等於人民真正的當家作主。其實﹐公民投票只是個工具﹐他可以為自由派用來改革﹐也可以被保守派用來維護既得利益﹐甚至可以被獨裁專制政權用來充當合法化的工具。法國拿破崙與其姪子路易‧波拿巴都曾藉公民投票當上法國皇帝。1945年英國工黨領袖艾德禮﹙Clement Attlee﹚拒絕在英國實行公民投票時就說﹕“公民投票太常被拿來充當納粹與法西斯主義的工具﹐我不能同意把這套有違我們所有傳統的裝置引進國民生活中。希特勒行使公民投票的作為﹐難以令不列顛人喜歡公民投票。”事實上﹐就連在實行公民投票多年的資本主義民主國家﹐公民投票的議題與結果也不都是漫無節制的。例如﹕台灣分離主義者的宗主國美國﹐並非每一州都給予公民創制權﹐而在給于創制權的州裡﹐若公民投票通過的創制案違反憲法﹐法院還可加以推翻﹐使其無效〔註〕。

在資本主義制度下﹐人民無法真正當家作主

民進黨這回喊出“公投制憲”純粹是作為選舉競爭﹑騙取選票的工具﹐其所提出的有關公民投票與直接民主的論述混雜了一知半解與刻意的欺騙。在公投牌遭泛藍立法破解後﹐陳水扁黔驢技窮之餘﹐為了向台獨基本教義派有所交待並遂行激怒北京的圖謀﹐以利激起反北京的民氣﹐增加其票源﹐竟然在11月29日強自聲稱台灣目前正遭遇外力威脅﹐打算援引公投法第十七條﹐在總統大選日實行“防禦性公投”﹐荒唐若此﹐這只能以耍無賴名之了。

其實﹐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所謂“民主深化”﹑“人民當家作主”不過是欺人之談。四年前的總統大選﹐筆者曾為文分析﹐現再引述其中一段﹐以作結語﹕“資本主義民主之為虛幻﹐主因在於在資本主義體制下﹐多數受僱傭的勞動者必須卯足全力﹐兢兢業業為資本家創造剩餘價值﹐獲取高額利潤而飽受過度勞動之苦﹐筋疲力盡之餘﹐豈有餘力充實知識﹐判讀資訊以了解公共事務﹖於是或者易受政客搧動﹑矇蔽而成為盲從者﹐或者無心也無力過問政治﹐對政治敬而遠之。這樣一來﹐焉能成為決定公共事務與國家政策﹑明智選擇並監督公僕的真正主權者﹖尤其企業﹑工廠被資本主義的法律與資產階級的社會科學理論劃歸“私領域”﹐資本家成為掌握企業﹑工廠大權的君主﹐工作場所中是等級分明不民主的管理組織﹐在日常的工作中既無民主的實踐﹐培養不出民主能力﹐則在政治的所謂“公領域”中﹐又何能奢求善於履行民主﹖換句話說﹐沒有經濟的民主化﹐佔人口大多數的受僱傭者不能擺脫對資本家依附的關係﹐所謂“人民當家作主”﹑“人民主權﹙主權在民﹚”也就只能是一句漂亮的空話。”◎

〔註〕關於公民投票較為全面的研究﹐請參閱David Butler and Austin Ranney eds.(1994) Referendums around the world:The Growing Use of Direct Democracy. Washington,D.C.:The AEI Press.

廣告

0 Responses to “第二期:總統大選中的公投鬧劇與騙局(王立民)”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8,126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