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大幅倒退,政局動盪難安(李華德)

台灣這次的總統大選沒有因開票結束而和平落幕,不只朝野兩大政治勢力的爭議不休,對抗態勢有增無已,台灣資本主義的形式民主能否維持穩定,也遭逢嚴峻的考驗。

從這次總統大選引發的政局動盪絕不能只簡單地看做是泛藍與泛綠爭奪執政權的政治鬥爭,泛藍所指控的選舉不公也不僅僅關係連戰、宋楚瑜能否當選的問題,這場很難善了的藍綠對抗涉及台灣的民主體制、國族認同、兩岸關係與台灣前途,背後所隱含的意義與影響,遠比政權之爭深刻地多也複雜地多。

古典自由主義的民主觀

源自古希臘文demokratia的「民主」(democracy)一詞原指人民(demos即英文的people)的統治(kratos即英文的rule),所指涉的是雅典的直接民主制,用現在通俗的語言來說就是「人民當家作主」的政治體制。自十七、十八世紀以來,西方自由主義思想家洛克、孟德斯鳩為維護新興資產階級的利益,根據自然法,利用天賦人權的神話,強調保護個人的生命、自由、財產免受國家或他人侵害,其後的邊沁、彌爾更依據趨利避害的功利主義原則進一步把民主理論與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理論融為一體,確立了資本主義民主的框架。在自由主義的民主理論與制度中,政治與社會經濟被切割成分屬“公”、“私”的兩大領域。在政治的公領域中,公民享有言論、集會、結社、選舉等形式上平等的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通過政黨競爭、定期選舉,選出代議士與行政領導人,賦予統治權。在社會經濟(也就是「市民社會」)的私領域,則政府的介入愈少愈好,政府公權力的功能在於保障人民的自由與生命、財產的安全,維護市場私有經濟的發展。換言之,在資本主義的民主制度中,國家權力是通過人民自由選舉的授權,以代表社會整體公共利益的姿態,充當了護持自由市場經濟,鞏固資產階級統治地位的工具。(註一)然而,只要離開形式上自由平等的政治領域,深入到社會經濟的私領域,就會發現充斥著階級與性別的不平等,自由平等的假象立時完全破碎。當勞力、勞心的勞動者為工作重荷所苦,身心俱疲,豈有餘力參與乃至管理政事?對工作無著、生計艱難,陷入生活困境者,所謂自由、生命、財產安全的意義何在?因職業災害而身心受創者的生命尊嚴又有何保障?

熊彼特的菁英競爭統治論

十七至十九世紀的古典民主理論假設:公民都具有清明的理性、合乎邏輯的思考與足夠的知識,可以準確快速地研判資訊,並能夠自主行事不受集團壓力的影響與宣傳的蒙蔽,選出代議士集會,理性地討論政策,形成符合共同利益(common good)的共同意志(common will)。美籍奧裔的著名經濟學家熊彼特(Joseph A. Schumpeter)總結他對韋伯(Max Weber)社會學、心裡學的研究與對歐美資本主義民主制的長期觀察,認為古典民主理論與現實不符,在他的名著《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中提出了批駁。熊彼特指出資本主義民主的現實情況是:一、一般公民較熟知關心的常是範圍狹隘的周邊事物,於切身利害無關者多持淡漠之心,尤其涉及國家大事與國際事務更是缺乏責任感與掌握事實、分析判斷的能力,易於聽任非理性的偏見和衝動的擺佈;二、因此,就像經濟市場上的消費者常受廣告宣傳的左右;政治市場上的消費者——選民也因理性批評與邏輯思考能力薄弱經常受政治宣傳的煽惑,成為黨派政治意圖的奴僕;三、所以,政治過程中的所謂人民意志主要不是真正自主、理性的意志,而是由黨派、政客製造出來的,「實際上,人民既提不出議題也不決定議題,而影響他們命運的議題通常是由別人為他們提出並決定的」,「選民的選擇——在意識型態上被尊稱為人民的召喚——不是出於選民的主動,而是被塑造出來的,塑造選擇是民主過程的本質部分,投票人不決定問題」,「只要是這種情況,人民的意志就不會是政治過程的動力,而只是它的產物」(Schumpeter 1976:263,264,282)

基於上述的理由,熊彼特修改民主的古典涵義,力主:「民主政治並不意味也不能意味人民真正在統治,……民主政治是指,人民有機會接受或拒絕要來統治他們的人,……民主就是政治家的統治。」(Schumpeter 1976:284-285)這樣熊彼特就把民主定義的重心從人們作主決定轉換成人民投票選出自己的統治者,形成政治菁英競爭政治領導權的菁英統治民主模式,蔚為西方資本主義民主理論的主流。在這樣的模式中,政黨競爭有如經濟市場的競爭,政黨提出政綱、推舉候選人在政治市場上向選民推銷自己的政治品牌參與選舉,選民成了政治消費者,各政黨根據公平競爭的規則,利用口號、宣傳、歌曲等促銷手法,鼓動選民用選票購買自己的政治商品,以求獲得合法的統治權力。而政治市場通常是由少數有實力的政黨寡頭壟斷的賣方市場,處於求多於供的狀態(即少數有好、有壞或者全部腐壞的蘋果),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國。

台灣的政治民主化亦步亦趨地學樣於美國,從政治理論到制度無不以美國為師,但台灣畢竟是東亞的新興工業化地區,資本主義發展的歷史不長,思想、價值觀與政治文化與美歐等資本主義發達國家仍有極大差異,徒有從美國移植來的資本主義民主制度形式,卻仍缺乏深厚的文化土壤,十多年來的民主化的表現時見荒腔走板,尤其受到統獨爭議的嚴重干擾,更使台灣的資本主義民主先天不良、後天失調。這次總統大選的做票疑雲與槍擊事件,其嚴重性在於徹底破壞了維持資本主義形式民主的政治競爭規則。如前所述,競爭性菁英統治模式的政權合法性來自統治菁英通過公平的選舉取得多數選民授權,如違反正當程序獲得統治權力,就打亂了整個資本主義的民主體制,勢必造成沒有規範的奪權鬥爭,除了以暴易暴沒有他法。

從槍擊案發生的當時情景與事後的處理態度來看,只要稍有判斷力的人都可以毫無疑義地肯定其中有詐。以往台灣地方選舉也發生過類似花招,但這次在事關台灣最高領導權的總統大選演出這場粗糙的政治騙局,卻不可等閒視之。從台灣內部來說,首先,如果連總統大位都可以暴力的非法手段詐得,而不被追究,則何種選舉不可效法?如果連形式公平的選舉規則都可以任意踐踏,則尚有何種政治規範可以遵守?非法取得的權力,在受統治的人民心中就沒有正當性也就喪失其合法性,竊奪來的政權在人民看來即是偽政權,人民沒有服從其政令的義務,這是舉世公認的道理。再者,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行使詐術,盜取總統大位,如果可以得逞,則官民之間,人民之間,何須再講誠信?社會巧取豪奪,行險僥倖之風必然隨之大盛,而不以為恥。這場槍擊案所影響的已不僅是政權歸屬,還觸及到社會最基本的道德規範,挑戰了人的根本良知。

民進黨政權缺乏民主正當性

民進黨過去滿口民主、自由、人權,高喊為了民主所以要與中國分離,這次為了奪權,甘冒天下之大不韙,不惜蹂躪民主規則,徹底暴露了所謂民主只不過是為了搞分裂而玩弄的工具,自己揭穿了偽裝的假面具。從選舉過程中,也明白顯示了台灣的中選會、司法部門連形式中立也做不到,缺乏歐多諾(O’Donnell, G.)所說的水平監督機制,更突出了台灣民主體質的虛弱。赫爾德(Held, D.)曾指出,衡量一個政權是不是具有正當性就看它是否促進共同體成員在政治、經濟、社會地位上的平等,提高成員的民主自主權(Held 1995)。從陳水扁的執政表現與大選期間強行公投破壞法治、強化省籍矛盾乃至製造槍擊案、剝奪軍警投票權等作為,無不一一顯示民進黨政權大開民主倒車,已無民主正當性可言。

台灣的總統大選不同於正常的民主國家之處在於,藍綠兩方的對壘不單是執政權之爭,還攸關台灣未來的走向。泛綠陣營的不擇手段與泛藍群眾選後群情如此激憤,都涉及國族認同的分歧。熊彼特很深刻地指出:「只有所有起作用的利益集團實際上不但一致忠於國家,而且一致忠於現存社會的結構原則的時候,民主政府才能充分發揮其有利條件。無論何時,這些原則受到懷疑,引起了使國家分裂為兩個敵對陣營的爭論,民主政治就在不利條件下運行。一旦涉及的各項利益與理想是人民拒絕與之妥協的利益與理想,民主政治可能根本運行不了。」(Schumpeter 1976:296)台灣的政治與民主體制之難以安穩,其因可見。

總統大選戰火延燒至今未熄,可以預見只要槍擊案真相調查委員會一日不成立,朝野對抗就一天不能止歇,陳水扁連任總統的正當性與合法性也就無法獲得廣大民眾的認可。陳水扁自以為此番得票率漲幅逾10%,對大陸擺出強硬姿態,北京則正在計議重新調整對台政策,只要陳水扁在位,兩岸關係前景不可樂觀,台灣處境內外交困,未來恐將難有安寧之日。◎

註一:「在歷史上,現代民主政治與資本主義同時興起,並和資本主義有因果關係。而從民主實踐上看,這樣說也是正確的:在我們競爭領導權理論意義上的民主政治,主持了政治和制度的改革過程,資產階級利用這個過程重新塑造它佔優勢前原有的社會和政治的結構,並依照自己的觀點加以合理的改造。民主方法是這場重建工作的政治工具。我們知道,民主方法也在某些非資本主義和前資本主義社會中運用,而且運用得特別好。但現代民主政治是資本本主義過程的產物。」(Schumpeter 1976:296-297)

參考書目

1. Diamond, Larry and Marc F. Plattner eds.(1993)The Global Divergence of Democracy. Baltimore :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2. Held, D.(1995)Democracy and The Global Order. Cambridge, UK : Polity Press.

3. Held, D.(1996)Models of Democracy. Stanford, California : StanfordUniversity Press.

4. O’Donnell, Guillerm(1993)"Illusions and Conceptual Flaws: A Response." In Larry Diamond and Marc F. Plattner eds., The Global Divergence of Democracy.Baltimore :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pp. 140-148.

5. Schumpeter, Joseph A.(1976)Capitalism, Socialism, and Democracy. London : Allen and Unwin.

廣告

0 Responses to “民主大幅倒退,政局動盪難安(李華德)”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批判與再造》簡化字版

《批判與再造》粉絲專頁

《批判與再造》1~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html版文章

第01期 第02期 第03期
第04期 第05期 第06期
第07期 第08期 第09期
第10期 第11期 第12期
第13期 第14期 第15期
第16期 第17期 第18期
第19期 第20期 第21期
第22期 第23期 第24期
第25期 第26期 第27期
第28期 第29期 第30期
第31期 第32期 第33期
第34期 第35期 第36期
第37期 第38期 第39期
第40期 第41期 第42期
第43期 第44期 第45期
第46期 第47期 第48期
第49期 第50期 第51期
第52期 第53期 第54期
第55期 

《批判與再造》全五十五期
(2003-2009)pdf版文章

文章存檔

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失業者(詳細圖說請按此)

RSS China Study Group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RSS 烏有之鄉上的新文章

  • 發生錯誤;該訂閱可能暫時失效。請稍後再試看看。

復刊啟事

一、《批判與再造》因經費所限,復刊後將以電子版為主,印刷版則改以叢刊方式,選輯電子版文章,不定時出書。我們殷切期望支持本刊的朋友捐款贊助, 我們的出版品除在市面銷售,也將寄贈給贊助戶。捐款請寄: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南台北分行 戶名:張星戈 帳號:03010296140。捐款戶請以電子郵件告知地址與聯繫方式(電郵信箱、電話或手機)。
二、原貼在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的舊刊選文將彙整至復刊的網站,以便讀者閱覽。
三、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四、復刊信息請廣為傳佈。

《批判與再造》稿約

《批判與再造》旨在提供一個用左翼觀點曠觀寰宇、立足本地的公共論壇。我們歡迎引介世界思潮、評析國際與中國兩岸政治經濟形勢及社會文化現象、回顧反思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文章,與反映社會現實的文學創作。同時也期望不同觀點之間開誠布公的論辯,以有助於釐清觀念、深化認識,促成左翼力量的團結進步。因此,我們衷誠盼望各方朋友來稿,充實《批判與再造》的內容,推動台灣左翼以至世界左翼聲勢的再興,抑止人類處境的進一步惡化。

 我們的徵稿原則如下:

一.文字請力求簡潔扼要,一般評論以5,000字以內為宜。

二.理論文章字數不限。

三.論辯文章務必觀點明確、邏輯嚴謹,秉持實事求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原則,切忌曲解論辯對手原意,或迴避論題,言不及義。

四.我們充分尊重所有來稿的觀點,但有時視編務需要,須在不損及作者本意下,酌情刪改。如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五.本刊因經費所限,無法提供稿酬,敬請見諒。

 來稿請寄critra99@yahoo.com.tw

Blog Stats

  • 208,097 hi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